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暴君的宠妃:紫陌倾城-第13部分

房,却在不停的颤抖着,这一刻,只要怀中的少女开口,不论是什么,想必自己都要立马去为她取来。
正文 惜花(5)
这一刻,明明那么真实,却又虚幻到不似在人间一般。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温柔的对子默说道:“喜欢的话,朕叫人移了出来到你殿前种着,可好?”
子默点头欣喜,片刻复又摇头:“不,这花,好容易在这里成活了,何必再要她们承受一次移植的苦?就养在这里,以后,子默可以经常来这里看花,还有跳舞。”
子默缓缓抬头,用温柔的语气说道:“陛下,子默曾经在这里,有一个夜晚,遇见了天籁之音,那夜,我还在这里跳了一曲呢……”。说罢起身,走出两步,找到那早已凋零的阁楼桃花树下,她轻盈的转了个身,莲花白的裙裾随即飞旋开来。
“那一夜,子默还在这里沐浴了一场桃花雨……那漫天的花屑,沾着露水和着清香……”。毕竟是少女心性,她说着便轻轻举步拂开了云袖,那柔美的身姿,重现了当晚的月下境况。
“默默……”。应天成远远看着她,很辛苦的,才隐忍住自己将要说出口的话来。
那一夜,其实,真正难忘的,是朕。无数个醒转的黑夜,对月遥望时,你的身影,如同明月一般皎洁而美丽,默默……如何,如何才能让你完全属于朕?
西苑的红罗亭,应天成相对而坐。
这是个精致的亭子:饰以红罗,压以玳瑁。亭内,置一榻一台,仅供二人起坐。台上,放着形如荷叶的白玉盘,盛着各色名香,散发出阵阵馥郁的香气。
宫人奉上两杯香茗,子默微笑着接过,对应天成说道:“明天楼兰便可以回来了,子默很高兴。谢谢你,陛下。”
应天成望着她的眸子,忽然有些吃味起来。不知为何,他就是看见她对别人好,对每一个人都好,唯独是对自己,总是那样淡淡的游离于掌心与千里之外。
这样的感觉,让一向喜欢掌控他人的天子非常的不习惯,亦非常的难受。
“默默,你似乎对每一个人都好,朕呢?朕在你的心里,算什么?”无人的四下,他终究还是把这句话给说了出来。旋即,又感到深深的懊悔。
正文 惜花(6)
但是,眼看着原来那个稚气的少女一天天长大,她似乎一天比一天更美丽。过去,她是轻盈的飞鸟,奔放的溪流,欢快的清风;如今,她更像是恬淡的云彩,澄静的湖水,醉人的暖风。
如今日,她一身素净,却异样的绝色倾城。正当风华绝代的年华,那张不需脂粉描绘便已艳如春花的脸上,迎着丽阳,似是踌躇满志。
垂下眼帘,对面的少女手捧着茶杯,低低道:“陛下,您在子默的心中便有如苍穹一般的宏伟,您为我做的一切,子默都铭感于心。”
看她轻颦浅笑,应天成忽然觉出自己的小气来。现在,她的一言一笑,往往能影响到天子。
于是,吃味的心渐渐释去。且听子默倚在亭边的朱色栏杆上,远眺过去,远处有舞姬伶人娇声唱道:
“金雀钗,红粉面,花里暂时相见。知我意,感君怜,此情须问天。
香作穗,蜡成泪,还似两人心意。珊枕腻,锦衾寒,夜来更漏残。”
一遍又一遍,反复游转着,直将人的心软成一滩蜜水。
有片刻的时间,应天成在凝神的眼中,暗自猜测道:此情需问天,子默,你的心中,究竟又有着几分属于朕的位置呢?
再回神时,却见子默掩面而笑:“陛下,这歌姬唱的很好么?子默去招了她来,教陛下听个够!”
应天成不自然的笑了笑,垂下眼睛掩饰自己的走神:“不是,朕只是突然想到了一些公事,默默,出来久了,朕送你回去吧!”
“好!子默正好要回去练舞,陛下,下月是您的生辰寿诞,子默精心准备了一支舞曲,希望您喜欢。”子默走下塌来,略带几分顽皮的冲应天成笑着。
轻轻捏住子默绵软的手掌,应天成不禁微笑道:“不知道默默为朕准备了什么舞曲?那日可是群臣百官齐聚,朕也好久不曾这样欢宴过了。”
正文 凌波舞(1)
子默只是低头做神秘状的微笑,并不回言。末几,才轻轻说了一句:“陛下,子默衷心乞求神佛,愿您千秋永盛,愿晋国天下四海安泰,永享太平。。”说罢,她轻轻挣脱了应天成温柔扣着的掌心,撩起裙裾跑了出去。
“陛下,子默回去了,您也早些回去歇息吧!”
暮色中,只见那轻盈的身影越走越远,直至消失在花影阑珊处。走上青白色的宫道,夏花的芳香如撩人心怀的触手,轻轻拨弄起天子心头的那一丝柔情。
子默,你快乐吗?如果这样,能让你觉得无拘无束而自在的话,朕愿意放手让你去……
只要,只要能每天这样静静的看着你,便已足够。
立在暮色中的应天成,以为自己真的可以永远做到这样无私,这般超脱世俗与贪欲的人性。其实,这时的平和与幸福只是因为他从未设想过,自己会有哪一天真的失去子默。
湘云殿中,幽香盈室。袅袅清烟中,按照贵妃仪制陈设了二十余种香鼎,它们都有一个美丽的名字:折腰狮子,三云凤,太古荣华鼎……
子默正坐在殿前的朱色檐下,借着月光的清辉提笔谱曲,一面冥思,时而顿首,又再三思量……那纤细的眉间轻轻颦起,又不时骤然舒展开来,这般情形,叫静默侍立的徐静雯在旁边看了也不禁莞尔。
“贵妃主,喝点茶吧,给您沏了您喜欢的金萱菊花……”。趁着子默歇息的片刻,徐静雯赶紧奉上细瓷玉杯。
“徐姐姐,都跟你说过了,以后无人时不用叫我贵妃,陛下不是允了,以后我在宫中可以不拘泥于礼法吗?”子默接过茶水,浅浅喝了一口,只觉满口生香。
徐静雯心中一阵叹息,又不好在这个时候提醒,只得顺着她的话轻轻一笑:“外面月光正好,您既然吩咐院中不点灯火,便是为了这一地清辉。既然如此,我陪您出去走一走可好?”
湘云殿正殿的台阶,白玉为质,青玉为饰,长长的十八级阶面,高而陡。两人相携走出来,迎面吹来了盛夏七月的风,暖暖的,隐隐夹着花香虫鸣。
正文 凌波舞(2)
徐静雯看着月色皎洁,不禁一声轻叹,而后轻轻吟了一阕:
“庭空客散人归后,画堂半掩珠帘。林风淅淅夜厌厌,小楼新月,回首自纤纤。
春光镇在人空老,新愁往恨何穷!金窗力困起还慵。一声羌笛,惊起醉怡容。”
微微仰面侧看,其实徐静雯也是如月一般的美人,更难得的是,她有一颗纯洁善良的心。这样的女子,教子默觉得非常亲近,那仿佛,就是自己从小失散的姐姐一般。
子默安静的听着,而后侧过脸,倚在她身边问道:“徐姐姐,你能告诉我,你与陛下,是不是曾经……?”
年轻的少女不知该如何往下说去,只得点到即止。
徐静雯淡淡一笑:而后回道:“子默你真是冰雪聪明。”这一句,便已说明一切,原来,那一声臣妾,原本就不是无端的……
她继续仰头望月,半响继续诵道:“子规啼月小楼西,玉钩罗幕,惆怅暮烟垂。别巷寂寥人散后,望残烟草低迷……”。
子默安静的站着,并不追问。她知道,每一个人心中都有一段只属于自己的回忆,如自己和修云哥哥那般,那是无法与第三个人去分享的私密……
“子默,你知道吗?有时候,我真的,真的非常非常的羡慕你。你能想象吗?甚至有些时候,我希望自己能借着你的躯壳,走近陛下的身边……”。
子默抬起眼睛,握住她的手:“既然你喜欢陛下,那么,为何会做了女官而不是嫔妃呢?”
徐静雯低头,似乎在遥想往事,半响,才回应着子默的问题:“都过去了,当年的我,其实只是自己太过高估了自己。在你没有出现之前,我甚至以为,陛下是不懂爱的人。现在,明白过来之后才知道,原来是自己并不值得他这般去珍视……”。
子默静静的看着她,有些懂又有些不懂。以她少女的心境,如何也不能理解这样的事情。
正文 凌波舞(3)
“好了,不说了。现在再提当年的事情,真是徒劳无益了。其实陛下亦算待我不薄,这些恩情,我是不会忘记的。现在,陛下的眼里心里,只怕除了你,再无第二个人可以走得进去。有一句话,我要问你,你可要老实回答我。”
换了严肃的神色,徐静雯的声调变得突然紧张起来。方才随意摘下的一支白玉兰,在手中紧紧捏住。那花枝断裂的声音,在安静的四下听来有沥沥之声可闻。
子默有些不解,但还是温顺的点头:“徐姐姐,你问吧!子默如实回答你便是。”
徐静雯腾出空着的左手自袖中取出一样东西,少顷摊开在了子默的眼前。月光下,温润的光泽,淡淡映入子默的眼中。
那是陆修云给自己的那块葫芦形羊脂玉佩。
子默伸手往前一探,便在徐静雯的手中取了过来。“徐姐姐,你……”。她有些愠怒,又不知如何说好。
“这是我今早在整理床褥换上冰玉凉席时在你枕下摸出来的,对不起,没有经过你的允许,这是我不对。”
徐静雯的脸色不卑不亢,显见已经预想到了子默的不悦。
子默接过玉佩,突然扭头便走,不想再多说什么。
“贵妃主,我只想问你一句,如果,如果我猜想的不错的话,你……你应该是喜欢他的,是吗?”
徐静雯紧紧追了上来,月光下她的脸色蒙上一层银辉。子默回首看去,那白玉兰在她手中已经迅速枯萎到荼蘼之色,心中突然感到一阵抗拒。
“徐姐姐,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段属于自己的往事,子默能理解你,为何你不能理解子默?”
“不,贵妃主,我其实只是想提醒你,不管陛下如何宠溺你,你,终究走不出这个宫廷。今日是,以后,亦是。”
紧紧握着手中的玉佩,子默突然恼怒的说道:“不!不会是这样!陛下曾经应允过,如果我要走,他不会拦着……”。那些承诺,天子曾亲口对她说过。
正文 凌波舞(4)
徐的眼神突然变得冷淡而激烈起来,她凝视着子默,片刻后才轻轻笑道:“会吗?陛下,也是一个男子,他这般待你,便是希望你能钟情于他。如果,如果教他知道,你终有一天会为了自己心爱的男子离开他。你以为,他真的会甘心放手?”
她顿住了,狠狠地将手中的花枝掷在地上,哀声说:“贵妃主,我想提醒你的是,进了皇宫,我们便没有过去,只有以后了!”
这句话,重重地撞在了子默的心上。她的过去,永嘉乡下的无忧岁月,溪边的偶然邂逅,那些辗转难眠的春雨之夜……陆修云的身影,交叠着闪现,有冷淡的矜持,也有深情而含蓄的关爱……
蓦然抬头时——他,却已远远的散去。白衣胜雪的俊秀身姿,化作了夏夜里拂面而过的一缕清风。
此时,徐静雯已经泪流满面了。她苍白的脸庞,染上了娇艳的红晕,那是因为回忆么?
子默带着怜惜地看着她,也在心中默默的怜悯自己,而舌尖生涩的,却不知该如何安慰她。
终于,她失声痛哭了。子默愕然的看着她,最后还是招手,命宫人扶着她回卧室休息。
但她自己却没有醉,望着徐静雯的身影掠进大殿的一侧,她喃喃自语:“没有过去,只有以后去……”
陛下,你告诉子默,真的是这样吗?
泪水溢满双眼,子默才惊觉出自己难以言喻的心痛和哀伤。来不及理清思路,她飞身奔出了前殿的花丛。
一路踏着星月的朦胧,子默碧色的纱裙在暖风中随风飘逸的舞动。咬着牙,任凭泪水沾湿了面容,手中紧紧地捏住那枚玉佩,长长的宫道,此刻,怎会如此的长,为何,总是看不到尽头在哪一处?
难道,难道自己此生真的无从选择,不能回头了?
为何,陛下,您给了我希望,却又再一次让我失望?
正文 凌波舞(5)
含元殿外,杨清正在轻声吩咐几个值夜的小太监,远远见得子默的身影奔来,不禁失色道:“贵妃娘娘,您怎会来了?”
子默停住脚步,用衣袖擦拭了一把面上的泪水。静下心来,才放缓了心情对杨清说道:“杨公公,我要求见陛下!”
此时天色已暗,皇帝也差不多该要歇息了,杨清正要婉拒,不想殿中却有天子的声音传来:“默默吗?进来吧,朕还没睡。”
来不及多想,子默便快步走了进来,一抬头,便见应天成一身寝衣,斜披了一件蓝色的锦袍,缓缓走出寝殿来。
子默走的很急,以至于猛然停下禁不住有些气喘。月色下,应天成看见这少女的脸上微微沁着汗珠,脸颊两边的淡淡绒毛已经褪去,显露出真正的雪花般细腻光洁。
而微微的绯红,那些许的喘息声,更是带来一种令人心醉的美妙遐想。
不自禁的,他快步上前,伸手揽过少女进怀里:“默默,怎么了?”夏夜的风,暖暖的扑进来,殿角四处放置的巨大冰鼎,清脆的发出“忒塌”的声音。
子默平息了心情,而后坚决的一把推开他,她倚在金色的案台边站住,半响,才颤声着开口:“陛下,您告诉我,子默,是否这一生也走不出这皇宫?您,到底有没有想过放我出去?”
应天成原本一脸温柔的脸突然黯淡,他以目示意宫人退下。大殿的朱色大门在身后沉重关上时,子默蓦然回头,一颗心顿时提到了喉咙口。
她强自镇定着,款款施礼,然后说:“陛下恕罪,子默一时失仪……”
应天成却募得笑出声,那声音,极轻,也极低,只是,听在子默的耳中却无限的放大:“放与不放,都是朕的意思!”
子默浑身一颤,脸色瞬间变得惨白,还来不及有所反应,一双手已经被皇帝紧紧地捉住了。
她不由地惊叫了起来,用力想甩开他的手。但是,应天成却走上前,搂住了她的纤腰,紧紧勒在手里,紧得让她透不过气来。
正文 凌波舞(6)
“放开!”她涨红了脸,怒斥道。一时之间,她忘了自己是他名分上的嫔妃,也忘记了他天子无上的尊严与骄傲。带着不能言语的纠结她颤声道:“陛下你曾对子默说过的誓言,难道这么快就要背弃埋没了吗?”
应天成脸色晦暗不明,最后轻轻哦了一声,上下打量着她气急的模样,笑着反问:“难道朕还不够优待你吗?朕要让你就范,只需一道侍寝的圣旨,难道不是随手可得一样容易?”说着,他步步逼近。
子默这才觉出自己的十分害怕,怯怯地看着他冷峻而孤傲的脸慢慢靠近,她只能一点点往后退。退到门边时,她不禁怔了一下。此时此地,已来不及作过多的考虑了。
她立刻抢到门边,正欲抬脚往外跑时,却听见应天成厉声喝道:
“殷子默,如果你今晚胆敢在朕面前拂袖而去,朕不需走出一步,便可让你回来此处!”
子默如遭雷劈,悚然停步,噙泪回望着于他。此时,她心中千回百转,所想到的,却都是陆修云。如果是他,他必然不会如此待我。
但,子默实在很难去对比,如果是陆修云,又是否能让自己无憾的圆满快乐?
应天成冷笑一声,瞥了子默一眼,返身走往内室。
“你……”子默指向他,心中的委屈和悲愤,却难以出口。
默立良久,她忽然扬起脸来,用手背揩去脸上的泪痕,随皇帝的身影走了进去。
一步一步,她的身子微微颤栗着,明知道眼前是万劫不复的深渊,却仍然要走过去。天子的性情反复,这一刻乌云密布,也许下一刻就雨过天青了。
想到母亲,想到自己此时的境地,别无选择,子默不敢再硬顶着向他质问。
一步一步,她缓缓向前走去。此时,她看不见皇帝心痛的眼神,看不见他烦躁的阴郁,她一步一步向他走去,眼前只是一片迷蒙的水汽。
正文 凌波舞(7)
应天成带着她穿过了寝殿的后门,月光下,他急快的脚步终于慢慢放缓。宫灯摇曳的长长白玉小道,殿后原来是一个精巧的小花园,这里,子默也从未来过。
花园里正是夏花灿烂时,芬芳正浓。脚下踏过的花径,已是落英缤纷了。两人在楼台上坐下来,四周一片寂静,只有花落的声音,轻轻的,却也使他们各自心惊。偶尔,有清脆的鸟鸣蝉声,听在耳里,只觉得有些无奈的焦躁。
子默在花园中的石凳上坐下来,隔着皇帝数步远,她垂头默默不语。应天成走近一步,借着月色细细地看她:她原本就有倾国倾城的容颜。此刻,精巧的五官,因为香汗的濡湿,越发显得光彩照人。
但是,那美丽的眼角却带着未干的泪痕。不知为何,点点泪光竟然让他的心猛然抽痛了一下。
于是,他冲口说出:“为何你要出宫?”
子默吃了一惊,看着他,暗暗握紧手中的玉佩,却不出声。
“如果你想要快乐的生活,朕一样可以给与你。默默,只要你肯,朕便是给你皇后的名分又何妨?”应天成字字清晰地说。
子默一怔,浅笑了一下,立刻又恢复了原先的平静如水。她避开他的目光,问:“陛下是想重复宫中的这些悲剧,让我成为第二个柳妃?”
应天成厉声止住她,不假思索地喝问:“你怎可与她相比?”
“那柳妃是怎么死的?”子默不再柔弱,咄咄逼人地问,“你不是也曾经也喜欢过她吗?你们,甚至还有了乐昌这么可爱的女儿,不是吗?告诉我,这后宫里,有多少这样的女人,一生只为守候你薄情的怜爱而生存着?”
应天成怔住了,无言以对。这一刻,他不知道如何去解释她看到的这一切,又如何去将自己对她的感情与她们分辨开来?半晌,才说:“默默,朕不知道该如何去跟你解释,也不知道如何才能明白,朕对你,与任何人都不一样。你相信朕,朕会给你幸福的。”
******亲亲们,林子出去逛街,下午再回来更新!
正文 凌波舞(8)
子默突然起身,往后退了两步,以一种不可置信的眼神望向应天成,她缓缓摇头,字字清晰的说道:“陛下,您能理解子默吗?我,原本就是那个只想要平凡生活的平凡女子,我配不上您如此的深情。您知道吗?前一段时间,在湘云殿中卧病的夜晚,每一个夜晚,我都会听见这深宫中无数红颜凄楚的哭泣。那无边无际的幽怨与伤心,那是平凡的子默无法承受的。”
她的话,使应天成惊怔住,半响,才迟疑着上前跨出了一步。伸出手,将一脸绝望的子默拢入自己的怀里,子默呆呆的,既不防抗,也不迎合。她犹如一具木偶一般,任由他取下自己身上的蓝色锦袍披在自己身上,任由那清淡却奢华到极致无处不在的龙麝之香兜头向自己扑来。
夜风渐重,花影在风中舞动着,缭乱了帝王垂于肩上的长发,细密的发丝吹拂到子默的额前。应天成就那样立着,子默的身高正好立在他的下巴处。
少女光洁的额前抵在天子生出浅短胡须的下巴上,少顷,应天成伸手将那些被风吹乱的发丝拨到耳后。他缓缓低下头来,垂下眼帘,双手捧住子默的脸颊,在她的额前深深的吻了下来。
“默默,朕也许现在无法和你解释清楚你所看到的一切。抑或者,这便是上天对朕曾经所做错的事情的惩罚。但是,现在,朕毫不掩饰自己对你的喜爱,那种感情,真的是任何人也无法比拟的。”长长的一吻,不加丝毫的亵渎与猥亵,那样的珍重,带有小心翼翼的期待----子默终于在他的怀里渐渐安静下来。
他腾出右手,慢慢的摩挲到了子默垂于裙裾边的小手,温柔的握住,而后缓缓的将那只柔夷往上带。最后,停驻在自己的胸口处。
那里,有一颗正在急剧跳动的心,第一次,生平第一次,他如此的希望将自己的心声完全袒露在一个女孩面前。
默默,你能听到吗?你能听懂吗?
正文 凌波舞(9)
“默默,朕爱你。你不知道,朕等了有多久。朕可以很认真的告诉你,这种感情,也让朕曾经深深的痛苦过,迷茫过。朕曾想要把你当作其他嫔妃一样,只要逢场作戏的欢爱不愿付出真情。因此才会说出那样的话来伤害你,但最终,还不是伤害了自己。
因为朕是天子,真情离自己总是那么的遥远,这么多年了,朕也曾经经历过你这样的豆蔻年华,一路走来,朕,真的很寂寞。”
紧紧的拥住,将子默的手按在自己的胸口,任凭思绪纷飞游走,任那些记忆如洪水一般涌将而来。
有温热的水滴打湿了子默额前的留海,她轻轻抬头,却看见一向刚毅的天子双眼迷离潮湿,那些温热的水珠……“陛下……”。子默突然觉得呼吸有些凝重而困难,是什么绊住了自己的心跳?不,一定是自己看错了,但思绪之后,她还是伸出手来,细细的为他擦拭了眼角。
“默默……”应天成避开少女的手指,侧头在她耳畔低低的呼唤了一句。他不想被她看见自己如此脆弱的样子,即便是自己有多么的想让她明白自己的心意,但,这么脆弱,这样的自己,他不想袒露在她面前。
“陛下,也许子默无法理解您所说的区别,不过,在我看来,这个后宫中这么多的美人,她们,难道都不值得您付出真心相待?”
到底,子默的心还是有疑虑,因为她从来不觉得,自己有什么东西是别人没有的。
美艳成熟的潘淑妃,每每看见皇帝,眼神中总有一阵不自觉的脉脉情愫相许,那眼神,子默在自己的母亲身上不知读过多少回。她曾叹息于母亲的痴情,可现在才发觉,世间但凡女子,大抵都是逃不脱痴情二字。
再有善良而美丽的徐静雯,忆起与天子过去的一段情,她还不是不能自己的放声大哭?
更遑论乐昌的生母,那个温柔姝丽的女子,最终满怀心伤的拉着子默的手,静静的离开了人世。
“陛下,这个天下间,有如云的美人等您去垂幸,为什么?为什么您会喜欢子默?”
正文 凌波舞(11)
寝殿中一时寂静无声,子默一个人卷着锦被昏昏沉睡了过去,那枚葫芦形的玉佩被她轻轻掖在衣袖中。这样贴身带着,她的心才感觉安定一点。
而大殿中,应天成却似乎一直在忙着,初更时分,子默在时浓时淡的睡意中,看见他撩开了杏黄|色的轻纱帐子,慢慢的凑近了自己。
“陛下,你喝酒了?“他的身上,呼吸唇齿间,有一种淡淡的酒香。
“一点点,无妨。默默不喜欢闻见酒味么?朕,这便去洗漱上床。”应天成答的有些淡然,这令子默心头一阵无措的紧张。一双玉手捏住了薄薄的香云纱锦被在胸前,半个身子已经坐了起来。
一时尚寝又亲自带了人进来服侍天子净面漱口,隔着一层轻纱帐,子默忽然无端觉得自己竟然有些莫名的心动。
那颗心,原本已经有些朦胧的睡意,此刻却又在胸腔内骤然大跳了起来,愈来愈快。
便是不需明说,她也知道,皇帝留下自己,意味着什么。母亲临走前也犹豫再三,最终还是叮嘱自己:“凡是不要太过任性,你终究是他名义上的嫔妃,这一点,只怕是无力去改变的。”
子默缓缓的环顾了一下这间豪华的寝殿,那天花吊顶,高而深远,金色龙团云纹,倚在床头看去,真有几分苍穹的意味。
他从来便是这般睥睨天下的么?那么,像自己这般的女子,哪里还会有半分稀罕可言?
这样静下心来,她倒不再惊惧什么了。也许,一直以来,便是自己的抗拒才激起了他的占有欲吧!如果是那样,奉献出贞操,是不是就可以让他因此而厌倦?
不待她继续思想下去,应天成已经掀开了帐子站在了床边。子默倚在床头,有些淡淡的惊讶,又似乎突然安于命运一般,便这般静静的凝视着他。
凑上前,却发现,原来她的眼神竟然是空洞的。那目光远远飘去,其实早已了他的身体,神思游离去了另外一个所在。
正文 共枕眠(1)
应天成有些无奈的笑出声来,伸手在她右边的脸颊上捏了一下,继而笑道:“怎么?朕的爱妃,原来你还喜欢梦游啊?”
子默回过神来,忽然道:“陛下,您方才喝的什么酒?”
这下换到皇帝惊讶了:“怎么?默默,你也会喝酒?”
子默摇摇头,又忽然点点头,一时间,竟然自己也不能明了。最后,只得轻轻说了一句:“陛下能赏我一杯酒吗?就您方才喝的那种。”
依稀记得,那酒有一种浓郁的青梅果香。
应天成按下心头的惊疑,片刻后应道:“既然如此,朕便去取来。”
待他回来时,身后便跟着躬身而进的杨清,他将手中的银盘放下,恭顺道:“奴才告退!”
临出去时,却在子默的身上瞟了好几眼。那眼睛里,满满都是恭敬与无比的谦卑。
应天成伸手拨弄了一下床头那支高高擎着的红烛,只见火苗在他的指尖燃烧的旺盛起来。一时殿中光影明丽,层层帘幕在相互辉映中勾出一种异样的缱绻迷离。
银盘置于床前的紫檀小几上,两只玉杯,一壶清酒。应天成自己取过玉杯先喝了一口,继而才斟满了另外一杯,缓缓向子默递过来。
按下心中狂跳不已的种种心思,子默突然间大胆起来。斜倚于床头,薄而贴身的寝衣将她微微凸起的胸前完好的展现出来,交错握于胸前兀自颤抖不止的双手,腾了一只出来,轻轻接住那只递来的玉杯。
应天成却忽然缩回了手,眼中浮现出种种疑惑:“默默,你怎么了?”在他看来,以往的子默,并不是这样的。一定,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子默却不说什么,她将身子靠向前,锦被掀开到腰间,斜睨着天子,目光上扬,那清澈的目光中渐渐有了一种动人心魄的妖冶。
“陛下,子默只是突然想尝一下何为玉露琼浆。怎么?您不愿意?”
“原来如此。”应天成笑着将杯子凑到她的嘴边。
正文 共枕眠(2)
子默亦不推辞,以袖障面,就势从他手边饮尽了一杯酒。于是,罗袖上沾染了少女的馨香,杯口亦沾了唇上的沉檀。
应天成闻着子默淡淡的幽香,出神地注视着手中的杯子。
子默喝下那杯酒,只觉喉中火烧火燎,斜倚回床上,强行按捺住胸口的酸楚与难过。
应天成默默立在床前,看着少女睡于软被中,眉头微皱,缓缓醒转,犹自星眸朦胧。那般神态,似醉非醉,娇慵无比。
一错眼,子默却朝他睁开了眼睛,烛火摇曳时,却见那一贯清冷的眸间忽然有了狂热的星火。
“云一涡,玉一梭,淡淡衫儿薄薄,轻颦双黛螺”。应天成坐到床边,近看子默的睡颜,不禁随口吟了一句。
因为酒精的作用,子默的脸色徒然变得红润霏霏。殿中自是清凉无比,但她的额前却逼出细密的汗珠来。心中不忍,便伸手想去拂了下来。
“陛下!……”带着颤抖的纠结,子默忽然勾住他的脖子,整个身子便摔在他的怀里。
应天成感觉到她浑身剧烈的颤抖,不由的立刻回应于她。紧紧拥住,而后覆上那细软的双唇。
淡淡的酒香,犹似一味催|情的烈性蝽药,让天子的血液在一瞬间喷薄而动。应天成这些日子少有召嫔妃侍寝,此刻忽然面对子默这样刻意的取悦,如何能不**大动?
贪婪的吸吮着子默清甜的芳香,他已经熟练的将身子压在了她娇小的身躯上。
“陛下,你想要子默是吗?”头脑昏沉就似灵魂本我已经脱离了躯壳,子默在身上男子愈来愈沉重的呼吸声中轻轻问道。
“是的,默默,朕,很想很想……很想得到你。”好容易腾开一直紧紧覆盖的双唇,应天成开始伸手去解子默的寝衣腰封。少女的肌肤,在他急切的抚摸下轻微的抖动着,指尖滑过之处,无不激起一片寒栗。
正文 共枕眠(3)
薄而绵软的寝衣,腰封解下,便将子默美好娇小的身材完全呈现出来,只见雪白般细腻柔滑的身躯,胸前蓓蕾如桃花一般含羞挺立,应天成一眼看去,登时只觉满身的血液都往头顶上冲去。
一手轻轻的握住那颤抖着的玉兔,这面已经按捺不住将那粉色的花蕾含在了口里。子默轻轻的呻吟了一声:“嘤咛……”,便将身子一翻,伸手将皇帝推开了去。
应天成爬上床来,两手在背后将她紧紧抱住。支起身子,凑在子默的耳边深情唤了一句:“默默……”。再一看,子默却已微微闭上了眼睛,似乎就要睡着了一般。
应天成登时觉得有些为难,难道就这样糊里糊涂的让她和自己过了这宝贵的初夜?自己原本是想,给她一个美好的印象,以后也许会渐渐回转心思,真正爱上自己的。
但,就这样罢休么?心里又觉得猫抓一般的万分难受。怀中美人香软细滑,那粉白的香肩便活生生近在咫尺,但子默却只是安静的睡着,丝毫也不理会他此时的欲火焚身。
要这般强行夺取她的贞操么?吻上子默幽香的肌肤,应天成又觉得自己有些不忍心。
心中叫苦不迭的叹了口气,应天成便保持着这样的姿势,挨着子默侧身躺着。原本宫中的嫔妃在选秀进宫时,都有嬷嬷教引过侍寝初夜的种种细节,而子默,她显然完全不懂这些。因为尚未到约定的时间,自己也并不曾让人教导这些闺房之事,所以,这苦果还是只能由自己来吞了。
这样暗暗叹着气,抱着子默的手却不肯老实,左手紧紧的搂住,右手则腾了出来,细细的在那具美丽的身体上游走着。子默的身材看来纤细瘦弱,其实小的是骨骼,身上每一处地方,都恰到好处的包裹着一层细腻的肌肤,还有吹弹可破的那种凝脂感,让应天成忍不住暗暗惊叹。
生平自问阅尽人间美色,每每都是召了佳人过来便兀自宽衣解带,倒是从未有过这样新鲜奇妙的感觉。这样一来,应天成似乎也不在意自己那一腔无处发泄的欲火了,烛火下,他撩开了香云纱薄被,细细的将眼前这具美妙的酮体观赏了个遍。
正文 共枕眠(4)
这样近距离的看着她,愈发觉出少女不须雕刻的天然美丽。应天成有些按捺不住,于是又在子默的双唇上印下轻轻的一吻。子默双颊绯红,看来是有些醉了,口中兀自喃喃说着模糊不清的呓语,这时刚好被天子偷偷袭来的一吻封住了嘴唇。
子默不回应他,只是将头往侧边扭去。应天成偷香不成,于是便环抱住她的身体,沿着粉颈一路吻下,香肩、酥胸、还有那纤细一握的腰肢。再向下,便是芳草茵茵的花地……
带着小心翼翼的心情,他轻轻分开那原本紧紧挨在一起的两条**,子默的腿长的很美,笔挺而修长,仿佛是上天特别的恩赐一般,饶是应天成做了二十余年皇帝,看过无数美人姣好的身体,依然会在这样近距离接触时,产生一种有些窒息的惊叹。
细密的吻下,轻轻的摩挲着指尖滑过的每一寸柔滑,应天成忽然抑制住了自己身体内那团燃烧着的火焰。子默,还不过是个孩子,自己手中这具年轻的身体,尽管美的让自己有些难以按捺得住那血液中原始的兽欲,但,她确实还只是个孩子,她,不应该在自己的意志下,早早的进入成|人的世界。
应天成几乎是在痛苦的一番挣扎后,才想明白这一点。他用一种不敢亵渎的心情,温柔的吻过自己指尖抚摸过的每一寸肌肤,暗暗运了一下内力,平息住自己狂跳不已的心情。抬头看向她的脸庞时,才发现子默正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
在那无辜而又纯洁的眼神中,应天成忽然觉出自己的龌龊不堪来。他伸手将掀开在一旁的锦被给她盖上,掖好被角后轻轻说了一句:“朕去喝口水,你先睡吧!”
匆匆的奔下床来,他原本是想去给自己洗个冷水浴,以压制住心底残余的欲火的。
不想,子默却在似醉非醉的状态下,朝他的背影轻轻嘀咕了一句:“陛下,原来您就是这样临幸您的嫔妃的啊?那您可真是辛苦……”。
正文 共枕眠(5)
应天成原本已经走出了几步,听到这话不由的顿时扳转了身子,眯了眯自己深而方正的眼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他忍住心中的万分郁闷,在床边坐了下来,一手抓住子默侧在一旁的下巴,将那双睡眼朦胧的眸子转向自己。
“你这不知好歹的小丫头,朕告诉你,你现在睡的这张床,自晋国开国以来,还没有哪个女人睡过。还有,你要是不知道朕是怎样御幸美人的话,朕……现在便可以让你切身体会一下。”
说罢,他便将子默身上的被子一掀,双手把她从龙床靠里的位置抱了起来。
“啊泣……”。子默忽然打了一个喷嚏,继而抱紧双手道:“好冷……”。可不是吗?烛光下,自己怀中的少女一丝不挂的裸露在自己面前,方才那些细密的亲吻,在她白皙的肌肤上留下一串串的红色印迹。
应天成将她放回床上,用被子紧紧裹住,而后扭过她的脸,一脸凝重的警告:“回去之后,不准和任何人说起今晚的事情,否则……”。应天成心内暗暗盘算着,自己固然不可能把子默怎么样,但是,若是叫她一时无心把自己今晚这般的行径说了出来,自己这皇帝,只怕以后也没法当了。
“否则,朕便会将些那个人统统杀掉!知道吗?”换上几分认真的表情,他原本冷峻的脸色令子默吓的一愣。
这一下,子默那原本被那被酒灌的有些昏沉的脑袋也似乎清醒了些。她怯怯的点了点头,忽然道:“陛下,这也是宫中的规矩吗?子默听说,您可以一夜御女无数……那么,她们都不许说和您在一起的情形吗?”
应天成感到自己脑子里“轰”的一声,简直就要站不住脚来。深深的提了一口气,他一把抱住子默的上身,咬牙切齿的低声问道:“谁告诉你朕一晚上御女无数的?你……又知道什么是御女无数吗?简直是……”。
正文 共枕眠(6)
他找不到合适的词来形容自己这一刻的感觉,那种急欲抓狂的郁闷和尴尬,对上子默那一双清澈的眼睛,真是有种让人想死的感觉。
子默被他这样的表情吓的呆住,她终于完全清醒过来,才发现自己竟然一丝不挂的被他抱在怀里。而皇帝,却又是以一种想要吃了自己的表情,两眼死死的瞪着自己……
“呜呜呜……”一头栽进皇帝的怀抱里,子默忽然抱头痛哭起来。
应天成则被她完全搞的呆住,自己刚才……刚才是凶了一些,可是,谁能想象到,自己的嫔妃竟然会在自己面前说出那样的话来?便是修养再好的帝王,只怕也早要发飙了吧?
看着子默哭了一会,他有些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算了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