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暴君的宠妃:紫陌倾城-第24部分

天,怎得如此不公,将你造的如此完美?”
她一面说着,手指寸寸滑下,染着丹寇金粉的指尖印上子默那小巧笔挺的鼻梁,绕过平滑细腻的两颊,落在蔷薇色的樱唇之上……轻轻滑过下巴,最后落在那微微突出的胸脯上。
她就此停顿住,似乎在用手心感受着她平静有力的心跳声。
子默只是笑着看她,眼底竟然是一览无余的信任与坚持。
******今日八更了,林子已经码好另外两章,可以考虑加更哦!亲们留言鼓励一下吧,林子一会上来看哈!
正文 沧浪泪阑干(5)
半响,徐妃才缓缓抽回手道:“我真是不明白,上天缘何要将你造的这么好。我总想在你身上找到一些错处,一些不堪……偏生,连这颗心,也是那么纯净无暇的……你知道吗?如果我在你的心里窥视出丝毫的动机不正,我都会毫不犹豫将你推下这风浪里……可惜,可惜……”。
徐妃这样说来,眼里却不由的蓄上漫漫的泪水。她的声音莫名的开始沙哑,眼神里染上绝望的痛苦。
子默依旧平静的望着她,少顷才温言道:“我只知道徐姐姐我是在这里唯一能信任的人,其实此事也并非没有旁的途径,只是我不想给那些心怀叵测的人做了梯子而已。姐姐,请你相信我,我只是想要离开众人的视线,不再被他关注。日子久了,他会忘记我的,一如当年忘记柳妃一样。”
徐妃道:“我只怕,你在他心目中,原本就远非柳妃可比……更何况,行此险着,你不怕连累自己的家门荣宠么?还有你母亲……?”。
子默咬了咬下唇,洁白的贝齿衬着蔷薇色的樱唇,那牙齿咬下的边缘,粉嫩的颜色便要淡了几分。饶是这样的神态,依旧是美的让人窒息。
她缓缓起身,沉默了片刻才道:“我就是不愿连累自己的家人,才要行此险着的。我若失宠,家父才不会急着将妹妹也送进宫来。眼下陛下正在对西南用兵,子蘩的母亲是陆将军的妹子,陛下不会因此而迁怒我父亲的。更何况上次晋升尚书之事,我原就求了陛下不要放权给他。正因如此,此时陛下也无甚好怪罪家父的。”
她这一番话虽然简短,却是将应天成的秉性与行事作为摸了个透。她分析了所有人的出路,唯独就是不想让自己再处在这样一个位置上。
话已至此,徐妃也无甚其他好说的。她默然半响,最后才说道:“你可知陛下已经签了陆浩天将军请求返京探亲的折子?这会儿,想来已经快马飞骑送到半路了。”
正文 沧浪泪阑干(6)
子默这才惊了起来,她差点脱口问了徐妃如何得知此等军政要事的,好在一阵风浪袭来,巨大的水声将那已经说出口的半截话给拦了回来。
稍稍平息了心中的疑问,她才问道:“那陛下是准还是不准?”此事关系到子蘩,她心里也是关心的。自己既然做不到,能听到进展也是好的。
徐妃摇摇头,只是颦眉:“你知道眼下的局势,纵使是西南边境遭犯,陛下总还要顾全大局的。陆将军此时奏请回京,无怪得陛下要心起疑心。自然----是拒了。”
子默并不意外,只是心底又是一阵难过。子蘩那日的请求,想来----自己是无法为她达成了。想到这个自幼与自己分离两地的妹妹,她不禁浮上一丝苦笑。
她不再说话,只是凝视着亭外渐渐狂躁的风浪。太阳渐渐消淡了先前的炙热,天边有乌云缓缓凝了过来。
风来的更急更劲,吹得徐妃手中的扇子一下飘出了老远。徐妃一惊,便要起身去抓住,子默叫了一声:“小心!”
手才碰到徐妃的广袖,便见她含了一缕微笑,侧身往一旁低矮的护栏上柔软的翻了过去。自己的手虽然是快,却还是眼睁睁的看着那个深紫色的身影被风浪吞噬了。
盛夏的雨来的极快,那戏曲里有唱词说,劲如疾风快如骤雨---原来竟然真有这样精妙的形容。
子默的手抓着护栏,身子只是呆怔在了亭子里。
她阖上双眼,只是轻轻在唇边说了一句:“忘了我……”。心里说:我只想过自己的生活,你从来就不属于我,亦不会属于任何一个人。所以,请忘了我……我会用全部的真诚,祝福你的一生,一生祝福你……
大雨兜头浇下,嘴里流进酸涩的水珠,却不知到底是雨水还是自己的泪。周围腾起细白的水汽,仿佛是有一百条河流从天际直冲而下,透过密密的雨帘,九重宫阙的金色琉璃在眼中渐渐模糊,如同一片泓滟的倒影。
正文 玉颜芳影杳年远(1)
子默便这样直直的站着,一任天地间风雨飘摇着向自己袭来。她死死扳着那汉白玉的护栏,将身子努力的站直。指尖传来阵阵的刺痛,身边的风浪已经叫她睁不开眼来。
以这样的姿势站着,她方屏弃了心里那寸寸的软弱和依依的不舍。只硬了心肠,风雨中听得远处有宫女的大声呼喊:“贵妃娘娘……徐妃娘娘……你们在哪里?”
嘴角抿了一丝笑意,她猛然睁开眼,对着那声音的方向大声叫道:“快来人啊!徐妃落水了……”。
一个巨浪袭来,她险些站不住脚跟,顺势便在低矮的护栏前倒了下来。雨水浇的人睁不开眼,楼兰的声音在耳畔响起时,她才含了几分惊慌的声音道:“我方才不慎……将徐妃推下水了……”。
而后,四周便仿佛一片寂静起来。
数日后,皇城北苑的一个幽静雅致的阁楼里,子默静静的躺在寝室的床上,额前有些隐隐的痛,却朦胧的弄不清哪一处痛,颦眉张开眼,却见了楼兰正支着手肘在自己身旁睡的极香。
她挣扎着想要起身,不想却一下划到了轻纱帐幔上的银钩,那下端的一只小铃铛就此轻轻发出了一声轻微的细响。
楼兰顿时惊醒,欢喜道:“小姐,您醒了?”
子默撑着双手坐起来,环顾了一下四周问道:“我这是在哪里啊?不是回了湘云殿么?怎么这会又……”。她迷茫的打量了一下四周,这暖阁甚是幽静精致,虽然小了一些,但内中的陈设还是颇为雅致温馨的,一色的藤萝家具,连自己躺的这张床,也是以细密坚韧的藤萝编成的。
虽然少了天家皇室一贯的富贵华丽,但却更合子默的心意。这样一看,便不自觉的轻轻笑了起来。
楼兰带了哭腔,对子默说道:“小姐,我无论如何也不相信您会推徐妃下水,亦或者,您是有什么难言的苦衷?……不管怎样,先前在陛下面前,您怎么也不应该认罪啊?”
正文 玉颜芳影杳年远(2)
子默伸手抬起楼兰的脸,轻轻的笑了出来,她无法与楼兰说清这一切,只有安慰几句而已。
温言说:“对不起,兰儿,我让你失望了是吗?但你不要这样,你家小姐我,也是一个有缺点的人。徐妃是我推下水的,这一点你不用再质疑。她没有诬陷我,你放心吧!咱们,……并不冤枉的……陛下没有重责我,只是将我的贵妃之位废了,再说这里很好我也很喜欢,你不要难过……”。
楼兰撅起嘴巴,少顷低头道:“我不是怪您,只是,陛下现在将你贬做了贵人,与原来的品级,可是差了好远呢……您看看这个芳影阁,哪里有湘云殿那么好嘛……这边蚊子又多,您看看,白天也得点着熏香来驱蚊……”。
她说罢,便举手打死了手腕上的一只蚊子,用两只手指举了起来递到子默跟前:“我就怕您这一身细皮嫩肉的,哪里经得住这样的咬法?”
子默却是摇头,缓缓笑道:“我一直不招蚊子咬,你忘了?只要有你在,蚊子每次都是专拣你叮的……”。这话才说完,却猛然流下两行泪水来,怕惹楼兰怀疑,只有急忙偏过头去。
好在楼兰并没有看见她流泪的神情,她正捧了手在脸上笑着,一时道:“小姐,我去给你端粥来。”
子默点头,慌忙应了。暖阁里花窗上印着福禄梅花冰裂纹,阳光照射下,那些细碎的图纹便细碎点点的洒在子默的脸上,身上。寝室内只有窗边花梨木案几上有一只小巧的兽性金鼎,此时缓缓的燃着沉水木香,倒也宁神静气。
一时楼兰去端了白粥过来,子默漱口吃了点东西。略略梳洗了一下,她才问道:“徐妃怎么样了?可好了?”这面已经下地吸了鞋子,将床前脚塌上的软底便鞋拖在了脚上,便缓缓向外走去。
“人家早好了,您不知道,最近宫里都在传说,说徐妃娘娘是观音大士搭救的……宫人们将她捞上来时,那汰液湖里……到处都是红莲花瓣呢……说来也奇,这徐妃不会水性,下那么大的雨,湖面又起了大浪,居然只昏迷了一会,醒来什么事也没有……”。
正文 玉颜芳影杳年远(3)
楼兰一面扶了子默留心脚下的路,一面小心的环顾四周,将自己八卦来的小道消息说与子默听。子默只是笑,并不答话。直到楼兰说完了,才笑着添了一句:“开来徐妃确实是有福之人,或许当得这后宫之主也未可知的。”
心里只是沉了一沉,原来徐妃到底还是留了一手,她在防着自己……亦或许,她早就向皇帝说出了当日自己求她相助的实情。但不管怎样,自己的目的达到了,他就此放手,徐妃也从而得到了他进一步的信任和怜爱,楼兰将来可以出宫嫁人,一切,都很好。不是吗?自己不当再有遗憾。
一时出了寝室的门,檐下铺着红木实板,细密的大小匀称,一眼看去也瞧不见多少拼接的裂缝。子默心里感叹,到底是皇宫,便是一个五品贵人的居所,亦是如此讲究奢华的。
这芳影阁没有湘云殿那样的规模宏大,倒也五脏俱全。内外统共也就二十来个宫人太监,子默才出来,便看见几个旧时在湘云殿里当差的宫女,两个两个的在檐下壁照处垂目拱手,午时阳光正好,她们这样站着,无声无息得如一对对讷然的偶人。
子默信步踱至后殿廊上,那空廊虚凌于水上,廊下即是碧绿一泓太液湖水。此处是皇宫的极北之所,少有宫妃来此,是以宫人都将这里视作了冷宫禁室一般的所在。说到底,谁愿意住在一个皇帝压根想不起来的地方呢?如此一来,子默的失宠似乎成了注定的事实。
时方盛暑,站在檐下极目望去,但见太液池中红莲碧叶,层层叠叠,远接天际。
而咫尺之间的朱栏外碧荷如盖,亭亭净植,有数盏荷叶倾入栏内来,叶大如轮,挨挨挤挤,数重碧叶间有一枝荷箭,似蘸饱了胭脂的一枝笔,蘸得那颜色几乎化不开去。
四面芰荷水香,夹杂萍汀郁青水气徐徐拂面而来,令人神爽心宜。
正文 玉颜芳影杳年远(4)
第二日,徐妃便亲自带人过来看子默,子默原本盘腿坐在寝室内的窗前小塌上写字看书,听得宫人来报,赶紧整了衣衫出去迎了。
按照宫规,她对徐妃行了参拜礼。徐妃慌忙一把扶住,手中用了几分力,对子默道:“妹妹,你这是……有心叫姐姐我难堪么?”
子默温然而笑,口中只是道:“礼不可废,姐姐以后主持六宫大局,妹妹还要仰仗你的照顾和荫蔽。若是个个都照我这般不识大体,姐姐日后只怕要为难了。”
徐妃携着她的手进了寝室,环顾四周后挥退了左右,低了几分语气真诚道:“委屈妹妹了,这里,许多年没有人住过了。过几日,我叫内侍省带人过来修缮一下,你缺些什么东西,只管叫人来找我,但凡姐姐能做主的,一定给你补过来……”。
子默正举着茶壶给她沏茶,徐妃这面看去,见她今日穿了平日少见的一袭鹅黄单衫,像二月柔柳上那最温柔的一抹春色,撞进眼帘时,娇嫩得令人微微心疼。
“这里挺好的,原来湘云殿的库房大概我都叫人收拾了过来,暂时也不缺什么了。只是冬日里这边可能会比较冷,姐姐需得帮我预备多一些木炭材火。另外,我这边也用不了这么多人手,留下四个打扫的宫人,还有原来那边小厨房的几个厨子,并两个粗使看门的太监就可以了。姐姐帮我把另外的人都拨出去吧,跟着我这个没有前途的宫妃,我只怕自己手上这点积蓄还不够年节时分赏赐的。”
子默给她盖好了茶盏,这面玩笑似的说出来。她目光轻轻扫了一下站在旁边举着一壶沸水的楼兰,心里抽的疼了起来。
徐妃接了茶,只捧在手里沉吟不语。少时才道:“你就真这么决绝?你可想过,咱们的约定,他是真的不知还是……?”
子默摇头:“他知道就更不会再回头了,姐姐了解,对于他而言,再没有比被人拒绝来的更伤尊严体面。如今,我想他已经很明白,我们之间,再无可能了。”
徐妃有些不解:“子默,我其实不太明白,世间男子多薄幸,可我看来陛下对你绝非无情。便是此事,他最终也还是依了你的心愿,拨了这一处远离后宫的所在给你。毕竟他是帝王,总有不能事事如意时,但你却这般毫无眷恋的转身,却叫我心里很难……”。
她没有继续说下去,倒是子默笑的璀璨起来。她自顾自喝了一口手中玫红色的花茶,闭目赞道:“这茶今儿沏的真是时候,姐姐你试试,满口都是那玫瑰花香呢。”
正文 玉颜芳影杳年远(5)
徐妃摇摇头,就手喝了一口,却品不出什么特别来。她放下手中的茶盏,少时才开口问道:“那妹妹以后有何打算?难道就真的就此沉寂一生?”
子默低头轻笑,两只玉也似的手,轻轻摩挲着茶盏的周身,花茶正是温热的时候,隔着薄薄的玉壁依然能感觉到那一阵阵的热气向指尖涌来。
到底,她还是不放心她的。
抬头对上徐妃的双眼,子默吐了一口气,莞尔一笑:“姐姐忘了他曾对我许过的诺言了么?三年之后,若我还是想走,他当不能以君王的权势强留我。此事,到时候还要仰仗姐姐玉成了。”
她说罢,便含了几分调皮的笑意,以目望了望身边的楼兰。
徐妃暗暗吐了一口气,笑出声道:“你倒是想一走了之,可晋国自开国到现在,也没有过废妃出宫的先例……”。
她一时失言,立时愣住,倒是子默乌溜溜的转了转清澈的眼珠,掩面道:“废妃出宫自然本朝是没有,可是人死了,总要运出宫去安葬的呀!”
这话吓的徐妃一个激灵,少时才明白过来她的意思。两人相视而笑,徐妃想了想,最后迟疑着问道:“妹妹,我问你一句真心话,你难道心里真的是牵挂着那个人么?”
子默沉吟不语,继而侧目向窗外,缓缓道:“姐姐,你先前问我,为何要这般决绝离开,我不曾答你。只因我心里早已立誓,此生绝不将自己的心交付给一个注定辜负自己的男子。
想来你也知道,我自幼与家父分开,十几年的岁月里,我没有父亲。即便是后来回来了,我也不会就此忘却。你说的对,世间男子多薄情,更况乎君王至尊?其实,被遗忘并不可怕,可怕的是----”
子默猛然回转身,直直的看着徐妃,这一眼,似乎登时看穿了她心里所有的虚弱。徐妃不可置信的向后靠了一靠,她为眼前这个少女无意射来的一个眼神,而感到心惊肉跳。
正文 玉颜芳影杳年远(6)
子默收回自己的眼神,换上温和的神色,她目视窗外的风景,拢了拢鬓角的乱发,微笑道:“其实被人遗忘并不可悲,可悲的是,像柳妃与我母亲一样,一生受困于情,眼底只看见那方寸大小的天地,明知他早已不再珍视自己,却还是苦苦的自我折磨。姐姐,我只是不想要那样作茧自缚的人生而已。”
“至于说我心里是不是有人,这不过是他自己的臆想罢了。其实我当时进宫前还是少不更事的时候,若说青梅竹马,也是因为一时的孤独,渴望少年的友谊而已。其实这一切,他都是知道的,他只是不愿意站在我的角度去想,只管依了自己的自负去论断,我又能说什么?
我早已明白,作为嫔妃,只要天子肯信,你便是做什么都对,说什么都好。但,他若不信,你说什么,做什么----都不过是无力的狡辩而已。”
子默一气说完,徐妃早已惊的两眼发直。子默给她的茶盏里续上水,对楼兰道:“去叫人再烧点水上来,你下去歇息一会吧!”
楼兰转身掀开帘子去了,徐妃少顷才说:“我只是想不到你会看到如此通透,或许,你说的,都是对了。像我,便是作茧自缚的一生的。”
子默垂目含笑,并不接言。两人一时无语,许久之后宫人奉了茶水进来时,子默才轻轻道:“我陪姐姐去外面走走可好?”
徐妃点点头,将手搭上子默温软的柔夷。宫人掀开帘子,两人并肩走出寝室,汰液湖平静微澜,举目远眺,极远的殿宇之外,半天皆是绚烂的晨曦,那样变幻流离的颜色,橙红、桔黄、嫣红、醉紫、绯粉……泼彩飞翠浓得就像是要顺着天空流下来。
子默陶醉的看了半天,才靠在徐妃身旁轻轻道:“谢谢你,徐姐姐,谢谢你成全我。”她伸了两只手过来,紧紧握住徐妃的左手。掌心轻轻颤抖,心底是一片真诚的情意。
正文 玉颜芳影杳年远(7)
徐妃别开脸,却忽然承受不了子默这样的情意。心里有些羞愧,又有几分不堪的自卑,其实,自己并不是像她想象的那么好,那么端正,亦或许,从某一方面来说,自己是成功的利用了她,离间了她与皇帝的感情。
她不消闭目,也能想起天子乍听她说出实情之后的震怒与痛心。他便是那样负手而立,不看任何人。深宵露寒,直到天色微明,一任衣衫沁染上露水,鬓发落满了寂寞。
那身影如此悲凉而又无奈,那一幕,在她的心里,刻成了永恒的一道伤痕。
只有她知道,他对子默的感情,早已融入生命里。也只有她知道,不管子默最终是否能够离开,他的心里,都必然会永远为她留着一片天空。
或许,让一个男人永远深爱一个女子的方法,便是在他的心里刻下一道最深的伤痕。子默,你何其聪明,又何其残忍……但,你却又这般的纯净而又无辜?
她含了几分悲切,低声语道:“你想什么时候让楼兰出去?”
子默嫣然一笑,很快回言:“姐姐有心了,我知道宫规森严,如今再没人注意我,如此我便将她留到我行笄礼之后再走,你看可好?”
徐妃亦笑着,右手伸过来反拢住她的手指尖,语含怜惜的说道:“如此更好,我也深怕你身边少了楼兰,其他人侍奉不周到。倒是你这一说,我才想起你明年就要行笄礼了----妹妹,你真是,花样般的年华,又生的如此玲珑通透……其实,我这才觉得,你是应该有一个天下间最为优秀的男子来爱护你的。也许,你想的对,陛下……和你确实不甚合适……”。
她说罢,便又轻轻叹了口气。子默笑着与她一同看天边的朝霞,却在她这一声叹息里,情晰的听见那其中暗含的几丝轻松。
送走徐妃后,子默便转回了寝室。
她开了奁,紫檀木雕成的小盒底下原来有暗格。里头一张浅浅杏色的御用松溪笺,打开来瞧,再熟悉不过的字体。
正文 玉颜芳影杳年远(8)
手中轻轻展开了来,松溪笺还是泛着丝丝银光。定睛看来,那上面的每一个字,每一撇一划,都是自己曾经细细回味,无数次摩挲过的。
“我心匪石,不可转也……”,心头一阵大痛,直痛的就要抽去了全身的气力,她身子一软,便趴在了藤萝做成的妆台上。手抚上胸口,咬牙禁不住恨道:“怎么这生的痛?天啊……我只是想要忘记……只是不想再有更多的伤害而已……”。
眼角滑了一颗泪,赶紧偏过头去,放下那张笺子,哆嗦着双手在妆台旁的暗格里取了火石出来点上。
闭目片刻,伸手将那笺在烛上点燃了,眼睁睁瞧着火苗渐渐舔蚀,杏色的笺一寸一寸被火焰吞噬,终于尽数化为灰烬。
她举头望向帘外,明晃晃的日头,暮夏时节,暑气渐渐的凉下去。庭院里寂无人声,耳畔有隐约的水波荡漾之声,晴丝在阳光下偶然一闪躲进这寝室里,若断若续。
如此隔窗望去,许久之后,才唤人进来将那灰烬给扫了出去。手上提了笔,伏在窗前的案几上,挥墨写下:
独背斜阳上小楼,谁家玉笛韵偏幽。一行白雁遥天暮,几点黄花满地秋。
惊节序,叹沉浮。浓华如梦水东流。人间所事堪惆怅,莫向横塘问旧游。
一时提就,便反复研磨着。推敲每一句,那心里,却是反复咏叹着:浓华如梦水东流……
如此这般眷恋着这一句,只觉满腔心思都附在了这数字之中。一时掩卷在案几上闭目睡去,梦里,依稀见得:
檐下的水榭中倒映着夕阳的余晖,如万条金蛇狂舞,粼粼耀眼欲盲。宫室远远映照在水面,无数幅斜欹锦帆迎着夕阳,绚丽夺目。
堤岸如蜿蜒的翡翠衣带,垂杨依依,便是带上堆绣的茵茵花样,缓缓从眼前往后退却,望得久了直叫人眼晕。
自己一袭素衣,只独自一人往前走去,那缇岸看不到头,脚下每一寸土地温润而又平实。便这样寻着春风而去,心里,只觉再没有什么遗恨往事了……
正文 流年似水新蕾绽(1)
时方是初夏,天气颇有暑意了,新月殿前的芍药花已经开得略显颓残,漫漫摊开的一大片姹紫嫣红之中,有一束赤红的花瓣锦簇的外端,有些地方已经发了黑,那花本就灼红如火,这一点黑,直如焚到尽处的灰烬,无端端的夹在翠色的叶间,格外分明。
芳如这几天忙的焦了心,本来就没好气,叫过殿里专管花儿匠的太监,指着那花束就训斥:“你瞧瞧,你好生瞧瞧这是什么?连花都开焦了,也不晓得拾掇?你们成日大米白面的吃着,自己个儿的差事,怎么就不肯上心?回头要是陛下来了瞅见了,失了咱们的脸面,仔细我不传大板子打折你们的狗腿!”
她这面训斥罢了,忿忿抽身往大殿中走去。那司花的太监耷拉着脑袋听了训,赶忙把那花盆捧了起来,正要端走。
“芳如姑姑,您一向和气,今儿个也伤了肝火了?想来是这殿中的宫人们不省事,先别生气了。喏,我这里带了一包才刚晒好的金银花茶,一会叫晓芬给煎了水上来,睡觉前哄乐昌也喝上一碗。”
这句话本来极长,来人说的却条理清楚分明,未见其人,那温软的声音已经合着几丝笑意传了过来。
芳如突兀的转过脸来,那太阳正照在脸上,白花花的极刺眼,壁照花影中走来一位枭枭婷婷的如花少女,且看那芙蓉秀面,颜色竟然比这六月骄阳更加耀眼。这般缓缓走来,手中举了一把白色执扇掩面,一时间只叫人生出种种错觉来。
待眨了眼睛,将那近处的柳绿花红拨开来,才看见原来是子默。
“给殷主子请安!您这几天偶不见来走动,公主方才还说,要去芳颜阁找您呢!”芳如满面堆笑,面上顿时一扫之前的不悦。
子默缓缓迈进殿里,一面环顾了四周,口中轻轻问道:“乐昌午睡呢?”说罢,粉白的玉藕一般的手臂向上一伸,便将头上带着的遮阳纱帽给取了下来。
宫人奉上热茶和干净的巾子,芳如又赶紧叫人去准备鲜果上来,见得子默拣了花窗下的塌上坐定了,这才靠近前几步道:“您今儿来的可真是时候,方才陛下才去了,早半柱香的功夫,您都非得撞上不可。”
子默正喝着茶水,这时吓的差点喷出来,她缓了缓心神,笑着斜睨了芳如一眼。道:“姑姑,你就会拿我说事,人家这么大太阳的也赶来给你送茶,你倒好……”。
芳如只是笑,一壁站着,眼睛深深看着眼前的姝色丽人,少顷叹息道:“您躲了他两年,这两年里,但凡时节,您都装病不出门。我有时常想,若是陛下见到您如今这般的绝色动人,只怕是心都要给你揉碎了不可。”
正文 流年似水新蕾绽(2)
子默笑着一口喝下手中的茶水,又将那茶盏递过去道:“每回来你这里我都少不得口干,想来姑姑是有责任给我备了上好的雾峰云景茶的,嘻嘻,反正乐昌平日也不喜欢,我便能者多劳了!”
她嘻嘻一笑避开之前的话题,脸上还是一派欢喜镇定的神色。
芳如心中暗暗叹了口气,摇头去给她续水。她心里清楚,是殷贵人拒绝了皇帝的宠爱,自愿隐居于汰液湖畔的芳颜阁中。饶是如此,她避开宫中的是非纠缠,但却未必避得开天子心里对她的牵挂。
子默眼尖,才坐下不久便发现,殿中原来那个石榴红美人高颈瓶这会不翼而飞了。再看时,金砖上还隐隐有四散溅落的细瓷碎片。
再想想芳如方才对司花太监的训斥,她就隐约猜到了几分。
一时续了茶水过来,她才问道:“今儿个殿里有人犯事了?”
芳如猛的抬头,脱口道:“您怎么知道?”
子默指了那个空空如洗的案台:“那瓶不见了,想来不知是那个不知轻重的,干活走路没留意吧?唉!那么好的釉面,还真是可惜了……”。子默打了扇子,眼睛不经意的扫过那原先摆放花瓶的位置。
芳如噗哧一声笑出来,她掩面道:“阿弥陀佛!罪过罪过!您要知道是谁打破了,也就不说这话了。”
子默一凝神便望向寝殿的珠帘,失声道:“莫不成是乐昌给打碎了?她素日都很乖巧,近来倒是文静了几分呢。”
芳如摇头,走近两步道:“一会儿您见了她,自然就知道。”
子默被芳如这样故弄玄虚的样子弄的有几分好笑,她将手中的篮子放下,便起身道:“我也回去歇息一下,你帮我转告乐昌一声,明晚她生辰,我就不去参加阖宫宴会了。至于贺礼,我早就已经准备好,都在这里了。”
她手一指身边藤萝编织而成的小巧篮子,笑道:“花色图案都是按照她喜欢的样子绣好的,好在赶得及,要不我又要失信了……”。
*******嘻嘻,下一章就是:落花时节再逢君!林子邪恶的J笑着,如何狗血的写出应天成再遇子默时的心痛与情不自禁呢!总之,是要狗血再狗血!丫丫的,把这风流皇帝虐个半死!
正文 落花时节再逢君(1)
这面撩开了篮子的盖布,便顺手指了几样给芳如看:“这是中衣,这是上襟,那粉色的是这时节穿的百褶罗裙,最下面的是晒好的金银花,我新近采的,取的是晨间开着的花儿,一道功夫都没有假手他人呢!”
子默说着,脸上有种满足的愉悦神色绽放开来,她原本就光洁如玉的脸庞,在这明媚的午后阳光里,折射出悦目的光彩来。
芳如看了看,只是不住点头,少时回道:“这天热的很,绣这东西想来花了您不少的心思。我知道您那边的几个小宫女不顶事,您去年又放了楼兰出去,如今可是苦了自己了。照我说,就该请德妃娘娘再另外选几个到您身边伺候,那几个小丫头,我是真真看不过眼。没得委屈了您这主子,还要时时提点她们怎么做事。”
子默见她如是说,倒也不去理会,少时便举目看了窗外,只说要走。芳如也不强留,只是给她端正好头上的白色绞纱遮阳帽子,便谢过之后送了她出来。
到了新月殿外,子默便笑着辞了芳如,自己往御花园北面去了。芳如驻足在殿前,深深的望着她清丽窈窕身影。
微风卷着撩起那长及拖地的白色遮面绞纱,因是夏日子默便挽起了长发,随意堆叠在头顶,用一支银钗卷了黑云般盘起。远远看去,真有几分仙风道骨一般的禅意与美不胜收的随意雅致。
这面回来殿里,乐昌正好翻了看那篮子里的东西,她随手抓了那条粉色的牡丹百褶罗裙,便道:“那个东西呢,姑姑,你倒是赶紧拿来啊,我这便去见父皇。”
芳如从衣袖里拿了一个明黄|色的荷包出来,往那篮子里一放,便低了声音道:“我的小祖宗,为了赶这活计,我可是拼上了半条老命。您也知道殷主子的绣工,那是整个司珍房也找不出第二个来的。饶是取了这么些样子,我还是只学了半桶水。就这样了,陛下不经意的话,料想也看不出来的。不过,我得跟您申明了哈,主意可是您拿的,出了事,奴婢可负不起责的。我这把老骨头,再挨上几十板子,只怕要早早归西了。”
芳如说罢,便朝乐昌递了一个欢喜的眼神。乐昌知道她是有心助自己给子默搭桥的,这会儿也不多说,只笑道:“赶明儿你就等着向父皇讨赏好了!其余的,都交给我!”
正文 落花时节再逢君(2)
乐昌这面说罢了,才命人拿了东西跟着,径直出了新月殿。
子默回来芳颜殿,洗了脸后便歪在窗前的小塌上看书。看到后来手倦眼饧,渐渐就睡着了。
宫女花竹进来添了茶水,见子默额头沁出了点滴汗珠,便拿着扇子轻轻打着。子默素来睡浅,只睡了片刻,猛然就惊醒了,只觉得不对。
“主子,您看您睡的一身汗,不如奴婢去端水进来给你擦擦?”花竹倒是老实本份人,只是手脚不太利索,做事情头脑慢半拍而已。
子默摇摇头,挥手道:“去烧点热水给我洗头吧,这会子洗了澡,再晚一些又要动弹出一身的汗,我这不是白忙活了吗?”
花竹应了,便转身去准备。
一时子默洗了头发,便叫人在檐下抬出寝室里的美人塌,再铺了张凉席,自己侧身朝里面躺了,将一头湿润的长发摇曳着洒在凉席上。那青丝如瀑一般茂盛,偏生又泛着缎子一般的幽幽光泽,花竹看了心里羡慕,便笑道:“主子,您这一头长发长的可真好。”
子默听着也不答话,只是叫她回去歇息了。自己歪在玉枕上,渐渐困的阖上了眼眸。
芳颜阁里一时寂静无声,临近汰液湖的水榭里,不时传来阵阵波涛拍打着缇岸的细响。子默便在这微微缠绵的水声里沉沉睡去,手中兀自握着那柄宫扇,梦里似颦似笑。
不知多了多久,鼻息间渐渐传来一阵熟悉而又陌生的龙麝之香。凉榻前缓缓走来一个挺拔的人影,那身明蓝湖绉长衣甚是飘逸,间或夹着淡薄清凉的沉水香气。
皇帝本来步子放得极轻,到得这跟前,却见她只是安详的睡着,那眉宇间满是从容的淡定,平常女子的喜悦,染上她绝美的面容时,却让人读来心里隐隐作痛。
他不由的低下身子,将头往她面容上细细瞧去。经年不见,她如今眉眼早已长开了,胸前小衣恰到好处的拱起,粉色酥胸下,是细细不余一握的纤腰。
应天成这样看来,心里早已失分寸。他衣袖里掖着那个明黄|色的荷包,这会在那广袖里显得分外沉重。
正文 落花时节再逢君(3)
皇帝逆着光看见她脸上微汗,那凝脂也似的肌肤透出红晕来,心里不由的突突直跳,慌的心里想不清自己为何而来了。
午后太阳更加炎热,子默大半个身子都露在了檐下的日头里,耐不住那样的热,眉间便不时轻轻颦起,粉嫩的樱唇弩了一努,面上便有几分不耐烦的神色浮起。应天成面上怔了又怔,指尖时冷时热,犹似犯了病一般的交替着。
杨清站在不远处看着有些不知所以,正要举步过来,却被他摆手止住了。
他凝视片刻,一时竟然有些不忍,便随手拾起她枕畔的扇子,替她有一下没一下的轻轻扇着。这一幕,叫立在院子里的杨清看了个目瞪口呆。他使劲揉了揉眼睛,只以为日头太大,自己看花了眼。
待到看清楚皇帝确实是在为殷贵人打扇时,他才含了几分偷笑,慢慢的轻移了步子,走到院门边候着。
子默想是睡的不安稳,只是不断的辗转反侧,她正翻了个身子,便要朝塌下滚落下来。应天成吓了一跳,手中把扇子一丢,两手早已扑了上去,抱住那温软如香玉一般的身子,喉间咽下一口吐沫,沉声道:“小心着点……”。
偏生子默并未滑下小塌,她一转身只是将头转了往里侧睡去,身子斜斜的躺在凉席的边缘处,兀自睡的香甜。
应天成这一抱只觉自己全身被黏住了一般,久久不肯松手。那熟悉而又沉醉的少女馨香在他的鼻息间传来,这感觉生生的让他恨不能一把腾空抱起她奔进寝室内。他很想随心大声问了出来:“为何要避着朕?为何总要这般伤朕的心?为何不能爱朕?……”。
他的脑子里有一千个一万个怨愤她的理由,此刻却化成了对自己深深的埋怨。他实在不能想通,也无法再将任何一丁点的自负和骄傲拿上来面对她。
便是这样轻轻的拥着,良久之后,他不情愿的松开双手。
拣了地上的扇子继续打着的时候,在微风扑上她面颊温柔穿过的间隙里,他才忽然明白:原来自己,从来都没有生气的资格。
在她面前,自己什么都不是。只是一个一腔深情不能自己的男子,一个被她抛弃的可怜男子。
******林子下班了,晚上回去再更哈!今天可能写到十五章,亲们留言啊,看一下剧情将会如何狗血?
正文 落花时节再逢君(4)
一时日影也西斜了,应天成便这么巴巴的打着扇子,心里只是犹豫着,自己到底要不要叫醒她。亦或是,等她醒来……但是,等她醒了,自己又该和她说什么?
问她为何要绣了这个荷包给自己么?问她为何绣了荷包又不肯自己送来?应天成摇着头,手上的扇子也大了几分力度。
他知道,自己再无在她面前骄傲的勇气,如果,如果再一次言语不当……他只是不敢再往下想。
一颗心里,时苦时甜,那汗水一径顺着长衫流下,自己却竟然丝毫也不自觉。
檐下静悄悄的,凉风吹起寝室前掩着的竹帘,隐约传来一阵荷香。他缓缓环顾了一下这处楼阁,眉间禁不住一阵皱起。
当日一时气极,也因徐妃向自己坦白了事情的真相,他一时实在无法接受自己深爱的女子,为了远离自己而作出这样周密的安排。自己就当真这么不值得留恋?富有四海坐拥天下的君王之尊,便容得了她这般轻视无物?
废了她的贵妃名号,咬牙让她变成一个小小的贵人,他原来心里总还有一丝侥幸,总以为她有了对比,才会珍惜以前的富贵荣华。也许,也许她会转着弯的回来求自己。
而在他心里,也曾无数次的设想过,她若肯回头,只要她肯回头,哪怕不是弯下腰来求,但凡她张口,告诉自己她心里并不喜欢那姓陆的小子,他发誓,自己必然会紧紧搂住她,再不放开。
但现在看来,她又岂是对富贵眷恋的女子?她若贪慕虚荣,岂会这般坚定的与自己背道而驰?漫看自己后宫中的这三千佳丽,粉黛罗裙,哪一个不是削尖了脑袋,想要博得自己欢欣一笑?而自己,又有多久没有真正开心的笑过了?
这一刻应天成只觉自己的愚蠢,一别经年,流年似水,她在这寂静的简陋小院里绽放的愈加美丽动人。她宁静自在,绝世独立的婷婷倚在这一池碧水湖畔,连湖光山色也为之动容。
而自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