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暴君的宠妃:紫陌倾城-第28部分

身坐到了屏风后,静静守着油尽灯枯的陆凝云,等待下一个黎明的到来。
正文 只叹香如故(1)
天气热了起来,偏生又是缝上旱季,半月不下雨,湘云殿前的花儿草儿都萎靡了下去。子默站在寝殿的绣绷前细细描画着一副簪花仕女图,一旁的丝线篓子里,罗列着五颜六色的贵重蜀丝。
鹅黄的娇艳,粉红的诱人,紫色的华丽、绿色的清新……那线头都细细的打好了一个活结,用了一个竹制的架子一一分布开去,要用了,便顺着排布取下一团,用好之后再丢回去。
子默面上微微沁着汗,两个细心的宫女大气也不敢出,只低着头拣了她手中丢下来的丝线,细细打好结子,一一归好位。
花竹掀了水晶珠帘进来,便拿了扇子朝子默身后轻轻打着。子默不回头,只是口中淡淡说了一句:“你轻些扇,仔细我手中线头一乱,着蝴蝶就要睁眼瞎了!”
花竹听得噗哧一笑,她放下手中的扇子,将那冰碗搁在不远处的案几上。轻手轻脚走近那巨大的绣花架子旁边,凝神看了一会,便啧啧称赞道:“娘娘,真不是奴婢奉承您,凭的什么东西,到了您手里都会变得格外精致动人。您就说这簪花仕女图,这美人、这花、这蝴蝶……啧啧,奴婢之前也在宫中见过,可要说您绣的这个,可真正是要把司珍房的一众巧手都比作了钟馗画符了!”
子默横了她一眼,笑了笑,依旧低头去忙活自己的。
少顷之后,只听她轻轻唤道:“上水,我这手里出汗了!”
花竹捧了一个精致的木盆,里面装着大半的清水,上面浮荡起几片清香的姜花花瓣。
子默轻轻浣了手,宫人奉了巾子过来给她擦面,正闭了眼睛时,却觉得背后伸来一双大手,将自己兜头蒙住了。
她不消回头也知道来者何人,那香味如今熟悉的离远就闻的清。
近来每日里见了,也不拘再行什么礼,斜斜往后一靠,子默口中只说道:“这会子太阳正大呢,你怎么就来了?仔细晒的头晕。可是用过午膳了?要是没吃的话,我这里可没有什么好招待的。”
正文 只叹香如故(2)
应天成恨的在她右边脸颊上狠狠啜了一口,继而沉声道:“你几时就小气成了这样了?朕不过是每日过来蹭两顿饭而已,你便这么敷衍了事?”
一旁的宫人们早就慌忙低下头去,不敢看着这帝妃之间亲热的场面。子默懒得和他争辩,只伸手往一旁的案几上一指,便道:“尊驾哪里是随便就能招待的?我中午就吃这个,你呢?漫不成跟着我一块?”
应天成一皱眉,将她就手往塌上一放,口中不满的说道:‘朕已经嘱咐了,叫你不许多吃寒凉的食物。你这殿里的宫人看来如今胆子是大的很,竟然敢逆旨行事?”
子默斜昵他一眼,撒娇道:“是我叫做的,你待要如何?若说逆旨,也是我一人所为。”
应天成叹了口气,将她拢进怀里,他下巴抵在子默的额前,俯身在那发间吻了一下,才温柔道:“朕自然拿你无可奈何。不过,少吃些寒凉的东西,一则是暖胃,二来也是朕不想叫你每月受那几天的痛。朕一心为你好,难不成又成了霸道?”
子默闭着眼,只是轻轻“嗳”了一声,继而贴在他胡须微扎的下巴处,双手拢上了他的颈子。
“你这殿里倒是凉快,原也无需这么早就用冰的,朕一早便想着,是不是叫人开了冰库呢!看来不用破例了,等着端午过后吧!”应天成一面低语,用手摩挲着她细腻的颈子,他只觉怎么也爱不够似的。
那手上抱的力度越来越大,有时真是情浓到了深处不可抑制时,恨不得就这样与她融为了一体。将这酥软娇弱的身躯,深深的揉搓进自己的体内。就这么血肉交融着,再也不要分开。
杨清立在殿外的珠帘边,他驻足向皇帝启道:“陛下,贵妃娘娘,午膳已经摆好了,请移驾大殿用膳。”
子默这才睁开有些疲惫的双眼,对着他做了一个可爱的鬼脸道:“原来你早就备好了呀,我这会也饿了,咱们走吧!”
正文 拱手河山讨你欢(1)
应天成看见她眼底有几丝血丝,不由的心间一疼,脱口便道:“昨夜没有睡好么?怎么起了血丝?”
子默扭头别过脸,朝那绣花架子一努嘴便道:“倒不是没睡好,许是昨夜弄的晚了一些,不妨事的。”
应天成这才注意到殿中的那副簪花仕女图,他驻足细细看了,突然道:“这仕女的原型……是你妹妹子蘩?”他有些不敢置信,女红中最高的境界,便是以人物为原型起绣,这比之普通的仕女绣图,那些是对着花样子描图,愈发要难上许多倍的。
子默点点头,随即兴奋的拉着他的手道:“你看看,我绣的,像也不像?”说罢,歪了头,只是自顾自的欣赏气自己的作品来。
她毕竟还是十几岁的少女,难免有时随性起来,便有天真的稚气流露。应天成含笑打量着那粉色微醺的脸颊,忍不住偷香赞道:“香!真是香!朕也不拘用什么午膳了,便抱着你啃了好罢!”
子默回过神来时,朝他唾了一口道:“你这登徒子!真是……人家叫你看绣的图,你怎么凭的这么无赖?”说罢,自己摔了帘子,便往大殿走去。
应天成也不恼,欢喜孜孜的跟了在后面。少顷,两人都在圆桌前坐定时,他才开口正色说道:“你若要送她们新婚贺礼,凭的什么宝贝,只要你开口,朕难道还会不舍得?只要你不将朕的天下九州都拱手送了出去,旁的东西,朕没有不肯的。这么辛苦的自己开夜工绣了来,熬坏了眼睛,仔细朕要和你妹妹算账!”
子默朝他伸了一下粉色的舌尖,她取了银勺舀了一下面前的赤金炖盅,尝了一口新鲜的鱼翅羹后嬉笑道:“哪有您这样做皇帝的?竟然怂恿自己的妃子将国库开了来送给自己的妹子做新婚贺礼?您就是真肯我也是断然不敢的。否则,朝堂上那些清流言官,岂不是要用吐沫星子把我给淹死了?”
********码字码字!林子为了满足亲们的要求,正在奋力码字中!呼呼,吃饭去先!晚上可能还有两章!票票啊,留言啊!都朝我飞来吧!
正文 拱手河山讨你欢(2)
应天成展颜一笑,连眉心里都是舒心的愉悦。他忽然想到历史上有名的那位昏君周幽王,为了自己心爱的女子,让自己的帝国在手中陨落了。
她不给他一个笑,却替他担了“祸水”之名。他偏给她一个玩笑,待我拱手河山讨你欢。如此为她负上“幽”的亡国谥号。
而自己呢?她总是若即若离,那雾里看花的朦胧与醉生梦死的贪恋,却也叫人无奈而刻骨。
拱手河山讨你欢!原来,帝王自有衷情时,自己也许未必会比周幽王强上几分。
应天成这样想了,便自顾自的笑了起来。子默正在喝汤,见他眉宇间欢愉之色,不由的细细瞧了一眼,问道:“陛下,您有什么开心的事情吗?说来我也听听好么?”
她美目含情,不觉自己面上流露的天真好奇,应天成却是被这一眼摄走了心魂,半响才正色道:“子默,朕以后和你一起时,你能不能不要这么看朕?你这样的眼神,很容易叫人透不过气来的。”
子默一时怔住,她少顷才嘻嘻笑道:“陛下,难道您是说,我会让您目眩神迷?哈哈哈……这,可是从未有过的事情……”
她只嘻嘻一笑,不肯正视他的话中所指。
不想皇帝却在片刻后低语道:“朕经常被你弄的目眩神迷,私下无人倒也罢了,在宫人面前,你以后可不要再这样。”
子默莞尔一笑,并不当真。她隔了片刻才问:“陛下,我可不可以问您一个问题?您能不能如实回答我?”
应天成点点头,正色道:“只要你以后懂得收敛,朕便回答你。”
见她噗哧一笑,露出狡黠的神色,他才忽然紧张起来,她要问什么?
“那咱们就说好了,不论我问什么,您都不许生气。”子默毫不含糊的先发制人,一句话就将他所有的退路都堵死了。
“好吧!朕难道还赖了你不成?”应天成一面夹了一筷箸她喜欢吃的瑶柱焖酸笋到她面前的碗里,一面笑着应道。
******应大家的要求,今夜,是温馨时刻!大家抓紧机会,尽情享受哈!
正文 拱手河山讨你欢(3)
他这样应了,子默却一直只是慢慢的喝着汤,间或吃了几口菜。她不时的偷眼打量着他,却在神色闪烁间泛起几丝暗笑。
皇帝被她这样看得毛骨悚然,好容易一顿饭吃完了,宫人上了漱口的香茗后,他才抱怨道:“你这样瞧着朕,搞的朕连饭都没有好好吃。说吧,到底要问什么?”
子默含了漱口水在口中,只是看着他,却不开口。她神色认真,却真的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措辞才好说出来。这面筹措着,不觉时日已经过了正午。
湘云殿前荷香依旧,芭蕉苍翠,凤溪子洁白如玉……如此美景,处处雅致,寸寸锦绣。此处,原本就是晋国后宫中最尊贵的女子所居的皇家御苑。
子默忽然想起冷香苑里的紫陌花,算算时间,此时也到了花开如荼的时候了。她央了他要去看花,应天成却蓦的一把抱住了她往寝殿走去。
“你说吧!到底是什么事?为何问到了嘴边又不肯说了?”应天成被她撩起心中的好奇**,哪里肯顺了她的心思左顾其他?
子默被他压在床上,鼻息间满是那熟悉的龙麝之香。她将眼睛闭上,抵在他的下巴处。感受着那稍微有些扎人的胡须根,少顷便调皮的眨了眨眼睛。
她的睫毛原本就浓密而卷翘,偏生又生的极为长,这样轻轻一拂弄,便引的皇帝下巴处痒酥酥的。他将身子往下移了一移,对上她那美丽无双的明眸,在那清澈的眸间窥见自己的倒影。
波光粼粼时,原来子默也含情的看着他。只一刻,身边的一切都模糊起来。应天成禁不住屏住了呼吸,只觉所有的红尘世俗,一切的痛苦与孤独,都远离了自己。
绣花轻纱帐顶缀下璀璨的水晶珠子,迎着午后的丽阳轻轻摇曳着,点点星光洒在身下少女绝美的脸庞上。他怔怔的看着,低声喃喃细语道:“默默,只要有你在朕身边,朕便觉得,此生,再无遗憾了。”
他说罢,便凝神闭目,庄重的在她如花的脸颊上印下柔情万分的一吻。
正文 拱手河山讨你欢(4)
“默默,朕其实有时真的很害怕,害怕自己一时掌控不了对你的感情,便要引来亡国的祸端。所以,其实上次,朕也是想要藉机将你淡忘……朕也是凡人,担着天子这样的名号,其实过的并不容易。朕知道,对你这样的感情,不是自己所应该拥有的。”
他仍旧闭了眼,却将身子往外侧了一侧,双手拢住子默的身子,殿外的午后,是一派的祥和宁静。
他语句的停顿间,子默听见来自他喉间的轻颤。她伸手摸到他的手指,两人十指相交的握着。清风拂得花影簌簌,间或有凤溪子宽大的花瓣掉落于庭院中的卵石花径上面。
“但现在朕再也顾不上这些了,朕已经认命,若说这一生真有什么弱点的话,你便是朕最大的弱点。朕在想,若能用江山换了与你共度一生,也是值得的。”
他如此温柔,倒教子默不安的睁开眼,以手按上他的唇边止住他的话语。
“陛下,您怎可这样说……”。子默万分不安,她从未想到,自己能与晋国江山并重。亦或者,更重。
“所以,默默,不管你要问什么,亦或者,是要朕给你什么样的承诺,你现在问吧,朕一定如实答你便是。”他抓住她的指尖,按在自己的唇边。
“陛下,其实我一直不懂,亦或者说,是一直怀着疑惑。您是皇帝,拥有天下间最为美好的一切。您有无数的嫔妃,如花美人三千,哪一个不值得您去爱的?您这样对我,会不会哪一天想来,觉得不值得?”
子默任由他吻着自己的指尖,她的眼神清澈,这句话,藏在心间那么久,而今终于问了出来,心中大感轻松。
“你是觉得,朕只是因为不知道自己真正需要什么,对你只是一时意乱情迷?小傻瓜,你怎么会这么想?朕看起来像是这么不成熟的男子么?你别忘了,朕差不多比你大了二十岁!”
正文 平地再起风波(1)
“那又如何?陛下,我其实一直想问的就是,您真的觉得,我就是您一直在等的那个人么?”帘帐内光影稀疏照将进来,冰裂纹的窗棂映在子默身上,脸上也微微显出明暗不定的阴影。
“那是因为你还小,很多东西,没有经历过等待,你真的不知道谁才是你生命中一直等候的那个人。若是你到朕这样的年岁,你或许就不会这样疑惑了。因为,你等了半生才等到这样一个人,你说你会不会还对自己的感觉惊疑不定?”
应天成将她拉进自己的怀里,紧紧的挨在胸口。子默听着他心绪起伏,便静静的侧耳听去,再不言语。
过了良久,子默都有些快要昏昏欲睡了,才听得他低声呢喃道:“子默,你有时会不会觉得朕年纪太大了?朕有时常觉得遗憾,君生我已老,这会不会让你也觉得同样遗憾?”
子默娇笑着揽住他的脖子,轻轻低语道:“若是您现在也是我这般的年岁,会像这样哄着我吗?嘻嘻……陛下,我倒是真的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更何况,您现在不还是英年华发嘛!”
皇帝终于被她哄的笑了起来,一时放开心头所有的隐忧与不快,两人并头睡去。
子蘩三日后前来宫中谢恩时,子默正握了针线,站在绣绷前小心的拈开一团鹅黄|色的丝线,正在屏住心神绣那五颜六色的鹦鹉。
花竹举着扇子在她身后轻轻的打着扇子,少顷后终于绣成半片翅膀,子默回头便咬着线头说了一句:“去找个簪子,把我的头发给束了起来,这么托着拽着,弄的人后脑门总是湿热湿热的。”
她这面说完,花竹便应声去了妆台上翻检。正在忙活中,听得殿外杨清的声音传来:‘奴才给贵妃娘娘请安,娘娘吉祥!”
子默噗哧一声笑了,她回头望去,将口中衔着的丝线取下道:“可是将人带进来了?快些让她进来吧!”
正文 平地再起风波(2)
那个原本泛着喜庆的下午,子默与子蘩端坐在寝殿中,姐妹俩说了很久的话。花竹候在殿外伺候着,隐约听得殿中有哭泣之声传出来。隔着重重帘幕,她看不清楚里面的情况,只见仿佛是子蘩在哭诉什么,贵妃却是吓的有些发懵,话也不多几句。
再出来时,子默的脸色已经不对了,她的神色有些怔怔的发呆,两眼失去了原先的光泽,面上空显着一副萧瑟。虽然还是平静的说着话,但话里话外都显得空洞了。
子蘩却两眼哭的黯淡无光,面上红肿的连冰敷巾子也不管用。花竹见了心惊不已,又不好问,只得奉了茶水伺候着贵妃的妹子好歹留在宫里吃了一顿饭,便眼见贵妃送了她出门。
子默回到寝殿中,依旧是站在绣绷前。午后的太阳极为浓烈,帘影透进一条条极细淡的金色日光,烙在平滑如镜的金砖地上。
绣架上绷着月白缎子,一针一线绣出葡萄鹦鹉。鹦鹉的毛色极是绚丽多彩,足足用了三十余种丝线,一旁搁着绣线筐子,里面的五颜六色先前翻的凌乱,现下早已被宫人理的清清楚楚。
子默心头烦的阵阵发紧,她伸手挑了挑那筐子,想要抽出一根丝线来继续那未完的功夫,最后却一不留神弄了一个凌乱。她顿足重重叹息了一口气,回头便吩咐了花竹准备出门,说是要去汰液湖边赏荷花。
湘云殿中现在早已备有肩辇和轿夫,子默心绪烦乱,也不想慢慢走着去了。一路上行人极少,隐隐只见得天色风云翻转,看似就有一场大雨要下。
子默也不避雨,只吩咐轿夫加快脚力,趁着下雨之前赶到那湖边亭子里便是。一时终于到了沧浪亭,她起身下轿,但见烟雨蒙蒙笼罩下来。
子默仰头望去,只觉心中已经开始微醺。
细雨薄雾中,泱泱流光的绮艳湖水,四处轻漾起华美的波榖。上苑华丽精美的无数楼台,点缀在青山碧水之间,歌吹管弦之声飘荡在迷离的夏雨绵绵里,那丝竹绵软悠长,仿佛能抽走人全部的力气。
她在心中挣扎了无数次,却始终得不到答案。衣袖中的血书仿佛千斤金之重,直压的她喘不过气似的,手上扶住了护栏,却还是觉得身子一阵轻一阵的被风吹了起来。
正文 风生玉指晚寒清(1)
她这样站在这里,就在此处,她想起自己在两年前曾与徐妃说过的话。那时她以为他并非真心爱自己,所以才生猜疑之心,那时做的一切,只为想要逃离他的视线,远离他的世界。
而今时今日,仍旧是在这里,她衔了一丝苦笑,心里暗暗道:再来一次,你会信我么?还是……?
明知这一问没有答案,却还是不肯停顿思绪。或许,原本在她心里,就并不太相信他所谓的信任吧!他永远高高在上,俯视众生。他给予她一切,也可以随时收回。而她一无所有,连所谓的自尊,都是可怜的微不足道。
驻足许久,风雨渐渐大了起来。沧浪亭边风浪依旧,仿佛千年恒古便是如此。
就像是那天,冰冷的雨水打在脸上,无法呼吸,意识渐渐离去,却能听见最后杂沓的步声。
而再一回头,却正好一头扎进他温暖馥郁的怀中。他搂住她,浑身都被雨水浇的湿透,“你怎么这会跑到这里来了?”他如是问,似乎也不指望她能回答一样。
雨下的实在大,一时也走不了,他用自己的身子挡住了风浪,将瑟瑟发抖的她紧紧抱着,附在她耳边安慰道:“不要怕!朕再也不会离开你了……再也不会不理你……不怕啊!”
子默抬头看去,不知是雨水还是泪水,模糊了自己的眼界,只觉朦胧的一片,看不真切。他离她这样近,她衣上淌下的雨水渐渐浸润他的靴底。
她心里只觉一阵无边的空洞,胸口止不住的咳着,全身颤抖得几乎无法呼吸,冰冷的湿发粘腻在她的脸上,薄薄的衣裳滴滴答答往下淌着水,她几乎已经再也无半分力气,只蜷伏在他怀里一径喘息。
他伸手抬起她的下巴,因为刚刚下朝,还没来得及换下朝服。子默见得明黄缂金九龙纹,袖口繁丽的金线堆刺,但那手指却几乎没有什么温度,两人四目相对时,仿佛是错愕,又仿佛是惊诧,她伸手紧紧的回抱住他,贪恋着这珍贵的温暖与依靠。
正文 风生玉指晚寒清(2)
子默将下巴抵在他的胸前,他高大而魁梧的身材,在此时就是一面最好的守护墙。只是她不知他能守护自己多久?又是否真的会一直不变?
子默扬起头,她轻轻问道:“陛下,子默若有所求,您会不会不问缘由,都愿意答应我?”不问缘由,因为她答应了陆凝云的请求。本朝律制言明,**通J者,当事者处死,子女永世为奴为婢,以敬效尤,警示后人。
他曾说过,拱手河山讨你欢!更何况,眼下她所求的,不过是一桩婚姻的更改而已。
“你说吧,朕答应便是。”雨丝或许能浇软人心中最为坚固的地方,他喃喃细语,仿如昨天的情话一般深情。
子默郑重跪下,她顺着他的脚跟跪倒,旋即起身道:“我求陛下收回成命,将我的妹妹另许他人!”
风雨暂停了,彼此却是寂静无声。应天成原本伸了手过来,这时也猛然停下。他复杂的心情透过指尖传递过来的,是微微的颤抖。
子默仰面看去,风雨过后碧空如洗。汰液湖回复了往日的安宁与平静,在薄雾中显得处子一般的娴雅。
他纹丝不动,孤寂冷冽的面容终于令子默欲语又止,她原本伸手向了衣袖之中,此时也缓缓、无力的垂下了。
过了良久,细雨竟然又再飘起,杨清与一众内官侍卫簇拥在远处,不敢再上前半步。
雨丝银亮,再次濡湿他的衣裳,明黄金线的龙纹,无声浸润成灰褚的颜色,湿衣贴在身上渐渐发冷。
可是一颗心在胸腔里,博动得牵起肋下隐隐作痛。
良久之后,他长长吁了口气,用另一只手,轻轻拍了拍她的背。“起来吧!我们回去……”。
子默木然起了身,只觉眼眶陆忽然有泪,极大的一颗,从眼角慢慢的沁出来,“嗒”一声砸落,泪水混着湖水雨水,一点一滴的往下淌着。
她终于崩溃,精疲力竭的倒在他的怀里,人事不省。
正文 风生玉指晚寒清(3)
他只是紧紧的抱住了她,语气温存得如同耳语:“朕在这里,不要怕。”
她的头被他紧紧的贴在自己胸口,她听得到他心跳的声音,他的气息陌生而熟悉,夹杂着清郁的雨水与龙麝之香香奢华雅致到极致的气息。
她突然觉得心中一松,整个人前所未有的松懈下来,他的臂怀温暖而坚固,仿佛能抵挡住一切,只是紧紧的搂住她。
他将她打横抱了,登了龙辇回去。子默淋了一身通透的雨,在他怀里竟然也睡着了。
醒来时,已是夜色凝固的深夜,他早已离去,只剩一缕淡淡的香气萦绕着她的周身。寝殿里静悄悄的,也不知是何时了。子默抬了一下无力的手腕,轻轻唤了一声:“花竹……”。
不待有人应声,子默先自己怔住了。她身上的衣裳已经换下,贴身的寝衣内,却并无那封承载着数条性命的血书。她一时只觉全身的血都涌上了天顶盖,慌忙下地时带住了衣裙的下摆,竟然直直的滚落下脚塌上来。
“轰隆”一声,顿时将床边的高脚几震的歪在了一边。那燃烧了大半的红烛摇晃着掉下地来,一下烧着了床上悬着的轻纱帐子。
值夜的宫人原本睡意正浓,此时听得声响赶忙掀开帘子走了进来。见子默倒在地上,烛火点着了帐幔,这才急的大声喊了起来:“快来人啊!走水了!”
火势顺着帐子迅速往上爬去,宫人迅速把子默扶出了寝殿。子默惊魂不定,却还是不曾放下心间的那一桩心事。
她拉了匆匆赶来的花竹劈头便问道:“见到我衣袖内的那方丝帕没有?上面有血书的那个。见到没有?”
花竹莫名其妙的看着她,见主子的神色不对,这才摇头应道:“什么丝帕啊?您自己用的那条?洗了正晾着在后殿的檐下呢!今天下午是陛下将您送回来的。奴婢给你更衣时,只将您身上的香囊给取了下来,压根就没见到什么丝帕。”
正文 风生玉指晚寒清(4)
子默当下惊的魂也没了,下一个心跳复苏时,她便挣脱了宫人的搀扶,拼命往殿外走去。
“贵妃娘娘!娘娘!您这是要去哪里?”花竹从殿中冲了出来,顾不上火势熊熊的寝殿,一把抱住子默的身子。
子默不知是从哪里来的力气,一把推开她,仍旧往殿外奔去。口里只是匆匆说了一句:“我要见皇上!”
花竹惊的话也说不完整了,她毕竟力气大,身体又比子默强上几分底子。这面提了一口气跑来,便横着腰抱着跪下道:“娘娘!这会已经是三更时分了,寝殿里虽然走了水,但是已经浇熄了啊!您这会要去见陛下,这……万万使不得啊!”
“他在哪里?他在哪里?你快说啊……快点告诉我!”子默心里忽然涌来一片无边的绝望,她隐隐觉得他必然又会再一次伤到自己。
花竹抱着她的腿,朝身后的众人道:“愣着干什么?快点过来拦住娘娘啊!”
她不说,便是意味着……子默脑子里乱成一片,却陡然听得“轰”的一声巨响,连整个人都有些站不住了。
“花竹,你告诉我!不然的话,我现在就死在这里!”她以从未有过的声嘶力竭,唬的花竹再不敢对视。全身抖的像筛糠一般,连手指尖里都是冰水沁过一般的凉意。
花竹低下头,手上仍旧不肯松劲。
“陛下,陛下今夜歇在甘露殿里……”。子默扶住胸口,下一刻便开始气喘如牛。她原来真是没有想错……他歇在甘露殿里……他,他,他又在与别的妃子做那种事情……
是啊,他纵使说了再多,但是,他毕竟也没有承诺过,要为她放弃六宫不是么?她于他,只是几千分之一。而她,却将他当成了全部……
千言万语纵使真,海誓山盟总是赊……梦里飞花不知影,醒来却是泪千行……子默不再说话,只是回转身,走回大殿中。
她沉着脸,一时殿中无人敢出声。寝殿里灭火的太监们逐次退出来,余了其他宫人在里面收拾着残局。
正文 风生玉指晚寒清(5)
子默面无表情的走回大殿,并不再言语,她径直往殿中走来,末几,取过身侧高几上一只石榴红的美人耸肩瓶,取下来轻轻一掼,“咣啷”一声便是满地狼籍的瓷片。
殿中宫人只以为贵妃动了气,却不知是为何发怒,一时不敢出声,便齐齐跪下来。子默环视了一下四周,最后狠狠的扫了一眼花竹。
继而褪下脚上的软底便鞋,神色漠然的朝那堆细瓷碎片踏了过去,她的步子依旧轻绵,软缎的罗袜顿时被锋利的瓷片划透,每走一步,便是在足底绽开了一朵嫣红的莲花。
心痛到了极致,她竟然觉得这脚底的些许疼痛,竟会让自己纠缠的心间好过一些。轻而微的声音,轻薄瓷片被踏裂成很小的碎碴,她面上带了笑,脚下愈发用力的踩下去。
不到几步,那雪白的罗袜便已全部沁透了嫣红的血水。
她漫然向前,乌黑如镜的金砖地上,漫出的血色更显殷浓,缓缓的无声淌凝,像小孩的手,迟疑的好奇的伸向四面八方。
而她恍若无知无觉,只是步履轻慢。
花竹脸色惨白一片,她就着子默的脚尖齐膝跪下,细瓷碎片深深的扎在了她的膝盖上,她却眉间眨也不眨一下。
“娘娘!您不要这样,您要什么,奴婢去给您办了来便是……。”
“我要见他,我要见他……现在,现在就要!”子默的声音凄厉不可当,最后几个字,简直是咬住了舌尖的颤抖,她才喊了出来。
“是!奴婢这就去备车……您先包扎一下脚上的伤口吧!奴婢求您了!”花竹抱着她的腿,哭的泪雨纷飞。
子默垂下了头,她忽然轻轻笑了起来,声音从低到高,继而是锐利的痛与刺穿人心的一句话:“你包扎我脚上的伤口,那心底的呢?”
花竹不敢答话,只是苦求着不放。子默微一怔神,便看见身边的那盏明亮的纱灯。赤铜鎏金的凤凰,衔着一支粗大的红烛。瞧不见那滴滴落下的烛泪,灯光朦胧暗红,仿佛一颗衰弱的心,微微荏苒跳动。
正文 风生玉指晚寒清(6)
她最终夤夜出了湘云殿,敲开了甘露殿的大门。
夏夜总是惊风急雨,子默坐在肩辇上,有浩然的风从耳畔掠过。
这夜偏生无星无月,夜色浓稠如汁,哗哗的雨声激在城楼屋瓦之上,湿而重的寒气浸润透过衣裳。
轿夫走的很快,身后快速驶过去的是禁城连绵沉寂的殿宇琉璃,墙外则是京中安静眠着的万家灯火,城墙上纷烁杂乱,就像天上倾下百斛明珠,在风雨摇曳中朦胧成一片珠海。
宫中的梆声响过了三更,有一盏微黄的灯渐渐近来,提灯的人穿着黑色油衣,无数条水痕顺着油衣淌下。
华安全身**的,就像刚从水中捞出来一般,他见得贵妃的身影在肩辇上坐着,只得默然无声的上前拜见。
“贵妃娘娘,陛下已经安寝了!”他不冷不热,因为自己的使命便是要侍奉天子的安寝,但他却也清楚的知道,自己开罪不起眼前的这位少女。
子默不作声,仍旧下了肩辇。她脚上只穿了一双罗袜,华安垂头时,猛然见得她踏上白玉石阶的脚下晕开一片淡红。
“娘娘!容奴才进去回禀一声!娘娘……您莫叫奴才为难……”。门前有数十个侍卫把守住大门,子默驻足之后,便推开了花竹撑着的油棚伞。
“你去吧!我就在这里等着。”淡白的暖气从她苍白的嘴中呵出,瞬间便被寒风冷雨夺去了最后一丝温度。
心里仿佛只这短短的时间,便生出一层厚重的茧子。那茧子裹住了痛苦的一分一毫,每一滴血,每一处伤痕,她的所有痛苦都在这茧子里变得麻痹了起来。仿佛是人与生俱来的一种自我保护功能一样,这茧子结得来几乎耗尽了她所有的力气,也将之前的痛苦全部都锁进那一片触及不到的天地中。
放肆的冷风掀起她的白色披风,寒气穿透了她整个身躯,风衣扑扑的翻飞在夜色里,整个人都被风雨浇得冷透了,冷得像是浸在严冬深潭的寒冰里,再也期望不到融化的那一日。
良久之后,才听见他的声音在门中传出来:“叫她进来吧!”
她抬起头,仰望着雨丝在头顶落下,渐渐模糊为无数的流星。
每一颗都在眼中划过迷离的弧迹,终于凝成淡薄的水气,风雨冷漠,瞬间已经吹得尽了。
正文 心字成灰(1)
她进了殿,宽大的风衣后摆带着雨水无声的拖过金砖地面,划出一道长长的水渍。她看见他坐在宽大的龙床上,身上穿着寝衣不假,可殿里却还有个女子的身影,兀自在穿衣梳妆。
明黄|色的帐幔中,寝具凌乱的翻滚着,掀开了一角的锦被,在烛火中泛出精致的光泽。
“臣妾告退!”那女子却不是香嫔,连子默甚至也想不出来她是哪宫的嫔妃。
应天成面无表情,脸上凝固着淡漠,他只是挥挥手,便打发了那女子出去。
“你怎么来了?”
他问,她却不答。
几乎压制不住那气血的翻滚,一张口就仿佛会有血箭凄厉的喷出。她几乎用尽了全部的力气才咽下喉中的腥甜,维持住面容上的淡泊,只说了一句话:“我来讨陛下的一道圣旨。”
殿中错金大鼎里焚着苏合香,淡白轻烟如缕,盛夏时节,雨声淅淅,美人沾雨带露而来,这情景,精妙的如同一卷工笔重彩的图画。
皇帝眉头渐渐展开来,过了片刻,嗤得一笑:“说到底,还是为了他而来。”
子默恹恹的不愿再说话,被皇帝目光逼视着,心里却陡然起了他念。她目光一转,便轻轻吐出了几个字:“是又如何?”
应天成大怒,却气的连手脚也抖了起来。他猛然起身,将袖子里的一卷东西朝子默扔了过来,怒道:“你自己看看!好一个郎情妾意!朕就是个傻子,竟然生生的被你玩弄在了掌心里!”
嫣红的血书飘落道子默的脚下,她沉默的弯下腰,丝毫也不觉得脚底有钻心之痛在咬噬着自己。眉头连抬也不抬,却将那血书掖好,放回了袖子里。
起身,仍旧是这么站着,眼底却也平静的不起丝毫风波。
她在等他一句话,他原本就承诺过的一句话。只是这样的神态,这时的眼神,只让皇帝觉得她是以自己对她独一无二的感情在胁迫他。
正文 心字成灰(2)
一时都是沉默如水,两人谁也不肯开口发话。应天成将身子往床柱上靠了一靠,借着烛火,他侧眼打量了一下子默的全身。
子默自是全身上下都湿了个透,那风衣尚且系在颈子上,衣裳的下摆却粼粼沥沥的往金砖上滴着水。一头青丝迤逦的拽在脚跟,因为湿气而紧紧的贴在头皮上。他愤愤的看着,愈看愈觉心中痛怒并起。
“华安!送贵妃回宫去!”他怒气没出可发,只得怪了华安的没眼色。
“陛下!奴才遵旨!”华安听得暴喝,不由的赶紧低头跑了进来。看见地上晕开的淡红色水渍,他旋即想起杨清的嘱咐来。
“陛下!贵妃娘娘脚上似乎受了伤呢!奴才去叫人来扶……”。他紧选慢拣,只挑了话往软里说。只看着皇帝的反应,再做计较。
皇帝这才注意到子默的脚底,他猛地从床上站了起来,往前几步。只见那月白色的罗袜在烛火下嫣红染开了几分缎面。
心里一急,一掌劈在身前的案几上,便吼道:“你又做了什么了?竟然……难不成,朕今日要是不应你,你还要以死相胁迫不成?”
他说罢,便举步上前,一把将她抱在手里,转身便往床边走去。
子默挣不脱他的双手,却闭了眼,轻轻说了一句:“放开我,我不要在这里。”
她只要想到他方才在这张床上做的事情,心里便忍不住一阵隐隐作呕。这句话说罢,眼里却禁不住滚下泪珠来。那胸口处似涌起一阵不耐烦的潮水,死死压住了却还是触的她一阵一阵的难受。
他却听得一愣,只以为她不想面对自己,心中更怒,却又心疼的没有办法。一把将她丢进那绵软的锦被之中,旋即对华安道:“去传太医到甘露殿,快点去!”
华安赶紧“喏”的一声,命人打了热水送上来。
他用被子将她兜头盖了,这面就去伸手脱那染血的罗袜。正褪下一大半,忽然听得她在床上蒙的坐起身来,随后便将头偏过一旁,小声呕吐起来。
正文 心字成灰(3)
他慌忙去看,只见她惨白的脸色在烛火下晕上一层薄薄的红。但那红色却是不真切的虚幻,就这样看去,只衬的那低下的白愈发的触目惊心。
她侧过头吐了几口胸中的郁气,一时止了作呕,身子却是连最后的一丝力气也被剥离去了。就这么斜斜靠在被子上,青丝抛泻在身畔,双目沉沉的阖上,心中却郁郁的涌上一种腥甜。
“到底是怎么了?”他探了身子过来,伸手替她拨开发鬓上贴的紧紧的散发。眼睛凑近了去,才看见那薄如蝉翼一般的雪色肌肤,在红烛的光下,竟然显出下面根根青色的经脉。
他忽然意识到,她原来是这么的脆弱----那种脆弱,仿佛是自己用力一捏,便要灰飞烟灭一般。
子默只是闭目不语,凉而薄的锦被覆在身上,如同茧一般,缠得她透不过气来。心狂跳如急鼓,她无声的喘着气,虚弱的重新伏回枕上。
掌心里只是一点微冷的酸凉,无力的垂下手去,最后只是说了一句:“我不在这里。”
他这回静了几分心思,没有再一味的发怒。伸手将她的身子往自己怀里轻轻拢了一下,哑声问道:“你脚上既然伤了,自然就要等太医来了再回去。到底是为何伤了自己?”
他说罢,便按捺不住的在她光洁的额前印了一吻,心里,不免开始阵阵心疼起来。那么多的血,且不知伤成了什么样呢?
冷不防子默却被他这一吻所激怒,她飞快的扬起头,顾不得想及其他,心里只有恨恨的一片怒意。
他当自己是什么?什么叫爱?连丝毫的忠诚也不带!就在这里,就在先前,欢爱的气息尚未散去。
她依稀能感受到,那女子所留下的阵阵芳香还停留在被褥帐幔之间。侧了眼,枕畔还能找到几跟带着花香的青丝……心中痛的烧了一把贴着肌肤点燃的一堆篝火,连皮带肉的,甚至沁到骨髓,每一寸都滋滋的烧的灼痛起来。
正文 心字成灰(4)
他却还不自知,仍旧靠了她坐着。那双手圈着她纤细的腰肢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