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暴君的宠妃:紫陌倾城-第56部分

求情,只有躬身下去,口称:“都怪妾身管教不力,请王爷责罚。”
赵王也不拆穿,只是拂袖道:“不关你事,你下去吧!”
陈妃唯唯诺诺,到底赶紧退了出来。
“王爷!”门外突然传来馒头三明两暗的敲门声,“堂里的风长老来传话了。说是已经找到了J细,请王爷移驾过去听审。”
赵王这才眉间猛然一舒,似乎无限欢喜和舒畅都在这刻涌起来一般。
他喜滋滋的起身,仰头便唤:“好!果然办事神速!来人,备车!”
等这一行人到了刑堂,人已围的满满。
赵王抬眼望去,见堂上中央端坐一中年男子,鹰眉长目,白面丰颐,一身侠骨,奕奕逼人。只是那张脸板的绷紧,让人观去就倍感压抑。
这正是黑风堂的主人,专为他调教暗卫和暗中刺杀异己铲除对手的风二爷,风易南。
说起来此人与赵王的渊源也算颇深,当年他潜伏在宫中的时候,便被赵王小小年纪给识破了。他见风亦南身手了得,为人深藏不露,且但凡出手都心狠手辣,于是这才动了心思,以给他报仇雪耻为条件,在杨淑妃的支持下,重金网罗了一帮高手,又四处寻找可造之材,成立了这名为赵王亲信侍卫军,实为杀手组织的黑风堂。
而今日风二的身边,不像以往那般挤了一圈顶着赵王府七姑八姨身份管着各自院子的半老徐娘们,而是一众整整齐齐戴着面具的黑衣人。
——看来是出了大事了。
这架势应对的可不是寻常姬妾、伶人那些争风头争出的下三滥事,赵王很满意这堂里的气氛,肃杀而死静,静的只能听见他的步子稳稳迈进来的声音。
“参见王爷!”风二领着一众人等,纷纷跪下叩首。
正文 风云起(2)
“都起来吧!”赵王长驱直入,在正中的位子上坐下来,嘴角含着一丝笑意,平缓的扫视了一眼众人。
他的目光仿佛千年寒潭,被扫视过的人平白的都打了一个冷颤。
那笑容仿佛蛇蝎,看似平滑,却时刻致命。
说来,赵王对这所刑堂有一种莫名的特殊情感。这里弥漫的血腥和杀戮气息让他诡异的感觉熟悉、体会可亲……在每个血光四溅、绝情残忍的瞬间,在每次望见死亡的那一刻,他的头脑都会突然产生迷离的幻觉。
——似是回忆起了什么,又是似曾相识了什么?
是啊,他想起了很多,很多以前,在母亲被打入冷宫时的童年记忆。
人之初,性本善。可是,活在这样一个阴暗无光的内宫中,你很难一味的善良下去的。
赵王几乎是无声的叹了口气。
他永远不能忘记那一个天寒地冻的冬日。大雪已经绵绵的下了数日,天气冷得几乎连脑子都已经被冻住了。
惜薪司的内官们连他们母子份例的柴炭亦敢苛扣,殿中只生了两只小小的火盆,偌大的永泰宫就像冰窖一样,他穿了那样多的衣服,可是依旧冷得只呵白气。
母妃病得一日重过一日,已经起不来床,服侍母妃的宫女内官们都躲了懒,只剩了七岁的他陪在母亲床前。
母妃有时昏沉沉睡着,有时清醒一些,窗外的雪花打在窗纸上,发出些微的响声,母妃喃喃的问:“是下雪了么?”
母妃说的是闽南官语,在这阖宫里,亦不过只有一个七岁的他可以听得懂。
他捧住母亲的手,用闽南语轻轻的唤了一声:“阿娘。”
母妃曾经如月亮般皎洁的脸上,只余了一种灰暗的憔悴之色,曾经有珠光流转的眸中,亦只是一片黯然,呓语般喃喃道:“若是在咱们乡下的茶庄里,下雪的时候,你的外婆就会叫奴隶们蒸茶羹酪,那香气我现在做梦都常常闻得到。”
他心中难过到了极点,反倒笑起来:“阿娘想吃,儿命膳房去做就得了。”
母妃轻轻摇一摇头,说:“我并不想吃。”
正文 风云起(3)
可是他知道,他知道阿娘为什么这样说。
宫中上下皆是一双势利眼睛,自从上次父皇当着众嫔妃的面严责母妃之后,御膳房连一日三餐的份例都不过敷衍,哪里还能去添新花样命他们蒸茶羹酪。
他犹记得,母妃伸出手,摸了摸他的脸。母妃的手心是滚烫的,仿佛烙铁一样,烙在他的脸上。母妃的声音就像是雪花一样,轻而无力:“好孩子,别难过了,是阿娘连累了你,这都是命啊。”
刹那有泪汹涌的涌出,他并不是难过,而是愤怒,再也无法压抑的愤怒。
他愤怒他的父皇富有四海,却让自己的女人连一碗茶羹酪都吃不到。
他霍然立起,大声道:“阿娘!这不是命,他们不能这样对待咱们。”不待母妃再说什么,便夺门而出。
他只知道,自己是皇子,是天底下最高贵的男人的亲生骨肉。他的母妃,怎么能落魄至此?
简直就是天理不容!
无数雪花漫天漫地卷上来,北风呼啸着拍在脸上,像是成千上万柄尖利的刀子戳在脸上。
他一路狂奔,两侧高高的宫墙仿佛连绵亘静的山脉,永远也望不到尽头。
他听得到雪水在脚下四溅开来的声音,听得到自己一颗心狂乱的跳着,听得到自己粗嘎的呼吸。他脑中只有一个念头,他要去御膳房,他要给母亲要一碗蒸茶羹酪,他是皇子,是当今天子的儿子。
母妃病得如斯,他不能连她想吃一碗酪也办不到。
正和门、经泰门、永福门……一重重的琉璃宫阙被他深一脚浅一脚的奔跑甩在后面,突然脚下一滑,重重摔在了地上。
膝上的疼痛刹那椎心刺骨,他半晌挣扎爬不起来。杂沓的步声渐行渐近,忽然听到“哧”得一笑。
那笑声,他永生不忘。
他抬起头来,在高高的步辇之上是皇二子涵祁。他比他,大了两岁多。
只见他一身锦衣貂裘,风兜上浓密水滑的貂毛,将他一张圆圆的脸遮去了大半。
正文 风云起(4)
二皇子涵祁看到他全身雪水狼籍的模样,乐得前俯后仰,拍手大笑:“闽南小杂碎,摔得真是美,四脚朝天去,像只小乌龟。”
其实二皇子亦是自小丧母,但是他后来被景轩殿的徐妃收养,当时徐妃在父皇面前还算得宠,于是他的境遇便算非常得意。
他脑中轰得一响,满腔的热血似乎顿时涌入脑中,他几乎想都没想,已经扑上去拼尽全身的力气,抓住涵祁的胳膊用力一拖。
二皇子猝不防及,竟然被他从步辇上拖了下来,顿时摔得鼻青脸肿,哇哇大叫。
内官们抢上来可是拉不开他们,他牢牢抱住涵祁,涵祁原本身强力壮,但是被他这样不要命的死命一抱,居然伸展不开来。
于是又哭又叫,两个人翻滚在雪泥里,他一拳又一拳,重重的捶下。涵祁拼命挣扎,拳打脚踢,涵祁本来比他大上好几岁,可是他不知从哪里生出来的蛮力,就是不肯撒手。
涵祁着了慌,口中又哭又骂又叫:“你这个闽南碎,快放开我,我叫母妃杀了你!杀了你!”
熊熊的怒火燃起,燎过枯谢已久的心原,一路摧枯拉朽,排山倒海般轰然而至。他让这心里的怒火烧得双眼血红,他骑在二皇子身上,死死掐住他的脖子,涵祁顿时喘不过气来。内官们也慌了手脚,拉不动他的手,只得去掰他的手指。
他死命的不肯放手,定溏渐渐双眼翻白,内官们着了慌,手上也使全力。只听“啪”一声,他的右手食指顿时被巨痛袭去了知觉,他痛得几乎昏阙过去,内官们终于将他拖开了,扶起涵祁。
食指绵绵的垂下,他从未那样痛过,手指的疼痛渐渐泛入心间,内官都忙着检视涵祁有无受伤,他站在雪地里,根本就无人过问!
血一滴一滴滴落在雪上,绽开的一朵朵嫣红。
但他不要哭,他绝不要哭,哪怕今日他们打折了他的双手,他亦不要哭。母妃说过,闽南茶庄上,客家的儿郎从来都流血不流泪。
他拼命的抬起脸,天上无数雪花纷纷向他眼中跌落下来,每一朵洁白晶莹都像是母亲温柔的眼晴。
正文 风云起(5)
忽然有一股猛力向他袭来,他本能的一偏脸,还是没来及让过去。
原来是涵祁一脚重重踹在他脸上,厚重的小牛皮靴尖踢在他眼角,顿时踢出血来。迸发的血珠并没有让定溏住手,他又叫又骂:“你这个小杂碎竟敢想杀我?我今天非要你这条狗命不可。”
内官们哄着劝着,却并不出手阻拦。只因大家都知道,这母子都是失势之人,既然二皇子要踢,他们也不能拦着。
他护着受伤的左手,竭尽全力闪避着涵祁的拳打脚踢。他本来年幼力薄,手上的巨痛令他身形也迟缓下来,内官们装作是劝架的样子,却时不时将他推攘一把,踹上两脚,他渐渐落了下风。
当雨点般的拳头落在头上脸上,皮肉的痛楚渐渐变成无法抵受的麻木,心中终于泛起一缕绝望,哪怕是死,他也不愿这样窝囊的死去。
忽然斜剌里伸出只手来,拽住了他的胳膊,他抬起头来,原来是皇四子姬非。他并没有乘步辇,身后亦只跟随了两名内官,十二岁的少年生得形容单薄,仿佛只是个静弱斯文的半大孩子,但他的手那样有力,一下子就将他拉了起来。
躬身行了半礼:“见过二哥。”涵祁嘴角一撇,从鼻中哼了一声,轻篾的问:“你做什么?”
姬非冷峻的眉目间瞧不出什么端倪,径直望向随在涵祁身后的内官靳传安:“懿钦皇太后曾于乾裕门立铁牌,上镌宫规二十六条,其第十三为何?”
靳传安不防他有此一问,那铁牌上的宫规皆是自幼背得熟溜,猝然间脱口答:“挑唆主上不和者,杖六十,逐入积善堂永不再用。”
姬非这才点一点头:“来人,传杖,替二哥好生教训这挑拔主子的奴才!”
靳传安吓得一激灵,涵祁哪里还忍得住,现下他的母妃是出身大家的徐妃,而姬非的生母夏妃原是徐妃的侍女,他素来瞧不起姬非,当下傲然道:“你少管闲事。”
正文 风云起(6)
姬非眉峰微扬:“二哥,七弟是我们手足兄弟,这不是闲事。”
涵祁嘻嘻一笑,说道:“我才不认这闽南小杂碎是我弟弟,他娘是闽南的蛮子,你娘是侍候我母妃更衣的奴婢,你们倒是天生的一对手足。”
他这等颜色,俨然早已忘了,自己的生母,亦不过是当年皇后身边的一个宫女。只因如今攀附了徐妃,便将自己的生母忘到了脑后。
“呸!小人得势,你真当自己是徐妃生出来的儿子?人家不过是膝下无子,借着你打发一下日子罢了!说到底,你跟个小猫小狗,没甚两样的!”
他到底忍不住,抹了一把嘴角的血腥子,冷冷的朝涵祁讥讽了一番。
涵祁当下紧紧抿住双唇,眸中竟有咄人的晶亮光华,他嗤笑一声:“怎么?瞧你这模样,难道还我说是不是事实不成?”
涵祁突然出手,“唿”得重重一拳挥向他,姬非本能般将涵祁一推,举手已经格住他这一拳。
涵祁大怒,扑上去又撕又打,姬非将他护在身后,三人已经在雪水中滚成一团,哪里还拉扯得开来。
待得闻讯赶来的众内官七手八脚将他们分开来,三人早已是鼻青脸肿,这下子事情已然闹大,瞒不住了。
皇帝听说此事自然震怒,立时传了三人前去。
许多年后,已经是赵王的皇三子应玿嵘,依旧能够清晰的记起那日初入凤仪宫的情形。柔仪殿历来为皇后所居,形制仅次于皇帝所住的含元殿。
宫人打起厚重的锦帘,他顿时觉得热气往脸上一拂,裹挟着上好檀香幽淡的暖意,整个殿中温洋如春。宫人引着他们进入暖阁前,轻拢起帘子,那重帘竟全系珍珠串成,每一颗同样浑圆大小,淡淡的珠辉流转,隐约如有烟霞笼罩。
暖阁之中疏疏朗朗,置有数品茶花——这时节原不是花季,这些花皆是在暨南州的火窖中培出,然后以快船贡入京中。
应玿嵘看着那些茶花,他并不认得这些花儿的名目,只觉得红红白白开得十分好看。
正文 云泥之别(1)
阁中地炕笼得太暖,叫人微微生了汗意,心里渐渐的泛起酸楚。
他想起自己母妃所居的永泰宫,那冰窖一样的永泰宫,便觉得心底有什么东西“咯”得碎了,声音虽微,可他知道此生再也无法重新弥合起来。
那名眉目姣好的宫女已经回奏转来,恭声道:“传三位皇子。”
转过十八扇乌檀描金屏风,连一向骄纵的皇二子涵祁也畏畏缩缩起来,三人行了见驾的大礼,一一磕下头去:“给父皇请安。”
过了半晌并没有听到回音,涵祁素来胆大,悄悄抬起头来,忽然正对上双明亮浓黑的眸子,不由微微一怔。
书案那头的一双眸中浅蕴着顽皮的笑意,带着几分好奇正望向他们。
那便是当今皇后南宫瑜所生的太子,应玿谦。
应玿嵘至今仍记得,自己的心中顿时狠狠一抽。虽然日常素少见面,但他认得这双眼晴,那是比他年长三岁岁的皇太子。
他的手足兄弟,有着云泥之别的手足兄弟!
皇帝此时正亲自教他临贴,握着小小的手,一笔一划,淡然道:“习字如习箭,须专心致意,心无旁骛,在乱瞧什么?”
十几岁少年的面孔,在严父面前有着一种他们皆没有从容,嘴角绽开一抹笑容:“父皇,儿臣是在瞧三位弟弟弟,并没有乱瞧。”
皇帝松开了手,笑道:“倒会贫嘴。”语气是他们从来未尝听过的宠溺,他不由低下头去,心中隐隐想要流泪。
皇帝这才转过脸来对他们说:“都起来吧。”稍停一停,又道:“去见过母后。”南宫皇后自生了皇五公主静瑶,月子里受寒便落下头痛的毛病。
一年里头倒病着大半年,后宫诸事也不大管,全由着徐妃打理着,三位皇子平素都难得见到她,于是三人又行了请安礼。
其实南宫皇后当时已经年近三十,生得并不出奇美艳,但一笑之间有种难以言喻的柔婉温存,话语亦是温和:“快起来。”
见他眉下有伤,她不由伸出手去:“疼么?”
正文 云泥之别(2)
他心里本能的一阵抵触,将脸一偏躲闪了去,南宫皇后的手尴尬的停在半空中。
皇帝本来就在生气,见他如此,脸色不由一沉:“老三,谁教你对母后这样无礼?”
他生生将脸一扬:“她不是玿嵘的母后,玿嵘只有一位母亲。”
咬牙咽下半句,便是你生生冷落在一边几年不闻不问的杨氏,她才是玿嵘的母亲。
皇帝大怒,气极反倒笑了:“好,好,如今你们都出息了,除了学会打架,更学会顶撞朕了。”南宫皇后见他发怒,已经扶着榻案站了起来,道:“皇上息怒,小孩子说话没分寸,皇上不必和他一般见识。”
一边说,一边向他使眼色。谁知他并不领情,大声道:“我不是小孩子。”回头狠狠瞪了南宫皇后一眼:“用不着你假惺惺!”
皇帝气得连声调都变了:“这个逆子!”转头四顾,见书案上皆是文墨用具,并无称手的东西,随手抄起白玉纸镇,便要向他头上砸去。
阁中人皆未见过他如此盛怒,一时都惊得呆了。南宫皇后吓得花容失色,她本来距书案甚远,眼见着拦阻不及,皇帝狠狠的已经一手掼下,皇后忽然抢出来,并不敢阻挡,一下子扑在案角起不来,皇帝大惊之下这一下便重重的落在他背上,那纸镇极沉,疼得他浑身一搐。
书案前的太子玿谦许是兔死狐悲,失声叫道:“父皇。”
他半晌才缓过气来,背上疼得火辣辣的钻心,却牢牢的立在那里,一张脸撑的煞白,皇帝本来怒极了,见几个儿子都吓得木头似的了,连太子都惶然瞧着自己,南宫皇后已经含泪跪下去,她这么一跪,暖阁内外的宫女内官顿时黑压压的跪了一地。
到底是亲生骨肉,皇帝心下一软,将足一顿:“都给朕滚!”
他定定的瞧着父亲,如同从来不识得他,七岁孩子的目光,皇帝竟觉得有些刺目。他拉着姬非,勉强忍住钻心的痛,躬身行礼:“儿子们告退。”
正文 逆天改命(1)
他硬是将一脸怔呆的姬非拉扯了出去,涵祁经此一吓,也知道再不走必然会被皇帝迁怒,便也脸色如土跟着退了出去。
那是他此生最后一次嚎啕大哭吧,在冰天雪地的宫中。他想起父皇那一刻狰狞的面容,他根本是痛恨着自己,痛恨自己为什么要到这世间来。他恨自己不如死去,不如死去,也胜过这样活着。活在这多余的世间,活在父亲的漠视与母亲的悲悯间。
这一刻,少年削瘦的肩头似乎化为垣古的石墙,他就那样无助那样绝望的抵触在上头,将全部的滚滚热泪化为撕心裂肺的伤悲。
他放任自己跪在雪地里哭了许久许久,最后御医替他们检视伤痕,他右手食指骨折,虽扶正了指骨用了药,可是再也使不得力。
皇子们皆是五岁学箭矢,他今年本已经可以引开两石的小弓,从此后却废了,他的右手连笔都握不稳,拿起筷子时,笨拙无力的叫他生出一身的冷汗。
而背上的伤叫他回去之后在床上躺了一个月,母妃挣扎着,四处求人,连往日贴己的首饰都送了出来,只是央着宫人每天给他换药。
看着母妃憔悴的神情,他想他再也不会哭了,当看到镜子里自己背上那乌紫的深凹瘀痕——这一记如果不是偏了,便会砸在他的头上,只怕他已经不再活在这世间。
从此他没有了父亲,或者他一直不曾有过父亲,过往的最后一分希翼成了幻像,如今梦境醒来,只余了一个母妃,默然无声的不离不弃。
背上的伤终于好了,他慢慢学会用左手握笔、举箸,从每一个清霜满地的早晨,到每一个柝声初起的黄昏,弓弦绞在指上,勒进了皮肉,勒进了骨髓。
那种痛楚清晰明了的烙在记忆的深处,慢慢的结了痂,只有他自己知道底下的鲜血淋漓。
他发狂一样练箭,每日胳膊都似缠了千钧重的铁铅,痛得连筷子都举不起来。左手的拇指上,永远有扳指留下的深深勒痕。
正文 逆天改命(3)
他最终收容了落魄潦倒的涵祁,让世人都以为,他应玿嵘是在心仁厚的皇子,行事举止有度,这更为他博得了体恤骨肉的美名。
但是明面上,他和四皇子姬非,两人现在都已封王,却从来不大来往。姬非每每见了他,也是做出一副冷淡的样子,有时还会出言相讥几句。
无可奈何,因为他们都是得势的王爷,太子之下,也就他们二人,有资格叫板比个高下了。
可他永不会忘记,姬非当日在雪地里替他和涵祁打架的样子。他那一句:“老三也是我们兄弟。”只是短短的几个字,他却永远刻在了心里。
他心里明白,这个世上谁对他好,谁在暗地里算计他。可是,他不能把这种喜恶摆在脸上,否则,他就会回到过去那种黑暗无光的日子里。
这么些年,他和母妃殚精竭虑,谋划这暂时看不到结局的人生,他只记住了一样事情,就是不要让世人知道你喜欢谁,不喜欢谁----越的厌恶的,越要巴结的欢快,越是心里惦记的,越要疏离冷淡。
唯此,才能保住自己的平安,也能保住心里记挂的那个人的平安。
他渐渐变得嗜血,因为这样苦苦的压抑,因为数年如一日在世人面前的惺惺作态,让他疲倦而又厌恶不已。
每每处死一些背叛自己的人,他喜欢看那些将死之人的眼眸——那仪态各异的最后神光所带来的万般情绪,折射入他脑海,竟能生出一种难言的恍然感悟……
这种感悟让他觉得周身轻松,让他决出生命的轻慢与低贱......
而今日,又是一场感悟生命的审判时刻。
“诸位。”堂上的赵王不紧不慢的开了口,“最近我说,万蛊坑里缺一个药引子。”
众人都赶紧回了神,目不转睛的盯住了赵王的脸庞,偌大的堂子里静的连一丝风都听得见流动。大家都知道,他这话是意思就是,又有人会被丢下坑里去喂那些毒蛇毒蝎。
这就是背叛他的下场。
正文 逆天改命(4)
众人赶紧回了神,目不转睛的盯住了赵王高高在上的脸庞。他们都知道,他头几句话向来是东西胡扯的,这回堂子里出了这等事情,只怕是要有人进万蛊坑里了。
“我想过,单二那里老是没有什么进展,可能有部分原因就是,因为坑里的药引经年不换。”赵王目光平静的扫视全场,“总是扔些比试输掉的人进去,喝这样蠢物血长大的蛊虫,会有什么成就?所以,今天我特意弄来了两个‘上等’的备选药引。”
他一拍手,两旁的黑衣面具人轰轰将身后的石墙机关打开。
在东西两侧露出的两间石头牢房里,分别关押了五花大绑的男女两人。待得押上堂前来细细一瞧,众人都是吃了一惊。
那是王爷身边的亲信暗卫——易荻和黎姬。
看清之后,全场热议之声顿时四起!这两个人可不简单啊,那可是赵王身边曾经的细作翘楚!在数年前便已双双成功晋升为暗卫,怎么……竟……
“两位大名鼎鼎的暗卫大人,想必在场的诸位大都认识吧?”赵王不屑的笑了,“成了暗卫,翅膀硬了是好事;但胆子同时大了,却是想找——死。暗卫又如何?地方官不敢管,我管。在建阳城犯了铁律,一样要回堂子里来受刑。今天,就让你们这些师弟师妹们都来瞧瞧前车之鉴,日后,好别犯同样的错误。”
堂下站的近的人互相对视一番,听赵王继续说下去。
“细作这个行当,讲的是忠心为主。可偏偏有人心软了,背着主人赏了别人一个痛快。”
“做的可真是漂亮啊,我明知是谁干的,却怎么也找不出证据来,不愧是从我府里送出去的精英。”
“这二人,据说有所谓‘坚贞’的。今日之前我问过案,但他俩谁都不招。那是因为他们熟悉规矩,他们知道暗卫若是没被抓住凭据,在刑具面前有本事抗过三天三夜,这事儿就算过去了。”
正文 逆天改命(5)
“我调教出来的人,我自然知道他们有抗过去的本事。”
“如此,那个去极乐的人,是舒坦了;但二爷我,心里很不痛快!”赵王挥挥手里的折扇,自嘲的站起了身,“在京都,在我的地盘上敢把我应玿嵘当瞎子和傻子耍,好胆量!好气概!”
“我从不冤枉人。”他冲两旁的面具人做了手势,“我今日,也让在场的各位都开开眼——不用刑具,如何让死鸭子开口,还原出一个真实的案件来。”
在众人一片哗然声中,面具人将东边的机关关闭。如此,堂上只剩下了西边那间牢房——易荻.
“易荻,稍后你和黎姬的牢房里,会同时燃起一柱香。”赵王冲他缓缓微笑而语,“一直到香灭,你都有时间在这张纸上写字。”
“我知道,人是你们合杀的。我只想明白,你们是如何杀的?”
“在一炷香的时间内,你有两个选择:招,或是不招。”
“听好了,我也会对黎姬说同样的话。也会给她同样选择的机会。”
“这一注香燃尽之后,你们俩,将会有四种结果。”
“你们可以配合默契的保持沉默,因为你们有着所谓坚贞的。如果你不招供,她也不招供。这样,一炷香后,你们每人领三十大板,我遵照堂规,无奈,放人。只在你们的暗卫令牌上刻明:以观后效。”
“你们也可以同时选择招供。这样,我会废掉你们的武功和暗卫身份,但放你们一条生路,去民间做一对寻常的布衣夫妻。”
“若是,在这段时间内,你能如实招供,且认罪画押;而她,偏偏又死扛着不合作的话。那么恭喜你,你将被无罪请出,且暗卫令牌也完璧归赵。因为我只需要一个真凶顶罪,剩余的一切,可以权当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你马上能毫发无伤回到京城,继续做你的暗卫,且没有任何记录,继续走你的青云之路,而且日后我必然重用你。”
正文 死生契阔,生死存亡(1)
“但是,在这一炷香内,你若是死不认罪,反而,她却招供的话……那么继续走青云路的是她,你可要惨了。两罪相加,我只有送你去万蛊坑试药了……”
“易荻,一定要好好想想。招?还是不招……”赵王的话如同沾满蜜汁的沁骨之毒,丝丝诱惑,而又让人无从选择。
西边的牢房轰然关闭了。
东边的黎姬,随后也听到了同样的话语。
众人顷刻明白了,赵王是在试探他们的心!
对易荻和黎姬单个人来说:
若是招供,最差是废掉武功,最好却是能毫发无伤的回到京城。
但若是不招供,最好也只是背着一身污点继续做暗卫,最差,却要下可怕的万蛊坑……
如果不敢冒险的话,单方招供是保守派的最好选择。
可是,激进点来说,对两个人而言:
最好的抉择当然是都不招供。
这样两人都可以留下武功,且结伴逃出生天。
但是,所谓人心,变幻无常。失之毫厘,廖以千里。
你能控制他(她)此时的思维吗?你能知道他(她)所想吗?你相信他(她)吗?
就算你们夫妻同心坚贞不移,但你能保证二人能想到一处吗?
若是你选择了激进,而她选择了保守的话……
万蛊坑,可不是凌迟之祸所能比拟的……
困境啊困境!
你敢去承受十大酷刑,但你敢把你的一切赌在他(她)的思维方式之上吗?
好可怕的囚徒困境!
——“这二人,据说有坚贞的……”
但众暗卫有聪明者,则看到了更深的一层,赵王要在众人面前试探的,其实不是一对爱人在生死关头的忠贞、信任,而是那份致命的默契!
所谓死生契阔,真是世间存在的一种感情吗?
赵王既然大张旗鼓将众人叫来,想必是就有了必胜的念想,难道他认定了,这一双囚徒过不了思维的困境?!
正文 死生契阔、生死存亡(2)
众人紧张的注视着东西两间牢房。
这无形的困境,远甚于施加于**的酷刑!生命、事业、……此刻,这一切都承载在虚无的揣测之上……激进还是保守?
在容不得一点偏差的判断面前,怕是没有人能熬的住吧!
一炷香后。
面具人开了东西牢房。片刻,自西边牢房捧出一新墨长卷。
招了。
有人招了。
这一对情侣之中,有人招了,为了自己抗不过去的自私心理。
于是,有人会被丢进万蛊坑里,身受蛇虫毒蝎的咬噬沁骨,痛苦而死,尸骨无存。
而另一个人,将踩着爱人的鲜血,一步一步的平步青云。
赵王许诺说,将会重用。因为,他赌的是,这样的一个人,这一生,将会真正的做到绝情绝爱。
一个亲手将爱人送进万蛊坑里的人,再没有资格去奢谈人世间的温情。
于是,赵王将会得到一个满意的杀人机器。
这个结果,显然是令他愉悦的。
长卷被缓缓展开,赵王垂目扫视,嘲讽的笑了。“怎么样?老二,这回给你的药引子总没有挑剔之处了吧?”
单二爷被这诡异气场所震,当下不敢接话,只唯唯称诺。
“坚贞的?”赵王衔着一缕森冷的冷笑环视全场,“你们以为,这个世间所谓的情爱,是能当吃食,还是能遮风避雨?”
堂下一片寂静,无声、死一般的静。
他不屑的轻轻摆手,“去吧。”
面具人得令,左右整齐排列着,分别进入了两处牢房。
一念天堂,一念地狱。
透心的凉。
众人有些不忍再看。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赵王站在上首,一字一顿的训示着,“是这世上最朴实的真理。望诸位,与我一道共勉。”
场面,静的可怕。
看一场心灵的较量,比观礼以往所有的酷刑和血腥厮杀都令人心神沉闷。
正文 死生契阔、生死存亡(3)
“都散了吧。”赵王轻轻抬手。“单二,你留下。”
单二闻言冷不丁浑身一颤,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中,忐忑的滞留在了刑堂之上。
他不知道,赵王是不是要就这次的内J事件,重重惩罚自己。
赵王屏退了左右,阴着面,板着脸踱到了单二的面前。
“我说过,不许你插手本王府里后院的事。”他的话语很轻,却掷地有声,“你却置若罔闻,一次又一次变本加厉的抗命!怎么,觉得我不舍得处置你?”
“王爷说笑了,小人哪敢。”单二心虚的干笑着,心中飞快的盘算着,实不知赵王这话指的是她哪一桩……
“不敢?”赵王不屑的哼着,“啪嗒!”自袖中将一张纸狠狠甩到了地上。
单二用余光一扫,愣住了。这是他帮助贺晓双跟杨婉兮争斗时索发给手下人的密信!
还有那个冰雹牙......若不是他给了贺晓双那一只冰雹牙,只怕那丫头也很难撑得过那么长的一条河道,上岸求生。
不过,他虽然知道自己违背了赵王的命令,但心中也微微松了口气,至少赵王没有当众训斥,也就是说,此事上有转圜……
“王爷,属下只是认为,您苦心培养了晓双这么多年,属下以为,就这样让她废了,有点可惜......”。琢磨着赵王的心思,单二面上带着小心翼翼的笑容。
“可惜?”赵王冷蔑的笑了,“她若是有本事,就能走出那个迷局阵。连救一个丫鬟这等小事都做不到,就该受惩罚!”
单二被训的一阵维诺,只得将牙关一咬,将习惯性的求饶**强压了下来。他今日就豁上去试一次,如今刑堂只有他们两个人在,他不信赵王还能真舍得杀了晓双不成?
“王爷教诲的是,属下记住了。”单二躬身说着,将衣袖一撸,亮出了左臂,“属下这就带人去讲她捉回来。”
赵王矗立当场,一时有些错愕。他盯着他看,他她也无惧的凝视着他。
“好。”他的嘴唇微动,声音似隐自喉咙,“你以为本王留着她,是真的不舍得杀?”
他的笑意让人心里阵阵发毛。
“不过是一个女人罢了!嗯?”
正文 东宫计(1)
“你就这么有把握,本王会舍不得杀她?”赵王玩味的看着眼前的男子,眼底有一丝危险的气息缓缓流露着。
单二只得低头打着哈哈:“王爷说笑了,其实杀与不杀,留与不留,都是您一念之间。小人绝对不敢妄自猜度圣意,只是觉得......您当年既然下令诛杀玉贵人的全族,独独是留下了她这一条性命,想来是日后必有用途才是。眼下陛下龙体不适,太子又无心政务,您正是用人之际,怎么会......更何况属下栽培她这些年,可是费了不少精力。所以,属下这才斗胆,在水榭中给她指了一条活路,要不然,您设的那个密云阵如此高明,便是属下进去了也游不出来,必然会将这丫头活活困死在其中的。”
赵王冷冷的扫视了单二一眼,眼前的这个中年男子身材魁梧,脸上却有十分显眼的刺青。
他心中一乐:难道单二也被这丫头的美色迷惑上了?
紧接着把脸一放:“单老二,不要怪本王事先没有提醒你,身为暗卫首领,是不可以对任何人动情的。本王不会介意,大事得成之后将她送给你,不过,眼下这功夫......”。
单二赶紧跪下陈情:“王爷说的哪里话,属下焉敢奢望染指王爷的姬妾?便是给属下十个胆,属下也绝无此念!”
“算了,你起来吧!你说的也有道理,不然本王早就不会让她活着上岸了!”
赵王回转身望着正厅墙壁上那一块硕大的青龙玉壁发呆,突然道:“其实本王知道,你一直暗中照顾他们主仆二人,而留着一个身负血海深仇的女子在本王身边,将会是最后本王手中一道有力的令牌。说到底,天底下没有人相信,我会将想要杀死自己为家人报仇的女子留在身边的。所以......”。
他猛然回身,眼望着东面,嘴里囔囔道:“东宫......东宫,本王不相信,东宫难道就会天生比人高贵?”
单二见此赶紧转移话题,告诉他一个惊爆的消息:“王爷,属下有一条密报要回禀。”
“先帝与元皇后殷子墨所生的儿子,如今秘密的回到了京都。”
正文 东宫计(2)
单二不慌不忙的回禀着:“属下已经派人打探过了,尹公子现在就住在京都何家的别院里,正等着何大人的会面呢!”
赵王闻言不由的嗤之以鼻:“这小子也太没男子汉气概了!连出来行走,也不敢亮出自己的身份!好歹也是盛宗皇帝的嫡子,怎么可以私自改姓?虽说我伯父已经不问世事那么些年,但是他总归是天潢贵胄,凭的居然给一个女子迷的圣魂颠倒,居然不顾身份,死活来了京都这里提亲!真是.......”。
单二看着赵王的脸色,心想总算将话题从贺晓双身上转移开了。他道:“王爷,这件事情,您还不知道,那尹公子在何府别院住着的时候,刚好遇上晓双进到他房里偷衣服,两人还差点打了一架呢!”
“哦?有这等事?这一层本王倒要好好琢磨一下了!”赵王面上一沉,心里却飞快的打开了算盘。
这来的是父皇心头上的宝贝,元皇后与前朝皇帝所生的儿子,父皇曾经念叨了好多次,一直都说未曾能够得见。如果,自己能够......
当下主意一定,便沉思了一会,对单二说:“既然如此,何不顺势推舟,将贺晓双安排去那个人身边?倘若,单二,如果她真的像你预料的,能够令天下男子都倾倒的话,那本王就算送给他一个天大的人情了!”
单二当即一哆嗦,没想到赵王如此爽快的将自己收进府的姬妾转手送了人:”王爷,只是......“。
他不好明说,只是拿眼睛看着赵王。
“你放心,人还是处子,本王没有染指过。如果那小子迷上了她,自然就会来向本王讨要,到时候......总归是我们占的便宜的!”
“王爷英明!撼动东宫之位,咱们确实需要借助外力才行!”
“嗯,这样,明儿本王就将她卖给京里的万花楼,你安排机会让他们碰上,然后.....本王希望看见伯父的宝贝儿子,出现在都督府的宴席上。”
正文 东宫计(3)
果不其然,贺晓双偷偷翻墙回到王府没多久,就被陈妃带人抓去了后花厅。
一顿斥责之后,陈妃趾高气扬的向她宣布:“玉姬,你这般不守规矩,王府是断然容不得你的!王爷命本宫将你赶出王府去,这京城也有好几处偌大的青楼,你就自己选一处,好生去那里呆着罢!”
贺晓双一怔,当即便脱口问道:“那觅雪呢?”
陈妃见她果然上当,便优哉游哉的坐下来,品了一口茶水,这才抚摸着手上的珐琅琉璃镶宝石护甲,细细的看了一遍,道:“你想的便宜,本宫却不会叫你如愿。想当初王爷买你进来,可是花了不少的银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