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超级城堡-第31部分

直接回到住的别院nAd2(
“葛抱,你们俩今后有什么打算?”陈原问道。
葛抱显然已经考虑好了,直接说道:“如果陈先生不嫌弃的话,我们两兄弟以后就跟着先生你了。”
陈原点了点头,这倒没有出乎他的意料之外,而且目前对他来说,这两个兄弟的身手不错,他很缺少这种人。
下午,陈原便把半张地图交了上去,而后带着葛抱两兄弟离开了洛水,并在外面揭下面皮,和萧峰会合,一起坐飞机回到南省。
由于青河没有机场,所以他们先坐到浦海,而后坐车到青河。
毕竟要接管这个城市,首先要做的便是跟这里原来的监察使凌老转接一些手续。
到了青河,已经是快到傍晚时分,看了看天色,陈原道:“我们先去吃饭吧。”
其他三人都没有意见,今日成功拿下青河,是该好好庆祝一下,至于手续的事并不急。
出乎他的意料,无论是萧峰还是葛抱、葛负两兄弟,都是对街边摊更感兴趣,陈原无奈,他也喜欢街摊的范围,但这里的卫生实在堪忧。
四人找了个好位置坐下,各自都点了五六道菜,对他们来说,这还并不够吃。
等着上菜的时候,陈原正想问葛抱几个问题,眼光一转,却是看到远处似乎有些马蚤动。
萧峰第一个发现,葛抱两兄弟也很快发现,都是转头看去,过不一会人,从街尾那边过来了一队穿着白色衣服,头绑白带的人,有老有少,有男有女,其中一个身形消瘦的老者一边走着一边喊:“白昊,还我女儿命来。”
这个老者手上还托着一张白色的相框,陈原认真看去,是一个面容清秀的年轻女孩nAd3(
这行人走过去,立即引来了街上众人的围观,不过都只是远远地观看着。
“几位,这是本店的招牌菜,鲜辣小龙虾,请几位慢慢品尝。”老板端了一盘红灿灿的小龙虾上来。
尽管这盘菜香气扑鼻,让人食指大动,但陈原这时候实在没心情理会,便问道:“老板,你知道这些人是怎么回事吗?”
老板看了这行人一眼,说道:“别理他们,每天游好几趟,他们不烦,我都烦了。”
旁边的葛抱皱眉道:“老板,不是我说你,人家家里死了人,说不定有什么冤情,你这是什么态度?”
老板笑道:“不好意思,是我说错话了,不过真是这样,他们如果游一两趟还好,但是天天这么搞,穿个丧服上街游行,把我们这些街边的店家都搞的没生意了,你说到最后谁还会同情他们。”
“老板,你详细给我们说说?”陈原开了瓶酒,给老板倒了一杯。
现在整个摊子也只有陈原这么一桌人,因此老板也就坐下,喝了一口啤酒,唏嘘道:“那个死去的年轻女孩叫顾溪,今年刚从省师范大学毕业,然后直接去了山里面支教,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反正只知道她家里条件也一般,还有一个正在上高中的弟弟,刚才那个老人就是她父亲。”
陈原不由多看了正向这边走来的托着相框的老者,头发苍白,仿佛一个六七十岁的老人。
“接下来呢?”陈原问道。
“前不久,这个女孩遇害了。”老板说道。
“怎么死的?”陈原看着他道。
老板摇摇头道:“这个我也不太清楚。”
“嗯?”陈原却是紧盯着他的眼睛。
老板脸上闪过一丝慌乱,犹豫了片刻,低声道:“这事我也是听别人说,你们听了后千万不要对外说是我说的。”
陈原点了点头。
老板接着道:“我是听说那个白昊跟着几个朋友去山里打猎的时候,刚好在山里面看到这个女孩,当时这个女孩在带着一群孩子采蘑菇,这几个人见到这个女孩的美色后直接兽性大发,直接抓住了她,哪知这个女孩也是刚烈,宁死不从,直接从山坡上滚落下去。”
“当时那些小孩子也在场吗?”陈原双眼紧缩的问道。
老板点了点头道:“对,就是那些小孩跑回去告诉村民,那个村子的人立刻上山去找,当时那个女孩还没死,不过受伤太严重,还是没能抢救回来。”
第一百四十一章 嚣张
?披着白衣、举着横幅的一行人走向这边走着,可以看到为首的头发花白的老人眼里的那一抹深沉的悲痛。
一行人静默无声,用手里的横幅无声地诉说着。
“没有人管吗?”陈原又给老板倒了杯酒,从刚才的第一句话开始,陈原就看到了他眼里的惶恐不安。
老板把正杯酒一口气喝下,说道:“他们先是去乡里面报案,很快白昊几个人就被抓住了,不过后来就由于证据不足而被释放,这个女孩的家人就去市里面申诉,市里很快就组织了一只专门的队伍来侦查,侦查的结果却是这个女孩是‘意外’摔下崖的,跟白昊三人没有任何关系。”
“不是有好多小孩在场吗?”陈原疑惑。
老板无奈道:“白家家大业大,市里面最大的企业就是白水药业,我想那些小孩的家人肯定是被人家威胁,谁敢得罪白家?”
陈原点了点头,正思索着对策,忽然——
前边传来了一道惨叫声,几个人都转头看去,只见从路边冲出来了十几个人,个个拿着铁棍,脸色凶狠,冲进顾家那行人里,二话不说,就抡着铁棍朝人打去。
最先被打的是顾溪的老父亲,手里拖着的相框被一棍敲碎,而后铁棍打在老人的肩膀上,直接将他打倒在地。
“你这个老不死的,叫你不要游街你竟然不听,给我狠狠打!”
一个穿着白衣的青年站在后面,很是满意地看着这一切。
“住手!”
忽然,身后传来了一道声响。
这个声音虽然不大,却响彻在每个人的耳边,所有人都不由地停下了动作,朝着声音的来处看去nAd1(
白衣青年看着陈原四个人走过来,上下扫了他一眼,轻笑道:“哪里的好汉?要来管我白昊的闲事吗?”
“你就是白昊?”陈原看着他。
白昊瞥了他一眼,冷笑道:“正是我,怎么?你要管闲事吗?”
陈原点了点头道:“你的行为,难道你父亲就不管吗?”
白昊像是傻子一般地看着他,大笑了起来,旁边倒下的顾溪老父亲被人扶了起来,看到这一幕,急忙道:“这位先生,谢谢你了,不过我们的事你不要管了,白家你惹不起的。”
“你这个老不死的。”白昊转过头瞪了老人一眼,“你以为你拉几个人过来游街就有效果了,告诉你,这个青河市是我们白家说了算,若是还不识好歹的话,就下去陪你女儿吧。”
顾溪的老父亲指着他,怒道:“你这个没人性的畜生,你就不怕天理报应吗?”
“我好怕啊。”白昊轻蔑一笑,随即招手道:“你这个老不死的,别以为我不敢动手,你们把他的一条胳膊卸下来。”
底下的一个大汉立刻应了一声,掏出一把匕首,朝着老人走过去,他敢踏出一步,便见到白光一闪,一个血窟窿出现在了他拿着匕首的右手臂上,大汉惨叫一声,捂着自己的右手臂倒了下去。
“你干的?”白昊脸色一肃,盯着陈原。
陈原没有看他,直接下令道:“把他们全部废掉。”
葛抱和葛负两兄弟早就想出手了,等陈原一发话,立刻扑上去,只见街道里人影晃动,紧接着响起了一片惨叫声,才几秒钟,那十几个手持铁棍的大汉已经全部躺倒在地,**连连。
白昊眼里闪过了一丝惊色,往后退了一步,立刻拔腿就跑,但是萧峰手一伸,就把他抓住了,在身上轻轻一拍,白昊整个身子就软倒在地nAd2(
白昊脸上的慌色一闪而逝,紧接着死死地盯住了陈原道:“你敢动我?准备给自己准备一副棺材吧。”
“你看到我们的身手不怕吗?”陈原饶有兴致地问道。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是什么人?”白昊看着他,“你们大概就是服用了基因优化剂的那些人吧。”
“哦,你知道的还不少。”陈原走到了他身前,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他。
“那是自然。”白昊脸上闪过一丝得意之色,“我也知道以你们的身手在这些人当中并不算什么,我们白家也有这样的秘密队伍。”
“那又有什么用?”陈原摇摇头,嗤笑道:“我们有四个人,你们白家能对付的了我们?”
白昊看了他一眼,冷笑道:“你真是低估了我们白水药业的实力,如果没有一定的实力,我敢在这青河横着走吗?别说你们四个,就算……”
白昊忽然笑了起来,道:“你别想从我这里套出话来,反正你得罪了我们白家,死定了。”
“你怎么会那么肯定?要是我们是某个大势力的子弟呢,那你们白家岂不是遭殃了。”陈原看着他。
“哼,我白昊又不是傻子。”白昊冷哼道:“国内那些惹不起的势力的人我都看过照片,自然不会去惹,而且就算不小心惹到了,就像今天如果你是某个大家族的少爷,但是我们并不是生死之仇,这几个只不过是普通人而已,你们背后的家族岂会为了这样的人跟我们过不去。”
“你说的倒是有道理。”陈原点了点头,“不过你为什么要干这种事呢?还当着那么多孩子的面?”
白昊轻蔑地看了他一眼,说道:“如果你跟着我一段时间就会知道,一个清纯的支教女老师,多么诱人啊,而且旁边还有那么多淳朴的小观众,当然更加刺激,那种滋味……啧啧,这些你根本不懂!”
“你真是个畜生!”一旁的萧峰忍不住怒道nAd3(
白昊看了他一眼,不以为意道:“话也说完了,快把我放了,念在你们颇有身手的份上,只要加入我们百水药业,给我效力,我就饶了你们。”
“饶了我们?”陈原蹲下身,笑眯眯地看着他。
白昊忍不住往后退了一步,脸上现出一丝惊恐道:“你想干什么?”
啊!
一声惨叫响彻天空,街上围观的人看不清什么情况,便看见白昊已经一手捂着下边惨叫连连。
“干什么?快住手,把手放在头上。”
正在这时,负责这一代的警员已经到了,几个人手持着枪,对准了陈原四人。
“李队,他们是那种人,你给焦利打个电话,让他把特别机动队调过来。”躺在地上的白昊吃力地吐出一句话,看向陈原的眼神里带着一丝怨毒。
“特别机动队?”陈原看着他。
白昊得意地道:“就是专门为了对付你们这种人设立的,别以为你们有多厉害,那么多枪口下,还是一样要死,不过我不会让你这么轻易死去的。”
“你怎么知道那个叫‘焦利’的来了就会对付我们,我们可不是好惹的。”陈原继续问道。
“你是想套我们的关系吧。”白昊冷笑,“告诉你也无妨,焦利是我姐夫,他能当上这个特别行动队的队长,都是我们白家在背后支持!”
第一百四十二章 白震泽
?“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白昊伸出了两个手指。
“哦?说说看。”陈原饶有兴致地看着他。
“一,你现在马上放了我,如果我伤势能够好的话,就放你一条生路;二,你继续在这里等着,等我姐夫来,等特别机动队来,等我家里的人来,你的下场只有一个,死的很惨!”
陈原笑了,看了他一眼道:“我也给你两个选择。”
“你说。”白昊看着他。
“一是继续等你特别机动队来,二是你继续叫人,我在这青河也认识不少人。”说完陈原把他口袋里的手机拿出,扔给了他。
白昊拿起手机,滑开,摇了摇头道:“我还没见过你这么嚣张的人,比我还嚣张,看来你在青河也有一定的人脉,也好,我就叫几个人过来,让你彻底死心。”
“喂,林叔叔吗?我是白昊……”
不多一会儿,白昊就已经打了七八个电话。
在白昊打电话后没多久,街道外边悄悄潜伏过来了一支“军队”,准确的说是一支身手凌厉的特殊队伍,在为首一个身着制服的人带领下,快速地朝街道潜来。
“大家小心,对方有四个人,都是那种人,身手非常高明。”
“一队向左,注意掩护,不要被他们发现。”
“二队向右,要求迅速地从人犯手里把人质解救下来。”
……
一道道命令被焦利发放下来,忽然他口袋里的手机响了,焦利不禁皱了皱眉头,但还是掏出了手机,看了一眼,接通道:“赵书记,我正在执行任务,有什么事等下再说nAd1(”
“焦利,县里已经决定解除你的队长职务,马上把人撤回来。”对面传来了一道严厉的声音。
焦利一愣,接着冷声道:“赵书记,你是不是吃错药了,我这个队长职务只接受监察会的管理,你可没有那个权力。”
当初靠着白家女婿这个身份,他才得以担任这个位置,别说一个书记了,就是省里面来人,也拿他没办法。
靠着这个无人敢惹的身份,他一向在青河市里横行无忌。
在他看来,这个书记就是一个傀儡,他们白家势力的傀儡!心里肯定对白家不满,老是想着对付他们,不过今天打的这个电话实在太天真了,想要拖延解决白昊吗?
焦利冷冷一笑,啪地一声,直接把电话挂掉。
街道上,除了焦利外,还驶来了几辆车,那样子,似乎比特别行动队还急。
如果有认识的人,就会发现,这几辆车都是市里前几把手的坐车,车门开启,从车上下来了好几个人,急急地朝着这边走来。
焦利也没想到这一次怎么会来这么多人,看着白昊并没有收到生命伤害,他也就没有直接过去救人。
“林叔叔,姐夫,你们来了。”躺在地上的白昊兴奋地喊道。
为首的几人却是看都没看他一眼,全部向着那个身着T恤、判裤,看起来像是刚刚毕业的普通青年走去,这让在场的众人都是一呆。
“陈先生,你来了,也不给我们打个电话啊。”一个腆着肚子的中年男子一脸笑意地说道。
陈原看了他一眼,问道:“你姓林?”
腆着肚子的中年男子连忙笑道:“对,鄙人叫林冒,负责这一市的经济工作nAd2(”
“林市,这个人是个穷凶极恶的歹徒,你小心一些。”后面跟上来的焦利急忙说道。
“你说谁是穷凶极恶的歹徒?”后面传来了一道轻飘飘的声音。
焦利脸色一变,急忙向后看去,而后脸上的冷意消去,笑道:“凌老,你怎么来了?”
来的人的正是凌老,他冷冷地看了焦利一眼,快步走到陈原身前,笑道:“陈先生,你的这次洛水之行绝对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连我也是大吃一惊,恭喜恭喜。”
陈原摆手道:“别说这些,先处理这件事吧。”
凌老恭敬道:“陈先生,您的意见是?”
“现在监察会的正是通知还没下来,还是请凌老你来下命令吧。”陈原说道。
“也好。”凌老点头,而后转身走到焦利面前,脸上已经重新恢复了那一丝冷意,看了他一眼,一挥手道:“把他拿下。”
“是。”
后边的机动队队员立刻应声,上来一下就把焦利牢牢地反手拷住,虽然他们是焦利的手下,但凌老是谁,可是焦利的上头,他们曾经这个看似不起眼的小老头出过一次手,这以后他们看向这个老头的目光里都是带这样一丝畏惧。
“凌老,你这是什么意思?”焦利脸色阴沉地看着凌老。
凌老慢悠悠地说道:“焦利,你身为机动队的队长,却违反了监察会的规矩,为了私人目的带队出来,攻击上面的管理者,这个罪你应该知道有多大吧。”
“你说什么,攻击管理者?”焦利脸色一变,很快转头看了陈原一眼,忍不住笑道:“凌老,你要想谋夺我这个位置就直说,别乱编一个谎话出来,有他那么年轻的管理者吗?”
焦利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说道:“虽然你是这个市的监察者,不过今日的事你必须给我们白家一个交代!”
凌老点点头道:“好说,来啊,把焦利带回去nAd3(”
看着这一幕,地上的白昊脸色一片惨白,他急忙拨开一个号码道:“爸,快救我,焦利被凌老给带走了……”
白水药业,董事长室。
白震泽挂断电话,身后一个阴冷青年问道:“那个年轻人是谁?”
他刚才就站在一旁,把白昊听的一清二楚。
白震泽叹了口气道:“是陈原。”
“陈原?”阴冷青年一想,而后冷笑道:“就是那个在清溪镇的南极冰公司的老板,哼,他好大的胆,我们没去找他,他竟敢主动惹上门来,等下看我不把他打成残废。”
啪!
一记响亮的耳光声响起。
阴冷青年摸着自己的左脸,不可思议地看着一脸怒意的白震泽。
白震泽冷声道:“你知道什么?这个陈原已经在洛水召开的投标会上拿到了青河市的三年管理权,也就是说,现在他管着我们,你以后给我好好呆在家里,别像白昊一样到处惹事。”
阴冷青年一惊,呆了好久,才问道:“那……现在我们该怎么办?焦利被抓了,白昊还在他手里。”
白震泽眼光投向远处,好久后道:“事到如今,只能跟这个陈原谈一谈,给他一点甜头尝尝。”
(ps:等下还有两章。)
第一百四十三章 谈判
?“白震泽要跟我谈判?”陈原看着对面的凌老。
凌老点了点头道:“他刚刚给我打了个电话,说要跟你和解,地点在青河大饭店。”
陈原笑道:“他儿子那个样子了,难道也要和解吗?”
“白震泽可不只一个儿子,而且以现在的医学手段,可不一定会治不好,你现在可是监察会正式确定的青河管理者,他要想在青河生存下去,不得不和解。”凌老解释道。
“凌老你的意见呢?”陈原问道。
凌老说道:“我建议你还是跟白震泽和解的好,毕竟白震泽的白水药业是本市第一大企业,而且他本人的势力也不小,和解的话对双方都有好处,当然,这一次的和解你可以狮子大开口跟他讨价还价,毕竟这一次是他理亏在先。”
陈原点点头道:“那好,我便去见这个白震泽一面。”
青河大饭店,二层。
一间大包厢内,平时都是举办大型宴会用的,但今天这里只坐着两个人。
凌老陪同着陈原走了进来,陈原一眼就看到了桌子后面坐着的两个人,一个是脸色阴沉的青年,另一个则是颇有威势的中年男子,中年男子面色冷肃,只是抬头看了陈原一眼,并没有站起,说道:“陈老板,凌老,你们来了,请坐。”
跟着一旁的凌老眉头一皱,这个白震泽也太给人面子了吧。
陈原倒是无所谓地坐了下去,看着对面的白震泽,说道:“白老板,说吧,怎么个和解法?”
白震泽看了他一眼,道:“陈原,我知道我儿子和焦利都被抓了,你知道我为什么没有让人动手吗?”
“哦?你说nAd1(”陈原看着他。
白震泽神色冷厉,说道:“因为你是监察会举办的竞标会的中标者,我白震泽需要给监察会面子,所以没有让人动手,选择在这里跟你和解。”
陈原微微一笑。
白震泽继续说道:“这样,我给你一瓶基因优化剂,我们之间便井水不犯河水。”
“一瓶基因优化剂?什么级别?”陈原问道。
旁边那个脸色阴沉的青年忍不住笑道:“你还想要什么级别的?自然只有低级的。”
“这是我看在监察会的面子上,我想就算是低级基因优化剂,你陈原也没渠道买到吧。”白震泽看着他说道。
陈原点了点头道:“你说的没错,我现在的确买不到这东西。”
“那好。”白震泽掏出了一个小盒子,把它放在桌子上,“这里面便是那一瓶基因优化剂,你拿走它,这件事就算了解,我们以后还是朋友。”
“我要是不拿呢?”陈原双眼微微一缩。
白震泽看了他一眼,道:“那也不会成为敌人,因为你陈原也不够资格成为我的敌人,但是我会派人把白昊和焦利救出来,以后你也别想通过半年的考核期。”
“我可以把你这句话当做威胁吗?”陈原微笑问道。
白震泽冷声道:“这不是威胁,而是事实,你没有别的选择,如果你还嫌不够的话,我可以额外再给你的公司注资一个亿。”
“哦?我需要给你多少股份?”陈原问道。
白震泽道:“我也不会要求很多,十分之一便可。”
陈原点点头道:“白老板倒是实在人,把我公司的收入算的很清楚,可是你知道要是公司上市的话,这一个亿不算什么nAd2(”
“注资的事我们可以以后再说,今日先把眼前之事解决,这瓶基因优化剂你接不接受?”白震泽看着陈原,沉声问道。
“我不懂。”陈原看着他,说道:“你儿子那么嚣张跋扈,做出的事可以说是天怒人怨,你难道不管一管吗?”
白震泽打量了他一眼,而后笑了起来,说道:“因为他是我儿子,白昊的天赋不够,他的母亲也是早死,我欠他们母子,所以他想干什么就由着他去,只要他开心就够了,那个所谓的女老师死了就死了,对我们这些人来说,一条人命算的了什么?”
“一条人命算的了什么?”陈原摇摇头道:“难怪你的儿子那么嚣张,原来是有其父必有其子,我倒是明白了。”
啪!
白震泽拍案而起,盯住陈原,冷冷道:“别给脸不要脸,别以为你是监察会的正式通过的管理者,就可以对我说这些话,据我所知,有不少势力对青河可是很眼红,到时候可不要不明不白地死去。”
“你在威胁我?”陈原双眼一缩,语气也变得冷了下来。
“威胁又怎么样?”白震泽居高临下地盯着他,“我告诉你,在青河这里,你玩不过我,不跟我合作的话,你会死的很难看。”
“据我所知,你的儿子好像只是普通人吧,他犯了这么多的事,你不怕他被枪毙?”陈原问道。
白震泽一笑,道:“枪毙?可笑,直接告诉你,来明的,我不怕,青河市里都是我的人,监察会的秦副会长也跟我喝过酒,来暗的,我也不怕,如果你不想南北极公司明天就倒闭的话。”
“你这话我不赞同,我的公司可是垄断性质的,也是在我自己管理范围之内,怎么可能倒闭呢?”陈原忍不住问道nAd3(
“如果没人去上班呢?没有人的公司又怎么能开下去?”白震泽冷冷一笑。
“凌老。”陈原转过头去,看了凌老一眼,叹气道:“看来这次的和解没法实现了。”
凌老急忙笑着道:“两位,以后都是要在青河共存的,不必这么剑拔弩张,不是有个词叫‘双赢’吗?两位合作才是王道。”
白震泽淡淡地瞥了他一眼,说道:“所以我才会来这里和解,接下来就是看这位陈小老板的打算了。”
“陈先生?”凌老期待地看着陈原。
陈原摇摇头道:“不好意思,凌老,我管理的城市内,竟然有人敢威胁我,我可看不到什么诚意。”
“哼。”
白震泽冷哼一声,看了陈原一眼,直接起身离去。
“陈先生,你太冲动了。”看着白震泽的背影,凌老连忙说道。
陈原淡淡一笑,如果不是有监察会的规定,他立刻就将这家伙留在这里,但是如果他真的动手的话,那么半年的考核他就直接不及格。
当然,要是刚才白震泽动手的话,那么陈原就有理由干掉他了。
第一百四十四章 青河市的震动
?“凌老,吩咐下去,让工商部门把白水药业封掉,那些白家的人通通抓起来,一个都不能放走,至于白昊……法庭审判后,直接枪毙!
陈原发布了自己管理青河后的第一道命令。
凌老听的大惊,忍不住道:“陈原,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陈原微微一笑道:“我自然清楚,你只要按我的吩咐去做就行,别的你不要管。”
从刚才的表现看来,陈原对凌老没了拉拢之意,虽然这个老头子身手还行,为人也不错,但是太没有原则,太容易妥协,陈原并不喜欢。
“那好。”凌老叹了口气,没有多说什么。
第二天,青河市官场迎来了一场空前的大震动,无数的官员落马,无数的白家势力的人被揪出,送到监狱里。
警车一辆辆地在街道上飞驶而过,惹来街上行人的阵阵议论。
那些没有被波及到的高层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坐立不安,他们不停地向着熟悉的朋友打电话询问,害怕下一刻自己就被带走。
这一次陈原只打算把白家的势力连根拔起,听到消息后,白震泽第一时间就派人去营救白昊,但是陈原已经派萧峰在那里等着,来多少个都是无用。
紧随而来的便是白水药业的大厦被封,旗下的所有实业都被封查,见势不妙的白震泽直接跑到外地。
“可惜,没有他的罪证。”一间办公室里,陈原不由摇了摇头叹道。
他现在是青河市的管理者,一言一行都有人注意着,他心里倒是想直接把白震泽抓住,不过又岂能瞒得住监察会的眼目,而且白震泽做事非常小心,愣是找不到他犯罪的证明,陈原也不可能冒险去杀他。
要是被人发现了,那么半年的考核他直接被宣判为不及格,陈原可还没自大到可以对抗监察会的地步nAd1(
一旁的凌老正跟他报告白震泽逃走后的一系列的变化:“白震泽提前就把大部分资产都移走了,而且他在外地还有分公司,只是封杀白水大厦对他影响不大,他很快就能东山再起。”
陈原点头,跟他当时在宁市得罪陈龙象差不多,只要钱和核心技术还在,那么就没多大影响。
凌老继续忧虑地说道:“而且在白震泽的带动下,青河市前十的公司有五个已经全部逃往外地。”
陈原接过那份名单看了几眼,琢磨着下巴。
这在他意料之中,只不过人逃的太快,他又是把全部的注意力放在白震泽上,所以这五家公司的老板全都逃了个干净,至于原因,一部分是这五家公司都有犯法,怕被陈原追责,另一部分则是白震泽的煽动,毕竟青河市已经被白震泽打成铁板一块,这些人基本都是他以前的手下或是朋友,很容易煽动。
若是逃走还好,但这五家公司是全市最大的前十家公司之内,白水药业更是最大一家,青河市的支柱企业,五家一走,对全市经济的影响极大。
“凌老,你关注一下,看看白震泽逃到哪里去?”陈原说道。
南省,省城,汪洋大厦。
董事长办公室内,今天来了一位特别的客人。
“欢迎啊,白老板,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汪洋集团的掌权人,同时也是汪家家主的汪天霖笑着欢迎道。
白震泽脸色冰冷,重重地坐在沙发上道:“陈原那个狗崽子竟然封了我的公司,抓了我的公司,希望天霖能够给我帮忙。”
“哦?这个陈原这么嚣张?”汪天霖问道nAd2(
其实他早已经知道这件事了,对白震泽的吃亏也不奇怪,毕竟当初吴管家都是败在陈原手里,白震泽身手跟吴管家差不了多少,敌不过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白震泽冷声道:“这个陈原何止嚣张?简直就是狂妄,不过是碰运气拿到了管理权而已,竟然还真的把自己当做了天皇老子,一回青河就直接抓了我儿子,还把白水药业封掉,抓了我上百手下,一副想要把我赶尽杀绝的模样,我辛辛苦苦办公司,规规矩矩做生意,但实在咽不下这口气,所以特地前来请求天霖兄你帮忙。”
汪天霖眼里闪过了一丝笑意,这个白震泽的底子他哪里不清楚,就是一个青河的地头蛇,无恶不作,不过表面上自然要装一装,便说道:“这个陈原真是岂有此理?简直是无法无天,上次吴管家便是他主动打死的,不过他是名正言顺的青河市管理者,监察会的保护对象,现在我也没多大办法。”
“只要你帮我报仇,我可以把白水药业一半股份转让出去。”白震泽咬了咬牙,说道。
一半?
饶是以汪天霖的镇定,也不禁吃了一惊,这可不是白震泽一贯的风格,他犹豫了一下,摇摇头道:“白兄,你这句话很让我心动,不过现在不知多少眼睛盯在陈原身上,我可不会冒险去做那些事。”
“算了,既然天霖兄不肯帮忙的话,那么我另寻它处吧。”白震泽起身就走。
“白兄,等等。”汪天霖急忙拦住了他,“白兄别激动,你的心情我理解,我前不久不久失去了爱子,但是报仇可不仅仅需要仇恨,更需要实力。”
“天霖兄有什么好主意?”白震泽看着他问道。
汪天霖微微一笑道:“你可能不太清楚,此次监察会的竞标会还有一个额外的规则,每个中标者将有半年的考核期,如果考核不过的话,那么监察会将收走这个管理权力nAd3(”
闻言,白震泽立刻眼睛一亮,连忙问道:“考核有什么规定?”
汪天霖笑道:“跟普通的考核差不多,主要看的是GDP,如果GDP增长速度低于全国平均水平的话,那么便是不达标。”
白震泽眼睛更亮,大喜道:“原来如此,看来我离开青河是离对了,而且全市前十的公司我还带走了四家。”
汪天霖摇摇头道:“这可不一定,别忘了陈原自己也有一家收益不小的南极冰公司,营业额好像排在你们市里第二吧,如果他再借外力的话,GDP的增长速度还是不容小觑。”
白震泽点了点头,青河市虽然穷,但是这几年的发展还算迅速,而且除了他的白水药业,其他四家都是前十排在后面的公司,可取代性非常高,对全市经济的影响没那么大。
“天霖兄,你有什么好建议?”白震泽沉声问道。
汪天霖一笑道:“青河市的那些大公司老板,我也认识一些,如果我这边搞搞政策的话,还是能够拉拢过几位的。”
言语间充满了自信,汪天霖的确很自信,只要他暗中弄一些手段,再给这些公司免税政策,那么就可以把他们全部拉到省城这边。
当然,平时他是不会这么做的,因为以前是袁监察使的地盘,不过现在只是一个没什么背景的陈原,就算监察会知道了,恐怕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会把他怎么样。
如果全市排名前十的公司走了九家的话,那么青河市的经济就会彻底瘫痪!
白震泽的眼睛也不由眯了起来,这真是个好主意,只要陈原考核不过,那么以后就会失去监察会的保护,到时候怎么揉捏都不会有人管!
第一百四十五章 对策
?青河市的上流社会在这几天迎来了一场大震动,几乎所有跟白家有关的人员都被查出了罪证,市里的前几把手也换了好几个人。
在陈原的亲自监督下,这个大案进展的非常迅速,除了白震泽带着一些心腹逃走外,其他人一个不落全部落网。
一时之间,风声鹤唳,直到陈原亲自出面,开了一个高层会议后局面才稳定下来。
不过,两天之后,青河市又陷入了另一场动荡之中。
这一次的动荡也是由白家引起的,范围更大,影响力更广。
全市今年营业额最高的十家企业十去九空,几乎是连夜撤走,在有心人的帮助下,之前没有任何征兆,还剩下一家是南极冰公司。
第二天一早,青河市临城区的人们出来上班,便发现公司大楼已经人去楼空,董事长、总经理……公司高层一个没有,这样的景象同样出现在另外八家公司里面。
各大建筑工地也不得不停下施工,工人齐聚公司门口,茫然无措,因为他们还有好几个月的工资没领取。
九家大企业的集体逃离影响深远,最直接的表现便是多出了上万名的失业者。
由于这些事的缘故,陈原这几天都呆在青河市,呆在专门给他准备的办公室里面。
此时在他对面,坐着全市的前两把手——赵书记和林市长,在这场白家风波里,虽然这两个人平时有跟白家走动,但身不由己,水至清则无鱼,陈原也不可能一竿子全部打倒,所以他们两个的职位依然保留了下来。
今天的天气并不热,不过两人额头上依然渗出了细汗,放在大腿上的手微微发颤,自从坐上这个位置后还没有这么紧张过。
外面的大门口已经被失业人员完全堵住,虽然这是那些公司的事,但人们走投无路之下,自然要来找他们nAd1(
两人偷偷地看了坐在那里神情自若的陈原一眼,早就憋在心里好久的话却一句也说不出口,按他们的看法,这完全是这个年轻人不理智惹出来的祸,但是看到这几天那么凌厉的手段,他们心里怕啊,哪敢出声指责。
但是如果不解决好这件事的话,那么他们的前途也就到此为止了,说不定还要承碉责。
陈原转过头去,视线透过玻璃看向外边,大门口的人群越聚越多,维持秩序的人员已经非常吃力。
原先只是十来个人过来询问情况,后来却是发展成了对市里面的抗议,抗议他们的不作为,群情汹涌。
“市里面还有多少钱?”陈原转回头,看着赵书记和林冒两人,问道。
陈原冷不丁地问出一句,把赵书记吓了一跳,他一时没反应过来,想了片刻后才道:“陈先生,你也知道,今年市里的财政并不宽裕,恐怕……”
他面露为难之色。
陈原翻开一个报告,说道:“今年市里不是要建一个高科技园吗?先把这个工程停下,把资金转到那些公司的房地产上。”
“这……”赵书记刚想说什么,却被旁边的林冒用手碰了碰,立刻闭上嘴。
“有什么意见吗?”陈原看了他一眼,问道。
“没有。”赵书记擦了把额头上的冷汗。
“那就好。”陈原点点头,在他看来,凭借青河市目前的状况,建一个高科技园纯粹是浪费,能吸引几家高科技企业过来?
而在赵书记看来,这可是他辛辛苦苦筹备了好几年的功绩啊,不过相比较起来,还是身家性命更加重要一些,他可是听说眼前的这个看似清秀的年轻人可是个狠人nAd2(
“还有今年大家就辛苦一些,上面拨下去的经费一分也不能浪费。”陈原直视着两人,郑重说道:“如果谁敢明知故犯,阻我的前路,那么我就断了他的前路!”
“是,是。”
赵书记和林冒立刻点头,额头上的冷汗再次冒了出来,这一下谁敢再敢浪费经费,谁敢再胡乱吃喝玩乐,也就是半年的时间,咬咬牙也就过去了。
陈原很满意,继续道:“这下那些工人的问题差不多解决,剩下的便是那些公司的职工,有些难办啊。”
赵书记和林冒相互看了一眼,从彼此的眼里看出了一丝无奈,他们为了这件事比陈原更加绞尽脑汁,毕竟陈原如果没通过考核的话,也就是失去了管理者的资格,依然能够活的好好的,但是他们两个普通人的前途就此止步,甚至还要被问责。
那些房地产项目由市里面接手,这个方法他们都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