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时之灵系列之黑色魔女-第4部分

以快速愈合的部位,这到底有多痴情啊。
“喂,这叛徒不会喜欢这时之灵了吧。”凭借着月祭他为情场高手很快就下结论了。
“气死我了,这云逸影竟敢攻击时之灵,真是。。找打。”樱伤心死了,时之灵现在估计受了内伤和情伤吧。
“紫堂樱,你有没有听我说话?”
“啊?你说什么?”果然,樱没听他说话。-_-#
“本小姐我来解救你们啦!”樱揭开腿上栓的绳,意气奋发的冲到战场里。
“云逸影,你今天受死吧。”樱拿着鞭子愤愤地指向影。
“你认为你有可能吗?”影早就调查过樱了,她的实力,他可是一清二楚。
“怎么不可能?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你这张脸99%是用容术制造出来的。”樱在这方面可是很自豪自己的本领呢。
“反正早晚会被发现,怎么,想打吗?”影不以为然。
“切,本小姐不和你打,自然有人陪你打。”樱很鄙视的看了他一眼。
“呵呵,帮手吗?”自己打不过就找别人,真是怂。
“我呸,是奴隶好不好?”樱很帅气的甩了甩头。真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啊。
“关门”大门突然紧紧关闭“放狼”
月祭很默契的走了出来,不过满脸是黑线。“紫堂樱,你找打啊,小爷可不是奴隶。”破口大骂。
“那。。打还不打啊?不打啊,那房租钱可就没了啊。算了,你不稀罕钱,我自己来。”樱无聊的弄了弄自己的指甲。
“打。”月祭认了,为了个房租,他栽了。
樱很满意的点了点头。“这才乖。”怎么听起来像训小狗。
“小子,小爷本来是想看戏的,但既然成了演戏的,就得陪你好好玩玩是不是?”月祭一边很自恋的说着,一边散发着很强烈的妖气,让影不由得一震。他从来不打没有胜算的仗,既然遇到了新人,不应该擅自出手。
“本少从不打无准备之仗,今日暂且放你一马。”
“聪明。”这样就不战而胜,多好,房租还能有。月祭贼贼的笑。
云逸影就这么飞走了。。。
“紫堂樱,承诺承诺承诺。。”意思就是房租啦。
“你是谁?”尽管月暝受了很重的伤,但依旧冷漠。
“时之灵,你这么快就不认识我了?让我好伤心啊!”月祭顺便做了个心痛的样子。
“恶心。”月暝把他们的距离拉远。
“你是。。。那个狼妖??”墨颜虽然不确定,但觉得有点像。此时的他,已经虚弱的不行了,幸亏旁边有颜父、颜母照顾着。
“真聪明,怎么看出来的?”月祭现在十分的自豪。
“房租。”
“额”月祭无语了“咳咳,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月祭,是魔界月祭台守护主人,厉害吧,哈哈哈!”
“那为什么交不起房租?”还是月暝观察仔细。
“这个嘛?”月祭总不能说他把那些钱都败活光了吧。“紫堂樱,房租。”又把目光对准樱。
“知道了。”樱懒散的答应他,一边又向暮儿说了些什么。
“你会不会又忘啦啊?”月祭对她的记忆力很没把握。
“切,要想有地方住嘛,又不花钱嘛。。”樱停顿了一下
“哪有哪有?”彻底激发了月祭的兴趣。
“那,就签个字。”月祭看到那个协议脸色就惨白了。
“不要,你骗三岁小孩啊,小爷我的大好时光可不能毁在这里啊!”他还想玩遍天下美女呢!
“那你就老实等着。”
“知道了。”月祭很不情愿。
“啊,我想起来了,陆绮萱是百草毒女王。”
这记忆力,这应该是半个月前的事吧。
“那我先走了。”
“等等,你为什么要写那封信,你是原本就知道云逸影吧!”问话的是墨颜。
“我只是需要一个计而已,并无其他。”这时樱以飞到屋顶。
“月祭。”
“知道了,就来”。两人很快的消失在墨府。
34.一瞬间的柔情,今后的敌对
( 墨颜受伤;紫堂樱也不知道去了哪里,她也不肯说;云逸影背叛;月暝虽没受多大伤,但估计心上的伤是无法愈合的吧。经过他们的商量,决定先休息一下,等伤好了再看看情况。
自从来了妖界后,也不知是传言还是真的,妖界经常发生一些有能力的妖被杀。颜父虽是个文官,但曾与紫堂樱的父亲是好友,紫堂氏族全部破灭时,以把他吓了一跳。当他和儿子冲进去救人时,只找到了紫堂暮。。。在之后,心里总想着要不要辞官,一直矛盾着。直到前几日,看到月暝他们,心里才定下要辞官的愿望。
现在他以辞官,两袖清风,这样子,孩子们可以不顾后果和那个背信弃义的魔王打一架了。所以说,他们现在只能住在破碎的紫堂氏族了。
月暝凭着简单的治疗术,给墨颜包了扎。
“墨颜的伤口挺深的,我再去采一些草药。”月暝检查了一下伤口,还是无奈的摇摇头。
“没事的。”颜父很慈祥的说到。“你早去早回,我们有事商量。”
“恩。”这几天月暝可谓是天天把自己扔在药笼子里,但他没有想到云逸影妖力这么高,让墨颜到现在还是昏睡不止。
月暝走到了紫堂氏族的后山,那里算是个风水宝地了吧,种满了各种奇花异草。采药到那里采最合适不过了吧。
月暝今天穿着白色吊带,外套黑色判衣,下穿白色紧身裤,鞋子依旧是白色马靴,帽子还是黑色鸭舌帽。白色和黑色,多么冲撞的颜色,但却在月暝身上显得极其清纯又夹杂着在她四周环绕的煞气。
这座山很幽静,但太幽静也不是一件好事。。。。
“站住”几个看起来像山寨土匪的男人挡住了月暝的去路。
月暝很烦闷蹙了蹙眉,又把鸭舌帽压低了些。
“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从此路过嘛!”土匪头子打量了月暝一眼,这妖也分不清男女,更别提面貌了,这可怎么办啊?
“要钱喽。”这么老的台词,亏这些妖还敢说出口-_-||
“聪明,我这个妖,就喜欢和聪明的妖打交道。”别提那土匪头子有多自豪了!
月暝脸上无任何表情,但已经将匕首悄悄的滑落到掌心。
还没来得及出手,就被一个人以旋风的速度带走了。
“老大,这。。。”底下那帮小土匪无奈了。
“没事,也不差这一个。”土匪头子摆一摆手,示意让他们退下。
那个蒙着面纱的男子给月暝带到一个竹林里。
“放下。”月暝不习惯被人这么抱着,而且还是公主抱。
那个人什么都没说,但还是很听话地给她放下了。
“你是云逸影?”刚才的那股清风气息让月暝有点恍惚。
“不是,他根本就是个假名。”那个人把面纱遮开,一张模棱两可,帅到掉渣的美男脸呈现在月暝面前。“我叫莫廖尘。”他拥有的气质早已胜过‘云逸影’,以前的他。
“为什么背叛?”他不知道她现在有多恨他。
“这只是一个任务,我只是在执行任务,其他的都是假的。”莫廖尘豪不给情面。
假的,假的,这些都是假的?太搞笑了,月暝,你被骗了,被骗的痛彻心扉。
“呵呵”月暝苦笑,身体不由自主的从倚着的竹子滑落下来,泪水如断了线的风筝从眼眶流下来,充满了苦涩
她把帽子拿下来,黑色的乌发散落在腰间,把整个人衬托着有些凄凉。
莫廖尘看了不禁有些心疼,想上前拭去她的泪水,却被月暝的手弹开,他的手在半空悬着。
过了半响,“那晚对你说的话是真的。”这是廖尘想了很久才说出的。
“我不信。”
“真的,我发誓。”廖尘现在的语气和哄孩子差不多。
”那些要求呢?“月暝试探着问。
“算是真的。”月暝这才让廖尘靠近自己,拭去她眼角的泪
“这是。。泪吗?”不知道有多少年没有为谁掉过泪了,没想到竟是为了这个叛徒。
“那我现在提第二个要求。”
“说吧。”
“那些土匪是谁?以及他们的详细信息。”想来想去,看来只有莫廖尘才知道。
“那些是僵兵,是主人通过特制药水在这些妖死后,用他们的尸体练制而成的。他们可以通过吃有妖术的妖,从死前的妖力提升能力与速度。”
“那个特制药水?”
“抱歉,那些都是主人亲手把关,不会让任何人看的。”
“那个主人很重要,你可以为了他拼上生命吗?”
“可以,主人救我一命,这份恩情我无以为报,我可以为主人做任何事。”
“你告诉我这些,回到你主人身边不会有事?”月暝莫名其妙的想关心他。
“不会。”主人不太注重这些,只要做好自己的工作就可以了。”给。“廖尘拿出一瓶装有白色液体的瓶子。
“这是?”月暝怀疑的看着他。
“治疗墨颜的药水。”
“哦。”月暝没有怀疑的收下了。
“穿上。”廖尘拿出一个披风,套在他身上“穿这么少,不怕冻死。”
的确,雪越下越大,月暝那身衣服是挺单薄的,穿上披风,暖和了很多。
过了好长时间,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月暝?”
“恩”
“有没有发现你没有洁癖了呢?”这个问题,月暝不知道,也许时间真的会改变很多,连她的洁癖也变淡了,还是只对莫廖尘没有洁癖呢?
“走了!”两人起身,往不同的方向走,或许下一刻,两人在战场上就会成为敌人了。
35.真是合适的人选
( “月暝姐姐,你回来了。”暮儿很乖巧的迎上去。
“恩”月暝又换回了她的冷酷。
“喝了。”月暝走到墨颜面前,把莫廖尘给她的药水递到他面前。
“这是。。。”墨颜顿了顿,但还是喝了下去。
过了一会儿,墨颜试着调整气息,发现失去的妖力逐渐恢复了过来。其实墨颜这几天看到的全都是月暝忙碌的身影他感觉特别过意不去。如此冷漠的人竟会为了他这种无名小卒做了这么多,他当真过意不去。然而,他更希望在她身边的人是紫堂樱。
他喜欢她,他很小的时候就认识她,从那时他就喜欢。但他不说,他对她的关心,时不时和她拌拌嘴,他就不信紫堂樱察觉不到,她就那么傻(其实这个紫堂樱真不知道。-_-||)可他看见那个月祭时,并且还和印同一屋,樱同意的时候,他吃醋了。
“彭。”直到月暝敲了他一下,墨颜才回神。
“那个。。谢谢。”
“没事。”
“那个月暝,你怎么找到解药的?”果然,颜母很注重细节。
“不用在意这些细节啦!”颜父看出来月暝不想说就没有勉强。“暮儿,你现在说吧。”
“恩。”暮儿严肃的点点头。“我姐走之前对我说紫棠谷里有一只猫刃血爪,让我们把它拿出来,还有就是。。让我们瞎逛逛。”
“有地图吗?”月暝大概从秋雪那里了解了点紫堂氏族的事,那可是占卜,鞭子还有就是能把妖界所有的暗道都能记住的紫堂氏族啊!
“我姐给我了。”他一想到这个脸色就变了变。
“然后?”看他情况就没好事。
“她画出来让我看了一遍,就用火给烧了。。。”
这,旁边的人原来还认真紫堂暮挺有小男子气概的,可这,能担当重任吗???
“那现在去不去啊?”墨颜感觉自己现在好倒霉。
“路我还是勉强记得的。”一行人很为难地跟着迷迷糊糊的暮儿走。
看看紫堂樱这里吧。。。她现在和月祭在满月楼。
“我说,你让暮儿去做那件事合适吗?”月祭一边吃着他最新买来的花魁的豆腐,一边问樱。
“他记忆力是出奇的不好,让他把那些人带迷路了,不是最好不过吗?”樱对于月祭一边吃豆腐一边和他说话已经见怪不怪了。
”月祭少爷。。“软绵绵酥了月祭的心。
“你两玩吧,上回当舞姬查到的有点少,我在转转。”樱把烟灭掉,没等她关门,已经有人迫不及待了。
再转回来。。
迷迷糊糊的暮儿迷迷糊糊的拿到了猫刃血爪,是从土里挖出来的。那猫刃血爪好似很有灵性似的,自动套在暮儿手掌上,缩成符合暮儿手掌的大小。
“紫堂暮。。”月暝他们跟着这个小东西足足跑了三天,结果就找到了这么个东西。月暝真是气炸了,受不了了
”月暝姐姐,不要生气嘛!“暮儿知道了月暝有洁癖,而且还在气头上,就耍宝了。
“月暝姐姐,这也不能怪我啊。都怪姐姐。。”真是紫堂樱的弟弟,什么事都赖别人身上
36.跳崖???
( “那就给我找到出去的路。”冷酷的语气命令到。
“是。”暮儿挺直身体向月暝敬礼。然后很仔细地想出口在哪。
其他人坐在一个地方稍微休息了一下。想想,这也不能怪月暝生气,但暮儿终究只是个孩子,樱也真是的。哎!〒_〒
月暝嗅到了一股很强的气息(月暝现在是站着的,因为他有洁癖啊。而且他是狐狸,鼻子当然好了。)她往那边走。
“月暝?”颜母感觉到了她的不对劲。
“没事。”虽说话,但她依旧没回头。
”这孩子。。“颜母摇摇头。
“吧,别出了事。”颜父拍了拍颜母的肩膀。
又回头叫墨颜“墨颜,。”三人起身,跟着月暝的脚步走。
“喂,等等我啊!”暮儿发现自己被抛弃了,甩掉了想那条路的想法,跑步跟着他们。
月暝莫名其妙的走到了一个悬崖旁,
“月暝,不可轻生啊!”颜父看这样,急了。
“我。。”想说话,又被打断。
“月暝,你想以后后悔吗,这不可啊!”颜母也加入了劝说队伍里。
“我没有。。。我”月暝无语了,她怀疑这些人的想象力。
“月暝有什么事可以好好说嘛!”连墨颜也是。-_-||
“什么嘛。。。不是。。”月暝算倒了八辈子霉了。
“月暝姐姐,我知道错了,你不要生气了!呜呜,月暝姐姐。。。”暮儿泪水蒙蒙地追过来。
他来的太突然,月暝下意识地往后退了退。
“彭”这回真掉下去了,都怪这帮乌鸦嘴,只是感觉到气息就来了,到把命害进去了,她太悲惨了,这倒霉事她都能赶上,出门忘看黄历了。
月暝正在以变速直线运动从悬崖上滑落下去,【这辈子就这么毁了。月暝内心独白】
等待自己死亡的那一刻,终于盼来救星了。墨颜乘奔御剑驰向她而来,正好英雄救美。
“我们都说了不要轻生,不要轻生,你非不听。。”墨颜在剑上还在继续她的说教。
月暝黑着一张脸,现在她才懂,什么叫做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墨颜,你听我说。”月暝现在是对他吼的。
“啊?”这让墨颜着实一惊。
“我根本就没想轻生,我只是被一个气息吸引了而已,至于我掉下悬崖,是紫堂暮那家伙什么都不说就出来,把我惊下来的。”
“你没想轻生?”墨颜看到她的感情有点感激。
“对。”月暝依旧是黑着脸“还有一件事,放开我的手。”
墨颜赶忙放开月暝的手。
”气息?”这时墨颜也感觉到一股诡异的气息。
“去谷底。”月暝懒得御剑,正好有人下去得了。
“恩。”墨颜顺便打了个手势,让颜父、颜母和哭得不成样子的暮儿也到谷底。
几个人飞下去,走了好一会儿,雪比之前更大了。月暝乌黑的头发沾满了雪花。
“来者何人?”一丝苍老的声音从天空传来。
“在下姓墨,名紫宸。”
“那小丫头不错,真是块可造之材。”又一个声音。
“那个女孩,你叫什么?”又一个人跟着起哄。
“月暝。”这里只有一女孩,不是他还有谁。
“终于找到了”有开心的感觉,“那你往前走,其他人不准上前。”
月暝自然不怕,她怕过什么啊?
她从容地向前走了三步,然后。。。她的身前身后,诸多荆棘从地底下窜出来,看样子,这些人是要试探他的。既然送上门了,就陪他们好好玩玩吧!
37.
( 月暝甩了下头发,准备好作战。
此时墨颜他们很担心她呢,但却被那股声音所设置的结界拦住了,希望。。。月暝他平安无事。
“冰封”在心里默念咒语,瞬时间周围空气变冷,将刚未出土的荆棘给冰封住了。
“主人好棒,主人加油,”不知什么时候起秋雪从时之灵里出来了,而且当起了拉拉队。
“你从哪里来的,怎么会在这种地方,这里很危险的,赶紧走啊!”颜母在结界里紧张的斥责道。
“时之灵守护女秋雪前来报到,这是我自认为最棒,最有潜力的主人打架,怎能不看?”秋雪对他们笑,那笑别提有多清纯了,完全忘了颜母的紧张。
“主人,消灭他们。上吧!”秋雪找了一块石头坐下看戏,还不忘呐喊。
月暝满头黑线,不过,是时候显露一下自己的功夫了吧!
荆棘并没有就此消失,反而破冰而出迅速地生长,攻击月暝。
“水波”一股水波淋进这片荆棘,但对他们并没有多大反应,颜母急坏了,秋雪依旧没心没肺。
“呵呵”月暝蔑笑,太小瞧他了。“时空转换——冰封。”只见水渐渐结成冰,让荆棘一时无法动弹。
“破碎”趁这功夫,一大片荆棘都成了碎冰块。
这场仗,月暝胜了========
“主人,你太厉害了,我教徒有方啊呵呵!”秋雪一边夸主人,一边夸自己≡恋
“月暝,你没事太好了。”颜父依旧慈祥。
“秋雪,这是什么地方?”月暝拿秋雪当百科书。
“报告主人,这是世代有能力的长老级别人物待的地方”秋雪要知道月暝这么想,估计会气炸了吧。
“不过。。。”秋雪沉思。“按常理,这里应该不会被妖发现,你们不可能找到这里啊?”
“告诉我的是紫堂樱。”暮儿为自己洗脱罪名。
“不在这里。”为了阻止秋雪长篇大论?,月暝先说出来了。
“哦,那就看看她在干嘛”秋雪拿出了一块儿和樱相似的魔晶。
挥手之间,立刻展现了情景
“主人,完全任务。”一个瓜子脸,皮肤白脂的小姑娘收拾了一下自己的头发,从床榻上下来。
”ok,剩下的交给我了。”另一个和之前那个女孩长得完全相同的人出现了。
”主人,我请求不要杀了他。”
”怎么,看上了?”那个女孩点起一支烟抽了起来。
”我,我才没有呢!”另一个的脸一下子就变红了。
”主人,他有王者资格,所以。。。”也不知道这是狡辩还是什么?
”知道了,不动他就是了。”她妥协”不过,你脸红什么?”一脸的J笑。
”因为,因为,因为。。。”她脸更红了。
”回幻界吧!”她懒得管她。
他走后,那个女孩走到床塌旁。
”堂堂一王爷,长得也不怎么样嘛!”见熟睡的脸美得精致,快赶上人妖的美男,他没有半点动心。
”算了,看在我的某位得力助手说你是块王者的料,先不宰了你!”她拿着王爷的脸转来转去,还一边自言自语。
””
38.初见长老
( ”说实话吧,偷看人是不对的,对吧?”她笑着把烟灭掉,脸上出现了一眸浅笑。
秋雪是时之灵灵女,自然是普遍能力都可以,但这个人却能很清楚的感觉到这股气息。
”把看到的都忘记,不然杀了你们,不管你们是谁?”不知道她是自言自语,还是威胁他们。
突然魔晶破碎,人儿早已消失。
她是紫堂樱,这次进宫,用了”亚蝶”的名字,只为一个任务。。。
回来,秋雪还在愣神
”进去”月暝说话有一股说不出的寒意和令人颤巍的王者气息。
迎面走来三位老态雄姿的老人,想必他们就是隐藏在谷底的令人敬畏的妖界长老吧!
第一位:炎长老。表面慈眉善目,实际内心狠毒。妖术:炎术,风术。
第二位:翼长老。表面冰冷,对于手下十分狠毒,杀妖是他们三个人中最多的。妖术:风术,毒术。
第三位:幻长老。长着一张娃娃脸,喜欢玩闹。妖术:幻术(是巅峰等级的。)
还有一位就是他们的手下:龙蛟。特别喜欢穿梭时空。妖术:水。不过现在去做任务了,暂时不会看见。
”好长时间没有年轻人来看我们了呢!”幻长老笑嘻嘻的看着他们。
”老夫见过三位长老”颜父做辑跪下。
”起来吧”炎长老让他起来
”这是在下的夫人,那是犬子。”
”见过三位长老。”母子两也和他爹一样。
”起来吧”
翼长老看了一圈,把目光久久锁定在月暝身上。
”你为什么不跪”
”不想跪。”翼长老看她冷酷,傲气,还有那说不出来的强大气场。
”翼啊,她真狂傲,不过,为毛她旁边站着时之灵灵女呢?”幻长老傻傻的问。
”我叫月暝。”
”原来是她的女儿啊!”翼长老若有所思。
”进来说话吧!”炎长老看这气氛。。。
大厅里===
”小孩,你叫什么?”幻长老似乎对暮儿很有兴趣。
”我叫紫堂暮。”暮儿很有礼貌的回答。
”你姐叫不叫紫堂樱?”这会是幻长老。
”对啊,你怎么知道?”暮儿奇怪了!
”哈哈,我能不知道吗?为了它我可是亏了血本呢!”幻长老突然不说了,妈呀,说漏嘴了。对面的两束眼神足以杀死他。
月暝注意到了,她的不对劲。等会儿得让秋雪查查啊!
”我说那个月暝啊,你来这里包括其他人都要有心理准备啊!”
”说”月暝不耐烦了。
”总而言之,就是去训练。”翼长老长话短说。
”去哪?”月暝很痛快的问。
”魔塔,你必须到达塔顶,并且冲破。”
”秋雪,走。”不由分说,就把秋雪拉走了,没有半点犹豫。
”主人,哎主人”秋雪完全没反应过来。傻了吧唧的!!
两人很快就进了塔,那叫一个神速。
塔里很黑,但他们都是经过深经百炼,怎会怕这个?
”秋雪”月暝走了一阵,突然停下脚步。
”主人,秋雪在。”秋雪最美的就是她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那叫一个萌。
”去查查紫堂樱,要是和别的身份牵连也一并查查。”
”可是,主人,为什么阿?”秋雪是有问就提的好孩子。
”去查,查完告诉你。”月暝不想和她解释理由。
”那这里怎么办?”
”交给我就行了!”
”是,主人。保证完成任务!!!!”一某橙色的影子消失在天际。
39.再见紫堂樱
( 皇宫,人影,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出现在眼前,只有一瞬间,醒来就发现自己躺在一间客栈。
“嘶”突然感觉脖子一阵刺痛。
“醒了?”进来一个桃花眼,脸色较白的男子。
“你是谁?”警惕,警惕,樱还是警惕。
“别介啊,我可是你救命恩人,你就这么对我啊?”某个人在死皮赖脸。
“说不说,你要不说。。也没关系。”樱突然贼贼的笑。
“龙蛟,是长老叫我来的。”龙蛟感觉到邪恶的气息,就变得听话点了。
龙蛟?榆感觉在哪听过,却又忘了。
“我的任务完成,带我回去。”樱现在懒得想那些了。
“那你的上好点了吗?”龙蛟用关心的眼神看着他。
“没事”
“那。。∵吧!”龙蛟用了一个转换时间的法术,带着他从天上降落,结果很不幸,时空之门开在池子的上面,两人直接掉进了水里,更不幸的是樱是旱鸭子,不会游泳。
“噗”樱直接沉进水里。
龙蛟很费劲地把他救上来“你他妈的混蛋啊,信不信本小姐扒了你这层皮啊,月祭。”樱刚醒就掐住龙蛟的脖子。
月祭?月祭?想不到他这么快被发现了,不靠谱啊!龙蛟的心在吼叫。
“拿我草药,面皮,以及那本书,你还好意思出现在我面前?”樱掐着他的脸,表示他现在火气很大。
“我不还帮你那么多次吗?进宫,而且还救了你两次命呢!”龙蛟现在无理也说成了有理。
“走吧!废话那么多干嘛?”
“555,你欺负我555”樱用蛇鞭把龙蛟坤成了个粽子,桥他往大厅走去,顺便把自己的衣服给拧干了。一路上还时不时传来龙蛟的哀嚎。
“小女紫堂樱见过三位长老。”樱很礼貌地鞠躬,问好。
“起来吧。”
“后面是什么?”那个粽子,让人好奇。
“这个吗?”樱停了停,看着那个“粽子”
“10个,如何?”龙蛟这次豁出去了,搭上10个兵器,心疼死他了。
“ 聪明的决定。”樱很满意的笑笑。【刚才两人再用心灵通话。】“报告长老,她是你的属下——龙蛟。刚才有些冒昧,就捆成这样了。”
“那就放了吧。”三位长老很怜惜龙蛟的。
“稍等”看来紫堂樱这是不想放啊。
“不可以啊,不带这么坑人的。。。”哀嚎在放声歌唱,樱嫌太烦,用法术把他音带封死了。
“带来情报了吗?”幻长老头一次这么注重一件事。
“恩”
????“这是怎么回事?”迷惑,迷惑,还是迷惑。除了三位长老和樱其他人都在迷惑。
“总而言之,就是我用幻术交代紫堂樱去做任务,任务就是派他去皇宫搜索情报。”
怪不得,他会擅自离开,原来是因为做任务。想到这里,墨颜感觉一下子就轻松了好多。
“那。。。报酬拿来”樱又要坑人了。
“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没听说过吗?”幻长老其实很舍不得她的那些钱,为了雇他,幻长老可是下了血本,亏死他了。
40. 羽荆
( 幻长老忍痛割爱,把自己的血本钱都给樱了!樱在一旁乐呵呵的数钱,而幻长老感觉自己的心在滴血。
“好了,钱已经给你了,现在说说吧!”炎长老貌似习惯了幻长老的这种小孩子气,懒得理他。
“放心啦,交给我”樱拿出一张很长很长的图,密密麻麻,让人琢磨不定。
“这是皇宫地图,下面是密道。”樱把他立起来,拿了根教鞭对这副图划来划去。
“这些黑乌乌的是就是我们一般说的专门保护妖王的黑影军团,但是我怀疑他们图谋不轨,和城内连续杀人案有关,但这只是凭空捏造,我没有任何证据。”樱蹙眉。
“还有其他的吗?”幻长老担心,如果只是这点东西,那他的钱。。。
“当然有,如果每届妖王登基的时候,那么他们一定会去人间视察喽。”
“那这和没说有什么区别?”幻长老现在想掐死她。
”事实上。。。”樱开始吞吞吐吐“哦。对了。月暝呢?怎么没看见,我去找找。”(转移话题)樱踮起脚就要跑。
“她去魔塔了,你接着说。”炎长老很不给情面的戳穿她的阴谋。
“紫堂樱,我想和你说件事。”难得月祭帮她解围。
“来了”樱赶紧帮他松绑,拉着她远离这是非之地。
“给我回来。。”月祭他们来到了一条小溪旁边,幻长老的声音还徘徊耳边。
“龙蛟,说,来这儿有何意图?”樱突然拿出一把小刀在他眼前晃来晃去。
“玩啊。”樱顿时脑袋黑线,“其实是上回的那些粉末,我已经确定过了,就是僵兵的,皇宫里绝对有僵兵吧!”
“没错,那个魔王一定是元凶。”峪在一个石头旁,脑袋在深深的沉思。
“但据我所知,僵兵是禁术,要制作它们一定会花费大量时间,仅凭妖钻是不够的。”【魔、妖、幽冥三界以及人间一共有三钻。分别为魔钻,妖钻,巫钻。妖钻为妖界独自拥有;魔钻为魔界和幽冥界共同守护;巫钻是世代巫族为保护人类而拥有的。】
“你是说,他们会借探查的时候夺走巫钻?”樱顿然开窍了。
“不止有这些吧”可想而知魔王有多贪婪“一定要阻止他们,再这样,三界都会毁灭的。”
“我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樱站起身“既然是他们先动用禁术的,就莫怪我无情。”那一瞬间,月祭知道,这回的毒姬是要动真格的啦。
“那个龙蛟,就是上回寻宝时被长老指示去探查时之灵的,被我给下了毒药的吧?”樱终于想起来,那条苟延残喘的一条妖命吧。
“恩,现在没死呢。”月祭现在终于知道他捡回来的那条小妖为什么那么惨了?原来是他。“我过几天就能把他带回来,然后在回趟满月楼,你先把解药和银子给我。”
樱满头黑线,她真的想把他大脑刨开,看看这个月祭除了美女还会想什么。
最后,月祭狠狠地宰了他一笔。。。。
小羽快开学了,没有办法再写文了,只好先休文一段时间了。不过暑假我一定会努力的
时之灵系列之黑色魔女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