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谈情说爱,前夫好霸道-第1部分

《谈情说爱,前夫好霸道》
001.你认错人了
? 早春的蓉城仍有些冷,外面细密的雨丝纷纷扬扬,夜色苍茫。
“陆总,对不起!”慕向晚忍住胃里的难受,推开椅子,捂着嘴匆忙跑出了包间。
她进了洗手间,在盥洗台边吐得天昏地暗。
额头浸满薄汗,慕向晚却松了口气,如果不找个借口,恐怕那陆总还得得寸进尺。
待了会儿,却不敢拖得太久,硬着头皮往外走。
酒店大厅,慕向晚低着头走到旋转门,一道黑影突然闪过稳稳的挡在她面前,“慕小姐,先生要见你。”
慕向晚脸色立刻沉了下来。
“你认错人了。”
想推开他继续往前走,却再次被挡住。
“慕小姐,先生要见你。”
还是那句冷冰冰的话,慕向晚这几天已经快听得耳朵生茧了,男人脸上的表情却还是一层不变,像机器人一般。
“让开,我都说你认错人了!”
“慕小姐,先生要见你。”
“听不懂人话是不是?”慕向晚恼了,深吸口气,用力推开他,可是没走两步,后背突然一凉,刺骨的寒,让她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脚步顿住。
不等她反应,下一秒,手腕已经被拽了过去。
慕向晚脚一软,被男人强大的气场震慑到,差点没出息的跪了下去!
灯光下的男人,嘴唇轻轻扯了扯,两年没见,这丫头性子到没怎么变,还是一样没心没肺nAd1(
慕向晚被他拉住的手腕烫的吓人,一颗心“砰砰”狂跳,想没也没想的立刻将他推开。
“为什么喝这么多酒?”
醇厚好听的嗓音自她头顶响起,温热的呼吸让她耳根子红透了,慕向晚差点乱了心神,连忙往后退了两步,“不关你的事!”
傅斯尧朝她靠近,冰冷的手指撩过她额前的头发,声音温柔,“跟我回去。”
突如其来的亲昵,慕向晚的心“咯噔”一跳。
她防备的挥开他的手,“我不——”
“真不乖。”傅斯尧宠溺的摇摇头。
慕向晚深吸口气,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转过身去,可是,不等她走出两步,下一秒,她纤细的身子被人一把扛到了肩头。
“混蛋!傅斯尧,你放我下来!”
慕向晚不管不顾的挣扎着。
“不放。”傅斯尧温温淡淡的说了这么一句,彻底激起了慕向晚心里的小兽,张开嘴,对着他的肩头用力咬了下去。
“嘶——”
傅斯尧吃痛,肩膀微微一颤。
慕向晚瞪大眼睛看着眼前被灯光笼罩的男人,像小兽遇到无法匹敌的天敌一样绷紧了全身,退到角落里。
“傅斯尧,我可以告你马蚤扰!”
“哦?”挑眉,傅斯尧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小兽一般愤怒委屈的眸子,“好啊,我倒想看看,你怎么去告我马蚤扰nAd2(”
---题外话---
傅斯尧朝她靠近,冰冷的手指撩过她额前的头发,声音温柔,“跟我回去。”
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002.睡过算不算熟
? “哦?”挑眉,傅斯尧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小兽一般愤怒委屈的眸子,“好啊,我倒想看看,你怎么去告我马蚤扰。”
这是赤、裸、裸的挑衅!看准了她不敢把事情闹大。
慕向晚越想越气,大脑抽风,一个拳头打了过去,却被他轻易躲开,手已经被握住了。
她已经心乱如麻,却依旧强装着镇定,“卑鄙!”
“乖,别闹了。跟我回去。”傅斯尧另一只手摸着慕向晚的头,声音轻柔却不容抗拒。
闹?没错,在他心里,她永远都是在闹!
慕向晚恼怒的抽出手,他握得很紧,几乎将她的骨节捏碎。她越是挣扎,他握得便越紧,直到她忍受不了剧痛求饶才松开来。
慕向晚歇斯底里的怒吼,“傅斯尧,你以为你是谁?你以为今时今日有什么资格站在这里跟我说这些话!”
“凭我是你丈夫!”
“呵……”慕向晚轻笑一声,眼眶微红着怒吼,“傅大少爷,您别开玩笑了。我记得清清楚楚我慕向晚是单身!”
“小晚……”
“傅先生,请叫我的名字,我!们!不!熟!”
一口气憋在胸口,慕向晚说话的语气有些冲。
傅斯尧笑笑,“如果睡过都不算熟,那怎样才算熟?”
“呵……真是好笑了,睡过就算熟吗?”慕向晚抬起眼眸,直直的看着傅斯尧那冰冷的眼眸,赌气呛声,“一yè情这种事多了去了,难道他们每个人都很熟吗?”
意料之中,男人的脸冷了几分,一双眸子像是浸过寒潭般盯着她,手上忽然用力,慕向晚顿时痛的大叫一声nAd1(
“傅斯尧,你混蛋!”
“你好像还忘了很多事,让我提醒提醒你,在我们结婚的那一年里,我哪天晚上没有满足你?哪天晚上不是……”
“傅斯尧,你闭嘴!不要说了!”
慕向晚跳起来捂住他的嘴,脸上红得几乎滴血。
小脸鼓着,“傅斯尧,你到底想怎么样!当初赶我出傅家的人是你,现在叫我回去的人也是你,你精神分裂吗?凭什么你一句话,就要轻而易举的决定我的人生!凭什么我就得事事都得听从你的安排!”
愤愤的喘着粗气,她以前怎么不知道傅斯尧还有这缠死人不偿命的本事。
脑子里一团浆糊,想到什么一口气都说了。
傅斯尧从头到尾都默默地听着,神情难测,“你还委屈了?”
“我为什么不能委屈!”慕向晚气糊涂了,眼泪“唰”的掉了下来,“我凭什么不能委屈啊!”
傅斯尧叹了口气,“我答应你了你哥,要好好照顾你……”
“别和我提我哥!”慕向晚脸色骤冷,声音也一下尖锐不少。
-------
夭夭求收藏。(づ ̄3 ̄づ╭?~
---题外话---
傅斯尧笑笑,“如果睡过都不算熟,那怎样才算熟?”
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003.你不是我的谁
? “别和我提我哥!”慕向晚脸色骤冷,声音也一下尖锐了不少。
“好,不提。”傅斯尧神情难测,“跟我回去,我会给你最好的生活,会给你……”
会给你找到个良人。
傅斯尧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噎了一下,心里不是滋味,终是没办法说出口。
慕向晚自嘲一笑,松开自己的手,往后退了几步,身子无力的靠在墙上,“傅斯尧,我们已经没关系了,你不是我的谁,不必委屈自己来照顾我。”
“我有义务!”
义务!义务!慕向晚最恨的就是听到这两个字!
她擦了把眼泪,重整旗鼓,“我谢谢你的义务,我不需要!”
“小晚,别忘了,我们是夫妻。”傅斯尧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低醇的嗓音染着一丝复杂的情绪。
慕向晚恶狠狠地瞪他一眼,“已经离婚了!”
“那也是夫妻!”傅斯尧义正言辞!
“去你的夫妻!傅斯尧,你还能再不要脸一些吗?这些话听得你自己不害臊呀?我警告你,你愿意自欺欺人是你的事,别平白无故的搭上我的名声!”
慕向晚态度坚决,一边愤愤的说着,一边眸眼飞转的考虑着自己的“逃亡路线”。
“小晚,你……”傅斯尧还没说完,裤袋里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看了她一眼,他接过电话。
电话那边的声音很轻,慕向晚根本无从去猜来电话的人是谁,更别提听清楚对方说了些什么nAd1(可是,却明显的感觉到傅斯尧的脸色骤变,“瑶瑶?”
两个字,自他唇边缓缓溢出,蕴含着各种复杂的情绪,却让慕向晚猛地一震,漂亮的小脸上有些发白。
瑶瑶……唐沁瑶……
他现在的未婚妻……
慕向晚感觉自己的心被狠狠扎了一下,没出息的想逃。
趁着他不注意,慕向晚用力推开他的身子,飞快的跑了出去!
慕向晚从不知道自己有如此惊人的体力,一口气从酒店跑回了租的小别墅,开门,关门,动作一气呵成。
直到靠在门背上,她剧烈的心脏还“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
屋内很安静,只剩下她凌乱的呼吸声回荡在耳边。
呼吸逐渐平稳下来,慕向晚这才意识到傅斯尧根本没想过追上来,思及此,她突然不知道自己现在的心情是该开心还是失落。
窗外的雨一直下个不停,“滴答滴答”,那一声声,仿佛敲在了她的心上,不怎么疼,却让人闷得难受。
……
深夜。
慕向晚拥着被子,在床上翻来覆去,却怎么也睡不着。一闭上眼睛,眼前全是今天和傅斯尧见面的情景,她暗讽自己,真是没出息,居然会再次让那个男人轻而易举的就搅乱了她的心。
---题外话---
夭夭求收藏,咖啡神马的都是免费哒。(づ ̄3 ̄づ╭?~
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004.吓死宝宝了
? 慕向晚拥着被子,在床上翻来覆去,却怎么也睡不着。一闭上眼睛,眼前全是今天和傅斯尧见面的情景,她暗讽自己,真是没出息,居然会再次让那个男人轻而易举的就搅乱了她的心。
起身,为自己倒了杯水。
慕向晚拿起满杯的水,一口饮下。却不小心被水烫了舌头,也烫得她的心,越发的紊乱起来。
她捂住嘴,哈了口气。
窗外的风越吹越大,窗帘“啪”一声卷在窗台上,又“啪”的一声甩开来。
慕向晚拢了拢身上单薄的睡衣,手却在撩起帘子的一瞬间蓦地顿住了——
天色很黑,但还是一眼就看到了站在楼下举着把伞的傅斯尧。
手忙脚乱的将窗帘拉上,慕向晚像个做错事被发现的孩子一般,莫名心虚。
她不知道傅斯尧是怎么查到她的住址的,也不知道傅斯尧深夜站在下面是什么意思……
一颗心越跳越不规律。
慕向晚再次缩回被窝,更是无论如何都睡不踏实,索性瞪着一双清澈的大眼睛望着泛白的天花板。
拉开窗帘,下面的人正好抬头,隔得这么远,慕向晚还是看清了他唇瓣扯出的那一丝不易察觉的浅笑。
心里憋气,慕向晚又重重拉上帘子。
窗帘拉上的瞬间,傅斯尧的眸子也黯然下来。
“先生,唐小姐刚刚又来了个电话,加上这夜里天也凉,不如我们先回去,明天再来看小姐吧。”司机在一旁恭敬的说。
傅斯尧沉默片刻,“走吧nAd1(”
看着楼下的迈巴·赫渐渐驶出视线,慕向晚心里一片迷茫,下意识地抬手,捏了下自己的脸,失神之余竟将脸蛋捏得生疼。
啊——
痛得轻呼了一声,慕向晚这才如梦初醒,傅斯尧,他真的回来了!
……
清晨,慕向晚是被一阵“催命”的铃声给吵醒的。
迷迷糊糊的在床头摸到手机,刚按下接听键,电话里就传来一声怒吼,吓了她一跳,立刻从床上惊坐起来。
老板的问责劈头盖脸而来,“慕向晚!我当我这里是善堂是不是?TMD谁给你的胆子把陆总给我得罪了?!”
慕向晚拍了下脑门,这才想起来被自己丢在酒店的陆总。
电话里老板的骂声不绝于耳,噼里啪啦的像沓鞭炮,慕向晚扶住滚烫的额头,“我马上回去。”
不敢耽误,慕向晚简单的梳洗后,拿了件外套急急往公司走。
楼下已经没有人了,路过昨晚傅斯尧站着的地方时,脚步停了停,随后扯扯唇大步离开。
一辆黑色的迈巴·赫安静的等在小区门口,看到慕向晚出来,准确的停在她面前。
——————
夭夭要咖啡。(づ ̄3 ̄づ╭?~
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005.她除非是脑子进水了,才会……
? 一辆黑色的迈巴·赫安静的等在小区门口,看到慕向晚出来,准确的停在她面前。
后车门的车窗降下,清晨的一缕阳光正好落在傅斯尧完美的侧脸上,氤氲出一层疏离的金黄铯光泽,将他那张俊美如斯的面容衬托得更加帅气迷人:如刀刻般的五官,浓密英挺的眉,高而挺的鼻梁,轻抿的薄唇……
还有那双深不可测犹如深渊般的黑眸,每一处,都仿佛镀上了一层金色的光芒,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慕向晚一直都知道,这个男人是个妖孽般的存在,却没想到还是个爱缠人的妖孽。
傅斯尧慢条斯理的将手中的财经杂志合上,闲淡的视线落在她身上,“上车,我送你上班。”
慕向晚想也没想的拒绝,“不用了,谢谢。”
她曾经用了整整两年的时间学习怎么淡定,可是每次面对傅斯尧,所谓的淡定都TM见了鬼!
此刻的慕向晚,脑子里就一个字。
跑——
傅斯尧像是看穿她的心思,低醇的嗓音染着缕缕不悦,“多大的人了,别总想着跑。”
慕向晚诧异的看他一眼,愤愤咬牙,“见鬼。”
“小晚,说吧,你怎么样才肯跟我回去?”淡淡的嗓音中含有说不清的情绪,幽深的黑眸中也似有蛊惑人的能力。若非慕向晚太清楚这个男人的无情与心狠,搞不好真的会被他这副摸样唬了去!
“傅斯尧,你脑抽了是不是?我说了,我不回去不回去,死也不回去!”慕向晚也烦躁起来,语气更加冲。
她态度坚决的拒绝让他的心剧烈的缩了一下nAd1(
脸色沉下来,“小晚,你该知道我的性子。”
“不知道!不知道!”慕向晚剧烈摇头,看在傅斯尧眼里却只像个要不着糖果而耍赖的孩子,她脸上的表情忽然松动下来,眼睛有些湿润,“傅斯尧,我真的不想回去……”
那个地方已经被另一个女人占有,她除非是脑袋进水了,才有可能答应搬回那里!
傅斯尧静静看着她,“我不会让你委屈。”
“……”
她不是怕委屈,而是怕心痛!
慕向晚眨眨眼睛,深吸口气,“好了,你不是说要送我回公司吗?快点吧,我快迟到了。”
说完,不顾他探究的眼神,拉开后车门就钻了进去。傅斯尧看她一眼,她将车门关上,然后固执的偏头看向窗外。
“如果一个星期内你能谈成‘虎跃’的单子,我就放了你,离你远远的。”
慕向晚诧异的看他一眼。
“如果没谈成呢?”
他突然的松口让她不得不留了个心眼。
看到她无意识露出的可爱表情,傅斯尧的唇角轻轻动了动。
“心甘情愿的跟我回去。”
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006.故意让她难堪
? “心甘情愿的跟我回去。”
慕向晚翻了个白眼,“傅斯尧,你真是病得不轻。”
傅斯尧宠溺的笑开,“相思病。”
“滚你丫的!”像被蜜蜂蜇了一下,慕向晚气急之下脱口而出。
傅斯尧脸一黑,在外呆了两年,还真是什么话都学会了。
“我不答应!”
“哦?”傅斯尧挑眉,以一种极其缓慢的语调说,“你可想清楚了,这可能是你唯一的机会。”
“滚你的唯一机会!傅斯尧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以傅家今时今日的地位,你只要在陆天明面前随便说几句,他还敢跟我合作吗?我还可能有胜算吗!”
傅斯尧怔了怔,挺惊讶的,这丫头……在外面两年,倒是学聪明了不少。
“我答应你不插手。”
慕向晚不敢置信的看着他,考虑着自己如果答应的话有几分胜算。俗话说有志者事竟成,虽然陆天明这人难缠了点,可是他们公司开出的条件绝对是有竞争力的,陆天明没必要跟钱过不去,只要傅斯尧答应不插手,她不是没有赢的机会。
再说,就算最后被傅斯尧赢了,大不了她来个抵死不认,看看到时候,他能拿她怎么办?
这样想着,慕向晚竟一下笑出了声。
“笑什么?”
“要你管!”
“孩子气。”傅斯尧宠溺的笑开,“怎么样,考虑清楚了?”
慕向晚恶狠狠的瞪他一眼,她讨厌他总是那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好像所有的事情都在他预料之中nAd1(
……
从办公室出来,慕向晚赶紧活动了下筋骨,刚刚在里面挨训差点没把她颈椎病给刺激出来。
好在最后老板答应再给她一个机会,让她继续跟陆天明的单子。前提是这次,得把陆天明给“哄”高兴了。
想起那张肥头大耳的脸,慕向晚忍不住按了按作痛的太阳岤。
“向晚,老总还是叫你跟陆总的单子吗?”刚打完客服电话的同事苏晓曼凑了过来。
慕向晚无奈的点点头。
苏晓曼见她一脸憔悴心不在焉的样子,还以为是她昨天在陆天明那里受了委屈,不由得好心的提醒道,“向晚,这个陆总可是圈子里出了名的好色,你跟他的单子,可得多小心着”
“放心吧。”慕向晚深吸了口气,对着满眼关心的苏晓曼扯了扯唇角,“想占我便宜,他除非是活腻了。”
“恩,你自己心里有谱就好。我那边还有几个顾客要回访,那我就先忙去了。”
慕向晚闷闷的站在咖啡机边,手里的咖啡带着源源不断的热度沿着冰凉的指尖传入身体,想想今天傅斯尧的提议,再想到刚刚在办公室里老板的话,陆天明好色的事情,在蓉城众人皆知,他选择以陆天明作为赌注,难道是故意想让她难堪?
---题外话---
咖啡和收藏,都是免费哒。
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007.想死的心都有了
? 慕向晚深呼吸了一口气,又摇摇头,将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法清除干净。当务之急还是先想想要怎么才能说服陆天明接受自己的方案。
……
晚上九点,衣香鬓影的酒会,酒香和胭脂香交融在一起,入眼处皆是奢侈。
在这之前,她给陆天明的秘书打了个无数个电话,对方都一副爱搭不理的样子,死活不愿告诉她陆天明的行踪,无奈之下,她只好利用自己的方法查到陆天明今晚将会出席这场酒会。
慕向晚一席素色长裙,站在大厅进门的位置,一双漂亮的眸子在人群中不断地梭巡着——
陆天明周·旋在各色的美女中间,几个人肆无忌惮的调笑着,笑得前俯后仰,陆天明更是大胆的将手伸向女人高耸的胸?部。
慕向晚露出鄙视的表情,忍住胃里的不适,端了杯酒咬牙走过去。
却突然,一道幽深的目光落在她身上,慕向晚没由来的打了个冷颤。
转过身,又没什么。
原来的地方已经不见陆天明了,慕向晚脚步焦急的在人群里乱穿,四处张望,“你可别先走了啊。”
时间,汀。
慕向晚发誓,如果她能预知到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事,她一定不会追着陆天明过来!
看到傅斯尧的那一刻,慕向晚想死的心都有了,她怎么就没想到,以傅斯尧这种身份的人也会受邀参加酒会呢?
“怎么又是你啊?我说过了,对你们公司的方案不感兴趣!”陆天明记仇,恼怒的挥挥手,转而向傅斯尧一脸巴结,“傅总,我是‘虎跃’集团的负责人,这是我的名片,没想到竟然能在这里见到您,真是三生有幸啊nAd1(”
傅斯尧扫了眼陆天明递过来的名片,没接。
慕向晚低着头,悄悄笑了下,看到陆天明出丑,她有种变态的快感。
“呵呵——”
陆天明尴尬的笑了两声,指着旁边的包间,“傅总,那个,不如我们先进去坐坐?”
傅斯尧看他一眼,意外答应。
陆天明受宠若惊又倍受鼓舞,“傅总,请,请。”
眼看着两个人快要走到房间门口,一直站在旁边宛如空气的慕向晚抿了抿唇,转身欲走。
“你也跟来。”沉稳内敛的男人忽然转过身对着前面的慕向晚开了口。
慕向晚脚步一顿,刚开始以为是自己幻听,等到转身后才发现傅斯尧的视线正看向自己,微微眯起了眼睛。
柳眉微蹙,傅斯尧又想干什么?
陆天明对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有些不知所措,疑惑的看着慕向晚,又小心翼翼的看了看一旁站着的傅斯尧。
“傅总,这位是‘远洋’集团的员工——慕向晚。”
因为猜不透傅斯尧的心理,陆天明掂量了一番,只简单介绍。
---题外话---
有人喜欢傅童靴吗?
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008.鸿门宴
? 因为猜不透傅斯尧的心里,陆天明掂量了一番,只简单介绍。
傅斯尧挑眉,“慕小姐很漂亮,不知道我是否有这个荣幸?”
慕向晚眉头更紧,他夸赞的理所当然,可是她却觉得不安,印象中傅斯尧从来不把女人的外貌放在眼里。
陆天明的眼睛亮了一下,“傅总,您有所不知,我们‘虎跃’和‘远洋’向来都有生意上的往来,慕小姐当然不会拒绝,是吧?”
说完,向慕向晚使了个眼色,“还不快过来!”
慕向晚皱眉,不甘不愿的上前,“傅总,您好。”
傅斯尧嘴角的笑意愈浓,“慕小姐,不但人长得漂亮,而且还年轻有为。挺好。”
慕向晚一副不敢置信的看着他,傅斯尧这货今晚是没吃药吧?怎么一个劲儿的夸她?
酒过三巡。
“傅总,说起您当年单枪匹马一个人出来闯荡,那气魄,可真是令人佩服!”
听着陆天明刻意的奉承,傅斯尧但笑不语,一双眸子不温不淡却蕴含着令人无法忽视的严酷,不知何时,他已经起身。
“陆总,慕小姐,我还有约,改日再聚。”
他一起身,陆天明跟着起身,“您忙您忙,那我们改日再联系。”
“恩。”
傅斯尧淡淡回应,随即收回看向慕向晚的视线,嘴角浮起一丝不怀好意。
慕向晚懒得理他,从公文包里拿出一份文件递给陆天明,“陆总,这是我们……”
陆天明摆摆手,将文件放在一旁,“慕小姐,我看傅总对你挺欣赏的啊?”
“没有吧nAd1(”
“你看他今晚,对你那可是赞不绝口啊。”
“陆总,你误会了……”
其实,她想说的是那人脑子有问题。
“慕小姐,傅总的身份你也知道,在蓉城那可是举足轻重的大人物,全城不知道有多少女人都在幻想着能得到他的垂青呢。我看他对你挺有好感的,你自己可得好好把握这来之不易的机会啊。到时候,我们这些老朋友可都还得靠你提拔呢。”
慕向晚全身一颤,差点没坐稳。
她尴尬的扯出一抹笑,“陆总,您别开玩笑了……像傅总这样的大人物,哪里会瞧得上我,我们还是先谈谈合作的事情吧。”
陆天明摆摆手,“罢了,既然你没有这个心思,我也不强人所难了。”
“谢谢陆总。”
慕向晚松了口气,重新拿起文件准备递给他。
陆天明晃了晃手上的酒杯,“合作的事情先不急。说回上次酒店的事吧,你中途离开,是不是也该给我一个交代呢?”
————
有人看文文伐?夭夭求咖啡,求收藏。(づ ̄3 ̄づ╭?~
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009.你对我做了什么
? 陆天明晃了晃手上的酒杯,“合作的事情先不急。说回上次酒店的事吧,你中途离开,是不是也该给我一个交代呢?”
“对不起陆总,那天……那天我真的是因为突然发生了一点急事,所以才会……”
面对她的道歉,陆天明依旧是那副似笑非笑的表情,没说接受也没说不接受。
只晃了晃手中的酒杯,意有所指的说道,“这酒真是越喝越没味道,怪不得人家都说一个人喝酒越喝越没意思,还真是。”
慕向晚立刻会意,拿起桌上的酒杯。
“陆总,这杯我敬您,算是给您赔礼道歉。”
“好!慕小姐,果然爽快!”说完,打了个响指,“服务员,再上一瓶酒。”
陆天明说话的时候顺带做了个眼色,服务员立刻会意,端来一瓶上好的红酒。
一番说辞之下,本想着只喝一杯的慕向晚,却被硬生生的逼着喝了好几杯。
她的酒量不浅,至少这几杯红酒还不至于让她醉的连眼前的东西都看不清了。可是放下酒杯的那一刻,她却觉得眼前一阵天旋地转。
陆天明及时扶住她,“慕小姐是不是喝醉了?我叫人送你回去吧?”
见来人是一女服务生,慕向晚绷紧的心松了不少,顾不上礼数,立刻起身往门外走去,可是,刚走出房间的大门,眼前突然一黑,直直的瘫软在服务生身上!
……
头痛欲裂,思绪涣散。
响在耳里的是,哗哗的水声。
慕向晚睫毛颤了颤,努力睁开眼睛,一片迷茫,连眨了几下眼睛才看清四周的环境nAd1(
这里是什么地方?她怎么会在这里的?
头脑昏沉,全身软的没有一丝力气。
她努力回想昨晚发生的事,没等她完全想起,浴室的门,已经被人从里面拉开。
慕向晚吓得从床上坐起,明眸陡睁的看向眼前的男人——
傅斯尧大方的走出浴室,浑身上下只裹了条浴巾,身上还有水珠顺着那令人浴血喷张的人鱼线往下滑。
天啦撸!
大清早的要不要这么勾·引人?
慕向晚忍不住咽了口口水,脸色涨红,呼吸急促。
傅斯尧淡淡看她一眼,“醒了?”
“……”
慕向晚心里小鹿乱撞,连忙仰头,伸手一摸,还好没流鼻血。
傅斯尧看着她不经意流露的可爱举动,嗤笑一声。不管怎么变,这好色的性子还是和当年一样。
他这一笑,彻底点燃了慕向晚心里蕴藏已久的怒火。
“傅斯尧,你对我做了什么?!”
男人淡淡摇头,开始自若的穿衬衫,像是根本没听见她这个问题。金色的袖扣,在晨曦下闪烁着耀眼的光芒。
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010.你有没有想我
? 男人淡淡摇头,开始自若的穿衬衫,像是根本没听见她这个问题。金色的袖扣,在晨曦下闪烁着耀眼的光芒。
她快要疯了。
“傅斯尧,你说话!你昨晚是不是对我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她抓狂的跳到他面前。
“什么是不该做的事?”他反问,声音隐约带着笑意,居高临下的看着那张因又羞又愤而涨红的小脸。
慕向晚炸毛,“你少在我面前装傻充愣的!”
傅斯尧一脸无辜,“冤枉,我是真的不懂。”
“你!”
慕向晚脸色涨红,愤恨的抓起枕头砸向傅斯尧的方向,恨不得将他那张虚伪的脸给撕烂了。
她强忍着怒气,“傅斯尧,你不要脸!”
“哦?”傅斯尧挑眉,“你倒是说说,我哪里不要脸了?”
慕向晚小脸鼓着,“你故意在陆天明面前说那些话,就是为了误导他,让他以为你对我有意思,好把我乖乖送到你面前对不对?呵,这种下三滥的手段都用得出来,傅斯尧,你还敢说你不是不要脸!”
傅斯尧的眸色随着她的口无遮拦渐渐变得深不可测,迈着沉稳的步子,一步一步的朝她走了过去。
“你……你干嘛?”
“你说呢?既然骂名都已经背上身了,如果不真的做点什么,好像真挺对不起这骂名的。”
“你……你……我警告你别乱来啊……”
慕向晚被逼退到床角,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双手推着他的胸口,事到临头终于淡定不了了,“傅……傅斯尧,你不准乱来!”
当她的手碰到他胸前肌肤的那一刻,背脊窜上一股战栗,难以想象那样的触感会带给自己如此大的震撼!
傅斯尧双手撑在她的两侧,居高临下的将她圈在怀里,声音喑哑,“小晚,两年不见了,你难道就一点儿都不想我吗?”
呼吸一滞nAd1(
傅斯尧离她太近了,慕向晚感觉得到他的气息吹在她的脸庞,却早已不是记忆里熟悉的味道。
慕向晚用力咬住泛白的嘴唇,垂在身下的手暗暗握紧。
撇开头,不去看他审视的眼睛。
“没有……”
她的回答和坚定的表情刺伤了傅斯尧的眼。
他深邃的眸眼望着她,慢慢从炽热变得寒凉。
声音微冷,“跟我回去。”
他冷漠的表情和疏离,让慕向晚心里微微的痛着,抬起头,对上他淡漠的眼眸。
“我不——”慕向晚眸眼微动,“这个赌局还没结束,你不能强迫我。”
见她满脸委屈,傅斯尧心一软,摸了摸她的脸,“小晚,陆天明那人心机颇深,再加上今晚他知道我对你有意,于公于私都不会轻易地答应和你签合同,你赢不了的。”
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011.你是真的喜欢我吗
? 见她眼眶微红,傅斯尧心一软,摸了摸她的脸,“小晚,陆天明那人心机颇深,再加上今晚他知道我对你有意,于公于私都不会轻易地答应和你签合同,你赢不了的。”
慕向晚陡然僵住,不敢置信的看着他线条分明的下颚,随后逃避的别开头,“呵……那你是真的喜欢我吗?”
她的心脏几乎要跳出嗓子眼了,他说,他对她有意。
紧紧咬唇,不让心里的紧张外泄!
她的话让他蹙眉,深邃的眸子却在瞬间掩去所有的情绪,随即笑了一下,他的唇畔覆上她的耳,“其实,我更喜欢你不穿的样子……”
“……你!”
感觉被戏弄的慕向晚像被踩到尾巴的猫一样用力推开他,跳退到老远,气得小脸全然涨红。
傅斯尧淡笑不语。
慕向晚狠狠瞪他,咬牙,“为什么坚持让我回去?”
“这是我对你哥哥的……承诺。”
“哥哥哥哥哥哥……傅斯尧,除了这个理由就没有别的……”
一听到这个理由心里就来气,未经大脑的话在关键时候噎住,眼眶陡然红了,咬牙不语。
“那你想要什么理由?”
挑眉,眉目间蕴含着点点笑意。
“神经病!”
翻着白眼暗骂了一声,索性懒得理他,心却因为他的问题而乱了节拍。
——那你想要什么理由——
是啊,事到如今,她到底还在奢望着什么?
傅斯尧岔开话题,“小晚,听话nAd1(”
“听话个屁!”
慕向晚偏偏要和他作对,眼睛里喷着火。
傅斯尧皱眉,“不准说脏话。”
“就说就说!你听不惯可以不听啊!谁稀罕你……”
下一秒,空气缄默,慕向晚的唇被人封住。
她的眼睛猛地就睁大了,呆滞的站在那里任由他热烈的掠夺,长长的睫毛微微颤着,扫过男人的肌肤,痒痒的再次撩拨着他的神经。
低醇的嗓音伴随着呼吸绕到她耳畔,“我不管谁稀罕我,可是慕向晚我告诉你,这件事我不准。”
……
慕向晚回到家,瞪着屋内的一片昏暗。靠在门上,一动不想动,全身上下忽然没有一点力气。
……
“慕向晚,你为什么答应跟他去看电影?”傅斯尧黑着脸将她拉到角落里,凶神恶煞的盯着她。
他找了她整整一个晚上,结果她居然和别的男人出去“约会”!
“凭什么只许你和别人去!”听到她凶,慕向晚委屈的红了眼眶,“我昨天看见你带唐沁瑶去了……”
“不是我带她去的。”
“我不信!”
傅斯尧第一次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一旦经她认定的事,无论别人怎么解释都没用nAd2(
---题外话---
读者都是别人家的,夭夭有吗?
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012.这不是……二爷的前妻吗
? 傅斯尧第一次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一旦经她认定的事,无论别人怎么解释都没用。
慕向晚越说越委屈,眼泪“啪嗒啪嗒”的往下掉,“我明明就看见的,你和她一起,她还挽着你的胳膊,你们,你们还……你们还亲上了!”
傅斯尧头痛扶额,“那是角度问题。”
慕向晚哭的更凶了,用力推开他往前跑,傅斯尧顺手一捞,便将她抱进了怀里。
“如果以后还想去看电影,就来找我,我不准你再和别的男人出去。”
她仰起头,半信半疑的问,“那……如果有一天,你不理我了怎么办?”
“我永远不会不理你。”傅斯尧点了一下她的鼻尖,笑道。
……
回忆戛然而止,慕向晚醒来的时候,身旁空空如也,屋子里空荡得可怕。
一个人拖着行李被赶出傅家,所有的信仰全部破灭,那种茫然不知所措她此生都不想再经历。
伸手摸向床头的手机,看了眼时间,掀开被子,走近卫生间。不要再去想什么,今天还有一天的工作,无论如何也要把陆天明的单子拿下。
当天一早,上班前一个小时慕向晚就等在了“虎跃”公司楼下,准备直接拦住陆天明,当面把话解释清楚。
她事先并没有确认过他的行踪,但是,陆天明作为一个上市公司的总裁,总不能每天都不来公司吧?
所以,她现在的唯一方法,就是等。
在她不知道的时候,傅斯尧已经通过陆天明的秘书得到消息,随后通过内部系统调出了“虎跃”发来的监控画面nAd1(
监控画面里,慕向晚端着一杯刚刚在旁边便利店里买的速溶咖啡,低头轻轻吹凉,在没有他的日子里,他的小丫头已经出落得亭亭玉立,“原来,没有自己,她也可以过得很好。”这样的认知让他的眼里染上一层清冷。
助理孟浩的电话打断了他的思绪。
“二爷,您在哪?陆总那边送来了一张邀请帖。”
“会议室。”
老板去会议室做什么?孟浩怔了怔,狐疑的带着邀请帖赶到了会议室。
早上的会议早已结束,会议室大门紧闭。
孟浩揣着一肚子疑惑敲门进了会议室,惊讶于傅斯尧竟然真的在。
孟浩看着笔记本电脑上几个小方格子组成的监控屏幕,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异样,正准备收回视线的时候,看到左下角大厅的短沙发上低头坐着一个女孩,本来他并没有特别注意,直到女孩不经意的起身,孟浩大惊失色,如果他没认错的话,这不是……二爷的前妻吗?如果不是她的相貌除了瘦了一点几乎没怎么变,时隔两年,他还真不敢相信会再在老板的电脑里见到她。
---题外话---
稀饭的孩纸请记得收藏哦(づ ̄3 ̄づ╭?~就是纳格“”。
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013.昨天,和傅总开心吗
? 孟浩看着笔记本电脑上几个小方格子组成的监控屏幕,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异样,正准备收回视线的时候,看到左下角大厅的短沙发上低头坐着一个女孩,本来他并没有特别注意,直到女孩不经意的起身,孟浩大惊失色,如果他没认错的话,这不是……二爷的前妻吗?如果不是她的相貌除了瘦了一点几乎没怎么变,时隔两年,他还真不敢相信会再在二爷的电脑里见到她。
“孟浩。”
孟浩实在是太震惊了,连傅斯尧看着自己都没有发现,直到他不满的喊出他的名字才尴尬的把邀请帖递上,“这是陆总送来的邀请帖,说是邀请您去参加马尔贝拉的游艇会。他还说,二爷您想要的,在游艇会都有。”
傅斯尧剑眉微微一蹙,挥手示意他下去。
慕向晚一边等一边不停的低头看手机时间,最后一直等到快中午才看见陆天明的身影。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