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谈情说爱,前夫好霸道-第10部分

冷淡漠的背影,心里像针扎似的疼,他就这么不想面对她?还是相信了唐沁瑶的话媛?
她揉揉作疼的脑袋,不敢再往下想。
翌日,阳光暖洋洋的洒在房间里米白色的地毯上,房间里想起一阵清脆的铃声反。
慕向晚皱了皱眉头,翻了个身,才接起电话。
“小晚,有时间出来见一面吗?”打电话的人是林意潇。
听着电话里熟悉的声音,慕向晚的手蓦地一僵,咬咬唇还是答应了下来。
半小时后,慕向晚依约来到和林意潇约定的咖啡馆。
她进去的时候,林意潇已经坐在了座位上,看样子已经等了有一会儿。
见她进来,他立刻起身朝她招了招手,“小晚。”
慕向晚笑了笑,有些拘谨的点了杯饮料。
简单的寒暄后,林意潇抓着她的手,进入正题——
“小晚,有些事我之前一直没有机会问你,你为什么会答应搬回傅家?你明明知道傅斯尧做的这一切只是为了折磨你,你又何必让自己变得这么难堪?”
重逢后见过她几次,每次都因为傅斯尧而如此狼狈,他宠她宠得恨不得把全世界都捧到她面前,怎么能允许别的男人对她如此玩弄羞辱?
慕向晚收回自己的手,拉开彼此的而距离,抬眸看着他,“自从慕家出事之后,哥哥就成了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你也知道,当年闹事的那个工人,是因为我才会找上傅斯尧,医院的那次,如果哥哥不是为了救傅斯尧,也不会错手杀了那个人,更不会把自己弄到如此地步,这么多年,是我对不起他nAd1(”
林意潇望着面前虽然柔弱但却倔强得不肯轻易放弃的女人,黑色的眼眸中闪过一丝心疼,“正阳的事情,凭着林家和上官家多年的交情,我也可以帮你解决。如果你愿意的话,林氏绝对可以成为你坚强的后盾,你不必要非得靠傅斯尧。”
慕向晚鼻尖一酸,坚强的后盾吗?
这辈子,她已经和傅斯尧纠缠不清了,两个人说不清谁欠谁,可林意潇不一样,这些年,一直都是他陪在她身边,如论她变得怎么样,无论外界对她的评价有多不好,他都一直相信她,陪着她。
这些年,慕向晚一直觉得自己对他有所亏欠。
虽然,林氏如今在蓉城称得上是数一数二的大公司,可与傅氏比起来终究还是差了一点,如果要他因为自己,要与傅氏为敌,不管怎么说总是对林氏接下来的发展不利的。
更何况,现在林家正是要推选下一任接、班人的时候,不管是林意潇的堂兄堂弟,都有意要分一杯羹,虽然林意潇现在的呼声最高,可是谁胜谁负谁都说不清楚。
她不可能让他因为她又一次陷入这样两难的境地。
将堵在嗓子口的哽咽吞噎了回去,慕向晚正了正神色,她摆起一张冷漠的脸抬头看着林意潇。
“这些年,你已经帮我够多了nAd2(其实,你大可不必费心来管我的麻烦,同样的,我也没有必要要接受你的帮助,意潇,这些年,你在我身上浪费的时间和精力已经够多了,在朋友的立场,你已经做到了仁至义尽,真的够了。”
她起身准备离开,刚拿过包包却一下被林意潇拉住了手腕,他好看的眉头皱了皱,有些痛苦的开口,“小晚,你知道的,我对你,想做的从来就不是朋友。”
“对不起。”
慕向晚怔了一下,挥开他的手,转身离去。
留给林意潇的是一个高傲冷漠的背影,他僵持在空中的手只握得住一把冰冷的空气。
慕向晚吸了吸酸涩的鼻子,现在的她已经一无所有,与其脱离傅斯尧再亏欠另一个男人,不如就这样吧。
曾经受过的那些伤现在想想还会觉得疼,有些痛,这辈子体验一次就够了。
她真的没有精力再去伤一次,那种犹如撕心裂肺的感觉。
深吸口气,她头也不回的往前走去。
这个世上,或许真的有个命中注定,有时候她会想,如果当年自己先遇见的人是林意潇而不是傅斯尧,那么她是不是还会喜欢上傅斯尧呢?
真的不知道呢……
又或者,这个世上本来就是这么不公平,有些人就算拼尽了全部的力气,还是得不到一个自己喜欢又喜欢自己的人,而她和林意潇,很不幸的,都是这些人的其中之一。
林意潇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心里忽然紧紧的纠在了一起,那种从心底涌上来的刺痛,将他伤的体无
tang全肤nAd3(
很早的时候,他听人说过一个“蝴蝶飞过沧海”的故事。
现在的他,就好比那个努力想要飞过沧海的蝴蝶,而慕向晚,就是那遥不可及的沧海对岸。
可惜,当他历经千辛万苦终于飞过沧海后,才发现沧海的这边从来都没有过等待。
这些年,围在他身边的女人不算少,也有很多的人劝过他,说慕向晚有什么好的,你为什么偏偏要非她不可?
是啊,他也经常问自己,慕向晚到底哪里好?
论漂亮,比她漂亮的人多了去了,论性格,她基本上对他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
林意潇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了,也说不出个能够说服自己的理由,可就是偏偏这么深的爱上了。
又或者,真心爱一个人,哪里又有那么多的理由可言?
就像刚才,他明明知道以林氏今时今日的地位,虽然声名在外,可终究比不上傅氏在蓉城占据的坚不可摧的地位,也不可能撼动他旗下掌握的经济命脉,可他还是愿意为了她而不惜一切,以卵击石。
慕向晚走出咖啡厅没几步,就接到了傅斯尧打来的电话。
“你现在在哪里?”傅斯尧沉声问道。
慕向晚不想在这个时候惹他生气,只说道,“在外面和素心聚了一下。”
电话那边沉默了会儿,然后才传来傅斯尧有些低沉的声音,“给你十分钟,马上来‘在水一方’的高尔夫球场,最好不要迟到。”
最后的几个字,他说的警告意味十足。
这个可恶的男人,慕向晚忍不住腹诽道。
却不得不听从他的命令,立刻在街边拦了辆的士往“在水一方”的高尔夫球场走去。
“在水一方”是蓉城鼎鼎有名的娱乐会所,以奢华和尊贵而闻名,向来是会员制,身家低于一个亿的连的资格都没有。所以这个地方也成了市内外的公子哥儿攀比消遣的最佳之地。
慕家未破产之前,慕向晚也跟着傅斯尧来过几次,她知道以自己现在所在的位置要在十分钟之内赶到“在所一方”是根本不可能的。
一路上,一直催促着司机开快点,可是等她到了的时候依然完了半个小时。
来不及放松紧张的心情,慕向晚快速的下了车,门口的接待傅斯尧已经事先打了声招呼,一见到她,便立刻迎了上来,在前面为她领路。
紧张的双手在身下紧握着,她有些拘谨的跟着接待的人往里走。
会所里面比她两年前来的还要大,她喘着粗气看着傅斯尧,等着他对她来晚了的惩罚。
那个男人站在她面前,足足比身高一米六七的她还要高出好多,他伟岸的身躯冷冷的立着,金色的阳光洒在他身上犹如在他四周缠上了一层金色的光线。
慕向晚站在他面前,忽然觉得自己是那么的不起眼,他的影子几乎将她整个人都包围住,她只觉得周身都被一股寒气所包裹着。
他没有说话,慕向晚更不知道要说什么。
两个人就这样沉默着,气氛有些诡异。
不远处有几个人走过来,直到那几个人走近了她才看到那是陈素心,还有她父亲。
傅斯尧出乎意料的没有生气,只是嘴角微微勾起的弧度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漠,他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淡淡的眸光低头看了眼手上价值不菲的腕表,“迟到了半个小时零五分钟,慕向晚,你应该知道我这个人最讨厌的就是别人迟到吧?”
079.傅斯尧就是故意在折磨她
? 傅斯尧出乎意料的没有生气,只是嘴角微微勾起的弧度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漠,他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淡淡的眸光低头看了眼手上价值不菲的腕表,“迟到了半个小时零五分钟,慕向晚,你应该知道我这个人最讨厌的就是别人迟到吧?榀”
她将头低垂着,可即使这样,还是能感觉到头顶传来的陈素心和她父亲朝她投来的诧异的眼光,特别是陈伯父,现在心里肯定对她嗤之以鼻吧?
曾经那么自诩骄傲,再也不踏进傅家大门的慕向晚,现在不仅搬回了傅家,更是被傅斯尧呼来喝去的使唤。
她背弃的,岂止是自己当初的诺言,还有自己的自尊。
她抬头凉凉的看了一眼面前站在的如王者般高高在上的男人,他得天独厚的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在她最好的朋友和尊敬的长辈面前,他冷傲的将她所有的自尊都踩在脚下,还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慕向晚缓缓收紧了垂在身下的双手,用力的咬住了贝齿,眼中的眼泪慢慢涌了上来,“傅斯尧,你不要欺人太甚。”
傅斯尧朝她靠近一步,与她离得几乎只有几毫米的距离,薄凉的唇轻轻的靠近她的耳蜗,凉凉道,“慕向晚,我是提醒你,别想着要离开我身边。还有,对我的话,你最好放在心上,否则,我有的是办法让你难堪。”
他脸上挂着的凉凉的笑意让慕向晚的心犹如跌进了万丈寒潭般的冰冷。
傅斯尧轻轻摸了摸她的头发,动作仿佛多年的情侣般的亲密。
可是只有她知道他刚刚说出口的话是多么的伤人,他的动作,犹如最尖锐的刺刀,扎进她的胸口里,一寸一寸的宛着她心脏里最脆弱的肌肤。
在他心里就这么恨她鲲?
她知道,那天的事情,唐沁瑶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甚至会添油加醋的向他告状,她也没天真到奢望他能够相信他,可是她怎么都没想到,他竟然就那么轻易地相信了唐沁瑶的话,甚至一点儿都没有怀疑nAd1(
不然,现在又怎么会在她面前说这些?
是兴师问罪吗?因为她推了唐沁瑶?
是啊,傅斯尧是谁啊?是那个强势到当初只要她一句话,他就愿意一掷千金的买下蓉城所有的游乐园的人,现在为了自己的“未婚妻”来找她兴师问罪,又有什么好奇怪的?
傅斯尧注意到慕向晚变化万千的眸色,黑色的眸眼里多了一丝复杂,薄凉的唇也微微抿了抿,藏着某些不愿表露的恼怒。
他今天把陈素心父女请来,就是为了当面谈谈慕正阳的事情。
陈赢天之所以不愿意自己的女儿和慕正阳在一起,无非就是因为现在慕家破产了,而慕正阳又坐过牢,担心他出狱之后也不会再有好的前途。
他今天请他们来,还故意叫来慕向晚,就是为了告诉他们,慕向晚是她的女人,尽管两个人已经离婚了,可是他也不好狠心到放任她不管。
更何况,慕正阳是因为他才会坐牢,于情于理,他对慕正阳都有责任,有整个傅氏在后面撑腰,慕正阳又怎么会有前途的问题?
谁知道这个笨女人不分青红皂白的就误解他的意思,一副受了委屈恨不得扇他几个耳光的样子,好像他真的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一般。
让他心里的怒火一下就燃了起来。
而且,他与生俱来的骄傲也绝对不会允许他向一个女人低头。
慕向晚连做了几个深呼吸,刚刚攥紧的手指慢慢松开了来,她闭了闭眼睛,再睁开nAd2(
她没有能力和眼前这个男人斗,现在是他有求于他,如果再惹得他不痛快,她以后的日子会变得更加的艰难。
这个男人,深不可测的同时脾气也怪得很,当着陈素心的面儿,她不想让自己连最后的这么一点尊严都失去了。
她深吸口气,问道,“傅斯尧,你叫我来有什么事吗?”
傅斯尧深深地眸光看着她,本来要说出口的话哽咽在喉间又吞噎了回去,只淡淡的点了点头,“过来,陪我打几局。”
“哦。”
慕向晚轻轻应了声,不敢反抗。
可是说好的陪他打几局,其实根本就是他打球她全场跑着捡,他热了,她负责斟茶倒水。
有的时候,她真的忍不住怀疑这个傅斯尧是故意在报复他,明明自己球技了得,今天却一直在失误,球跑得全场都是。
虽然刚刚才入了冬,可今天的阳光特别好,甚至可以说得上强烈,她脑子里像是一团浆糊来回晃荡,眼前也一下又一下的闪过黑影,她掐了掐自己的掌心,一遍又一遍的告诉自己,慕向晚你不能晕倒在这里。
你不能再让傅斯尧看你的笑话,绝对不能!
所以她咬着牙撑下来了,直到太阳都下了山,她还是一样在他身边被他呼来喝去,不停地跑前跑后的忙活。
忙绿中甚至没有时间去理会陈素心和陈赢天看她的诧异眼光,真正的是全脑子都是傅斯尧一个人的
身影。
这个男人有着常人所没有的精力,打了几个小时的球,却一点儿累的感觉都没有nAd3(
慕向晚仰天长啸,如果能用眼光杀死对方的话,毋庸置疑,傅斯尧肯定已经被她用眼神杀死几千万次了。
可是为了哥哥,这些,她必须全部要忍下来。
她了解傅斯尧,如果她现在一个劲儿的和他对着干,是绝对没有她好果子吃的,自己再怎么挣扎也是徒劳。
整个下午,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咬牙坚持下来的,也不知道自己到底留了多少汗,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咬牙忍住心里的刺痛才能和他相处了整个下午。
终于,傅斯尧打完最后一杆球,趁他换衣服的时间给了她喘口气的机会。
慕向晚浑身酸痛的在天阳伞下的摇椅上坐下,陈素心左右看了一下,立刻赢了上来,关心的问道,“小晚,怎么了,是不是傅斯尧对你不好啊?”
慕向晚怔了一下,然后抬起头冲她努力的笑了笑,“没有啊。”
当看见慕向晚脸上扯出的那抹强颜欢笑的笑容,陈素心只感觉自己的心脏就像无形中被人揪住一样,她咬了咬唇,“小晚,你别骗我,我刚刚……我看得出来……”
慕向晚一下就咬住了唇。
他对她不好,真的有那么明显吗?
呵,是吧,一个男人,就算再大方,又怎么可能对一个以前狠毒到想要害死自己母亲,现在又不折手段的欺负自己未婚妻的女人心慈手软?
慕向晚脸上的笑容再也装不下来,眨了眨眼睛,将眼泪努力的逼退回去。
她笑了笑,说道,“素心,你放心,傅斯尧对我虽然不像以前那样百依百顺,可我们毕竟认识这么多年了,多少还是有点情谊的,我哥的事情,他不会放任不管的。”
陈素心脸上的表情变得十分为难,一方面她不想让自己心爱的男人出事,一方面她也不想让自己的好朋友陷入这么忍气吞声的地步。
她哑着声音叫了声,“小晚……”
“我真的没事。”慕向晚握着她的手,用力的压了压,“你就放心吧,恩?”
陈素心沉默了一小会儿,才说道,“恩,如果你真的有什么事的话一定要记得第一时间告诉我,你知道的,你在你哥的心目中有多重要,他不会想看到你为了她而这么忍气吞声的。”
“恩,我知道啦,你好啰嗦,当心我哥以后不要你啦。”慕向晚打趣道。
陈素心一听,立刻破涕为笑。
傅斯尧从换衣室出来,看着夕阳西下的两个声音在草坪上你追我赶打闹的样子,不由得看入了迷,眼睛微微的眯起,嘴角也勾起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
陈赢天这个时候走了过来,顺着他的目光往草坪上看了眼,对某些事,心里也有了自己的思量。
他意有所指的说道,“傅少,这次特意请我过来,应该不是想和我打打球叙叙旧吧?”
傅斯尧无声的笑笑,“当然。”
“傅少有话不妨直说。”
“我听说陈氏集团近期有意想要开发东圃的那块地,可是负责这块土地的王局长一直不肯松开,是吗?”傅斯尧的话是问陈赢天,可眼睛却始终盯着玩累了坐在摇椅上的慕向晚身上。
080.有人故意陷害?
? “我听说陈氏集团近期有意想要开发东圃的那块地,可是负责这块土地的王局长一直不肯松口,是吗?”傅斯尧的话是问陈赢天,可眼睛却始终盯着玩累了坐在摇椅上的慕向晚身上。
陈赢天笑了一下,打着哈哈,“王局长必定是由他的忧虑,等他考虑清楚之后就会发现这块地,只有在我们陈氏集团的手上才能发挥出它最大的价值。”
傅斯尧收回视线,嘴角有些微冷的弯了弯,“我知道陈总您为了这个项目花费了不少的心血,现在前期的准备都基本完成了,欠缺的就是一股东风,都说时间就是金钱,陈总现在多等一天就造成多一天的损失。”
傅斯尧的一番话刺中陈赢天的心脏,他认真的想了想,双眉紧蹙,“傅少,你有话不妨直说。死”
“我知道以陈氏集团的实力要拿下这块地绝对是绰绰有余的,可是我听说另外一家公司,一早就已经和王局长拉好了关系。”傅斯尧无声的笑笑,将话题点到为止。
“傅少你的意思是……”
陈赢天皱着眉头,等待着傅斯尧的后文。
傅斯尧漫不经心的把玩着手上的戒指,“这件事,如果是傅氏出面的话,我相信王局长怎么也会卖我这个面子吧?竟”
陈赢天眼睛亮了一下,他来之前就已经大致的猜到傅斯尧邀请他过来的目的绝对不止是叔侄之间叙叙旧而已,可是他无论如何都想不出傅斯尧此举的目的何在。
直到慕向晚的出现,他才隐隐的觉得傅斯尧的这个举动和那个女人脱不了关系。
哪怕一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可当傅斯尧真正开门见山的向他抛出橄榄枝的时候,他还是大大的震惊了!
如果陈氏集团这次的项目能够得到傅氏集团的帮忙,无论从哪方面来说,都是百利而无一害的nAd1(
只是……
他做这一切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陈赢天拧着眉头问道,“傅少这次愿意出面帮助我们陈氏,是为了……”
“陈总是聪明人,那我也就开门见山了。”傅斯尧的眉头轻轻的一蹙,“我听说陈总的小女陈素心小姐近日和沉家的公子走得很近,听说两人已经有了订婚的打算?”
“……”
傅斯尧的话里一个套接着一个套,那瞬间,陈赢天忽然明白了。
原来他做的这一切的真正目的,竟然是因为慕正阳?
不,应该说是慕向晚。
陈赢天蹙着眉头,傅斯尧和慕向晚的事情他多少也听知情的人提起过,当年的两人简直称得上的金童玉女,可是没想到两人新婚之后不久,慕向晚就被媒体抓到在酒店里赤·身裸·体的和林氏集团的大公子林意潇在房间里厮混。
听说,媒体推门而入的时候,房间里乱成一团,衣服什么的扔得到处都是,两个“男女主角”正在床上上演着“限制级”的一面。
之后傅斯尧得到消息,大怒,虽然用尽了一切关系将新闻压了下来,可还是一气之下将慕向晚赶出了傅家。
那个时候正好碰上慕氏集团的资金链出了问题,整个公司被困于夹缝之中,进退两难,本来如果有傅斯尧出面的话,慕氏集团的危机也能轻易地解决,可当时傅斯尧正在气头上,根本不可能出面。
所以当传出慕向晚被赶出傅家的消息后,银行和各种债主都不约而同的找上了慕氏,推拉拥挤中,导致了慕向晚父亲心脏病发,不幸去世nAd2(
后来的后来,只听说慕向晚因为父亲的死而对傅斯尧怀恨在心,竟然“丧心病狂”的绑架了傅斯尧的母亲陈怡,更试图要烧死她。
当傅斯尧把陈怡救出来后,已经对慕向晚失望透顶,更是签下离婚协议上诉离婚。
这些事情,都是陈赢天零零碎碎的从一些人嘴里听到的,真假不得而知,可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当年的傅斯尧的确曾经对慕向晚失望透顶,不然两个人也不会闹到要离婚的地步。
这两年,他也再也没有听到过慕向晚的消息,没想到再次见面,竟然会是在这样的场景下。
刚刚看傅斯尧对她的举动,倒也不像仇人那般,可不像亲密的情侣,两个人现在到底是什么关系呢?
傅斯尧竟然愿意为了她,而不惜出面来跟他谈条件?
陈赢天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疑惑,不过,却很快的被他藏了起来。
他笑了笑,将话说了一半藏了一半,“没错,小女现在的确是和沉家的公子相识,至于订婚……大概只是一些媒体胡乱揣测出来的罢了。”
傅斯尧无声的笑笑,“既然是这样,那陈小姐和慕正阳的事情,陈总知道吗?”
“这……”
“陈总知道慕正阳是因为什么才坐牢的吗?”傅斯尧不等他说完,就接着问道。
陈赢天皱紧了眉头,“……什么意思?”
当年慕氏出事之后,各种新闻几乎闹得甚嚣尘上满城的地步,几乎所有的注
tang意力都落在了慕向晚的身上,当然也包括他nAd3(
他只知道记得陈素心经常往外跑,当时他只以为她是关心慕向晚这个好朋友,后来才知道她竟然是为了去监狱看慕正阳,和忙着替他上诉的事情!
等他知道的时候,慕正阳已经坐了牢,而事情的真实原因也被人刻意隐藏了起来。
当时陈素心和慕向晚几乎动用了所有的关系,才把慕正阳的判词改为正当防卫,判了两年半。
从那个时候起,他就明令禁止陈素心再和这个男人联系。
可当时的陈素心太执拗,甚至以死相逼,他才不得不暂时妥协,答应她时不时的去探望慕正阳。
可一个坐过牢,前途尽毁的男人,能带给她什么?
什么都不能!
过了两年,他以为陈素心也能够慢慢放下慕正阳这个男人,体会一下他们这些作为父母的心情,可谁知道陈素心的态度和两年前的一模一样。
这次,要不是她母亲忽然病倒,她也不肯可能这么轻易的就妥协下来。
可现在傅斯尧找上了他,事情……
或者又是另外一番局面了。
“他是为了救我。”傅斯尧犀利的眼眸微微眯起,他正色道,“如果不是因为我,他不会错手杀人,弄到要坐牢的地步。所以,说起来,整件事是我对不起他。”
“……”
陈赢天诧异的看了傅斯尧一眼,他怎么都没想到事情的真相竟然会是这样的。
怪不得,在慕向晚离开之后,他还听说傅斯尧一直叫人对牢里的慕正阳处处关照,之前他只以为傅斯尧是因为顾及着旧情,却没想到是因为……
他今天特意来跟他说这一番话,目的就是告诉他慕正阳的后半辈子就算是个废人,就算一无所成,可也有他傅斯尧和整个傅家在背后撑着。
“傅少的意思是……希望我……”
“我希望陈总不要反对陈小姐和正阳的事情。”
“……”
陈赢天拧着眉头,似乎仍然有些为难。
“等正阳出来后,我会将5%傅氏集团的股份送给他。”傅斯尧说道,“有了这些股份,无论他做什么就都能够得心应手,就算什么都不干,生活也能够过得富足了。”
“既然傅少的一番好意,再加上小女和慕公子又是两情相悦,陈某当然是没有反对的理由。”
“如此甚好。”
傅斯尧将目光拉长,看向草坪内,发现慕向晚正一副出神的模样,心不在焉的用吸管戳着手里的饮料。
傅斯尧的眸光也变得悠远起来,今天提起了太多的往事,也把他的思绪一下子拉回到了两年前——
其实,当年酒店的事情,刚得到消息的时候,他的确是很生气,甚至气得恨不得杀了她。
可是当他把自己反锁在房间内三天三夜,慢慢冷静下来的时候,他问自己是不是还爱着慕向晚,是不是因为她跟别的男人有过什么他就不爱她了?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接着,他又想起了慕向晚的为人,他认识她那么多年,没有人比他更了解她,他相信她绝对不不是一个随便的女人。
之后他就怀疑酒店的事情是不是别有隐情?
又或者是有什么人故意陷害?---题外话---傅斯尧既然猜到了事情是另有隐情,那么又是为什么会变得这么冷漠?一切的事情都在慢慢解开哒,大家继续看下去哦,么么哒~
081.傅少爷,谈生意得有谈生意的规矩
? 之后他就怀疑酒店的事情是不是别有隐情?
又或者是有什么人故意陷害?
他想去找她问清楚,谁知道这时母亲陈怡告诉他……
“傅少,我们过去吧。”
陈赢天的突然开口,拉回了傅斯尧的思绪,他深邃的眸眼中情绪瞬间隐藏起来,点点头,朝着不远处的女人走去—竟—
“小晚,其实,你现在是不是还喜欢傅斯尧?”
见慕向晚总是心不在焉的样子,陈素心多少也能猜到一点她的心思死。
这么多年,能轻易影响她心情的人,除了傅斯尧,还会有谁?
闻言,慕向晚怔了一下,呆呆的抬头看着陈素心,眸光悠长……
她忽然想起很多年前的一天,也是这样的好天气,阳光灿烂,空气中四处弥漫青草的味道。
她和傅斯尧一起去爬山,她说累了,他就把她背在自己宽厚后背上。
也是这样的夕阳西下,可是两人的心境,却早已经截然相反。
她还在出神,傅斯尧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到了她身边。
陈赢天像陈素心使了个眼色,便被他不情不愿的带离了来。
傅斯尧见眼前的小女人还在发呆,脑海里似乎想到了什么,俯下身来坐在她旁边,忽然开口,“当了一下午的苦力,累吗?”
慕向晚还陷在回忆里没有回过神来,突然听到傅斯尧清冷的声音,吓得一下子跳了起来,明眸陡睁的看着他——
他似乎不悦的拧了拧眉,抬头质问道,“你这是什么眼神?”
慕向晚白了他一眼,“看瘟神的眼神nAd1(”
“……”
傅斯尧一下就抿住了唇,一双犀利的眸子直直的落在她身上,看得慕向晚心里发毛。
她揶揄了一下,开口问道,“你的事情都谈完了吗?有没有和陈伯父说我哥的事?”
傅斯尧轻笑一声,“笑话,我为什么要和跟他说你哥的事?”
“傅斯尧,你——”
慕向晚小脸鼓着,怒气冲冲的用手指指着他,有些口不择言的骂道,“你背信弃义,言而无信!”
“我答应你什么了?”
“你明明说过会帮我解决我哥的事情的。”慕向晚理直气壮的说道。
傅斯尧站起身,高大的身子几乎比她高出几个头,无形的在她的身边形成了一股难以言喻的压迫感。
慕向晚收紧了手掌,眼神却是直勾勾的看着他——
傅斯尧的身子朝她慢慢走了过来,慕向晚下意识的往后退,一直被他逼到太阳伞的支柱杆上。
彼此靠得那么近,她甚至能够清楚的看清傅斯尧眸底的颜色,却偏偏猜不透他此刻的心情。
慕向晚拧着眉头,傅斯尧突然一下将她抱在怀里。
她想也没想的挣扎,他却冷冷的警告,“你不会忘记了,求我办事是要付出代价的吧?”
慕向晚被他刺激的不轻,一个用力推开他,情急之下抬腿就往傅斯尧身上踢,谁知道他敏捷的一闪,她的脚就直直踢在了摇椅的木头上,“傅斯尧,你这个不讲理的混蛋nAd2(”
她痛的弯下了腰,他伸手去扶她,却被她用力的将他推开,似乎他是什么洪水猛兽似的后退了两步。
“傅斯尧,既然你不打算帮我的忙,那就不准再靠近我,否则我一定要你好看。”她怒瞪着他。
她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任由指甲掐进肉里的痛觉席卷了她全部的神经。
刚刚的一个拥抱,差点让她丢兵卸甲。
她不能再让自己沉迷于他的怀抱,不能再沉迷于他身上她曾经熟悉的味道,不要再相信他一次又一次的伤害了自己后又表现出来的温柔。
不要。
这场游戏,不过是她和他的一个交易。
她只是他一个呼之则来挥之则去的玩物,既然只是个玩物,那她就不能让自己失了心,否则到头来受伤的还是自己。
慕向晚闭了闭眼睛,她真的感觉到累了,她受够了他忽远忽近的温柔,也受够了他无休止对她的报复。
手上的伤口还是完全恢复,此刻偏偏传来刺骨的疼痛。
慕向晚低头看了一眼上面包扎好的纱布,上面的蕾丝蝴蝶结还是那天傅斯尧绑上去的。
她伸手解开它,发泄一般用力的扔在地上,抬头学着他趾高气扬的样子,开口说道,“傅少,谈生意也得有谈生意的规矩,既然你不答应我的条件,就恕我不奉陪了。”
说完,也不等他回答,她就转身离去nAd3(
刚刚抬腿不小心踢到木头的时候几乎用了全力,所以脚上伤的并不轻,她一瘸一拐的,却努力的让自己的后背挺得笔直。
这个混蛋,每次只知道凭着自己的喜好做事,性格乖张的同时又阴晴不定,她真是受够了。
一次又一次
tang的欺骗她,就这么让他有成就感?
除了威胁,他难道就不能有其他的态度来和她相处?
看着慕向晚离开的背影,傅斯尧知道,这次她是真的生气了。
他太了解她,以她与生俱来的骄傲,刚刚在球场被他呼来喝去的时候已经忍受到了极点,到刚刚被他的话羞辱,她不可能不竖起自己全身的刺,还在他面前表现出温柔听话的乖巧模样。
他知道是自己惹怒了她,可她刚刚毫不犹豫的将自己为她亲手绑上的蝴蝶结扔在地上时,傅斯尧深邃的眸眼里闪过了一抹痛楚。
只是,她对他全然不在乎的样子,又怎么会注意到呢。
傅斯尧弯身将地上被慕向晚扔下的蝴蝶结捡起来,握在手里,这时,管家徐妈的电话打了过来,有些诚惶诚恐的说道,“少爷,夫人回来了。”
他似乎并不惊讶,沉默了几秒后,只是轻轻“恩”了一声,抬眸看着天空,“她现在在哪里?”
徐妈一五一十的说道,“夫人现在正在家里呢。”
“我马上回来。”
傅斯尧挂断电话,阔步离开。
电话里忽然出现盲音,徐妈盯着电话看了几秒,长长的叹了口气。
她是傅家的老管家了,从小看着傅斯尧长大,他心里在想什么她不能说全然知道,却也大概能猜到几分。
徐妈偏过头看了眼坐在沙发上正和唐沁瑶聊天的江怡,一双有些深邃的眉头皱紧了来,原本还以为少爷答应慕小姐搬进了傅家,两个人之间的事情说不定也有转圜的余地。
可是没想到,夫人却偏偏在这个时候回来了……
徐妈长长的叹了口气,走到江怡面前,恭敬的说道,“夫人,已经通知少爷回家了。”
江怡这辈子只有傅斯尧一个儿子,她一直想要一个女儿,当年,当傅斯尧把慕向晚带回傅家的时候,江怡和她一见如故,两人也很聊得来,在江怡的心里,更是早早的便把这个听话乖巧,又出生名门的女孩当成了自己的儿媳妇,对她宠爱有加。
可是没想到,酒店的事情闹出后没几天,江怡的性格大变,不仅对慕向晚一点儿旧情都不念,甚至还以死相逼,要傅斯尧和慕向晚离婚。
徐妈一直以为江怡是接受不了当年酒店里发生的事,毕竟传出去有损傅家和傅斯尧的名声,有很多次,她都看见江怡躲在房间里偷偷地哭。
没想到事情都过了两年,江怡还是不愿意原谅慕向晚。
慕向晚从高尔夫球场出来,眼眶酸涩的想哭,她努力的睁了睁眼睛,不肯让里面晶莹的泪水往下掉。
她用力的咬住了唇,懊恼的拍了拍自己的脸——
喃喃自语道,“慕向晚,你是猪吗?你刚刚就那么一走了之,很了不起是吗?你是威风得意出气了,可哥哥该怎么办?你怎么能这么自私!啊——”
慕向晚心烦意乱的踢打着地上的小石子儿,用力之猛,一下子又提到了刚刚受伤的地方,痛得她突然“啊”的一声叫了出来。
真是倒霉。
慕向晚愤愤的想着,坐在出租车上,纠结了半天还是觉得应该回去跟傅斯尧服个软。
傅斯尧一路飙车,就是怕慕向晚比自己先一步回到家中,面对着盛气凌人的江怡,他怕慕向晚会吃亏。
“少爷,您回来了。”
徐妈为他接过西装,傅斯尧径直的朝着沙发上的江怡走去——
082.江怡回国,向晚情急之下吐露心声
? “少爷,您回来了。”
徐妈为他接过西装,傅斯尧径直的朝着沙发上的江怡走去——
见状,唐沁瑶第一时间起身迎了上去,亲昵的挽着他的手腕,“斯尧,你终于回来了。”
“恩。”傅斯尧淡淡应了一声,不动声色的将她的手从自己的手腕上拉下,眸光落在沙发上的江怡身上,“妈,回来了。”
沙发上的女人,雍容华贵,大约五十出头的样子,可她的脸上却完全看不出一丁点儿岁月的痕迹,举手投足间都透着贵夫人的优雅。
本来正和唐沁瑶聊天而显得心情大好的江怡,听见自家儿子的声音,脸上的笑容忽然收了起来,合上杂志,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似乎隐隐有些不悦竟。
“你今天去哪儿了,怎么现在才回来?”
傅斯尧敛着眸色,看了一眼唐沁瑶,然后又看向江怡,淡淡说道,“和朋友聚了一下,我有点累,先上楼休息了。”
“啪!”
江怡将手上的杂志重重的拍在桌上,看着傅斯尧的眼神不怒而威,“你这是什么态度!”
唐沁瑶立刻走过来当和事老,“伯母,斯尧这几天都忙着公司的事,今天又在外面忙了一天,大概是真的累了吧,您别生气。”
江怡看了眼一脸关心的唐沁瑶,又不满的瞪了一眼自家儿子,自己生的儿子自己又怎么会不了解,他怎么可能是在外面忙公事忙了一天?
“过来,我有事要问你。”江怡甩手道。
傅斯尧眉头轻轻拧了拧,静静等着她的后文。
“我听人说,你把慕向晚那个贱·人接回傅家了,是不是有这回事?”
其实,这件事才是最让她生气的,所以她一听到这个消息后,就急急的赶了回来nAd1(
慕向晚那个贱·人,她绝对不会答应让她回到傅家,绝不!
忽然想起什么,江怡那雍容华贵的脸上立刻变得有些扭曲,完全没有了大家闺秀的样子,倒更像是一个嫉妒的普通女人。
傅斯尧的声音一下冷了下来。
他沉着眉头,声音有些嘶哑,“这里也是她的家。”
“她的家?!”江怡忽然失控的拔高了声音,“你以为她是谁,她凭什么住在这里!呵,她的家,她哪门子的家,她和我们傅家早就没有关系了!”
“妈,”傅斯尧沉声唤了一声,声音里有种不怒而威的感觉,“我知道你心里生她的气,可是整件事小晚她是无辜的,你不能把什么事都怪到她头上吧?”
“她就是个贱·人!和她那个妈一样,我警告你,如果你还想和她继续有什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