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谈情说爱,前夫好霸道-第14部分

“慕向晚想要嫁给傅斯尧啦!“
“慕向晚想要嫁给傅斯尧啦!“
“……“
每每那个时候,她总是会满脸通红的掂起脚尖拉住他的衣袖,试图伸手去堵住他胡说八道的嘴巴nAd1(
可是他人那么高,她哪怕掂起脚尖他只够得到他的衣袖,这个时候,傅斯尧就会盯着她裙摆下面露出的绷得笔直的白皙长腿挪不开眼。
然后他总是情不自禁的拦过她的腰身,热烈而又霸道的吻就那么毫无预警的落下来――
傅斯尧就是这样,他的爱就像是火焰,热烈而又狂妄,他总是那样毫不掩饰的把对她的爱表露出来――
比如,他会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毫不顾及自己众星捧月的身份,不顾她的拒绝,毅然的蹲下.身来为她系鞋带。
也会在她撒娇耍赖说累的时候,蹲下.身来把她背在身上,每每那个时候,身后的夕阳总是会把两人的影子拉得老长,而她每次到家的时候,一定已经在他身上睡着了。
这个时候,他就总是会忍不住嘲笑她,“慕向晚,哪有女人像你这样重的?“
可他虽然这样说,却每次吃饭的时候,都一直叫她多吃一点,美其名曰:长胖一点摸起来比较有肉感……
“慕小姐,我为上次对你说的话对你说声抱歉。“
孟皓的突然开口,彻底拉回了慕向晚的思绪,她一时有点没反映过来,就听孟皓挠挠头有些尴尬的又说,“马尔贝拉那次……我说的话,太难听了一点……“
经他这么一提醒,慕向晚一下就想起了在马尔贝拉的那次两个人之间的对话nAd2(
其实,她并没有将这些事放在心上。
这么多年,对她说过那些话的人太多了,有些,甚至比孟皓当时说的还要难听,她不是都一一听了过来吗?
说实话,刚开始的时候,心里自然是十分难过的,可是听得多了,时间久了,也就慢慢的没有感觉了。
她冲他疏离一笑,“没关系,你说的都是事实。“
孟皓盯着她良久,这是第一次他这么近距离的看这个女人,她的皮肤比他以前远距离看见的还要白皙,所有的五官都很小巧,单看都很普通,可偏偏放在慕向晚那张脸上,就是会让人看了觉得十分的舒服。
孟皓也发现,她真的很瘦,比两年前瘦了很多……
他忽然想起刚刚在车上傅斯尧还说了的一句话,“这些年,她其实过的很苦……我都看在眼里……“
当所有人都以为他对她不闻不问的时候,其实,他比谁都清楚她心里的苦。
傅斯尧说起这些事的时候,就连孟皓都觉得惊讶,惊讶于这么多年过去了,当大家都以为她们两个人失去了联系的时候,其实他始终在暗地里偷偷的关心着她所有的一举一动。
那一瞬间,孟皓也终于明白,为什么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无论傅斯尧有多忙,都一定会腾出一个星期的时间不知所踪,就连他这个贴身秘书都不知道他的行踪。
现在想想,那个时候,他应该都在某一个角落里偷偷的看着他心爱的女人吧?
而慕向晚,这么多年,她始终一个人,
tang不也证明了在她的心里其实也从来没有放下过傅斯尧吗?
孟皓忽然觉得喉咙里有一丝苦涩,他真的不明白,明明是两个这么相爱的人,为什么老天爷就是偏偏要和她们作对似的,给他们出了这么多的不可逾越的难题!
孟皓看着她几秒,犹豫再三才开口说道,“慕小姐……有些话,我能问问你吗?“
慕向晚下意识握紧了身下的手,直觉告诉她孟皓即将要问的问题一定和傅斯尧有关nAd3(
她无声的笑笑,“你问吧……“
“你现在……对二爷是什么感觉?“孟皓顿了顿,才有说,“换句话说,你现在还爱他吗?“
慕向晚怔了一下,抬起头看着他几秒,她现在对傅斯尧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还爱他吗?
还爱吗?
这个问题,她也常常问自己,答案一直是“爱“!
这点,她很确定。
不管是两年前,还是两年后,她没有一分一秒忘记过傅斯尧。
如果不在乎,她就不会因为看见他和唐沁瑶在一起而觉得心痛,也更加不会因为他的一番话,而忍不住妥协跟他回傅家……
她骗的了所有人,唯独骗不了自己……
她对他的感情,从来都没有随着时间而慢慢消逝过。
他就像是嵌在她骨血里的毒药一样,随着她的血液的流动,生生不息。
可是……
她和他,还有可能吗?
他都那样说了,应该不可能了吧……
慕向晚压着心里的一丝痛,她闭了闭眼睛,声音有些飘渺,“这个重要吗?“
孟皓很坚定的点头,“重要,至少,对你们的感情有个交代。“
“交代?“慕向晚轻笑一下,一双清澈的眸子盯着孟皓,“什么交代?我和他的事情……在两年前就已经成定局了……“
“……“
孟皓看着这样的慕向晚,忽然觉得嗓子里像是卡了根木棍似的难受,他张了张嘴,还是把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其实,他的这个问题,也不过是为了给傅斯尧这么多年的等待一个答案罢了……
但其实,就算知道了答案又能怎么样了?
孟皓苦涩的笑笑,不知不觉两个人已经到了房间的门口,他摸出钥匙,让慕向晚率先进屋――
她从他身边经过的时候,他隐约听见了她轻轻缓缓的声音,有些飘渺,却又听得十分的清楚,“爱!“
爱?
是回答他刚刚的问题?
她对傅斯尧的感觉……是爱……
孟皓的动作突然一顿,看着慕向晚的背影忽然觉得倔强的让人委屈。
她和傅斯尧都属于一根筋的人,只要是认定了的人,那就是一辈子了……
可是……
孟皓有几次都忍不住想要把傅斯尧心里的苦和苦衷告诉慕向晚,可是就算告诉了她,又能怎么样呢?
不过是多了一个伤心人罢了……
更何况,他猜,傅斯尧也一定不会愿意把这件事告诉给她知道。
如果他想说,两年前就说了,又何必等到现在?
他就是这样,什么事都自己一个人忍着,他不说,谁也猜不透他心里的真实想法。
“慕小姐,这个房子你还喜欢吗?我基本都没有时间回来这里,你想住多久都可以……“孟皓说道。
慕向晚点点头,“谢谢,房子我很喜欢,明天我会去找工作,等我发了工资就立刻把房租给你。“
096.傅斯尧,我们能不能见一面?
? 慕向晚点点头,“谢谢,房子我很喜欢,明天我会去找工作,等我发了工资就立刻把房租给你。“
“你……不准备回傅氏了吗?“孟皓有些犹豫的问道。
慕向晚怔了证,才点头,“没有这个必要了吧……我会尽快找到工作的。燠“
“好,那我先走了,你早点休息。“
孟皓走后,慕向晚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屋子,她惊讶的发现孟皓家里的摆设和一切竟然出奇的符合自己的喜好,因此也是越看越喜欢。
简单的梳洗后,慕向晚一个人躺在床上,思绪有些飘渺,她拿出日记本简单的记了一下此刻的心情。
明天……还得去找个合适的工作……
慕向晚的工作找的很顺利,新公司虽然比不上傅氏的气派,可也算是初具规模。
就这样平平淡淡的过了几天,慕向晚把自己的全副身心都投入到了工作里,再也没有见过傅斯尧旖。
直到有一天――
正在忙的慕向晚忽然听到手机响了一下――
来电显示是哥哥幕正阳。
自从哥哥出狱后,便一直和陈素心两个人腻在一起难舍难分的,两兄妹真正见面的次数也不多。
“哥,有什么事吗?“
“小晚……“
电话那边,幕正阳的声音似乎有点为难,可是犹豫再三后还是开了口,“小晚……我听素心说,你在傅氏给我安排了工作,是吗?“
“我……“
慕向晚一下就咬住了唇,面对哥哥的这个问题,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nAd1(
之前在素心见到她的时候,她的确是答应了素心要在傅氏帮幕正阳找到一个好工作,而傅斯尧也确实答应了,可是眼下……两个人这样的关系……
她还能向他开口吗?
慕向晚半会儿没有说话,幕正阳一下就皱起了眉头,声音变得有些颓废,“不可以是吗?算了,没关系,反正你哥我也是废人一个了……“
“哥哥……“
慕向晚无法掩饰自己心里的酸涩,差点就哭出了声,她深吸口气,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不出异常。
“你放心,我答应了你的事情,就一定会做到。放心吧,给我几天时间。“
挂了电话后,慕向晚一整天的工作都显得心不在焉,脑子里一直回响着刚刚幕正阳的话。
哥哥好不容易才得到的幸福,怎么可以因为她而……
慕向晚用用力的咬住了唇,不管怎么样,这件事,一定得想想办法。
晚上的时候,慕向晚一个人走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夜色凄凉。
她握着手机的手又紧了紧,盯着上面通话记录的“傅斯尧“三个字,久久的没有勇气按下拨号键――
“傅……傅斯尧……“慕向晚按下拨号建的刹那,一下就咬住了唇,有些紧张的问道,“你……有空吗?“
电话那边静了一瞬,傅斯尧拿着手机的手突的一顿――
其实,她会打电话过来,他一点儿也不意外nAd2(
可是心里知道是一回事,真正接到他的电话的时候,他心里的某根弦还是重重的被挑弄了一下。
他用低沉沙哑的声音问道,“你有事吗?“
“我能不能和你见一面?“
慕向晚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心脏都快要跳停了。
她紧张的等待着傅斯尧的回答――
可是很久,电话里都没有再传来声音。
慕向晚的心里忽然像是被无形之中的一双手紧紧的掐住了一般,呼吸困难。
她咬了咬唇,“如果你没有时间的话就算了。“
正当她准备挂断电话的时候,傅斯尧的沙哑的声音突然传来――
“我有时间。“
四个字,说的掷地有声。
慕向晚的心脏突的一跳,一瞬间竟然有些错愕,怔了半瞬,才紧张的问道,“那我们明天在“别来无恙“见面吧?“
“……好。“
“恩。“
挂了电话,慕向晚又盯着手机几秒,还是觉得有些不真实。
傅斯尧会这么轻易的答应她的要求,的确是很出乎她的意料。
原本,她以为以傅斯尧的性格,一定恨死她了,像他所说的那样,最后这辈子都不要再见面了nAd3(
可是……
他今天却这么轻易的就答应了她的要求?
不管怎么样,在听到他的回答后,慕向晚一直紧绷着的心还是一下就放松了下来。
明天,一定得把哥哥的事情解决了。
……
翌日,阳光正好。
金黄铯的阳光透过落地窗的米白色的窗帘照进“别来无恙“的咖啡厅里,让整个空间都仿佛弥漫在阳光之中――
慕向晚紧张的戳弄着手中的奶茶,心不在焉的样子,她抬头看了看挂在前面的钟表――
距离她和傅斯尧约定的时间已经只剩下半个小时了。
他,不会不来了吧?
不会的……只要是傅斯尧答应了的事情,就一定会赶来的……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可依然没有看见傅斯尧的半个人影,慕向晚提着的心不禁越来越紧张了――
此时,距离她和傅斯尧约定的时间,已经过了十分钟。
慕向晚原本充满希望的心情,忽然渐渐的失望起来。
正当她准备起身离开的时候,一个熟悉的身影终于出现在视线范围内――
傅斯尧一身裁剪合体的西装,迈着凌厉的脚步往她的方向走来,举手投足间都是令人无法忽视的王者之风――
慕向晚看着,不禁有些痴了,傅斯尧就是这样一个人,无论何时何地,他的锋芒都不可能被掩盖。
当他站在她面前,足足比她高出一个头的个子,还是让她免不了的感觉到一股无形的压力。
她咬了咬唇,轻轻的叫了一声,“傅斯尧。“
他径直的在她面前坐下,同时也示意她坐下。
这是两个人从陈怡回来后的几天里,第一次意义上的见面。
慕向晚坐在位置上,一直低垂着头。
他注意到她的双手一直在身下的衣摆上狡弄着,尽管她表现的一切如常的样子,可是她的动作依然出卖了她的紧张与不安。
傅斯尧深邃的眼眸里闪过一丝复杂,可是很快又被他很好的掩饰下来。
他看着她,深邃的眸子变得有些淡薄和冷漠,“抱歉,开会来晚了,找我什么事?“”
他的声音中透着疏离,慕向晚自然一下就听了出来。
她用力的咬住了唇,他真的……就这么不想在见到她吗?
强压着心里的一丝痛,慕向晚深吸口气,艰难的开口,“我……我想和你商量一下我哥哥的事情……“
她看了他一眼,见他脸上的表情没什么变化才继续说道,“之前,你答应过的。“
傅斯尧抬头,盯着她几秒,她找他的原因和他心里所想的不谋而合。
“……“
见傅斯尧一直没有说话,慕向晚原本就紧张的心忽然一下变得更加的紧张了。
她刚想开口询问,傅斯尧那凉薄的唇忽然动了动,“你放心,我已经安排好了,明天就可以上班。“
“……“
已经安排好了?
慕向晚不敢置信的看着他,半瞬之后才反映过来,她用力的咬住了唇。
他芷听见她用很轻的声音说了一声,“谢谢。“
谢谢?
多么生疏的两个字啊……
他无声的笑笑,起身,“如果没有其他事的话,我先走了。“
“傅斯尧――“
他起身的刹那,慕向晚像是条件反射般,猛地站了起来,更是因为用力过猛,而不小心撞到了桌角――
桌面上的奶茶撒了她一身。
傅斯尧驻足,狞着眉头看着正一身狼狈的慕向晚,瞬间眉头皱的更深了。
他垂在身子的手下意识紧了紧,这个笨蛋!
忍不住问了一句,“没事吧?“
“啊?“慕向晚手忙脚乱的扯纸去擦身上的奶茶,一脸狼狈,有些尴尬的笑了笑,“没,没事。“
傅斯尧皱了皱眉头,强压着心里想要上她的欲.望,脸上的表情又变得冷漠起来,“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097.如果不是他,我们又怎么会家破人亡?
? 傅斯尧皱了皱眉头,强压着心里想要上她的欲.望,脸上的表情又变得冷漠起来,“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傅……“
慕向晚一句话还没说出来,脑子里忽然一阵眩晕,有一瞬间陷入白点,还好她立刻撑住桌角的一角,才没有立刻摔下去。
傅斯尧的脚步一下就提了起来,可是又生生的忍住了,在意识到她并没有什么大碍的时候,转身离开了颏。
慕向晚看着他的背影,忽然感觉到一股深深地无力感。
这次,真的就是她和他最后的交集了吗?
……
翌日,傅斯尧的秘书一早就打了电话通知幕正阳去傅氏面试,面试的结果可想而知夥。
中午的时候,慕向晚正在忙着手上的工作,忽然就接到了幕正阳的电话――
“小晚,傅氏这边已经要我了,中午一起吃饭吧?“
慕向晚明显的能听出此刻幕正阳的声音十分的激动,交代着她也由衷的为他高兴,自然也没有拒绝的理由。
两个人约定的地点是傅氏楼下的一家当地餐厅,本来慕向晚是有些抗拒的,可是一听到幕正阳说自己第一天上班,不想回去太晚,便又无奈的答应下来。
到了约定的时间幕正阳有临时有事要迟到一会儿,慕向晚没有办法,只好坐在旋转的落地窗边等他,明显的有些紧张,据她所知,傅氏旗下的员工中午都很喜欢在这家餐厅吃饭,说不定会遇上什么熟人也说不一定。
可是慕向晚没想到的是,竟然就真的这么轻易的就遇见了――
“幕秘你怎么会在这里啊?“
曾经的一个同事苏南一进餐厅就看见了她,立刻就迎了上来nAd1(
慕向晚有些震惊,也有些猝不及防,脸上的尴尬一时之间根本就掩盖不了。
她刚开始进入傅氏的时候,所有人都觉得很突然,所以公司里一直都有人背地里在偷偷的议论她,议论的中心无疑是――
慕向晚一定是以什么特殊的方式才能爬到总裁秘书的这个职位,说白了就是说她是傅斯尧的小.蜜!
这些话,她刚开始也只是当做茶余饭后的新闻听听,虽然没有太放在心上,可是每天都被人这样指点着,心里又怎么可能会觉得好受?
后来,又传出她在办公室和唐沁瑶起了争执的事情,之后就突然传出她要离开傅氏的消息,不用亲眼看见,她都能轻易的想想得到,现在公司里的人都在背地里怎么说她。
无疑就是说她激怒了总裁的未婚妻,被傅斯尧一气之下就赶出了傅氏。
所以,现在站在她对面的苏南,慕向晚能明显的感觉到她热情打招呼的背后,其实是夹带着隐隐的嘲讽的。
慕向晚下意识收紧了身下的掌心,努力的对她扯出一个笑容,“苏南,好久不见了……“
“好久不见了,之前传出你突然离开傅氏的消息,我还以为出什么事儿了呢?没事吧?“
苏南拉着她,疑惑的目光在她身上来回的打量着,阴阳怪气的问道。
慕向晚无声的笑笑,“没事啊,我只是忽然想换个工作环境罢了。“
“唉,你的事情,其实我都知道……“苏南忽然拉着她,有些神秘兮兮的说道,“我说你也真是的,明知道总裁在乎唐小姐,你就不要当着她的面儿给她难看嘛,你看吧,最后闹成这样,你的脸上也不好看啊!“
苏南看着慕向晚,见她没有说话,叹了口气,有些可惜的继续说道,“现在可好了,你连在总裁身边都待不下去了,多得不偿失啊!“
慕向晚盯着苏南几秒,她话里的意思很明显,无疑就是她不知好歹,惹怒了总裁大人的未婚妻,弄成今天这个地步,都是她自己咎由自取nAd2(
慕向晚忽然想笑,她看着苏南,也真的就笑了啊出来。
她这一笑,苏南倒是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了,顿时觉得毛骨悚然的。
她噎了噎,有些尴尬的说道,“小晚,那个什么……我说话就是有点直,如果有什么说的不对的地方,你不要往心里去啊……“
“恩。“
慕向晚只简单点了下头,可苏南已经觉得如坐针毡,索性借口早早的离开了。
苏南离开后几秒,幕正阳就刚好来了。
慕向晚脸上的表情还来不及掩饰,幕正阳一下就看穿了她的窘迫,担心的拉着她在座位上坐下――
“小晚,你的脸色怎么这么苍白啊?发生什么事了?“幕正阳担心的问道。
慕向晚沉默几秒,只是无声的摇了摇头。
“我没事……“
“还说没事?我刚刚看见出去的那个女人有点儿眼熟,好像就是傅氏的员工,是不是她和你说什么了?“
慕向晚的心突然“咯噔“一下,她深吸口气,努力的扯出了一个笑容,“没有,哥,你就别担心我了nAd3(“
tang
慕向晚将话题一转,“对了,你今天第一天上班,还适应吗?“
幕正阳脸上的表情忽然就一瞬间的沉了下来,可是也只有一瞬间,便又被他及好的掩饰了下来。
可是他深邃的某眼里一闪而过的冷漠和愤恨,却还是将他心底最深处的想法出卖了来。
他走进傅氏的第一感觉,只感觉到格格不入,说实话,他在牢里呆了太久,与现在这个社会的很多东西都有点脱节,所以上手的事情对他而言就都立刻变得很艰难。
可是越是这样,他的心里就越是恨,如果不是傅斯尧,他又怎么可能会落到今天这个地步?
他本来是上市公司的小开,或者锦衣玉食,无忧无虑的生活,可是现在呢?
拜傅斯尧所赐,他非但家破人亡,而且自己也成了街下之囚。
今天公司的人虽然当着他的面都客客气气的,可是背地里他们是怎么议论他的,他比任何人都清楚!
她们说,凭他一个刚从牢里出来的囚犯,有什么资格进入她们傅氏?
呵……
不过是因为自己的妹妹跟总裁大人做了皮肉交易罢了!
这兄妹两,还真是不要脸啊!
这样的话层出不穷,一个比一个说的还要难听。
这些所有的事情,都像一颗颗仇恨的种子种在他心里,随着时间的消逝,而燃烧的越来越剧烈。
慕向晚看着面前正在出神的幕正阳,担心的用手在他面前挥舞了一下,“哥,你没事儿吧?是新工作不满意吗?“
“啊?“
幕正阳一下回过神来,立刻将自己的异常粉饰下来,冲她笑了笑,“没有,我只是在想刚刚的一个case,似乎还有点儿小问题。“
慕向晚点点头,“哦,那还好。“
点了菜,慕向晚有些拘谨的戳着碗里的饭菜,幕正阳见她心不在焉的,心里只觉得揪得紧。
是因为傅斯尧吧?
除了傅斯尧,还有谁能让她每天都过的这么伤心?
幕正阳缓缓握紧了身下的手,他咬了咬牙,不动声色的问她,“小晚,你现在……和傅斯尧还有联系吗?“
“啊?“
慕向晚一时间没有回过神来,缓了几秒之后才说道,“没有了……“
慕向晚长长的叹了口气,她的声音很轻很缓,透着股绝望的感觉。
幕正阳看着这样的她,心里很是担心。
他的眼神微凛,看着她,问道,“小晚,告诉哥哥,你还喜欢傅斯尧吗?“
“……“
慕向晚一下就咬住了唇。
还喜欢吗?
她对他,已经不能说是喜欢了吧……
那是爱吗?
又好像不是……
“我不知道。“她不能骗哥哥,只能老实的说道。
幕正阳的眼神冷了冷,他压低了声音,有些沙哑的问道,“傅斯尧……他害的我们家破人亡,你就真的没有一点儿怪他?“
“啊?“
慕向晚万万没想到幕正阳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他说傅斯尧害的她们家破人亡?
这……从何说起啊?
慕向晚一下就皱起了眉头,“哥,你说什么啊?傅斯尧,怎么会害的我们家破人亡?“
“你忘了吗?当年傅氏陷入危机,如果傅斯尧肯看在你的面子上出手帮帮我们,傅氏怎么可能破产?爸爸又怎么会死?如果爸爸没有死,妈又怎么会自杀?“
098.既然都误会了,那就误会下去吧。
? 慕向晚一下就皱起了眉头,“哥,你说什么啊?傅斯尧,怎么会害的我们家破人亡?“
幕正阳冷冷的笑了一声,“如果不是当初他袖手旁观,我们家又怎么会弄得破产的地步?如果不是破产,爸妈又怎么会因为这件事而去世?所以说,难道不是因为他,我们才会弄得家破人亡的地步吗?“
“哥……“慕向晚不敢置信的叫了一声,看着幕正阳的眸子陡然睁大了来,“你怎么会这么想?“
“我不该这么想吗?颏“
幕正阳轻笑一声,一双深邃的眸子变得有些幽暗和迷离,隐约可见里面闪烁着仇恨的光芒……
慕向晚看着这样的幕正阳,被自己心里的想法吓了一跳,她万万没想到在哥哥的心里,竟然一直是这样觉得?!
“哥……“
慕向晚急于的叫了一声,慌张的要解释,“幕氏会陷入破产的危机,是因为爸爸自己经营不善,怎么可以怪傅斯尧?而且……夥“
慕向晚用力的咬了咬唇,顿了顿才又说道,“而且……当时我和傅斯尧之间闹成那个样子,他不出手相助……也是情理之中,我们没有理由怪他。“
不是慕向晚想要帮傅斯尧找理由解释,而是在她的心里真的就是这样想的――
这么多年,不管她在外面过的日子有多么的苦,她都从来没有怪过他。
她知道,傅斯尧有自己的立场,当初的那个决定,出乎意外却又情理之中。
毕竟……他当时是那么的怪她,甚至是恨她……
慕向晚用力的咬了咬唇,想起曾经发生过的事情,她的心里还是忍不住闪过一丝疼痛nAd1(
幕正阳脸上的表情变得更加的森冷,和慕向晚一样,他也万万没想到在她的心里竟然会是这样的想法!
哪怕,和傅斯尧分开之后,她背负了那么多的骂名,日子过的那么的苦,可是她竟然到现在还想着为他开脱?
幕正阳盯着慕向晚几秒,幽深的眸子忽然就变得有些冷了几分,他不动声色的弯了弯唇,“好,就算这件事情你能给他找到开脱的理由,可是你看看你,这么多年,你在外面过的是一种什么样的日子?这些事情,不都是拜傅斯尧所赐吗?“
幕正阳看着她几秒,慕向晚只是低着头,见她没有说话,他又继续说道,“而且,你一直说他爱你,他在乎你,可是为什么一到出事的时候,第一个选择不相信你的,第一个选择抛弃你的人就是他?!这些事,你敢说自己没有一丁点儿的怪过他吗?你敢吗?“
幕正阳的,声音掷地有声,让慕向晚的心里狠狠地一震。
也像一把猛锤敲打在她的心上,让她一下子就想到了事情刚发生的那个瞬间――
的确,幕正阳的话,每一个字都狠狠地直戳到她的心脏最深处。
那个时候,她哭泣,她无助,甚至是愤怒,恨傅斯尧的狠心和绝情――
为什么作为她最亲近的人,他竟然可以就那么不经过调查,甚至没有一丝一毫的考虑,就直接定了她的罪?
他怎么可以?!
当他对她说出那句“慕向晚,你真让我恶心!“的时候,他知道她的心也跟着这句话碎了吗?
的确,刚开始的时候,她也怪他,恨他,可是这些恨都随着时间慢慢的消失了,可是遗留下来的对他的“爱“,也随着时间的慢慢消逝,而变得越来越浓……
傅斯尧就像一种会让人上瘾的毒药,融进了慕向晚的骨血里,根本拆分不开nAd2(
呵……说起来,也真的是很好笑吧?
她抬起头,看着幕正阳笃定的眼神,她无声的笑笑,“我只能说我怪过……“
慕向晚顿了顿,才又继续说道,“我怪过他,怪他的绝情和狠心,怪他为什么不选择相信我?怪他怎么能那么轻易的就把我赶出傅家,那么的决绝?甚至……我还怪他,为什么在陈怡骂我甚至是赶我出傅家的时候,为什么他没有第一时间站出来帮我……可是那都不重要了……“
“哥……我们没有理由让别人为我们做什么,同样的,别人也没有义务一定要来帮我们做什么。傅氏的破产,是因为我们自己经营不善,同样的,我这两年过的日子,也是我自己的选择结果,我们没有资格怪任何人,更没有资格怪傅斯尧,哥,你难道不觉得吗?“
慕向晚一双清澈的眸子盯着幕正阳,他的心有一瞬间的震动了一下,可是很快的又被仇恨掩盖了下来。
他轻扯了下唇角,语气忽然变得激动起来,“那我呢?我算什么?难道我这么多年的牢都白坐了吗?!“
慕向晚明眸陡睁,忽然想到什么,不敢置信的看着他,“哥!你……你进傅氏,不会是想……“
“当然不是!“
不等慕向晚吧话说完,幕正阳就立刻打断了来,他看着她,眼神慢慢的恢复了平静――
声音平静的没有起伏一样,“我进傅氏当然不会是为
tang了找傅斯尧报仇,我不过纯粹是想找个工作罢了,像我现在这样,还有什么好计较的,我只想平平淡淡的过完下半生,然后给素心一个安稳的未来罢了……“
说道这里,幕正阳脸上的表情微微的变得平和了几分nAd3(
慕向晚看着这样的他,不禁也松了口气,还好哥哥进入傅氏不是因为想要找傅斯尧“报仇“之类的,不然……
慕向晚用力的咬了咬唇,“那……哥,你刚刚说的那些事情的意思是……“
“说说罢了……“幕正阳摆摆手,一脸不在乎的样子,“都是过去的想法了。“
“那就好……“
慕向晚感觉自己的一颗揪着的心也终于落了地。
慕向晚不想再继续这个问题,索性就把话题一转,满脸期待的看着幕正阳,“哥,你什么都不要胡思乱想,就好好的工作,然后争取早点吧素心娶回家,好不好?“
“好啊。“幕正阳随口问道。
两兄妹的这顿饭以幕正阳率先离去而宣布结束。
慕正阳走后不久,慕向晚也跟着起身,可是没想到刚起身,就看见了自己最不想看见的一幕――
落地窗前,唐沁瑶穿着粉色的连衣裙,一脸娇羞的挽着傅斯尧的手腕,两个人时不时的说笑着正往餐厅里走来――
慕向晚心里“咯噔“一声,下意识的就闪到了一边巨大的盆栽背后。
身后紧贴着冰凉的瓷器花盆,慕向晚甚至能够清楚的听见自己心脏胡乱跳动的声音――
砰……砰……砰……
好像快要跳出嗓子口一样!
该死,她在紧张什么呢?有什么好紧张的?
两个人之间又没有关系了,她也没有什么地方对不起他的,她为什么要心虚?
为什么要像个做错事的人一样偷偷摸摸的?
慕向晚用力的收紧了垂在身下的双手,心里堵的厉害,凭什么傅斯尧可以正大光明的带着自己的“未婚妻“出来招摇过市,而自己这个“前妻“就一定要这么偷偷摸摸的见不得人?
这样想着,慕向晚又用力的深吸了几口气,慢慢的从盆栽的背后走了出来――
傅斯尧看见她的时候明显的一征,旁边的唐沁瑶也是一惊,与此同时,她立刻敏锐的感觉到了她挽着的手臂此刻突然僵硬了一下。
唐沁瑶看着慕向晚的眼神,不由得从心底里散发出一种嫉妒和恨意,该死的慕向晚,什么时候出现不好,偏偏这个时候出现!
天知道,她是怎么联合陈怡两个人才勉强让傅斯尧答应在下班的时候和她出来逛逛街,就连刚刚,一路上,都是她自己硬着脸皮吧手挽在他的胳膊上的,他不止一次的想要拿下来,刚刚……
慕向晚看见的,其实就是傅斯尧正准备把她的手从自己的手臂上拉下来!
唐沁瑶眼睛里的恨意立刻更深了,她注意到慕向晚的表情,知道刚刚的一幕她一定是误会了!
呵……
既然都误会了,那就让她就这样误会下去吧!
她在心底冷冷的笑一声,看着慕向晚,有些挑衅的开口,“小晚,怎么这么巧?你都已经离开我们傅氏了,都还要过来这边吃饭啊?“
她的话讽刺意味十足,每一个字都直戳慕向晚的心脏。
099.给了傅斯尧重重的一击

她的话讽刺意味十足,每一个字都直戳慕向晚的心脏。
慕向晚垂在身侧的手缓缓的收紧了来,她用力的咬着唇,努力的扯出一个笑容,“这貌似不关唐小姐的事吧?“
说完,她径直的准备离开,却在刚迈开步子的时候被唐沁瑶拦了下来――
“慕小姐,老朋友这么久没见面了,话都没说完?怎么就急着走啊?“
唐沁瑶拉着她的衣袖,嘴角浮起一丝冷笑,她就是要让慕向晚难堪,让她无地自容,以后再也没有脸来缠着傅斯尧!
慕向晚强压着心里的怒火,对傅斯尧的袖手旁观失望至极,她轻笑一声,打算为自己辩驳几句,可是还没开口,脑袋突然闪过一阵眩晕―恍―
一刹那间,她感到眼前一黑,四周的一切都变得漆黑一片。
她身子突然一个踉跄,急忙的扶住一旁的桌角才没有立刻摔下去,她闭着眼睛,深深地吸了口气才慢慢回复正常。
傅斯尧眼睛里快速的闪过一抹精光,伸出去的手还没来得及拉住慕向晚,又被自己强制的收了回来,在身下缓缓的握紧。
可是在他身边的唐沁瑶仍然敏锐的察觉到了傅斯尧的手臂突然僵了一下,她漂亮的面容上立刻就变得有些扭曲,却又咬牙忍着不好发作,瞪着慕向晚的一双眼睛顿时窜起了火。
慕向晚粉色的指尖紧紧的掐进自己的掌心之中,她觉得胸口里面好像压了块巨大的石头一般,胃里也在翻涌着,全身上下一点儿力气都没有。
着急的想要逃离这个地方,却又碍于唐沁瑶和傅斯尧一直挡在面前,根本没有其他的路。
“小晚,你今天是一个人来吃饭的吗?还是和意潇一起过来的啊?“
唐沁瑶明知故问的说道,明显的想要煽风点火,挑拨两个人的关系nAd1(
慕向晚一口气闷在胸口,突然眼前一黑,立刻就倒了下去――
失去意识前,她迷迷糊糊的听到有个着急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小晚?小晚!你怎么样?听得见我说话吗?“
“小晚,你醒醒,不要吓我!“
“全部都给我让开――“
“……“
是傅斯尧吗?是他吗?
他是在紧张我吗?是不是……
慕向晚整个人都变得昏昏沉沉,身体里难受的很,很快就彻底没了意识――
“都给我让开!“
傅斯尧大吼一声,将慕向晚打横抱起,神色匆忙的往餐厅在跑去――
唐沁瑶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垂在身下的手握得越来越紧,没想到傅斯尧竟然真的这么在乎慕向晚?!
为什么?
一个背叛他的女人,有什么资格再得到他的亲耐?!
她陪在他身边这么多年,为什么他的眼里就是看不见她,为什么他就可以这么轻易的就把自己的所有付出和努力给忽视掉?
唐沁瑶用力的咬着下唇,心里的愤怒越来越盛,当初……
她用计设计慕向晚和林意潇,就是为了离间两个人,可是没想到……
傅斯尧竟然完全不在乎?
那天,傅斯尧在家里接到她刻意安排人打来的电话,那人刻意告诉了他慕向晚和林意潇在酒店的事情,并且也有照片证据在手……
她当时就躲在转角的角落里,偷偷的注意着他的一举一动,当看见神色匆忙的往外走的时候,她的心里油然而生出了一种得意,甚至是快感nAd2(
她以为凭着傅斯尧的性格,这件事一定会让傅斯尧愤怒到极点,就算没有闹到要离婚的地步,也肯定会像根针一样卡在他的心里。
之前,傅斯尧和慕向晚两个人好的就像一个人一样,她根本无机可乘。
可是如果发生了这样的事,两个人之间有了隔阂,不是给了她一个最好的机会吗?
可是事情的发展和她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第二天,当她得知消息的时候,傅斯尧竟然出乎意料的没有生气?!
哪怕事情摆在面前,他也选择相信慕向晚?!
得知事实的唐沁瑶明眸陡睁,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本来她觉得自己和傅斯尧未来再也没有机会了,可是没想到之后的一次,她偶然听见陈怡打电话,注意到她说的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