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谈情说爱,前夫好霸道-第3部分

里涌来——
……将慕小姐的行李打开,检查一下多没多拿我们傅家的东西……
她永远记得,当初被赶出傅家时,管家那咄咄逼人的样子,以及那些冷冰冰的语言,告诉她这是少爷的命令。
想到这里,慕向晚死死咬着颤抖的唇。
她低低笑了一声,“我哪有资格用你们傅家的钱啊。”
傅斯尧微微偏了偏头,有些不解,气氛明显没了方才的轻松。
慕向晚小脸鼓着,“你自己做的事情,自己知道!”
所有人不约而同的沉默,看了看傅斯尧,又看了看慕向晚。
而站在一旁的陆天明,更是摸不着头脑。
气氛,一下子陷入僵局。
傅斯尧忽然想起什么,轻笑一声,“看不出来,你还挺记仇的?”
“……”慕向晚翻了个白眼,懒得和他废话,转身没走几步,却被陆天明拦住了去路,“慕向晚,我说你,怎么这么不识时务呢?合同的事情还想不想谈了?”
慕向晚心里本来就窝着火,听了他这翻话,语气更冲了,“陆总,我是来和你谈生意的,可你也不能每次都把我当做三陪小姐来使唤吧?”
她愤怒的甩开陆天明的手,视死如归的往前走。
陆天明气得直哆嗦,急忙拉住她,“慕向晚!你说,我又没有叫你做出什么有伤风化的事情,就大家随便玩一玩,这怎么了?我可知道这笔单子对你们公司的重要性,你不为自己想想,总也得为你们王总考虑考虑吧?”
“陆总,如果我的工作都是需要这样才能谈妥,那我宁愿辞职不干了!”慕向晚说完,扭头就走nAd1(
陆天明在后面气急败坏的喊,“我听说你们王总的儿子住的可是最好的医院,那钱差一分钟打进去,药立马就给停了!你难道真要眼睁睁的看着他死吗?!”
陆天明真不愧为商场老手,一句话就直戳慕向晚的七寸,脚步陡然一停。
回想起上一次王总求她时的神情,如果自己真的就这么负气走了,王总那边该怎么交代……
她的目光里有一丝软,尚未反应过来就已经被陆天明拉着往回走。
“慕小姐,你也别生气,我做的这一切可都是为你好啊。”陆天明说道。
慕向晚龇牙咧嘴的瞪他一眼,该死的陆天明,竟然敢威胁她!
陆天明见她表情软下来,继续道,“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不就是玩几把而已吗?我看你刚刚对傅少好像有什么误会,大不了你待会儿就多输点儿,这样一来,不就解气了吗?”
慕向晚偏头听着陆天明的话,倒也是☆好把傅斯尧输得倾家荡产才好!
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027.傅斯尧,我不会……
? 慕向晚偏头听着陆天明的话,倒也是☆好把傅斯尧输得倾家荡产才好!
这么一想,慕向晚顿时有了动力。
可真当坐到傅斯尧旁边的时候,慕向晚还是浑身不自在,心脏“砰砰”直跳。
桌上的几位看起来都是赫赫有名的人物,甚至有几个洋人。她一身简单的白色连衣裙,黑发随意的散落在两肩,清纯动人,典型的东方女子,吸引了整桌人的目光。
不过,更多的,还是对她身份的探究。
毕竟,敢这样对着傅斯尧大呼小叫的人可没几个,更何况对方还是个……女人。
慕向晚被逼无奈,只能聚精会神的听着规则,当掌牌者说到每局的赌金是一千万的时候手指颤了一下,接下来的话已经听不清楚。
微微侧首,眼睛里一片颓然,“傅斯尧,好了我认输,我不玩了。我真没和你开玩笑,我什么都不会,我会输得血本无归的。我不想让你的钱就这么打了水漂,真的。”
傅斯尧深邃的眸眼犹如黑曜石一般璀璨,俯首迎视她,哑声道,“有我给你撑腰,整个傅家随便你败。”
“……”慕向晚被这句暧昧不明的话烧红了耳朵,清眸中闪过一丝震撼后的迷茫。
她不知道,这个男人做这一切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仅仅是因为对她哥哥的补偿吗?
还是……
不容她多想,赌局已经开始。
第一轮发牌。
慕向晚脑子一片浑浊,什么都不懂,只能全神贯注的听着傅斯尧在耳边讲述,一个指令一个动作nAd1(
但到了最关键的,选择跟进还是放弃,他却不给她指导,只让她自己估摸着场上的形式抉择。
“快一点,所有人都在等你。”傅斯尧轻轻在她耳边说道。
慕向晚额头上浸出细密的汗来。
纤细的手指有些僵硬,她轻轻将筹码往前推,颤声道,“跟进。”
一场下来,最后一轮发牌。慕向晚看着自己无章可循的牌,心脏跳得厉害,葱白的手指去翻最后一张牌。
看到下面的花色,她已经知道自己输得一塌糊涂。
第一轮结束,赢家是对面脸上有刀疤的中年男人。
一千万的筹码,从面前推了过去。
慕向晚的心颤了颤,眸光闪烁,喑哑的声音里带了一丝哀求,“傅斯尧,我是真的不会,你不要让我玩了,好不好?”
傅斯尧握了握她的手,“不要害怕,相信我。我说过输了算我的,没关系。”
慕向晚咬唇,被全场紧张的气氛压得喘不过气来,她的手心里已经渗出汗来。接着几轮的牌接连着发下来,她应接不暇。
连续三盘,她已经输得脸色都发白。
******
---题外话---
求收藏!!
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028.傻丫头
? 连续三盘,她已经输得脸色都发白。
一旁的陆天明,已经默默的为她捏了把汗。
慕向晚接连几个深呼吸,才勉强镇定下来。她看了一眼最后的底牌,剧烈跳动的心脏快要跳出嗓子眼,又是惨败。
整整三千万。
漂亮的小脸上,慕向晚慌张而无措。
她不是不知道今时今日傅氏的实力,可哪怕是世界上数一数二的商界霸主,都不一定经得起这样没有下限的输下去。
慕向晚偷偷看他一眼,傅斯尧冷傲的侧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削薄的唇轻轻抿起,那双漂亮的眸子里无风也无浪,很平静。
他宽厚的手掌,紧紧地握住她。透过指尖的温度令她心安。
可她并不是他的什么人,就算是他的前妻也没有权利挥霍他的金钱,她好不容易才狠下心离开这个男人,不想转眼又和他牵扯不清。
她不想欠傅斯尧,一分钱也不想。
可是现在……
第四轮的发牌,还在继续。
“傅斯尧……我真的不想玩了……”慕向晚艰涩的吐出一句话来,小脸愈发苍白,身子因为但过度紧张而微微颤抖着,声音里有些哽咽。
男人高大的身躯顿了顿,抱了抱她的肩膀,慕向晚垂着头,虽然看不清他此刻的表情,但能听到他的声音,在她耳边轻声哄劝,“我帮你。”
掌牌着依次将牌准确快速的发放到几个人的手中。
一轮接着一轮,放弃或者跟进,及时抽·身还是奋力一搏,都在一念之间nAd1(慕向晚的力气已经耗尽,长长的睫毛轻轻颤着,无力的靠在傅斯尧的身上。
蒙上雾气的眸子,目不转睛的看着桌面。傅斯尧优雅而镇定的将牌压下,继续等待着下一轮发牌。
局势越来越紧张,她看着面前那几张花色相同的牌,最后一张的牌色至关重要。
白皙的小手被他握着,慕向晚所有的注意力全部都集中在上面,就等着掌牌着宣布开牌。
这时,傅斯尧突然轻轻靠近她的耳畔,柔声问,“怕不怕?”
慕向晚睫毛一颤,迷茫的看着他,僵硬的点了点头。
傅斯尧宠溺的摸摸她的头,“傻丫头。”
慕向晚有些脸红,可紧张的情绪一点儿也没得到纾解。
这时,周围突然响起雷鸣般的掌声和惊叹声,她突然回过神来,这才发现桌上的牌已经被全部揭开,所有人的目光不约而同的落在他们身上,赞叹着,惊叹着,连陆天明的眼睛都亮了一下,接着她迷迷糊糊的听到有人宣布这一轮的赢家。
慕向晚猛然一怔,在一片哄笑声中显得不知所措,反应慢半拍的看了眼桌面上的牌。
至尊同花。
赌场中可遇不可求的好牌。
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029.现在……又是什么意思?
? 赌场中可遇不可求的好牌。
她的呼吸开始急速起来,一切都始料未及,带着一丝不敢置信看向傅斯尧,他深邃的眼眸里蕴含着点点星光,没有平日的冷漠与疏离,只有满眸的淡然,夹着一丝对她深深浅浅的宠溺。
六千万的筹码摆在面前,几乎是一瞬间,刚开始的惨烈输局被完全扭转。
这一早上,迷离的像个不真实的梦。
恍惚间,她已经被傅斯尧带出赌场。
露天的咖啡厅,海风轻轻拂面而过,撩动着她的心,难以平定。
他的掌心是滚烫的,紧紧桥她,旁边坐了一对度蜜月的小情侣。
慕向晚只觉得双腿发颤,理智还陷在刚刚的巨大冲击里,有些回不过神来。
傅斯尧压了压她的手,“在想什么?”
慕向晚缓慢的转动眸子,视线移到他身上,一张小脸有些苍白,眼睛里染着一丝晶莹在颤,因为刚刚的巨大冲击,声音都变得缥缈了,“为什么?”
傅斯尧端起咖啡杯喝了一口,苦口香醇,“什么为什么?”
慕向晚看着他,咬唇,“你明明就是高手,明明可以不用输得那么惨,为什么一定要让我来?”
傅斯尧久久看着她,唇边勾起一抹笑,声音平淡,“赌博,赌的不仅是一个人的运气,还有心理状态。我原本只是想让你玩玩,放松一下心情,没想到反而让你……”
手掌轻轻摸摸她的头发,他又道,“所以到最后的时候我才不得不亲自上场……要是再输,你恐怕就真的要怀疑我不安好心了……”
慕向晚有一瞬间的恍惚,眸光复杂的看着他,声音听不出情绪,“傅斯尧,你不是说我让你恶心吗?现在……又是什么意思?”
傅斯尧目光深邃,耸耸肩,“谁知道呢nAd1(”
慕向晚顿了一下,那双水灵灵的眼睛忽的就蓄满了水,抑制不住的无声滑落下来,述说着难以倾吐的委屈。
即使是两年前被赶出傅家时,她都没有哭的这么伤心过,傅斯尧的心犹如被千万个细小的蚂蚁啃噬,伸手想要触碰她,她却立刻从座位上逃开。
傅斯尧伸出去的手有些僵硬,轻笑一声,“从什么时候起,你每次见到我,都恨不得竖起全身的刺了?”
慕向晚垂在身下的手紧了紧。
这次她是真的怕了……怕自己……会忍不住再次沦陷在他的温柔里……
她背过身去,死死咬着唇,试图将眼泪逼退回去。
连续做了几个深呼吸,直到情绪完全的平静下来才转过身。
“傅斯尧,”她的表情变得很冷漠,声音缥缈,“你知道离婚是什么意思吗?离婚,就是说,我们再也没有关系了……我们有各自的生活,而我的生活里,并不包括你。”
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030.那就不要再联系了
? “傅斯尧,”她的表情变得很冷漠,声音缥缈,“你知道离婚是什么意思吗?离婚,就是说,我们再也没有关系了……我们有各自的生活,而我的生活里,并不包括你。”
他下意识反问,“是吗?”
“……”
即使她脸上看起来是那么的平静,可是她静静攥着的手指依然出卖了她的紧张不安——
慕向晚不敢久留,抓过桌上的包包就准备离开,手机却突然掉了出来,屏幕正忽亮忽暗的闪烁着。
她下意识去捡,却被傅斯尧抢了先,正欲还给她——
可是,看到林意潇的来电显示,傅斯尧的眼眸瞬间顿住了,闪过一丝嗜血的光芒。
他以为,她和林意潇已经断了联系!
他以为,她还留在蓉城是对他还有情!
可是,原来,她的手机上还留着林意潇的号码,原来,两个人之间还是藕断丝连。
他原谅她一次的出轨,但是不能容忍,她明知道林意潇是他心上的一根刺,还跟林意潇密切的联系着!
傅斯尧死死地握着手中的手机,凌厉的锋芒扫向一旁的慕向晚,把手机砸在了地上,踢开凳子大步走出咖啡厅。
慕向晚听到“砰”的一声,浑身剧烈的一颤。
恍惚间,她似乎看到,自己刚刚和傅斯尧刚刚有些好转的关系,在顷刻间化为乌有……
……
傅斯尧烦躁的踩下油门,车子如箭般冲了出去nAd1(
他真是疯了!疯了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对她心存希望!
想起今天自己的举动,只觉得可笑。
她问他为什么?他告诉她是想要让她放松心情。其实不然,更重要的原因是因为——
他想知道,他们之间除了吵架,反抗和忤逆,还有没有其他的什么,他想知道,他们之间还有没有其他的相处方式,他想知道,他到底还能怎么样对她。
呵……
可是所有的一切在现在看来,都是那么的可笑!
……
慕向晚茫然的站在原地,目光呆滞的看着地上被他摔在一旁的手机,上面还有林意潇的来电记录。
其实,她不明白傅斯尧为什么会生气,她和他明明已经没有关系了不是吗?
苦笑。
他应该只是恨自己给他戴了“绿帽子”吧?如他所说:慕向晚,你真让我感到丢人。
丢人……是吗?
那么这件事之后,就不要再见面,也不要再有联系了吧……
慕向晚捡起地上的手机,屏幕已经黑了。
她点开通话记录,看着上面林意潇的电话,深吸口气,按下了删除键。
……
回到酒店,慕向晚路过傅斯尧的房间,里面并没有亮灯,她眼神黯淡下来,摇摇头,继续往前走——
题外话——
明天开始两更,希望看文的孩子能够!谢谢大家,么么哒~
手机用户请到阅读nAd2(
031.你好好考虑考虑吧
? 回到酒店,慕向晚路过傅斯尧的房间,里面并没有亮灯,她眼神黯淡下来,摇摇头,继续往前走。
执意换了个房间,正好在陆天明的旁边。
慕向晚觉得自己的心像是被什么揪着一样,很闷,又说不出的难受。
摸出房卡准备开门,却突然被陆天明叫住,“慕小姐。”
慕向晚没有心思理他,装作没听见,她疲惫的长叹一口气,回手想要将房门关上,却突然从门上生出一股反弹力量——
慕向晚心情烦躁,回过头,就看见陆天明单手撑着门,满心欢喜的一张脸,嘴巴笑起来咧开老大,眼神灼灼的盯着她,让她有种莫名的厌恶。
如果不是想着自己答应了王总,慕向晚恨不得冲上去撕下他虚与委蛇的假面孔。
她咬了咬唇,尽管强压着心头的不悦,语气依然有些恼怒,“陆总,你又想干什么?”
陆天明的双眼仍然在她身上上下梭巡着,目光就像是看见金矿似的,向前迈进一步,侧身走进房间。
“瞧你这话说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把你怎么样了呢。”陆天明笑着说道。
慕向晚诧异的看他一眼。
这话,也真亏他好意思说出口!
“……”
慕向晚别开头,懒得理他。
陆天明笑眯眯的看着她,拿出手里的文件,“言归正传吧。慕小姐,我看了你们公司的方案,说实话,我觉得挺不错的。”
慕向晚不置可否的撇撇嘴,等着他的后文nAd1(
陆天明继续说,“可是……你们给出的价钱却不是最好的。”
慕向晚明显一怔,她们公司给出的条件已经是最大的极限,她实在无法相信,竟然还有人给出的条件比她们的更有吸引力。哪怕只是在她们的基础上多出一毛钱,对方也不会有太大的赚资——
“有人比我们做出的让利还大?”
“没错。”陆天明点点头,“所以……慕小姐,除非特殊情况,否则,我们两家公司恐怕就不能合作了。”
慕向晚抓住他话里的关键,“特殊情况?”
陆天明看她一眼,“我也不怕告诉你,对方给出的单价恰好比你们多出一分钱,你知道这小小的一分钱,每年能让我的公司多赚多少钱吗?”
慕向晚皱了皱眉,也不说话。
一分钱……对方只比他们多出一分钱,这么蹊跷……
“陆总,不妨说说你的‘特殊情况’吧。”其实早在陆天明说出这些话她就知道,陆天明不会轻易拒绝和她的合作。
用傅斯尧的话来说就是:他知道我对你有意,于公于私都不会轻易和你签约的。
“说实话,我陆某也不是差这区区几百万的人。我做生意,看重的是潜在的商机,如果慕小姐能够带给我更多的利益,我当然愿意牺牲眼前的这么点小小的收益。慕小姐是聪明人,你好好考虑考虑吧。”陆天明意味深长的说完,走出了房间。
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032.再痛又能怎么样呢
? “说实话,我陆某也不是差这区区几百万的人。我做生意,看重的是潜在的商机,如果慕小姐能够带给我更多的利益,我当然愿意牺牲眼前的这么点小小的收益。慕小姐是聪明人,你好好考虑考虑吧。”陆天明意味深长的说完,走出了房间。
慕向晚轻笑一声,说白了,还不是想借她搭上傅斯尧这个金主?
长叹口气,慕向晚将房门关上。
坐在床头,她轻轻合上笔记本,咬着笔尖有些失神。
陆天明话里的意思很明白:要么,傅斯尧出面,他答应签下这笔单子;要么,他选择出价更高的那家公司,或者,宁愿少赚也不肯和“远洋”合作。
还剩下两天,根本不可能轻易令陆天明改变主意。
慕向晚长叹口气,这样的生意再谈下去也没意思。
想了想,摸出手机,拨给了王尚天——
王尚天接到她电话的时候,兴奋得快要笑出声来,“向晚,怎么样?是不是事情都谈成了?”
“我……”慕向晚有些为难,“王总,‘虎跃’那边根本就不是诚心想要和我们合作,我再在这里待下去,也没什么意思。”
“向晚……”王尚天脸色立刻难看起来,语气中带有恳求道,“我……我知道你也不容易,可你……你就当帮我……你就再试试,再……”
慕向晚叹了口气,“王总,我真的尽力了。”
“……”
电话里,久久的沉默,最后,传来男人难以抑制的哭声。
慕向晚的心猛然揪紧,她用力的咬着下唇,脑海中浮现起自己父亲在最后走投无路时,抱着她痛哭时的场景nAd1(
一股尖锐的酸涩感,从心底往上涌。
她深吸口气,闭上眼睛,“这样吧,王总,我再最后试一试,如果游艇会之后还是没有结果,我就真的没办法了。”
“好!好!向晚,真的太谢谢你了。”王尚天激动的说。
“我应该的。”
慕向晚挂了电话,又拿出电脑,打开购票的系统,浏览了一遍后,按下确定键。
……
商场里面,慕向晚有些拘谨的跟着。
因为早上陆天明的一个电话,她被迫要陪着傅斯尧逛街。这样的相处,对她而言简直是煎熬。
商场里熙熙攘攘,慕向晚手上提满了大大小小的购物袋,里面装着各式各样的最新季的女装甚至是内?衣,全是按照唐沁瑶的尺寸买的。
慕向晚紧紧握着手中的购物袋,心里痛到窒息。
可是再痛又能怎么样呢?只剩下最后两天的时间,咬咬牙就过去了。
她轻轻吸一口气,掩去眼底的酸涩,艰难的跟上傅斯尧的步子。
走到店门口,傅斯尧停下脚步——
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033.你会不会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了
? 走到店门口,傅斯尧停下脚步——
身后的慕向晚因为一直低垂着头走路,没发现傅斯尧已经走到店门口了,自然没想到他会突然停下来——
于是,她没来得及刹住脚,一头撞在了傅斯尧宽阔的后背——
傅斯尧的身子微微的往前倾斜了大约十角度的样子,如刀刻凌厉的五官透着阴冷和俊朗,他沉眸,回头看着这个因为失神而冒冒失失的“小跟班”。
“……”
慕向晚捂着自己被撞痛的额头,连忙退了一步!
“对……对不起……”慕向晚有些不知所措,开口说道。
傅斯尧轻扯了下唇角,声音微嘲道,“慕向晚,刚刚你在想什么?在吃醋?”
“我没有!”她想也没想的否认,不懂他为什么非要这么咄咄逼人?就为了让她难堪,让她心痛?
慕向晚用力的咬着唇,清澈的眸子怒瞪着他。
看在傅斯尧眼里,却是对他明显的抗拒。
他黑眸一闪,快得,谁都捉摸不透,傅斯尧缓步逼近她。慕向晚下意识的后退,一直到被他逼到商场的护栏边。
彼此靠得那么近,她甚至能感觉到他心脏跳动的频率,一下一下,像是鼓一样撞击在她的心上。
偏过头,逃避的躲开他的眼神。
傅斯尧嗤笑一声,“慕向晚,你是不是还拿自己当傅太太啊?还以为我在乎你?以为我叫你搬回傅家是因为放不下你?”
慕向晚对上他冷漠的表情,微微一愣,然后脸色一白,手紧紧地捏着身下的衣服,他是在暗示她自作多情nAd1(
她压住微微发疼的心脏,平静如水的眸子看向高高在上的他,也扬了扬嘴角,“傅斯尧,你会不会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了?”
傅斯尧笑了,眼神却是冰冷的,“但愿是我多想了。不过你听好了,我还愿意搭理你,仅仅是因为你哥哥。”
慕向晚听完他的话之后已经是面无血色,却是直勾勾的盯着他,几秒之后,轻笑一声,“傅斯尧,那我也告诉你,如果你做这么多事就是为了让我回到傅家,那么我绝对,不会让你得逞的。”
她推开他,向前走了几步,却又突然停下,声音清冷的说,“你欠我哥的,不必加诸在我身上。”
她深吸了口气,继续道,“傅斯尧,现在的你,比两年前更让我恶心。”
正当这时,旁边一家店的服务员跑过来,手里提着刚包装好的购物袋,“先生,这是您刚刚买下的内?衣,不小心遗落在本店了。”
“滚——”
傅斯尧面色阴沉,抓过服务员手中的购物袋,厌恶的丢进了垃圾桶,他浑身散发着戾气,让在场所有的人都吓得倒退了几步。
****
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034.这是我老公
? 傅斯尧面色阴沉,抓过服务员手中的购物袋,厌恶的丢进了垃圾桶,他浑身散发着戾气,让在场所有的人都吓得倒退了几步。
……
“IVE”酒吧,低沉的音乐,伴随着驻唱歌手的摇滚音乐,一步步的将酒吧的气氛推向最高
已经有不少男女,扭着身体如蛇一般,在舞台上放肆的扭动身体。
异国他乡,形形色色的人,都脱下平日里伪装的面具,露出最疯狂大胆的一面。
慕向晚一杯接着一杯的灌自己喝酒,一心想将自己灌醉,在她的四周已经好多空着的玻璃杯了。
其实,两年前的慕向晚根本不会喝酒,只偶尔学着品过,可是两年后的她,早已经练成了千杯不醉。
今晚,她就是想要将自己灌醉,醉到什么都不去想,醉到一点意识都没有,这样,她就可以忘了傅斯尧那个混蛋!
可是,
几瓶酒下去后,除了头晕,心里还是像被人揪着一般的难受,很多东西压在她心里让她胸口找不到发泄的出口。
慕向拼命压制着胸口翻滚着的剧烈疼痛,早上傅斯尧的话像一把锋利的刺刀狠狠插进她的心窝,她忽而低低的笑了起来,可是笑着笑着却撕心裂肺的哭起来。
手中血红色的鸡尾酒东摇西晃,就如当初她透过门缝看见的那副场景——
火红色的婚床,那个口口声声说爱着她的斯尧哥哥,正跟她最讨厌的女人,在她亲自挑选的床上做?爱!
“傅斯尧,你这个大混蛋!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凭什么,凭什么这么对我!”慕向晚歇斯底里的吼道nAd1(
四周的环境很嘈杂,音乐声开的那么大,让她所有的宣泄都显得那么无力。
酒雹意她很久,平日里来酒吧买醉的人多不胜数,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次,他却对这个女人多留了个心眼。
慕向晚踉踉跄跄的起身,酒保立刻冲了上去,扶住她差点摔倒的身子,用流利的英文问道,“小姐,你没事吧?”
慕向晚一手撑着头,身子东倒西歪的,声音懒懒的回答,“我没事啊……”
“小姐,要不我打电话叫你的朋友过来接你?”酒保担忧的说道,“你身上有他们的联系方式吗?”
“我……没有朋友。”慕向晚醉眼迷离的看着眼前的酒保,醉后的嗓音在夜里听起来格外的动听,“不过你……你可以联系我老公。”
说着,慕向晚迷迷糊糊的从口袋里摸出一张皱皱巴巴的名片,笑着指了指上面的电话,“这个……就是我老……老公的电话。你让让,我现在要……要去上厕所……”
*******************
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035.她从来都不敢换电话
? 说着,慕向晚迷迷糊糊的从口袋里摸出一张皱皱巴巴的名片,笑着指了指上面的电话,“这个……就是我老……老公的电话。你让让,我现在要……要去上厕所……”
……
傅斯尧接到她电话的时候很意外。
还是两年前的号码,她一直都没换,只是再也没有接到过他的电话。
慕向晚上完厕所,扶着墙脚步虚浮的往前走,走廊很长,好像怎么都看不见尽头,只剩下白茫茫的一片。
不知是酒精起了作用,还是其他什么原因,她觉得身子越来越轻,思绪渐渐放空,回到了小时候——
那一年暑假,她跟着妈妈第一次去傅家做客,结果和他赌气,一个人离家出走,在外面迷了路。
“慕向晚,你还是三岁小孩儿吗?在蓉城也能走丢?”
傅斯尧无奈的看着正坐在太阳下晒得满脸通红的女人,抬头扫了一眼头顶金光闪闪的LOGO——傅氏。
“你是猪吗?里面有空调你不知道进去坐坐?大中午的在外面暴晒,你当你喜欢非洲野人的肤色呢?”
他找了她整整一个早上,结果她居然在傅氏旗下的商场外面暴晒!
“你才是猪呢。”慕向晚不以为然的哼了声,嘟嘴道,“我站在这里,还不是怕你找不到我。”
“你走到天边去,我也能把你给找回来!”
想起那个时候,慕向晚心里无由的难过,“斯尧哥哥……为什么这次,怎么久了,你还是没有来找小晚……”
傅斯尧的身体僵硬了一下nAd1(
“先生,请问您就是这位小姐的老公吗?”酒保小心翼翼的问道。
傅斯尧怔了一下,半晌,僵硬的点了下头。
“那你把她带走吧。”
傅斯尧说了声“谢谢”,阴着脸把醉酒的慕向晚抱起来。
慕向晚双手勾住了傅斯尧的后颈,乖乖的将头埋进他的胸口∑热的体温迅速蔓延开来,她紊乱的呼吸洒在他的脖子,刺激着他的神经。
“别动!”傅斯尧俊脸微凉,眼睛有种看不清的情绪。
被他这么一吼,慕向晚醉眼迷离的抬起了头,愣愣的盯着他,右手手指轻轻的摸上他好看得过分的脸,然后划过他的眉峰,眼睛,鼻梁,和嘴巴……
她蹙着眉头,如墨的眼眸如水般散开,“斯尧哥哥,真的是你吗?是你终于来找小晚了吗?”
她越说越难过,“你知不知道,这些年,我都不敢换电话,就是怕我还没有去到天边,你就已经找不到我了……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你从来都没有来找过我……从来都没有……”
傅斯尧深邃的眼里闪烁着复杂的光芒。
他知道现在的慕向晚喝醉了,只有神志不清的她,才会在他面前胡言乱语。
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036.斯尧哥哥,我想回家……
? 他知道现在的慕向晚喝醉了,只有神志不清的她,才会在他面前胡言乱语。
慕向晚见傅斯尧板着一张脸,讨好的往他怀里蹭了蹭,嘟着粉唇对着傅斯尧软绵绵的开口,“斯尧哥哥,我好难受……”
口干舌燥,胸口像是有火在烧一般,她下意识的动手去扯自己的衣领,试图让自己凉快一
敞开的衣领,露出里面黑色的文?胸,还有大片大片雪白的肌肤。
傅斯尧只觉得身体火热一片,燥热。
他腾出一只手,将她不安分的双手束在胸前,狭长的眼眸凝着她,眼底暗藏的欲望前所未有的热烈。
“你再动,我不敢保证会对你做出什么事来。”傅斯尧意味深长的沉声说了这句,快步朝着他的车子走去。
“恩,不怕。只要是斯尧哥哥,小晚就不怕……”慕向晚轻柔的说道,轻轻软软的声音像是要把他的心融化,“小晚只怕……怕斯尧哥哥,你不理小晚,不要小晚了……”
傅斯尧的动作一顿,像是被她的话刺激到一般,定定的凝望着她。
慕向晚仰面看着他,眸底波光潋滟,弯弯的眉眼痴痴的笑开,“你真好看……斯尧哥哥,你是小晚见过最好看的人了。”
说完,慕向晚的眼睛里又渐渐地阴郁了起来,很伤心的样子,就这样直勾勾的看着他,眼睛里渐渐蒙上了一层氤氲的雾气,“可是我已经好久,好久没有看见你了……我每天晚上都梦到你,可是醒过来后,空荡荡的屋子里都只剩下我一个人……”
傅斯尧握在慕向晚腰上的手愈发的用力,心里纠得难受。
明知道她醉的神志不清,胡说八道,可他的心还是不受控制的悸动nAd1(
如果,她能在完全清醒的情况下,也对他说出这些话,该多好?
傅斯尧深邃的眼眸闪过一道复杂的光,他把慕向晚放下来,抵在了车门和他之间,抱着她纤细的身体,耳鬓厮磨的哑声问道,“这些年,你有想过我吗?”
慕向晚对上他审视的眼睛,几秒后,摇了摇头,“不想……”
一想,心就会痛。
傅斯尧动作一僵,这样的答案出乎意料却又情理之中。
一股凉意直接从头顶灌下来,他脸上没有一点表情,阴寒得可怕。
他伸手,擒住了她的下巴,漆黑瞳孔中染着浓浓的愠色,声音幽幽的,透着一丝冷,“是吗,那你想谁?”
慕向晚迷迷糊糊的根本没听清他的问题,脑海中闪过一幕幕令她痛苦至极的画面,她身子一颤,胃里更加难受了,情绪再次失控,抓着他的衣领突然痛哭起来。
傅斯尧沈着脸,任由她发泄。
良久,慕向晚的情绪渐渐平静下来,纤细的手指抓着他的衣领,将脸贴在他的胸口,带着哭腔嘟哝着,“斯尧哥哥,我想回家……”
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037.这分明是干柴烈火嘛
? 良久,慕向晚的情绪渐渐平静下来,纤细的手指抓着他的衣领,将脸贴在他的胸口,带着哭腔嘟哝着,“斯尧哥哥,我想回家……”
“……”
傅斯尧的心,猛然揪紧。
本来就狭长的冷冽的眸,开始翻涌着巨浪,抱着她的手也开始僵硬。
许久,却是自嘲的笑了一声。
伸手,钳制住了慕向晚的下巴,盯着她那张微红的小脸,咬牙道,“告诉我,我到底该怎么对你?”
慕向晚不解,睁着水灵灵的眸子,眼神迷离的看着傅斯尧。
傅斯尧俯身,吻住了她的唇,撬开了她的贝齿,在她的唇腔内攻城略地,尝到她舌尖酒精的浓烈香醇,不知觉的加深了这个吻。
慕向晚明眸陡睁,被他突如其来的吻,吻到透不过气来,推攘着傅斯尧的肩膀,想让他放开。
傅斯尧失控的掐紧她的下颚,她痛得一叫,傅斯尧趁机放肆的冲了进去。
慕向晚闷哼一声,身体的每个感官都充斥着独属于这个男人的味道,她浑身一个颤抖,眼泪涌了出来。
傅斯尧这才放开,盯着她哭花的小脸,阴鹜道,“为什么哭?我的吻,就怎么令你难受?”
慕向晚抽了抽鼻子,忍着一丝痛,水眸楚楚可怜的看着他,“斯尧哥哥,你弄痛小晚了……我们回去,回去再亲亲好不好?”
她的一句话,令傅斯尧有些哭笑不得,原本因为她的拒绝而有些恼怒的心情,顷刻间烟消云散。
傅斯尧将她抱得更紧,她乖巧的贴在他的胸口,他低头,眸光复杂的在她黑发上印上一吻nAd1(
……
“老板,还是你明智,这两个人哪里像是没事的样子啊,分明是干?柴?烈?火,难舍难分嘛!”路边,一辆掩在夜色下的奔驰,司机激动的说道。
陆天明轻轻吹了吹手中的茶,放在鼻下,闻而未饮。
“我一早就看出来了,这两人之间绝不简单。”陆天明笑道,“现在,只需要我们多多制造机会,还怕生米煮不成熟饭?”
……
一路上,慕向晚就没有安分过,一会儿说热,一会儿说难受,一会儿又大吵大闹的发酒疯。
下了车,傅斯尧直接将高唱国?歌的慕向晚抱进了电梯。
刚才还跟林黛玉似的,这会儿却生龙活虎了。
明明一肚子闷气,却又不能丢下她不管。
终于回到房间,傅斯尧扶着她去卫生间吐了吐,然后抱着她回到床上,接着准备去给她煮点醒酒汤之类的,结果脚步还没迈开,衣袖就被一只小手揪住。
傅斯尧狠下心拉开她的手去了厨房。
等煮好回来的时候发现那丫头竟趴在床头哭湿了大半个枕头——
038.被她挑起来的火,再次燃烧
? 等煮好回来的时候发现那丫头竟趴在床头哭湿了大半个枕头——
傅斯尧无奈的叹了口气,将她扶起来抱在怀里,动作温柔的喂她喝醒酒汤。
慕向晚别开脑袋不愿配合,傅斯尧皱眉,“听话,喝了会舒服点!”
慕向晚怕他生气才勉强喝了几口,因为急着要开口被呛了一下,“咳咳,斯尧哥哥,我乖,你不要赶我走……”
“我没有要赶你走。”
她水汪汪的眼睛看着他,“就算我惹你生气也不要不要我,就算我做了错事你也不能不要我……好不好……”
“……”傅斯尧眉头更紧,“张嘴!”
“恩。”慕向晚乖乖的又喝了几口,嘴角轻轻的笑了开来,眼带流光。刚刚在拉扯中松开的衣领,露出了胸前一大片旖旎的春·光。
傅斯尧那张一贯风云不惊的面容,斜睨过慕向晚的目光感觉到身体的血液上涌。
刚刚在酒吧被她挑起来的火,再次燃烧。
他把醒酒汤放在一旁,突然低头擒住她的唇,掠夺般的吻顷刻间落了下来。他狠狠的在她柔软的唇瓣上辗转,慕向晚颤抖着,在他猛烈的攻势下发不出声音来。
他的力气太大,大掌固定住她的后脑,没能给她任何的喘息机会便强硬的撬开了她紧闭的贝齿,勾出她的舌来重重的吻,直吻到她舌尖发麻,受不了的呜咽,才转移到她颈边贪婪嗜血般的吸咬……
慕向晚难受的嘤咛,微眯着眼睛,抬起腰身迎合他。
交握的手分开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