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谈情说爱,前夫好霸道-第7部分

多小时候的往事——
三年前,当时傅斯尧就是在这里跪着向她求婚,答应会照顾她一辈子,白头到老,不离不弃……
只可惜……
誓言……逝言……
孟浩用手护着车门顶端,恭敬的打开车座的车门nAd1(
下一秒,傅斯尧从后车座走了下来。
孟浩看了眼还在车内的慕向晚,犹豫片刻,压低声音在傅斯尧耳边问道,“唐小姐那边……”
他的声音虽然很低,可慕向晚还是听见了,她重重的咬着下唇,攥紧手指。
两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有时候想想,时间还真的是最伤人的一种东西。
三年前,她如众星捧月般搬进傅家,两年前,她又在一片唏嘘声中被赶出傅家,谁会想到,有朝一日,她竟然又会再搬回来。
只是,身份从女主人变成了寄人篱下。
傅斯尧回头看了慕向晚一眼,对孟浩说道,“没关系。”
慕向晚走下车,谨慎的跟在傅斯尧的身后,整个人有些紧张和惶恐。
傅斯尧拧眉,自然发现了她的异常,她在担心什么?
走近里面的草坪,她一眼就看到了外面被一群佣人簇拥着站在那里的唐沁瑶。
看到跟在傅斯尧身后的慕向晚,所有人都受到了不小的惊吓,就连一向训练有素的佣人都一时间忘了反应,愣在了原地。
唐沁瑶脸上期盼的红晕迅速褪去,变成了如纸般的苍白!
傅斯尧走到因为震惊而颤抖的唐沁瑶面前。
“斯尧——”
她仰头,声音里有不可言喻的委屈和不解nAd2(
“她只是暂时住一阵,我答应了她哥要照顾她。”
傅斯尧开了口,有些错愕的佣人立刻明白了,快速走过去准备接慕向晚手上的东西。
“少……”习惯性的开口后才蓦地反应过来,“慕小姐,把行李交给我,我来帮您拿吧。”
慕向晚摇头,抱紧行李站在原地,她可没想把自己当成什么大人物,也没有资格享受这些高人一等的待遇。
唐沁瑶脸色难看到极致,却碍于傅斯尧在场不好发作,只得暗暗握紧了拳头。
傅斯尧的脸上看不出情绪,只是微微眯起的眸子闪烁着一丝深不可测的光芒。
“进去吧。”
他淡淡说了声,所有人都跟着走了进去。
慕向晚抱着行李袋,无力的跟在人群后面,也懒得理会身边的佣人时不时对她投来的鄙夷的目光。
自从那件事后,傅家的这些人常常会在私底下对她议论纷纷,字里行间都是对她的鄙夷。
午餐已经准备好了,精致的餐桌上放满了精致的碗碟,菜色颇丰。
慕向晚啧啧嘴,只觉得奢侈。
她下意识看了一眼四周,金碧辉煌的大厅上方吊着一个镶嵌着钻石的意大利水晶灯,让房间里所有的物体都像是蒙上了一层金色的光线。
每一个地方,都显得奢华异常,和慕向晚此时的装扮格格不入。
大厅里,站着恭敬地佣人nAd3(
“小晚,不用客气,就当自己的家一样,随便坐。”
唐沁瑶热情的拉过她的手,把她往餐桌前带,漂亮的小脸脸色绯红,她还是个以前一样的柔柔弱弱,惹人怜爱。
不得不承认,唐沁瑶的演技是慕向晚这辈子都学不会的。
如果不是之前她在自己面前表现出的那副咄咄逼人的模样,甚至在游艇会的时候狠心到想要把她“杀死”,她可能真的会相信她此刻脸上表现出来的关心,是出自真心。
慕向晚的手在双侧紧握成拳,对于她的刻意靠近,有些反感。
下意识的看了眼傅斯尧的表情,然后目光落到唐沁瑶乖巧的脸上,讥讽出声,“别说的你好像是这里的女主人一样。”
她的反应有些出乎傅斯尧的预料,他看了她一眼,那目光里有些深邃,看不出情绪。
唐沁瑶娇弱的笑容僵了一下,她恨恨的瞪了她一眼,眼睛里有着怒不可遏,可偏偏她说的话又让她找不到语言来反驳。
她深吸口气,强压下心里的一丝愤恨,漂亮的小脸上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小晚,你别这样,我……我只是一番好意。”
眼底的余光扫过两人靠的极近的身子,慕向晚心底传来微微的刺痛,急忙故作冷漠的别开了视线。
她表现出来的冷漠,让傅斯尧的眸色陡然沉了几分,赌气般,她伸手揽住唐沁瑶的腰,“前几天佣人告诉我说你感冒了,现在怎么样?”
“没事了,只是还有点咳嗽。”
唐沁瑶脸一红,乖巧的靠近他的怀里。
“以后生病了一定要第一时间叫陈医生来看,别拖着,知道吗?”
“恩,斯尧,你对我真好。”
他的关心让慕向晚心里像刀割一样!
她重重的咬着下唇,埋着头一声不响的吃饭,可是吃进嘴里的东西一点儿味都没有,犹如嚼蜡。
见她仍是一副无所谓的模样,傅斯尧心里像堵了快石头一样,倒像个闹别扭的孩子。
“小晚,尝尝这个,我还记得以前最喜欢吃这个了。这两年在外面过得很苦吧?肯定很久都没有机会吃这么好的东西。”
唐沁瑶笑的柔美,却是一字一句的都在挖她的伤心事,每个字都极具羞辱。
慕向晚尴尬的笑了一下,礼貌的说了声“谢谢”,便重新埋头吃饭。
佣人围着唐沁瑶,小心翼翼的伺候着,而面对慕向晚,却是一副爱搭不理的样子。
刚刚傅斯尧的态度,已经足以让他们在心里偷偷衡量了一番,捧高踩低,一向是他们的看家本事。
唐沁瑶在心里冷哼了声,可是面对慕向晚的平静,她觉得自己就像拳头打在一团棉花上,心里的气没法消。
“小晚,你这几年过得怎么样?”
“你不是都已经说了我过得不好了吗?还有什么好问的?”
面对唐沁瑶的咄咄逼人,慕向晚心里也憋着气。
“……”
唐沁瑶本想借机羞辱她,没曾想却被她反呛了回来,脸上顿时变得很难看。
可是当着傅斯尧的面,她不得不竭尽全力的维持着自己大家闺秀的高贵优雅。
尴尬的笑了两声,她夹了菜给慕向晚,“不管怎么样,回到这里就当回了自己的家,不用客气,也别想着给斯尧节约。你看你,两年的时间瘦了不少。”
她还是一副女主人的理直气壮,慕向晚微微抬头用余光看了一眼傅斯尧。
意外的发现他也正眼神灼灼的看着她,并没有要解释的打算。
解释?
呵,她自嘲的弯了弯唇角,有什么好解释的呢?
唐沁瑶是他的未婚妻,就是以后傅家的女主人,用这样的语气跟她说话并没错。
“那我就真不客气了。”
慕向晚虽然还是有些呛声的嘴硬,可心口却像撕开一般的痛着,连脸色都白了!
傅斯尧慢条斯理的放下手中的筷子,面对慕向晚的刻意隐忍,心里就像有股无名的怒火在燃烧。
他讨厌看见她一幅唯唯诺诺的样子!
“你们都下去,今天在外面迎接的佣人全部都辞了,自己去管家那里结工资!”
所有人都惶恐无措,脸色大变,求情的话被傅斯尧紧绷的脸挡在喉咙里,只得鞠躬后相继退下,整个大厅只剩下各怀心思的三个人。
慕向晚脸色一白,手紧紧地捏着手里的餐巾,他在生气什么?是气刚刚那些人不小心叫了她一声“少夫人”吗?
同样脸色不好的,还有唐沁瑶。
她紧紧地握住筷子,她知道傅斯尧的为人,他不是一个不讲道理的人,就算是佣人一时失误不小心叫错了称呼也绝对不会惹得他生这么大的气。
她思来想去,能想到的唯一原因就是——
当时佣人在看到慕向晚时都不约而同的露出了鄙夷的神色!
傅斯尧落在慕向晚脸上的眸光一片复杂且深邃,“慕向晚,或者,我现在应该叫你慕小姐?”
“随便。”
她心里痛到窒息,面色刹那间苍白如纸。
傅斯尧眸色一沉,“当年你哥是为了救我,才会错手杀人,他判刑的时候,我答应了他,要照顾你,帮你找到一个好的归宿。”
“这些事,你已经说过了。”
“所以,你以后就好好的住在这里。”
“恩。”
慕向晚应的冷淡!
傅斯尧咬牙,“意思就是在这个家里,你是我请来的客人!”
“我知道了,你不必一次又一次的强调。”
慕向晚脸色苍白的厉害,垂在两侧的手死死地攥在一起,不用他刻意提醒,她也会认清自己的身份!
傅斯尧脸色一沉,这个白痴,到底听懂他话里的意思没有!
“慕向晚,你到底知不知道我什么意思?”
她小脸鼓着,抬头,对上他的眼睛,一字一顿的说道,“知、道、了!”
“恩。”他满意的点了点头。
“至于你刚刚说的找到一门好归宿,抱歉,这个事情还真不是你说了算的。”慕向晚咬牙,恨不得冲上去将他那张装镊样的脸给撕得粉碎,“现在讲究的是婚姻自由,所以不需要您所费心,我哪怕找的是瘸子,瞎子,只要我乐意,你就管不了我!”
慕向晚气得胸口一下一下的起伏着,本来是大发脾气,但在傅斯尧看来却是她不自禁的流露出赌气才有的可爱,倒像是在撒娇。
他满意的点了点头,还会反抗,很好。
可是很快,当他听见她刚刚说会找个男人嫁的时候,他脸色骤然沉了下来,浑身都散发着一股森冷的气息。
“等你找得到再说。”
听出他话里的讥讽,慕向晚心里的火立刻“蹭蹭”的往外冒,咆哮的低吼道,“本姑娘要脸有脸,要身材有身材,难道还怕嫁不掉吗?”
两个人明明是在针锋相对的吵架,可是听起来却更像是小情侣间的斗嘴。
唐沁瑶自然也听出了刚刚傅斯尧话里的暗示,她担心两个人再这样发展下去,会擦出什么不一样的火花。
急忙做和事老,“斯尧,你少说两句,这么凶,会把小晚吓着的。小晚,你也别放在心上,斯尧他就是这样,有什么就说什么。”
慕向晚根本不领情,冷冷瞪了她一眼,“不需要你假好心。”
唐沁瑶脸上的笑僵了一下,然后眼泪跟着就流了下来,楚楚可怜的看着傅斯尧,“斯尧,我……”
傅斯尧脸色骤然冷下来,目光却连看都没看她一眼,至始至终都停留在慕向晚身上。
唐沁瑶脸色发白,重重咬唇,只要有这个女人在,傅斯尧的心里就从来都没有她!
傅斯尧冷着脸,起身,唐沁瑶急忙拉住他的手臂,“斯尧,我和你一起上楼。”
“你一晚上都没怎么吃东西,再吃点儿,待会儿再上楼。”
“好吧,那你在上面等我哦。”
她乖巧的贴在他的怀里撒娇。
“好。”
“恩,那你先上去吧,别总对着电脑,那些辐射对身体不好。”
“恩。”
看着两人“难舍难分”的背影,慕向晚眼眶微微泛红,手下意识的放在大腿上掐了自己一下。
偌大的饭厅里,瞬间只剩下唐沁瑶和慕向晚两个人。
慕向晚如坐针毡,一点儿都没胃口。
索性起身,准备离开。
下一秒,却被唐沁瑶拉住了手腕,她讥诮一笑,“慕向晚,你脸皮还真厚啊,竟然还有脸回来。”
“彼此彼此。”慕向晚甩开她的手,冷漠的看着她,“论脸皮厚,我可比不上你。”
“你——”
唐沁瑶被气得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不友善的目光恶狠狠地瞪着慕向晚,“你还回来干什么?看着我和斯尧恩爱,你心里就舒服了吗?”
慕向晚冷冷看她一眼,不过讥诮一笑,对这种女人,再说什么都是多余,她懒得再多说一句话,继续朝前面走去。
“慕向晚!”
唐沁瑶讨厌她那副无所谓的样子,好像她在她面前就是一个跳梁小丑般。
她算个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和她争,和她抢?
慕向晚站住,转身,面对着她的怒气,心里只觉得莫名其妙。
是不是这些人整天都太无所事事了,所以得了被害妄想症?好像谁都欠了她千八百万似的!
“别那么不要脸,斯尧现在爱的是我,这里没有你的立足之地。”唐沁瑶咬牙切齿的说道。
慕向晚嗤笑一声,优雅的撩了下耳边的头发,淡然的看着唐沁瑶,嘴角勾起一丝讽刺的弧度。
“可我还不是住进来了?”
慕向晚冷哼了一声,朝她走近,一字一顿的说道,“唐沁瑶,我处处忍让你,不是因为我慕向晚是个好欺负的软柿子,而是我觉得没有必要。这次回来,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和你争什么,所以你大可不必把我当做眼中钉,肉中刺。”
“哼,”唐沁瑶不屑的冷哼了声,“慕向晚,你还真会把自己当回事儿。”
“别说你没有故意针对我,”慕向晚看着她,冷哼了一声,朝她走近,“当晚在游艇会的事情,你真的觉得我是什么都不知道吗?”
“你——”
慕向晚说中了她心里最害怕的事情,唐沁瑶脸色立刻大变,如果让傅斯尧知道她当天晚上去了游艇会,还差点……
她简直不敢想象这件事的后果!
慕向晚懒得和她在多说下去,在佣人的带领下,继续往楼上走去。
……
慕向晚站在房门前,皱起了眉头,也不知道这个管家是有事还是无意,给她安排的房间正好和傅斯尧的主卧相邻。
床垫,被单,和沙发都是出自名牌,恐怕整个屋子里随便一件东西,都足够让一个普通的人舒舒服服的过一辈子了。
衣帽间早就挂满了各大品牌的专柜新一季的服装,包包,全部都是她以前最喜欢的牌子和款式。
洗了澡站在外面的阳台上,看着遥远的天际发呆,离开傅家的这两年里,出神已经成了她最出的事。
“斯尧,今晚……让我睡这里好不好?”唐沁瑶进了房间,小心的将门关上,恳求的对傅斯尧说道。
傅斯尧的目光缓缓地从外面的天空移到唐沁瑶的脸上。
他深邃的眼里透着冷漠,让唐沁瑶下意识的感觉到紧张。
唐沁瑶咬咬唇,孤注一掷的柔声道,“小晚离开的这两年里,你都没有碰过我,你……不会是还在等她回来吧?”
傅斯尧眼里略过的锋锐让唐沁瑶心尖一颤。
唐沁瑶明白,她慕向晚,就是傅斯尧心里的一根刺,即便两年没见,也能轻而易举的影响他的情绪。
他的心思可是出了名的深不可测啊!
可是却一次又一次的因为慕向晚而失态!
唐沁瑶重重的咬着牙,外人都以为她是傅斯尧认定的未婚妻,可是没人知道,他其实从来都不碰她,对她一直是客客气气的,有时候甚至连陌生人都不如!
她知道,傅斯尧之所以纵容自己在外人面前说自己是他认定的未婚妻,只是因为他想让消息传到慕向晚的耳里,让她吃醋,然后刺激她回来。
唐沁瑶用力咬着下唇,一双水眸直勾勾的看着傅斯尧,恳求道,“如果让小晚知道这些年你一直都没有碰过我,她肯定会看不起我的,哪有互相喜欢的男女朋友不住在一起的。”
唐沁瑶的言下之意,是故意在提醒他当年慕向晚和林意潇的事情。
傅斯尧微微扬起了嘴角,泛着寒光的脸上,眼睛里一闪而过一抹凛然和肃杀。
唐沁瑶松了口气,她知道自己赌赢了,傅斯尧对当年慕向晚和林意潇的事情一直耿耿于怀,每次提起,都会让他对慕向晚恨之入骨。
傅斯尧脸上的情绪紧绷着,冷笑,伸手摸着唐沁瑶的头发,“今晚就住这里吧,你先看看杂志,我去处理点公事。”
唐沁瑶脸上有些失望,但还是极力的挤出一个笑容,“好啊,你别忙的太晚。”
慕向晚站在阳台上,不知道为什么,头顶璀璨的星空忽然渐渐的模糊成一个个零碎的场景。
有以前和傅斯尧在一起的,也有臆想出他和唐沁瑶在一起的。
慕向晚几乎能想象出唐沁瑶得意又羞怯的靠在傅斯尧的怀里,双手环着她的腰,两个人亲密的相偎在一起。
慕向晚眨了眨眼睛,走到阳台的尽头,努力的偏过头想看到隔壁的场景。
不可否认,刚刚唐沁瑶的一席话,真的刺到她的心。
也许,当初她执意的不想回来,只是不想看到他和唐沁瑶恩恩爱爱。
手心中沁出了一层薄汗,慕向晚紧张的竖起耳朵想听清隔壁的动静——
“斯尧,现在天冷了,只盖一床被子半夜的时候会不会冷啊?”唐沁瑶似是故意大声的问道。
唐沁瑶顿时心痛的按住胸口,他们……果真已经住在一起了吗?
可恶的男人,以前还说什么这辈子除了她谁也不碰,骗子,都是骗子!
当初话说的那么满,现在还不是见一个爱一个!
慕向晚咬牙看着窗外摇晃的影子。
唐沁瑶亲昵的将手环在傅斯尧的肩上,羞赧的低喊,“斯尧……”
“恩?”
傅斯尧扫过外面摇晃的树枝,眸底带了一丝笑意,如果没有猜错,她现在肯定是站在阳台上看星空。
“我们都在一起两年了,是不是也该……”头整个的埋进他的怀里,唐沁瑶的小脸绯红一片。
她不能再等了,当她看见傅斯尧将慕向晚带回来时,她整个人就彻底慌了!
她在他怀里仰起头,如墨的眼睛如水般散开,“你知道的,这也是伯母的意思,她说想抱孙子了。”
“沁瑶。”
蹙眉,他不动声色的将双手放在她的肩上,试图将她推开。
他沉声道,“我一早就跟你说的很明白了,我不可能给你未来,也给不了你承诺。”
唐沁瑶眸底带泪的看着她,“斯尧……”
“好了,我叫人来换身床单,你早点休息,我去睡沙发。”
慕向晚早已听不下去,早早的进了房间。
手机铃声响了起来,她看了眼上面的号码,犹豫了一下,还是接起。
“意潇……”慕向晚喉咙有些苦涩,这些天,林意潇打了几十通的电话她都没有接,发了十多条短信,她也没回。
她现在这样,不想再给他添麻烦。
林意潇刚从监狱里看了慕正阳出来,也得知她搬回傅家的事情,一连串打了十几个电话她才接。
“小晚,你现在在哪儿?”
“我……”慕向晚没有把话说下去,林意潇却已经从她吞吐的语气里察觉出异常,他拧眉,问道,“你真的搬回傅家了?”
“恩。”慕向晚叹了口气,老实回答道。
电话那头的林意潇沉默了会儿,柔声说道,“傻丫头,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怎么也不通知我一声?”
慕向晚听着他关心的语气。
她一直不接他的电话,也不回他的短信。
他却一句责怪的话都没有,只是默默地关心着她,那一刻,她一向自以为冷漠的心也不禁软弱下来。
慕向晚的眼泪从眼角流出来,“林意潇,别对我这么好。”
“说什么傻话,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不算青梅竹马,也算有十几年交情的老朋友了吧?更何况,正阳是我的兄弟,我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出事。”林意潇安慰的说道。
听着林意潇如大提琴般悠扬的声音,慕向晚的鼻子有些酸,眼睛也是涩涩的,柔声说道,“意潇,谢谢你,这些年,我给你惹了很多麻烦。”
“傻瓜,我们之间说这些干什么。不过这些天我一直联系不上你,真的挺担心的,以后不要再不接我电话,也不回我短信了好吗?就算给我报个平安,好不好?”林意潇请求道。
慕向晚点头,声音有些哽咽,“我知道了,谢谢你意潇。”
“恩,还有,我听正阳说……”林意潇顿了顿,眼底闪过一丝复杂,“上官浩衫那边……”
慕向晚用力咬唇,一时间竟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
“你放心,我会尽快把这件事查清楚,如果真的有那些照片,我也会叫人把它毁了的。”林意潇沉声道。
慕向晚捂住了嘴巴,用力咬着手指不让自己哭出声。
这辈子,她是欠了林意潇了,无论如何都还不清了。
说她自私也好,说她狠心也罢,可是那些照片,她是真的不能让人看见!
“拜托你了。”慕向晚深吸了口气,调整了情绪,说道,“很晚了,意潇,早点休息。”
说完,慕向晚挂了电话,心里憋得难受,蹲下身下,双手抱着自己的身子,闭上眼睛任由眼泪无声的滑落。
……
晚上,唐沁瑶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傅斯尧说了那些话之后,就自己去了客房,根本不给她留一丝幻想。
这一切,都是慕向晚害的!
她为什么要回来,为什么!
傅斯尧是她的,谁都不能抢走——
至于慕向晚,她一定会不折手段的让她知难而退!
唐沁瑶在心里恨恨的想着。
同样翻来覆去睡不着的,还有隔壁的慕向晚。
她越是强迫自己不去想,脑海里就偏偏浮现出傅斯尧和唐沁瑶的影子。
他们现在,在做什么?
是不是正在接吻,又或者……在做着某件事?
脑海里被这些暧昧的画面充斥着,慕向晚只觉得头疼,只要一想到傅斯尧曾经用吻过唐沁瑶的唇来吻自己,她就觉得一阵恶心!
慕向晚翻了个身子,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推开——
她像只受惊的兔子一样从床上坐起来,浑身戒备的定这个号走进来的傅斯尧。
他不是正在和唐沁瑶做那种事吗?怎么会突然……
根本不容她多想,傅斯尧已经朝她走了过来。
慕向晚忽然意识到什么,难掩情绪的笑了一下,可是很快又被她掩藏起来,看着他,语气不善,“这么晚,你来干什么?”
“看见我,很意外?”
傅斯尧挑眉,已经走到了床头。
慕向晚顿时沉了脸,“你难道不知道在进别人房门之前,敲门是最基本的礼貌吗?”
“这是我家,还需要敲门?”
“可这是我的房间!”
慕向晚一脸正色的纠正。
“哦,”傅斯尧无所谓的笑了笑,“抱歉,没那个习惯。”
慕向晚瞪着他,恨不得冲上去撕碎他那张装镊样的脸。
傅斯尧根本不理会她脸上变幻万千的情绪,径直在她的床边坐下,“这么晚还没睡,睡不着吗?”
慕向晚有一丝恍惚,别开头,“不习惯。”
傅斯尧挑眉问道,“在自己家里还会不习惯?”
慕向晚错愕的看着他,她的心几乎要跳出嗓子口了,他说这里是她的家!
紧紧咬唇,不让心里的激动表现出来!
慕向晚还没回过神来,傅斯尧突然掀开被子躺了进去,“好累,睡觉。”
慕向晚又一次瞠目结舌的看着他。
傅斯尧褪去上衣,小麦色的皮肤在灯光下泛着诱人的光泽。
他的手放在皮带的金属纽扣上,只听见“吱”的一声——
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V3.他应该不会轻易放过她吧?
? 他的手放在皮带的金属纽扣上,只听见“吱”的一声——
慕向晚猛的回过神,忍不住大叫一声,“傅斯尧,这是我的房间!”
“我知道啊。”
“你这种行为叫耍流氓!”
“哦,”他一脸无辜,“那样怎么样?”
慕向晚顿时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副!
狠狠瞪了他两眼,最后叹了口气,“你未婚妻还在隔壁等你。”
傅斯尧深邃的眼眸凝视着她,“恩,所以呢?”
所以呢?!
慕向晚心里一万只草·泥马奔过,气急败坏的冲上去拉他,“傅斯尧,你给我出去!”
既然都承认唐沁瑶是他未婚妻了,那他现在还死皮赖脸的待在她房间里是什么意思。
难不成还想左拥右抱,坐享其人之福?
只要一想到这双手刚刚才抱过唐沁瑶,慕向晚心里的气就不打一处来,用力的把他往门外拽——
傅斯尧借机抓住她的手,牢牢的放在自己胸前,笑道,“吃醋了?”
“吃你妹的醋!”
口不择言的反驳道,她的眼睛根本不敢看她,一种睁眼说瞎话的欲盖弥彰。
“我没有妹。”傅斯尧笑道的云淡风轻,“既然没有吃醋,那你告诉我,你刚刚在生什么气?”
慕向晚恼羞成怒的抽回手,“傅斯尧,我发现你丫的就是贱是不是?我在乎你的时候,你对我爱答不理,我不搭理你了,你却又死皮赖脸的贴上来,有意思吗?我再说一次,你和唐沁瑶爱怎么样就怎么样,相亲相爱,你侬我侬,甚至上床、做·爱怎么都好,都不关我的事!”
“哦?”挑眉,傅斯尧的手腕环上她的腰,双手抱住她将她按在自己的怀里,“你说,这都不关你的事?”
“没错!”
滚烫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脸上,弄得她根本没办法认真思考nAd1(
“如果我说,我和你没有离婚呢?”低头,他性感的薄唇贴在她的耳蜗,一字一顿的说道。
慕向晚愕然,“你说什么?”
根本不等她反应,傅斯尧忽然低头擒住了她嫣红的唇瓣,慕向晚明眸陡睁,脑子有一瞬间的短路。
“唔……”直到他吻得她痛了,她才猛地回过神来,双手用力在他胸前推壤着,“傅……傅斯尧……你放开……唔……”
傅斯尧眯眼,非但没有松手,反而吻得更深了——
慕向晚面红耳赤,徒劳的挣扎着,直到吻得她快要喘不过来气,他才终于松了手——
慕向晚擦了擦被他吻得滚烫的唇瓣,恶狠狠的瞪着他,“傅斯尧,你混蛋!你未婚妻就在隔壁,难道你就不拍她知道吗?!”
傅斯尧眸色一冷,再次将她拉到自己面前,按住,“再说一次,以后不要把我和她联系在一起。”
“你无……”
后面的话卡在喉咙里,樱唇再次被他吻住,他的双手更是探进她的衣服,肆意的揉·捏着里面的高·耸,“以后你说一次,我就惩罚你一次nAd2(”
“你——”
慕向晚小脸涨得和红苹果似的,一双眼睛几乎喷火的瞪着傅斯尧笑的风华绝伦的脸,却又不敢再有动作,因为她太清楚这个男人的性格,说一不二!
傅斯尧嘴角勾起一抹笑,霸道的将她抱在怀里,“睡觉。”
“傅……”
他的手又开始不规矩的动起来。
“不要……”
慕向晚急忙按住他乱动的手,满脸惊慌的看着他高深莫测的脸,脑子里一片空白。
“不想我动,你就乖乖睡觉。”傅斯尧强势的说,已经闭上了眼睛。
窝在他怀里,慕向晚浑身僵硬得动都不敢动,稍一动作便会碰到他滚烫的皮肤,鼻息间全部都是属于这个男人的独特气息,烫的她心慌意乱——
脑子里忽然浮现起刚刚傅斯尧的那句莫名其妙的话“如果我说,我和你没有离婚呢?”,他为什么会这么说?当年的离婚协议,她和他明明都是签了字的!
心里很乱,思来想去,慕向晚觉得这件事唯一的解释只可能是——
傅斯尧那个混蛋为了占她便宜而找的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
该死的,傅斯尧!
万恶的资本家!
慕向晚十二分的鄙视着,靠在他的怀里怎么都睡不着——
头顶传来他平稳的呼吸声,她忍不住偷偷的抬起头看他一眼,出神良久,唇瓣不自觉的溢出一个满足的笑容nAd3(
她的指尖轻轻滑过他凌厉的五官,心中微微刺痛——
如果没有唐沁瑶,没有那些事。
该多好。
刚开始还强撑着不敢睡,生怕他忽然借机又占她便宜,可是渐渐地,她便抵不住睡意,在他胸前慢慢睡了过去。
她似乎睡
tang得并不安慰,秀气的眉头在睡梦中也皱的紧紧地,似乎是冷,柔软的身体下意识的往傅斯尧的方向挪,双手更是缠住他的双肩。
头顶,傅斯尧缓缓睁开一直清醒的眼睛,手指贪恋的拂过她绯红的脸蛋。
“小晚,如果我一开始就不知道所有的事,你说,那该多好?”
傅斯尧轻笑一声,自言自语道,“我明明知道这样做对你不好,可还是忍不住?你说,该怎么办?”
……
翌日。
慕向晚醒过来的时候,身侧已经空了,她翻了个身子,只摸到一片冰凉。
心底涌起深深地失望,她强压着,不让自己胡思乱想。
等她洗漱好下楼时,发现傅斯尧和唐沁瑶都不见了。
她低头看了眼腕表,这个点,是一起去上班了吧?真好。
慕向晚心里微微痛着,眼睛里闪过一抹黯淡,垂头丧气的回了房间,就连佣人徐妈在身后叫她吃早饭也没听见。
徐妈端着刚刚热好的早餐,前也不是退也不是,最后叹了口气,最近这是怎么了,怎么一个个的早上怎么都不吃早饭了?少爷是这样,唐小姐是这样,现在就连……也是这样。
半个小时后,慕向晚下楼,去看慕正阳。
不得不说,傅斯尧的速度真的很快,慕正阳告诉她,上官浩衫那边已经决定要撤诉了——
“小晚,你记住,现在最重要的就是上官浩衫手里的那些照片。”慕正阳担心的说道,“你一定要拿回来。”
“……”
慕向晚低垂着头,慕正阳根本猜不透她脑子里在想什么。
他担心的拔高了声音,“我听说,上官家已用钱经疏通了关系,上官浩衫应该很快就出去了,我担心他会利用那些照片对你不利。”
“……不会的。”慕向晚抬头,艰难的对他扯出一抹笑,“我又没有得罪他,他何必要和我过不去呢。”
“上官浩衫这个人一向心高气傲,这次的事情,是他父亲上官墨出面才阻止他继续追究下去,我担心,以他的性格,会不服气。”
“我知道了……”慕向晚笑笑,“哥,你不用担心我。倒是你,凡事都要忍忍,只要再坚持几个月,很快就可以出来了。”
“恩。”
慕向晚从监狱出来,经慕正阳一提醒,烦心的事情又多了一件。
其实,她刚刚骗了慕正阳——
她和上官浩衫之间的恩怨,可不仅仅只有这一两件啊,当年她得罪他的那些事,简直可以说个三天三夜也说不完,这个男人,如果手上有她的把柄,应该也不会轻易放过她吧?
糟心,真是糟心。
不过算了,就算傅斯尧看见那些照片,又能怎么样呢?反正事情已经糟糕到这个地步了,还能再糟糕一点儿吗?
倒不如走一步算一步,反正现在上官浩衫不是还在里面关着,出不来吗?
这样想着,她心里多少算是有些安慰。
慕向晚一个人在街上晃着,第一次觉得这座城市是那么大,很多新修的建筑,每个地方好像都很陌生。
她彷徨的站在十字路口,在蓉城,她曾经有很多的朋友,每一个都说肯为了她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可是还没等慕家真的倒下,她们所有人就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呵,朋友……
在十字路口站了几分钟,慕向晚去了街角的一家花店,买了一束黄·菊花,坐车去郊外的墓地。
在那里,她倒是真有个朋友。
她们很久没见了。
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v4.总裁的首席秘书
? 在那里,她倒是真有个朋友。
她们很久没见了。
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天空下起了小雨。
慕向晚从公交车上下来,一路小跑回慕家,进门的时候抖了抖水,抬头就看见唐沁瑶和傅斯尧两人在餐桌上,唐沁瑶仰头面带娇羞,毫不掩饰眼中的秋波。
傅斯尧正和她说什么,她的脸颊忽的染上一抹绯红,脸上藏不住的欣喜。
慕向晚动作一僵,没想到看到的竟然会是这一幕,眸眼中闪过一抹失落副。
“小晚,你怎么现在才回来?我还在想要不要等你回来后一起吃饭呢?”
唐沁瑶抬头,看见站在门口刚淋了雨的慕向晚,眉眼里有着一丝娇羞。
心里一痛,慕向晚急忙将眸光移开。
“小晚,看你,都淋湿了,你先去擦擦吧,再下来吃晚饭。”唐沁瑶洋装关心的说道,说完,冲着旁边的徐妈喊来一声,“徐妈,你去拿快干净的浴巾来。”
慕向晚强扯了下嘴角,有些惊诧的看着唐沁瑶,对她炉火纯青的演技佩服的五体投地,点头,“恩。”
傅斯尧抬头扫了一眼站在门口拿着浴巾擦头发的慕向晚。
她也刚抬头,两个人的目光就这样不期的撞在了一起,她心里“咯噔”一下,有些慌神。
沉默了几秒钟,慕向晚然后强压着心里的一丝痛,接过徐妈递上来的浴巾,简单的擦了擦,随后面无表情的将浴巾放下,朝餐桌走去。
“斯尧,过几天去江城出差,我陪你一起去好不好?不然,我一个人留在家里好无聊nAd1(”唐沁瑶撒娇的说道。
傅斯尧的目光扫了一眼坐在旁边的慕向晚。
她低着头,似乎没有什么异样。
他眸子一暗,点头,“好。”
“小晚,你一个人在家可以吗?应该没什么问题吧,毕竟这里的一切你都很熟悉。”
唐沁瑶眼中的挑衅一闪而逝,却没能逃过慕向晚的眼睛,她一边说着,一边不动声色的往傅斯尧身上贴去。
而他……似乎也没有拒绝。
“对啊,毕竟我才是这个家的女主人嘛!”
慕向晚挑眉,当初这个房子是傅、慕两家人商量好,共同送给他们的婚房,当时登记的事两个人的名字,即使离婚了,可慕向晚的名字依然在上面。
这件事一直是唐沁瑶心上的一根刺!
果然,唐沁瑶的脸色一下子就苍白下来,随后委屈的咬了咬唇,“斯尧……”
傅斯尧深不可测的看了慕向晚一眼,浅浅勾唇,起身,对唐沁瑶说道,“我先上楼了。”
他从慕向晚身边经过,低头,以他们两人才能听得清的声因问,“原来你还记得自己是这个家的女主人,既然这样,今天晚上是不是也该尽一下作为女主人的义务?”
慕向晚脸上一片青红交接,懊恼的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早知道就逞一时之快了,由着唐沁瑶挖苦几句又不会少块肉。
唐沁瑶的脸色却更加白了!
“那个……我还有事,先上楼了nAd2(”
慕向晚实在不适应这样诡异的气氛,简单的吃了几口菜,急忙溜之大吉。
“饭都没吃几口,上楼干什么?”
傅斯尧站在楼梯口,声音里带着隐隐的不悦。
“关你什么事——”
慕向晚想也没想的脱口而出,该死的,这个男人是有顺风耳还是怎么的?隔了这么远也能听见她在说什么!
他拧眉,声音带着深深地警告,“你再说一遍?”
慕向晚噎了噎,老实回答道,“我去网站上找找看有没有招聘信息。”
“你要找工作?”
“恩。”
“如果想工作的话,为什么不来傅氏?”
傅斯尧的声音有公事公办的沉稳。
“不要——”
慕向晚想也没想的拒绝,去傅氏上班?那不是意味着每天都要见到傅斯尧和唐沁瑶两个人?
天啊,在家里已经够她受得了,如果还要在公司……
她简直不敢想。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