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谈情说爱,前夫好霸道-第8部分

“你有的选择吗?”
“傅斯尧,这是我自己的事情,你凭什么替我决定啊。”
“凭你是这个家的女主人啊!”他淡淡的嗓音中含有若有似无的笑意。
慕向晚几乎气到要吐血,这还真的是挖坑把自己给埋了!
“那你还不如直接把这房子的一半换成现金给我,这样,我想我肯定更高兴nAd3(”
“呵……想要现金?”傅斯尧挑眉,淡淡说道,“做梦吧。”
“你——”
慕向晚欲哭无泪!
“明天早上来上班,不然……你哥哥的事情,你知道的。”
不浅不淡的说了一句,在看到她身上的
tang衣服时眸子危险的眯成了一条缝。
她本来穿得是一件白色的连衣裙,因为刚刚淋了点小雨,现在正半隐半现的贴在她白皙的肌肤上,举手投足见显得十分的诱人。
他喉咙滚动了一下,转身上楼。
慕向晚在原地气得跺脚,又不好发作。
身后,唐沁瑶更是嫉妒得眼睛都红了,曾经她说了多少次想去傅少氏上班,傅斯尧愣是没同意,就今天早上,还是她搬出江怡,他才勉强同意她跟着他去。
可是现在呢,他竟然这么主动地叫慕向晚去傅氏上班?
……
早上。
慕向晚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耷拉着小脸,不想去傅氏,却又没办法。
下楼的时候,傅斯尧已经吃了早饭。
她在唐沁瑶愤恨的眼神里硬着头皮走了出去,傅斯尧的车稳稳地停在那里,她自然不会自作多情的以为他那是在等她。
当她跟着傅斯尧一同走近傅氏的大楼时,所有人诧异的目光都不约而同的朝她看了过来——
能在傅氏大楼顶楼上班的员工,每一个都是业界精英,随便一个人都在外面都能够独当一面,这些人,也都是傅氏的老员工,其中更是有不少都认识慕向晚。
所有人都是一副呼吸一滞的呆愣模样,偌大的大厅里安静的没有一点儿声音,只剩下傅斯尧沉稳的脚步,慕向晚噎了噎,觉得这样的气氛有种说不出的诡异。
只好低着头,加快脚步,跟上傅斯尧的步子。
慕向晚没想到傅斯尧给她安排的职位竟然是总裁的首席秘书,那不是意味着她不仅要每天看见傅斯尧,还得二十四小时都在他眼皮底下?
仅仅一个上午的时间,前总裁夫人接替总裁首席秘书的消息就以势如破竹的姿态传遍了整栋傅氏的大楼。
慕向晚跟着张秘书在办公室转了一圈,蹙了蹙眉头,四周都是对她复杂的目光,和窃窃私语。
“慕小姐,还有什么地方不明白的吗?”
“哦,没有了。”慕向晚笑笑,“你也别叫我慕小姐了,就叫我小晚吧。你刚刚介绍的很详细,我基本都听懂了,如果之后还有什么不明白的问题,我再打电话问你。你也辛苦一早上了,早点去吃午饭吧,这么年轻,别到时候饿出胃病来。”
“好,”张秘书看了眼墙上的时钟,“那我就先走了,下午一点的时候,总裁有个会议,你得事先先准备一下,另外,总裁开会之前习惯喝一杯咖啡,不加糖,你待会儿泡好直接端进去就行。”
慕向晚拿着文件的蓦地一僵,不敢置信的看着张秘书。
“怎么了吗?”
她脸上的震惊太过于明显,以至于让一旁的张秘书楞了一下,怀疑是自己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
慕向晚闪烁的眨了眨眼睛,垂下眼眸,几乎是逃避的躲开张秘书探究的眼神。
“没什么,我先去准备了。”
几乎是逃一样的跑进了茶水间,站在咖啡机面前,慕向晚握着器具一时间没了动作。两年没有再碰过这些器具,她以为自己早就忘了,却没想到有些东西在已经深入脑海,想忘都忘不了!
********************************************************************************************************************
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070.这样的场景怎么看怎么让人想入非非
? 几乎是逃一样的跑进了茶水间,站在咖啡机面前,慕向晚握着器具一时间没了动作。两年没有再碰过这些器具,她以为自己早就忘了,却没想到有些东西在已经深入脑海,想忘都忘不了!
…晨…
那年,她才16岁,傅斯尧刚进入傅氏上班。
早春的天气很温暖,空气里弥漫着阳光的味道,她像个吃不到糖果的孩子一样围着他上窜下跳。
傅斯尧在认真的翻阅着文件,修长的指尖拿着钢笔,剑眉微蹙,仅一个简单的动作都被他演绎超乎想象的高贵和优雅。
“傅斯尧,你陪我出去玩儿啊——”
慕向晚在办公室走了好几圈,实在无聊,便凑到他面前拉着他的手臂,楚楚可怜的说道。
突然被打断思绪的傅斯尧侧头,刚好看见慕向晚一脸委屈的模样——
想着这个傻丫头从来就不是个坐得住的人,今天竟然在这里老老实实的陪了他一天,简直可以说是个奇迹了。
可是接下来要处理的合同都是至关重要,他根本抽不开身,于是便哄着她说,“乖,你去给我泡杯咖啡过来,我再忙一会儿,马上就能走了。副”
她撇撇嘴,“好吧。”
虽然不乐意,可还是听话的去了。
“唔——”
慕向晚刚拿起桌上的文件还没来得及看,就听见傅斯尧的一身闷哼,慕向晚侧眸,刚好瞧见傅斯尧一手捂着嘴龇牙咧嘴的模样,手上还端着她刚煮好的咖啡。
以为他是被烫着了,慕向晚担心的掰高他的脸,“怎么了?怎么了?”
他看着她,一副有苦难言的模样nAd1(
“烫着了吗?是不是烫着了?”见他不说话,慕向晚都快急死了。
傅斯尧放下手里的咖啡杯,将眼看着快要哭出来的慕向晚搂进来=怀里,宠溺的摸着她的头发,“不是,是你的咖啡太苦了……”
慕向晚眼睛睁得老大,“啊?”
(⊙o⊙…
恼怒的瞪他,该死的傅斯尧,又捉弄她!
她端起面前的咖啡轻轻尝了一口,小脸顿时皱成一团,苦涩的味道从舌尖一直蔓延进胃里。
好像……她刚刚真的忘记加糖了啊o(╯□╰o
她讨好的冲他笑了笑,“没事儿,你有我就够甜了,喝咖啡如果再加糖的话,会长蛀牙的。”
“嘿……”他宠溺的点了点她的鼻尖,“慕向晚,我发现你现在脸皮是越来越厚了。”
冲他吐了吐舌头,“傅斯尧,你如果再这么嫌弃我,以后我就不要你了。”
“啧,以后谁不要谁还说不一定呢!”
“你敢!”
她拾起粉拳佯装生气的在他胸前打着,傅斯尧淡淡一笑,握住她的双手,“我不敢。”
慕向晚不信的哼了一声,“我看你就是会,现在都这么嫌弃我了,以后结了婚,还不得更嫌弃我。”
“谁说要和你结婚了?”
“你——”
慕向晚小嘴一瞥,狠狠地瞪着他,被傅斯尧气得不轻nAd2(
她生气的推开他,闷闷的起身,下一秒,却被他一个用力拽进了怀里——
他俯身,吻上了她的唇,慕向晚明眸陡睁,从他舌尖传来的那丝咖啡的味道瞬间充斥了她的舌尖——
却……怎么没感觉到苦,却反而觉得甜甜的?
“傻丫头。”
见她一副目瞪口呆傻傻的模样,傅斯尧调侃的笑出声。
“啊——”
手中的咖啡溢出来,慕向晚痛呼一声才回过神来。
小脸上一片苍白。
她将溢出来的咖啡啧擦干净,又重新泡了一杯,才朝着傅斯尧办公室的方向走去——
唐沁瑶早早的从家里跟来了公司,她知道,这次,傅斯尧是没有理由像前几次那样赶她走的。
她无聊的翻阅着手里的财经杂志,余光时不时偷偷的打量着正在认真处理公事的傅斯尧。
金色的阳光照在他英俊的侧脸上,仿佛全身上下都缠上了一层金色的光晕,明明离得这么近,却感觉永远也看不清他心里在想什么。
骨节分明的手指轻轻扫过桌上的一叠文件夹,一切都美好得像个不真实的梦。
如果不是慕向晚,这个男人应该是属于她的!
强压着心里的嫉妒,唐沁瑶朝他走过去nAd3(
“斯尧,”她漂亮的手指指了指墙上的时钟,指针刚好指向十二点,她漂亮的小脸上楚楚可怜,走过去撒娇的抱着他的手臂,“我们是不是该去吃饭了?”
傅斯尧拿着钢笔的手微微一顿,视线冷然的看了一眼她环在自己手臂上的手,眼底一闪而过一抹不悦,不动声色的将她的手移开。
起身拿过外套,随意的搭在臂弯上“走吧。”
见他
tang没拒绝,唐沁瑶有些受宠若惊,漂亮的小脸上立刻荡出一抹笑意,急忙迎了上去,双手再次抱紧他的手臂,整个人几乎贴在他身上,用自己的身体时不时的在他身上摩擦着。
“斯尧,我知道外面新开了一家日本料理,我们去吃好不好?”
门外传来三声敲门声,声音有些迟疑和纠结,和平时听见的孑然不同。
傅斯尧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复杂的光,深邃的眼眸里隐藏着外人看不懂的神色,冷然的拂去了唐沁瑶缠在他手臂上的双手。
唐沁瑶心里一怔,尴尬的收回僵在半空中的手,在傅斯尧看不见的地方狠狠地攥紧了拳头,她不甘心,可是除了忍让和妥协,根本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进来。”
慕向晚推开门,心里一阵狂跳,跟本不敢对上他的眼睛,紧张得手掌有些微微的颤抖。
就在她推开门进来的刹那,唐沁瑶突然脚下一稳,下意识的朝着前面倒了过去。
“啊——”
她惊慌的尖叫一声,慌张中伸手试图抓住身边可以支撑住自己的东西——
傅斯尧下意识的伸手扶住她,唐沁瑶跌进他的怀里,慌乱中拽住了傅斯尧胸前的衬衣——
“吱——”
昂贵的衬衣被抓破,最上面的纽扣掉了几颗,露出一片小麦色的肌肤。
他揽在她腰上的手,微微用力,便将她的身子拉起稳住了来。
当慕向晚推开门的时候,看见的正是这样一幅火热的画面,她握住咖啡杯的手颤抖了一下,滚烫的咖啡瞬间洒了出来,烫在她白皙的手背上。
“嘶——”
她痛的倒吸了一口凉气,被热咖啡烫着的地方瞬间红肿起来,下意识的将手上的咖啡杯甩了出去——
“啊——”
唐沁瑶惊慌失措的看着正朝着自己迎面飞来的咖啡杯,吓得闭上了眼睛,她怎么也没料到慕向晚会直接将杯子朝她扔过来!
腰上突然生出一道力,她还没反应过来,整个人已经被人拉了过去!
办公室陷入一片诡异的沉默。
慕向晚顾不得自己红肿的手,连忙看向唐沁瑶,拧着眉头有些慌乱的说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她可以发誓,她绝对只是被热咖啡一下子烫到手后的条件反射,绝对不是因为吃醋!
只是……她没想到,自己的靶子怎么这么准……o(╯□╰o
唐沁瑶惊魂未定的拉住傅斯尧的手臂,小脸贴在他胸前,有些害怕的喘着粗气,漂亮的小脸上一阵异常的苍白。
看着地上碎了一地的咖啡杯,她忽然眸眼一转,眼眸带泪的看着慕向晚,“小晚,我是不是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好?为什么……为什么你会生气得要用这么滚烫得咖啡来泼我?”
傅斯尧的手还放在她的腰上,面色虽然沉稳没有半点表情,可是胸前的衬衣却被撕开了一个大口,露出大片小麦色的胸膛,唐沁瑶的脸正好就贴在上面。
这样的场景怎么看怎么让人想入非非!
紧张,失望,心痛……
所有的情绪一拥而上,慕向晚的眼眶忽然涌上了大片的眼泪,委屈的咬唇,一双大眼睛直直的瞪着傅斯尧——
她深吸了口气,目光转而落在唐沁瑶的身上,咆哮的低吼道,“唐沁瑶,我是恨你,恨不得直接用刀杀了你!如果我一早就知道你是这样的人,当初在手术室,我根本就不会答应让淼淼让她救你!”
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071.他恨不得自己在那场意外里死去
? 她深吸了口气,目光转而落在唐沁瑶的身上,咆哮的低吼道,“唐沁瑶,我是恨你,恨不得直接用刀杀了你!如果我一早就知道你是这样的人,当初在手术室,我根本就不会答应让淼淼让她救你!”
闻言,傅斯尧的脸色有些微变,可是心深如他,很快的就将眼底的一抹一样掩去。
唐沁瑶则是气红了脸,一双漂亮的水眸瞬间盈满了泪水,咬唇,楚楚可怜的看着傅斯尧,眼泪大颗大颗的往下落,“斯尧……早知道,早知道这件事会让小晚这么不喜欢我,我……我当初还不如就死了的好……”
见她哭得声音都哑了的模样,傅斯尧眉头一紧,将她搂紧怀里安慰,抬头,看了一眼慕向晚,然后又低头轻声问她,“别说傻话,还疼吗?”
唐沁瑶哭着没有回答,小脸更紧的贴近他。
慕向晚心里一疼,将自己被咖啡烫伤的手立刻藏到身后,在心里冷冷笑了一声,这个唐沁瑶的演技是越来越熟练了。
想来,她刚刚看见她推门而入的时候心里就想到这招了吧?
呵……
她想看看在傅斯尧的心里,是她唐沁瑶重要,还是她慕向晚重要。
何必呢,她难道不知道现在的慕向晚在傅斯尧的心里压根儿什么也不是了吗?
苦涩的扯了下唇角,他不相信傅斯尧没看见自己手上的伤,可是他却一门心思的只关心怀中的人儿,却对同样被茶水烫伤的她不闻不问,这一局,她输惨了,不是吗!
心里又气又委屈,慕向晚再也受不了,逃似的往外跑,下一刻,却听见“呼啦”一声,刚刚被打破的咖啡杯“嗖”的一声飞到了她脚边,她被这巨大的一声怔住,僵在原地不敢动弹犍。
“慕向晚,我请你来是做事的,不是发大小姐脾气的!”
傅斯尧的话,句句冰冷刺骨,魔音一般在她耳边回响了好久好久,她心里本来就委屈,被他这么一吼,重重的咬住了下唇nAd1(
深吸口气,不让眼泪往下掉。
办公室外八卦的人听见这么大的动静,连忙派人敲门进来看了眼情况,见里面三人气氛诡异的僵持着,急忙上前做和事老。
傅斯尧轻轻拍了拍唐沁瑶的后背,抬眸对那人使了个眼色,“带唐小姐去义医务室看看。”
那人忙答应下来,在前面为唐沁瑶引路,唐沁瑶十分不情愿的一步三回头,最后还是在傅斯尧不容抗拒的眼神中从总裁办公室离开。
慕向晚还站在原地,身子有些冰冷,一股尖锐的酸涩从心底往上涌。
傅斯尧到她面前,浑身冷冽的气息将她紧紧包围,他擒住她的下巴,冰冷的声音在头顶响起,“慕向晚,你是不是也巴不得我在那次的意外中死去?”
慕向晚心尖一颤,双手在身下攥得紧紧地,她忍住眼泪不敢置信的抬头与他冰冷的视线相对,“对,至少这样,现在不会有人为难我!”
他根本什么都不知道,只一味的相信唐沁瑶说的,对她,只剩下冰冷的质问和责骂,还有威胁!
当初,她在医院醒过来,面对他递过来的离婚协议,她第一次萌发了如果离开他,还不如去死的念头——
几天后,她不知道从哪里得知傅氏有意将主公司移到国外的消息。
如果那样,傅斯尧也一定会跟着一起离开。
当时的慕向晚脑子里全部是这个心思,什么也顾不得,只想在最后去跟他把所有的事情解释清楚,可当她跑到傅氏的办公大楼的时候,只来得及看见他坐上开往机场的车扬长而去nAd2(
她立刻打车追了上去,可是没想到傅斯尧乘坐的那辆车竟然是场阴谋,那个索赔的工人不知道是受了谁的挑拨,又或是不满傅斯尧对所有的一切置之不顾的态度,佯装成了司机,在傅斯尧上车后,车子便飞速的朝着另一个方向开去。
车里装了炸药,等傅斯尧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回天乏术。
慕向晚跟在后面,看见前面的那辆车一直东倒西歪的驾驶,心里陡然升起了一抹不安。
“师傅,开快点!”
她着急的拨打着他的电话,可是对方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
“砰——”的一声,慕向晚看见前面那辆车突然燃起了巨大的火焰,车身一下子炸得四分五裂。
慕向晚的这辆车也跟着剧烈的颠簸了一下,她手中的手机“哐当”一声摔在车上,不敢置信的看着前面燃起的熊熊烈火——
所有的事情来得太过于突然,她的脑子陷入一片空白,到现在还没办法完全接受,吓得一时间忘了动作。
“不要——”
突然,她像是疯了一般的嘶吼着,往那个方向跑去,熊熊烈火中,她看见傅斯尧浑和唐沁瑶身是血的被卡在车子的后座,他双眸紧闭,有鲜红的液体顺着他的额头往下流——
“傅斯尧,傅斯尧,你不要……不要吓我!”
她哭的话都说不清
tang楚,双手抓住他的肩膀拼命的往外拽nAd3(
四周弥漫着一股汽油的味道,因为刚刚的爆炸,整个车身正面临着第二次的爆炸。
因为不放心,跟着她一起跑下车的司机见状,急忙打电话报警,冲上去拉住慕向晚,“姑娘,快走吧!你这样非但救不了他,说不定到最后连自己都赔进去了!”
“不——我不能走,我要救他!他不会有事的,不会的!”
慕向晚哭着说道,双手更加用力的拖着他往外拽,那个时候她脑子里一片空白,只剩下一个念头,她不可以没有傅斯尧,不可以!
“傅斯尧,你醒过来啊!你答应过我的,不可以比我先死,你起来啊!”
她泣不成声,双手都被摩擦出血,衣服上也全都是沾的他的血,鲜血淋漓样子,很是吓人。
司机犹豫几分,终是不忍心,上前帮着她把傅斯尧从车后座拉出来——
到最后,警察赶来。
慕向晚不顾自己身上的伤,紧紧拉着傅斯尧的手,执意跟着他上了救护车——
到了医院,她一路追着傅斯尧到了手术室门口,却意外撞见了自己的好友上官淼淼的父母,她们哭的泪如雨下,告诉她淼淼心脏病发,医生说没有生还的可能了。
短短几个小时,慕向晚接连遭受到人生的重创,老天爷根本不管她是不是能够接受,就那样冷酷的让一切都发生了。
那天晚上,她一个人坐在医院的长椅上,浑身是血,哭的撕心裂肺——
她看着手术室亮起的白灯,揪住心口想要尖叫,喉咙里却发不出一点儿声音。
后来,淼淼的父母拿着一张器官捐赠的协议过来给她看,说是医生说刚刚在车里救起的女人因为玻璃刺进眼睛而可能面临着失明的危险,想要淼淼将眼角膜捐给她。
慕向晚当时脑子里乱成一团线,只是怔怔的点了点头。
她想,像淼淼那样善良的人,如果她还在的话,肯定会答应的……
想起往事,慕向晚肩膀一颤。
她绝望的看着他,此刻的傅斯尧微微蹙着眉头,他浑身上下都充斥着一抹冷冽,气氛一瞬间跌到了冰点,让她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呵,为难你?怎么,是不是想尽快的摆脱我,然后和你心爱的男人双宿双飞?慕向晚,我真是越来越不懂你了,当年为了林意潇而抛弃我,现在却又不和他在一起。呵,你告诉我,这是为什么?嫌他不够有钱吗?还是某些方面不能满足你?”
傅斯尧被她刚刚的一番话弄得心情乱糟糟,也同时想到了两年前的事情——
当时,他躺在医院里昏迷了三天三夜,迷迷糊糊中听到慕向晚的声音,醒来后,才发现这一切不过都是自己的黄粱一梦。
那个女人,根本早就没了身影,她签下离婚协议书,注明自己要分傅氏百分之十的股份,就连要几套房产,几辆车,多少现金都写的清清楚楚!
呵……
原来她当初执意不肯签字,只是因为给的钱不够!
傅斯尧虚弱的撑起身子,愤怒的将手中的文件捏成一团狠狠扔了出去——
那一刻,他简直恨不得自己死在之前的那一场意外里,至少这样,他不用看清楚这个女人的真实面目!
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072.对她,你最好死了这条心
? 那一刻,他简直恨不得自己死在之前的那一场意外里,至少这样,他不用看清楚这个女人的真实面目!
傅斯尧危险的眯了眯眸子,藏起了里面翻滚的怒涛,两年前他不顾自己的身体,醒来后执意要找她,那个暴的夜晚,医院走廊上她的话还萦绕在耳,她说,意潇,你等我一会儿,我处理好这边的事情就去机场……
她离开之后的整整两年,他任由外界渲染他和唐沁瑶之间的事情,也纵容唐沁瑶在外人外面称是自己的未婚妻,他以为,这些铺天盖地的消息她总会看见,她的心里总会有那么一丝是放不下他的。
他很想问问他,到底两年前她为什么要抛弃他选择了林意潇,他一直在等她给他一个解释,如果她有理由,他会原谅她,不计前嫌,再像从前那样给她全部的宠溺孵。
其实,出事那天早上,他本意是去机场送江怡离开,然后再去找她。
未曾想,他的满心期待却换来了一场意外,而她,竟然忍心抛下重伤的他,不辞而别!
想到这里,傅斯尧恨恨的将面前脸色苍白的女人一把推开,“你既然回到了傅家,就不要想再做出令傅家蒙羞的事情!”
毫不留情的从她身边拂袖而去,傅斯尧径直出了办公室,绕过前面的办公区域往医务室的方向走去蹇。
慕向晚咬着唇,深深吸了口气。
手背上的伤火辣辣的疼,她皱眉,低头龇牙咧嘴的吹了吹,面色难看的进了电梯下了楼。
傅氏大厦对面的小药铺里,她问医生要了些治烫伤的药膏,和一些治感冒的药,要付钱的时候才发现自己两手空空,刚刚被傅斯尧气得不轻,以至于下楼的时候完全忘了要带钱包这回事儿。
尴尬的脸被烧得通红,正当她手足无措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时候,身后忽然传来一个温柔的男声,与此同时,也将卡递了过来,“这位小姐的账,刷我的卡nAd1(”
店铺老板笑着点了点头,立刻接过了卡。
慕向晚诧异的回头看着身后的男人——
他穿着一件银灰色裁剪精致的西装,后背挺得笔直,帅气的脸上正对着她,荡漾着一丝笑意,温柔的眸眼倒映出她因窘迫而通红的脸,渐渐地蒙上了一层别样的情绪,灼灼发光。
“怎么是……”慕向晚没有把话说下去,自从两年前的那件事后,她便再也没见过他,除了上次慕正阳的那件事,两个人之间几乎没有联系。
素心前几天打电话来,说慕正阳的那件事,他从中也费了很大的力。
他很想约上她两个人见一面,却都被慕向晚以不同的借口为婉拒了,她怎么都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再次遇见他……
林意潇微笑着接过店铺老板递过来的卡,宠溺的摸了摸她的头发,柔声说道,“正好过来这边处理点事,担心你,所以就过来碰碰运气,没想到还真的就遇见你了。”
慕向晚听着他宠溺的语气。
她一直躲着他,不接他电话,也不回他的短信。
可他对她却从来没有一句责怪的话,反而一如既往的对她好,这一刻,慕向晚坚硬的心闪过瞬间的柔软。
慕向晚眼眶微红的看着他,“你是不是……经常都会在这里等我?”
“对啊。”林意潇脸上荡着笑意,“不过今天运气好,正好遇见美女有难,给了我一个英雄救美的机会。”
“噗——”慕向晚被他逗得笑了一声,她眨了眨眼睛,将眼泪逼退回去,扯了扯唇角,“这几年,你过得还好吗?”
林意潇深深的看着她,然后目光落在她手上的手背上,一向云淡风轻的剑眉微微一拧,他本以为傅斯尧千方百计的要带她回傅家,就一定会好好对她,却没想到他竟然放任她受伤也不管nAd2(
林意潇抓起她的说,意有所指的说道,“比起你来说,我挺好的。”
慕向晚听出了他话里的意思,下意识的要抽回手,却被他握得更紧——
不握还好,这一握他觉得她手心滚烫的异常,或许是他不小心碰到了她的伤口,她痛的轻呼了一声——
他定睛一看,才发现她手背上通红的一大片,血丝青红交加的浮现在皮肤上,严重的地方甚至有些微肿,整个手掌比平时大了好几倍。
眉头皱起,他心疼的握起她的手,放在自己面前翻来覆去的看,甚至放在自己唇下,轻轻吹了吹,“你怎么搞得?我以为你只是脸色有些苍白,却没想到又是发烧又是烫伤的,告诉我,手上的伤是谁干的?”
傅氏大厦楼的医务室,一双阴鹜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楼下发生的这一幕,是那么的刺眼,那么的……难以忍受。
人来人往的马路上,慕向晚慌张的从林意潇的手中抽回手,藏到身后,重重的咬住了下唇。
在这个男人面前,她所有的难过和委屈都变得没办法隐藏。
可即便如此,她也不想在这个男人面前表露出自己的软弱,她努力地挤
tang出了一个笑容,“没有谁,是我自己不小心!”
林意潇心头一跳,这样的眼神,和他两年前叫她跟他一起离开的眼神一模一样,明明心里难过的要死却还是强忍着佯装微笑的模样,一双大大的眼睛里氤氲着大片的雾气,坚强的让人心疼nAd3(
他了解她的性子,只要自己认定不说的事,外人是没办法从她嘴里得知一点儿消息。
慕向晚脸颊发烫,她用力的晃了晃脑袋,呼吸变得有些粗重。
“意潇,叙旧的事情,我们改天再聊吧?我现在还得赶回去上班。”慕向晚说道。
林意潇眉头更深,正想说什么,慕向晚烧得脑袋昏昏沉沉的,眼睛突然一黑差点直接晕了过去。
还好抓住了一旁的路灯,才勉强站稳。
林意潇急忙伸手过去紧紧地将她的身子揽在怀里,“小晚,你怎么样?还好吗?醒醒!”
傅氏大厦楼的医务室,傅斯尧微微眯了眯眼睛,俯视着下面林意潇抱起慕向晚连红绿灯都不看焦急的穿过马路,心里陡然升起一抹怒火。
拳头握得“咯吱”作响,他转身从医务室走了出去,他不过是盛怒之下说了她两句,她就迫不及待的要去找林意潇诉苦了吗?
果然,这两年来,他们之间还一直联系着!
“我没事,意潇,你先放我下来,我还得回去上班。”慕向晚被林意潇抱着往车上跑去,她艰难的推了推他的有力的臂膀,声音沙哑的恳求道。
林意潇脸色一沉,“你都这样了,还回去上什么班?”
“我……”
慕向晚话还没说完,只觉得眼前忽然一闪,然后腰上突然多生出一道很强的力,下一秒,整个人已经落进了一个宽厚的怀抱。
被男人的手牢牢的禁锢着——
“林总,不知道你这样一声不吭的就想带走我的人,是什么意思?”傅斯尧冷声说道,犀利的目光直直的对上林意潇。
慕向晚下意识的用双手环住了傅斯尧的脖子,抬头看向他——
他低头,冷冷的目光和她四目相对,一个委屈,一个犀利。
带着熟悉的味道,傅斯尧的身上的体温瞬间温暖了她冰冷的身体。
慕向晚乖乖的将自己的脸贴在他的胸口,贪恋的享受着他这一刻的温暖。
林意潇漂亮的眉头皱了皱,她真的不是个会撒谎的人,一切都表现的太明显,她要选择谁,不要谁,就刚刚那么一个简单的动作就已经完全的出卖了她的心思。
他压下心头的一抹疼痛,柔情的目光看着慕向晚,“你好好照顾她。”
说完这句,坚定的望进傅斯尧冰冷的眼眸,冷冷警告道,“你最好对她好一点,不然,我就算不惜一切也会把她从你身边带走。”
慕向晚意味深长的目光直直的看着林意潇,眼里都是涌上来的雾气,这一刻,她没有办法不感动,也没有办法不感激。
傅斯尧霸道的将慕向晚的脸压下,让她的脸紧紧地贴在自己的胸口,危险的眯着眸子看了一眼林意潇,冷笑道,“对她,你最好死了这条心!”
说完,不顾她的反应,傅斯尧霸道的抱着她转身。
慕向晚感觉到林意潇还站在身后,忍不住侧过眼眸——
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073.不用急着找你的老相好告状
? 慕向晚感觉到林意潇还站在身后,忍不住侧过眼眸——
“你再敢看他一眼试试。”傅斯尧冷着脸,腾出一只手擒住她的下颚,狠狠的说道。
慕向晚垂下眼眸,感受到他抱着她的双手十分有力,她的眉头紧了紧,又松开来——
她咬唇道,“傅斯尧,你先放我下来。”
“然后看你晕倒在路边?”傅斯尧冷声问道。
慕向晚也不出声,这位大少爷的脾气来的怪又从来没有预兆,比如现在,也不知道是哪里惹得他不高兴,绷着一张脸像是隐藏着巨大的风浪猛。
把慕向晚放在后车座,傅斯尧径直开车回了傅家。
陈医生接到电话赶来的时候正看见傅斯尧冷着一张脸,在阳台的栏杆上靠着抽烟,白色的烟圈徐徐的上升着,笼罩着他那张俊美绝伦的脸,他剑眉微敛,说不出的高深莫测。
在房间的门口他标准的敲了三下门,“傅少。”
傅斯尧会过头,摁灭手中的烟头,“进那个女人现在怎么样了!”
说完,他冷着脸进了出了房间——
陈医生看着他伟岸的背影,不禁在心里叹了口气,他在傅家这么多年,除了慕向晚,他从来没见过自家老板对哪个女人如此上心过。
陈医生进入卧房看见躺在床上的慕向晚,她紧闭着双眸,一张小脸红彤彤的,嘴唇有些苍白和干涩,看样子应该烧得不轻。
想起刚刚傅斯尧的反应,他心里就忍不住捏了把汗,傅斯尧这个人,心思和情绪从来都不表现在脸上,可是刚刚,他分明就看出了他脸上的担心和心烦意乱nAd1(
他对慕向晚的在乎,恐怕,比他想象的还要深。
上前摸了摸慕向晚的额头,果然烫的厉害,她平放在床边的一只手有些红肿,中间的皮肤有些已经烫坏了,看来一时半会儿是好不了了。
他在心里叹了口气,也不敢去胡乱揣测她是怎么受的伤。
帮慕向晚挂好点滴,在他扎针的那一瞬间,她痛的低呼了一声,美眸渐渐苏醒——
她缓慢的睁开眼睛,深邃的眼眸有些迷茫的看着头顶的天花板,然后偏头看见一旁的陈医生,似乎有些惊讶,下意识的缩了手,“陈……陈医生?你怎么会在这里?这是什么地方?”
陈医生被她这一问,有些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心想这姑娘别是脑子烧出什么问题了吧,于是伸出手在她面前晃了晃,“少……慕小姐,你不记得这里是傅少的房间了吗?”
慕向晚拧着眉头狐疑的打量了这房间一圈,心里渐渐安定下来,靠在大床上松了口气。
果然是傅斯尧的房间,屋子里的风格和摆设与两年前的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刚刚她是脑子太迷糊了,才会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长长的喘了口气,她才想起自己刚刚是因为烧得太糊涂了,才会在车上睡着了来。
皱眉,慕向晚有些虚弱无力的对陈医生说道,“我想起来了。只是……陈医生,你怎么会在这里?”
陈医生是傅家的家庭医生,从傅斯尧父亲那一辈便一直在傅家做事,平时候,除了傅斯尧和他父母,一般人是轻易请不动她的,有些什么伤风感冒,一般都是叫他的几个下属来看。
陈医生笑了笑,声音中有中老人家的慈爱,“慕小姐,你每次生病基本都是我在看,我估计啊,整个蓉城也没几个人比我更清楚你的身体情况了,更何况,拿人钱财就得为人办事,既然是傅少亲自开了口,我怎么也得来看看你啊nAd2(”
慕向晚有些迷茫的睁着眼眸,“是他叫你来的?”
陈医生点了点头,说道,“你们的事情,这几年老头也七零八落的听说了不少。其实,我看得出来,傅少还是很紧张你的。只是他那个人,总喜欢把什么事情都放在心里,大男子主义又重,所以啊,你别像以前一样什么事儿都和他对着干,适当的时候就多说几句好听的哄哄他开心,什么误会啊埋怨啊也就都过去了,如果非得这么跟他这么对着干,对你可没有一点儿好处啊。”
慕向晚苦涩的笑了一声,他怎么可能会紧张她?
“陈医生,我和傅斯尧之间的事情早就已经不是误会解释得清的。今天能够见到您,我很开心,可是我现在已经不是傅家的人了,您没必要再来给我看病,您走吧。”慕向晚声音沙哑的说道。
陈医生又看了慕向晚一眼,这个丫头,这些年也不知道经历了些什么,跟他记忆中那个大大咧咧的傻丫头一点儿也不相像了。
她的心思变得更深,也更重,外人都说傅斯尧的心思藏得深,其实,她又何尝不是一样?
叹了口气,陈医生嘱咐了几声往外走去,到走廊的尽头对着傅斯尧老实的述说着慕向晚的病情,“慕小姐应该是之前肩膀上的伤口没处理好,有些感染,所以才会引起这次的感冒。另外,她手上的烫伤挺严重的,估计一时半会儿的也好不了,只能用点烫伤的药膏等它慢慢的恢复。”
tang
傅斯尧深吸了口手上的烟,转过身来看着他,“陈医生,辛苦了。”
说完,他径直的朝着卧室的方向走去,下一秒,却被陈医生叫住了来——
“傅少,我也算从小看着你长大,有几句话,我知道不是我这个身份的人该说的,可是我还是得以过来人的身份提醒你几句nAd3(”陈医生意有所指的说道,“有些事,不要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所看见的,听见的,要问问看自己的心,心,往往才是告诉你事情真相的地方。慕小姐手上的伤,我留了绷带和纱布在房间里,待会儿麻烦傅少亲自给她包扎一下。”
傅斯尧的脚步顿了一下,然后头也不回的继续往前走去。
慕向晚正无力的靠在床背上,眼睛盯着头顶的点滴一滴滴的往下掉,不知道为什么,只要一想到这里是傅斯尧的房间,她就觉得浑身都不舒服。
迷迷糊糊的听见房间外傅斯尧的脚步声,她浑身上下的神经都紧绷起来了。
下意识的打了个寒颤,有他在的地方,气氛总是隐隐的感觉到怪异。
她屏着呼吸,抬眸的时候果然看见他站在门口,阳光从他背上洒进来,他周身仿佛缠上了一层金色的光线,如天神一般的往床边靠近。
在她出神的刹那,半蹲在床边一把抓过慕向晚的手给她上药,慕向晚向后缩了缩,他抬眸警告的瞪她一眼,冷冷疏导,“慕向晚,你最好给我听话点儿,否则,我有的是办法拔光你身上那些所谓的刺!”
碍于他浑身上下的冷冽,和说一不二的风格,慕向晚虽然心有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