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祭恶魔的眼泪-第5部分

闪烁不定的惧意。很快,岩龙身上散发出深粉色的光点,被空气吞噬。
想到莘蒂和沙曼应该着急了,温蒂急忙朝地面上飞去,刚开始飞行的有些歪歪扭扭的。很快,温蒂便找到了感觉。接近地面的时候,温蒂才想起应该把羽翼收起来。心里这样想着,羽翼果然收起来,回到了她的背部。
刚落地,温蒂听到有人走路的声音,得救了一样看过去。来人居然是路易丝,温蒂依然惊魂未定:“路易丝,好久不见了。”“恩,好久不见了。”路易丝仿佛想到了什么,“温蒂,来我家坐坐吧,我妈妈很想你呢。对了,沙曼去哪了?”
提到沙曼,温蒂意识到自己应该快点离开,可是她不熟悉山里的路:“路易丝,你可以送我下山吗?我找不到路了。”“去我家待会儿吧,你都不想我的,看到我就这么急着走。”路易丝摇动着温蒂的手臂,“去嘛去嘛。”在路易丝的纠缠之下,温蒂只好答应了。不过她是真的很路痴,不然就应该知道,她目前所处的这座山和路易丝家所处的,根本不是一座山。
马蹄声由远及近,莘蒂骑在马上,看着眼前说说笑笑就要离去的人,强压着心中的怒火:“站住!”温蒂回过头来,看到莘蒂就在眼前,高兴地扑过去:“莘蒂姐……抱歉,让你担心了。”莘蒂很奇怪,她有把‘担心’两个字写在脸上吗?
在莘蒂的帮助下,温蒂爬上马,坐在莘蒂的后面。莘蒂意味深长的看了路易丝一眼,调转马头,准备离开。温蒂朝路易丝挥挥手:“路易丝,再见!”路易丝无奈的挥挥手,只听莘蒂说了一句:“温蒂,抓紧了。”马儿飞奔起来。
另一边,诺格摔进车厢的时候,木头碎屑扎进了身/体,沙曼也有些小擦伤。黛西娅一边给沙曼上药,一边用怜悯的眼神看着诺格:“你被抛弃了。”诺格毫不留情的回击:“只能靠别人保护的家伙没资格说我。”拉莫听到这话立刻火冒三丈:“你说什么?!”
----
小湘还是不太会写这种场面,哪位高人帮帮忙捏。
Vol.50 一巴掌
( 因为担心诺格,也担心山里还有潜藏的危险。ww莘蒂一路只顾着骑马,强风像刀刃一样打在温蒂的脸上、胳膊上、腿上,不由得搂紧莘蒂。
回到黛西娅他们的所在地时,天晴了。莘蒂看着诺格,以及他面前被定住的拉莫,淡淡道:“诺格,解除魔法。”“哦。”拉莫瞬间恢复自由。
“诺格,我帮你上药。”莘蒂这样说着,自始至终也看温蒂一眼。几个女生非常有默契的转过头去,几个人各干各的,威廉把坏了的马车碎片尽可能找出来,拉莫在那里和黛西娅一起安抚那些严重受惊的马。沙曼在那里安抚温蒂,表面上温蒂已经恢复如初了,心里依然惊魂未定。
莘蒂的手在空中一抓,一个瓷瓶出现在手里。她把药瓶抛给诺格:“止痛药,吃两个。”诺格打开瓶塞,吃了两粒之后,药瓶消失在他手里。ww
从空间戒指里面拿出一把匕首,莘蒂先划开诺格的伤口周围的衣服。接着匕首沿着伤口又划出了一道五厘米长,一厘米深的口子。淡红色的血液很快涌出,止痛药应该是起了点作用的,诺格只是皱了皱眉。
莘蒂的食指和拇指接近诺格的伤口,她的手指一碰到伤口就停下来。诺格感觉到莘蒂的指甲变得长而尖,指甲尖伸到肉里,立刻有血液涌出,莘蒂一点都不受影响。
温蒂的感觉就没有这么好了,她觉得胃和喉咙非常不舒服,情不自禁的把脑袋转向诺格。莘蒂坐在诺格的后面,谁也看不到她突然变长的指甲。温蒂只看到诺格身边有从背后淌出来的血,她总算是明白,为什么她一次次感觉到不舒服了。那些血液该死的吸引她,淡淡的血腥味是世界上最好闻的幽/香。温蒂不禁怀疑,自己该不是血族吧,除了血族,还有哪个种族对血液情有独钟?
诺格全身冒冷汗,他明显感觉到尖锐的指甲与自己的骨头擦肩而过,吃了止痛药也好不到哪去。莘蒂并不管他有多么痛苦,自顾自的从诺格的体内取出几块木板碎屑,然后给他包扎。
强烈的疼痛使诺格脱力的倒在地上,莘蒂走到水边将匕首洗干净,顺便将自己指甲上的血液洗掉。将匕首收回空间戒指中后,莘蒂朝温蒂走来。温蒂下意识的后退,直觉告诉她,莘蒂这样走过来没好事。
清脆的‘啪’的一声,莘蒂扬起手甩了她一巴掌:“以后离路易丝远点,听到没?”想起莘蒂无论是把她带回来的路上,还是回来之后,都没有一句安慰,居然还开口质问自己。温蒂心里所有的恐惧不由得转化为怒气爆发出来,哭着大喊:“你以为你是谁啊?!你有什么权利干涉我交朋友!!!”
黛西娅、威廉还有拉莫都看过来,发现那对姐妹又吵架了,沙曼还被莘蒂的藤蔓绑了起来。莘蒂看起来还是那么淡定:“我是谁?呵,呵呵呵,对呀,我是谁?我有什么权利。”嘴里不停地念叨着这些,一步一步朝马车的废墟走过去。
看着摇摇晃晃的她,诺格知道她需要一个空间静一静,连忙用魔法把碎成一块一块的马车恢复原状,莘蒂躲到车里。
另一边,捆着沙曼的藤蔓松了,得到自由的沙曼立刻抱住大哭的温蒂。温蒂哭累了,直接在沙曼的怀里睡着了。黛西娅和拉莫无语的叹了口气,这两姐妹都是极品,现在不管其他,抓紧时间赶路要紧,不然晚上就要露宿野外了。
----
今天开斋节,小湘晚上在更新哦。
Vol.51 依兰湘
( 诺格受伤了,黛西娅代替他坐在外面,拉莫驾着马车狂奔而去,留下一地尘土。『』
拉莫的技术真心不怎么样,马车一路颠簸不止,搞得伤口一再被震裂的诺格很烦心。莘蒂看着温蒂的睡颜,又看看尽力忍住心中的怒火的诺格,披上斗篷走了出去。
“黛西娅,你进去吧。”不愠不火的声音,黛西娅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眼神躲躲闪闪的进去了。莘蒂坐下来,伸出手,示意拉莫把缰绳交给她。拉莫巴不得不用驾车,把缰绳朝着莘蒂的方向一扔。莘蒂一把接过:“驾!”
风在耳边吹过,两匹马步调一致,而且跑得很快,马车行驶的也很平稳。心里很窝火的同时,拉莫不得不承认,莘蒂的技术比他好多了。ww正打算说些什么赞扬一下,莘蒂先开口了:“大少爷,你技术太烂了吧,还想为国效力。”拉莫很清楚的听到莘蒂最后发出‘呲’的声音,毫不留情的表明自己对拉莫的鄙视。
“你、”拉莫‘你’了半天也没说出什么,莘蒂目视前方:“如果你真的希望有一个好前程,当初应该去找凯恩,这个后门真心不错。”莘蒂的声音像晨雾一样,随时会消散,没有人听到那淡淡的声音背后的几缕无奈。
顺着这个话题,拉莫说:“要不是黛西娅,你以为我会搭理你吗?你倒好,用完就扔掉!对不对!”意外的是,拉莫的声音不是很大,车厢里面应该听不到。
“如果你想有个好未来,当初就应该去找凯恩,你可以带着黛西娅一起去。耽误了你们我很抱歉,现在还来得及,还有一年呢。驾。”莘蒂说的很是云淡风轻,一副根本不在乎他们的样子。也许是车里太静了,或者是威廉一直在留意着他们的谈话,他说:“你,真的一点都不在乎我们吗?”
沉默沉默,仿佛周围的空气都静止了一般。车厢里只有温蒂均匀的呼吸声,车外只有马蹄声声。许久,莘蒂道:“你们都有着美好的未来,我毕业之后只想回到部落里去,回家。”最后两个字说的很轻很轻。诺格听到那两字愣了一下,脸上有掩饰不住的喜悦,喜悦中还夹杂着辛酸和疑惑。
黛西娅和沙曼无法解读诺格复杂的表情,索性静下心来听威廉和莘蒂说话。威廉有些小伤心:“为什么不能和我们一起呢?”
“我是祭司。”莘蒂再次说出那千篇一律的理由,“我也不喜欢被人掌控。”“没有绝对的自由,不是吗?”这句话居然出自黛西娅之口。
悠悠的声音飘来,伴随着清脆的马蹄声和美丽的夕阳:“是啊,没有绝对的自由。不过,我仍然喜欢在山野中自由自在的感觉。身为祭司,同样要有保护整个部落的责任感……”
这句话绝对是意味深长,黛西娅三人慢慢品味的时候,沙曼突然惊叫起来:“呀!好烫!温蒂发烧了!”
----
刚刚好1000字,今天更新两章完毕,马上就要到报道的日子了呢。
Vol.52 我还无法保护她 依兰湘
( 听到这个消息,莘蒂眉头一皱,抓紧时间赶路。ww诺格表示很无语,他刚才明明听到莘蒂在心里骂了一句:废物。
诺格更好奇另一件事:温蒂为什么会发烧?她对温度应该根本没有感觉才对。莘蒂在心中回答了他的疑问:刚才的事情吓着了。
在城门即将关闭前的最后一秒钟,莘蒂终于驾着马车入城了。他们找了一家旅店,准备在这里呆上几天,让这些家伙养养伤。
“她怎么样了?”坐在距离温蒂最远的椅子上,莘蒂冷冷的问一直照顾着温蒂的沙曼。黛西娅他们不得不陪着莘蒂把戏做好,表现的热情又不过分。
即便是这样,沙曼对莘蒂的怀疑已经根深蒂固:“吓着了,大概得发烧三四天吧。ww”“还得在这里呆这么久,我都没带多少金币。”莘蒂故意这样说,就算她没有金币,还有那几个贵族少爷小姐们呢。
总觉得气氛不太对,黛西娅先溜了:“那个……我先回去了。”“一起回去吧,刚好我困了。”莘蒂也正好想找个机会离开。她一走,威廉和拉莫纷纷借故离开了,留下沙曼一个人气的直跳脚。
午夜时分,沙曼在水盆里洗了毛巾,又给温蒂敷上。不知道怎么回事,她突然感觉到强烈的倦意袭来,歪倒在温蒂的床边。
在她睡着之后,一个黑影出现在窗台上。长发在风中飘动着,从臂弯开始的袖子略微宽松,能看到与手臂不相称的影子,刚到膝盖的裙子样式复杂,可又不是袖子那般层层叠叠的感觉。
温蒂似乎感觉到了什么,艰难的将眼睛睁开一条缝隙,不过一秒的时间再次闭上。同时抬起一只手臂,五指张开,要抓住什么的样子,语气几乎乞求:“姐姐。”
姐姐。这两字仿佛在空气中盘旋。窗台上的人影微微一动,转过身的同时跳下窗台。一团黑色的影子从沙曼的影子里出来,快速消失在门外。沙曼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重新坐起来,将温蒂抬起的手臂放回被子中。温蒂嘴里不断喃喃着:“姐姐。”这两个字。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普照大地的时候,莘蒂爬起来,蹲在床边洗衣服。诺格的那件灰色的外套昨天被划了好几道口子,上面又沾染了血迹,莘蒂只好洗完了在缝好。
黛西娅是被洗衣服的声音吵醒的,一看莘蒂和诺格都不在床/上,就知道自己又是起的最晚的一个。“我说,你没温蒂?”“看她干什么?”莘蒂放了几个皂荚在水中,继续自己的工作。黛西娅微微一笑:“别不承认,你心里一定是希望昨天晚上彻夜守在她身边的是你。”仿佛想起什么,“你为什么要隐瞒你们的关系?”
莘蒂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因为我还无法保护她。”白色的泡沫溅出,在空气中划过一道弧线。莘蒂抬起头看向窗外湛蓝的天空,父亲、母亲,你们告诉我,到底应该怎么做……
----
刚换了一副眼镜,小湘还不怎么适应,希望没有给这一章带来影响。
Vol.53 夜访
( 温蒂还没有醒来,所有人在早餐之后都聚集在沙曼和温蒂的房间里。『』
莘蒂坐在桌边翻着一本书,桌子上还摆了一杯茶,手翻动书页,眼睛看向床/上的温蒂;诺格不在,大概是去捕猎了吧;威廉坐在床边的另一个椅子上,稍微凝聚魔力,手中有冰块生成,将冰块捏碎后,碎冰落到水盆里;角落里玩着金币的拉莫看到这一幕不屑的哼了一声,真是讨好莘蒂的好方法。
安安静静的一天过去了,夜幕降临。
“黛西娅,你和沙曼去我们的房间睡吧,今晚我在这。”莘蒂背对着众人,面前的温蒂依然脸色/发红,应该还没退烧吧。
黛西娅和威廉会心一笑,她终于想通了。『』诺格看了一眼昨夜熬了一宿,有黑眼圈的沙曼:“主人,我陪着你吧。”
“你也去休息。”莘蒂的声音永远让人听不到她在想什么,就像秋末的风一样,了无生气,宣告着生命的消逝。
窗帘没有拉上,月光透过窗户照进来。温蒂就像沐浴着月光的睡美人,莘蒂则是虔诚的信徒一般,仔细的照顾着睡美人,希望她能早点醒来,赐予信徒美好的世界。
‘哗啦’拧了拧毛巾,冰凉的毛巾敷在温蒂的头上。莘蒂坐在床边,目不斜视的注视着地板。木头颜色的地板上有窗户的影子,透过玻璃的月光照在地板上像是一潭平静的水面,仿佛只要她的脚点在上面,就能溅起一圈圈涟漪。
突然一个黑影出现在地板上,莘蒂没有转过头,通过影子可以知道那个人站在窗台上。人影比较瘦小,应该是个女生。
她穿着裙子,应该是个女孩。头发比较长,刚刚到膝盖,两只小臂有小一部分较粗,应该带着两只臂环,膝盖上也带着一只护膝。莘蒂好奇的不是那个人是谁,她只想知道那个人是不是来下战书的。又一个敌人冒出水面了。
那个女生转身的同时跳下去,莘蒂快速在温蒂身上设下一个结界,两下跳到窗台上。推开窗户,莘蒂看到那个人即将消失在夜色中,没来得及关上窗户,朝那个人的方向飞掠而去。
即使相距很远,根据莘蒂的目测,那个人应该跟温蒂差不多大,十三四岁左右。看到莘蒂追上来,她所做的第一件事情不是加速狂奔,而是拿出一个白色的斗篷罩在身上。继而转过身来看着莘蒂。
斗篷很大,女生的脸几乎被完全遮住,相反,她的衣服并没有盖上。接着月光,莘蒂看清楚她穿着淡黑色不到膝盖的连衣裙,上面有粉色的花边,胸口处系着粉色蝴蝶结,淡黑色的尖头短靴。小臂上的臂环是淡黑色的,带着粉色/花边,右腿膝盖上带着一个淡黑色的护膝,同样带有粉色/花边。
两个人就这样站着,一动不动。比起莘蒂的一脸警惕,对面的女生沉稳很多。衣袍在风中猎猎作响,深夜的对峙没有人看见。
----
明天报道了,下午才能更文。
Vol.54 她醒了 依兰湘
( 披着斗篷的女生右手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支笔,在面前写下:没想到今天晚上是你守着她,我知道单打独斗不是你的对手,如果你能满足我们的要求,我也可以不必抓到温蒂了。ww
这支笔是可以凭空书写的魔法道具,笔上镶嵌着空间系的魔石。
“又来一个,看来你很了解我,你是谁?”莘蒂正准备使用魔法,那个女生走到小巷里,等莘蒂跑过去的时候,她已经不见了。
莘蒂瞬间想到了什么,一个黑色的魔法阵在脚下浮现,她消失在了魔法阵中。
温蒂的病床旁边的天花板上出现一个黑色的魔法阵,它旋转了几圈之后,一双脚从里面伸出来,接着是莘蒂不带一点尘埃的落地。『』
抬手撤掉结界,温蒂睫毛轻颤,张开了眼睛:“莘蒂姐……”莘蒂急忙坐到床角:“你好点了吗?感觉怎么样?”
“我……好多了。”温蒂露出开心的笑容,“谢谢你,莘蒂姐。”“距离天亮还有一阵子,你先睡觉吧,养好精神,明天出发。”莘蒂爬上沙曼的床,背对着温蒂睡觉去了。温蒂也躺在床/上,不久传来均匀的呼吸声。她睡着之后,莘蒂又爬起来,在房间里设下结界。确定万无一失之后,打开窗户又出去了。
刚才那个女生跑得太快,莘蒂都没来得及在她身上放个亡灵。莘蒂不喜欢敌人在暗自己在明,那个女生应该还在城里,城门已经关了,城墙上到处都是站岗的士兵。莘蒂有信心凭气味找到那个女生。
东方的天空泛起鱼肚白,远处的山峦变成了黛色,天亮了。莘蒂站在旅馆的房顶,牙齿咬着嘴唇,双手紧紧握拳,眼睛瞪得老大,琥珀色的眼睛里尽是火焰。她可是把整座城都找了一遍,一点那个女孩的气息都没有,这对她打击很大。
同一座城里,女孩蜷缩在角落里,浑身瑟瑟发抖。她废了好大劲才躲开了莘蒂的追逐,说来,她还要感谢那个女人,如果不是她和那个女人的气息有许多相似,她就死定了。她自己一个人对付莘蒂,果然还是太勉强了吗?
朝阳将云朵染成了淡淡的红色,黛西娅起来了,转头一看,沙曼还在睡,诺格不见了。轻手轻脚的走到温蒂的房间里,想看看姐妹俩的状况。在黛西娅的想象中,应该是温蒂还在昏迷中或者她刚刚醒过来,莘蒂趴在床边睡觉的样子。
推开门的一瞬间,黛西娅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或者说些什么。温蒂坐在床/上看天,的确,天边的朝霞很美,可她这个造型怎么让人觉得……那么可怜?屋里有点冷,窗户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已经开着了。那么,莘蒂呢?
“温蒂,你姐……”意识到不对,黛西娅连忙改口,“莘蒂呢?”她完全没注意到听到‘你姐’两个字时,温蒂瞳孔瞬间张大,后来似乎明白了什么的样子,继而变成深深的失落。
“我不知道,早上醒来的时候就没看到她,窗户也没关。”后面几个字是她小声说的。黛西娅右手扶着门框,丝毫没有要进屋的意思。温蒂笑着招呼道:“黛西娅姐,进来呀。”“啊,抱歉。”黛西娅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为什么那样坐在窗口的温蒂,有种不得接近的感觉。
----
今天是建军节吧,下午回来加更哦。
Vol.56 危机
( 马车一路狂奔,温蒂强打起精神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看着窗外飞快变化的景色。ww莘蒂闭上眼睛,睡觉了,威廉细心的给她盖上一条毯子。沙曼对于莘蒂大大咧咧的睡着了很无语,莘蒂不是应该想对策‘怎么对付她’才对吗?
沙曼怎么会想到,对莘蒂而言,没有什么比睡觉更重要了。
看起来温蒂真的没事了,烧也退了。沙曼窝在马车里总觉得不舒服,主动跟黛西娅要求坐在外面。黛西娅很高兴的答应了。
“你会赶马车吗?”诺格尽全力让马车行驶的又快又平稳,这样莘蒂还能多睡一会儿。沙曼抑制着想给他一个白眼的冲动:“不会。”
诺格毫不客气的讽刺:“迪克是让你们与世隔绝了吗?怎么什么都不会。『』”“你又能怎么样?说好听了是契约的魔兽,说不好听了不就是个仆人吗?”也许是沙曼的声音太大了,话音刚落,就看到莘蒂站在身后:“诺格,你进去吧。”
静谧的小路上,只有马蹄的哒哒声。本以为莘蒂是来找自己算账的,没想到她什么也没说,让沙曼心里更加没谱了:“你不困吗?”
“不困。”冷淡无比的声音,似要和沙曼划清界限一样。沙曼永远不会察觉到,莘蒂只是在用强烈的自尊心,保持着眼皮不会合上。
诺格也知道现在的莘蒂驾马车很危险:“主人,你还是去睡觉吧。两个城市之间距离太远,我们选的又是荒无人烟的近路,今天晚上应该是要露宿野外了。”意思是,养好精神晚上你来驾车。
莘蒂点点头,爬进车厢里去。沙曼一直坐在外面,直到天黑,她也没和诺格说过一句话。
下午莘蒂就醒了,反正周围没有人,莘蒂干脆坐到车顶去◎天晚上的那个女孩,到底会是谁呢?那种气息总觉得很熟悉,一时又想不起来,可能就是因此没找到她。
赶了一天的路,路上真的一个人也没有。几个人都刷新了对‘荒无人烟’四个字的理解,周围是绵长的山岭,与马车同宽的小路绵延向远方。入夜之后,林子里常常一闪而过莹莹的兽眼,吓得温蒂汗毛倒立,不得不裹着毛毯早早睡觉了。莘蒂依然坐在车顶,周围黑暗阴森的气氛对她一点影响也没有。
‘哒’的一声,莘蒂从车顶跳下来:“诺格,晚上我来吧。”不等诺格说什么,一个声音传来:“你去睡吧,我来。”是威廉,莘蒂毫不留情的嘲讽道:“你?可以吗?小心我们一车人的性命。”一边说着,莘蒂到车厢里去了。
目送莘蒂和诺格的离开,威廉看了看周围阴冷的气氛,不由得一身冷汗。握了握拳,他把注意力集中在前方的小路上。两匹马继续飞奔而去,黑暗里的人扯动嘴角,视线停留在马车上。那个人的目光,好像在看着什么宝藏一样,贪婪而戏谑。
深夜,马车剧烈的颠簸一下,车厢里的所有人都醒来。
----
这章有点乱哈,一会儿还有更新哦。
Vol.57 撒多 依兰湘
( 莘蒂有些担心外面的威廉,打开门出去。ww只见前方的路塌陷下去,两匹马已经完全陷到沙子里,威廉的小腿也已经陷了进去,他还在以非常快的速度下陷。两人视线交汇的那一刻,莘蒂已经知道,那是流沙。
根据经验,莘蒂对车厢里的人喊:“都别出来,呆在原地不要动。”接下来甩出一根藤蔓,缠住威廉。威廉以为莘蒂会把他拖出来,谁知她把藤蔓的另一端拴在马车上,起身回车厢里了。
既然等着别人搭救不行,威廉也打算像温蒂一样自救。他刚想动弹一下,身体好像不听使唤一样,无法动弹。只好眼睁睁的等着自己被流沙吞噬。
另一边,莘蒂先让诺格跳下去,诺格知道莘蒂怀疑周围还有流沙,乖乖跳下去。ww诺格平平安安的落到了地面。确定没问题以后,莘蒂把温蒂也送出去,然后是沙曼,接下来是黛西娅。莘蒂跳出去之后,拉莫才出去。回身一看,马车已经没了一半,被系在马车上的威廉,沙子已经到了胸口。
“你能把里面的水抽出来吗?”莘蒂问沙曼,沙曼从来没试过:“我试试吧。”
闭上眼睛,集中精力施展魔法。蓝色的魔法阵出现在威廉头顶,魔法阵旋转着,慢慢扩大。沙曼的身/体和魔法阵同时亮起了蓝光,流沙里面蓝色的光点冉冉上升。魔法阵柔和的旋转,蓝色的光点都消失在了魔法阵中。
如此美丽的一幕,安抚了温蒂和黛西娅心中的害怕。两个人依偎在一起欣赏起来,拉莫也不得不称赞,沙曼确实很强,莘蒂更厉害一些。威廉心中充满对莘蒂的感动,她还是会来救他的。真正的施术者沙曼,已经被他无视了。
其他人都欣赏着沙曼美丽的魔法时,诺格和莘蒂不动声色的东张西望。他们的视线不约而同的停留在一处,诺格洪亮的声音穿过夜的空气:“出来吧,谁派你来的?”
一个男人从草丛里跃出:“看来我是笑看你们了。”“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无知吗?说说看,谁派你来的?”莘蒂懒洋洋的靠在树上,脸上是嘲弄的表情,眼里依然如旧的淡漠。
那个男人也大大方方的坐下来:“我是撒多,请问你们的名字?”“为什么要告诉你。”温蒂靠在黛西娅怀里瑟瑟发抖,还强装胆大。诺格看了看莘蒂,她们姐妹真是有不少相同之处。
撒多不屑地扫了一眼温蒂:“呵,平民就是不懂规矩。”莘蒂似乎发现了什么:“拉其尔少爷,你还真是……单蠢。”
五双眼睛瞬间睁大,拉其尔,拉其尔公爵,是当今国王陛下的亲弟弟——拉其尔·杰斯华,为了和国王一家区分开来,他的子孙就以‘拉其尔’为姓氏,家族徽章是……
撒多低头看了一眼绣在衣服上的家族徽章:“你还算是聪明,莘蒂。”他暗暗凝聚魔力,龙卷风袭来,他的身影不见了。
----
亲们,七夕节快乐哦,这是去七夕加更。以后只有中午可以更文了的说。
Vol.58 故人相见
( 被包围在龙卷风中的几个人,想尽各种办法逃出去。『』威廉希望能把沙子冻住,飞旋的旋风使冰无法冻结。拉莫一边护着黛西娅,一边挥舞着手里的剑,在空中垂直划过一道虚刃,龙卷风并没有被斩断。沙曼用水元素形成水球,把大家围在里面,控制着水球朝着龙卷风的中心而去,避免随着旋风旋转,在强风的作用下,水球几秒就不见了。
藤蔓破土而出,不等他们接近龙卷风的外层,已经随着旋风延外层旋转起来。莘蒂收回魔法的瞬间,感到全身无力,身不由己的随着旋风的旋转而动,失去了意识。
领主府内,书房装修的优雅高贵,坐在书桌后面的男人在这样的环境中显得更加俊美。“父亲,我回来了。”撒多对那个男人躬身行礼,原来那个男人就是拉其尔·杰斯华。ww
“恩,怎么样了?”拉其尔闭着眼睛,没有看撒多。撒多开心的回答:“他们都在地牢里,等候父亲大人发落。”“恩,很好。那个白色/头发的女人,等她醒了带她来见我。”
“是。”撒多一面应答,一面退了出去。
莘蒂睁开眼睛,看到周围比较昏暗,角落里点着蜡烛。她躺在木质的牢门边上,身下是一块破旧的草席,墙壁坑坑洼洼,四周的空气里尽是霉味。
坐起来一看,威廉、黛西娅、拉莫和沙曼已经醒了。所有人,包括还没有醒过来的温蒂,都带着手铐脚铐,诺格并不在牢里。
威廉静静地坐着,显然他不知道自己得罪了谁。拉莫咬牙切齿的瞪着外面的侍卫,黛西娅在一旁安慰他。沙曼摸了摸温蒂的头,她又发烧了。
“当啷当啷”的声音传到侍卫的耳朵里,他们看到莘蒂朝着温蒂走过去。沙曼警惕的看着她,莘蒂毫不在意的在温蒂的额头上印下一吻,喃喃道:“对不起。”威廉看在眼里,心中升起一种酸酸的感觉。
走廊上响起一个人的脚步声,又传来钥匙开门的声响。那个人一挥手,立刻有人抓住莘蒂,把她从地上抓起来。开门的人说:“我父亲邀请小姐一聚。”莘蒂走到撒多身边的时候,冷哼一声,没有丝毫挣扎的被侍卫带走了。留下背后的几个人都很担心。
侍卫把她带到书房外:“小姐自己进去吧。”语气中隐射出嘲讽的意味,莘蒂是不会跟他计较的。
拉其尔皮笑肉不笑的看着莘蒂:“请坐。”“坐?呵。”莘蒂同样的表情对付他,“六七年不见了,拉其尔公爵,没想到你就是这样对待故人的。”莘蒂有意咬重‘公爵’这两个字。
拉其尔再也装不下去了:“你想说什么?”“我想说什么?”莘蒂面带笑意,“你真的不知道吗?拉其尔·杰斯华。”听到‘杰斯华’三个字,拉其尔脸色变了变,随后意识到什么,强装镇定。莘蒂实在是忍不住,笑了出来:“你难道想让我说的更清楚一些吗?”
----
好热啊,军训第二天,小湘会加油的,争取不断更哦。
Vol.59 等待救援 依兰湘
( 不出所料,拉其尔勃然大怒:“魔女,你是怎么知道的?”莘蒂在他面前坐下:“你觉得呢?对了,谢谢你的称呼。『』魔女,挺好听的,比起那些人的称呼好多了。”
“回答我!”拉其尔没心情听她贫嘴,“你怎么知道?”“撒多真是遗传了你的单蠢,”莘蒂的视线落到手铐上,她的双手动了动,铁链发出‘唰啦唰啦’的响声,“你可以调差我,我为什么调查不到你。你可是少数直接面对那段历史的贵族之一呢,同时,也是我,”莘蒂抬起头直视他,脸上没有嬉笑的表情,阴森冷冽,“你,是孤最恨的人!”声音缓和下来,“当然要调查清楚。”
拉其尔站起来,猛地抓住莘蒂的肩,剧烈摇动着,莘蒂被他提了起来:“说,你还告诉谁了!说!你的伙伴是不是都知道!”莘蒂腿一弯,勾住椅子站在上面,居高临下的看着拉其尔:“没有,不过我不介意这么做。『』你不告诉他们我的身世,我也不会告诉他们你的事情。你要是说出去,我也许会变本加厉的。”
听到莘蒂否定的答案,拉其尔放开手,跌坐在椅子上。莘蒂满意的笑笑继续说自己的:“反正这件事情其实跟你没什么关系,那是你母妃的事,同样也可以牵扯到……雷尔顿·杰斯华。不是吗?”
这该死的魔女,拉其尔心里想着。雷尔顿·杰斯华,是当今国王陛下的名字,她居然这样堂而皇之的说出来,就不怕他以大不敬之名把她杀了吗?
仿佛看出拉其尔在想什么:“拉其尔,你还想要杀我吗?也是,你费尽心思研制出来药,不就是为了这一天吗?提醒你一句,在我死之前,你的咪咪一定会公诸于众。”“我可以把你关在这里,把他们放走,我看你还如何公诸于众。”拉其尔也不甘示弱,不过他和女人逞口舌之快有些勉强。莘蒂一点压力感也没有:“实话告诉你,雷尔顿正在找你的错处把你处理掉,他还不知道这件事,就算知道也要找一个体面的理由让皇家血统书归正传。你该不是安稳的日子过久了吧,伊丽莎白家族虽然只是侯爵之位,地位可比你高。”
拉其尔气的不行,大吼道:“来人!把她给我带回地牢!”莘蒂老老实实的跟着侍卫离开:“呵,沉不住气的家伙。”这才是莘蒂的目的。她不会告诉任何人,诺格已经把整段旅途的未来给她看了一遍,莘蒂决定好好利用。换句话说,最近发生的事情她都知道,除了那个在之前的小城里遇到的神秘女孩。
几天过去了,拉其尔再也没有找任何人出去过,温蒂依然没有醒,没醒也好,每天的饭食都很糟糕。她要是醒了,不知道要怎么吃进去呢。
“哐当”拉莫一起之下砸了碗:“该死的。”转头朝莘蒂吼道:“喂,我们就一辈子呆在这?”莘蒂靠在墙角,饶有兴致的看着外面直挺挺站立的士兵:“等着吧,有人会来的。”
----
呜呜呜,收藏又少了。小湘不是不想更,是真的没时间更文,亲们体谅体谅好不好啊。
Vol.60 隔壁的牢房 依兰湘
( 拉莫看到莘蒂含笑的表情,突然感到特别生气,扑过去抓住莘蒂的领子:“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他一定给你看了未来,对不对!”
没有及时阻止的威廉,一副后悔莫及的样子。『』其他两个女生瞪着大眼睛,看着淡定的莘蒂:“我并不知道会这样,否则为什么不避开?”“谁、谁知道你打的是什么主意?”拉莫觉得莘蒂说的也有道理,有些底气不足,放开了莘蒂。扫视了一圈地牢,拉莫又发现了什么:“诺格没有你的事先吩咐为什么会离开你?”
“你应该去问撒多,而不是问我。”莘蒂起身走到墙边,直直的盯着面前的墙壁。墙壁之后总有一种魔族的气息,莘蒂很想知道,为什么拉其尔抓了这么多魔族在地牢里。
走廊里的侍卫比较少,这里的几乎没有。『』他们都知道拉其尔研发的药物能让人无法使用魔法和战气,无论魔法师还是武士都无法逃出去。这一片关押的都是这种人,他们都被下了药,跑不出去了,侍卫就很少过来。
既然有如此好的条件,莘蒂在墙上找到了砖头接缝处较松的位置,将几块墙砖抽出来。她做这些的时候,听到对面有人走过来了,脚铐的‘叮当’声不绝于耳。对面传来少女的声音:“你们也是被他们抓来的吧,请问你们是……”“我叫莘蒂,你叫什么名字?”“歌薇,”歌薇应该是坐下了,“特维洛·歌薇。”
“没听过这样的名字,”威廉小声道,“你是因为什么被抓进来的?”歌薇似乎了然了威廉的身份一样:“抱歉,不能告诉你。”她似乎只喜欢和莘蒂聊天,“莘蒂,你是为什么?”“得罪了人。”莘蒂随意编了个借口,说出口之后才发现这个借口和艾威尔魔法学院的情况相符极了。
地牢中的几个人各有戒心,为了防止侍卫突然光临而发现这个小洞,莘蒂很快又把它堵上了。
黛西娅揉了揉‘咕噜咕噜’叫的肚子:“该死的,我的空间戒指被他们拿走了,戒指里面还有好吃的呢。”“我们的东西都被拿走了,莘蒂,他们为什么没有拿你的戒指?”拉莫已经注视着莘蒂没有被取走的空间戒指好几天了,只是在等一个机会问清楚而已。
威廉不知道该怎么帮莘蒂的忙,只能关注着后续发展。莘蒂抬起右手看了看:“因为我的戒指很特殊,它已经和我融为一体了,如果把手锯掉,它就会出现在耳朵上成为耳钉。这是父亲在我八岁的时候送给我的。”
为了演的像一点,莘蒂故意掉了几滴眼泪。阿婆的炼金术药水就是好用啊。
拉莫尴尬的说了一声:“抱歉。”威廉走到身边安慰她。黛西娅也走了过去,她其实只是坐在莘蒂旁边,说话的只是威廉而已。
沙曼偷偷走到墙边,轻声抽出砖块,露出一只眼睛看着隔壁牢房的情况。女/性/大多穿着到膝盖的连衣裙,裙边有蕾丝花边,上半身的肩膀那里也竖着缝两道蕾丝花边,袖子是泡泡袖,袖口同样是蕾丝花边。她们的衣服都是灰色的,很干净,没有一处是破的。
这种奇怪的设计总觉得和艾威尔魔法学院的校服有点相似。
----
这套衣服小湘自己都觉得设计的好微妙的说,将就着看吧。
Vol.61 歌薇 依兰湘
( ps:电脑上被隐藏的字是:蕾/丝(蕾/丝花边
----正文继续----
应该是刚才经过这里的侍卫听到了莘蒂的话,拉其尔派了侍卫过来,他们就呆在这间牢房附近。『』莘蒂一看自己又试探到了有用的东西,愉悦的笑了。
夜里,当侍卫们都睡去的时候。莘蒂取下墙上的砖头,用不惊醒任何人类的声音:“歌薇。”歌薇应声而醒,对面的人也醒来了,看了看她之后,只有歌薇坐起来,其他人都睡了。
不等莘蒂问什么,歌薇说:“你是谁?”“你先回答我,你是王宫里的人吗?谁派你来的?”莘蒂冷冷的问。『』歌薇盯着莘蒂美丽的白发,眯了眯眼睛:“我只是一介平民而已,从出生也没进过王宫的大门。”“真的吗?”莘蒂紧紧盯着歌薇的眼睛,琥珀色的眼睛显得异常深沉,仿佛能看透人的灵魂,沙曼就是被这样有威慑力的眼睛吓到了。
歌薇也有些瑟瑟发抖,强迫自己直视她的眼睛:“没错。”莘蒂转过头去,让歌薇只能看到她的侧影:“那就好,我想多了。”沉默了一会儿,歌薇见莘蒂不再说话,继续自己的问题:“你是谁?”
莘蒂眯着眼回过头,目光很锋利:“你认为孤是谁?”歌薇瞪大眼睛,条件反射般把腿收回。她本来就是被莘蒂叫醒的,加上她睡在墙边,双/腿是平放在地的。歌薇正要有下一个动作时,忽然感觉身体动不了。莘蒂适时地说:“就当不知道就好。你为什么会来到人界?”
“因为……我的家人死后,我就去贵族家庭做工,他们……”魔族是没有泪腺的,歌薇只是用牙咬紧下唇,继续讲她的故事,“我曾经学过魔法,贵族子弟就让我陪他们练习,我比较弱,又……不敢真下杀手,经常输。可是……那些少爷小姐,都是用杀招对付我……好不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