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飞来艳福-第16部分

在这种地方呢?
要知道,这个地方偏僻的紧,平时很少有人从这里经过不然的话,杨逍不可能与那两个忍者激战那么久还没人发觉
“你是谁!”
杨逍往前一扑,摆脱了那富家公子涅的家伙放在自己肩膀的手随后,他摆出一副戒备的样子盯着对方
看到杨逍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那人不但不生气,反而露出了笑容拿出了一把精致的小刀,那人削着自己的手指甲,露出了银铃般的笑容
“难道连我你都不认识了?”
这个嗓音,却正是那‘巫蛊教’圣女聂灵珊所发出她与杨逍曾经在‘死亡丛林’里相处了好久的一段时间,两人非常的熟悉,杨逍自然是不会认不出这个声音
“你怎么在这里?”
杨逍这才放下了戒备,仔细的打量着对面的聂灵珊几日不见,她早剪掉了那一头乌黑的长发,而脸部似乎也经过了简单的易容,再配上一副男性服装的打扮,倒是与男人有七八分相像
毕竟这个时候,很多地方都流行那种中性的打扮特别是容貌俊美的男子,更是受到那些美女的青睐
几日不见,杨逍这才发现聂灵珊不但连装束发生了变化,甚至连眉眼间的锐意都重了几分今天看来,她的武功应该有了长足的进步,一身的修为,让杨逍也有些看不清楚几日不见,看来对方也非吴下阿蒙
“人家想你了,来看看你不行吗?”
聂灵珊娇笑一声,盯着满身血迹的杨逍,目光中有些说不出来的味道她与杨逍本来在相处中就生产了一丝情意,这番说出来似真似假,倒也是让人难以分辨
“不要开玩笑了我问问你,刚才放在这里的一个箱子你可曾见到?”杨逍这个时候可没心情打情骂俏,不禁焦急的问道
聂灵珊停止了微笑,肃容道:“这个箱子已经被‘天龙门’的人拿去了本来我来这里是想拦截他们的,可是我看到他们的身手,还是放弃了这个打算我有些不明白为什么他们要偷偷摸摸的来拿箱子,而不是正大光明的来偷要知道,凭他们的实力,是根本不会怕任何人的”
“果然是‘天龙门’”杨逍听到这个名字,咬牙切齿道对于这个一直隐藏在暗处的敌人,他实在是没什么好办法来对付他们
他们不但做人十分低调,甚至行动都到了隐秘的地步,根本使人无法掌握他们的动向他们实力强大,可却并不招摇
这样一个强大的组织,他们的目标究竟是为了什么如果说他们还能按照几百年前定下的规矩来行事的话,那简直是个天大的奇尖个年头,就连非洲的食人族部落都穿上了现代的涤纶制造的裤衩,还有什么不可能呢?
难道说,那些‘天龙门’的家伙比非洲食人族部落还要偏僻,难道这些聪明的家伙甚至比那些非洲土著还能抵文明的侵略?
这是根本不可能的,完全没有可能一直藏在暗处的他们一定在积蓄实力,准备有什么大动作
可是,这与杨叔叔箱子里东西又有什么关系呢?
聂灵珊没有注意到杨逍的表情,这次她来到日内瓦,最主要的还是为了杨逍的安全这存在银行里的保险箱里东西到底是什么,她自己都不清楚不过听说有人要对杨逍不利,她还是第一时间赶来了
“别想那么多,箱子丢了就丢了吧,那箱子并不是什么好东西听说为了这个箱子,国际上各大势力都在蠢蠢欲动,都在打算抢夺这个箱子以你现在的实力,根本不足对抗那些家族与实力丢了更好,这样你的安全就得到了保证”
聂灵珊的安慰更让杨逍有些疑惑,不过现在也不是什么思考的时间呆在这空旷的街头,身上还沾满血迹,并不适合聊天
“那好吧,我们换个地方再说话我现在可不想呆在这个地方,哎”想起那两个拼命的忍者,还有自己体内的小埃尔多兽,杨逍心中一阵黯然
“好的,你还是换一套衣服吧你现在的样子,就像是一个叫花子”聂灵珊将杨逍带到一辆红色的法拉利的旁边,从里面拿出了一套衣服递给了杨逍
“换上吧”
杨逍苦笑一下将那套衣服换上,感觉浑身还是有些不自在这套衣服本是聂灵珊为自己准备的,用来装扮男人所用
杨逍的身材比聂灵珊要略微大上一些,这套衣服给他穿上,只是勉强刚好而已无奈之下,他只得松下了两颗衬衫的扣子,露出了自己的胸肌虽然外表看起来不是很健硕,可他的那身肌肉却十分结实,非常的吸引人
“哈,果然是一个翩翩美男子”这套中性化的衣服穿在杨逍的身上,突显了另外一种味道,那是一种潇洒与不羁的感觉,外露的胸棘更是带着一丝剽悍的男人的味道
第十四章 酒吧
杨逍很少穿成这个样子,反而觉得有些不适应,感觉浑身不自在只是他总不能一身血衣坐在对方的车子上,这样更会招人注意
“算了,我们还是开车走吧,别那么多废话了反正你我早就互相看了很多次,又不在乎这一次了”
杨逍想起自己与聂灵珊在‘死亡丛林’度过的日子,那时他们在蓝晶湖等地方可是差不多赤身相见,还差点上演了G情大戏有些恼火聂灵珊一直盯着自己,让自己浑身不自在,他不禁出言反击道
“死人,绑好安全带,我要开车了”
聂灵珊脸上有一丝潮红,说完跳上了红色的法拉利,发动了引擎不知道是为了报复还是什么,她将车子开的飞快,让杨逍体会了一把生死时速眼前的景物不断的变幻,呼呼的风声让杨逍不得不紧紧抓着自己的座椅
本来他还想绑好安全带,可是聂灵珊左一个转弯,又一个急停,让他根本没有反应时间杨逍只能祈祷老天保佑,不要让车子撞到什么东西
毕竟就算是他现在的修为,也不敢保证自己被车子撞了之后,还能保持毫发无伤万一被撞成了残疾,这下半辈子可就毁掉了
“老大,你把车子开慢一点,不要搞的那么快,我有些受不了”无奈之下,杨逍只得提醒一心想体验超快G情聂灵珊
“什么,我听不到是不是太慢了,还不过瘾?那好,我再开快一点”在高速之中,聂灵珊根本不可能清楚杨逍在说什么就算她听到了,恐怕也会装做也听不见
聂灵珊嘴角挂着一丝狡诘的笑意,将油门继续加大,使得这辆法拉利的速度又提高了一个档次本来根据赛车设计的超级引擎,这个时候发挥了作用
在高速之下,杨逍只得脸色发白,紧紧的抓着自己的椅子,纺下次一定要再把这个场子找回来
其实这也只能怪他刚才为了逞一时的口舌之快,说起在‘死亡丛林’里的那档事情一想起自己的全身都被杨逍看光,聂灵珊的气就不打一处来,这车子的速度也就越提越快
终于,在一个漂亮的转弯漂移之后,聂灵珊秀了一把自己的S型泊车,将车子漂亮的停到了两辆车之间的空隙处
“怎么样,我从《头文字D》里学来的技术不赖吧”当下了车子,聂灵珊摆了个造型,对着一脸苍白的杨逍道
杨逍这时还感觉有些天旋地转,就连身上的武功都好象消失了一大半这时听到聂灵珊的话,他不禁昏厥道:“你不要告诉你,你那些技术都是从电影里学来的”
“是的艾怎么样了?我才学车呢,才开了四五个星期吧”
看到聂灵珊满脸不解,杨逍吐血道:“那是高难度动作,你这新手就不要轻易模仿好不好”
“好啦,好了来吧,我带你来一个好玩的地方我们好久没见了,来这里喝几杯吧”聂灵珊打断了杨逍的唠叨,带着他来到了一家酒吧的门前
杨逍抬头一看,只见眼前霓虹灯闪烁,一家名叫PARK的酒吧出现在两人的眼前看起来,今天聂灵珊是想找自己喝酒可是自己的酒量不行,这次又要倒霉了杨逍一想起上次喝酒乱性的事情,脑子里还有些害怕
“喝酒吗?我可不会啊”
聂灵珊可不管那些,直接就拉着杨逍往里面闯,道:“什么会不会的,不会喝也要喝喝酒这东西,喝进了肚子就会了”听她的口气,仿佛是一个酒鬼一样
杨逍有些暗暗叫苦,只得顺着聂灵珊的意思,一起走进了酒吧
“两位先生,请出示你们的会员卡”酒吧保安在杨逍与聂灵珊进场之前,拦住了他们,向两人索要证件
聂灵珊从口袋中掏出了一张金卡,递给了保安道:“这是我的卡,另外一位是我的朋友,我要带他进去玩一下”
“谢谢先生,您请进”当看到聂灵珊递过来的金卡,保安神色顿时变的恭敬了许多,立即让聂灵珊与杨逍走进了酒吧
这家酒吧如它的名字一样,安静而典雅,装修的非常的朴素,配着绿色的灯光,倒是有一丝公园的感觉,让人感觉分外的宁静
音乐不是很嘈杂,倒是有些让人觉得安静那古典的钢琴曲与悠扬的小提琴似乎将人带到了音乐会的现超而不是属于酒吧的喧闹与浮华来回走动的酒吧侍者身着蓝色的衣服,在幽暗的灯光下显的十分安静
“这个地方不错吧,这是全瑞士最好的酒吧呢”看到杨逍脸上欣赏的表情,聂灵珊得意的说道
杨逍点点头,对这里的气氛与装修都十分的赞叹若不是如此,恐怕那个保安也不会在门口检查对方是不是带着什么会员卡看刚才保安的样子,聂灵珊的会员等级在这里看起来还是非常高级的那种,所以才会带自己来炫耀一下吧
“恩,很好艾很不错”杨逍坐了下了来,看着酒吧里来人一个个的都十分有品位的样子,非富即贵,看来这些富人连去酒吧都要分一下等级
聂灵珊打了一个响指,叫来了侍应生道:“开两瓶路易十三,再上一些点心水果的什么就好了”
她做这一切的动作都很自然,像是一个老手这一切,倒是让杨逍生产了一丝怀疑道:“你不是从小生活在巴厘岛吗?怎么对这里也非常的熟悉?”
聂灵珊笑道:“我只是从小在巴厘岛上训练,每年的下半年我都有一段休息的时间这个时候,我总要来瑞士滑雪在一次滑雪的过程之中,我认识了这家酒吧的老板,就与她成为了朋友,成了这里的常客我在这里喝酒都不要钱的,所以不喝白不喝,不占点便宜的话我不是吃亏了吗?”说完,聂灵珊对杨逍顽皮的做了一个鬼脸
第十五章 情敌
“两瓶路易十三,你那朋友好阔气啊你也真是大方,慷他人之慨”杨逍在刚才激战之后,心情本有些不高兴,在聂灵珊的陪伴之下,慢慢的变的开朗起来虽然箱子丢了,小埃尔多兽不见了,可是自己总算还活着
“只要活着,那就是好的”
想到那句话,杨逍将一杯加着冰块的红酒一饮而粳尽显豪爽本色这酒的味道不是很浓烈,却非常的绵长,入口非虫服,不狼世界名酒
“好酒量嘛”杨逍的动作让聂灵珊向他鼓掌起来随后,她也不甘示弱的倒了一杯酒,一饮而尽
“你们老板呢,侍应生?”一杯红酒下肚,聂灵珊的面色有些陀红,动作也变的放肆了不少当她的手搭在那女侍应生的手上时,明显可以看到那金发的小妞的双手在颤抖
这里的侍应生的姿色都不俗,个个都是非常的漂亮,属于精品,是那种要身材有身材,要脸蛋有脸蛋的那种她们渴望获得地位与金钱,而出入这个酒吧里面的都是上层社会有头有脸的人物,若能被他们看中,就会有飞上枝头当凤凰的机会
看着聂灵珊与杨逍都是那种十分难得的帅哥,浑身上下散发的气质不禁让这普通的侍应生迷醉有钱有势,再加上英俊的容貌,这简直是渴望少女们的杀手啊
忍住自己内心的激动,金诽应生向这位心目中的白马王子道:“先生,我们老板现在不在,大概过个半个小时就回来,请问你们找她有什么事情吗?”
“哦,需要等一个小时?那好吧,一个小时之后我再去找他”聂灵珊听说这个消息,沉吟了一下道,说完摸了一下这侍应生的小手,让她退了下去
看着那侍应生满脸潮红,一副被爱神射中的涅,杨逍笑着对聂灵珊道:“你这样可就不厚道了,欺骗人家小女生的感情”
聂灵珊不以为然的道:“我怎么叫欺骗人家感情呢?说真的,我是很喜欢她嘛再何况,那个女孩子也很喜欢我,这就行了啊再说,给她一些消不好吗?如果有可能的话,我还要她当我女朋友呢?”
杨逍满头大汗道:“不是吧,你是传说中的同人女?”
聂灵珊见杨逍涅不禁扑哧一笑,“骗你的啦,我的性取向很正常只是现在穿着男孩子的衣服,不吃一下怎么泡妞不是吃亏了吗?”
杨逍看着这位小魔女,不得不无奈的摇了一下头本来才见她面的时候,她的表现就如一只才从羊圈里放出来的小羊羔,十分的纯洁怎么几天没见,整个人就换了一副气质呢看起来,这“妖教圣女”果然不是一个好惹的角色
到底哪一个才是真正的聂灵珊呢?本来以为看透了对方的杨逍,这时也不得不犯起了迷糊不过,他可再没什么别的时间思考因为一会工夫,他又被聂灵珊灌进去大半瓶红酒,让他头变的晕乎乎的
“怎么几天没见,你整个人就变了不少呢?”乘着酒意,杨逍将自己心中的疑惑问出现在的聂灵珊与几天前的她截然不同,不但武功大进,就连举动都改变了许多
聂灵珊喝了一杯酒,那双明亮的眸子在酒后显的有些朦胧,“知道我已经蜕变了吧这些,就是蜕变之后的结果我回到了圣教之后,重新进行了洗礼,全身的筋骨在圣泉里泡了三天,使我的身体重新得到改造经过这些的洗礼之后,我的武功自然是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至于我的性格,那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我这个人多重性格,有时候大胆,有时候胆怯,很少有人能真正猜透我是什么样的人”
杨逍听了聂灵珊的话这才明白为什么对方的性格一直在改变,不禁惊叹造物主的神奇不过话说回来,其实每个人都有几个隐藏的性格,只是平时埋的很深,不轻易出来而已就像是开朗的人在私下会失声痛哭,而平时木肭的人在网上会口惹悬河一样
“恩,没什么的,我也是一样的”听出聂灵珊的语气中有些黯然的感觉,杨逍忙安慰道
聂灵珊无所谓的耸了一下肩膀,将一颗樱桃抛进了嘴巴,然后道:“来吧,我们去这台球厅打会台球玩”
“台球?”杨逍疑惑的问道
聂灵珊指着对面的房间道:“这些上层人士都很喜欢台球这项绅士的运动所以,在酒吧的一个房间专门摆放了三张台球桌,用来供客人娱乐”
杨逍点了点,跟随着聂灵珊走进这酒吧的娱乐室只见这间娱乐室非常的大,里面的娱乐设施应有尽有,不愧于欧洲最好的酒吧的称号
各个客人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自己选择自己想玩的东西整个娱乐室里呆着不少的人,可因为这里都是上层人士,个个都很注意举止与仪表,却并不显的吵闹
只是在这其中,有个喧哗的声音特别刺耳,只见一个小胖子在几个手下的环绕之下,拿着台球杆,不可一世的道:“要论台球技术,本少爷敢称第二,还没人敢说自己是第一”
而这时没,他手下的那些侍从也是连忙把夸他的天上地下无所不能甚至要比耶苏还要厉害,肉麻的不行
可是那小胖子却丝毫不以为然,仍然笨拙的擦着球杆,露出陶醉的表情,一看就是一副二世祖的样子
“没什么可看的,就是仗着自己有几个钱,臭显摆哼”聂灵珊生来最反感这种人,不禁冷哼一声,拿起一根球杆,带着杨逍走到一个空球台前
“恩,我想也是”杨逍拿起一根球杆,放在手中掂量了一下台球这项运动,他可是很久都没玩了
第十六章 打台球
台球是一项具有悠久历史的运动,也是号称绅士运动的一项运动,在富人阶级十分的流行在国际上,经常有很多这类的比赛,奖金都是非常的丰厚
“我打台球可是一个高手”聂灵珊细心的擦拭着一根硬木杆,笑着对拿着球杆发愣的杨逍说道
“是吗,我知道了”杨逍拿起球杆,想起自己的童年,也想起那与父亲度过的那段日子,眼眶不禁有些湿润
台球这项运动在欧洲国家都是非常的神圣,那些富人在打球的时候,都需要西装革履的,非常的正经,选择的地点也是非常的豪华可是,在另外一个遥远的东方国度,却又是有一番新的局面
在中国,打台球的台子都摆放在户外,人们打球的年龄也是各不相同,而打这项运动的几乎都是平民摆台球的台子在户外风吹日晒,而玩这个的人们只要花上几角钱,就可以玩一局台球这项原本高雅的运动,完全变成了平民娱乐
在杨逍所在的小镇,虽然偏僻,可是仍然还是有几张这样的大理石的台球桌,供来玩行人消遣小镇缺乏一些必要的娱乐设施,这台球游戏自然成为了一些小镇闲人的最爱
一次在街上玩的时候,杨逍偶尔发现了这项运动的奇妙之处,就开始爱上了这白球与彩球撞击的游戏
看到自己的儿子喜欢打台球,杨光明自然是陪着他一起打台球
当时,杨逍的个头很矮,很多时候都需要架杆才能够到球,可是他仍然打的兴致盎然,每天都要与杨光明来上几局
“孩子,打球的姿势要有讲究当我们打台球的时候,首先要将自己的姿势固定,这样的话我们出杆的时候才能有力,才能击打准确”
杨光明的叮嘱依稀还在耳边萦绕,可是杨逍明白,这样的场景只能在梦中再次寻找自己的童年岁月与父母,都已不在了
聂灵珊见杨逍一味的擦拭球杆,还以为他有些紧张,撇了撇嘴巴,她道:“别的,我会让你的”
杨逍摇了摇头,紧紧的握住了球杆,手感觉与球杆产生亲密的摩擦,一阵熟悉而舒服的感觉涌上了心头
“不用,到时候谁让谁还不一定呢”杨逍握着球杆自信的道要知道,在台球这项运动上他可是经过一番训练的
“那好,那我不客气了,我先开球”
聂灵珊见杨逍自信满满的样子,首先走到了球桌前,标准白球,来了一个大力轰球这两个人打的是最普通的八球局,所以难度不是很大双方看谁先进球,然后挑选彩球或色球作为自己的击打球
一局之中,谁先打到黑八进袋就算赢得胜利相比花式九球与斯诺克来说,这是最简单的玩法
聂灵珊大概是为了打击杨逍的自信,这次击球非常的漂亮,一下就被她打进了两颗彩球这样的话,局面大好起来
打完之后,聂灵珊笑道:“怎么样,我的技术不是吹的吧”
杨逍观察了一下台上的局势,聂灵珊的这次击打虽然漂亮,可是却使两颗彩球不规则的贴在库边上若是不能解决这两颗球的问题,根本谈不上一杆清台,看到这里他不禁笑道:“比赛还早呢,别那么特意”
聂灵珊撇了撇嘴巴,不以为然,一会工夫就连进了三颗彩球,结果只留下贴在边路的这两颗球这两颗球紧紧的缠在一起,十分的不好处理
无奈之下,聂灵珊选择了一杆防守她一个轻巧的推杆,使白球将两颗彩球轻轻的分开由于用力巧妙的原因,白球不但紧紧的贴在库边,前面还挡着一个彩球,根本不利于杨逍出杆击打
“不错,果然是高手”杨逍对聂灵珊这次绝妙的击打也不禁伸起了大拇指不过,他还是不着急,毕竟散落在外面的色球还有七颗,总能寻找到下球的路线只是,打台球的思路一定要清晰,这才是打好一局球的关键
新手或许知道什么地方有球可打,或者看到某颗球距离洞口很近,就选择轻易出杆,这根本是不对的真正打台球的高手,从击打第一颗球的时候要求掌控全局进攻或是防守,运用起来就会无懈可击
思考了一下台面上的球路,杨逍还是决定由靠近底带的一颗色球开始击打,算是练练自己的手感
“快点吧,如果每个人像你这样慢,恐怕这里天都黑了”聂灵珊喝了一点酒之后,整个人都变的急噪了不少,无论在行动举止上面,都要比以前放肆了许多还好,她用的男声与杨逍聊天,倒是没吸引多少人的注意
“别急,这就打了”
杨逍两脚分开,站成了丁字步,整个身体非常标准的压在台球桌上,然后将左手的大拇指放在手掌面上,架起了球杆
瞄准,也是一项学问:在打球的过程中有的人打的准有的人打的不准,或者这个样子的球我会,打起来特别得心应手,那样的球我打的不好,老实失误的时候多一些
台球的直径是小于袋口直径的只要在袋口允许的范围内,球一般的情况下是可以下袋的,通过逆推的方法,只要保证球在这样的误差范围就可以了,怎么样子保证球的误差尽可能的鞋打球的时候不看母球,看目标球就可以计算的差不多
从打球的标准姿势来看,球杆一般处在下巴的正下方,两眼之间瞄准袋口的中间点与通过目标球球心联线的点的直径的另一端的点,冷静果断出杆,就可以进球
想前以前杨光明对自己的教导,杨逍凝神静气,一个漂亮的中杆的推球,漂亮的将一颗色球打进底袋,显示出了不错的中远台技术
“不错嘛,蛮好的没想到你看起来不怎么样,球打的还不错啊”望着杨逍刚才的击球,聂灵珊不禁赞叹了一句
第十七章 挑战情敌
随后,杨逍继续击打,那小小的白球在他的操纵之下似乎有了魔力,自由的游走在绿色的桌面之上,显的随心所欲没一会的工夫,杨逍已经漂亮的将黑八拿下,完成了一次不可思议的一杆清台
“怎么可能,难道你是职业球员?”聂灵珊看着对面波澜不惊的杨逍,就像是看着一个怪物他刚才那局表现出来的水平,与自己完全不在同一个水平等级
杨逍笑了笑道:“以前练过,自然打的还可以了”这也怪这里的台面的洞口很大,再加上打的是毫无技巧性可言的八球,根本不需要考虑太多的走位等技术性问题,所以他才能轻易的拿下这一局
“强,不狼高手啊”
看着杨逍那英俊的面孔,聂灵珊对眼前的男子的眼神变的有些迷离本来一个看起来很普通的家伙,怎么懂得那么多东西无论什么时候,这个家伙总能给自己带来震撼,使自己心悦臣服
像她这样的女孩子已经不太注意男子的容貌身世等东西,只有绝对的实力才能让她感觉到心动与喜欢而眼前的男子,正好满足这样的条件
就在聂灵珊内心做着思想斗争的时候,在另外一个台面的小胖子却跑到了这边,饶有兴致的盯着杨逍道:“球打的不错,要不然我们来一局?”
杨逍摇了摇头,就想拒绝这个要求自己今天来不是打球的,接下来他还有好多事情要做,哪有什么时间在这里与陌生人打球消遣
“怎么,我们公子请你打球,难道你连这个面子都不给?”说着,一个璋眉鼠目的男子与几个彪形大汉将杨逍围在了中央
杨逍眉毛一挑,就想发作,可是想一想这个地方并不是自己的地盘,再加上自己刚才经历过一场战斗,内伤还没痊愈,再闹事恐怕不太方便想到这里,杨逍做出了一个抱歉的姿势道:“对不起,我实在有事,改下次好吗?”
可他的退让并没能让富家公子满意,他随手写了一张支票,递到杨逍的面前道:“打一盘的话,我给你一百万美金怎么样?”
杨逍就算是泥人,也被对手激起了性子,他正想把支票撕掉开始扁人,却突然看到这支票上的签名,突然露出了笑意
“好,我答应你了”杨逍一脸平静的答道这突然的转变让一旁的聂灵珊十分不解,怎么说拥有数十亿家产的不会在乎这区区一百万吧
聂灵珊带着不解的心情问杨逍道:“怎么了,难道你没钱用了,还是?”
杨逍微笑道:“你猜他是谁?查德士,我期待很久的人物见到他,我怎么能不好好招呼一下呢”
聂灵珊听到这个名字,随即释然了,拍了拍杨逍的肩膀,她笑道:“那好,你好好教训情敌吧,我就在旁边慢慢看就成了”
查德士这是仍然是一脸的骄横之色,摆出不以为然姿势瞧着那窃窃私语的两人他还以为这两个人是因为得到自己的那一百万的支票感到激动呢毕竟出手就一百万的手笔,在欧洲富豪中也不常见
“一群小家子气的家伙”
查德士见对方有些儒雅的感觉,还以为他们是哪个贵族子弟呢虽然说现在贵族的身份还是很荣耀,可是早已经名不副实很多的贵族都需要变卖祖产之物才能维持那奢华的生活,根本没有当初的荣耀与傲气
杨逍平静了一下情绪,盯着自己旁边的这位情敌
身材有些肥胖,脸上轮廓虽然不错,可是肉看起来还是有些多,使本来英俊的面孔有些变形一双本来蓝色的宝石眼睛在常年的酒色侵蚀之下变的浑浊无光,而眉宇间的那丝傲气与纨绔子弟流露出来的放荡气瞎人觉得的非常的不舒服
总体看来,眼前的这个家伙就是一个人渣,根本没有什么值得称道的东西若是让卢冰嫁给这样的家伙,恐怕自己一辈子也不会安心吧
“为了自己与卢冰的幸福,我一定要战斗下去”想起自己就要面对卢家的家长,杨逍的身上露出了强烈的求胜**
“打什么,是斯诺克还是?”杨逍擦了一下球杆,问着对面那个不可一视的小胖子这时,他想给对手一个惨痛的教训,让他永远抬不起头来
“斯诺克,到时候你可别太让我失望哦”小胖子望了杨逍一眼,首先走到球台边这时,立即跑来了人充当一个裁判,听他的语气原来还是一个职业裁判,只是偶尔在这里客串一下,赚点外快来用
看到这一幕,杨逍心中一凛道:“看起来,这个家伙应该经虫这个东西,否则不会连裁判都配的那么职业”
首先,裁判介绍了一下规则
斯诺克共用球22个,其中15个红球,6个彩球(黑粉蓝棕绿黄各1个)和1个白球红球和彩球用来得分,白球用来击打红球和彩球每次开始之前,将球摆如图1的形式开球前,双方可以通过抛硬币来决定谁先开球
在开球时,开球一方,可将白球摆在开球区的任何位置,去打击红球其后,白球停在什么位置,就必须接着由什么位置打起每一方必须先打入一个红球,然后任选一个有利的彩球打
打入彩球后,需将彩球取出重新摆回其自己的原位点上(即开球前,其所在的位置上)接着,再打红球,打彩球,如此反复,直到所有红球入袋之后,就必须按照一定顺序打彩球就是说,先打黄球,再打绿球棕球蓝球粉球和黑球此时,进一个彩球,台面上就少一个彩球(不再需要将入袋彩球取出摆回自己的原位点上),直以所有彩球入袋,台面上中剩下白球,就宣告结束
这是一项高难度的台球运动,很少存在侥幸的可能斯诺克的袋口非常的鞋很多平时在九球台上表现好的球员,却很难把球击入斯诺克的洞口
第十八章 逆境
杨逍的想法得到了证实,眼前的查德士可是一个斯诺克高手,从小经过很多高手指导的他,技术自然是非同一般若不是自己的身家雄厚,根本不需要靠打球生活,他早就想去吃一下职业球员的生活
“我们猜先吧”
查德士拿出一个硬币,让杨逍猜先,本来一个看起来不怎么样的家伙,在台球比赛开始前突然变的有了种新的气势有时候,兴趣是改变一个人性格的最好办法
“字吧!”
杨逍很不幸的猜中的先手,要知道,在斯诺克运动中,第一个击球的球员总会给对手留下一些破绽,不太好防守想击开红球堆进球,显然也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砰!”
杨逍第一次击打球时就选择了大力炸球,这在斯诺克职业球员眼里,这是一件很低级的事情在局面没有打开之前,很少有球员选择这样做
红球堆瞬间炸了开来,散落的红球分别的向各个洞口奔去,可是却没有能形成进球好几颗红球在洞口边徘徊了半天,仍然没能滚进去
杨逍看着眼前的情况,不禁叹了一口气赛前,他就考虑到了斯诺克球台的特性,想首先开始进攻,却不料那球台的洞口比自己预料的还小了一些,生产了一些偏差
从小学习台球的他,自然是练过斯诺克只是小镇上实在没有多少人能打好斯诺克,那球洞的洞口自然要大了一些每次练习时,杨逍总会习惯性的开杆就进红球,养成了不好的习惯这次在如此好的球桌前,就露出了破绽
“水平也不怎么样,看开对手只是一个美式台球的高手而已”查德士有些失望,没想到对手的水平有些业余
轻轻的擦了一下杆,查德士轻松的击落一颗红球,再走位继续吃黑球,又是一个漂亮的拉杆,继续走到红球位
这时,查德士示威的望了杨逍一眼,而这时他旁边的那些手下都在为查德士歌功颂德,谈论他打的有多么的出色了
见识到查德士的技术,就连开始不正眼瞧他的聂灵珊也不得不赞叹他的技术出色出杆准确,走位稳浆这样水准的打法只有在国际斯诺克大赛中才可以见到,今天却出现在一个小小的酒吧内,得确让她哑口无言
杨逍却是满不在乎的望着桌面,面上不露一点波澜他知道,台球比赛中一个小小的失误或许就能断送积攒许久的优势,打好一个两个球根本不是难题
“啪,啪!”
随着白球不断与其他球撞击的声音传来,查德士一不小心已经打出了七十三分的高分,已经超分了
眼看胜利在望,查德士有些大意,将一个本来可以进的中袋球却打在边角上,又重新弹了出来,失去了连续击打的机会
“哎,可惜!”
查德士捏了一下拳头,为自己没能拿下百分以上感到遗憾,随后他又释然的笑了一下,望着半天没有动作的杨逍,他消对手再陪他玩几手,不要这样早的认输
杨逍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脸上带着坚决的表情虽然说对手这时已经在台面上超分,但也不代表自己没有机会若是对手犯错或是被自己制造几次斯诺克,那么结果还可以改变
“加油,打败他!”
聂灵珊这时看着杨逍落于不利的局势,心中也是非常的焦急,她可不消杨逍就这样窝囊的输给了情敌
杨逍没有选择进攻,而是轻轻的用白球擦了一下红球,又重新将白球放回了边库,再加上白球前面有一颗绿球,杨逍漂亮的完成了一杆防守斯诺克
“小意思,这样难度的救球根本难不倒我”查德士不屑的看了杨逍一眼,一个精准的两库拉球,使白球撞击了桌的边岸两次之后又重新勾到了红球,又完成了一个漂亮的解救球
这时的他,胜面已经非常的大了若是再打进一颗红球的话,他将稳操胜券,拿下这一局不成问题
杨逍站在桌台边,观察了一下局势,发现自己并没有多少赢的机会虽然查德士的解救球给自己留下了进攻机会,但是若是自己击打进了红球的话,自己台面上的分数反而与查德士差距更大,无奈之下他只得又做了一杆斯诺克
这次,查德士又是轻易做到救球,让杨逍分外的郁闷心中激荡的情绪使他握着台球杆的手上的力气加大了许多
“我一定要赢得比赛的胜利!”
这次,含恨出手的他竟然没能把握击球的力量,生产了一个超级的失误,使白球冲出了球台之外
“哗!”
看着白球在空中划出了一道诡异的弧线,落在了地上,就连杨逍自己也呆住了这时除了聂灵珊,球台边的其他人都一脸嘲笑的望着杨逍
“再扣四分!”
随着裁判的声音传来,杨逍的分数不但没有增加,反而给对手增加了四分这时,查德士的分数已经增加了七十七分无论坚持与不坚持打下去,这局根本没有什么悬念了
查德士本想等杨逍认输自己就不打了,却见对方没有一点动作,有些怨恨对手怎么一点风度都没有,重新将球放在了自由点上,开始了自己的进攻
大概是心情受到了一些影响,查德士这杆长台进攻并没有能成功,红球在袋口徘徊了一下,又弹到了中圈
就当人们以为杨逍毫无赢得胜利的消的时候,他的脸上却露出了一丝笑容,从开始的发呆中醒悟了过来,向旁边的聂灵珊走去
“难道是要认输了吗?哎,看来这小胖子练过的艾杨逍还是赢不了对手接下来,我该怎么安慰他好呢?”
就在聂灵珊胡思乱想的时候,却见杨逍一脸笑容的对着她说道:“我已经找到赢球的办法了,接下来你要睁着眼睛仔细看好,错过了精彩场面就后悔的哦”
听到杨逍的话,聂灵珊重新将目光转向台球桌上这台上的局势已经明朗,杨逍就算将所有的球击进去都不可能赢得比赛
难道说,他还有什么新的招术没使出来吗?
第十九章 完胜
杨逍喝了一杯水,轻轻的擦拭了一下球杆,继续站到台边,开始比赛
“如果我把天龙真气注入球杆之内,帮助球的走位,我想无论球在什么地方,我都可以轻松的控制吧”
刚才飞球的那一幕落在杨逍的眼里,使他生产了新的想法若是将武功与台球结合在一起,恐怕就算是世界职业球坛的顶尖高手,一样要甘拜下风吧
平静了一下情绪,杨逍开始击球,没有理会旁边那些查德士的手下的嘲讽,脸色仍然与以前一样镇定
默默的从身体中抽出了一丝天龙真气,杨逍将它注入到了球杆的尖部,开始击球原本看起来很普通的一杆击球,却是那么的凌厉
“不对,刚才我记得他好象采取的是高杆走位,怎么球的运行路线却那么的奇怪呢?”查德士是台球方面的高手,见到球与自己想象的走位差距非常的大,面上的神色不禁变的有些惊奇
白球轻轻的碰了一下红球之后,突然生产了一个微小的弧线,又慢慢的藏在了蓝色彩球的后面,又是一个斯诺克
白球与蓝球紧紧的碰在一起,虽然没有贴壁,可是却不利于查德士击打与解救红球若是勉强去救,或许会生产救不到球的尴尬境况
查德士非常有信心的站了起来,这样程度的斯诺克对他来说,虽然有些困难,可是却并不是一定办不到的事情
这时,聂灵珊也在紧张的看着台面上的那些球,面色紧张,她可不消杨逍输给了查德士在她心目中,杨逍应该是无所不能的
“一定不要救到啊”
仿佛上天也听到了聂灵珊的祈祷,查德士这个救球虽然很漂亮,可是却将将擦着红球滚了过去,解救球失败
“好!”
这时候,就连面色镇定的杨逍也不禁捏着拳头叫了一声他等待这个机会可是等待的太久了!只有对方不断的被罚分,自己才可能被追上分数
“空杆”
充当裁判的家伙向查德士说明他并没有能碰到蓝球,解救球失败这个时候,自信满满的查德士的脸上露出了一丝难以置信的表情
“不可能,我怎么会碰不到这个球的呢?”在他看来,自己设计的走球路线非常的准确,不可能有一丝的误差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6.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