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山村如此多娇-第107部分

秦俊鸟憨笑了几声,说:“你想要天上的星星,我是没办法上天把星星摘给你,不过我可以把我的心掏给你,只要你想要,我现在就开膛破肚,把我的心掏给你。”
陈金娜说:“你啥时候也学会油嘴滑舌的了,你以前可是不会说这种哄人的花言巧语的。”
秦俊鸟说:“金娜,我说的不是花言巧语,我说的都是心里话。”
陈金娜说:“我可舍不得让你开膛破肚,你得好好的,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那我可咋办啊。”
秦俊鸟说:“金娜,我二哥的事情就指望你了,要是需要花钱的话,你就跟我说一声,我带着钱呢。”
陈金娜媚笑着说:“钱的事情好说,我现在想让你好好地陪陪我。”
秦俊鸟知道陈金娜的意思,他说:“那咱们去你家里吧,到时候你想让我咋样陪你我就咋样陪你。”
陈金娜说:“这饭店后边就有旅馆,咱们到旅馆去吧。”
秦俊鸟说:“好吧。”
秦俊鸟跟着陈金娜来到了饭店后边,饭店后边的一条街上有好几家旅馆,两个人找了一家相对高档的走了进去。
陈金娜让服务员开了一个房间,她本打算付钱的,不过被秦俊鸟抢了先,这种事情当然不能让女人出钱了nAd3(秦俊鸟虽然没有陈金娜有钱,可这个面子是必须得要的。
两个人进到房间里后,陈金娜走到床边坐下,把半边脸转向秦俊鸟,说:“俊鸟,你亲我一口。”
秦俊鸟走过去,把嘴贴在陈金娜的脸上亲了一口。
陈金娜伸出双手搂住秦俊鸟的脖子,笑着说:“咋样,我的脸香不香?”
秦俊鸟舔了舔嘴唇,脸上露出陶醉的表情说:“香,你的脸比那花露水还香。”
陈金娜说:“我身上比脸上还香呢。”
秦俊鸟这时伸出右手,把手放到陈金娜的胸脯上摸了几把,说:“我还知道你这个地方比你身上其他的地方都香,要是让人吃上一口,比那做神仙还快活。”
陈金娜把一只手从秦俊鸟的脖子上收回来,在秦俊鸟的手上打了一下,娇嗔着说:“讨厌,你越说越没正经的了。”
秦俊鸟在陈金娜的胸脯揉捏了起来,他喘着气说:“你不就是喜欢我没正经吗,我要是正经了,那还有啥意思了。”
第448章想亲就亲
? 陈金娜笑嘻嘻地说:“我可没说过这样不要脸的话,也只有从你的嘴里才能说出这么不害臊的话来。”
秦俊鸟笑了一下,说:“你嘴上虽然没说,可你心里就是这样想的。”
陈金娜说:“你又不是我肚子里的蛔虫,你咋知道我心里想的是啥。”
秦俊鸟嘿嘿笑了几声,说:“你心里想的是啥我当然知道了,你心里现在想的事情跟我心里想的是一件事情。”
陈金娜把秦俊鸟的手从她的胸前拿下去,然后轻轻地推了秦俊鸟一下,抿嘴说:“洗澡去,你要是不洗澡的话,今天就别想碰我。”
秦俊鸟说:“我这就去洗澡,我知道你爱干净,我保证把自己洗得干干净净的。”
陈金娜说:“那好,你快洗吧,你洗完了,我去洗。”
秦俊鸟和陈金娜洗完了澡,光着身子在床上折腾了起来,直到天快黑了,两个人才停了下来。
秦俊鸟这时坐起身来,一边往身上套衣服一边说:“金娜,我得走了。”
陈金娜这时也坐起身来,伸手搂住秦俊鸟的腰,说:“俊鸟,你别走了,留下来陪我一晚上吧。”
秦俊鸟说:“这可不成,我不是一个人来的县城,我是跟我二嫂一起来的,她在县城里人生地不熟的,我不能扔下她一个人不管。”
陈金娜有些不太高兴地说:“是你那个二嫂重要还是我重要啊,她一个有手有脚的大活人,你就是不回去,她也能照顾好自己的。”
秦俊鸟说:“金娜,你别生气,当然是你重要了,不过我这次来主要是为我二哥的事情来的,明天我还要去看守所给我二哥送东西,我实在不能留下来陪你nAd1(”
陈金娜说:“那好吧,今天我就先放你走,不过这笔账我给你记着,以后再让你补偿给我。”
秦俊鸟说:“等我把我二哥这件事情解决了,到时候我一定好好地陪陪你,保证让你满意。”
陈金娜说:“到时候我要是不满意咋办啊?”
秦俊鸟看了一眼自己的裤裆,笑着说:“我的能耐你还不知道吗,哪次不都是让你心满意足了吗,啥时候让你不满意过。”
陈金娜撇了撇嘴,说:“就你这点儿能耐,也就是刚刚及格。”
秦俊鸟说:“我这能耐也就是发挥出了五成,下次我一定拿出十成的能耐,到时候让我知道我的厉害。”
陈金娜说:“我看你就是吹牛皮有能耐,你就不怕把牛皮吹破了啊。”
秦俊鸟说:“我这可不是吹牛皮,我可是有真本事的。”
陈金娜说:“别说你的真本事了,天快黑了,你不是要走吗,还不赶快走,再不走天可黑了。”
秦俊鸟急忙穿好衣服,然后出了房间,到了外边拦了一辆车回到了他和姚核桃住的那家小旅馆。
秦俊鸟进到旅馆里,他刚走到自己房间的门口,姚核桃的房间的门就开了。
姚核桃从里面探出头来,有些埋怨地说:“俊鸟,你咋才回来啊,我都等了你一个下午了,你说去见朋友,咋去了这么长时间啊。”
秦俊鸟没好气地说:“我不是说不让你等我了吗,你咋还等我呢。”
姚核桃苦着脸说:“俊鸟,我一个人在这房间里待着,心里边总觉得不踏实,就盼着你能早些回来nAd2(”
秦俊鸟听到姚核桃这么说,也不好再责难她,他说:“你吃过饭了没有?”
姚核桃摇摇头,说:“没有,我以前没来过县城,我怕一个人出去走丢了,想等着你回来一起去吃饭。”
秦俊鸟转过身去,板着脸说:“我现在带你出去吃饭,你把房门锁好了。”
姚核桃说:“俊鸟,这里有市场没有,要不咱们去买些菜回来,我给你做几个拿手的菜吃。”
秦俊鸟说:“这里是旅馆,又不是在自己家,你就算把菜买回来,这里也没有炒菜用的锅灶。”
姚核桃说:“是这样啊,那咱们还是出去吃吧。”
秦俊鸟和姚核桃出了小旅馆,两个人在街上走了不到两百米,在离旅店不远的地方找到了一家小饭馆,这个时候正是饭点,所以小饭馆里的人比较多。
两个人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张空桌子,然后面对面地坐了下来。
秦俊鸟也有些饿了,他下午跟陈金娜在床上翻滚了那么长时间,从她那里走的时候也没顾得上吃饭,肚子早就咕咕叫了。
秦俊鸟点了四个菜,两荤两素,又要了三大碗米饭。
菜上来之后,秦俊鸟也不管姚核桃,端起饭碗,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姚核桃端着饭碗,看到秦俊鸟的吃相,笑了笑,说:“俊鸟,你慢些吃,我又不跟你抢。”
秦俊鸟一边往嘴里扒饭一边说:“二嫂,你也快吃吧,咱们吃完了好回去歇着。”
就在这时一对青年男女走进了小饭馆里,两个人互相搂着对方的腰,身子紧紧地贴在了一起,就好像用胶水粘住了一样nAd3(
青年男女在离秦俊鸟他们的对面找了一张桌子坐了下来。
青年男女坐的那张桌子原来有一个人在吃饭,因为没有空桌子了,所以他们只能跟那个人挤一张桌子了。
青年男女坐下后仍然搂在一起,男青年摸着女青年的大腿,女青年摸着男青年的屁股,两个人还旁若无人地亲了一嘴。
姚核桃看着青年男女的亲热的样子,脸上露出羡慕的表情说:“俊鸟,这城里的男女就是胆大,当着别人的面就搂搂抱抱的,还敢亲嘴,这要是在咱们村里还不得羞死啊。”
秦俊鸟抬头向青年男女看了一眼,说:“这城里人跟咱们村里人咋能一样呢,咱们村里的人都太封建了,城里人可开放了。”
姚核桃说:“是啊,你看人家城里人的日子过得多滋润啊,想吃好东西就下馆子,不象我们村里人,就是想吃顿肉都得算计好几天。这城里人搞对象都大大方方的,想搂着就搂着,就抱着就抱着,想亲嘴了就亲,也不管人多人少,不象咱们村里的那些大姑娘小伙子,平时在一起说句话都有些害羞,就更别提手拉手了。”
第449章买地方
? 秦俊鸟来县城的次数多了,对于这种事情早他就司空见惯了,所以并不觉得稀奇。
姚核桃毕竟是第一次来县城,看啥事情都觉得新鲜,她一直盯着青年男女看,连吃饭都忘了。
秦俊鸟有些看不下去了,提醒了她一句:“你快吃饭吧,要是再不吃的话,饭菜可就凉了。”
姚核桃这时才有些不太情愿地把目光从青年男女的身上收回来,低头吃起饭来。
就在这时,三个浓妆艳抹的女人走进了饭馆里。
这三个女人的脸上都擦了一层粉,根本看不出三个人到底长的啥模样,因为三个人的脸上粉擦的太多了,所以走路的时候直掉渣。
这三个人恰巧从秦俊鸟和姚核桃的身边经过,姚核桃被她们身上廉价劣质的香水味儿呛得打了一个喷嚏,吃到嘴里的饭菜差一点儿没喷出来。
看样子这三个女人都是乡下来女人,秦俊鸟看她们的脸色就能看出来,虽然她们的脸上都擦了一层厚厚的粉,不过还是遮盖不住她们黝黑粗糙的皮肤,在城里的女人是不会有像她们这样的皮肤的。在城里长的女人,一般都是细皮嫩肉的,即便有些女人天生皮肤发黑,也不会像她们的皮肤这样粗糙。
姚核桃用手揉了揉鼻子,看着三个人的背影,好奇地问:“俊鸟,你说这三个女人是干啥的?”
看这三个女人的衣着打扮,秦俊鸟就知道她们是干啥的。
在县城里,像她们这样的女人非常多,这些来自乡村的可怜女人,不过是为了几张薄薄的钞票就把自己给卖了。
秦俊鸟在三个人女人的身上扫了一眼,说:“她们是干啥我咋知道呢,我又不认识她们。”
姚核桃皱着眉头说:“俊鸟,我看这三个女人不像啥好女人?你说她们会不会做那种事情的女人啊?”
秦俊鸟说:“你管人家是干啥的呢,快吃饭吧,吃完了饭咱们好回去nAd1(”
姚核桃说:“她们肯定是做那种事情的女人,你看她们长得那个模样,又黑又丑的,能有男人愿意在他们的身上花钱吗?”
秦俊鸟不知道姚核桃为啥对这三个做皮肉生意的女人这么感兴趣,刨根问底儿地问个没完。
秦俊鸟没好气地说:“你就别胡思乱想了,少管别人的事情。”
姚核桃说:“俊鸟,你说她们在外边干那种见不得人的事情,要是她们的家里人知道了,会不会不认她们啊。”
秦俊鸟有些不耐烦地说:“我又不是她们的家里,这个问题你不应该问我,你应该去问她们的家里人。”
姚核桃看到秦俊鸟有些不高兴,也就不再问下去了,不过目光始终没有离开过三个女人。
虽然这三个女人都是做皮肉生意的,但是秦俊鸟知道她们都是可怜人,她们没有一技之长,要想在城里挣到钱,她们只能靠出卖自己的**。虽然秦俊鸟知道她们这么做是没有廉耻,可是他又不能让这三个女人改行不干这种不光彩的事情了,既然他管不了,所以也就不想多看她们,眼不见心不烦。
饭馆里所有的桌子都已经坐满了,三个女人在饭馆里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一张空桌子。
这时其中一个女人走到一个四十多岁男人的身边,男人正在跟同桌的几个男人喝酒,几个人有说有笑的,看样子都喝了不少酒。
女人这时大声地说:“几位大哥,我想跟你们说几句话。”
男人转过脸去,抬起眼皮看了女人一眼,不客气地说:“你想干啥啊?”
女人陪着笑脸说:“大哥,你们几个人能把这张桌子让给我们吗nAd2(”
男人的脸上带着轻蔑的表情,大大咧咧地说:“我又不认识你们,凭啥把桌子让给你们啊,你们哪凉快到哪里呆着去,别在这里影响我们喝酒。”
女人笑了笑,说:“大哥,你们要是把这张桌子让给我们,我们不会让你们吃亏的。”
男人撇了撇嘴,说:“我可没心情跟你在这里磨牙,赶紧给我走开,不然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女人这时从裤兜里掏出掏出一沓钱,从里边扯出一张五十元面额的,然后在男人的面前轻轻地晃了几下,说:“大哥,只要你把这桌子让给我们,这五十块钱就是你的了,你可以带着几个兄弟找个地方再接着喝酒。”
男人看着女人手里的五十块钱,眼睛顿时睁得比铜铃还大,笑着说:“那好,既然妹子你这么大方,那我也不能不给你这个面子。”
看到男人一副见钱眼开的样子,秦俊鸟觉得比吃了狗屎还恶心。
女人说:“大哥,太谢谢你了。”
男人急忙伸手把那五十块钱接过来,冲着其他的几个人使了一个眼色,说:“妹子,这张桌子就让给你了,我们再去找别的地方。”
其他的几个人会意地站起身来,跟着男人走出了饭馆。
三个女人坐了下来,其中一个女人说:“红艳姐,你为啥给他五十块钱啊,这里没地方,咱们可以去别的饭馆吃饭啊,你挣这五十块也不容易,为啥便宜了那几个臭男人啊。”
“红艳姐”就是给男人五十块钱的那个女人。
红艳姐笑了一下,说:“这家饭馆的厨师跟我是老乡,我喜欢吃他做的菜nAd3(”
女人说:“红艳姐,这家饭馆咱们来了好几次了,我都快吃腻了,我没觉得这家饭馆的厨师做的菜好吃到哪里去,咱们也应该换换口味了。”
红艳姐说:“我知道你吃腻了,咱们今天再吃一顿,等明天咱们再到别的饭馆去吃。”
女人说:“好吧,咱们点菜吧。”
姚核桃看到红艳姐用五十块买了一个吃饭的位置,有些惊讶地说:“这个女人可真有钱,花了五十块就为买个吃饭的地方,太不划算了。”
刚才的事情秦俊鸟也看到了,他没有说话。
姚核桃接着说:“没想到这三个女人长成这个模样也能挣到钱,看来这县城里的钱也挺好挣的。”
秦俊鸟说:“这县城里的人比猴还精,挣钱没有那么容易,你在县城里待时间长就知道了。”
第450章爱信不信
? 姚核桃说:“可惜我的命不好,生在了穷山沟里,要是我能生在县城里就好了,那样我就不用受那么多苦了。”
秦俊鸟说:“我觉得吃苦没啥大不了的,人只有能吃苦,才能做成大事。”
姚核桃苦笑了一下,说:“要是俊河也能这么想就好了,那他就不会落到今天这个地步了。”
秦俊鸟说:“俊河只是一时走错了路,经过了这次教训,他是改过自新的。”
姚核桃说:“我这个人没啥文化,可是我听过一句话,叫做‘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就算俊河被放出来了,他还是会像以前一样,整天跟他那些狐朋狗友混在一起的,这人变坏容易,想变好可太难了。”
秦俊鸟不说话了,因为秦俊河能不能变好他也不知道,他刚才说的话只是在宽慰姚核桃。
两个人吃完饭后,秦俊鸟付了饭钱,他打算和姚核桃回旅馆去。
两个人出了饭馆的门,大街的两边亮着路灯,一些店铺的门口闪烁耀眼的霓虹灯,大街上人来车往的,一派熙熙攘攘的繁华景象。
姚核桃看到大街上灯火辉煌的,笑着说:“俊鸟,我还是第一次来县城,这县城里可真好,到了晚上还这么热闹,到处都亮着灯,到处都是人,要是在咱们村里,这个时候村里人早就上炕睡觉了。”
秦俊鸟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城里边天天晚上都这样,没啥好稀奇的。”
姚核桃说:“俊鸟,咱们到大街上去逛一逛吧,我一直都想来县城逛一逛,可是一直都没有机会,这次好不容易来县城了,我一定要好好地逛一逛,看一看这县城都有啥好地方。”
秦俊鸟说:“时候不早了,咱们还是回旅馆去吧,你要是想逛县城还是以后再逛吧nAd1(”
姚核桃低头看了一下手表,说:“现在才七点多,还不到睡觉的时候,你就陪我逛一逛吧,我第一次来县城,不太认识路,我要是认识路的话,就不用你陪我了。”
秦俊鸟打了一个哈欠,有些耐烦地说:“我有些困了,想睡觉,咱们还是回去吧,这县城到了晚上没啥好逛的,你要是想逛街的话,可以白天逛。”
姚核桃拉起秦俊鸟的胳膊,说:“俊鸟,你少睡一个小时觉又不能掉二两肉,你就陪我逛逛吧,算我求你了。”
秦俊鸟根本不想陪姚核桃逛街,可是姚核桃非要拉着他去,他也只能硬着头皮陪着她向县城的中心走去。
秦俊鸟知道姚核桃是个不安分的女人,她一直盼望着能过上富足的生活,对于县城人的这种好生活非常向往。
可是秦俊河并不能让她过上她想要的生活,自从秦俊河不去酒厂上班以后,每天游手好闲的,他嘴里虽然嚷嚷着要挣大钱,可是一件正经事儿也没干过,更没往家里拿过一分钱,家里的生活全都靠姚核桃一个人在支撑着。
姚核桃已经对秦俊河彻底失望了,这次秦俊河被抓进去,她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挺着急的,可是心里边却在暗暗窃喜,要不然她也就不会有心情拉着秦俊鸟逛大街了。
现在秦俊河不在她的身边,她想干啥就干啥,不用像以前顾忌那么多了。
秦俊鸟对姚核桃没有一丝一毫的好感,她和杜红喜都是很有野心的女人,为了钱她们啥事情都能干得出来,而且她们还曾勾引过秦俊鸟,所以秦俊鸟不想跟姚核桃走的太近,更不想跟她有啥不必要的瓜葛。
两个人沿着大街一直走,半个小时后,他们走到了公园的门口。
公园的门口有许多摆地摊的小贩,还有一些卖羊肉串的,吸引了很多人围拢在公园的门口nAd2(
姚核桃好奇地看着公园门口的人群,说:“俊鸟,这是啥地方啊?”
秦俊鸟说:“这是县城的公园。”
姚核桃说:“原来这里就是县城的公园啊,我以前听大嫂说过,她以前来过这个公园,还在这里照过相呢,她照的相片我都看过。”
秦俊鸟说:“你要是想照相的话,得白天来才成,现在照相的人都已经回家去了。”
姚核桃说:“照相就算了,咱们进公园里吧,我还见过公园里边是啥样呢,我以前只是在电视上见过。”
秦俊鸟说:“好吧,那咱们就进公园里。”
秦俊鸟和姚核桃进到了公园里,公园里的大路两边都亮着灯,小路两边都没有灯,尤其是一些小树林里,黑灯瞎火的,有些阴森森的,让人看着就害怕。
秦俊鸟和姚核桃沿着大路走了十几分钟,两个人来到了一个凉亭前。
再往前走就要到人工湖了,眼看着就没有路了。
秦俊鸟看了一眼凉亭,说:“咱们还是回去吧,再往前走就没有路了。”
姚核桃有些意犹未尽地说:“好吧,咱们回去吧,这要是白天来就好了,我可以好好地在这公园里转一转。”
就在这时,一个男人从凉亭后边鬼鬼祟祟地走了过来。
秦俊鸟看着这个男人觉得他不像啥好人,急忙向后退了几步,警惕地看着男人。
姚核桃也被男人吓了一跳,说:“你是干啥的?”
男人嘿嘿笑了几声,说:“二位,你们别害怕,我不是坏人,我就是想问问你们要住旅馆吗?”
姚核桃不客气地说:“我们不住旅馆nAd3(”
男人说:“我一看你们二位就知道你们是相好的,这外边这么冷,你们要是想亲热总得找个地方吧,我们那里专门接待像你们这样的客人,我们那里条件可好了,二十四小时有热水,还能看录像,全都是外国生活片,可好看了,保证你们住过之后不会后悔的。”
姚核桃睁大眼睛看着男人,她没想到城里还有这种地方。
秦俊鸟没好气地说:“我们不是相好的,我们也不想住啥旅馆,你快走吧。”
男人说:“大兄弟,你就别说假话了,天这么黑了,你们两个人孤男寡女的跑到这里来,你说你们不是相好的,打死我我也不相信。”
秦俊鸟有些恼火地说:“你爱信不信,你快走吧。”
第451章自作自受
? 男人说:“兄弟,咱们都是男人,你有啥不好意思的,这男人和女人相好,不是为了那种事情吗,我能理解,是人都有七情六欲,这是很正常的事情。”
秦俊鸟瞪起眼睛,怒声说:“你要是再不走,可别怪我不客气了。”
男人看到秦俊鸟发怒了,急忙陪着笑脸说:“兄弟,咱们买卖不成仁义在,你不愿意去旅馆住就算了,用不着发这么大的火。”
秦俊鸟强忍着一腔怒火,冷冷地说:“我不想再看到你,你赶快离开这个地方。”
男人振振有词地说:“兄弟,你这么说话可就是不讲理了,这里是公园,是公共场所,又不是你家的地方,你凭啥赶我走啊。”
秦俊鸟说:“你不走,那我走。”
秦俊鸟一甩胳膊,气哼哼地向公园的门口快步走去,遇到这种胡搅蛮缠的人,秦俊鸟也懒得跟他废话,眼不见为净。
姚核桃看到秦俊鸟走了,急忙跟了上去。
到了第二天,陈金娜去找了公安局里的朋友,打听了一下秦俊河的情况。
到了晚上的时候,秦俊鸟让姚核桃在旅馆里等他的消息,他一个人来到了陈金娜的别墅。
进门之后,秦俊鸟就迫不及待地问:“金娜,我二哥的事情咋样了,严重不严重?”
陈金娜笑了笑,一脸轻松地说:“我准备了一桌酒菜,咱们边吃边说。”
秦俊鸟看到陈金娜卖起了关子,有些急了,说:“金娜,到底是咋回事儿,你快点儿告诉我吧。”
陈金娜说:“俊鸟,那个秦俊河也不是你的亲哥哥,你没有必要这么紧张,他就是坐牢了,跟你也没有多大的关系,那是他自作自受,又不是你害的nAd1(”
秦俊鸟说:“俊河他虽然不是我的亲哥哥,可是我妈她把我从小拉扯大,对我有恩,如今她的亲生儿子被抓起来了,我当然要替她老人家出头了,我要是袖手旁观的话,那也太没有良心了。”
陈金娜说:“那好吧,我就跟你说实话吧,你那个二哥的事情虽然不算太严重,不过他盗窃的是县电业局的电线,而且涉案的数额比较巨大,现在正是县公安局的严打期间,所以他得在里边关上一年才能放出来,幸好他不是主犯,那个主犯至少要判五年。”
秦俊鸟的脸色一变,眉头紧锁着说:“金娜,你能不能想办法让他现在就放出来,要是需要用钱打通关系的话,需要多少钱你尽管说,我去想办法。”
陈金娜摆了摆手,说:“现在就是想办法也没有用,还是等他进关到里边以后再想办法吧。”
秦俊鸟苦笑着说:“这人都关进去了,还能想啥办法啊。”
陈金娜笑了一下,拍了拍秦俊鸟的肩膀,说:“这就是你不懂了,你二哥要是到了里边表现的好,到时候再找人托托关系,用不上半年他就能放出来了。”
秦俊鸟的眼睛一亮,说:“你说的都是真的?”
陈金娜说:“这种事情我没必要骗你,你现在就是有钱也送不出去,现在这件案子都已经上了电视和报纸,社会上的人对这件案子都比较关注,没人敢在这个时候收你的钱,只有等法院判了刑,这阵风声过去了,那个时候才能想办法疏通。”
秦俊鸟想了一下,说:“那好吧,现在也只能这样了。”
陈金娜说:“俊鸟,你不用太担心,等风头过去了,你二哥就没啥事情了,他做的又不是啥罪大恶极的事情,不过就是偷了几根电线,只要你出钱把关系打通了,他很快就能放出来的nAd2(”
秦俊鸟说:“听你这么说,我也就放心了。”
陈金娜说:“俊鸟,咱们还是去餐厅吃饭吧,我准备了一大桌子菜呢,要是再不吃的话可就要凉了。”
秦俊鸟笑着说:“正好我的肚子饿了,我一定要大吃一顿。”
两个人酒足饭饱之后,秦俊鸟拍了拍吃的圆鼓鼓的肚子,说:“金娜,我得回去了。”
陈金娜说:“天都这么晚了,你就别走了。”
秦俊鸟说:“金娜,这可不行,我不能留在你这里,明天我还得去看守所送东西,我一会儿得回旅馆去。”
陈金娜说:“好吧,那我就不强留你了,不过明天晚上你得来好好地陪陪我。”
秦俊鸟说:“明天晚上我一定来陪你。”
秦俊鸟出了陈金娜的别墅,回到了小旅馆里,把陈金娜说的那些话又跟姚核桃说了一遍。
第二天的早晨,秦俊鸟和姚核桃来到了关押秦俊河的看守所,给秦俊河送了一些换洗的衣服和日常生活用品。
看到秦俊鸟和姚核桃后,秦俊河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没有了往日那种天不怕地不怕的气势,此时的秦俊河就跟霜打的茄子一样,蔫头耷脑的,跟以前简直是判若两人。
秦俊河流着眼泪说:“核桃,你咋才来看我啊。”
姚核桃没好气地说:“你倒想早点儿来看你,可是我连人在啥地方都不知道,要不是乡里派出所的人通知我,我根本就不知道你被抓了进来。”
秦俊河双手抱着脑袋,一脸懊悔地说:“核桃,以前都是我不好,我不该出去跟那些人鬼混,我现在是罪有应得,我就是一个混蛋nAd3(”
姚核桃说:“早知现在,何必当初呢,你现在说这些都已经晚了,我以前不是没有劝过你,我的嘴皮子都要磨破了,可是你一句话都听不进去。”
秦俊河叹了口气,说:“核桃,我知道错了,我不想在这里待着,你赶紧想办法把弄出去,我在这里一天都不想多待了,这里根本不是人待的地方。”
姚核桃说:“你求我没有用,我在这县城里谁也不认识,你要是想出去的话,还是求求俊鸟吧。”
秦俊河这个时候也顾不得许多了,他用手擦了擦眼泪,装出一副可怜相,说:“俊鸟,我知道我以前做了很多对不起你的事情,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别跟二哥一般见识,我现在落难了,你一定要想办法把我捞出去,我不会忘记你的大恩大德的,只要你能把我弄出去,到时候我就是给你当碰马我都愿意。”
第452章局长的相好
? 秦俊鸟说:“俊河,过去的事情就别再提了,我现在正在想办法,你还得在这里待一段时间,不过时间不会太长的,你不用着急。”
秦俊河说:“俊鸟,你说的这些话是真的吗,你可不能不管我啊,就算看在咱妈的情面上,无论如何你都要把我从这里弄出去。”
秦俊鸟说:“俊河,我咋会不管你呢,我都答应咱妈了,一定会想办法把你弄出去的,你要是不信的话可以问二嫂。”
秦俊河看了一眼姚核桃,姚核桃冲他点了点头,意思是说秦俊鸟说的话全都是真的。
秦俊河说:“俊鸟,我相信你,我知道你最孝顺了,你既然答应了咱妈,那你就一定会做到的。”
姚核桃说:“俊河,俊鸟现在正在想办法呢,你就再耐心等上些日子,这种事情非常麻烦,你得给俊鸟一些时间。”
秦俊河可怜兮兮地看着秦俊鸟,恳求着说:“俊鸟,你可要抓紧时间,不能拖得太久了。”
其实秦俊鸟并不觉得秦俊河可怜,秦俊河落到今天这个地步,全都是他自己咎由自取。
秦俊鸟之所以会出面帮他,全都是因为孟水莲。
对于秦俊河,秦俊鸟没有一丝怜悯之心,他真正可怜的是孟水莲,毕竟是孟水莲一手把他养大的,虽然她不是亲生的,却胜似亲生的。
秦俊鸟说:“俊河,你的心情我知道,可是这涉及到很多事情,我正在找关系,你安心地在这里再待上一段时间。”
秦俊河说:“俊鸟,那我的事情就全靠你了,你可一定要抓紧时间啊。”
秦俊鸟和姚核桃见过了秦俊河,安抚了秦俊河的情绪,让他在看守所里安心地等消息nAd1(
秦俊鸟和姚核桃没有马上回村里,秦俊鸟还要去找陈金娜,跟她商量下一步的事情该咋办。
到了天快黑的时候,秦俊鸟又来了陈金娜的别墅。
秦俊鸟来到别墅的门口,按了一下门铃,很快别墅的门就开了。
看门是陈金娜,陈金娜笑着说:“俊鸟,你来的正好,一会儿我给你介绍一个朋友。”
秦俊鸟好奇地问:“金娜,你要给我介绍啥朋友啊?”
陈金娜说:“你进来就知道了。”
秦俊鸟跟着陈金娜进到了客厅里,秦俊鸟看到客厅里坐着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这个女人的年纪比陈金娜要小几岁,她打扮得非常时髦,浑身上下都是国外的名牌衣服。
女人用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在注视着秦俊鸟,白皙的脸上闪过一丝淡淡的效益。
陈金娜对女人说:“瑶瑶,我给你介绍一下,这就是我跟你说的那个秦俊鸟。”
女人冲着秦俊鸟点了点头,嫣然一笑,说:“你好。”
秦俊鸟也笑了一下,非常客气地说:“你好。”
陈金娜这时接过话茬说:“俊鸟,她是我好朋友,叫方瑶瑶。”
方瑶瑶这时对秦俊鸟说:“你也可以跟娜姐一样,叫我瑶瑶。”
秦俊鸟点头说:“那好,我就不跟你客气了。”
陈金娜说:“俊鸟,你和瑶瑶现在这里等一会儿,我这就去做饭去。”
秦俊鸟说:“金娜,我去帮你吧nAd2(”
陈金娜说:“你还是在这里陪瑶瑶说话吧,我一个人做就成。”
方瑶瑶笑着说:“娜姐,我不会做饭,我就不帮你了。”
陈金娜说:“你就算是会做我也不会让你伸手的,到了我家里,咋能让你这个客人做饭呢。”
方瑶瑶说:“娜姐,你要是把我当成客人的话,跟我也太见外了。”
陈金娜说:“那好,我不把你当成客人,我把你当成我的亲妹妹,这下行了吧。”
方瑶瑶说:“这还差不多,咱们认识的时间也不短了,你就别跟我客气了,以后我就把你当成我的亲姐姐了。”
陈金娜冲着秦俊鸟使了一个眼色,说:“我去做饭了,就让俊鸟陪你说话吧,你们两个人是第一次见面,互相之间了解一下。”
秦俊鸟不知道陈金娜为啥冲他使眼色,他有些不太情愿地说:“金娜,我还是帮你去做饭吧,两个人做饭比一个人做饭快,这样能节省一些时间。”
方瑶瑶说:“娜姐,就让俊鸟去帮你吧,我一个人在这里没啥,你这里不是有电视吗,我要是闹心了,还可以看看电视。”
陈金娜说:“这样也好。”
秦俊鸟跟着陈金娜来到了厨房,秦俊鸟说:“金娜,你有啥需要我帮你做的。”
陈金娜说:“俊鸟,我让你陪着方瑶瑶,你咋不听我的话呢,我刚才还给你递了眼色,你没看到吗。”
秦俊鸟说:“我看到了,可方瑶瑶是个女人,你让我一个大男人陪她说话,这也太别扭了。”
陈金娜说:“俊鸟,你知道这个方瑶瑶是啥人吗?”
秦俊鸟摇摇头,说:“我这是第一次跟她见面,我咋知道她是啥人呢nAd3(”
陈金娜说:“那我告诉你,她的相好的就是县公安局的局长,换句话说她就是县公安局局长的情人,也叫小蜜。”
秦俊鸟愣了一下,说:“你说的都是真的?”
陈金娜说:“当然是真的,我可是费了很大的力气,才能跟她搭上关系,我刚才让陪她说话,就是想让他跟她拉近关系,只要她能帮你说上一句话,那你二哥的事情可就好办了。”
秦俊鸟说:“那你为啥不跟我早说呢,我刚才进门问你的时候,你还跟我卖关子。”
陈金娜说:“当时她在客厅里,我不方便跟你说。”
秦俊鸟说:“那我现在进去也不晚啊。”
陈金娜想了一下,说:“还是算了,我了解方瑶瑶这个人,她不太爱管闲事儿,虽然她那个相好的局长对她言听计从,可是她很少让她那个相好的办私事儿。”
秦俊鸟刚才还挺高兴的,听陈金娜这么一说,脸上罩上了一层愁容,说:“这么说就算跟她搭上了关系,她也不一定会帮我二哥说话。”
陈金娜说:“事在人为,这个方瑶瑶虽然不爱管闲事儿,可是她有个毛病,那就是喜欢金银首饰,只要咱们投其所好,把她打动了,到时候她会帮你二哥说话的。”
第453章玉无价
? 秦俊鸟说:“我知道了,你的意思是说给她买金银首饰,她既然喜欢金银首饰这些东西,那我就给她送这些东西。”
陈金娜说:“没错,只要她收下了你给她买的东西,拿人家的手短,到时候你二哥的事情她还能不管吗。”
秦俊鸟想了一下,说:“要是她不收我给她买的东西可咋办啊?”
陈金娜笑了笑,说:“她要是不收的话,你动动脑子,想办法让她收下。”
秦俊鸟微微皱了一下眉头,向客厅的方向望了一眼,说:“也不知道她喜欢啥样的首饰,是金镯子还是金项链?就怕到时候给她买来了,她看了之后不喜欢。”
陈金娜说:“这个简单,一会儿吃饭的时候我帮你打听一下,方瑶瑶跟我无话不谈,她到底喜欢啥样的首饰很容易打听出来。”
秦俊鸟说:“这样太好了,只要知道她喜欢啥样的金银首饰,剩下的事情就好办多了。”
陈金娜说:“俊鸟,你先别急着给她送东西,现在最关键的是跟她搞好关系,等你跟她成为朋友了,到时候找个借口把东西送给她,顺便再说你二哥的事情,这样才显得自然。”
秦俊鸟点头说:“我知道,我没那么笨,我不会刚跟她见面就说我二哥的事情的,这种事情得慢慢来,要找一个合适的时机。”
陈金娜说:“你知道就好,这个方瑶瑶看起来挺老实的,实际上比那狐狸还精明,要不然她也不会勾搭上县公安局的局长,你想让她帮忙,必须得让她尝到了甜头,而且她这个人胃口非常大,小恩小惠根本打动不了她,你得舍得下本钱才行。”
秦俊鸟说:“胃口大我不怕,我就怕她油盐不进,只要她好这口,我就有办法,不够就是多花几个钱罢了。”
陈金娜说:“我得提醒你一句,方瑶瑶的眼光高着呢,一般的东西她都看不上眼,到时候你可千万别买一些高不成低不就的东西,那样你不仅不能讨好她,反而把她给得罪了nAd1(”
秦俊鸟笑了一下,说:“金娜,这个你尽管放心,我虽然不像你这么财大气粗,不过买点儿首饰的钱我还是能出得起的,我不会买那些便宜东西的。”
陈金娜说:“至于花多少钱那是你的事情,不过我要提前给打一针预防针,免得你把好事儿办成了坏事儿。”
秦俊鸟说:“这个我心里有数,满大街都是卖首饰珠宝的商店,我不懂可以去珠宝店问吗。”
在秦俊鸟帮助下,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