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山村如此多娇-第109部分

手艺可是一流的,他做出来的东西很少有人能看得出来是假的,再说像玉镯这种东西,只要用料是真的,一般都是很难鉴定的。”
汤玉山说:“小兄弟,老房都这么说了,你还有啥好顾虑的,你要是买真品可得花大价钱,你要是买个赝品可就便宜多了。”
秦俊鸟想了想,下定决心说:“好吧,那就麻烦汤老板帮我做一个玉镯吧。”
汤玉山说:“你终于想开了,你放心,我保证把东西做的跟真的一模一样,我要是做的不像,你可以把我的店给砸了。”
秦俊鸟说:“汤老板,我相信你的手艺,我啥时候来拿玉镯?”
汤玉山说:“你给我三天时间,三天后你来拿货。”
秦俊鸟说:“那好,汤老板,咱们说定了,三天后我来取货。”
秦俊鸟和房秉廉出了汤玉山的古董店,就在这时汤玉山忽然追了出来,叫住房秉廉说:“老房,咱们这么长时间没见面了,咋说也得在一起喝几杯吧nAd1(”
房秉廉说:“我这个人啥都不喜欢,就喜欢喝酒,跟你汤老板喝酒,我可要喝个够。”
汤玉山说:“老房,今天咱们两个人来个不醉不归,一定要喝个痛快。”
房秉廉说:“汤老板,以前你的酒量比我好,每次都是你把我灌醉了,现在我的酒量可是今非昔比了,今天我一定要把你灌醉不可。”
汤玉山说:“好啊,今天我倒要看看你的酒量到底增长了多少。”
房秉廉这时看了秦俊鸟一眼,说:“小兄弟,你也跟我们一起去吧。”
秦俊鸟说:“我还有些事情,我就不去了。”
房秉廉说:“那好,你既然有事情,那你忙你的事情去吧。”
秦俊鸟回到了他和姚核桃住的小旅馆,他把姚核桃打发回村里去了,虽然姚核桃不太愿意回去,可是秦俊鸟的话她又不能不听,她只好一个人走了。
秦俊鸟当然还要留在县城里,三天后他还要去汤玉山的古董店拿玉镯。
秦俊鸟在小旅馆又住了一个晚上。
到了第二天,秦俊鸟吃过了早饭,一个人来到了离小旅馆不远的一个商场闲逛。
秦俊鸟刚走商场的门口,就看到几个男人拉扯着一个女人,女人拼命地挣扎反抗着,可是她一个女人身单力薄,根本摆脱不了这几男人,女人的头发披散着,长长的头发把她的脸遮住了,她身上衣服的纽扣都被扯掉了好几个。
秦俊鸟看到这几个大男人欺负一个女人,胸中不禁怒火中烧,心想这几个男人也太不要脸了,竟然敢在大庭广众之下这么干,他们也太猖狂了nAd2(
就在这时一个男人抓起了女人的头发,骂了一句:“臭脿子,我警告你,你要是再敢缠着人家的男人,你看我不扒光了你的衣服,我让你光着屁股回家去。”
女人抽泣着说:“你们快放开我,你们这些流氓,你们再不放开我,我可要叫人了。”
男人嘿嘿冷笑了几声,说:“你以为老子是吓大的吗,你有能耐就报警啊,你看到时候警察来了是抓你这个勾引人家男人的臭脿子还是抓我们。”
这个时候女人的脸全都露了出来,秦俊鸟看到女人的模样之后,不禁吃了一惊。秦俊鸟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是方瑶瑶。
秦俊鸟急忙走过去,大声地说:“你们想干什么,这光天化日的,你们几个大男人欺负一个女人,你们眼里还有没有王法了。”
其中一个膀大腰圆的黑脸男人停下手来,上下打量了秦俊鸟几眼,撇了撇嘴,一脸不屑地说:“妈的,你算哪根葱啊,赶紧给我滚蛋,你要是想多活几天,就少管闲事儿,老子没心情跟你扯淡。”
方瑶瑶这时也认出了秦俊鸟,她急忙说:“秦大哥,你快帮帮我,这些人都是流氓,我要是落在他们的手里可就完了。”
这时黑脸男人忽然抬手扇了方瑶瑶一个耳光,方瑶瑶被男人打得身子一颤,脸歪到了一边,一丝鲜血顿时从她的嘴角沁了出来。
秦俊鸟看到方瑶瑶挨打了,也不管了那么多了,即使对方人多,他也要替方瑶瑶出头,他不能眼看着方瑶瑶被这几个男人欺负不管。
秦俊鸟怒声说:“你们快把她放开,要不然可别怪我不客气了。”
黑脸男人翻了翻眼睛,冷冷地说:“小子,看来你今天是不想好了,你知道老子是谁吗?说出来吓死你nAd3(”
秦俊鸟说:“我管你是谁呢,老子也不是吓大的,你们有种的就放开她,你们几个大男人跟一个女人过不去算啥能耐,你们有啥就冲着我来。”
黑脸男人哈哈笑了几声,说:“小子,这话可是你说的,你要还是个爷们就别跑。”
秦俊鸟说:“我不会跑的,你们快把她放开吧,你们这么多人欺负一个女人,我都替你们脸红。”
黑脸男人说:“弟兄们,先把那个贱女人放开,她的账以后再算。”
那几个男人把方瑶瑶放开了,一下子向秦俊鸟围拢了过来,把秦俊鸟围在了当中,几个人目露凶光,就跟凶神恶煞一样,恨不得把秦俊鸟给撕成碎片。
第460章不能回家
? 秦俊鸟一个人面对这么多人,他知道如果动起手来的话,他肯定打不过对方。
这几个男人都身强力壮的,好汉不吃眼前亏,秦俊鸟又认识这几个人,要是被他们打了,到时候连报仇都不知道找谁去。
秦俊鸟看到几个男人不再纠缠方瑶瑶了,他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秦俊鸟留心观察了一下,这几个男人都听黑脸男人的话,看样子黑脸男人应该是这几个人的领头的。
黑脸男人这时摆了摆手,那几个男人都站住了。
黑脸男人走到秦俊鸟的面前,说:“今天老子就让你知道多管闲事儿的下场,我让你长长记性,在管闲事儿之前,你先掂量一下自己有几斤几两。”
秦俊鸟看准了机会,趁着黑脸男人正在说话,注意力分散的时候,他猛地飞起来一脚,向着黑脸男人的裤裆踢了过去,这一脚正好踢中了黑脸男人的裤裆要害部位,黑脸男人疼的惨叫了一声,双手捂着裤裆里的命根子蹲了下去。
其余的几个男人看黑脸男人被秦俊鸟踢中了要害,都有些慌了神,急忙围拢过来,查看黑脸男人的伤势严重不严重。
秦俊鸟趁着这个时机飞快地跑到了方瑶瑶的身边,一把抓住方瑶瑶的胳膊,说了句:“快跑。”
方瑶瑶还没等反应过来,已经被秦俊鸟拉着跑了出去。
黑脸男人捂着裤裆,气急败坏地说:“妈的,别让他们跑了,快给我追,要是追上了那个狗杂种,你们给我往死里打。”
几个男人在后面紧追不舍,不过他们的身体虽然高大,可是耐力远不如秦俊鸟,跑了一段时间之后,几个男人的体力就渐渐有些支撑不住了,很快就被秦俊鸟远远地甩在了后面。
秦俊鸟拉着方瑶瑶拼命地奔跑着,两个人跑过了好几条街,钻进了一条曲曲折折的小巷里nAd1(
方瑶瑶这时气喘吁吁地说:“我实在跑不动了,咱们还是停下来歇一会儿吧。”
秦俊鸟这时转过头去,向身后看了几眼,发现那几个男人没有追上来,他这才放慢了脚步,说:“你先喘口气,咱们不能在这个地方待的时间太长,我怕那些人会追过来。”
方瑶瑶摆了摆手,上气不接下气地说:“我实在是不行了,要是再这么跑下去,我非得累吐血不可。”
秦俊鸟说:“这里离你家有多远?”
方瑶瑶说:“这里离我家不算太远,再走过两条街就到我家的楼下了。”
秦俊鸟说:“你在这里等着,我去找辆车直接送你回家去。”
方瑶瑶摇了摇头,说:“我现在不能回家。”
秦俊鸟愣了一下,说:“你为啥不能回家啊?”
方瑶瑶说:“刚才那伙人是老魏的老婆找来的,他们知道我住在啥地方,我怕他们会到我家里去。”
秦俊鸟想了一下,说:“要不我送你去金娜的别墅住几天吧,她那里比较安全,那伙人肯定找不到她那里去。”
方瑶瑶点头说:“这样也好,那个别墅正好金娜一个人住,我去了正好可以给她做个伴。”
秦俊鸟说:“那好,咱们这就去金娜的别墅,我去找辆车来。”
方瑶瑶说:“我劝你这几天少在外边露面的好,刚才被你踢伤的那个男人是老魏的老婆的弟弟,他在县城里的势力非常大,一般人都不敢得罪他,你今天踢了他一脚,他肯定报复你的nAd2(”
秦俊鸟满不在乎地说:“没事儿,他根本不认识我,县城这么大,他没那么容易找到我。”
方瑶瑶说:“你可不能太大意了,他在县城里有很多关系,想要找到你一点儿也不难,你还是要多加小心为好。”
秦俊鸟说:“我知道了,我会小心的,我这几天尽量少出门。”
秦俊鸟走到小巷口,机警地向四处看了看,看到没有啥异常情况,才从小巷里走出来。
秦俊鸟拦了一辆出租车,和方瑶瑶坐车来到了陈金娜的别墅。
两个人下车后,秦俊鸟走到别墅的门口按了一下门铃,很快门就开了,陈金娜从里边走了出来。
陈金娜看到方瑶瑶头发凌乱,身上的衣服也被撕坏了,半边脸又红又肿的,嘴角还有血迹,吓了一跳,她拉着方瑶瑶的手,惊讶地说:“瑶瑶,你这是怎么回事儿啊?你怎么弄成这样了?”
秦俊鸟说:“金娜,这事儿说来话长,咱们还是进去再说吧。”
陈金娜说:“那好咱们进去说吧。”
三个人进到客厅里以后,陈金娜给方瑶瑶找了一件衣服让她换上,她的那件外衣已经让那几个男人给撕烂了。
方瑶瑶拿着衣服进了换衣间,客厅里只剩下了秦俊鸟和陈金娜两个人。
陈金娜压低声音说:“俊鸟,你怎么会跟方瑶瑶在一起啊?这到底是怎么一会事儿啊?”
秦俊鸟说:“我也是偶然碰到她的,当时我看到几个男人正在欺负她,就出手帮了她一把。”
陈金娜说:“是谁这么大胆子,连瑶瑶都敢欺负,要是让魏局长知道了,还不得扒他的皮啊,我看那几个人是活腻歪了nAd3(”
秦俊鸟说:“我听方瑶瑶说欺负她的那些人里边有一个男人是魏局长的老婆的弟弟,那伙人应该是魏局长的老婆找来的。”
陈金娜愣了一下,说:“她和魏局长的事情咋会让魏局长的老婆知道了呢,这下事情可麻烦了。”
陈金娜的话音刚落,方瑶瑶从换衣间里走了出来。
陈金娜说:“瑶瑶,我听说那几个欺负你的人是魏局长的老婆找来的,其中还有一个是魏局长的老婆的弟弟。”
方瑶瑶说:“是的,那个魏局长老婆的弟弟已经不是第一次带人来找我的麻烦了,他们已经就来我的家里闹过事儿。”
陈金娜说:“瑶瑶,你就没把这些事情告诉魏局长吗?”
方瑶瑶说:“我跟老魏说了,可是老魏也拿他的老婆没有办法,要是把他老婆逼急了,到县纪委去检举老魏,那老魏这辈子可就完了。”
陈金娜说:“可魏局长他也得为你着想一下吧,他为了薄自己的乌纱帽,宁可让你受委屈,他这么做也太自私了。”
第461章城南阿彪
? 方瑶瑶说:“我不怪老魏,老魏也有他的难处,他的那个老婆就是一个母老虎,要是把他那个老婆惹急了,她可是什么事情都能干得出来。”
陈金娜说:“瑶瑶,你打算以后怎么办啊,你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你不能一直都不回家啊。”
方瑶瑶想了一下,叹了口气,愁眉苦脸地说:“以后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那个母老虎肯定不会这么善罢甘休的。”
陈金娜说:“咱们得想办法教训一下魏局长的那个混账小舅子,让他以后不敢再找你的麻烦,要不然你以后的日子可就没法过了。”
方瑶瑶说:“老魏的小舅子在县城可是非常有势力的,你要是把他给得罪了,你在县城可就没法继续做生意了。”
陈金娜满不在乎地说:“你放心,就算我想收拾魏局长的小舅子,我也会找别人帮忙的,我是不会露面的。”
方瑶瑶说:“娜姐,我看还是算了,你为了我的事情得罪了老魏的小舅子不值得,这是我自己的事情,没必要让你也搅和进来。”
陈金娜气鼓鼓地说:“我就是看不惯他们一群大男人欺负你一个女人,这种事情又不能全怪你,他们怎么不找魏局长算账呢,凭什么把账全都算到你一个人的头上了。”
方瑶瑶说:“这件事情本来就是我不对,我明知道老魏有老婆,还跟他在一起,他老婆这么做也是很正常的,要是换了我,我知道别的女人跟我的男人在一起,我也会生气的。”
陈金娜说:“瑶瑶,你咋能这么想呢,这件事情本来就不能全怪在你的头上,魏局长也有责任,他们是看你一个女人好欺负,所以才会不依不饶的,这群王八蛋可真可恨。”
方瑶瑶说:“娜姐,他们不会把我咋样的,他们就是想吓唬我,有老魏在,他们不敢做太过分的事情nAd1(”
陈金娜说:“瑶瑶,他们都把你打成这样了,你还说他们不敢做太过分的事情,要是再过分的话,你这条小命恐怕都保不住了。”
方瑶瑶说:“娜姐,让你为我的事情操心,我这心里实在是过意不去。”
陈金娜说:“瑶瑶,这件事情我不知道也就算了,现在我知道这件事情了,那我就管定了,我倒要看看魏局长的小舅子有啥能耐,这次我要让好好吃吃苦头,让他以后再也不敢找你的麻烦。”
方瑶瑶说:“娜姐,这件事情以后再说,我现在最担心的是俊鸟,他刚才为了帮我,把魏局长的小舅子给打伤了,魏局长的小舅子现在肯定在满世界找他呢,你还是想办法把俊鸟送出县城吧,千万不能让魏局长的小舅子找到他。”
秦俊鸟说:“我不怕,就算他找到我又能咋样,大不了我跟他们拼了,我弄死一个够本,弄死两个就赚一个。”
方瑶瑶说:“俊鸟,你可不能跟他们那些人硬碰硬,他们人多,你才一个人,你根本斗不过他们。”
陈金娜说:“瑶瑶,有我在,俊鸟不会有啥危险的,我会想办法把俊鸟送出城的。”
到了晚上,三个人吃完饭后,方瑶瑶早早就进到房间里睡觉了。
秦俊鸟看天色要黑了,本打算回小旅店去,陈金娜这时对他说:“俊鸟,你陪我出去一下。”
秦俊鸟好奇地问:“金娜,这么晚了,你要出去干啥啊?”
陈金娜说:“我要去找一个人忙帮。”
秦俊鸟说:“你要找谁啊?”
陈金娜说:“去找阿彪。”
秦俊鸟从来没听说这个叫“阿彪”的人,他问:“阿彪是谁啊?”
陈金娜说:“等你去了就知道了nAd2(”
秦俊鸟看到陈金娜不愿意多说关于“阿彪”的事情,也就不再问了。
陈金娜和秦俊鸟开着小轿车来到了县城南的一个不起眼的小饭馆前停下。
两个人进了小饭馆,小饭馆里一个客人都没有,只有一个白净斯文的男人坐在小饭馆里悠闲地抽着烟。
男人看到陈金娜走进来,笑了笑,操着一口南方口音说:“陈老板,你可是贵客啊,今天来想吃点儿什么东西啊?”
陈金娜说:“阿彪,我今天不是来吃饭的,我想让帮你做件事情。”
阿彪说:“陈老板,你想让我帮你做什么事情?”
陈金娜说:“我想让你帮我收拾一个人。”
阿彪说:“你想让我帮你收拾谁啊?”
陈金娜说:“我想让你帮我收拾张诚。”
阿彪说:“张诚可是县公安局魏局长的内弟,他可不是那么好收拾的。”
陈金娜说:“阿彪,你的意思我明白,你开个价吧。”
阿彪说:“那好,我也就不跟你拐弯抹角了,我要十万块,少十万块一切免谈。”
陈金娜说:“好,我就给你十万块,不过我有个条件,不知道你能不能答应。”
阿彪说:“你有什么条件,说出来让我听听。”
陈金娜说:“我想让你帮我把张诚带到这里来,我要亲自收拾他,你看行吗?”
阿彪点头说:“没问题,正好我可以省些力气nAd3(”
陈金娜说:“那好,咱们还是老规矩,一手交人一手交钱。”
阿彪说:“我这就去找人手忙帮。”
阿彪说完把手里的烟掐灭,快步出了小饭馆。
秦俊鸟看着阿彪的背影,小声地问:“金娜,这个阿彪到底是谁啊?”
陈金娜说:“阿彪是从南方来的一个黑道大哥,他在县城里有一帮不怕死的兄弟,别人不敢碰魏局长的小舅子张诚,阿彪却敢。”
秦俊鸟说:“这个阿彪真敢动魏局长的小舅子吗,他就不怕魏局长的小舅子日后报复他吗?”
陈金娜说:“阿彪本来就是一个亡命徒,他之所以会跑到北方来,就是因为他在南方把人砍成了重伤,跑到这里来避避风头,要是把他逼急了,他啥事情都能干得出来。”
秦俊鸟说:“看来这回张诚是要吃苦头了,遇到阿彪也算是他倒霉。”
陈金娜这时从随身带的挎包里掏出了两个口罩,她把一个口罩递给秦俊鸟,说:“等一会儿阿彪把人带来的时候你把口罩戴上,这样他就认不出你是谁了。”
第462章教训张诚
? 秦俊鸟从陈金娜的手里接过口罩,说:“金娜,要是阿彪把魏局长的小舅子给抓来了,你打算怎么对付他啊?”
陈金娜说:“当然狠狠地打他一顿了,看她以后还敢不敢欺负方瑶瑶,对待他那种人没啥好客气的。”
秦俊鸟有些担忧地说:“金娜,就算你把魏局长的小舅子狠狠地打一顿,可他要是把仇记在方瑶瑶的头上,到时候去报复方瑶瑶,这样不仅没有帮到方瑶瑶,反而会害了她的。”
陈金娜说:“你说的这些我也想到了,可是张诚平时横行霸道惯了,要是这次不让他吃点儿苦头,他以后说不定会更变本加厉的。”
秦俊鸟说:“咱们现在得想个周全的办法,让他以后不再去找方瑶瑶的麻烦,要不然咱们就是把他打成了残废也没用。”
陈金娜说:“这件事情我也想过了,咱们今天来就是给张诚点儿教训,这件事情要想彻底解决,还得魏局长出面,否则方瑶瑶不会有安宁日子过的。”
大约了过了两个多小时,小饭馆的门开了,阿彪和几个男人抬着一个麻袋走了进来。
麻袋里装着一个人,而且麻袋人还在动,麻袋里装的人就应该是魏局长的小舅子张诚了。
几个人把麻袋扔在了地上,阿彪踢了麻袋里的人一脚,骂了一句“妈的,老实点儿,别乱动,再乱动我就把扔进臭水沟里。”
装在麻袋里的人很听话,立刻就不动了。
阿彪这时对那几个人说:“你们几个回家睡觉吧,剩下的事情我来处理。”
那几个人很听话地走了。
阿彪看了陈金娜一眼,说:“陈老板,人我给你抓来了,现在就把人交给你了nAd1(”
陈金娜说:“那十万块钱明天我会打到你的账户上,你记得查账。”
阿彪说:“我信得过你陈老板,咱们也不是第一次合作了,我去里边炒几个菜,一会儿咱们喝几杯。”
陈金娜说:“这顿饭也算在我的账上。”
阿彪笑了一下,说:“陈老板,那我就不客气了。”
阿彪说完走进了小饭馆的后厨。
秦俊鸟和陈金娜把口罩戴上,两个人只露出两个眼睛,别人根本看不清楚他们的长相。
秦俊鸟蹲下身去,把麻袋口系着的绳子打开,麻袋里装着一个人,这个人的双手和双脚都被绳子绑着,根本动弹不得,而且这个人的嘴里塞着一个臭袜子,他只能发出几声“嗯”“嗯”的叫声,一个字也说不了。
秦俊鸟仔细看了几眼,这个被五花大绑的人正是那个欺负方瑶瑶的黑脸男人,也就是魏局长的小舅子张诚。
秦俊鸟这时伸手把张诚嘴里的臭袜子拿掉,张诚大口地喘了几口气,说:“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你们把我绑来想干什么,你知道我是谁吗?”
秦俊鸟抬手就扇了张诚一个耳光,说:“还没轮到你说话呢,你要是再敢多说一个字,我就把你的舌头给割下来喂狗。”
张诚平时虽然非常猖狂,可是他现在落到了别人的手里,想动一下都动不了,所以也就只能乖乖地把嘴巴闭上了。
秦俊鸟这时站起身来,笑着说:“这就对了,你小子最好听话,不然你的苦头吃。”
陈金娜这时抬腿在张诚的身上踢了一脚,说:“张诚,你知道你今天为什么要把你抓来吗?”
张诚痛的一咧嘴,一脸不服气的样子说:“我不知道,臭娘们,你快放开我,不然有你后悔的时候nAd2(”
陈金娜冷笑了几声,说:“张诚,都到了这个时候了,你还敢嘴硬,你就不怕我要了你的小命吗。”
张诚说:“老子啥都不怕,我这条命你想要就拿去好了,就怕你没有那个胆量。”
陈金娜说:“张诚,你以为你姐夫是公安局的局长,有人给你撑腰,我就不敢拿你怎么样了,我告诉你别人害怕,我可不害怕,就算你姐夫是市长、省长,我也照样收拾你。”
张诚说:“你不是想收拾我吗,那你就明着来,咱们真刀真枪地干一场,你干这种背后捅刀子的事情算什么能耐。”
陈金娜说:“我干这种事情是不光彩,可是你们几个大男人欺负一个女人就算能耐吗,我都替你脸红。”
张诚愣了一下,眼睛直直地盯着陈金娜,说:“有种的你们别戴着口罩,你们把口罩拿下来,让我看看你们到底是谁,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我就让你生不如死。”
陈金娜说:“你现在落在我的手里了,还敢这么说话,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陈金娜说完又在张诚的身上狠狠踢了一脚,张诚痛的发出了一声如杀猪一般的嚎叫。
秦俊鸟说:“还是把他交给我吧,我看这小子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今天我陪陪他好好地玩玩。”
陈金娜走到一张桌子前坐了下来,笑着说:“那好吧,我就把他交给你了。”
秦俊鸟说:“王八蛋,我警告你,以后你离方瑶瑶远一点儿,你要是再敢欺负方瑶瑶,我就把你的手脚全都剁掉,我让你成废人。”
张诚吓得脸色一变,说:“你究竟跟方瑶瑶是什么关系?你难道不知道是方瑶瑶是个勾引人家男人的狐狸精吗?像她那种女人活该nAd3(”
秦俊鸟说:“我不管方瑶瑶是不是狐狸精,你以后都不准再去纠缠她,你要是再敢碰她一下,到时候后果自负。”
张诚说:“我不信你们真敢剁我的手脚,我姐夫可是公安局的局长,他是不会放过你们的,别以为你们戴着口罩就没事儿了,我姐夫他照样能抓到你。”
秦俊鸟猛地一挥手,“噼里啪啦”地打了张诚二十几个耳光,张诚被他打得晕头转向的,两边脸肿的就跟馒头一样,鲜血顺着嘴角流了下来。
张诚说:“你们打吧,你们有种就打死我,反正我也落在你们的手里了。”
秦俊鸟嘿嘿笑了几声,说:“打死你我还得给你偿命,你这条贱命不值得我这么做,我可没有那么傻,我有一个好办法,既能让你遭受皮肉之苦,又不会要了你的小命,还能让你痛不欲生,你要不是试一下啊。”
第463章她是宋艳如
? 张诚说:“你想干什么,你可千万别乱来,我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到时候你也好不了,不信咱们走着瞧。”
秦俊鸟说:“我这个人啥都怕,就是不怕别人威胁我。”
张诚说:“你可要想好了,你要是真把我弄伤了或是弄残了,会有啥样的后果,不用我说你心里应该清楚。”
秦俊鸟说:“我们今天敢把你抓到这里来,啥后果我都想好了,不过你跟我说这些吓人的话没用,我是不会轻易放过你的,我要让你知道啥叫报应。”
张诚看到秦俊鸟说话的样子不像是在吓唬他,他知道这个时候跟秦俊鸟死硬到底只会吃更大的亏。
张诚用力地挣扎了几下,有些慌张地说:“大哥,咱们有啥事情可以好好商量,大家何必伤了和气呢。”
秦俊鸟冷哼一声,说:“我跟你这种人没啥好商量的,你也别叫我大哥,跟我套近乎没用。你在这里等一会儿,我去拿两样东西,我要跟你慢慢地玩。”
秦俊鸟说完走到小饭馆的厨房里,他在厨房的墙角找到了了一个生了锈的铁铲。秦俊鸟把铁铲放到火炉里烧了一段时间,直到把铁铲烧红了,才把铁铲从火炉里拿了出来。
秦俊鸟拿着烧红的铁铲,又在厨房里找了一大块猪皮。
秦俊鸟手里拿着两样东西,快步出了厨房,来到了张诚的面前。
秦俊鸟晃了晃手里火红的铁铲,冷笑了几声,说:“小子,我今天也不打你也不骂你,我让你尝尝这铁铲烫在身上到底是个啥滋味。”
张诚看着秦俊鸟手里烧得通红的铁铲,吓得脸色大变,身子如筛糠一般抖动了起来,他颤声说:“你别过来,你快把手里的东西拿开,这种事情可不是闹着玩的,弄不好是会出人命的nAd1(”
秦俊鸟这时把猪皮扔在了张诚的身边,然后把铁铲放到了猪皮上,猪皮顿时发出一阵“嗤啦”的响声,同时冒起一股呛人的黑烟,猪皮被铁铲烫得焦黑,发出一阵刺鼻的气味。
秦俊鸟嘿嘿怪笑了几声,说:“小子,你说这个铁铲要是烫在你的身上会有啥样的效果,你身上的皮肉会不会也被烫成这个样子啊。”
张诚看着地上那块被烧焦的猪皮,吓得登时双腿一蹬,两个眼睛翻白,昏死了过去。
秦俊鸟忽然闻到一股马蚤臭的味道,好像是尿味儿。
秦俊鸟这时发现张诚的裤裆湿了一大片,原来是这小子被吓得尿裤子了。
秦俊鸟把铁铲扔到了一边,抬腿在张诚的身上踢了几下,张诚就跟条死狗一样,身子僵硬,一点儿反应都没有。
秦俊鸟说:“张诚这小子的胆子也太小了,我不过就是吓唬他一下,没想到把他的尿都吓出来了,没出息的东西,他也就是靠着他姐夫给他撑腰,要不然他连狗屁都不如。”
陈金娜说:“俊鸟,张诚已经被吓昏过去了,我看事情到这里就算了,这小子都被吓成这样了,他以后肯定不敢去找方瑶瑶的麻烦了。”
秦俊鸟说:“便宜了这小子,我还有好多办法都没用呢,就用了这一个办法就把这小子给吓成这个样子,他也太没用了。”
陈金娜笑了一下,说:“亏你能想出这么一个办法来,张诚这小子都快要被吓破胆了。”
阿彪这时端着一盘菜从厨房里走了出来,他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张诚,说:“我一会儿找人把这小子送回去,咱们先喝酒。”
就在这时,小饭馆外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阿彪,你在里边吗?”
阿彪听到这个女人的声音后脸色微微一变,嘴里小声地说了一句:“她怎么来了nAd2(”
女人看小饭馆里没有人应声,又说了一句:“阿彪,你要是在这里边的话,我可要进来了。”
阿彪把菜放到桌子上,大声地说:“艳如妹子,我在,你进来吧。”
小饭馆的门开了,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款步走了进来。
看到这个女人,所有人都是眼前一亮,这个女人不仅漂亮,而且打扮得非常时髦,一看就知道她不是一个普通女人。
女人在秦俊鸟和陈金娜的脸上扫了一眼,说:“阿彪,你这里有客人啊。”
阿彪笑了笑,说:“两个朋友来看看我,我正打算跟他们喝几杯呢,没想到正巧你来了。”
女人走到阿彪的面前,拿过一个椅子坐了下来,不紧不慢地说:“阿彪,我今天来是找你要人的。”
阿彪愣了一下,说:“艳如妹子,我和你从来都是井水不犯河水,你的人我从来都没有动过一个。”
女人微笑了一下,说:“阿彪,我知道你是个懂规矩的人,我是来要这个人的。”
女人说完用手指了一下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张诚。
阿彪有些意外地说:“艳如妹子,这小子也是你的人吗?我以前怎么没有听说过啊?”
女人轻轻地摇了一下头,说:“他不是我的人,我的手底下怎么会有这种人呢,我也是受人之托,你今天就给我一个面子,让我把这个人带走吧。”
阿彪说:“既然艳如妹子你都这么说了,那我也不能不识抬举啊,你要是不来的话,我正打算找人把他送回去呢,正好现在你来了,你把他带走吧nAd3(”
女人说:“那好,阿彪,我把人带走了,这个人情算我欠你的,以后我会还的。”
女人说完站起身来,然后拍了两下巴掌,这时小饭馆的门一开,从外边走进来两个人高马大的男人,两个人架起昏迷着的张诚,跟在女人的身后出了小饭馆。
看到阿彪对女人一副恭恭敬敬的样子,看情形阿彪根本不敢得罪女人,陈金娜好奇地问:“阿彪,这个女人是谁啊?”
阿彪说:“陈老板,你在县城做了这么长时间的生意,不会连她都不认识吧,她就是宋艳如。”
陈金娜惊讶地向门外看去,说:“你说什么?她就是宋艳如。”
阿彪点头说:“没错,她就是宋艳如。”
陈金娜说:“我早就听说过她,也一直想跟她认识,可就是没有机会。”
第464章一朵交际花
? 阿彪说:“陈老板,你想认识宋艳如还不容易吗,哪天我把她约出来,到时候介绍你们互相认识。”
陈金娜笑着说:“阿彪,早知道你认识宋艳如,我何必费那么多周折呢,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
阿彪说:“其实我跟她认识的时间也不长,不过像宋艳如这种人不能得罪,她在县城的黑白两道都能吃得开。”
陈金娜说:“宋艳如何止是在黑白两道吃得开,她在县城里可是一个能呼风唤雨的厉害角色,谁要是惹她不高兴了,就别想在县城里混下去了。”
阿彪话锋一转,说:“陈老板咱们还是喝酒吧,我把菜都都炒好了。”
陈金娜说:“好啊,你阿彪做菜的手艺我可是听说过,听说你最拿手的就是广东菜,不过我一直没有机会亲口尝一尝你做的菜,今天我可要大饱口福了。”
阿彪说:“陈老板,不是跟你吹牛,我做的广东菜绝对地道,比起那些酒楼里的大厨的手艺一点儿都不差。”
秦俊鸟和陈金娜从阿彪的小饭馆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这个时候街上几乎已经没有了行人,只是偶尔有几辆汽车从两个人的身边快速驶过。
陈金娜刚才跟阿彪喝了不少酒,一张俏脸喝的红扑扑的,就跟熟透了的苹果一样。
陈金娜的小轿车停放在离小饭馆不远的地方,两个人向停车的地方走去。
秦俊鸟这时说:“金娜,那个宋艳如到底是啥人啊?为啥她跟阿彪要人,阿彪就那么痛快地把人给她了。”
陈金娜说:“宋艳如就是一个交际花,不过她这个交际花跟别的交际花不一样,她认识很多官场上的人,谁要是得罪了她,以后在县城就别想有好日子过了,就算阿彪也不敢不给她面子nAd1(”
秦俊鸟还是第一次听到“交际花”这个词,他不知道“交际花”是什么意思,一脸困惑地问:“金娜,啥是交际花啊?”
陈金娜笑了笑,说:“交际花是啥意思你都不知道,看来我得给你好好地上一课了。”
秦俊鸟用手挠了挠脑袋,脸上露出憨厚的表情说:“我以前只听说过荷花、兰花、牡丹花,从来没听说过交际花,这交际花到底是啥东西啊?”
陈金娜抿嘴说:“交际花不是花,交际花是用来形容宋艳如那种女人的。”
秦俊鸟更糊涂了,说:“交际花不是花,那是啥呀?”
陈金娜说:“我一时半会跟你说不清楚,等我认识了宋艳如,到时候再把她介绍给你认识,等你跟她相处时间长了,就知道到底啥是交际花了。”
这天早晨,秦俊鸟来到了汤玉山的古董店,三天的时间到了,他来古董店拿玉镯。
汤玉山把仿制好的玉镯交给了秦俊鸟。
秦俊鸟把玉镯拿在手里,仔细地看了看,这个玉镯几乎跟方瑶瑶手上戴的那个玉镯一模一样。
秦俊鸟夸赞说:“汤老板,你的手艺可真是绝了,这个玉镯跟方瑶瑶的那个玉镯几乎是一样的,让人根本分不出真假。”
汤玉山说:“我就是靠这双手吃饭的,要是能让人看出真假来,我这个金字招牌早就让人给砸了。”
就在这时,一个女人走进了汤玉山的古董店,看到这个女人,秦俊鸟不禁一愣,这个女人竟然就是宋艳如。
看到宋艳如走进来,汤玉山急忙走过去,陪着笑脸说:“是艳如妹子啊,你可是贵客,快到里边坐nAd2(”
宋艳如向四处看了看,莞尔一笑说:“汤老板,你这里最近有啥好东西吗?”
汤玉山说:“我这里最近还真有一样好东西,你要不要看一看啊。”
宋艳如看了汤玉山一眼,说:“汤老板,你不会是又拿那些赝品来骗我吧。”
汤玉山说:“艳如妹子,你就是借我两个胆子,我也不敢骗你啊。”
宋艳如说:“汤老板,你就别在我的面前装好老实人了,我上次在你这里买的那个瓷器你跟我说是宋代的,后来我找人帮我看了一下,那个瓷器根本就不是宋代的。”
汤玉山的脸色大变,有些慌张地说:“艳如妹子,都是我不好,你大人不记小人过,那个瓷器的确不是宋代的,我赔给你双倍的钱,你觉得咋样?”
宋艳如摆了摆手,说:“算了,就算那个瓷器不是宋代的也没关系,我挺喜欢那个瓷器的造型的,我看着心里舒服。”
汤玉山说:“艳如妹子,我下次再也不敢了,我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再拿假货骗你。”
宋艳如说:“汤老板,那件事情就算了,反正我也不懂瓷器,真的假的对于我来说都一样。”
汤玉山说:“艳如妹子,你跟我到里边的屋子去,我让你看一件东西,这件东西绝对是真品,你看了肯定会喜欢的。”
宋艳如说:“那好,我倒要看看是啥稀罕物件。”
秦俊鸟这时插话说:“汤老板,这玉镯多少钱啊?我把钱给你。”
汤玉山说:“工钱以后再说,你先把玉镯拿走吧。”
宋艳如在秦俊鸟的脸上扫了一眼,说:“我看着你挺眼熟的,我们是不是在啥地方见过啊?”
秦俊鸟点头说:“两天前我们在阿彪的小饭馆里见过一面nAd3(”
宋艳如恍然说:“我想起来了,那天我去阿彪的小饭馆里,当时你和一个女人也在阿彪的小饭馆里。”
秦俊鸟说:“没错。”
宋艳如说:“没想到咱们还能在这里遇到,看来咱们两个人还挺有缘分的。”
秦俊鸟刚要说话,这时两个男人走了进来,这两个人都穿着西装,板着一张脸,还戴着墨镜,一看就不像是啥好人。
两个人进来后直奔宋艳如走了过来,看样子两个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