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山村如此多娇-第112部分

层的含义。
陆雪霏快步出了秦俊鸟的办公室,办公室里只剩下了秦俊鸟和崔明琴两个人。
崔明琴把文件放到秦俊鸟的办公桌上,说:“厂长,这里有几份报表,你看有啥问题没有?”
秦俊鸟拿过报表看了几眼,说:“明琴,我去县城的这几天你在工作上没遇到啥问题吧?”
崔明琴说:“我这几天挺好的,工作上还算顺利。”
秦俊鸟说:“这几份报表没啥问题。”
崔明琴说:“厂长,这几份报表要是没啥问题的话,那我就把报表拿给许副厂长他们了。”
秦俊鸟说:“明琴,这报表的事情不着急,你坐下来陪陪说说话。”
崔明琴走到沙发前坐下,神情有些不太自然地说:“好吧。”
秦俊鸟看得出来崔明琴有些不太情愿,他走崔明琴的身边坐下,想好好逗逗她,他笑着说:“明琴,我不在厂里的这些天,你想我了没有?”
崔明琴犹豫了一下,有些勉强地说:“当然想了。”
秦俊鸟把手放在了崔明琴的大腿上,装出一副色迷迷的样子说:“明琴,这几天我天天都在想你,尤其是我在晚上的时候,你的样子在我的眼前晃来晃去的。”
崔明琴急忙把秦俊鸟的手从她的大腿上拿下去,说:“厂长,你别这样,你有啥话好好说,别动手动脚的。”
秦俊鸟说:“明琴,现在办公室里也没有外人,你别叫我厂长,你还是叫我俊鸟吧,这样显得亲近。”
崔明琴说:“俊鸟,这里是办公室,咱们还是规规矩矩的好,要是被别人看到了会说闲话的nAd3(”
秦俊鸟说:“谁要去说闲话就让他说去好了,你没有男人,我没有女人,咱们两个人光明正大,又没干啥见不得人的事情,没啥好害怕的。”
崔明琴说:“俊鸟,不管咋说现在是上班的时间,咱们应该注意一些,我刚来酒厂上班没多长时间,这样影响不好。”
秦俊鸟站起身来,满不在乎地说:“明琴,我是厂长,这个酒厂是我的,这里的一切都是我说了算,你不用担心,谁要是敢说三道四的,我就让他滚蛋。”
崔明琴说:“俊鸟,你是厂长,你当然啥都不怕了,可是我跟你不一样,我刚到酒厂来没多久,脚跟还没站稳,就闹得风言风语,以后我在厂里人的面前可就抬不起头来了,你也得为我着想一下不是。”
秦俊鸟这时走到门口把门关好,说:“明琴,我把门关上了,这样就没人看到了,也不会有人在背地里嚼舌头了。”
秦俊鸟说完走到崔明琴的身边坐了下来,把身子紧紧地贴着崔明琴的身上,然后把手放到崔明琴的腰上,而且秦俊鸟的手非常不老实,顺着崔明琴的腰向上摸去。
第477章换地方住
? 崔明琴慌忙把身子向旁边挪动了一下,说:“俊鸟,你急啥嘛?这里是办公室,不是弄那种事情的地方,就算你想弄,也得找个合适的地方。”
秦俊鸟喘着粗气说:“明琴,我等不急了,你都已经是我的人了,还有啥不好意思的,这里就挺合适的,我看咱们还是抓紧时间吧,别说闲话了。”
崔明琴急忙站起身来,双手护着胸前的衣襟,脸色煞白地说:“俊鸟,这种事情不能硬来,我早晚都是你的,你就再忍耐几天,把那种心思收起来。”
秦俊鸟装出一副很扫兴的样子,说:“明琴,这种事情咋能忍得住啊,你天天都在我的眼前晃悠着,我就是想不动那种心思都难,你这是给我出了一个大难题啊。”
崔明琴说:“俊鸟,这种事情有啥忍不住的,你咬牙也就挺过去了,咱们当初不是说好了等咱们互相之间有了一些了解,等慢慢有了感情了,到时候做那种事情也就水到渠成了,这些话都是咱们说好的,你难道都忘了吗。”
秦俊鸟装出一副扫兴的样子,无奈地说:“那好吧,既然当初我都已经答应你了,那我就不能说话不算,咱们那个时候是咋说的就咋样做。”
崔明琴说:“俊鸟,我早晚都是你的人,你耐着性子再等一些日子,等咱们两个人有了真感情了,到时候你做啥事情都成,我都依着你还不成吗。”
秦俊鸟说:“这感情也不是说有就有的,我不知道要等到啥时候,就怕把我的头发都等白了。”
崔明琴笑了一下,说:“俊鸟,用不了多长时间的,你放心好了,不会让你把头发等白的。”
秦俊鸟说:“这样就好,你不知道我一看到你浑身上下火烧火燎的,别提有多难受了,要是时间长了,肯定会憋出病来的。”
崔明琴说:“你要是难受的话,就用冷水洗洗脸,这样你就能冷静下来了nAd1(”
秦俊鸟说:“你还是快点儿走吧,只要看不到你,我就能冷静下来了,你要是一直再我的眼前晃来晃去的,我就是用冷水洗澡也冷静不下来啊。”
崔明琴说:“那好,我先去出了。”
崔明琴说完开门走出了秦俊鸟的办公室。
看着崔明琴的背影,秦俊鸟的嘴角泛起一抹不易察觉的笑意,刚才他只是在故意逗崔明琴玩,想看看她会有啥样的反应。
秦俊鸟这几天不在厂里,所以要处理的事情比较多,他一直在厂里忙到了晚上。
秦俊鸟从酒厂里出来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下来。
秦俊鸟刚走到酒厂的门口,忽然听到前方不远处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俊鸟。”
秦俊鸟的目光落在了酒厂门前的一块青石旁,他隐约看到葛玉香站在青石旁冲着他招手。
秦俊鸟走到葛玉香的面前,说:“玉香,这天都黑了,你咋还不回家啊。”
葛玉香说:“俊鸟,我是专门在这里等你的。”
秦俊鸟说:“你在这里等我有啥事情吗?”
葛玉香说:“我在这里等你当然有事情了。”
秦俊鸟回头向厂里看了一眼,说:“这里不方便说话,咱们还是换个地方吧。”
葛玉香说:“前边的山坡后边有一棵大槐树,我在大槐树那里等你,你快点儿过来。”
葛玉香快步向山坡走去,很快就走到了山坡后边nAd2(
秦俊鸟这时向前后左右看了看,见四周没有啥人,脚步飞快地向山坡走去。
到了山坡后边,秦俊鸟看到葛玉香正站在一棵大槐树下边等他。
秦俊鸟走到葛玉香的面前,说:“玉香,你找我到底有啥事情啊?”
葛玉香说:“俊鸟,五柳不能再在我家里住下去了。”
秦俊鸟有些意外地说:“五柳为啥不能在你家里住下去了?是不是你家里出啥事情了。”
葛玉香犹豫了一下,说:“俊鸟,五柳她真不能在我家里住下去了,你还是给她找别的住处吧。”
秦俊鸟追问说:“五柳以前在你家里住的好好的,你为啥要赶她走呢?”
葛玉香说:“俊鸟,我就跟你说实话吧,五柳的男人知道她住在我家里了,他昨天找到我,跟我说要是我不把五柳从家里赶出去,他就放把火把我家的房子烧了。”
秦俊鸟说:“玉香,你说的都是真的吗?”
葛玉香说:“这种事情我咋能说假话呢,你也知道,我那个男人瘫在炕上了,家里边一穷二白的,只有那几间房还值些钱,要是五柳她男人真跑到我家去放火的话,那我家的日子可就没法过了。”
秦俊鸟非常气愤地说:“这个王雨来真是个无赖,要是让我看到他,我非狠狠地打他一顿不可。”
葛玉香说:“俊鸟,我有我的难处,不是我不想留五柳在我家里住,是她男人撂下了狠话,我也是被逼无奈。”
秦俊鸟说:“玉香,你啥也不用说了,我知道你有难处,咱们现在就去你家,我再给五柳找别的地方住。”
秦俊鸟和葛玉香一起来到了她家,两个人进屋里时,燕五柳和两个孩子正坐在炕上吃饭nAd3(
燕五柳看到秦俊鸟来了,高兴地说:“俊鸟,你咋来了,你吃过饭没有啊?你要是没吃的话,正好咱们一起吃。”
秦俊鸟说:“五柳嫂子,吃饭的事情一会儿再说,我现在有个紧要的事情跟你说。”
燕五柳看到秦俊鸟一本正经的样子,好奇地问:“俊鸟,你有啥要紧的事情啊?”
秦俊鸟说:“五柳嫂子,王雨来他知道你和孩子住在这里的事情了,你和孩子不能在这里住下去了,你一会儿收拾一下东西,今晚你和孩子先到我家里住一晚上,明天我给你和孩子再找一个新地方。”
燕五柳皱着眉头说:“王雨来那个狗东西咋会知道我和孩子住在玉香这里呢?”
秦俊鸟说:“五柳嫂子,你现在先别问那么多了,要是一会儿王雨来找来了,那事情可就麻烦了。”
燕五柳有些慌了神,说:“既然是这样,这饭我也不吃了,我这就收拾东西,咱们马上就去你家。”
第478章啥都不缺
? 燕五柳带着两个孩子来到了秦俊鸟家。
秦俊鸟家的一楼还有几间闲置的房间,不过这几间房都没有床,而且里边都堆满了杂物,根本没法住人,秦俊鸟只好让燕五柳带着孩子住在他的房间里,他在许志光的房间里凑合了一个晚上。
燕五柳带着孩子在秦俊鸟家住了一个晚上,秦俊鸟的家并不在村里边,所以燕五柳住在他家里王雨来不会马上就知道风声,不过时间一长就不好说了。
到了第二天,秦俊鸟没有去酒厂,他和燕五柳商量着找房子的事情,不过两个人商量了半天也没有结果,秦俊鸟有些犯难了。
燕五柳不能住在村里,只能到外村去找房子。要说在外村找个房子并不难,可是燕五柳一个女人带着两个孩子,要是到外村找房子的话,必须得有人照应着,要不然她们孤儿寡母的很容易受人欺负。
看到秦俊鸟为房子的事情发愁,燕五柳的心里有些过意不去,她不想让他太为难,毕竟这是她自己的事情。燕五柳笑着说:“俊鸟,要是实在找不到房子的话,我就带着孩子去乡里的旅店住一阵子。”
秦俊鸟说:“五柳嫂子,你和孩子住旅店也不是长久之计,再说了眼下还没到住旅店的地步,房子的事情咱们可以慢慢想办法,一定能找到合适的房子的。”
燕五柳说:“现在不是一时找不到房子吗,我和孩子先找个旅店住几天,等找到房子了,我和孩子再搬过去。”
秦俊鸟说:“五柳嫂子,你先别着急,这房子遍地都是,要想找个房子还不容易,你让我再好好想一想。”
燕五柳说:“俊鸟,你已经帮了我很多了,这种找房子的事情你就不用操心了,还是我自己想办法吧。”
秦俊鸟这时一拍大腿,恍然大悟说:“你看我这脑袋,咱们商量了半天,我咋把志光给忘了nAd1(”
燕五柳不太明白秦俊鸟话中的意思,她不解地问:“俊鸟,你说这话是啥意思啊?我咋听不明白呢。”
秦俊鸟高兴地说:“五柳嫂子,房子的事情有眉目了,你不用担心没房子住了。”
燕五柳说:“俊鸟,你刚才说的那个志光,就是昨晚吃饭的时候你给我介绍的那个小伙子吧。”
秦俊鸟说:“没错就是他,他天天都在我的身边,我咋没想到他呢。”
燕五柳昨晚吃饭的时候跟许志光见过一面,秦俊鸟也给两个人做了介绍,燕五柳对许志光有些印象,不过秦俊鸟现在忽然提起他来,让燕五柳有些摸不着头脑。
燕五柳说:“俊鸟,那个志光和房子有啥关系啊?”
秦俊鸟说:“志光家的房子空着,你可以和孩子搬到志光家去住,不过志光家有些偏僻,你一个女人带着两个孩子住在那里有些不太踏实。”
燕五柳说:“只要有地方住就成,再说了地方偏僻一些更好,这样王雨来那个畜生就找不到我和孩子了,最好让他一辈子都找不到。”
秦俊鸟说:“五柳嫂子,你到了那里之后凡事都要小心,那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你和孩子要是遇到啥难处了就来找我,或者让熟人给我捎个话也行。”
燕五柳说:“俊鸟,你放心吧,我又不是那三岁的小娃娃,遇到事情了我一个人能应付。”
秦俊鸟说:“五柳嫂子,要是遇到坏人了,你可千万别逞强,要多动动脑子。”
燕五柳说:“我知道,我没那么莽撞,要孩子在身边,就算遇到坏人了,我也不会跟坏人硬拼的。”
秦俊鸟说:“等到了晚上,我就送你和孩子去志光家nAd2(”
燕五柳说:“俊鸟,给你添麻烦了,为了我的事情你没少费心,我这心里实在有些过意不去。”
秦俊鸟说:“五柳嫂子,跟我你就别这么客气了,我帮你也是应该的。”
到了晚上吃饭的时候,秦俊鸟跟许志光说了燕五柳找房子的事情,许志光二话没说,很痛快就答应让燕五柳带着孩子住到他家去。
到了晚上天黑以后,秦俊鸟带着燕五柳母子三人来到了许志光家。
许志光家虽然有一段时间没有住人了,不过房子的门窗还都严实,就是屋子里落了一层厚厚的灰尘。
秦俊鸟说:“五柳嫂子,这房子虽然老旧了一些,不过住人还成,一会儿我帮你收拾一下。”
燕五柳向四处仔细看了看,笑着说:“我看这房子挺好的,我和孩子只要能有个遮风挡雨的窝就成。”
秦俊鸟说:“我看厨房的锅碗瓢盆都能用,柜子里有被褥,仓房里还有些粮食,够你和孩子吃一些日子了。”
燕五柳说:“这里啥都不缺,看来我和孩子可有好日子过了。”
秦俊鸟帮着燕五柳把屋子打扫了一下,等屋子收拾干净后,秦俊鸟说:“五柳嫂子,时候不早了,我得回去了。”
燕五柳说:“俊鸟,时间都这么晚了,今天你就别走了,你在这里睡一晚,明天再回去吧。”
秦俊鸟走到了门口,说:“这里离我家不算太远,我还是回去吧,你和孩子早些睡吧。”
燕五柳紧跟在秦俊鸟的身后,说:“俊鸟,天都这么黑了,山路不好走,你这么晚一个人回去不安全,你还是在这里歇息一晚再走吧nAd3(”
秦俊鸟说:“五柳嫂子,我一个大男人没啥好怕的,从这里到我家的山里还算平坦,我还是早些赶回去吧。”
燕五柳有些不太高兴地说:“俊鸟,你是不是瞧不起我们孤儿寡母的啊?”
秦俊鸟说:“五柳嫂子,你想多了,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咋会瞧不起你呢。”
燕五柳把秦俊鸟拉到了厨房,说:“俊鸟,既然你不嫌弃我和孩子,那就在这里住一晚上,今晚不管你说啥理由,我都不会让你走的。”
秦俊鸟看到燕五柳的态度挺坚决的,只好答应说:“那好吧,那我就不走了。”
燕五柳这时转过身去,把后背对着秦俊鸟,说:“俊鸟,我这后背有些痒痒,你帮我挠几下。”
秦俊鸟向屋子里看了一眼,说:“五柳嫂子,孩子还在屋子里呢,要是让孩子看到了不好。”
第479章把床加宽
? 燕五柳撇了撇嘴,说:“我们又没干啥见不得人的事情,我就是想让你帮我挠痒痒,你的胆子咋这么小啊。”
秦俊鸟说:“五柳嫂子,我不是胆子小,咱们在孩子的面前说话得注意一些,不能啥话都说,我更不能当着孩子的面给你挠痒痒,这种事情得背着人才好。”
燕五柳咯咯笑了几声,说:“俊鸟,跟我你还有啥难为情的,我的身子你又不是没有摸过。”
秦俊鸟说:“五柳嫂子,你说话小点儿声,别让孩子听到了。”
燕五柳说:“俊鸟,你不用怕,两个孩子还小,他们根本不懂这些事情,就算让他们看到了没啥大不了的。”
秦俊鸟说:“五柳嫂子,现在的孩子啥事情都懂,你可别小看了他们。”
燕五柳有些不高兴地说:“你这个人就是这样,干啥事情都怕东怕西的,有时候比女人还啰嗦。”
秦俊鸟说:“五柳嫂子,咱们还是要小心一些,这样对你对我都好。”
燕五柳伸手在后背上抓了几下,皱着眉头说:“俊鸟,你就别,我这后背都快要痒死了,你快点儿帮我挠挠。”
秦俊鸟向门外看了看,门口不远处有一个草垛,说:“五柳嫂子,咱们还是到草垛后边去吧,在这里实在不好给你挠痒痒。”
燕五柳一脸无奈地说:“好吧,我听你的,真是拿你没办法。”
秦俊鸟和燕五柳走到了草垛后边,秦俊鸟把手伸进燕五柳的衣服里,然后在她那光滑细腻的背脊上挠了几下。
燕五柳轻轻地哼了几声,好像很舒服的样子。
秦俊鸟听到燕五柳的哼声,心里边的那根筋一下子就抽紧了,浑身山下跟火烧一样难受nAd1(
就在这时燕五柳的两个孩子在屋子里扯着嗓子喊起了妈妈。
燕五柳没好气地说:“这两个小累赘,我才离开一会儿就鬼哭狼嚎的,早知道他们这么麻烦,当初我就不应该生他们两个。”
秦俊鸟把手从燕五柳的衣服里抽出来,说:“五柳嫂子,你还是快孩子吧,这两个孩子跟你东家住几天西家住几天,也吃了不少苦。”
燕五柳气呼呼地走进了屋子里,秦俊鸟没有进屋,他在门口等着燕五柳。
燕五柳把被褥铺好了,让两个孩子先睡下,两个孩子在被窝里嘻嘻哈哈地打闹了一阵,很快就睡着了。
燕五柳从屋子里走出来,手里端着一个洗衣盆,洗衣盆里放着两个孩子脱下来的脏衣服。
秦俊鸟说:“五柳嫂子,孩子们都睡下了吗?”
燕五柳把洗衣盆放到了地上,说:“都睡下了,你现在不用怕了吧。”
秦俊鸟打了一个哈欠,说:“五柳嫂子,时候不早了,我去睡了。”
燕五柳说:“俊鸟,我去给你烧点儿热水,一会儿给你烫烫脚,这样睡觉的时候也能舒服一些。”
秦俊鸟说:“五柳嫂子,不用了,你也早点儿睡吧。”
燕五柳说:“俊鸟,咱们还是别跟孩子挤在一个炕上了,我那两个孩子睡觉不老实,你要是跟他们睡在一起,别想睡踏实了。”
秦俊鸟挠了挠脑袋,有些不解地说:“志光家就这一间屋子,咱们要是不跟孩子睡一个炕上,那咱们睡在啥地方啊?”
燕五柳说:“俊鸟,房子后边不是还有一个仓房吗,咱们还是到那里去睡吧nAd2(”
秦俊鸟有些不太情愿地说:“去后面仓房干啥呀,那里边黑灯瞎火的,再说了这仓房也不是睡觉的地方。”
燕五柳说:“我刚才去看过了,那里边有床,虽然简陋了一些,不过睡人还是没啥问题的。”
秦俊鸟以前和廖小珠进到过仓房里边,仓房里边是有一个木板床,不过木板床只能容得下一个人,根本容不下两个人。
秦俊鸟说:“那里边是有一张木板床,可是只能勉强能睡一个人,根本睡不下两个人。”
燕五柳说:“这活人还能让尿憋死啊,我刚才看到仓房后面还放着几块木板,一会儿咱们把木板搬进来,把木板床加宽一下,这样不就能睡下两个人了。”
秦俊鸟说:“咱们两个人要是睡在这里,你那两个孩子要是半夜醒了找不到你,还不得大哭大叫啊。”
燕五柳说:“那两个小累赘只要睡着了就不会醒的,到了天亮他们才会醒的。”
秦俊鸟说:“那就好。”
燕五柳说:“俊鸟,咱们还是到仓房去吧。”
秦俊鸟和燕五柳向仓房走去,秦俊鸟向四下看了看,说:“五柳嫂子,过几天我找人帮你把围墙给修上,到时候你再养两条狗看家护院,这样到了晚上就不怕有坏人来了。”
燕五柳说:“俊鸟,你想的可真周到啊,要是真把院墙修上,再养上狗,那这里可就成了铜墙铁壁了,到时候那些打坏主意的人别想进到院子里来。”
秦俊鸟说:“五柳嫂子,这几天你和孩子晚上睡觉的时候可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能睡的太死了,一定要留意屋外的动静nAd3(”
燕五柳说:“我会小心的,木板就在仓房后边,你去把木板搬到仓房里来吧。”
秦俊鸟说:“好,我这就去。”
秦俊鸟走到仓房后面,搬了几块木板来到仓房的门口,他看到仓房里有微弱的烛光从门缝透射出来,燕五柳的身影在仓房里晃动着。
秦俊鸟说:“五柳嫂子,我把木板搬来了。”
燕五柳说:“俊鸟,你快点儿把木板搬进来吧,我都等你半天了,你别磨磨蹭蹭的。”
秦俊鸟推门走了进去,他这一进来不要紧,一颗心突突地跳了起来。
秦俊鸟看到燕五柳正光着身子坐在木板床上,她那诱人的身子在烛光的映照下愈发动人心弦。
秦俊鸟对燕五柳那丰满白皙的身子并不陌生,虽然燕五柳是生过两个孩子的女人,不过她的身子一点儿都没有变形,腰肢纤细,小腹平坦,两条雪白修长的大腿泛着醉人的光泽,而且大腿圆润,小腿匀称,让人看了就忍不住想好好地抚摸一下。
秦俊鸟把木板放在地上,胸膛剧烈地起伏着,目光不由自主地落到了燕五柳那两个浑圆肥实的**上。
第480章找可靠的人
? 燕五柳轻咬着嘴唇说:“俊鸟,你快上来啊,还傻看啥呀,跟个木头桩子一样。”
秦俊鸟说:“五柳嫂子,你不是说要把床加宽吗?”
燕五柳伸手在她自己那两条雪白光滑的大腿上摸了几下,有些迫不及待地说:“俊鸟,都这个时候了,你咋还能沉得住气呢,快点儿到床上来啊。”
秦俊鸟把仓房的门关好,迈步走到木板床前,喘着气说:“五柳嫂子,我去洗洗手,我这手上不太干净。”
燕五柳这时把双手搭在秦俊鸟的肩膀上,眼神有些迷离地看着秦俊鸟,说:“不用洗了,我不嫌你手不干净,这里有手巾,你拿它擦一擦吧。”
秦俊鸟看到床边搭着一条白色的干净手巾,他拿起手巾擦了擦手,说:“五柳嫂子,我看咱们还是先把木板床加宽一下,这床太小了,容不下咱们两个人,而且又是用木板搭成的不结实,弄不好这床非得塌了不可。”
燕五柳把手从秦俊鸟的肩膀上拿下来,用力地按了按木板床,说:“我看着木板床挺结实的,你不用担心,再说了咱们两个人又不是躺在上边睡觉,等一会儿完事了再把床加宽。”
秦俊鸟笑了一下,说:“那好吧,不过咱们一会儿可得小心一些,不能太用力了,这床可太不禁折腾。”
燕五柳说:“俊鸟,自从你媳妇秋月走后,你身边也没个女人,你一个人这些日子是咋熬过来的呀,你都快要憋坏了吧。”
燕五柳说完咯咯笑了几声,她那两个丰实硕大的**也随着她笑声微微地颤悠着,那两点如樱桃般的突起刺激着秦俊鸟的神经。
秦俊鸟忍不住咽了几大口唾沫,喉咙里发出一阵“咕噜”“咕噜”的声响,身子有些微微颤抖,他喃喃地说:“五柳嫂子,你的身子可真好看。”
燕五柳这时拉起秦俊鸟的手,说:“俊鸟,你别光看啊,你摸摸我的身子nAd1(”
秦俊鸟颤颤巍巍地把手放到了燕五柳的细腰上,然后从她的腰一直往上摸,一直摸到了她的胸脯上,燕五柳缓缓地闭上了双眼,脸向上微微扬起,两排整齐的银牙轻咬着下边的嘴唇,脸上露出一种很享受的表情。
秦俊鸟这时顺势把燕五柳推倒在木板床上,然后把身子压在燕五柳的身上,双手在她的身上肆无忌惮地抚弄起来。
燕五柳任由秦俊鸟在她的身上耍弄着,嘴里发出一阵断断续续的呻吟声,似乎很痛苦又很快乐的样子。
两个人在木板床上折腾了一个多小时,直到两个人都累了才停下来。
秦俊鸟光着身子趴在燕五柳的身上“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他的身上全是汗水,**的,就跟刚刚冲过淋浴一样。
燕五柳伸手轻轻地在秦俊鸟的后背上拍打了几下,说:“俊鸟,你快把衣服穿上,你这样光着身子会着凉的。”
秦俊鸟只好坐起身来,拿起自己的衣服披在了身上,说:“五柳嫂子,你也把衣服穿上吧,一会儿我把床加宽,咱们好早点儿睡觉。”
燕五柳说:“俊鸟,我看这个仓房虽然小了些,不过还挺严实的,过几天你找人修院墙的时候,顺便也把这个仓房重新翻盖一下,到时候咱们两个人想亲热的时候就到这里来。”
秦俊鸟说:“好吧,等过几天我找人把仓房翻盖一下,到时候再修个火炕,这天气一天比一天凉了,有个火炕到时候住人也能暖和一些。”
秦俊鸟把几袋子粮食向旁边挪动了一下,然后用拿进来的木板把床加宽,木板床原本很窄,只能睡得下一个人,经过加宽之后,就算睡三个人也没问题,而且比原来也结实了许多。
两个人把床加宽后,燕五柳端来了一盆热水,两个人把手脚洗干净后,然后钻进一个被窝里睡了nAd2(
到了第二天早晨,等秦俊鸟醒来的时候,燕五柳早已经起来了。
秦俊鸟从木板床上爬起来,然后把衣服穿好,一边伸着懒腰一边走出了仓房。
秦俊鸟看到燕五柳正坐在门口洗衣服,她的两个孩子正在踢毽子玩。
秦俊鸟说:“五柳嫂子,我回村里去了。”
燕五柳说:“俊鸟,你别急着走啊,我把饭菜都做好了,你赶快趁热吃一口再走吧。”
秦俊鸟说:“好吧,我先去洗把脸。”
燕五柳说:“我已经把洗脸水给你打好了,就在厨房里,你赶快去洗脸吧。”
秦俊鸟走进厨房里洗了一把脸,然后吃了饭,跟燕五柳打了一声招呼就回酒厂了。
秦俊鸟刚走进酒厂的大门,就看到锤子迎面走了过来。
秦俊鸟快步走到锤子的面前,说:“锤子,你来的正好,我想让你帮找一个忙。”
锤子笑了笑,说:“俊鸟,跟我你还客气啥呀,你想要让我干啥直说好了。”
秦俊鸟说:“你这两天到外村去帮我两个泥瓦匠,再找两个干活麻利的小工,我有用处,越快越好。”
锤子好奇地问:“俊鸟,你找你泥瓦匠干啥啊?你是不是想建职工宿舍啊?”
秦俊鸟瞪了锤子一眼,说:“你咋也不动动脑子呢,要建职工宿舍得找工程队,找两个泥瓦匠能顶啥用nAd3(”
锤子说:“你说的也是,两个泥瓦匠盖个房子还成,这建职工宿舍不是他们能干得了的了。”
秦俊鸟说:“你就别问那么多了,我找他们自然有我的用处,你这两天尽快帮我把人找来就成了。”
锤子说:“那好,今天晚上我就到外村去,我以前在外村给人干木匠活的时候认识不少泥瓦匠,给你找两个泥瓦匠不算难事儿。”
秦俊鸟说:“你找人的时候注意一些,一定要找老实可靠的人,不要找那些不三不四的人。”
锤子说:“我知道,我保证给你找的都是勤快肯干的人,不会让你花冤枉钱钱的,再说了那些不三不四的人我也不认识啊,我认识都是老实本分的庄户人。”
秦俊鸟说:“你把人找好之后,就给我领过来,到时候我跟他们谈工钱。”
锤子点头说:“那好,我去车间干活了。”
第481章两句重要的话
? 秦俊鸟跟锤子说完话后快步向办公楼走去,进了办公楼之后直接来到他的办公室门前。
办公室的门虚掩着,秦俊鸟推门走进了办公室,他看到陆雪霏正坐在沙发上,而且陆雪霏眉头紧锁着,有些心神不宁的样子。
陆雪霏看到秦俊鸟走进来,急忙站起身来,一脸焦急地说:“俊鸟,你咋才来啊,我都在这里等你半天了。”
秦俊鸟急忙解释说:“昨晚我去送五柳嫂子到志光家去住,顺便帮她干了一些活,干完活后时间太晚了,所以我就没回家,在她那里凑合了一个晚上,我今天早晨是从五柳嫂子那里来的,因为路比较远,所以来的晚了一些。”
陆雪霏这时走到门口把办公室的门从里边锁上,表情严肃地说:“俊鸟,我有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说。”
秦俊鸟愣了一下,有些摸不着头脑地说:“雪霏,你要跟我说啥重要的事情啊?”
陆雪霏说:“俊鸟,你不是让我盯着那个崔明琴吗,她昨天晚上后半夜偷偷地跑到了你的房间里,用你房间里的电话给那个蒋新龙打了一个电话,两个人嘀嘀咕咕地说了半天话。”
秦俊鸟的眼睛顿时睁大了,说:“雪霏,你说的都是真的吗?”
陆雪霏说:“我说的当然是真的,昨晚她在走到楼梯口的时候,不小心撞翻了一个放在楼梯旁的花盆,把我给惊醒了,我当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就下床走到门口把门开了一条缝,偷偷地向外看,我当时正好看到崔明琴鬼鬼祟祟地向楼下走去,我看她挺可疑的,所以就悄悄地跟下了楼梯,没想到她直接进了你的房间里。”
秦俊鸟一拍巴掌,非常高兴地说:“太好了,这个崔明琴终于沉不住气了,她来酒厂这么多天了,一天到晚小心翼翼的,我还以为她不会和蒋新龙接头了呢,没想到她这回终于露了马脚了。”
陆雪霏说:“这个崔明琴真是比狐狸还狡猾,她知道你昨晚去送燕五柳了,房间里没人,所以才半夜跑到你的房间去跟蒋新龙联系,他这样就可以掩人耳目,把事情做的神不知鬼不觉的nAd1(”
秦俊鸟冷笑了几声,说:“这个崔明琴是够狡猾的,想跟我玩瞒天过海,不过我可没她想的那么笨。”
陆雪霏说:“怪不得崔明琴这几天一直都老老实实的,其实她是故意做给我们看的,她想趁我们麻痹大意的时候,再找个合适的机会再跟蒋新龙通气,这个崔明琴可真是个当特务的好材料,蒋新龙让她来咱们酒厂当J细,真是没有屈才。”
秦俊鸟说:“雪霏,你快跟我好好地说一说,崔明琴跟那个蒋新龙都说了些啥,你一字不漏地给我重复一遍。”
陆雪霏说:“陆雪霏跟蒋新龙说的话,有的我听清了,有的我没有听清,不过她跟蒋新龙说的都是咱们酒厂的事情。”
秦俊鸟说:“你再好好地想一想,要是有的话你没有听清的话,就挑重要的说。”
陆雪霏仔细回想了一下昨晚崔明琴跟蒋新龙说过的话,理清了头绪,说:“哦,有一句话比较重要,那个蒋新龙想让崔明琴把咱们厂的酿酒秘方弄到手,崔明琴说不好弄,蒋新龙非逼着她弄,两个人为了这个事情差点儿没吵起来。”
秦俊鸟说:“蒋新龙想打我们酒厂酿酒秘方的主意,他想得美,酿酒秘方早就让我藏起来了,而且藏在了一个非常隐秘的地方,蒋新龙想把酿酒秘方弄到手,做他的白日梦去吧。”
陆雪霏说:“俊鸟,我还听到了一句比较重要的话,蒋新龙让崔明琴明天晚上八点到老地方等他,可是他们说的那个老地方究竟是啥地方我就不知道了。”
秦俊鸟笑了一下,说:“想知道那个老地方到底是啥地方并不难,只要悄悄地跟在崔明琴的身后就啥都知道了。”
陆雪霏说:“这个办法好,到时候不仅能知道老地方究竟是啥地方,还能知道他们两个人碰头的时候说了些啥nAd2(”
秦俊鸟说:“雪霏,你再好好地想一想,他们还说了些啥重要的话?”
陆雪霏低头想了想,说:“这两句话是最重要的,其余的没啥要紧的,两个人还说了一些肉麻的话,听的我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我就不给你重复了。”
秦俊鸟说:“那好吧,你说的事情我都知道了,你去忙你的事情吧。”
陆雪霏转身出了秦俊鸟的办公室。
陆雪霏前脚刚走没多久,办公室门外就传来了崔明琴的声音:“俊鸟,我能进来吗?”
秦俊鸟说:“明琴,你进来吧。”
崔明琴推门走了进来,她犹豫了一下,说:“俊鸟,我想跟你请个假?”
秦俊鸟说:“这好好的,你为啥要请假啊?”
崔明琴说:“是这样的,我妈病了,现在正在县城的医院住院,我想去医院看看我妈,所以我想跟你请两天假,我想明天去医院,后天就回来。”
秦俊鸟虽然明知道崔明琴是在撒谎,可是表面上还得装出一副很关心的样子,他说:“明琴,你妈病的严重不严重啊?要不我跟你一起她老人家吧。”
崔明琴有些慌了神,急忙说:“俊鸟,我妈得的病不严重,住两天院就好了,你厂里事情这么多,你还是忙厂里的事情吧,我一个人她就成。”
秦俊鸟说:“你还说不严重,这人都住院了,肯定是病的不轻。”
崔明琴说:“俊鸟,我妈是老毛病了,她住几天院就好了,如果她真病的很严重的话,我也就不会跟你请两天假了nAd3(”
秦俊鸟说:“明琴,你可千万别跟我客气,就凭咱们两个人的关系,我老人家也是应该的。”
崔明琴说:“俊鸟,你的意思我懂,可咱俩的关系还没到那个地步呢,等时机到了,我会带你去见我的父母的。”
秦俊鸟在心里暗自好笑,这个崔明琴说假话一点儿都不脸红,明明是子虚乌有的事情,可是在她的嘴里却说的好像跟真事儿一样。
第482章画上两撇胡子
? 秦俊鸟说:“明琴,你去县城的时候路上要小心一些,你一个女人出门在外的,凡事都要留个心眼。”
崔明琴说:“俊鸟,我会小心的,从村里到县城也不算远,这一路上不会有啥事情的。”
秦俊鸟说:“明琴,你打算啥时候走啊?”
崔明琴说:“我明天早晨就走。”
秦俊鸟说:“那我开车送你一程吧,我把你送到乡里,到时候你在乡里坐车。”
崔明琴说:“不用了,你的车是新车,这山里的路不好走,别把你的新车给颠簸坏了。”
秦俊鸟说:“没关系,我那辆车也不值几个钱,要是颠簸坏了,正好我再买一台新的。”
崔明琴说:“俊鸟,这厂里的事情离不开你,再说了我又不是小娃娃,你就留在厂里处理厂里的事情吧,我一个人坐车去就成了。”
秦俊鸟说:“那好吧,明天我就不送你了,你要是需要用钱的话,就去找许副厂长,让他给你预支一些钱。”
崔明琴说:“不用麻烦许副厂长了,我的手头上还有些钱。”
秦俊鸟说:“我身上还有些钱,不过不多,要不你先拿上,穷家富路,你多带一些钱在身边准保没坏处。”
崔明琴说:“俊鸟,我的钱够用,我就是去医院看一看,用不了多少钱。”
崔明琴又跟秦俊鸟说了几句话,然后出了秦俊鸟的办公室。
秦俊鸟看着崔明琴的背影,脸上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
崔明琴玩的这些把戏当然骗不了秦俊鸟,她说是请假去医院看她妈,其实就是去跟蒋新龙碰面,两个人分开也有些日子了,晚上两个人要是见了面,干柴遇到了烈火,肯定会有好戏看的nAd1(
蒋新龙让崔明琴想办法把酒厂的酿酒秘方弄到手,他肯定想耍阴谋诡计,想在酿酒秘方上做文章,达到他把秦俊鸟的酒厂挤垮的目的。
秦俊鸟倒想看看蒋新龙究竟能玩出啥花样来,想弄到酒厂的酿酒秘方,那是他在痴心妄想,这个世上除了秦俊鸟和冯寡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