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山村如此多娇-第120部分

就成了。”
崔明琴恨恨地说:“蒋新龙,你给我等着,我不会让你好过的,你敢骗我,我一定要让你付出代价。”
秦俊鸟说:“崔秘书,蒋新龙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你可不能意气用事,弄不好你会吃大亏的。”
崔明琴说:“你放心吧,我没那么莽撞,我知道该怎么对付他。”
崔明芝这时接话说:“明琴,我早就说过那个蒋新龙不是啥好人,你别看我只见过他一面,这男人可不可靠我一眼就能看得出来。”
崔明琴说:“姐,你别说了,就当是我眼睛瞎了,我看错了人还不成吗。”
秦俊鸟说:“谁都有看走眼的时候,这次就当个教训吧。”
崔明芝说:“明琴,吃一堑长一智,经过这次的事情,你以后找男人的时候千万要睁大了眼睛,不能再犯同样的错误了。”
秦俊鸟说:“你们还没吃饭吧,眼看着就到中午了,咱们一起去食堂吃饭吧,我让食堂炒几个菜,咱们边吃边聊。”
崔明芝说:“这可不成,我咋能在你这里白吃白喝呢。”
秦俊鸟笑着说:“跟我你还客气啥,到了我这里就跟到家了一样,千万不要拘束。”
崔明芝说:“俊鸟兄弟,给你添麻烦了。”
秦俊鸟说:“一点儿也不麻烦,像你这样的贵客,我平时就是想请都请不来呢。”
崔明芝说:“俊鸟兄弟,水莲大娘还好吧?”
秦俊鸟说:“我妈好着呢。”
崔明芝说:“等吃完了饭,我想水莲大娘。”
秦俊鸟说:“好啊,到时候我陪你一起去,我妈要是看到你来了,肯定非常高兴。”
崔明芝说:“这几天我也挺想水莲大娘的,我想在水莲大娘家里住上几天,跟她好好说说话。”
秦俊鸟说:“好啊,你一定要多住几天。”
第510章里应外合
? {)} ?三个人在食堂里吃完了午饭,又闲聊了几句,然后一起去了孟水莲的老屋。网
秦俊鸟他们三个人走到孟水莲家的大门口时,孟水莲正坐在大门口旁的石墩上剥花生。
崔明芝笑着走过去,说:“水莲大娘,我来看您来了。”
孟水莲看到崔明芝来了显得非常激动,她急忙放下手里的东西,站起身来,三步并作两步走到崔明芝的面前,她拉起崔明芝的手,眼中含着泪说:“明芝大侄女,没想到你还能回来看我这个老婆子,我打心眼里头高兴。”
崔明芝笑着说:“水莲大娘,您老对我的好处我一直都记在心里呢,我可不是没良心的人,以后只要我能抽开身来,我就会来看望您老人家的。”
孟水莲说:“明芝大侄女,你可真是个好闺女啊,难得你还能把我放在心上。”
崔明芝说:“水莲大娘,我这次来打算在你家里多住几天,您老不会嫌我烦吧?”
孟水莲高兴地说:“我咋会嫌你烦呢,你就把大娘家当成你家好了,你想在这里住几天就住几天,你也知道我平时都是一个人住,身边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有个人给我做伴,我求之不得呢。”
崔明芝说:“水莲大娘,那我可就不客气了,这几天我一定陪着您老好好地说说话。”
孟水莲这时看了一眼站在崔明芝身后的崔明琴,说:“明芝大侄女,这个闺女是谁啊?我咋看着这么眼熟呢。”
崔明芝说:“水莲大娘,她就是我要找的那个妹妹。”
孟水莲揉了揉眼睛,把崔明琴从头到脚仔细地看了一遍,笑着说:“怪不得我看她这么眼熟呢,原来她就是照片上的那个闺女啊,你这妹子长得可真水灵,真人比照片上还好看nAd1(”
被孟水莲这么一番夸奖,崔明琴不由得心花怒放,脸上泛起一抹笑意。
崔明芝说:“我今天把我妹妹带过来,是特意向您老来道谢的,要不是有您老和俊鸟兄弟帮忙,我也不会这么快就找到我妹妹。”
孟水莲说:“啥谢不谢的,咱们庄户人可没那么多讲究,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
崔明芝说:“水莲大娘,我在这里无亲无故的,您老和俊鸟兄弟能出手帮我,对于来说就跟雪中送炭一样。”
孟水莲说:“明芝大侄女,我这个乡下老婆子虽然不知道啥大道理,可我知道人不能坏了良心,当别人遇到难处的时候不能眼瞅着不管。”
崔明芝说:“水莲大娘,你和俊鸟兄弟都帮过我,你们一家人都是大好人,我能遇到你们是我的福分。”
孟水莲说:“咱们不说那些了,你能找到你妹妹就好。”
秦俊鸟这时插话说:“妈,咱们有啥话还是到屋里去说吧。”
孟水莲说:“俊鸟说的是,咱们到屋里去吧。”
几个人进到屋子里,秦俊鸟给崔明芝和崔明琴各倒了一杯水。
孟水莲这时拿起放在炕边的围裙,说:“明芝大侄女,我这就去准备饭菜,让俊鸟陪着你们姐妹说说话。”
崔明芝急忙从孟水莲的手里抢过围裙,说:“水莲大娘,您老歇着,一会儿我来做饭,有我们这些晚辈在,咋能让您老做饭呢。”
孟水莲说:“明芝大侄女,你是客人,咋能让你做饭呢。”
崔明芝说:“水莲大娘,还是我来做吧,我做几个拿手菜让您老尝尝nAd2(”
孟水莲说:“那好吧,大娘就不跟你争了,让你受累了。”
崔明芝说:“水莲大娘,那我这就做饭去了。”
到了晚上的时候,崔明芝把饭做好了,几个人在一起高高兴兴地吃了一顿饭。
家里好长时间没有这么热闹了,孟水莲乐得嘴都合不上了,话匣子一打开就收不住了,跟崔明芝聊得热火朝天的,这一顿饭吃了一个多小时才吃完。s
几个人吃完饭后,崔明芝和崔明芝留在了孟水莲的家里,秦俊鸟本打算回家去,不过孟水莲没有让他走,让他也住了下来。
孟水莲的老屋有两个东西两个屋子,中间是厨房,孟水莲和崔家姐妹住在东边的一间屋子里,秦俊鸟则住在了西边的一间屋子里。
到了睡觉的时候,秦俊鸟来到西边的屋子里,他上炕钻进了被窝里,一开始他还能听到从东边的屋子里传来的说笑声,约摸过了两个多小时后东边的屋子里就静了下来。
这时秦俊鸟有些困了,他闭上眼睛,就在他迷迷糊糊的,快要睡着的时候,这时房门忽然开了,一个人轻手轻脚地走了进来。
秦俊鸟急忙拉亮了电灯,说:“谁?”
崔明琴说:“是我。”
秦俊鸟向门外看了一眼,有些紧张地说:“崔秘书,你咋跑这屋来了?”
崔明琴笑着说:“我咋就不能来这屋,这里又不是禁区,我想来就来。”
秦俊鸟说:“我妈和你姐可在那屋里呢,你一个人跑到我的屋子里来,你就不怕她们一会儿也跟过来啊nAd3(”
崔明琴说:“你放心吧,我姐和你妈都睡下了,要不然的话我也不会来找你。”
秦俊鸟说:“你来找我有啥事情啊?”
崔明琴走到炕边坐了下来,说:“我来是想跟你说一说蒋新龙的事情,而且我要说的事情对于你来说非常重要。”
秦俊鸟说:“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要说的是那个酿酒秘方的事情吧。”
崔明琴说:“没错,蒋新龙现在拿到了你们酒厂的酿酒秘方,他正打算对你的酒厂下手呢,你可要有个心理准备。”
秦俊鸟说:“就算蒋新龙拿到了酿酒秘方也没啥大不了的,我倒要看看他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崔明琴说:“我偷走了你们酒厂的酿酒秘方,不过我看你的样子好像不太着急。”
秦俊鸟淡淡地一笑,说:“你可能没想到吧,你偷去的是一个假秘方。”
崔明琴愣了一下,说:“你说我偷去的那个秘方是假的?”
秦俊鸟点点头,说:“没错,其实我早就知道你是蒋新龙安插我身边的眼线,我之所以没有拆穿你,就是想将计就计,那个假秘方是我故意让你偷走的。”
崔明琴说:“看来你还挺狡猾的,你咋知道我是蒋新龙安插在你身边的眼线呢?这件事情只有我和蒋新龙两个人知道,外人根本就不知道。”
秦俊鸟说:“其实我也是那天咱们在棋盘乡大酒店吃饭的时候无意中听到的。”
崔明琴皱了一下眉头,说:“这么说我和蒋新龙说的那些话你全都听到了。”
秦俊鸟点了点头,说:“差不多吧。”
崔明琴说:“我还以为你一直都蒙在鼓里呢,没想到你啥都知道了。”
秦俊鸟说:“蒋新龙以为他很聪明,实际上他就是一个大笨蛋。”
崔明琴说:“是啊,蒋新龙以为他捡到了一个大便宜,实际上他是被你给耍了。”
秦俊鸟说:“我劝你还是早点儿离开那个蒋新龙吧,他那种人心术不正,你要是继续跟他在一起的话,会毁了自己的。”
崔明琴苦笑了一下,说:“我已经把自己给毁了。”
秦俊鸟说:“你现在回头还不晚,毕竟你还没有陷得太深,蒋新龙只是在利用你,你不能再让他继续利用下去了。”
崔明琴淡淡地说:“我现在还不能离开蒋新龙,我还要回到他的身边去。”
秦俊鸟说:“你对蒋新龙没必要这么痴情,他对你根本就不是真心的,如果他是真心的,他就不会跟别的女人胡搞了。”
崔明琴说:“我现在已经把蒋新龙看透了,我对他不抱任何幻想。”
秦俊鸟说:“既然是这样,那你为啥还要回到他的身边去呢,他那里可是一个是非之地。”
崔明琴说:“蒋新龙这个混蛋,我是不会放过他的,我这次回去就要跟他算账,把我和他之间的账算得一清二楚。”
秦俊鸟说:“你可不能因为一时冲动干出啥过激的事情来,就算蒋新龙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情,你也不能对蒋新龙下杀手,那样你会害了自己的。”
崔明琴笑了一下,说:“你放心,我不会把蒋新龙咋样的,我可没有那么笨,杀人偿命的道理我还是懂的,我这次回去还是当眼线,不过我要给你当眼线。”
秦俊鸟皱起眉头说:“给我当眼线?”
崔明琴说:“没错,我要借助人你的手把蒋新龙这个朝三暮四的畜生彻底打垮,我要让他身败名裂,人财两空。”
秦俊鸟说:“你真打算这么做?”
崔明琴恨恨地说:“我把一切都给了蒋新龙这个王八蛋,可他竟然背着我勾搭别的女人,我要让他付出惨重的代价。”
秦俊鸟想了一下,说:“如果你真想这么做的话,我也不拦着你,不过你要千万小心,绝对不能让蒋新龙察觉出来。”
崔明琴说:“等我回到蒋新龙的身边后,我会把他的一举一动在暗中传递给你的,到时候该怎么做就看你的了,你需要我做啥,就给我传个消息过来,我会尽量配合你的。”
秦俊鸟说:“那好,咱们就这么说定了,至于具体怎么联络,等我想好了再通知你。”跪求分享
最快更新最少错误请到网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
第511章合谋
? {)} ?崔明琴说:“那好,到时候我会给你打电话的,详细的事情咱们在电话里说。网”
秦俊鸟说:“你打电话的时候一定要注意,最好不要用蒋新龙酒厂的电话给我打。”
就在这个时候,东边的屋子里忽然传来了孟水莲的咳嗽声,崔明琴向门外看了一眼,压低声音说:“不说了,我得走了。”
崔明琴快步出了秦俊鸟的屋子,回到了东边的屋子里。
到了第二天,秦俊鸟起早回家去了,崔明芝留在了孟水莲家里。
崔明琴已经跟秦俊鸟商量好了,她还要回到蒋新龙的身边去,她当初走的时候没跟蒋新龙打招呼,而且一走就是这么多天,所以她必须得尽快回去。
崔明芝正在厨房里洗碗,崔明琴走到她的身边,说:“姐,我要走了,你一个人在这里住吧。”
崔明芝看了崔明琴一眼,说:“明琴,你要去啥地方啊?”
崔明琴说:“姐,我是大人了,你能不能不管我的事情啊。”
崔明芝说:“明琴,我不管你去啥地方,可有一件事情我要提醒你,你不能再去找那个蒋新龙了,那个蒋新龙不是啥好人,你跟他在一起不会有啥好结果的。”
崔明琴有些不耐烦地说:“姐,我知道了,你这话都说了十几遍了,我的耳朵都听出茧子来了。”
崔明芝说:“明琴,你别把我的话当成耳旁风,你要是再这么胡闹下去的话,早晚有你后悔的那一天。”
崔明琴说:“姐,我没有胡闹,我知道自己该做啥不该做啥。”
崔明芝说:“明琴,我知道你嫌我啰嗦,可我是你姐,这该说的话我还是要说nAd1(”
崔明琴不想跟崔明芝多说话,她们姐妹两个根本说不到一起去,两个人只要一说话就吵。
崔明琴说:“姐,那我走了,你自己保重。”
崔明琴说完离开了孟水莲的老屋,一个人去乡里找蒋新龙了。
五天后的下午,秦俊鸟正在办公室里喝茶,这时放在办公桌上的电话忽然响了。
秦俊鸟拿起电话,说:“喂,找谁啊?”
电话听筒里传来了崔明琴的声音:“喂,俊鸟,我是崔明琴。”
秦俊鸟说:“是崔秘书啊。”
崔明琴说:“俊鸟,我想跟你见一面,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说。”
秦俊鸟说:“崔秘书,你现在在啥地方啊?”
崔明琴说:“我现在在乡里的一个朋友家里,她家是开百货商店的,我是用她家的电话给你打的。”
秦俊鸟说:“你待在那里别动,哪里都不要去,等我到了乡里再给你打电话。”
崔明琴说:“那好,你快点儿来,我把电话号码告诉你。”
秦俊鸟把电话号码记了下来,然后挂断了电话。
秦俊鸟来到了陆雪霏的办公室,把厂里的事情跟她交代了一下,就开着小轿车来到了乡里。
秦俊鸟开着小轿车在乡里转了一圈儿,最后在乡派出所的后面找到了一家小旅店,他让老板开了一个房间,这家小旅店非常不起眼,一般人根本不会注意到这里还有一家小旅店nAd2(
秦俊鸟在小旅店里给崔明琴打了一个电话,让崔明琴到小旅店来找他。
秦俊鸟在小旅店的门口等了大约半个小时,这时崔明琴才找来到小旅店来。
秦俊鸟把崔明琴带到了房间里,他给崔明琴倒了一杯热水,说:“崔秘书,你快坐。”
崔明琴从秦俊鸟的手里接过水杯,抱怨说:“这个地方也太难找了,拐弯抹角的,你咋选了这么一个破地方啊。”
秦俊鸟说:“咱们两个人见面当然不能在太显眼的地方,只有这种不起眼的地方才会没人注意。”
崔明琴向四处看了看,皱着眉头说:“这种小地方又脏又乱的,我看咱们还是换一个宽敞干净的地方吧。”
秦俊鸟走到床边坐下,笑着说:“我看这个地方挺好的,虽然地方是小了点儿,不过还算干净,这里的床单和枕套都是新换的。”
崔明琴伸手在床单上轻轻地摸了几下,然后把手掌放到眼前仔细地看了看,说:“你咋说也是一个开酒厂的老板,没想到你这么抠门,连这点儿小钱都算计。”
秦俊鸟说:“现在是特殊时期,不是讲排场的时候,等我收拾了蒋新龙那个王八蛋,到时候我在城里的大宾馆开个房间,你想住多长时间就住多长时间。”
崔明琴把水杯放在了床头柜上,说:“算了,那些都是以后的事情,咱们还是先说说眼前的事情吧。”
秦俊鸟说:“你在电话里不是说有重要的事情要跟我说吗,到底是啥重要的事情啊。”
崔明琴说:“蒋新龙打算在他的酒厂里也生产丁家老酒,然后以低于你们酒厂的出厂价买给那些代理商,这样一来你们酒厂生产丁家老酒就卖不出去了,他就可以达到挤垮你们酒厂的目的了nAd3(”
秦俊鸟说:“蒋新龙想得倒美,可惜他拿到的只不过一个假的酿酒秘方,他根本就生产不出来跟我们酒厂一样味道的丁家老酒。”
崔明琴说:“蒋新龙现在还不知道我偷来的那个秘方是假秘方,我觉得这倒是个机会,我们可以好好利用一下这个机会。”
秦俊鸟说:“你说的没错,蒋新龙他不是想生产丁家老酒吗,那就让他生产好了。”
崔明琴想了想,说:“这件事情咱们要好好地商量一下,到时候把‘陷阱’挖好了,让蒋新龙自己往里跳,我们这次一定要让蒋新龙这个狗东西血本无归。”
秦俊鸟说:“蒋新龙这个人比狐狸还狡猾,想让他上当可那没容易。”
崔明琴说:“我非常了解蒋新龙这个人,只要高额的利润回报,你就是让他出卖自己的亲娘老子,他都不会皱一下眉头的。”
秦俊鸟说:“咱们正好可以利用这一点儿,先把鱼饵抛出去,让他自己咬钩。”
崔明琴说:“蒋新龙这条鱼虽然不太好钓,不过有我在,蒋新龙这次想不上钩都难。”
秦俊鸟笑着说:“蒋新龙啊蒋新龙,我看你这回还能得意多久。”
崔明琴走到秦俊鸟的身边坐下,伸手抓住秦俊鸟的胳膊,说:“说完了蒋新龙的事情,也该说说咱们两个人的事情了。”
秦俊鸟有些不解地说:“咱们两个人有啥事情好说的?”
崔明琴抿嘴说:“你难道都忘了吗,我在你的酒厂给你当秘书的时候,你可是一直在打我的主意,要不是我态度坚决的话,恐怕你早就得手了。”
秦俊鸟说:“我那都是故意逗着你玩呢,其实我并不想把你咋样。”
崔明琴说:“你说的是心里话吗?”
秦俊鸟说:“我说的当然是心里话了,当时我知道你是蒋新龙安插我身边的眼线,就有心故意作弄你一下,想拿你逗逗乐子。”
崔明琴说:“这么说那天晚上你根本就没有喝醉,你是在装醉。”
秦俊鸟说:“那天在旅馆我的确实在演戏,我要不是那样的话,咋能骗得过你呢。”
崔明琴说:“这么说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你全都知道。”
秦俊鸟说:“我当然知道了,那天晚上我根本就没怎么睡,你的一举一动我都清楚,不过我想那个带血的床单应该是你事先准备好的吧。”
崔明琴咬着嘴唇说:“看来你也挺狡猾的,我还以为你是个呆头呆脑的家伙呢,没想到还是让你给骗了。”
秦俊鸟说:“我也不想骗你,可是谁让你演了那么一出戏呢,我也只好陪着你演下去了。”
崔明琴说:“我这次回到蒋新龙的身边后,就没有再让他碰我一下,我现在看着他都觉得恶心,恨不得把他大卸八块了。”
秦俊鸟说:“崔秘书,这个时候你可千万不能跟蒋新龙闹翻了,你一定要忍耐,小不忍则乱大谋。”
崔明琴这时把身子紧紧靠在秦俊鸟的身上,说:“你放心好了,虽然我现在恨死那个蒋新龙了,不过表面上我还会装作跟以前一样的。”
秦俊鸟急忙把身子向旁边挪了几下,说:“崔明琴,你别这样。”
崔明琴笑眯眯地说:“我记得你以前胆子挺大的,现在咋忽然变得这么胆小了,这可有点儿不太像你了。”
秦俊鸟说:“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现在情况不同了,我当然不能再像以前那样对你了。”
崔明琴说:“我知道你看不起我,觉得我是一个坏女人,其实我以前跟蒋新龙在一起的时候也没干过啥坏事儿,我就是想找个有钱的男人嫁了,过上好日子,所以才会跟蒋新龙在一起的。”
秦俊鸟说:“我没有看不起你的意思,谁都有走错路的时候,你现在改邪归正了,跟那个蒋新龙划清了界限,我打心眼里为你高兴。”
崔明琴说:“那好,这可是你说的,今晚我想做你的女人,你要了我吧。”
秦俊鸟说:“崔秘书,你别跟我说笑话了,咱们还是说说蒋新龙的事情吧。”
崔明琴说:“我没有跟你说笑话,我是认真的,我就想做你的女人,你还傻愣着干啥啊。”跪求分享
最快更新最少错误请到网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
第512章丑事败露
? {)} ?秦俊鸟微微皱了一下眉头,说:“崔秘书,你先冷静冷静,咱们今天是来商量对付蒋新龙的事情的,你把话题扯远了。网”
崔明琴说:“你别叫我崔秘书,这样显得太生分了,你还是像以前一样叫我明琴吧,这样听起来亲近。”
秦俊鸟点了点头,说:“那好吧,我还叫你明琴。”
崔明琴看到秦俊鸟对于她的挑逗表现得无动于衷,有些失望地说:“俊鸟,我知道这种事情勉强不得,我不是那种没脸没皮的女人,既然你不愿意,刚才的话就当我没有说过好了。”
秦俊鸟说:“明琴,我想劝你几句,其实你根本没必要这么做,你为蒋新龙那种男人伤心难过不值得,更没必要为了他把自己给毁了,你还这么年轻,将来的路还很长,千万不能往牛角尖里钻。”
崔明琴笑了笑,说:“你说的这些大道理我都知道,像我这样的女人想找个好男人谈何容易。”
秦俊鸟说:“明琴,你可别小看了自己,就凭你的条件,找个好男人并不是啥难事儿。”
崔明琴说:“我看你就是一个好男人,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秦俊鸟说:“明琴,我们酒厂里有好多没结婚的小伙子,有几个跟你的年岁差不多,你要是愿意的话,哪天我给你介绍介绍,你看咋样。”
崔明琴摆了摆手,说:“还是算了吧,找男人这种事情就不用你操心了,我还没到要你来帮我介绍男人的地步。”
秦俊鸟说:“那好,以后你要是有紧急的事情,咱们就到这个小旅店来见面,我已经把这个房间包下来了。”
崔明琴这时低头看了一下手表,说:“我该走了,蒋新龙让我一会儿陪他到棋盘乡大酒店吃饭,说有重要的事情要跟我商量nAd1(”
秦俊鸟说:“那你快去吧,千万别耽搁了。”
崔明琴有几分失落地出了房间,在出门的那一刻,她回头看了秦俊鸟一眼,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
崔明琴走后不久,秦俊鸟也出了小旅馆。
秦俊鸟开着小轿车回到村里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下来。
秦俊鸟把轿车停在了村口,他觉得肚子有些饿了,想到冯寡妇的食杂店去买点儿东西吃。
秦俊鸟从小轿车上下来,推门进了食杂店,让他感到意外的是冯寡妇不在食杂店里,要是在平常的话,冯寡妇不是站在柜台后算账,就是拿着扫帚扫地。
秦俊鸟这时伸长脖子向后面的屋子里看了一眼,说:“冯婶,你在吗?我要买东西。”
这时从后面的屋子里传来了冯寡妇的声音:“俊鸟,我在炕上。”
冯寡妇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微弱,就好像好几天都没有吃饭了一样。
秦俊鸟急忙走进后面的屋子里,只见冯寡妇正仰面躺在炕上,身上盖着厚厚的棉被,而且脸色苍白如纸,嘴唇干裂,看样子像是得了啥重病一样。
秦俊鸟走到炕边坐下来,说:“冯婶,你这是咋了?你的脸色咋这么难看啊?”
冯寡妇有气无力地说:“俊鸟,我昨晚洗澡的时候着凉了,身上有些难受。”
秦俊鸟伸手在冯寡妇额头上摸了一下,发觉她的额头热得烫手。
秦俊鸟吃了一惊,说:“冯婶,你的额头咋这么烫啊?”
冯寡妇说:“俊鸟,我口渴,你能给我倒杯水喝吗nAd2(”
秦俊鸟说:“冯婶,你躺着别动,我这就给你倒水去。”
秦俊鸟走到厨房里,给冯寡妇到了一杯热水,然后把热水端到冯寡妇的面前,说:“冯婶,我来喂你喝吧。”
冯寡妇这时颤巍巍地伸出手来,有些吃力地从秦俊鸟的手里接过水杯,说:“俊鸟,不用了,我自己能喝。”
秦俊鸟说:“冯婶,你烧得这么厉害,我去给你找个大夫吧,让大夫给你打一针。”
冯寡妇说:“俊鸟,不用了,我不想打针。”
秦俊鸟说:“那可不成,你这都烧成这样了,要是不打针的话,很容易烧出肺炎的。”
冯寡妇说:“俊鸟,你还不知道吧,我这个人有个毛病,我晕针。”
秦俊鸟一脸焦急地说:“那可咋办啊?你要是再这么烧下去的话,可就要把人烧坏了。”
冯寡妇说:“要不你去给我找几片感冒药吃吧。”
秦俊鸟说:“这样也好,你等着,我这就去给你找感冒药。”
秦俊鸟小跑着出了食杂店,他想回家里,廖大珠的孩子经常生病,她那里应该有感冒药之类的常用药。
秦俊鸟在走到离村委会还有一百多米的时候,看到两个人偷偷摸摸地进了村委会的办公室里。
看两个人的背影像是一男一女,不过两个人鬼鬼祟祟的样子,肯定要干啥不光彩的事情。
秦俊鸟好奇地走到村委会的门口,透过窗户向办公室里看去,这一看不要紧,气得他火冒三丈,把牙齿咬得咯咯作响nAd3(
办公室里的墙角处放着一张单人床,麻铁杆和姚核桃正肩并肩地坐在床上,两个人的身子紧紧地贴着在一起,麻铁杆一只手搂着姚核桃的腰,另一只手摸着姚核桃的大腿,两个人一副非常亲密的样子。
秦俊鸟没想到姚核桃会跟麻铁杆搞到一起去,这对狗男女真够不要脸的,竟然跑到村委会偷情来了。
麻铁杆这时说:“核桃,我真不明白,那个家有啥好的,你还是跟那个秦俊河离婚吧,反正他现在也关在监狱里,你有没有这个男人都一样。”
姚核桃笑了一下,说:“就算我跟秦俊河离了婚,你能娶我吗?”
麻铁杆说:“当然能了,只要你跟那个秦俊河离了婚,我保证娶你过门,你不知道,自从咱们好了以后,我天天晚上都想你,有一天晚上看不到你,我浑身都难受。”
姚核桃说:“就算你想娶我,你那个当乡长的爸能同意吗?”
麻铁杆说:“我想娶谁是我的事情,我爸他管不着。”
姚核桃说:“你别在我的面前嘴硬了,你家里的事情我多少也知道一些,你见了你爸就跟耗子见了猫一样,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你爸说的话你敢不听吗?”
麻铁杆把自己的胸脯拍的“啪”“啪”作响,吹牛说:“我爸说的话我想听就听,不想听就不听,你别他看当个乡长在外边挺威风的,我还真没把他这个芝麻官放在眼里。”
姚核桃撇了撇嘴,说:“你这张嘴就是会说大话,你说乡长是芝麻官,有能耐你也弄个乡长啥的当当啊。”
麻铁杆这时在姚核桃的脸上亲了一口,说:“我这张嘴不仅会说大话,还会亲你这张招人喜欢的小脸蛋。”
姚核桃推了麻铁杆一把,笑嘻嘻地说:“没正经的,小心让别人看见。”
麻铁杆大咧咧地说:“都这么晚了,外边天都黑了,没人会跑到村委会来的。”
姚核桃向窗外看了一眼,说:“我去把窗帘挡上。”
姚核桃说完站起身来,向窗户走来,秦俊鸟怕被姚核桃发现了,急忙蹲下身去。
姚核桃把窗帘挡上,秦俊鸟啥都看不到了,只能听到两个人的说话声。
麻铁杆这时说:“核桃,你那个男人啥时候放出来啊,他要是放出来了,咱们两个人想见面可就难了。”
姚核桃说:“他啥时候放出来我也不知道,不过快了。”
麻铁杆说:“他最好在里边关一辈子,这样咱们两个人就能天天都在一起了。”
姚核桃说:“铁杆,咱们先不说他了,你上次答应我给我两千块钱买衣服,钱带了没有啊?”
麻铁杆说:“带来了,不过现在不能给你,等咱们亲热完了,我再给你。”
姚核桃说:“铁杆,这里不成,咱们还是换个地方吧。”
麻铁杆说:“你放心好了,我跟村长都打好招呼了,这里不会有人来的。”
姚核桃说:“这里是不会有人来,可要是让外边路过的人听到了可咋办啊?”
麻铁杆说:“咱们小点儿声,不会有人听到的。”
姚核桃说:“我这心里有些七上八下的,我总觉得外边好像有人在偷听咱们说话似的。”
麻铁杆说:“你就别疑神疑鬼的了,咱们难得能见一次面,还是抓紧时间吧。”
很快屋子里就传来了麻铁杆的喘息声和姚核桃的呻吟声。
秦俊鸟看不到屋子里的情形,不过听声音就知道两个人正在干见得人的事情。
秦俊鸟心想今天让我碰上你们这对不要脸的狗男女算你们倒霉,我非好好地捉弄一下你们不可。
秦俊鸟想到这里,站起身来,伸手在窗户的玻璃上用力地敲了几下。
屋子里随即传来了姚核桃的声音:“铁杆,你快停一下,外边有人敲窗户。”
这时传来了麻铁杆有些恼火的声音:“妈的,谁啊,这么晚了跑来敲窗户,我看他是吃饱了撑的,我出。”
姚核桃说:“铁杆,你出去的时候小心一些,千万别把事情闹大了,咱们的事情要是传扬出去了,我在这村里可就呆不下去了。”
麻铁杆说:“核桃,你不用害怕,我有分寸,我就是想看看是谁胆子这么大,敢搅老子的好事儿。”跪求分享
最快更新最少错误请到网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
第513章擦身退烧
? {)} ?秦俊鸟没有出声,而是悄悄地躲到了村委会前面的一棵柳树后。网
就在这时,麻铁杆从村委会的办公室里走出来,他恼火地说:“谁他妈的在暗地里装神弄鬼,有种的你站出来,别装缩头乌龟。”
秦俊鸟还是没有应声,他弯下腰在地上摸索了一会儿,捡起了一块石头,然后用力地向麻铁杆扔了过去,石头正好打在了麻铁杆的胸口上,痛的麻铁杆怪叫了一声,身子晃悠了几下,险些没栽倒。
麻铁杆向四处看了看,村委会周围黑漆漆的,根本看不清楚石头是从哪个方向扔过来的。
麻铁杆做梦也想不到,秦俊鸟就躲在离他不远的柳树后,两个人的直线距离只有不到二十米。
麻铁杆捂着胸口被石头砸到的地方,大声地嚷着:“是谁跟老子过不去,你给我滚出来,有本事跟老子明着来,暗箭伤人算啥能耐,有胆量咱们一对一单打独斗。”
秦俊鸟心里觉得好笑,他本来想好好地教训一下麻铁杆,让他吃点儿苦头,可冯寡妇现在正发着高烧,他急着要去给冯寡妇找感冒药,根本没工夫跟麻铁杆计较。
秦俊鸟趁着麻铁杆大喊大叫的时候,借着夜色的掩护悄悄地走了。
姚核桃在办公室里听到麻铁杆在外边大喊大叫的,急忙走出来,神色慌张地说:“铁杆,我先回去了,这几天你别来找我了,等过一阵子再来找我。”
麻铁杆说:“核桃,你别走啊,你要是走了我咋办啊。”
姚核桃说:“铁杆,你这么大声嚷嚷,把村里人都惊动了,我不走不成。”
姚核桃说完小跑着离开了,生怕走得慢了让村里的人看见nAd1(
麻铁杆看到姚核桃走远了,一跺脚,气急败坏地大骂:“妈的,真倒霉,不知道是哪个狗娘养的把老子的好事儿给搅了,要是让查出来是谁,我非把他的皮扒了不可。”
不过就算麻铁杆喊破嗓子也没有用,秦俊鸟这时已经走远了。
秦俊鸟走进家门时看到廖大珠正坐在客厅里哄着孩子睡觉,他小心翼翼地把房门关好,压低声音说:“大珠,你屋里有感冒药吗?给我拿几片。”
廖大珠仔细打量了秦俊鸟几眼,好奇地问:“俊鸟,你要感冒药干啥?你是不是得了感冒啊?”
秦俊鸟摆了摆手,说:“我没得感冒,我的身子骨好着呢,比牛还壮实。”
廖大珠有些糊涂了,说:“你没得感冒,那你要感冒药干啥?”
秦俊鸟解释说:“我刚才路过冯婶的食杂店,想进去买点儿东西吃,没想到冯婶得了感冒,正在炕上躺着呢。”
廖大珠说:“你说冯婶得了感冒,严重不严重啊?”
秦俊鸟说:“挺严重的,烧得厉害,我想要去帮她找大夫,可是她不让,她说她晕针,我没办法,只好回来给她拿几片感冒药。”
廖大珠说:“我屋里边还有几片感冒药,就在床头柜的抽屉里,你自己去拿吧。”
秦俊鸟快步上了二楼,推门进了廖大珠的房间,果然在床头柜的抽屉里找到了几片感冒药。
冯寡妇还在发着高烧,秦俊鸟拿了药后,跟廖大珠说了一声,就急匆匆地赶回了食杂店。
进到屋子里后,秦俊鸟把感冒药放到冯寡妇的手里,说:“冯婶,这是感冒药,你等着,我这就给你倒水去nAd2(”
冯寡妇感激地说:“俊鸟,多亏有你在,又是给我拿药,又是给我倒水的,要不然我就是断气了都没人知道。”
秦俊鸟说:“冯婶,这都是我应该做的,谁还能没个头疼脑热的,你别说那么多话了,还是好好养病吧。”
秦俊鸟给冯寡妇倒了一杯热水放到了她的身边,等热水晾凉了,冯寡妇把秦俊鸟拿来的感冒药吃下去了。
秦俊鸟原以为感冒药会管用,冯寡妇很快就会退烧,可是谁知道冯寡妇吃下那几片感冒药之后,不仅没有退烧,反而烧得更厉害了。
原本冯寡妇的神志还比较清醒,可是吃完药之后神志都不清了。
秦俊鸟看到冯寡妇这副样子,急得直跺脚,小声地嘟囔着说:“奶奶个熊的,这年头假冒伪劣产品咋这么多啊,就连这感冒药都掺假,人吃下去一点儿作用都没有。”
秦俊鸟愁眉苦脸地坐在冯寡妇的身边,看着她烧得通红的脸,急得就跟热锅上的蚂蚁一样。
秦俊鸟的眼睛忽然一亮,想到了一个办法,他找了一条毛巾,然后把毛巾用冷水浸湿,将湿毛巾敷在冯寡妇额头上。没想到这个办法还真有效果,没过多久,冯寡妇就渐渐地恢复了意识。
冯寡妇这时勉强地睁开眼睛,嘴里断断续续地说:“俊鸟,我热……我难受,帮我把……把……衣服脱了。”
秦俊鸟有些为难了,他搓了搓手,说:“冯婶,你现在正发着高烧,咋能脱衣服呢,这要是脱了衣服,不是雪上加霜吗,你的病还能好的了吗。”
冯寡妇说:“俊鸟,要不你用毛巾给我擦擦身子吧,我身上现在就跟火烧一样难受。”
秦俊鸟想了一下,眼下也没有啥更好的办法,冯寡妇不想打针,也就只能按照她说的办法试一试了nAd3(
秦俊鸟走到食杂店的门口,把食杂店的门关好,然后把里间屋子的门闩上,又把窗帘挡严实了。秦俊鸟要给冯寡妇擦身子,这种事情当然不能让外人看见了,他和冯寡妇的事情村里人根本不知道,他必须得格外小心。
把门窗都关严实了,秦俊鸟这才放心地端来了一盆冷水,把敷在冯寡妇额头的毛巾拿下来,在冷水里洗了洗,然后把毛巾里的水宁干净。
秦俊鸟先用毛巾把冯寡妇脸擦了擦,经过冷毛巾的刺激,冯寡妇明显精神了许多,神智也渐渐地变清醒了,不过就是浑身没有力气,想翻个身都困难。
秦俊鸟有把毛巾放到水盆里洗了几下,说:“冯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