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山村如此多娇-第130部分

的啥亲戚啊?我咋以前没见过他呢?”
潘桂芳顺嘴编了一个瞎话,说:“他是我的一个远房表弟,家住在山那边,以前来过我家几次,不过那个时候你还没嫁到咱们村里来呢。”
年轻女人说:“桂芳姐,咱们有些日子没打麻将了,晚上我找几个人,咱们玩几圈吧。”
潘桂芳说:“好啊,雪苹,正好我这几天也手痒痒,不过你得把钱带够了,可不能再像上次那样,没玩上几把你就输没钱了,多扫兴啊。”
年轻女人说:“桂芳姐,你放心吧,我这次我保证把钱带够,到时候就怕你赢不去。”
潘桂芳说:“雪苹,那咱们说好了,晚上我在家里等你。”
年轻女人说:“桂芳姐,我这就去找人,咱们晚上见。”
秦俊鸟帮着潘桂芳把破损的门窗修好了,这个时候日头渐渐偏西,眼看着就要落山了。
潘桂芳说:“俊鸟兄弟,就要天黑了,我这就去做饭,晚上你想吃点儿啥东西啊?”
秦俊鸟说:“桂芳大姐,我吃啥都成nAd2(”
潘桂芳说:“俊鸟兄弟,你爱吃面条吗?我给你做杂酱面咋样?”
秦俊鸟说:“我爱吃,你就做杂酱面吧。”
到了晚上,潘桂芳做了杂酱面,秦俊鸟和潘桂芳一起吃了晚饭,吃完饭秦俊鸟就回到了西边的屋子里,他和潘桂芳毕竟男女有别,两个人又无亲无故的,这大晚上的,他当然不好待在她的屋子里了。
秦俊鸟回到西边的屋子没多久,那个叫“雪苹”的女人就带着两个女人来到了潘桂芳家,潘桂芳把麻将桌放上,四个人有说有笑地打起了麻将。
秦俊鸟躺在西边屋子的炕上,他本想早点儿睡觉,可是四个人在东边的屋子里“稀里哗啦”地打麻将,他根本就没法睡觉。
这时只听一个女人说:“桂芳姐,我听雪苹说你家里来一个亲戚,说是啥你的一个远房表弟,我咋没见到他呢?”
潘桂芳说:“没错,我表弟在西屋呢。”
女人说:“桂芳姐,你的这个表弟结婚没有啊?”
潘桂芳笑着说:“芍药,你咋这么关心我表弟的事情啊?”
女人说:“我当然关心了,我跟我以前的那个男人都离婚一年多了,我正想再找一个中意的男人呢。”
潘桂芳说:“芍药,我一直想问你,你和你以前的那个男人为啥要离婚啊,你们的日子不是过的好好的吗,你咋说离婚就离婚呢。”
女人叹了口气,说:“桂芳姐,这话说起来可就长了,我以前的那个男人要说对我还算不错,我们刚结婚的那个时候他天天都缠着我,一天晚上非要弄个两三次才肯放过我,可是后来他一个星期才碰我一次,有的时候两个星期才碰我一次,而且每次都是应付差事,坚持不到几分钟就草草了事,我一开始还以为他是以前弄得太多了,累坏了身子,可是后来我才知道根本不是我想的那样,原来他跟邻居家的一个女人搞上了,而且他在没跟我结婚之前就跟那个女人不干净,我一气之下就跟他离婚了nAd3(”
叫“雪苹”的女人这时接话说:“芍药姐,这可就奇怪了,你以前的那个男人天天晚上都缠着你,为啥你一直都没怀上孩子呢?”
叫“芍药”的女人说:“谁说我没怀上孩子,我结婚一个月就怀孕了,不过当时我不知道,可惜后来流产了,要不然现在我都当妈了。”
叫“雪苹”的女人说:“芍药姐,幸亏当时你流产了,要是你真把孩子生下来了,你和你以前的那个男人这么一离婚,那可就苦了孩子了。”
叫“芍药”的女人说:“谁说不是呢,幸好我没生孩子,要是我真生了孩子,再想找个好男人可就难了。”
叫“雪苹”的女人说:“芍药姐,这次你要是再找男人的话可要睁大了眼睛,一定要找一个老实可靠的。”
〖∷更新快∷∷纯文字∷〗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
第559章想男人想疯了
? {)} 叫“芍药”的女人说:“话说回来,像我这种离了婚的女人,就算没生过孩子,不过想找个称心如意的男人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叫“雪苹”的女人说:“芍药姐,就凭你的模样和身段,想找个男人不是啥难事儿,以后我找人帮你介绍一个,保证让你满意。”
叫“芍药”的女人说:“就算我长得跟天仙一样又能咋样,我现在已经是残花败柳了,不值钱了,没有几个男人愿意找像我这种离了婚的女人的。”
潘桂芳这时插话说:“芍药,你可不能这样想,离婚的女人咋了,离婚的女人也是女人,要不是日子过不下去了,哪个女人愿意离婚啊。”
叫“芍药”的女人说:“桂芳姐,毕竟咱们这里是农村,要是在城里这离婚根本就不算啥丢人的事情,我二姑家就在县城住,她的大儿子就离了婚,后来人家又结婚了,还娶了一个黄花闺女呢,可咱们这个地方的人太封建了,自从我离了婚以后,村里人看我的眼神都不一样,就好像是在看怪物一样,我平时都很少出门。”
潘桂芳说:“芍药,你不用理村里人咋看你,你是为自己活,又不是为村里人活,再说了离婚又不是你的错,你不用有啥心理负担。”
叫“芍药”的女人说:“桂芳姐,我已经想好了,我这次可不能像上次那样随随便便就嫁了,我一定要找一个一心一意跟我过日子的男人。”
潘桂芳说:“芍药,咱们这里有这么多人呢,帮你找个男人还不容易吗,就怕到到时候男人太多了你挑花了眼。”
叫“芍药”的女人“咯”“咯”笑了几声,说:“桂芳姐,你男人都死了那么多年了,你也应该再找一个男人,你都守了这么多年寡了,也对得住你死去的那个男人了,你得为自己的后半辈子打算打算了。”
潘桂芳说:“咱们说你的事情,你咋又说到我的身上了nAd1(”
叫“芍药”的女人这时压低声音说:“桂芳姐,你这么多年都是自己一个人过日子,到了晚上你就不想男人啊?”
潘桂芳说:“这种话你也好意思问的出口,我可不像你,天天晚上都得有男人陪着,离了男人就浑身难受。”
叫“芍药”的女人说:“桂芳姐,这有啥不好意思的吗,咱们都是女人,你就跟我说说嘛。”
潘桂芳说:“这有啥好说的,男人不就是那么回事儿吗,没啥好想的,到了晚上,我的脑袋挨到枕头上就能睡着,”
叫“芍药”的女人说:“我可听说了,一到了晚上,经常有男人来你家转悠,村里村外有好多男人都惦记着你呢,那些来你家的男人中你难道就没有看上眼的吗?”
潘桂芳说:“你也不动脑子好好想想,这大半夜的不睡觉跑到别人家去瞎转悠的男人能是正经男人嘛,就算我想找男人也不可能在这些男人当中找啊。”
叫“芍药”的女人说:“桂芳姐,要我说你的眼光也别太高了,找一个差不多的男人行了,你现在年纪也不小了,要是再拖上几年,想找到称心如意的人那可就难了。”
潘桂芳说:“芍药,我的事情就不用你操心了,你还是多操心一下自己的事情吧,我现在一个人过得挺好的。”
叫“芍药”的女人说:“桂芳姐,你就别嘴硬了,你这些年过的是啥日子我又不是不知道,家里家外的事情都得靠你一个人忙活,身边连个帮手都没有,你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欺负,我可全都看在眼里了。”
潘桂芳说:“芍药,虽然我的日子过得苦了些,可我对现在的生活挺知足的,就算再找一个男人又能咋样,还不是得照样吃饭睡觉,到时候你还得给他洗衣做饭生孩子,一天累的要死,到了晚上还得任由他折腾,与其那样,还不如我一个人过日子来得痛快,我想干啥就干啥,一个人吃饱了全家都不饿nAd2(”
叫“雪苹”的女人说:“桂芳姐,你倒真能想得开,你现在年轻还体会不到,等你老了就知道了,到时候你走也走不动了,做饭也做不了了,身边连个照顾你的人都没有,要是落到那个地步,多可怜啊。”
潘桂芳说:“等我老了,那都是几十年以后的事情了,我只想把现在的日子过好,没想过那么长远的事情。”
叫“芍药”的女人说:“桂芳姐,你这个远房表弟到底结婚没有啊?”
叫“芍药”的女人这时又把话题拉回到了秦俊鸟的身上,她对秦俊鸟好像很感兴趣的样子。
东西两间屋子之间只隔着一个厨房,潘桂芳她们几个女人在东边屋子里说话,秦俊鸟在西边屋子里能听的清清楚楚的。听到几个人把话题扯到了他的身上,他听的更仔细了。
潘桂芳说:“他结婚没结婚,你自己去问问他不就知道了。”
叫“芍药”的女人说:“桂芳姐,你这个表弟今年多大了?有没有我年纪大啊?”
潘桂芳没有回答“芍药”的问题,她笑着说:“芍药,你是不是想男人想疯了啊,见到个男人就问长问短的,我看你是恨不得马上就把自己给嫁出去。”
叫“芍药”的女人说:“桂芳姐,看你说的,我还没有见到你这个表弟的面呢,就算我想找男人,可也没到你说的那个地步,我就是随便打听打听。”
潘桂芳说:“我的那个表弟就在西边的屋子里,你要是对他有心思的话,那就去找他好了。”
叫“芍药”的女人说:“我要是去了那屋,会不会把你的表弟给吓跑了啊?”
潘桂芳说:“你又不是吃人的老虎,咋会把他吓跑呢nAd3(”
叫“雪苹”的女人说:“桂芳姐的那个表弟我见过,人长得一般,不过看他的穿着不像是普通的山里农民,看样子倒像是一个做生意的老板。”
叫“芍药”的女人眼睛一亮,说:“桂芳姐,你的这个表弟真是做生意的啊?”
潘桂芳说:“芍药,你还是把心思放在打麻将上吧,你就别打我表弟的主意了。”
〖∷更新快∷∷纯文字∷〗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
第560章郭芍药
? {)} 叫“芍药”的女人说:“桂芳姐,这麻将啥时候都可以打,可这好男人要是错过了,以后再想找可就难了。”
叫“雪苹”的女人说:“芍药,就算桂芳姐的表弟没结婚,他也不一定能看得上你,你还是安心打你的麻将吧,就怕到时候你热脸贴个冷屁股,给自己找不痛快。”
叫“芍药”的女人说:“雪苹,你说话咋这么难听啊,你咋知道桂芳姐的表弟就一定看不上我,你又不是诸葛亮,能未卜先知。”
叫“雪苹”的女人说:“芍药,我说的都是实话,你也不想想,桂芳姐的表弟是个有本事的人,他想找啥样的好女人找不到啊,咋会看上你一个村里女人呢,你就别做白日梦了。”
叫“芍药”的女人说:“这男人和女人之间的事情可说不准,万一我们两个人王八看绿豆对眼了,这就叫有缘千里来相会。”
潘桂芳说:“芍药,你说话也不过过脑子,你咋能把我表弟说成王八呢,我表弟可就在西边的屋里呢,要是让他听到了,多不好啊。”
叫“芍药”的女人说:“桂芳姐,我就是顺嘴这么一说,我可没有说你表弟是王八,我说这话就是打个比方。”
潘桂芳说:“芍药,我觉得雪苹说的话还是有点儿道理的,你跟我表弟根本不合适,你还是断了这个念头吧。”
叫“芍药”的女人说:“桂芳姐,我和你表弟咋不合适了,除非他娶媳妇了,他要是没娶媳妇的话,你帮着从中撮合一下,弄不好我们还真能成呢。”
潘桂芳说:“芍药,结婚这种事情跟别的事情可不一样,这男女两个人最重要的就是般配,我知道你心气高,想找一个比你以前的男人还要强的男人,可我这个表弟跟你不是一路人,你们两个人根本走不到一起去。”
叫“雪苹”的女人说:“桂芳姐说的没错,她表弟那可不是普通人,如果你是个黄花闺女的话,说不定这件事情还有门儿,可以你现在的这个条件,也只能找个二婚头了nAd1(”
叫“芍药”的女人有些不高兴地说:“谁说我只能找个二婚头了,你别门缝里看人把人看扁了,我就要找个没结过婚的男人给你看看。”
叫“雪苹”的女人说:“芍药,我知道你的能耐,要说你找个没结过婚的庄稼汉不是难事儿,可你要是想找像桂芳姐表弟那样的男人就有些自不量力了。”
叫“芍药”的女人说:“雪苹,我今天就让你见识一下我的厉害,只要是我看上的男人,我就不会让他逃出我的手掌心的。”
叫“雪苹”的女人说:“芍药,你可千万不能乱来啊,别让桂芳姐的表弟你当成流氓了。”
叫“芍药”的女人说:“雪苹,你咋能胡说呢,你见过女人耍流氓的吗,你把我想成啥人了,我可不是那种不要脸的女人。”
叫“雪苹”的女人说:“你刚才说话的那个架势,好像恨不得要把桂芳姐的表弟绑走,我能不往那个地方去想吗。”
叫“芍药”的女人说:“今天我就让你们开开眼界,这女人要想抓住男人的心,就得会使用一些手腕,这样男人才会上钩。”
潘桂芳说:“芍药,你还打不打麻将了,你也不觉得脸红,句句话都离不开男人,而且越说越离谱。”
叫“芍药”的女人说:“桂芳姐,咱们今天先打到这里吧,我现在就去见见你这个表弟,我倒要看看他到底是个啥样的人。”
叫“雪苹”的女人说:“芍药,你等等我,我跟你一起去。”
秦俊鸟听到从东屋传来了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他知道是那个叫“芍药”的女人来了,她们几个人刚才在东边屋子里说的话,秦俊鸟全都听到了,一个字都没有漏nAd2(
秦俊鸟这时急忙坐起身来,不过东边屋子和西边屋子离得很近,秦俊鸟的屁股还没坐稳,一个穿着花格子衣服的女人就走了进来,她的身后还跟着两个女人,潘桂芳是最后一个走进来的。
秦俊鸟仔细打量了几眼穿着花格子衣服的女人,女人的年纪跟苏秋月差不多,虽然她的模样不如苏秋月,可脸蛋长得也挺俊俏的,也算是个百里挑一的女人了。
女人笑着说:“大兄弟,听说你是桂芳姐的表弟?”
潘桂芳这时冲着秦俊鸟使了一个眼色,秦俊鸟知道她的意思,潘桂芳是在暗示他不要把话说漏了。
秦俊鸟点了点头,说:“是啊。”
女人大方地说:“我叫郭芍药,我跟桂芳姐都住在一个村,我跟桂芳姐都是好姐妹,我平时经常到她家里来,我就叫我芍药好了。”
女人说话的时候,眼睛一直在盯着秦俊鸟的脸看,而且不光她一个人在看,她身后的两个女人也在盯着秦俊鸟看,她们这三个女人把秦俊鸟看得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秦俊鸟的脸皮就算再厚,可被三个女人同时盯着看,他不可能无动于衷。
秦俊鸟说:“芍药这个名字真好听。”
郭芍药说:“大兄弟,你叫啥名字啊?”
秦俊鸟说:“我叫秦俊鸟,你就叫我俊鸟好了。”
郭芍药说:“俊鸟大兄弟,你结婚了吗?”
秦俊鸟实话实说:“我结婚了。”
郭芍药有几分失望地说:“我听说你是做大生意的,你是做啥生意的啊?”
秦俊鸟说:“我开了一个酒厂,不是啥大生意nAd3(”
郭芍药把秦俊鸟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咂咂嘴,说:“没想到你这么有本事,这开酒厂可是非常挣钱的营生,我大姨家的表哥就是开酒厂的,现在住着小洋楼,开着小汽车,可神气了。”
秦俊鸟笑了一下,说:“我开的是个小酒厂,一年到头挣不了几个钱,只能勉强养家糊口,我跟你表哥可比不了。”
郭芍药说:“俊鸟大兄弟,你和你媳妇有孩子了吗?”
秦俊鸟摇摇头,说:“还没有呢。”
郭芍药说:“俊鸟大兄弟,你和你媳妇结婚多长时间了啊?看你的年纪也不小了,我们村里像你这个年纪的男人有的都生第二胎了。”
〖∷更新快∷∷纯文字∷〗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
第561章等明天
? {)} 潘桂芳这时插话说:“芍药,生不生孩子是人家两口子之间的事情,你一个外人问那么多干啥,你管的也太宽了吧。”
郭芍药说:“桂芳姐,我这不是关心你的表弟吗,他年纪也不小了,现在还没个一儿半女的,你这个当表姐的咋一点儿也不着急呢。”
潘桂芳说:“真是皇上不急太监急,我表弟这么年轻,想生孩子还不容易啊,你就别瞎操心了。”
郭芍药笑了笑,说:“桂芳姐,我这也是一片好心啊,你咋能说我是瞎操心呢。”
潘桂芳说:“芍药,你想问的话也问过了,这回你该死心了吧,我表弟人家已经结婚了,你就别想美事儿了。”
郭芍药说:“桂芳姐,我可要说你几句了,既然你表弟都已经结婚了,我刚才问你的时候你为啥不告诉我,害我白跑一趟。”
潘桂芳说:“就算我不告诉你,你现在不是也知道了吗。”
其实潘桂芳并不知道秦俊鸟到底结婚没结婚,她跟秦俊鸟认识的时间也不长,还没来得及问秦俊鸟个人的一些事情,刚才郭芍药问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潘桂芳没法回答她,所以只能让郭芍药自己来问秦俊鸟了。
郭芍药说:“桂芳姐,我看你就是存心想折腾我。”
潘桂芳说:“芍药,你现在也问明白了,咱们还是回去打麻将吧。”
郭芍药说:“桂芳姐,我今天晚上不走了,等打完麻将我就在你家里睡了。”
潘桂芳说:“好啊。”
郭芍药转身出了屋子,潘桂芳她们三个人也跟在郭芍药的身后走了出去nAd1(
潘桂芳她们走后,秦俊鸟下了炕出了屋子,他想去上厕所,然后回到好睡觉。
秦俊鸟刚走出房门,就看到前方不远处的篱笆墙外站着两个人,而且两个人一副鬼鬼祟祟的样子,一看就不像啥好人。
秦俊鸟怕被两个人看到,急忙躲到门口的一个玉米秸秆堆的后面,玉米秸秆堆离那两个人不算太远,两个人的说话声秦俊鸟能听得非常清楚。
只听那两个人中的一个人说:“长发,这就是潘桂芳家,那个小子就住在她家里,等明天河他们几个人来了,咱们一定要给那小子点儿颜色瞧瞧,看他还敢不敢管老子的事情。”
秦俊鸟对这个人的声音一点儿也不陌生,这个说话的人就是韩二明。
另一个叫“长发”的男人说:“二明哥,这里就是那个潘桂芳的家啊,我听说这个潘桂芳长得可好看了,村里村外有不少男人在打她的主意呢。”
韩二明说:“你小子能不能有点儿出息啊,一听女人就两眼放光,我可警告你,这个潘桂芳可是我的女人,你小子可别打她的主意,不然可别怪我翻脸无情。”
叫“长发”的男人说:“二明哥,看你说的,我咋能打嫂子的主意呢,我是啥样的人你还不知道吗,我就是想看看嫂子到底长啥模样。”
韩二明笑了一下,说:“你小子不用急,等明天你就能看见她长啥样了,这个潘桂芳看着就让人眼馋,我都惦记她好几年了,可惜一直没能把她这块香喷喷的肥肉吃到嘴里。”
叫“长发”的男人说:“二明哥,看来这个潘桂芳还是块难啃的骨头,不过你放心,有兄弟们帮忙,保证让你吃到这块肥肉。”
韩二明说:“今天早上要不是有那小子护着潘桂芳,我早就把生米煮成了熟饭,都是那小子坏了我的好事儿nAd2(”
叫“长发”的男人说:“二明哥,我这就进去把那小子给揪出来,我让他给你跪下,到时候任凭你发落。”
韩二明说:“长发,你小子能不能不吹牛啊,你就那点儿能耐我还不知道吗,你还是别逞能了,那小子可不是啥省油的灯,你要是一个人进去的话,肯定不是那小子的对手。”
叫“长发”的男人说:“二明哥,你也太小看我了,要是屋里人多的话,我肯定不敢进去,可屋里就那小子一个人,我就不信他还能有三头六臂不成。”
韩二明说:“今天晚上先让这小子睡个安稳觉,等明天河他们几个人都到齐了,我再去找这小子算账,要是就咱们两个人进去找那小子的话,弄不好咱们会吃亏的。”
叫“长发”的男人说:“那好吧,今天就便宜这小子了,到了明天咱们再收拾他,到时候你看不把他的卵蛋给捏碎。”
韩二明说:“长发,一会儿到我家里了,咱们赌几把咋样,我听说你前一阵子可赢了不少钱。”
叫“长发”的男人说:“好啊,二明哥,不过就咱们两个人玩也太没意思了,你再去村里找几个人来,咱们今天晚上玩个痛快,你觉得咋样?”
韩二明说:“好啊,就是不知道你小子的钱带够了没有,到时候就怕玩到半路你小子就没钱了。”
叫“长发”的男人说:“二明哥,要说干别的事情,兄弟我不如你,可这赌钱凭的是运气,你想赢我的钱可那么容易。”
韩二明说:“长发,我的肚子有些饿了,咱们先到我家里吃饭,等吃完饭了,我就去村里找人,今晚咱们玩个通宵。”
叫“长发”的男人说:“太好了,你家里有酒没有,我可有好几天没喝酒了,咱们一会儿可得好好地喝几杯。”
韩二明说:“我家里别的东西没有,这酒可多得是,你小子想咋喝就咋喝,保证让你喝个够nAd3(”
秦俊鸟悄悄地跟在两个人的身后来到了韩二明家,韩二明家离潘桂芳家不算太远,大约有三百米左右。
韩二明家的房子比潘桂芳家的房子还要老旧,而且房子的四周是用石头垒成的矮墙,外人想进他家的院子,很容易就能跳过矮墙。
秦俊鸟看到韩二明家的房子,就知道他家的日子过的不咋样,这小子一点到晚在外边鬼混,根本没把心思放在过日子上边。
韩二明这时走到大门口,他推开用木板拼成的大门走进了院子里,叫“长发”的男人跟在他的身后也走进了院子里。
〖∷更新快∷∷纯文字∷〗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
第562章挖坟掘墓
? {)} 秦俊鸟怕被韩二明他们发现,所以没有急着进到院子里。
秦俊鸟在韩二明家的院子外转悠了几圈,这时他看到屋子里的灯亮了,韩二明和叫“长发”的男人进到了屋子里。
秦俊鸟在院子外观察了一下,然后从矮墙的一个缺口处跳进了韩二明家的院子里。
秦俊鸟轻手轻脚地走到窗户前,他通过窗户看到韩二明和那个叫“长发”的男人正在比比划划地说着些什么。
秦俊鸟怕被韩二明他们发现,不敢在窗户前停留太久,他悄悄地走到离门口不远的一口水缸的后面,然后蹲下身来,把身子藏在了水缸后面。
就在这时秦俊鸟和韩二明又从屋子里走了出来,幸好秦俊鸟躲在水缸后面,再加上天黑,韩二明他们虽然从水缸前经过,可是并没有发现在水缸后的秦俊鸟。
韩二明这时说:“长发,我去村里的食杂店买几个下酒菜,你跟我说说想吃啥东西?”
叫“长发”的男人说:“二明哥,我看你还是别买了,你家里有啥菜咱们凑合着吃一口就好了,只要有酒就成。”
韩二明说:“家里啥菜也没有,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从来不在家里吃饭。”
叫“长发”的男人说:“二明哥,你家里就是有咸菜疙瘩也成啊,我这几天大鱼大肉吃多了,就想吃咸菜。”
韩二明笑了笑,说:“家里连咸菜都没有了,只有一罐子咸盐。”
叫“长发”的男人也笑了笑,说:“二明哥,你这日子过得可真够惨的,你家里没有咸菜,这大葱和大蒜总该有吧。”
韩二明说:“不瞒你说,家里现在没有一棵葱一头蒜,就连米袋子都是空的nAd1(”
叫“长发”的男人说:“二明哥,你这日子是咋过的啊,我看你真该娶个媳妇了,帮你把这个家好好地操持一下。”
韩二明点了点头,说:“可是不吗,这家里没个女人,日子过的冷冷清清的,连口热饭都吃不上。”
叫“长发”的男人说:“二明哥,那你就赶紧把那个潘桂芳娶进门来啊,这样不就有人给你洗衣做饭了吗,这家里有了女人才是个完整的家啊。”
韩二明叹了口气,说:“就我家现在这个样子,别说是潘桂芳了,就是比潘桂芳差一百倍的女人也不愿意进我家的门啊。”
叫“长发”的男人说:“二明哥,你就别跟我哭穷了,我知道你手里有大把的钞票,你赶紧把那些钞票都拿出来吧,这好钢用在刀刃上,你把你家的房子好好地翻盖一下,然后再买一些高档的家用电器,到时候那女人还不得主动找上门来啊。”
韩二明说:“长发,我手里可没有那么多钱,你也不想想,我要是真有那么多钱的话,家里的日子也就不会过成现在这样了。”
叫“长发”的男人说:“二明哥,你就别装穷了,我听说你最近可是发大财了,现在你手里的钱别说是盖房子了,就是盖一栋三层的小洋楼都不成问题。”
韩二明说:“长发,你听谁说我发财了?你别听人胡说,你看我现在这个样子像是发财了吗?”
叫“长发”的男人说:“我听河他们说的,他们说你最近做了一笔大买卖,挣了不少钱呢。”
韩二明埋怨说:“这个河,嘴也太松了,他咋啥话都跟别人说呢,他明天来了,我非得骂他不可。”
叫“长发”的男人说:“二明哥,这可就是你的不对了,咱们可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好兄弟,你发了财,咋也不跟兄弟我说一声啊nAd2(”
韩二明说:“长发,你别听河乱嚼舌头,最近我是做成了一笔买卖,不过没挣多少钱。”
叫“长发”的男人说:“二明哥,你到底做的是啥买卖啊?你跟我说说。”
韩二明这时小心翼翼地向左右看了看,压低声音说:“长发,你知道东湖村的那个赵德旺吗?”
叫“长发”的男人说:“知道啊,他在家里开了一个赌场,我还去他家里玩过几次呢。”
韩二明说:“这个赵德旺不仅开赌场,还做倒卖文物的生意,他认识很多南方的文物贩子,这几年他倒卖文物挣了不少钱。”
叫“长发”的男人说:“二明哥,这倒卖文物可是犯法的事情,赵德旺他干这种事情,就不怕被公安抓进去蹲监狱啊。”
韩二明说:“这年月只要有钱挣,谁管它犯法不犯法,你没听人说吗,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要想发财,就得涤大一些。”
叫“长发”的男人说:“二明哥,你跟我说这些,难不成你现在也在做倒卖文物的生意。”
韩二明说:“我倒是想做倒卖文物的生意,可是我哪有人家赵德旺的本事大啊,人家赵德旺挣的是大钱,我也只能跟在人家的屁股后挣点儿小钱。”
叫“长发”的男人说:“二明哥,你说这话是啥意思啊,我咋听不明白呢?”
韩二明说:“长发,既然咱们都是好兄弟,我也就不瞒你了,前几天我和一个朋友把高阳村杨家的祖坟给挖了。”
叫“长发”的男人愣了一下,说:“二明哥,你说啥,你说你把杨家的祖坟给挖了,这挖坟掘墓可是伤天害理的事情,你咋能干这种事情呢nAd3(”
韩二明说:“长发,我也不想干这种事情,可是没办法,我也老大不小了,我做梦都想娶媳妇,可是以前我家太穷了,根本没有女人愿意嫁给我,我干这种事情也是为了钱。”
叫“长发”的男人说:“二明哥,我听人说这杨家的祖上是做大官的,杨家的祖坟里肯定有不少好东西吧。”
韩二明说:“杨家的祖上是做大官的不假,不过那坟里好东西不多,我和那个朋友忙活了一个晚上,才挖到几件值钱的东西。”
叫“长发”的男人说:“这么说,河说你做的大买卖就是指这件事情了。”
韩二明说:“没错,我和那个朋友把挖出来的东西都卖给了赵德旺,那些东西一共卖了七万多块钱,我和那个朋友一人分得了三万多块钱。”
〖∷更新快∷∷纯文字∷〗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
第563章倒卖文物
? {)} 叫“长发”的男人说:“二明哥,这三万多块钱可不是小数目啊,看来你这次真是发财了,你打算咋花这笔钱啊?”
韩二明说:“我才拿到了三万多块钱,这点儿钱根本不算啥,跟人家有钱人比起来,我这点儿钱就是毛毛雨。”
叫“长发”的男人说:“二明哥,你就知足吧,村里人一天到晚累死累活地干,忙活一年到头也挣不上一万块钱,你这一次就挣了三万多,这么多钱要是放在普通的人家娶个媳妇都够了。”
韩二明说:“长发,你小子真是井底的蛤蟆,就能看到头顶巴掌大的一片天,我挣这点儿小钱屁都不算,我听赵德旺的一个手下说他把我挖出来的那几件东西卖给了一个广东人,他这一转手就挣了二十多万呢。”
叫“长发”的男人说:“你说啥,二十多万,我的老天爷啊,这倒卖文物挣钱也太容易了吧。”
韩二明说:“可惜啊,我没有赵德旺的门路多,我要是认识那些文物贩子的话,我就不把辛辛苦苦挖出来的东西卖给赵德旺了,我直接把东西卖给那些文物贩子,这样我就能挣到更多的钱,现在大头都让赵德旺给挣了,我只能分个零头,人家吃肉我跟着喝汤,我实在咽不下这口气。”
叫“长发”的男人说:“二明哥,下次要是再有这种发财的好事儿的话,你可一定要叫上我,你现在是挣到钱了,可兄弟我还是个穷光蛋呢,你得拉我一把。”
韩二明笑了几声,说:“长发,你刚才不是说挖坟掘墓是伤天害理的事情吗,你现在咋也动了这心思了,你就不怕被公安局的人抓去蹲监狱啊。”
叫“长发”的男人说:“没想到干这种事情来钱这么快,一晚上就能挣那么多钱,别说是蹲监狱了,就算是被抓到了要枪毙我也干。”
韩二明说:“长发,这件事情我说了不算,我对盗墓这种事情一窍不通,我那个朋友是这方面的行家,我都得听他的,你要是想跟我们一起干的话,我得问问我那个朋友,他要是同意你入伙,我没啥话说,他要是不同意的话,我也没有法办nAd1(”
叫“长发”的男人说:“二明哥,咱们可是好兄弟,你现在有挣大钱的门路,可不能忘了兄弟我,你跟你的那个朋友好好说说,下次把我也带上,这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吗。”
韩二明说:“好吧,有机会我帮你跟他说说,他要是同意了,你就跟着我们一起干。”
叫“长发”的男人说:“二明哥,那咱们可说好了,我等你的回信儿。”
韩二明说:“好吧,过几天我就去找我的那个朋友,到时候我跟他好好说说,争取让你跟我们一起干。”
韩二明出了大门,向左一拐,快步穿过一个打谷场,整个人很快就隐没在了夜色中。
秦俊鸟没想到韩二明会跟赵德旺有往来,而且赵德旺还在干倒卖文物的勾当,看来这个赵德旺没少干违法乱纪的事情,多行不义必自毙,早晚有他倒霉的那一天。
秦俊鸟知道高阳村杨家,高阳村离龙王庙村不算太远,秦俊鸟小时候去过几次,高阳村,高阳村杨家可以说是人多势众,棋盘乡的党委书记杨景昆就是高阳村杨家的人,韩二明敢挖杨家的祖坟,这是在太岁头上动土。
秦俊鸟心想他要是把韩二明盗挖杨家祖坟的事情透露给杨家人的话,韩二明这小子以后就别想有好日子过了,杨家人非得把他大卸八块不可,而且盗墓是重罪,要是被公安局的人抓到了肯定得判刑,韩二明这小子是往枪口上撞。
叫“长发”的男人这时回到了屋里,秦俊鸟趁着这个机会出了韩二明家的院子,沿着原路回到了潘桂芳家。
秦俊鸟走进厨房时,潘桂芳和郭芍药正在厨房里忙着煮面条nAd2(
潘桂芳看到秦俊鸟从外边回来,好奇地问:“俊鸟兄弟,天都这么晚了,你出去干啥去了?”
秦俊鸟说:“我刚才出去上厕所的时候正好看到那个韩二明和一个男人在你家附近鬼鬼祟祟的,我怕他打啥坏主意,就悄悄跟在他和那个男人的身后,还好他和那个男人在你家附近嘀咕了几句就走了,我悄悄地跟在他们的身后,一直跟到了韩二明家,我看他们没做啥对你不利的事情就回来了。”
潘桂芳的脸色一变,说:“这个韩二明到底想干啥,他没事儿就到我家里转悠,我看他就是贼心不死。”
秦俊鸟说:“桂芳大姐,你不用担心,我现在已经有办法对付这个韩二明了,我保证他以后再也不敢登你家的家门了,更不敢死缠着你了。”
潘桂芳说:“俊鸟大兄弟,你想到啥好办法了,你跟我说说。”
秦俊鸟说:“桂芳大姐,以后我再慢慢跟你细说,明天韩二明要带人来你家,不过你放心,他不是冲你来的,他是冲着我来的,你明天最好躲出去,我一个人留在你家里,到时候我来对付韩二明他们。”
潘桂芳说:“这可不成,咋能让你一个人对付韩二明他们呢,这双拳难敌四手,要是让你一个人留在家里,你肯定会吃亏的。”
秦俊鸟说:“桂芳大姐,我不会吃亏的,我不是说了吗,我有办法对付那个韩二明,我保证他不敢动我一根汗毛。”
郭芍药这时插嘴说:“桂芳姐,那个韩二明打你的主意也不是一两天了,他就是个臭流氓,是该让你表弟好好地收拾一下他了,要不然他就像狗皮膏药一样,整天缠着你,你想甩都甩不掉。”
潘桂芳说:“我就怕韩二明他们人多势众,我表弟一个人斗不过他们。”
郭芍药说:“桂芳姐,你表弟刚才不是说了吗,他有办法对付韩二明他们,你就放心吧,我看他不像是说大话的人nAd3(”
潘桂芳说:“我就怕他有个闪失,那个韩二明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你忘了上次他带人把村长家都给砸了个稀巴烂,幸好村长跑得快,要不然也得挨他们的打。”
〖∷更新快∷∷纯文字∷〗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
第564章单独说话
? {)} 秦俊鸟说:“桂芳姐,我不会有闪失的,那个韩二明有几斤几两我心里有数。”
郭芍药说:“是啊,桂芳姐,那个韩二明就算再霸道,说到底不过就是一个欺软怕硬的无赖,村长其实也不是怕他,是不愿意跟他一般见识。”
秦俊鸟说:“桂芳姐,明天我一个人留在你家里,你还是到村里其他的人家待一阵子吧,等我把韩二明的事情解决了,你再回来。”
郭芍药说:“桂芳姐,明天你就去我家吧,正好顺便教教我咋样织毛衣。”
潘桂芳看到秦俊鸟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根本没有把韩二明放在眼里,她也就不好再多说啥了。
潘桂芳说:“俊鸟兄弟,芍药肚子饿了,我正在给她煮碗面条,要不要给你也煮一碗啊。”
秦俊鸟打了一个哈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