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山村如此多娇-第170部分

子的周围转悠了好几圈,想看看还能不能有啥新的发现,结果一无所获,他只好回到了屋子里。
廖大珠一直坐在客厅里等着秦俊鸟,她看到秦俊鸟回来了,急忙站起身来,迫不及待地问:“俊鸟,你在屋外发现啥情况没有?”
秦俊鸟说:“我到屋外检查过了,那个偷走猪蹄和猪肘子的人的确是从窗户进来的,窗外边的地面上也留下了那个人的脚印。”
廖大珠说:“俊鸟,你说这个小偷会是咱们村里人的吗?”
秦俊鸟想了一下,说:“这可不好说,不过你不用害怕,这个人摸进屋子里来只偷了一些吃的东西就走了,看来他应该不是冲着你来的。”
廖大珠说:“我就是有些纳闷,你说这家里边值钱的东西不少,那个贼他咋就偷了猪蹄和猪肘子这些吃的东西呢,要是换了我,咋说也得偷些值钱的东西才值当。”
秦俊鸟笑了笑,说:“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可能是偷东西的人当时肚子饿了吧,所以就把那些吃的东西都给偷走了。”
廖大珠说:“看来这个贼也是个笨贼,他要是偷些值钱的东西出去得换多少猪蹄和猪肘子啊。”
秦俊鸟说:“管他是啥贼呢,只要你和孩子平安无事就好,家里就算丢些东西也无所谓。”
廖大珠说:“俊鸟,咱们还是吃饭吧,饭菜一会儿就凉了nAd1(”
秦俊鸟点头说:“好,咱们吃饭。”
秦俊鸟本来打算好好地喝几杯,可现在发现家里边进了贼,他也就没心情喝酒了◎晚家里只有廖大珠一个人带着孩子在家,幸亏这个贼只是偷走了一些吃的东西,他要是冲着廖大珠来的,那后果可就不堪设想了。
吃完了晚饭,秦俊鸟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他觉得这件事情非常蹊跷,那个摸进来的人到底会是谁呢?为啥他不偷别的东西,偏偏偷了猪蹄和猪肘子这些吃的东西,这也有点儿也不合情理了。
秦俊鸟躺在床上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头绪来,他觉得这个偷东西的人要不是脑子进水了,那就是个十足的吃货,要不然难以解释为啥他不偷值钱的东西,只偷了些不值钱的猪蹄和猪肘子。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了廖大珠的声音:“俊鸟,我怕那个偷东西的人今天晚上还会来,所以我想和孩子搬到你旁边这间屋子里来住。”
秦俊鸟说:“这样也好,你和孩子住在我的隔壁比住在二楼稳妥,要是有啥事情你就招呼我一声。”
廖大珠说:“我就怕孩子半夜里又哭又闹的,影响你睡觉。”
秦俊鸟说:“不碍事儿的,我睡觉睡得死,就算孩子半夜里哭闹也不会吵醒我的。”
廖大珠说:“那好,我这就去把被褥搬下来。”
到了第二天的早晨,天刚刚方亮秦俊鸟就起床了,他穿好衣服,没洗脸就出了家门。
秦俊鸟又来到了昨天晚上在房子后边发现脚印的地方,他怕昨天晚上天黑看不清楚,遗漏了些有价值的线索,所以想再好好地查看一遍。
秦俊鸟在脚印的周围仔仔细细地搜索了一番,并没有啥新的发现,他这时走到了山坡下边,他看到上坡上有不少野草都有倒伏的情况,而且倒伏的野草上边还有泥土,显然是有人在上边走过把这些野草给踩到了nAd2(事情明摆着,偷东西的那个人是从山坡上下来的。
秦俊鸟爬上了山坡,他看到山坡上有很多地方的野草都让人踩到了,而且他在山坡一处背风的地方他还发现了一堆灰烬和几根没有燃烧完的枯树枝,很明显这是一个烧完了的火堆。
秦俊鸟还在火堆旁边不远处找到了一些猪骨头,这些猪骨头一看就知道是猪蹄被啃完剩下的骨头,很显然那个偷东西的人就是用这个火堆把猪蹄烤熟了,然后把猪蹄吃了。
秦俊鸟在火腿的周围搜寻了一下,不过除了那些猪骨头,并没有更多的发现。
秦俊鸟下了山坡,回到了家里,他刚走进客厅,就看到廖大珠抱着孩子从厨房里走了出来。
廖大珠说:“俊鸟,你咋起这么早啊?”
秦俊鸟说:“我睡不着,看着外边天气挺好的,所以就出去走走。”
廖大珠说:“那你在客厅坐一会儿吧,早饭很快就好了。”
秦俊鸟说:“大珠,你这两天有没有发现啥可疑的人在院子的周围转悠啊?”
廖大珠想了一下,摇摇头说:“这两天我没咋出门,院子周围有没有可疑的人出没,这个我也说不好。”
秦俊鸟说:“那你这几天有没有听说村里边谁家丢了啥东西啊?”
廖大珠说:“这个我也没听说,你也知道咱们村平时很少有外人来,这些年来村里边很少有人家丢东西。”
秦俊鸟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所有所思地说:“大珠,家里丢东西的事情你先别张扬,不要告诉村里的人nAd3(”
廖大珠点头说:“我明白,你是不想打草惊蛇,让那个偷东西的人听到风声。”
秦俊鸟说:“大珠,这两天你和孩子最好不要出门,你要是觉得一个人待在家里害怕的话,就到村里多找几个人来陪你,反正家里的房间多,你就叫十个八个人来,家里也能装得下。”
廖大珠说:“俊鸟,你是不是猜到那个偷东西的人是谁了?”
秦俊鸟说:“我又不是神仙,我咋能猜到那个人是谁呢,我就是担心这个人以后还回来,要是我在家里还好说,要是我不在家里,那你和孩子必须得有人照应着,你们母子两个人可不能出啥闪失。”
廖大珠说:“这个挨千刀的小偷,让他这么一闹,弄得人心惶惶的,连晚上睡觉都睡不踏实。”
秦俊鸟说:“大珠,你放心好了,我一定会把这个人抓住的。”
第784章 是个骗局
?||-&gt-&gt 第784章是个骗局
小说:山村如此多娇作者:云熙堂更新时间:2014-11-24字数:2054
这天晚上秦俊鸟一直都处于半睡半醒的状态,他一直都在注意听着门外的动静,要是那个偷东西的人晚上再敢来的话,他一定把那个小偷给抓住。
让秦俊鸟失望的是那个偷东西的人并没有露面,这一晚上家里边平安无事,一点儿异常的情况都没有。
到了第二早晨,秦俊鸟没有去厂里,他怕廖大珠和孩子两个人待在家里不安全,所以留在家里陪她们。
吃完早饭后,廖大珠抱着孩子回房间去了,秦俊鸟一个人坐在客厅里看书消磨时间。
上午九点多的时候,忽然有人敲响了房门,与此同时传来了一
事情明摆着,这一切都是任国富安排的。
“任老板!”朱老板一脸惊慌地看着站在秦俊鸟的身后的任国富,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了起来。
任国富冷冷地说:“姓朱的,你这个吃里扒外的狗东西,你竟然敢跟秦俊鸟串通起来骗我,我看你是活腻了。”
朱老板吓得魂不附体,他“扑通”一声跪在地上,颤声说:“任老板,我该死,我不该背叛你,都是我一时财迷心窍,才干出对不起你的事情来,我再也不敢了,你就饶过我这一次吧。”
任国富撇了撇嘴,一脸不屑地说:“姓朱的,你以为我还会相信你说的鬼话吗,你这个谎话连篇的大骗子,看我咋样收拾你nAd1(”
朱老板连忙如捣蒜一般给任国富磕起头来,他一边磕头一边哀求说:“任老板,你大人有大量,就放过我这一回吧,都是我一时糊涂,才干出这种事情来,我知道错了。”
任国富说:“你现在说这些已经晚了,你这个眼里只认钱的赌鬼,我就知道你靠不住。”
秦俊鸟这时转回身去,看着一脸得意的任国富说:“任国富,你咋知道我用钱买通了朱老板?”
任国富冷笑了两声,说:“这棋盘乡到处都有我的眼线,你以为你干的那些事情能瞒得过我的眼睛吗,我早就知道你和这个姓朱的在来往。”
秦俊鸟说:“任国富,看来我是小看你了,没想到你啥事情都知道。”
任国富说:“秦俊鸟,你玩的那些把戏都是小儿科,想跟我斗,你还太嫩,我只是让老张头给你送了一张纸条,就很轻松地把你骗来了。”
秦俊鸟说:“任国富,你让老张头把我骗到这里来到底想干啥?”
任国富恶狠狠地说:“你说我想干啥,我表弟被你害的那么惨,我要为我的表弟报仇,我要让你也变成残废。”
第785章 危急时刻
?||-&gt-&gt 2054
秦俊鸟说:“你的表弟就是周建涛吧?”
任国富说:“没错,周建涛就是我的表弟,我今天来就是替我表弟找你算账的。”
秦俊鸟说:“任国富,你千里迢迢地从南方跑到棋盘乡这个穷山沟里来,就是想帮你表弟周建涛对付我吧。”
任国富冷冷地说:“既然你都已经知道了,那我也就没必要藏着掖着的了,我来棋盘乡的确是冲着你来的,你的胆子也太大了,竟敢勾引我表弟的媳妇麻素格,我要帮我表弟出这口恶气。”
秦俊鸟说:“你难道不知道周建涛已经和麻素格离婚了吗,麻素格现在已经不是周建涛的媳妇了,是你表弟周建涛经常去找麻素格胡闹,害得麻素格不得安生。当初麻素格为啥要跟周建涛离婚,我想你心里应该清楚,是周建涛做了对不起麻素格的事情,日子实在过不下去了,麻素格才跟他离婚的,可离婚之后,他还不肯放过麻素格,我是看麻素格可怜,才出手帮她的,根本谈不上勾引她。”
任国富说:“就算我表弟和麻素格离婚了,那麻素格也是我表弟的媳妇,她还是周家的人,我表弟说了,他和麻素格早晚有一天会复婚的。”
秦俊鸟说:“任国富,你这么说也太霸道了吧,麻素格现在跟周建涛一点儿关系都没有,她已经不是周家的人了,而且麻素格早就把话说明白了,她是不会跟周建涛复婚的,是周建涛不死心,整天缠着麻素格不放,嚷嚷要复婚,麻素格可从来没答应过。”
任国富说:“就算我表弟和麻素格没有夫妻关系了,可他们还有一个孩子,他们还是一家人,你一个外人跟瞎掺和什么,要不是你从中作梗,我表弟和麻素格早就和好了nAd1(”
秦俊鸟说:“任国富,你在外边走南闯北地做生意,也是个见多识广的人,你应该知道这男人和女人一旦离了婚,那就是毫不相干的两个人,就算麻素格找别的男人,那也是她的权利,谁也管不着,我虽然没啥文化,可我知道国家的法律上明文规定婚姻自由,外人无权干涉。”
秦俊鸟的话句句在理,说的任国富穷哑口无言,他只好岔开话题说:“我不想跟你说麻素格的事情,今天我要跟你好好说道说道我表弟被撞成重伤的事情。”
秦俊鸟说:“你表弟被车撞伤完全是一场意外,你不应该把这件事情全都怪到我的头上。”
任国富怒目圆睁,气势汹汹地说:“我表弟让你和那个关久鹏给害惨了,他下半辈子连路都走不了,以后他只能坐在轮椅上过日子了,我是绝对不会放过你们两个人的。”
秦俊鸟说:“是那辆卡车把你表弟周建涛撞成现在这样的,就算你想要给你表弟报仇,你也应该去找那个撞你表弟的卡车司机,你不该把这笔账算到我的头上,这件事情我是有责任,可我的责任不大,那个卡车司机才该负主要责任。”
任国富说:“秦俊鸟,你和那个姓关的谁别想推卸责任,我表弟已经把事情的经过全都告诉我了,要不是你和那个关久鹏在后边追他,我表弟也不会被车撞,这件事情追究起来,罪魁祸首就是你和那个关久鹏,你们两个人谁都别想跑。”
秦俊鸟说:“听你这么说周建涛现在已经醒过来了。”
任国富冷笑着说:“我表弟没被卡车撞死,你肯定很失望吧,我表弟福大命大,他到鬼门关里转了一圈儿,阎王爷不肯收他,又让他回来了。”
秦俊鸟说:“虽然周建涛干了很多坏事儿,可我没想过要置他于死地,我就是想把他抓住教训他一下,可没想到半路冲出来一辆卡车把他给撞了,我也不想发生这样的事情。”
任国富咬牙切齿地说:“你现在说啥都没用,我一定要给我表弟报仇,我表弟的两条腿现在不能走路了,你和那个姓关的以后也别想好好走路了,我要把你们的两条腿也全都打断nAd2(”
秦俊鸟说:“任国富,你也太不讲道理了吧,就因为你表弟被车撞了残疾人,你就不分青红皂白地要打断我的双腿,你这是在胡作非为。”
任国富冷哼一声,一脸不屑地说:“我任国富在外边混了这么多年,从来就没跟谁讲过道理,因为我就是道理,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秦俊鸟说:“任国富,我劝你做事情之前要想清楚后果,小心给自己招来大祸。”
任国富说:“我这个人做事情从来都不想后果,只要是我想做的事情我就一定会做到底。”
任国富的话音刚落,蒋新龙就带着十几个人冲了进来,门房本来就不大,现在一下子冲进来这么多人,把门房给挤得透不过气来。而且蒋新龙带来的这些人的手里都拿着匕首、铁棍一类的家伙,都是一副横眉立目杀气腾腾的的模样。
看到蒋新龙带人走进,秦俊鸟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他知道任国富是有备而来,看来今天他是凶多吉少了。
任国富说:“秦俊鸟,你现在就是我手里的臭虫,我想什么时候捏死你就什么时候捏死你。”
秦俊鸟说:“任国富,虽然你们人多,可我也不会任人宰割的,大不了咱们拼个鱼死网破。”
蒋新龙这时插话说:“任老板,秦俊鸟这小子就是欠揍,还跟他啰嗦啥,让兄弟们先给他放点儿血,看他老实不老实。”
任国富说:“蒋老板,那我就把这个人交给你了,我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让他的两条腿以后再也不能走路。”
蒋新龙得意地说:“任老板,我明白,你就瞧好吧,我保证让秦俊鸟这小子以后再也走不了路了nAd3(”
任国富说:“那好,记住千万别闹出认命来。”
蒋新龙咧嘴一笑,说:“任老板,你就放心吧,我手底下的这些兄弟手上都有准头,绝对不会把他打死的。”
任国富面无表情地说:“那我到外边等你。”
任国富说完就转身走了出去,连看都不看秦俊鸟一眼。
第786章 看着挺眼熟
?||-&gt-&gt 蒋新龙和他带来的那十几个人把秦俊鸟堵在了门房里,他就是插翅也难飞了。
蒋新龙说:“来两个人,把这个姓朱的给我拉出去,把他交给任老板处置。”
蒋新龙的话音未落,就从他的身后走出来两个人,这两个人走到朱老板的面前把他架起来,然后像拖死狗一样把他给拖了出去。
朱老板这个时候已经吓傻了,一点儿反抗的能力都没有了,任由人家摆布。
蒋新龙冲着秦俊鸟不怀好意地笑了几声,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说:“秦俊鸟,你没想到有一天会落到我的手里吧,真是老天有眼,我今天终于可以报仇雪恨了。”
虽然蒋新龙他们人多势众,可秦俊鸟并不害怕,他知道这个时候就是害怕也没有用,他面不改色地说:“蒋新龙,你别高兴得太早,今天落到你的手里算我倒霉,不过我还真没把你们这几个人放在眼里,你们就放马过来吧。”
蒋新龙说:“秦俊鸟,你他妈的就是煮熟的鸭子嘴硬,都死到临头了,还敢跟我叫板,今天我要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秦俊鸟冷笑了几声,说:“蒋新龙,你要是有种的话,就跟我一对一单打独斗,以多欺少算啥能耐。”
蒋新龙说:“兄弟们,你们还等啥呢,给我打,给我狠狠地打。”
蒋新龙带来的那些人这时拉开了架势,挥舞着手里的匕首和铁棍,面目狰狞地向秦俊鸟围拢了过来。
就在这时,一个人忽然闯进了门房,这个人一个箭步冲到了蒋新龙的身边,没等蒋新龙看清楚这个跑到他身边的人是谁,一把明晃晃的刀子就架在了蒋新龙的脖子上,这个人大声地说:“都别动,谁要是敢动一下,我就要了他的狗命nAd1(”
秦俊鸟这时才看清楚这个拿刀逼住蒋新龙的人竟是关久鹏的手下钩子,钩子来了,关久鹏应该也在附近,秦俊鸟知道他有救了。
蒋新龙低头看了一眼架在他脖子上的刀子,吓得他脸色煞白,身子就像筛糠一样抖动了起来。
蒋新龙冲着钩子咧嘴笑了一下,他这一笑实在是有些太勉强了,比哭还难看,他低声下气地说:“这位兄弟,咱们有啥话好好说,你别动刀动枪的,弄不好会出人命的。”
钩子狠狠地瞪了蒋新龙一眼,厉声说:“少他妈废话,你要是还想活命的话,就让你的人给我滚出去,不然的话我让你的脑袋搬家。”
蒋新龙当然不想脑袋搬家了,他慌忙对他带来的那些人说:“你们都出去,动作快点儿,都给我出去。”
蒋新龙带来的那些人看到他被钩子用刀子逼住了,谁都不敢轻举妄动,只好乖乖地出了门房。
蒋新龙看到他带来的那些人都出去了,脸上勉强挤出一丝笑意,说:“兄弟,我已经按照你说的让他们都出去了,你还是把刀收起来吧,我看这东西架在脖子上眼晕。”
钩子冷笑了几声,说:“你小子别想跟我耍花招,你最好给我老实点儿,要是惹我不高兴的话,我把你的脑袋砍下来当球踢。”
蒋新龙吓得一缩脖子,蔫头耷脑地说:“我保证老老实实的,你让我干啥我就干啥,我全都听你的。”
就在这个时候,秦俊鸟看到关久鹏快步走了进来,他的身后还跟着两个身强体壮的大汉。
秦俊鸟高兴地说:“关大哥,你也来了。”
关久鹏打量了秦俊鸟几眼,关切地问:“俊鸟兄弟,你没受伤吧?”
秦俊鸟笑着说:“关大哥,我没受伤nAd2(”
关久鹏说:“你没受伤就好。”
秦俊鸟说:“关大哥,你和钩子咋知道我在这里啊?”
关久鹏说:“俊鸟兄弟,这件事情以后我再告诉你,我现在要跟任国富那个畜生算账,给我妹妹讨回公道。”
秦俊鸟说:“关大哥,那个任国富就在外边,你可千万别让他跑了。”
“你放心,任国富他跑不了。”关久鹏这时大声地冲着门外说,“把任国富那个王八蛋给我带进来。”
关久鹏的话刚说出口,两个彪形大汉就把任国富押了进来,秦俊鸟这才知道原来关久鹏已经把任国富给抓住了。
任国富一边挣扎着一边说:“你们是谁啊?你们为什么要抓我?你们到底想干啥?”
关久鹏走到任国富的面前,语声冰冷地说:“任国富,你不认识我了吗?”
任国富把关久鹏从头到脚仔细打量了一遍,摇了摇头,说:“我看你是觉得挺眼熟的,我们以前肯定在什么地方见过吧。”
关久鹏说:“既然你想不起来了,那我就提醒你一下,我的名字叫关久鹏。”
关久鹏在说到“关久鹏”这三个字的时候故意把话音拖得很长,他是想提醒任国富他的身份,勾起任国富对他妹妹的回忆。
任国富愤怒地说:“原来你就是关久鹏,我正要去找你呢,没想到你居然自己送上门来了,我表弟周建涛被撞成了高位截瘫,都是被你和秦俊鸟害的。”
关久鹏说:“你表弟是罪有应得,他干了那么多坏事儿,现在被撞成了残废,那是他活该,要我是那个卡车司机,我就一下子撞死他nAd3(”
任国富气急败坏地说:“关久鹏,我要让你血债血偿,只要我偿,只要我不死,我就不会放过你的,我一定要替我表弟报仇。”
关久鹏说:“说到报仇,也是我替我妹妹报仇,是你害死了我妹妹,今天也要让你一命偿一命。”
任国富愣了一下,有些困惑地说:“你妹妹是谁啊?我都不认识妹妹,你竟然说我害死了你妹妹,你这是含血喷人。”
关久鹏说:“任国富,你这狼心狗肺的东西,这才几年的工夫你就把我妹子给忘得一干二净,我妹妹当初真是瞎了眼,咋会看上你这个忘恩负义的畜生。”
任国富说:“我根本就不认识你妹妹,这些年我一直在南方做生意,根本就没来过棋盘乡,你该不会是记错了吧。”
关久鹏愤然说:“你还敢说你不认识我妹妹,那我就再给你提个醒,你当年上高中的时候认识一个姓关的女同学吧。”
第787章 功败垂成
?||-&gt-&gt 任国富听完关久鹏的话脸色顿时大变,大声地问:“你到底是谁?你怎么会知道这件事情的?”
关久鹏冷笑着说:“任国富,你别以为跑到南方做了几年生意,混得人模狗样的,就没人知道你过去干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了,你底细我知道的一清二楚。”
任国富这时盯着关久鹏的脸看了足足能有三分钟,他恍然说:“我想起来了,你是关樱的哥哥,我以前见过你。”
任国富所说的“关樱”当然就是关久鹏的妹妹,也就是任国富在高中时候的女朋友。
关久鹏冷冷地说:“可惜啊,你现在才认出我来已经晚了,你害死了我妹妹,今天我就要给我妹妹讨回公道,我要是宰了你这个猪狗不如的东西。”
任国富说:“关大哥,当初关樱出了那样的事情我也非常内疚,我没想到关樱会寻死,关樱的死我有责任,是我对不住她,我不该躲着不见她。”
关久鹏说:“姓关的,你少跟我套近乎,要不是因为你这个狗杂种,我妹妹也不会死,这些年来我一直在找你,老天有眼,今天我终于把你给抓住了,我妹妹不能就这么白死了,你得给我妹妹偿命。”
任国富低声下气地说:“关大哥,我知道我对不住关樱,也对不住你们关家的人,前几年我还曾经去你家找过你们家的人,想向你们赔罪,可你们家的人已经搬家了。”
关久鹏说:“你这个敢做不敢当的软蛋,我妹妹怀孕的时候你干啥去了,你心里要是真有我妹妹的话,就不会在她最需要你的时候当缩头乌龟了,现在你说啥都没用,我妹妹死了那么多年,可你还活得好好的,这也太不公平了。”
任国富说:“关大哥,我知道你们家的人怨恨我,只要你们能原谅我,我愿意给你们家的人一些补偿,你想要多少钱,只要说个数就成,我知道钱跟关樱的一条命比起来微不足道,我就是想弥补一下我的过失,给你们关家人一些补偿nAd1(”
关久鹏说:“你以为给两个钱就能打动我们关家的人吗,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你就是给再多的钱也换不回我妹妹的命,我才不稀罕你的臭钱呢。”
任国富说:“关大哥,关樱已经死了,你就是把我杀了,关樱也活不过来了,你何必非要闹得两败俱伤呢。”
关久鹏怒冲冲地走到任国富的面前,抬手狠狠地抽了任国富几个耳光,恼火地说:“任国富,你他妈的还敢说这样的话,我看你对我妹妹的死一点儿愧疚悔恨的意思都没有,你就是一个无情无义的王八蛋。”
任国富说:“关大哥,你别生气啊,关樱死了,我比谁都难过,这些年我一直都没有结婚,就是因为我忘不了关樱,我欠她的太多了。”
关久鹏说:“我可不是我妹妹,你说的这些花言巧语骗不了我,我又不在你的身边看着你,谁知道你这些年搞过多少女人,你不结婚说不定就是为了方便搞女人。”
任国富说:“关大哥,这些年来我从来没有搞过女人,我一直都想再找一个像关樱那样的女人,可惜一直没找到。”
关久鹏不耐烦地说:“把这个畜生的嘴给我堵上,我不想听他说话,先让他多活一天,明天把他拉到我妹妹的坟前,我要当着我妹妹的面一刀一刀把他活剐了。”
那两个把任国富押进来的彪形大汉异口同声地说了声:“是。”
其中一个大汉走到门房的墙角,在地上捡起一块脏兮兮的毛巾,他打算用这块毛巾把任国富的嘴塞住。
就在这时任国富忽然猛地向仰头身后一撞,把站在他身后那个大汉给撞了一个趔趄,身子登时向后退了好几步nAd2(
就在把大汉撞开的一瞬间,任国富从腰间掏出来一个黑黢黢的东西对准了关久鹏的脑门,秦俊鸟看得很清楚那是一把手枪。
任国富的动作实在太快了,以至于所有人都没来得及反应,等到大家明白过来的时候已经晚了。
任国富一脸得意地说:“关久鹏,你想要我的命,没那么容易,这些年我在南方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就凭你们这几个人也想抓我,真是自不量力。”
关久鹏愤恨地说:“任国富,我日你八辈祖宗,有种的你就开枪啊,老子要是皱一下眉头,老子就不姓关。”
任国富说:“看到关樱的情面上,今天我不杀你,不过你最好放聪明点儿,以后离我远点儿,你要是再敢找我的麻烦,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关久鹏说:“任国富,你最好现在一枪打死我,你要是不打死我,我是不会放过你的,就是追到天涯海角,我也要替我妹妹报仇。”
任国富说:“关久鹏,该说的话我都已经说了,今天我不会杀你,关樱的死跟我有很大的关系,我欠你们关家一条命,今天我把这条命还给你们关家了,从今以后咱们两清了。”
关久鹏咬牙切齿地说:“任国富,你说的倒轻巧,你永远都欠我们关家一条命,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你就别想过一天安生日子。”
任国富说:“我可是给你机会了,你要是一直揪住这件事情不放,那可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如果下次你再落在我的手里,我绝对不会手下留下留情的。”
关久鹏说:“任国富,你的这条狗命我要定了,就算你今天不杀我,我也不会领你的情的。”
任国富说:“那咱们就走着瞧,看谁到底能弄死谁nAd3(”
任国富一边用枪指着关久鹏一边向后退,直到退到了门房的门口,他一转身跑了出去。
蒋新龙看到任国富一个人跑了,根本不理他的死活,他急得直冒冷汗,大声地说:“任老板,你不能扔下我不管啊,你快救救我啊,任老板……”
不过无论蒋新龙咋样叫喊,任国富都没有回应。
钩子这时呵斥了一声:“别叫了,再他妈叫,我把你剁成肉酱喂王八。”
蒋新龙吓得立即把嘴巴闭上了,他知道钩子不会把他剁成肉酱的,不过随便砍他几刀还是有可能的,他可不想挨刀子。
第788章 跪地求饶
?||-&gt-&gt 关久鹏看了钩子一眼,说:“钩子,把蒋新龙放了吧,我的仇人是任国富,跟他没有关系。”
秦俊鸟看到关久鹏要放走蒋新龙,急忙说:“关大哥,等一下,你把这个蒋新龙交给我吧。”
关久鹏说:“俊鸟兄弟,我知道你跟蒋新龙有过节,那我就把他交给你处置了,是打是骂都随便你,不过你可千万不能闹出人命来。”
秦俊鸟说:“关大哥,你放心吧,我有分寸。”
关久鹏这时对钩子说:“钩子,咱们出去吧,这里就交给俊鸟兄弟。”
钩子点头说:“是大哥。”
钩子走到秦俊鸟的面前,把手里的刀子交给了秦俊鸟,然后跟关久鹏他们三个人走出了门房。
朱老板本来以为这次他是死定了,所以趴在地上不停地磕头,可让没想到的是半路杀出个关久鹏,不仅给秦俊鸟解了围,也把他给救了。
朱老板看到任国富一个人走了,秦俊鸟拿着刀子要收拾蒋新龙,没有人注意他,他趁着这个机会从地上爬起来,一溜烟跑了。
门房里只剩下了秦俊鸟和蒋新龙两个人,蒋新龙惊恐不安地看着秦俊鸟,就好像大难临头了一样。
秦俊鸟走到蒋新龙的面前,晃了晃手里的刀子,说:“蒋新龙,没想到吧,你这么快就落在了我的手里。”
蒋新龙看了一眼秦俊鸟手里的刀子,战战兢兢地说:“秦俊鸟,你想干啥?你可别胡来啊?”
秦俊鸟笑了笑,说:“蒋新龙,你不用害怕,我就是想给你放点儿血,你开了这么长时间的大酒店,这好东西肯定吃了不少,所以你的血肯定比别人多,我想看看你的血到底比别人多多少nAd1(”
蒋新龙说:“秦俊鸟,我知道你恨我,恨不得一刀把我给杀了,可在你动手之前,我劝你还是要想清楚,你要是真动刀给我放血,这后果会是啥样,就不是你能掌控的了。”
秦俊鸟说:“蒋新龙,你放心好了,我不会让你死的,杀你这种人我怕脏了我的手,我说过了,我就是想给你放点儿血,只要血量不太大,你是死不了的。”
秦俊鸟说完把手指放在刀刃上试了试,摆出一副要动手的架势,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要杀猪呢。
蒋新龙说:“以前都是我的错,我今天在这里给你赔罪了,我不是人,我是混蛋,我不该处心积虑地对付你,更不该跟任国富合谋害你。”
秦俊鸟说:“蒋新龙,你现在说啥都晚了,今天不给你放点儿血,我咽不下心里的这口恶气。”
秦俊鸟挥舞手里的刀子,一步一步地逼向蒋新龙,眼看着刀尖就要碰到蒋新龙的衣服了。
蒋新龙这时忽然“扑通”一声跪在秦俊鸟的面前,涕泪交流地说:“我求你了,你就放过我这一次,我保证以后再也不敢跟你做对了,我现在马上回去把棋盘乡大酒店卖了,明天我就离开棋盘乡,以后我绝对不会踏进棋盘乡半步的。”
蒋新龙说完抱着秦俊鸟的腿放声哭了起来,看到蒋新龙这个样子,秦俊鸟也吓了一大跳,不过他很快就明白过来,别看蒋新龙平时耀武扬威的,可他毕竟是个怕死鬼,现在已经被吓得精神彻底崩溃了。
秦俊鸟这时也动了恻隐之心,杀人不过头点地,其实他也没打算把蒋新龙咋样,他就是想吓唬一下蒋新龙,给他点儿颜色瞧瞧,现在蒋新龙跪地求饶,他也只好顺坡下驴,放蒋新龙走了nAd2(
秦俊鸟说:“蒋新龙,你走吧,以后我再也不想看见你,不过你可别忘了自己说过的话,不再踏进棋盘乡半步。”
蒋新龙听到秦俊鸟放他走,如获大赦,他站起身来,说:“我说话算话,以后我绝对不会再回棋盘乡的,我要是做不到,就让我不得好死。”
蒋新龙说完站起身来,用手擦了一下脸上的鼻涕和眼泪,灰溜溜地走出了门房。
秦俊鸟跟在蒋新龙的身后也走出了门房,他看到关久鹏和钩子带着二十几个人正站在门口,他们看到蒋新龙从门房里走出来,并没有阻拦他。
秦俊鸟看到蒋新龙的带来的那些人一个都没有了,蒋新龙带来的这些人都是一些偷鸡摸狗的小混混,真动起手来他们根本就不是关久鹏带来的这些人的对手,关久鹏的手下们三拳两脚就把蒋新龙带来的那些小混混给打跑了。
秦俊鸟走到关久鹏的面前,说:“关大哥,你来的可真及时,你要是再晚来一会儿,估计那个任国富就把我的双腿给打断了。”
关久鹏说:“这个任国富可真够心狠手辣的,周建涛被车撞成了残废,他就要把你打成残废。”
秦俊鸟说:“关大哥,你是咋知道我被任国富给算计了?”
关久鹏说:“是袁芳告诉我的,她下午去商店买东西的时候看到蒋新龙带着一伙人从一家饭馆里走了出来,而且他们的手里全都拿着家伙,袁芳从他们的谈话中听到了你的名字,就悄悄地跟在他们身后,蒋新龙他们那些人去了乡中心小学后边的一个养鸡场,而且蒋新龙他们在养鸡场的周围躲了起来,一副鬼鬼祟祟的样子,她怕被蒋新龙他们发现,就没继续跟踪他们,她回来就把这件事情告诉我了,我怕他们会害你,就带着兄弟们来了,没想到竟然在这里撞见了任国富那个狗杂种。”
秦俊鸟说:“可惜的是任国富这狗东西的身上还带着枪,这次让他跑了,下次再想抓住他可就难了nAd3(”
关久鹏说:“任国富他跑得了一时可他跑不了一世,就算是把棋盘乡挖地三尺我也要抓到他。”
秦俊鸟说:“关大哥,就怕任国富这小子躲起来不露面,他要是跑回南方去,到时候想找到他可是难上加难了。”
关久鹏说:“你放心吧,我已经在乡里布了眼线,很快就会有任国富的消息的。”
秦俊鸟说:“关大哥,你还真打算杀了任国富给你妹妹报仇啊?”
关久鹏说:“不杀了他,我就是死了也不瞑目,我那可怜的妹妹不能白死了。”
第789章 人去楼空
?||-&gt-&gt 秦俊鸟说:“关大哥,你要是真把任国富给杀了,到时候会有啥后果,你想过没有?”
关久鹏说:“我想过,要是我能得偿所愿,亲手杀了任国富,我就去公安局投案自首,到时候是死是活任凭公安局的人处置。”
秦俊鸟说:“关大哥,我觉得你最好还是静下心来想一想,任国富那种人根本不值得你这么做。”
关久鹏说:“俊鸟兄弟,听你话里的意思,你好像不赞成我杀了任国富那个狗东西。”
秦俊鸟说:“关大哥,跟你说句心里话,我一直不赞成杀了任国富,任国富虽然可恨,可罪不至死,你要是杀了他,还得替他偿命,你没必要为了他那种人把自己的后半辈子也搭进去,这可是得不偿失的事情。”
关久鹏说:“俊鸟兄弟,我早就下定了决心,只要能杀了任国富,让我付出任何代价我都愿意。”
秦俊鸟说:“关大哥,你想给你妹妹报仇,可以用很多办法对付任国富,你为啥非得用这种办法呢。”
关久鹏说:“不亲手杀了任国富这个王八蛋,难解我心头之恨,我找了他这么多年,就是为了要他的狗命。”
秦俊鸟说:“关大哥,你的心情我能理解,可你不能为了给你妹妹报仇,就不计后果,你有没有替袁芳想过,你要是杀了任国富,那她咋办啊?”
秦俊鸟的话说到了关久鹏的心坎上,他不在乎自己的生死,可他不能不在乎袁芳,关久鹏沉默了一会儿,说:“你说的没错,我一直在想咋样为我妹妹报仇,却从来没有为袁芳想过,以前我是孤身一个人,想干啥就干啥,不用想这想那的,可现在不一样了,袁芳是我的未过门的媳妇,我做事情就不能由着自己的性子来了nAd1(”
秦俊鸟看到关久鹏有些动摇了,说:“关大哥,这年月能找一个真心对你的女人可不容易,你现在也是有家室的人了,你可不能辜负了袁芳对你的一片心啊。”
关久鹏轻叹了一口气,说:“俊鸟兄弟,我现在心里很乱,这件事情你让我再好好想想。”
秦俊鸟说:“那好,关大哥,你回去再想想,报仇的事情一定要慎重,俗话说一失足成千古恨,这世上可没有卖后悔药的。”
关久鹏说:“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可我一想到我死去的妹妹,我这心里就难受,她死的时候才只有十八岁,那可是如花一般的年纪啊。”
秦俊鸟说:“关大哥,我知道你一时半会还转不过这个弯儿来,不过不要紧,早晚有一天你会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