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山村如此多娇-第2部分

*,一颗心“砰”“砰”“砰”跳的厉害。
燕五柳倒是没怎么样,反而是孟玉双尖叫了一声,急忙拉过被子将身子盖住,皱着眉头说:“刘镯子,你抽什么羊角风,我们都没穿衣服,这下好了,让他看了个全乎。”
刘镯子撇着嘴说:“你身上长了啥东西,别人又不是不知道,谁稀罕看。再说你穿着衣服哩,别人就算想看也看不到,你急个啥。”
燕五柳放下手里的米粥,拉过被子挡在胸前,说:“看了就看了,又不会少二两肉,有什么大不了的。再说俊鸟还是个毛头小伙子,让他看了也不算吃亏。”
孟玉双一想燕五柳的话有道理,她穿着衣服,也没让秦俊鸟看到什么。要吃亏也是燕五柳吃亏,也就不再计较了。
三个人趴在炕上,大口地吸溜着碗里的米粥,很快三个人就把米粥喝干了。
秦俊鸟也就着咸菜疙瘩,蹲在灶台前喝了几碗米粥。秦俊鸟吃完饭后,外边的雨也小了。
三个女人这时想要回家,可是三个女人的衣服秦俊鸟还没有给烤干。
孟玉双埋怨起秦俊鸟来,瞪着一双丹凤眼说:“俊鸟,你就是个吃货,咋不把我们的衣服烤干了再吃饭。”
燕五柳说:“俊鸟是人傻心不傻,他也知道光着屁股的女人好看。”
刘镯子说:“要不,今晚咱们就俊鸟家里住下,把炕给他占了,让他到外边的狗窝里去睡。”
说完,三个女人哈哈大笑,秦俊鸟也跟着笑。
雨到了天快黑时才停下来,秦俊鸟也把她们的衣服给烤干了。三个女人穿好衣服后,说说笑笑地走了。
这三个女人走后,秦俊鸟又想起了石凤凰,不知道她在城里过上好日子没有。晚上在梦里他还梦到了石凤凰,梦到了石凤凰搂着他睡觉,还让他摸她的身子,秦俊鸟知道石凤凰去了城里就不会再回来了。他可能再也摸不到石凤凰了。去分享
第5章 找上门来
? 这几天西梁河涨水了,以前膝盖深的河水,现在已经到了胸口,河上的石桥也被上涨的河水给冲垮了。
秦俊鸟没法过河,这几天也就不能去地里干活了。
日头西落的时候,秦俊鸟拿起刚磨好的斧头,准备劈些木头留着阴天下雨的时候烧火用。
忽然,一只灰色的野兔子从他的眼前一闪跑过。
秦俊鸟住的房子在山脚下,所以时常有从林子里跑出来的野鸡野兔等一些野物在房前屋后经过。
秦俊鸟已经半个月没有吃过肉了,一见到野兔子,他的眼睛里顿时放了光,秦俊鸟拔脚就向野兔子追了过去。
野兔子跑的飞快,不过秦俊鸟从小在山里长大,野兔子没少抓,知道野兔子的习性,所以就算野兔子跑的再快,也没把他甩掉。
很快,秦俊鸟就追到了一片瓜地里,这片瓜地就是廖大珠和廖小珠看的那片瓜地。
野兔子被秦俊鸟追到了窝棚边上忽然停了下来,脑袋机警向四处张望着。
秦俊鸟轻手轻脚地向窝棚走去,等他离窝棚还有一米远时,猛地向野兔子扑去,可是没等秦俊鸟扑到,野兔子一溜烟就钻进了瓜地旁的林子里。
秦俊鸟扑了个空,丧气地想往回走,这时听见窝棚里传出廖大珠和廖小珠的说话声,先是廖小珠问:“姐,你说女人是咋生出孩子的?”
廖大珠笑着说:“还能咋生,当然是用肚子生了。”
廖小珠说:“你说的轻巧,就像你生过一样。”
廖大珠说:“我没吃过猪肉,还看见过猪跑,你没见过咱家的母猪是怎么下猪崽子的啊nAd1(”
廖小珠又问:“我是说男人跟女人在一起咋就能生出孩子来,你说女人跟男人睡觉就能睡出孩子来,为啥咱俩跟咱爹在一个炕上睡那么长时间也没生出个孩子来,他跟咱娘睡觉咋就能生出咱俩来。”
廖大珠“格”“格”地笑了几声,说:“你呀,真是个榆木脑袋,配人跟配牲口是一回事儿,没男人撒尿那家什帮忙,女人就是再能耐也生不出孩子来。”
廖小珠也跟着笑起来,说“我知道了。”
廖大珠说:“你的脑袋里整天都想些啥东西,这些话要是让咱爹听见了,看他不打断你腿。”
廖小珠哼了一声,说:“咱爹才没工夫搭理咱俩,他这会儿说不上在谁家又赌上了。”
秦俊鸟听到这里,瓜地边上忽然传来几声狗叫,秦俊鸟急忙跑出瓜地,直接回了家。
秦俊鸟刚到家门口,就看见冯寡妇正坐在他家门前大口地吃着一根黄瓜,她见秦俊鸟上气不接下气的,问:“俊鸟,你这是干啥去了,跟做贼被狗撵了一样。”
秦俊鸟笑着说:“没干啥,我就是去追了会儿野兔子,可惜没追上。”
冯寡妇忽然板起脸问:“俊鸟,我问你那天到我家偷看的人是不是你?”
秦俊鸟一天这话,心里“咯噔”一下子,很不自然地笑了笑,说“婶子你说啥呢,我咋听不懂。”
冯寡妇一起身,从屁股拎起一个袋子扔在秦俊鸟的脚下,说:“我的话你听不懂,这个袋子你总归认识吧。”
秦俊鸟看了一眼袋子,这个袋子他当然认识,它就是那天装栗子的那个袋子。
秦俊鸟还想装糊涂,冯寡妇忽然又说:“正好我家地里的农活没人干,这这几天你就到我家里把农活都干了,你要是不同意的话,我就拿着这个袋子去找你妈孟水莲说道说道去,这个袋子别人不认识她肯定认识,我看到时候你的脸往哪搁nAd2(”
秦俊鸟吓得脸色一变,他知道这事想不承认都不行了。他低声下气地说:“婶子,我干,我干。只要你不把这事告诉我妈,你让我干什么就干什么,你让我往东我绝不往西,你让我打狗我绝不撵鸡。”
冯寡妇“扑哧”一声笑了出,伸手在秦俊鸟的脸上掐了一把,说:“看你那傻样,毛还没长全,就敢偷看女人洗澡,下次还敢不敢了。”
秦俊鸟连忙低下头说:“不敢了,婶子,以后我再也不敢了。”
冯寡妇说:“你还傻站着干什么,快去我家的地里干活啊。”
秦俊鸟点头说:“哎,我这就去。”
这几天,秦俊鸟每天白天都在冯寡妇家的地里干活,晚上在冯寡妇家吃完饭就回家睡觉。
冯寡妇一个女人自己过日子,很多农活她都干不动,有秦俊鸟帮忙她就轻松多了。
不到半个月,秦俊鸟就把冯寡妇家里的农活都干完了。冯寡妇自然非常高兴。
当晚冯寡妇给秦俊鸟做了一桌子的好菜,还打了三斤好白酒。
冯寡妇给秦俊鸟倒了一碗酒,然后又给自己倒了一碗,冯寡妇端起酒碗,笑着说:“俊鸟大侄子,这些天你受累了,要不是帮忙,我家里的这些农活我一个人得干到猴年马月。”
秦俊鸟也端起酒碗,笑着说:“没啥,我这个人没啥能耐,就是有把子力气,干这些农活也没觉得累。”
冯寡妇说:“之前我跟你说的那些话都是逗你玩的,像你这么大的小伙子偷看女人洗澡也没啥,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还偷看过男人洗澡哩nAd3(”
说完,冯寡妇和秦俊鸟都哈哈大笑,然后两个人碰了一下酒碗,冯寡妇先喝了一大口,秦俊鸟也跟着喝了一大口。
秦俊鸟的酒量很一般,以前他只是在过年过节的时候喝过几回,不过喝的都不多。秦俊鸟勉强跟冯寡妇喝了半碗,就觉得胃里跟火烧了一样。冯寡妇似乎有意要灌他,又把他的酒碗倒满,说:“俊鸟,把这碗酒都喝了。”
秦俊鸟摆了摆手,表情难受地说:“不行,婶子,我喝不下了。”
冯寡妇说:“有啥喝不下的,酒这东西就是水,不过就是比水辣了些,捏住鼻子,一咬牙就喝下去了。”
秦俊鸟说:“我真喝不下了,我要是喝醉了,就回不了家了。”
冯寡妇说:“回不了家有啥,婶子的家就是你的家,你今天要是喝醉了,就在婶子家睡了。”
秦俊鸟只好硬着头皮把冯寡妇给倒的酒全喝下去了,这一喝下去不要紧,秦俊鸟忽然感到天旋地转的,脑袋里“嗡”“嗡”地响个不停。
秦俊鸟想到炕上去躺一会儿,可是没走几步,脚底下发软,他就摔倒了,然后他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当秦俊鸟醒来时,脑袋跟裂开了一样疼,他勉强睁开眼睛向四处看了看,原来他正躺在冯寡妇家的炕上,屋里的灯亮着,冯寡妇却不知道跑什么地方去了。
秦俊鸟忽然觉得尿泡憋的难受,从炕上爬起来,迷迷糊糊地出了屋子,到了院子里走到一棵枣树下,然后解开裤腰带,舒舒服服地尿了一泡尿。
忽然,从枣树后传来一阵女人若有若无的哼哼声,秦俊鸟仔细听了听,声音好像是从豆腐房里传来的,以前冯寡妇的男人活着的时候,她家曾开过豆腐房,他男人死后就不开了。
学生现在正在放暑假,陆雪霏也回县城的家里了,所以家里只有冯寡妇一个人住。豆腐房里人的难道是冯寡妇,大半夜的冯寡妇不在屋子里睡觉,跑到豆腐房里干什么去了。
秦俊鸟轻轻地走到豆腐房的窗前,豆腐房的窗户上挂着蓝布窗帘,不过窗帘挡的不太严实,从外面还是能看到里面的情景的。
豆腐房里没有亮灯,幸好有月光从豆腐房的后窗户照进来。秦俊鸟隐约能看见冯寡妇正光着身子坐在磨豆子的磨盘上,一对饱满的**正对着他。
冯寡妇两腿夹紧,一只手握着自己的一个饱满的**,另一只手伸进了双腿间。她的身子随着双腿间的手上动作而扭动着,嘴里喘着粗气,似乎很难受又很舒坦的样子。
很快,冯寡妇的身子猛地抖了抖,然后整个人都瘫倒在了磨盘上。
秦俊鸟看得目瞪口呆,村里人都说冯寡妇是个正经女人,一个人过了这么多年不易,而且还从来没传出过什么闲话,秦俊鸟此刻才知道冯寡妇为什么能那么多年都不找男人一个人过日子了。
这时,冯寡妇慢慢地又坐了起来,拿起放在磨盘旁的衣服裤子往身上套。
秦俊鸟见状,急忙跑回屋里,又躺在炕上,闭上眼睛装睡。
随后,冯寡妇也走了进来,她走到秦俊鸟的跟前看了看,见他还在睡觉,就把灯拉灭了,然后脱鞋上了炕。
想起刚才豆腐房里的情景,秦俊鸟想睡也睡不着了,下身的那个东西不知道犯了什么病,直挺挺地顶起来,把他折磨得够呛。
冯寡妇倒是很快就睡着了。秦俊鸟几次想翻身压到冯寡妇的身上,可是他没敢,他知道冯寡妇可不是好惹的,要是弄出事情来,他可就惨了。
女人的身子摸也摸过了,看也看过了,可秦俊鸟就是不知道跟女人做那种事是个啥滋味。
好不容易熬到了天亮,秦俊鸟一骨碌爬起来,穿上衣服想回家。
“俊鸟,天还早着呢,再睡一会儿吧。”冯寡妇说着翻了个身,含糊不清地说了句。
冯寡妇这一翻身不要紧,一对白花花的**从宽松的领口处半露了出来。秦俊鸟看着中间那一条深深的肉沟胸膛剧烈的起伏着。
想起昨晚豆腐房里的事情,秦俊鸟的全身就跟火烧一样难受,他真想把手伸进那条肉沟里,但他忍住了。
秦俊鸟咬了咬嘴唇,向那两个如熟透的桃子一般的**又看了一眼,说:“不了,家里没柴禾烧了,我得早点儿回去多劈些柴禾。”
秦俊鸟说完匆忙下地穿鞋,小跑着出了冯寡妇家。去分享
第6章 因祸得福
? 西梁河的河水退了之后,秦俊鸟又开始忙活起自己家的那几亩地。
经过几场透雨的滋润,地里的庄稼开始疯长,很快一人多高的青纱帐就起来了。
这天,秦俊鸟打算去地里看看高粱的长势,他刚走到村口,就看见廖小珠满头大汗地推着一辆破旧的二八自行车从他家的门口路过。
廖小珠一见秦俊鸟,就走了过来,将自行车推到秦俊鸟的面前,说:“俊鸟,你给看看,这车的链子掉了,我骑不走了。”
秦俊鸟接过自行车,蹲下身去看了看,车链子果然掉了。
“俊鸟,你能弄上不?”廖小珠有些着急地问。
秦俊鸟点点头说:“就是链子掉了,没啥大毛病,一会儿就能弄好。”
廖小珠也蹲下来,说:“你快些弄,我爹昨天在窑厂村赌钱时被人打了,现在正在县医院住院,我得给我爹送治病的钱。”
秦俊鸟一边摆弄着车链子一边说:“小珠,你放心,马上就能弄好,误不了你送钱。”
秦俊鸟仔细地将车链子上的空隙与齿轮上的锯齿对好,然后抬起自行车的后轱辘,用力地转了几下车脚蹬,车链子一拉紧就严丝合缝地咬在了齿轮上。
廖小珠高兴地拍了一下秦俊鸟的肩膀,笑盈盈地说:“俊鸟,没想到你平时憨头呆脑的,还真有两把刷子。”
秦俊鸟有些飘飘然地摸了摸自己的脑袋,憨笑着说:“上个车链子不算啥能耐。”
秦俊鸟把车链子上好了,廖小珠推起自行车就走。廖小珠的个头虽然在女人中算是高的,可二八自行车毕竟是男车,再加上乡间的道路坑坑洼洼的,廖小珠没骑出多远就停了下来nAd1(
秦俊鸟看着廖小珠吃力的样子,走过去说:“小珠,你要是愿意的话,我载你去县里。”
廖小珠正为自己骑不好这辆车而发愁,一听说秦俊鸟主动要载她,她一笑,说:“正好,我嫌这车太累人,你来载我吧。”
秦俊鸟骑上自行车,廖小珠在车后货架上坐稳后,他用力地双脚一蹬,自行车就听话地跑了起来。
由于村里的道路不平,所以坐在车后的廖小珠被颠簸的几次差点没从车上掉下去。虽然廖小珠不想碰秦俊鸟的身子,更不想让秦俊鸟碰她的身子,可是她不得不伸出双手死死地搂住秦俊鸟的腰。
当廖小珠那两只柔软的白手搂在秦俊鸟的腰间时,秦俊鸟的心里别提有多美了。
廖小珠和廖大珠可是村里头最漂亮的姑娘,廖小珠能这么紧的抱着他,这样的美事儿可不是谁都能遇到的。
“小珠,你抱紧了。”秦俊鸟心里头美滋滋的,只觉得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儿,车速也跟着快了起来。
廖小珠皱着眉头坐在车后,时不时地提醒秦俊鸟说:“俊鸟,你这个傻鸟,看着路骑,我的屁股都要颠两半了。”
“哎,我知道了。”秦俊鸟虽然嘴里这么答应着,可是他故意往一些高低坑洼的路面上骑。
车子每颠簸一下,廖小珠的身子就会不由自主地向秦俊鸟的身上靠,她胸前的那对软绵绵的肉球就会跟着往他的背上压,那种肉嘟嘟的感觉让秦俊鸟觉得非常过瘾。
秦俊鸟心里打什么鬼主意自然瞒不过廖小珠,廖小珠实在受不了了就狠狠地在秦俊鸟的后腰上掐了一把,笑骂着说:“死东西,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花花心思,你就是想让我搂着你,我搂得越紧你越高兴。”
秦俊鸟嘴硬说:“小珠,是这路太不平了,等到了乡里就好了nAd2(”
秦俊鸟说话间,前面路面上忽然出现一个半米深的大坑,等到秦俊鸟发现时想刹闸已经晚了,前车轱辘一下子就掉进了大坑里,后车轱辘跟着就扬了起来。
秦俊鸟和廖小珠都从车上掉了下来,廖小珠坐在车后,所以先被甩了下去,仰面跌倒在路边的一个没水的沟里,紧接着秦俊鸟也从车鞍座上飞出去,正好摔在廖小珠的身上。
秦俊鸟飞起来时眼前一黑,落到廖小珠的身上后眼睛直冒金星。他只觉得双手摸到了两个圆圆的软软的东西,感觉就跟那天他摸石凤凰的**一样。
秦俊鸟好奇地捏了捏,心里有一种说出的美妙感觉。
这时耳边忽然传来廖小珠的尖叫声:“秦俊鸟,你这个流氓,你往哪里摸,快把你脏手给我拿开。”
秦俊鸟抬眼看了看,这一看他的脸一下子就涨得通红,原来他双手正紧握着廖小珠的一对高耸浑圆的**。
秦俊鸟慌忙把手松开,从她的身上爬起来,解释说:“小珠,我不是故意的,你别往心里去。”
廖小珠气哼哼地坐起身来,瞪着一双如杏子般的大眼睛,红着脸说:“秦俊鸟,你这个臭流氓,你敢摸人家的……”
那两个字廖小珠没好意思说出口,她抬脚在秦俊鸟的腿上狠狠地踢了几下。
秦俊鸟自知理亏,低声下气地说:“小珠,我真不是想耍流氓,我就是一下子被摔糊涂了。”
廖小珠铁青着脸说:“这件事我跟你没完,还不拉我起来。”
廖小珠说完把手伸出来,要让秦俊鸟拉她。
秦俊鸟急忙把廖小珠拉起来,廖小珠站起来后,又挥手在秦俊鸟的胸前捶了几下,埋怨说:“都是你,让人家丢死人了nAd3(这事情要是传出去,你让我在村里咋活。”
秦俊鸟急忙又赔礼道歉,好话说了一箩筐,可廖小珠还是不依不饶。
秦俊鸟无奈,只好说:“小珠,还是给你爹送钱治病要紧,等给你爹送完钱,你想把我咋样都行。”
这话果然管用,廖小珠不再跟他闹了。
两个人从沟里上了路面,秦俊鸟扶起那辆摔在路边的自行车,秦俊鸟检查了一下自行车,还好自行车没有摔坏。
秦俊鸟骑着自行车载着廖小珠又骑了一个多小时来到了石城县的县城。
廖小珠她爸廖金宝就在县人民医院住院。
两个人到了县人民医院后,秦俊鸟先陪着廖小珠把住院治病的钱交了,然后又跟着廖小珠来到了病房。
病房里,廖金宝四仰八叉地躺在病床上,一条腿打着石膏,胳膊上缠着绷带,脑袋上也缠着绷带,看样子被人打的不轻。
廖大珠正坐在病床前给廖金宝喂饭,廖金宝看到秦俊鸟走进来,咧嘴笑了笑,说:“俊鸟大侄子,你来了。”
秦俊鸟也笑了笑,说:“金宝叔,听说你住院了,我来看你。”
廖金宝点了点头,又问廖小珠:“小珠,钱交了吗?”
“交了。”廖小珠答了一句,然后走到床边坐下。
廖大珠放下手里的碗筷,说:“小珠,你们两个还没吃饭吧,我去食堂给你们买饭。”
廖小珠说:“姐不用了,等晚上一起吃吧。”
廖大珠看了一眼秦俊鸟,说:“你不吃,那俊鸟也得吃啊。”
廖小珠说:“他也不吃,他不饿。”
廖小珠说完,瞪了秦俊鸟一眼。
秦俊鸟笑了一下,说:“大珠姐,我不饿,等晚上一起吃吧。”
这时,廖金宝忽然说:“我想小解。”
廖大珠和廖小珠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她们都是姑娘家,当然不能扶廖金宝去男厕所,两个人同时把脸转向了秦俊鸟。
秦俊鸟外表看起憨傻,可是心里明白,这种事情廖大珠和廖小珠谁去都不妥,他去正合适。
秦俊鸟站起身来,说:“金宝叔,我背你。”
“那麻烦你了大侄子。”廖金宝感激地看着秦俊鸟。
男厕所离病房不太远,廖金宝的腿断了,秦俊鸟把他背了到厕所,然后又搀着他小解。
廖金宝小解完了,秦俊鸟刚要背他回病房,廖金宝笑着说:“大侄子,不急,我们两个说会话再回去。”
“金宝叔,听你的。”秦俊鸟点点头。
廖金宝问他:“俊鸟,今年多大了?”
秦俊鸟回答:“二十了。”
廖金宝又问:“定亲了没有啊?”
“没有。”秦俊鸟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脑袋。
廖金宝接着问道:“你看我家大珠和小珠咋样?”
秦俊鸟愣了一下,不知道廖金宝说这话是安的什么心思,他说:“大珠和小珠是村里最好看的姑娘,村里人都说谁要是娶了她们姊妹俩当媳妇,那是八辈子修来的福气。”
廖金宝说:“你想娶她们当媳妇不?”
秦俊鸟“嘿”“嘿”笑了几声,说:“当然想了。”
廖金宝说:“你想娶她们当媳妇这也不难,我是她们的亲爹,这婚姻大事我要是说上一句,她们哪个敢不听。”
秦俊鸟说:“叔,你说的是。”
廖金宝接着说:“跟叔说说你看上哪个了,是大珠还是小珠?”
秦俊鸟想了想,低下头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小珠。”
廖金宝笑着说:“这事情说好办也好办,说不好办也不好办。你知道咱家你婶子死的早,这两个闺女是我一手拉扯的大的,我可是没少操心,别的不说,就说我这俩闺女的模样在十里八乡的那也是数一数二的,我为了养她们可是花了不少的钱,所以这财礼钱我可得跟你说道说道。”
“这个好说。”秦俊鸟嘴上虽然这么说,心里却在骂娘,廖金宝真是够不要脸的,廖大珠和廖小珠从小到大他根本就没怎么管过,这会儿又装镊样地说起财礼钱来。
廖金宝说:“叔知道,你是你妈孟水莲捡来的,你上边还有两个没结婚的哥哥,家里不宽裕,我不多要,你就给五千块的彩礼钱,小珠就是你的媳妇了。我今天拿到钱,明天就把小珠送过门。”
秦俊鸟一脸为难地看着廖金宝,以他家里的情况,别说是拿出五千块,现在就是拿出一千块钱都难。
这时,厕所外忽然传来廖大珠的喊声:“爸,你小解完了没有,医生来给你做检查了。”
廖金宝压低声音说:“大侄子,这话先说到这里,我们以后有工夫再说。”去分享
第7章 要一间房
? 秦俊鸟背着廖金宝出了厕所,廖大珠站在男厕所的门口正向里面张望着。
廖金宝瞪着眼睛骂了廖大珠一句:“死妮子,这是男厕所,你跑这来干啥,喜欢闻这里的屎尿味儿咋的,还不赶紧回去。”
廖大珠伸了伸舌头,没敢言语,跟在秦俊鸟的身后回了病房。
医生给廖金宝检查完后,到了吃晚饭的时间,廖大珠在医院的食堂买了馒头和菜汤。秦俊鸟饿了半天了,见了馒头和菜汤就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吃晚饭后,廖大珠要留在医院里照顾廖金宝,廖小珠还要回村里筹钱,她今天交的只是手术费,住院费还没有交,医院只给三天的时间。
趁着天还没有黑,秦俊鸟和廖小珠出了医院,他们想在天黑之前赶回村里。
两个走到医院门口,发现放在医院门口的自行车竟然不见了踪影,秦俊鸟在四处找了半天也没找到。
廖小珠有些晦气地说:“俊鸟别找了,肯定是让贼给偷了,以前就听村里人说城里的贼多,没想到让咱们给遇上了,真倒霉!”
秦俊鸟不解地说:“这城里人都是有钱人,偷咱这不值钱的旧自行车干啥。”
廖小珠气呼呼地说:“鬼才知道呢,这些缺德的贼东西。”
这个时间回乡里已经没有车了,两个人又不能走着回去。今晚是回不了村里了,两个人只能先找个地方住下。
两个人将身上的钱凑了一下,秦俊鸟将全身上下都翻遍了,只摸出两块钱,加上廖小珠手里的七块钱,一共才九块钱。
两个人进了一家比较大的旅店,一问一间房要十五块钱,他们手里的钱连一间房的钱都不够nAd1(
秦俊鸟说:“小珠,要不跟你姐再要点儿。”
廖小珠白了秦俊鸟一眼,没好气地说:“要啥,我姐把她身上的钱全都给了我,再要就是要她的命了。”
秦俊鸟一脸无奈地说:“那咋办,我们总能睡马路上吧,我一个人男人倒是没什么,你一个姑娘家可遭不了这罪。”
廖小珠皱起眉头说:“你的脑子是猪脑子啊,这县城里旅馆不只这一家,我们不会找一家便宜的。”
秦俊鸟笑着摸了摸脑袋,说:“小珠,还是你脑子灵,对我们再找找看,一定有比这家便宜的。”
两个人拐弯抹角,终于找到了一家小旅馆。
两个人走了进去,门口坐着一个二十多岁的女服务员,廖小珠问她:“妹子,你这最便宜的一间房多少钱?”
旅店服务员抬眼皮看了两个人一眼,面无表情地说:“我们这最便宜的房间是八块钱一间,你们要吗?”
秦俊鸟看了廖小珠一眼,廖小珠的手里攥着两个人身上仅有的九块钱,这里的房间要八块钱一间,刚好还剩下一块钱,她点点头,说“要。”
旅店服务员又问:“你们要几间房?”
廖小珠咬了咬牙,说:“要一间。”
服务员诧异地看了廖小珠一眼,又用一种厌恶的眼神看了秦俊鸟一样,那意思像是在说,这么漂亮的姑娘跟了这么一个不像样的男人真是糟蹋了。
秦俊鸟也觉得他跟廖小珠住一个房间不太合适,说:“要不,我去汽车站对付一晚,”
廖小珠说:“算了,我们两个就在一个房间里将就一夜nAd2(”
服务员把两个人领到了二楼的209房间。门打开后,服务员把房间的灯打开,房间不大,而且里面只有一张大人床。
秦俊鸟皱着眉头问:“你这里一张床让我们两个人咋睡啊?”
服务员冷哼了一声,说:“咋睡是你们两个人的事情,你们要住就住,不住就算了。”
廖小珠在秦俊鸟的胳膊上狠狠的掐了一下,秦俊鸟马上闭嘴不说话了。
廖小珠说:“我们住。”
房间里虽然只是一张单人床,不过秦俊鸟和廖小珠要是挤一挤的话也能住下,可问题是廖小珠愿不愿意跟秦俊鸟挤一张床上睡。
秦俊鸟看着廖小珠,廖小珠也在看着秦俊鸟,虽然两个人都没有说话,但是谁都知道对方心里在想什么。
秦俊鸟说:“小珠,要不我睡地上,你睡床上。”
让秦俊鸟睡在地上,廖小珠的心里有些不忍,她说:“算了,我们就一张床上挤一晚上,可有一句话我要说在前头,你心里可不准打什么坏主意。”
秦俊鸟说:“小珠,你放心,我不会的。”
廖小珠还是不放心,在睡下前,她从床底下翻出个空酒瓶子放在两个人的中间,警告秦俊鸟说:“你睡觉的时候老实点,不准过界。你要是敢过界,我就一脚把你踢下床去。”
秦俊鸟说:“你放心,我一定老实睡觉,绝对不会过界的。”
两个人睡下后,为了让自己的身子不碰到廖小珠的身子,秦俊鸟只能侧身睡在床边。廖小珠也是侧身睡的,而且是背对着秦俊鸟。
秦俊鸟借着窗外照进来的路灯的微弱光线看着廖小珠曲线分明的身子,心里突突地跳起来,尤其是看到廖小珠那滚圆丰满的屁股蛋子,他真想捏上两把nAd3(
很快廖小珠就睡着了。可秦俊鸟怎么也睡不着,身边躺着廖小珠这样一个勾人的身子,秦俊鸟的心里早就长草了。
廖小珠轻轻地翻了一下身,身子由侧躺变成了平躺,一对高高耸起的**随着她的呼吸而起伏着,想起白天自己因为意外摸到那两个肉团时的美妙感觉,秦俊鸟的下身被刺激的一下子就顶了起来,肚脐眼下边就堵了什么东西一样难受。
秦俊鸟憋胀的实在受不了了,就爬起来轻手轻脚地下了地,想去厕所撒泡尿。
厕所在一楼,秦俊鸟撒完尿后又回到二楼,推门进了房间。
秦俊鸟出去时,廖小珠并没有盖着被子,也没有脱衣服,她可能是嫌这家小旅馆不干净。
秦俊鸟回来时廖小珠的身上已经盖上了一个毛巾被。
难道自己刚才身体上的变化让廖小珠觉得到了,不可能啊,他出去时廖小珠明明是睡着了。秦俊鸟一边胡思乱想着一边躺在了床上。
秦俊鸟躺在床上没过多久,廖小珠忽然把手从毛巾被里探出来,慢慢地伸进了秦俊鸟的裤裆,开始拨弄起他的下身来。
秦俊鸟被她这一弄,心里一下拱起火来。心想这廖小珠看起来挺正经的,没想到也是个耐不住性子的浪女,秦俊鸟胆大地把手放到她的身上开始摸起来。
秦俊鸟摸了一会儿,廖小珠可能是他摸的嫌不过瘾,抓着秦俊鸟的手伸进她的衣服里,然后按在她饱满的**上。秦俊鸟本来已经老实的下身又抬起头来,他一边喘着粗气一边揉捏着,又用手指夹住尖端的两个葡萄粒大小的肉疙瘩拉了几下,廖小珠似乎很痛苦地哼哼了几声。
“小珠,我喜欢你……”秦俊鸟一掀毛巾被就压在了廖小珠的身上。
这时,房间的灯忽然亮了,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在秦俊鸟的身下惊恐地看着他,秦俊鸟这时发现被他压在身下的女人竟然不是廖小珠。
“你是谁?你怎么跑到我的床上来了?来人啊,抓流氓啊。”女人一把将秦俊鸟推到一边,又踢又打地大叫起来。
女人这一大声叫唤,惊动了别的房间的客人,几个住店的男人光着上身就冲了进来,有的手里拿着暖水瓶,有的手里拿着笤帚。
秦俊鸟连滚带爬地下了床,向门外跑去,结果与一个怒气冲冲跑进来的男人撞在了一起,男人一把抓住他的衣领,大骂:“我日你八辈祖宗的,我看你是不想活了,敢欺负我媳妇,我今天骟了你。”
秦俊鸟苦着脸解释说:“大哥,我不是想欺负你媳妇,我也不知道你媳妇咋就跑到了我的床上。”
男人一听,脸都气绿了,他挥起拳头,横眉怒目地说:“还敢说这是你的床上,这是老子的床,今天我不把你打出屎来,我就对不起我家的先人。”
没等男人动手,廖小珠走了进来。原本廖小珠已经睡着了,是这屋的吵闹声把她给吵醒了,她一看秦俊鸟不在床上,就出了房间看看究竟发什么事情了,正好看到秦俊鸟在隔壁房间里。
廖小珠看到男人要打秦俊鸟,急忙拦住男人,说:“大哥,你怎么能打人呢。”
男人大声地说:“他欺负了我媳妇,我怎么就不能打他,我不仅要打他,我还要告他,我要把他送进去蹲班房。”
廖小珠看了一眼坐在床上的抹眼泪的女人,又看了看秦俊鸟,马上明白发生什么事情了,她说:“大哥,你先别生气,这里肯定有什么误会。”
“误会?能有什么误会?”男人还想发作,但一看廖小珠长得模样俊俏,就心软了。
廖小珠冲着男人甜甜的一笑,说:“大哥,他和我都住在隔壁的房间,他跑到你的房间肯定是进错了房间了。”
廖小珠说的没错,黑灯瞎火的,秦俊鸟也没看门上的门牌号,确实是进错了房间。
秦俊鸟也连忙说:“没错,大哥,我是走错房间了,刚才我去了趟厕所,没弄清房间就走进来了,大哥实在对不住,我真不是流氓。”
男人又看了几眼廖小珠,误以为廖小珠是秦俊鸟的媳妇,心想秦俊鸟有这么一个年轻漂亮的媳妇也不至于对自己的老婆起什么坏心。
男人放开了秦俊鸟,气呼呼地说:“我看你小子也没那个贼胆,今天我先放过你,赶紧滚回你的房间去。”
秦俊鸟连连点头说:“哎,大哥,下次我一定看清楚了再进。”
男人一瞪眼,说:“还有下次?”
秦俊鸟急忙用手狠狠抽了自己的嘴巴两下,说:“没有下次,没有下次了。”
男人又冲着那几个人说了句:“谢谢大家了,误会一场,大家散了吧。”
那几个人一边谈论着一边回了自己的房间。
秦俊鸟垂头丧气地跟着廖小珠回了房间,一进房间,廖小珠就忍不住大笑起来,笑得她高耸的胸脯都跟着乱颤。
秦俊鸟觉得廖小珠笑得真好看,真想一直看着她笑。
廖小珠笑够了,才瞪了秦俊鸟一眼,说:“你傻愣着干什么,还不赶快睡觉,连房间你都能走错,真够丢人的。”
“嗯。”秦俊鸟不敢多说话,乖乖地上床睡觉。去分享
第8章 钻高粱地
? 这几天地里的农活不多,秦俊鸟骑着自行车去了趟乡里,他干活的锄头坏了,他想找陈铁匠再给他打一把。
到了乡里陈铁匠家里,不巧的是陈铁匠不在家,秦俊鸟就把打锄头的事情告诉了陈铁匠的媳妇,并跟她讲好了三天后来拿锄头。
从陈铁匠家出来,秦俊鸟把自行车停在陈铁匠的门口,然后去乡里的集市上逛了逛,买了一些油盐之类的生活用品。
走到一家服装店门口时,他忽然看到刘镯子正在店里拿着一个粉红色的|乳|罩在自己的身上比划着,还跟店里的女售货员有说有笑的。
这时,刘镯子无意地向店外看了一眼,正好看到向店里张望的秦俊鸟,她放下手里的|乳|罩,快步从服装店里走出来,冲着秦俊鸟摆了摆手,笑着说:“俊鸟,你咋也来乡里了。”
秦俊鸟说:“我家的锄头坏了,我来找陈铁匠打锄头。”
刘镯子又问:“你啥时候回村里?”
秦俊鸟回答说:“我一会儿就回去。”
刘镯子说:“正好我也要回村里,你等我一下,咱们一起走☆近高家岭那个地方不太平,有好几个过路的女人都被坏人给祸害了。”
秦俊鸟点点头,说:“中,我等你。”
刘镯子又走进服装店里,从身上掏出钱把|乳|罩买下来,把|乳|罩装到一个蓝布兜子里,然后拎着蓝布兜子出了服装店。
刘镯子走到秦俊鸟的面前,问他:“俊鸟是咋来的?”
秦俊鸟说:“我骑车来的。”
刘镯子说:“庆生要去县里买水泥,我是坐庆生的拖拉机来的,回去正好你骑车载我nAd1(”
秦俊鸟笑着说:“中,我有的是力气,别说载你一个,就是载你两个都能载得动。”
秦俊鸟一边跟刘镯子说着话一边去陈铁匠门口取自行车,然后载上刘镯子往村里赶。
从龙王庙村到乡里的路基本上都是山路,尤其到了高家岭是一个大陡坡,高家岭因为山高林密,附近又没有人住,所以曾经有单独一个人走路的女人被人拉到高家岭的林子里给糟蹋了。
自从出了事以后,整个乡里的女人都不敢再独自一个人过高家岭。
秦俊鸟骑着车,载着刘镯子下了高家岭。因为高家岭的坡度很大,所以秦俊鸟一下了高家岭就累得满头大汗,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刘镯子坐在车后,听到秦俊鸟的喘气声,说:“俊鸟,找个地方歇一会儿,正好我的屁股也颠疼了,再坐下去就得颠两半了。”
秦俊鸟把车停在了一片长势很好的高粱地前,刘镯子从车上跳下来,用手揉了揉屁股。
秦俊鸟把车停好后,坐到路边的一块石头上歇歇气。
刘镯子忽然觉得背后有些痒痒,就伸手在自己的后背上抓了几下,可是怎么抓还是痒痒,她说:“俊鸟,我背后痒痒,你给我抓一抓。”
“你哪地方痒?”秦俊鸟站起身来,把手放在刘镯子的后背上,轻轻摸了一下,这一摸不要紧,手上就像触电了一样,他心里跟着一激灵,心想刘镯子的身子可真软。
“就这个地方。”刘镯子把手伸到背后指了指脖子下方的部位。
秦俊鸟隔着衣服给她搔了几下痒,可她还是觉得痒痒,就说:“你隔着衣服咋抓痒啊,把手伸衣服里去。”
秦俊鸟的脸一红,说:“镯子嫂子,这大白天的,我把手伸你衣服里,让人看见了会讲闲话的nAd2(”
刘镯子一听也觉得不妥,她向路边的高粱地看了看,说:“你怕人看见,我们就找个没人的地方抓。”
刘镯子说完就向高粱地走去,秦俊鸟跟在她身后走着。
到了高粱地的地头,刘镯子一弯腰就钻了进去,秦俊鸟站在地头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