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山村如此多娇-第28部分

云抱着他又亲了几口才让他回酒厂。去分享
第102章 找个可靠的地方
? 秦俊鸟带村里的人来姜红光的酒厂学习也有些日子了,再过几天他们就要回村子里去了,村里那边的酒厂快要建好了,等厂房一验收,秦俊鸟和来酒厂学习的村里人就得回去准备生产了。
丁七巧在酒厂投入了那么多钱,她想早一点儿开始生产,这样也好快速回笼资金。
这一天的下午,秦俊鸟给村子里的人放了半天假,让大家去洗洗澡理理发,再给家里人买些东西。快要回村里了,总得让大家好好地准备一下。
秦俊鸟出了酒厂,雇了一辆三轮摩托车,来到了大甜梨的录像厅。
秦俊鸟进了录像厅后,看到大甜梨坐在录像厅的门口,她的一只手拿着镜子一只手拿着口红,正在小心翼翼地化妆。
大甜梨一看秦俊鸟来了,有些意外地说:“俊鸟,你咋来了?”
秦俊鸟笑着说:“我来县城好多天了,一直都想来看看你,可是一直都抽不开身,正好今天放假,我就过来了。”
大甜梨把手里的镜子和口红收起来,站起身来说:“算你有良心,还知道来看看我,我还以为你早就把我忘在脑后了呢。”
秦俊鸟讨好地说:“咋能呢,我就是忘了谁也不能忘了你梨子姐啊。”
大甜梨说:“几天不见,你这张嘴变得会说话了,虽然你说的不是心里话,不过我听着挺舒服的。”
秦俊鸟说:“梨子姐,我来其实是有一件想请你帮忙的。”
大甜梨说:“我说你怎么会不请自来呢,还说是来看我的,原来是想找我给你帮忙啊,说吧,遇到什么难处了,看看我能不能帮得上你。”
秦俊鸟说:“是这样的,小珠这段日子一直都住在凤凰姐的家里,她现在想搬出来自己住,我答应她帮她找房子,可我在这县城里也不认识几个人,所以只能来找你了nAd1(”
大甜梨笑着说:“这事儿还不好办吗,小珠还找啥房子啊,就让她到我的录像厅来上班吧,下班了就住在我家里,我供吃供住,到了月底还给她开工资。”
秦俊鸟有些为难地说:“梨子姐,这不太好吧。”
大甜梨说:“这有啥不好的,我的录像厅正缺人手呢,小珠来了正好可以帮帮我,我们都是一个村的,知根知底,我用着也放心。”
秦俊鸟犹豫了一下,说:“梨子姐,录像厅这种地方啥人都有,小珠一个姑娘家的,到这种地方来上班不合适。”
大甜梨一想秦俊鸟说的也有道理,来录像厅的人形形色色,的确啥人都有,小珠是一个从小在山里长大的姑娘,干净的就跟白纸一样,要是在录像厅上班认识了一些不三不四的人学坏了,那她可担不起那个责任。
大甜梨想了想,说:“这样吧,我找朋友帮你问一问,看看他们有没有房子。”
秦俊鸟说:“梨子姐,这事儿你还得多费心,小珠年纪小,又没见过啥世面,千万不能给她找那些不可靠的地方住,不能让她出啥意外。”
大甜梨点头说:“我知道,我和她都是一个村的,我一定会给她找个可靠安全的地方的,不会让她吃亏的。”
秦俊鸟笑着说:“梨子姐,那我就替小珠谢谢你了。”
大甜梨说:“其实你不用亲自跑一趟,让小珠自己来找我不就成了吗。都是一个村里出来的,她要是张嘴的话,我咋能不帮忙呢。”
秦俊鸟说:“我来和她来还不都一样吗。”
大甜梨说:“你既然来了,就到我家里去坐坐吧nAd2(”
秦俊鸟说:“梨子姐,你家里我还是不去了,晚上我还得回去呢,我这次是带村里的人来酒厂学习的,我们村里的那些男人你还不知道吗,要是没有人在旁边管束着,他们早就反了天了。”
大甜梨说:“我这些日子一直没有回村里,不知道你跟七巧的酒厂弄得咋样了?”
秦俊鸟说:“酒厂就快要建完了,再过一个多月就可以正式生产了。”
大甜梨说:“那我得恭喜你和七巧了,等你们发了财,到时候可别忘了我这个牵线的人啊。”
秦俊鸟笑着说:“梨子姐,吃水不忘打井人,你对我的好我都记着呢,等我挣了钱,一定送你一辆小汽车开开。”
大甜梨说:“你说的话我可记着呢,等你真挣到了钱,我跟你要小汽车的时候,你可别不认账啊。”
秦俊鸟说:“梨子姐,到时候我一定认账,我要是不认账的话,你就骂我的祖宗。”
就在这个时候,录像厅的门一开,吴晓珍走了进来,她没想到秦俊鸟会在这里,她愣了一下,有些意外地说:“秦大哥,你咋会在这里啊?”
秦俊鸟笑着说:“我还想问你呢,你不在舞厅上班,咋跑到这录像厅里来了。”
吴晓珍说:“我已经辞职不干了,我不想再在舞厅那种地方上班了,我是出来找工作的,刚才正好看到录像厅的门口贴着招聘广告,所以我就进来了。”
大甜梨一听说吴晓珍是来找工作的,眼睛一亮,她接过话茬说:“咋,俊鸟,你们认识啊?”
秦俊鸟点头说:“认识,她是我的一个朋友。”
大甜梨这时问吴晓珍:“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啊nAd3(”
吴晓珍回答说:“我叫吴晓珍。”
大甜梨说:“你想到我的录像厅里来工作啊?”
吴晓珍说:“是的,老板。”
大甜梨笑着说:“既然你跟俊鸟是朋友,那就再好不过了,我收下你了,你啥时候能来上班啊。”
吴晓珍高兴地说:“我明天就能来上班。”
大甜梨说:“那太好了,我这里正愁缺人呢,你能来,可解决大问题了。”
吴晓珍犹豫了一下,说:“老板,那工资怎么算啊?”
大甜梨说:“工资好说,既然你和俊鸟是朋友,我给的工资绝对不会比舞厅给的低的,你就在我这里好好地干吧,我不会亏待你的。”
吴晓珍感激地说:“谢谢你了,老板。”
大甜梨说:“你就叫我梨子姐吧,叫老板我听起来怪别扭的。”
吴晓珍说:“好吧,那我就叫你梨子姐,以后你就叫我晓珍吧。”
大甜梨好奇地问:“晓珍,你跟俊鸟是咋认识的啊?我以前咋没听秦俊鸟说起过你的啊?”
吴晓珍刚想回答,秦俊鸟急忙插话说:“梨子姐,我跟晓珍是通过一个朋友认识的。”
秦俊鸟说完冲着吴晓珍使了一个眼色,示意她不要说话,这个问题由自己来替她回到。
大甜梨听秦俊鸟这么说更感兴趣了,她笑着说:“通过一个朋友认识的,你在县城有朋友我咋不知道啊?”
秦俊鸟说:“梨子姐,这事儿要是说起来话就长了,以后我再详详细细地告诉你。”
大甜梨说:“那你就想长话短说,我等不及了。”
秦俊鸟挠了挠脑袋,不自然地笑了笑,刚想张嘴说话,这时录像厅里面忽然传来了一个男人的说话声:“老板,带子完了,快点换带子。”
大甜梨应声说:“好了,你稍等一下,我这就换带子。”
大甜梨说完走进里间的屋子去换录像带了。
秦俊鸟这时对吴晓珍说:“晓珍,我和黑翠的事情你千万不能对梨子姐说,以后我会跟她说的,你现在一定要替我保密,知道吗?”
吴晓珍会意地说:“秦大哥,我知道,我不会跟她乱说的。”
秦俊鸟说:“梨子姐要是再问你我和你是怎么认识的,你就随口编一个瞎话应付过去。”
吴晓珍说:“我会的。”
这个时候,大甜梨换完录像带从屋子里走出来,她看了一下手表,说:“俊鸟,到了吃饭的时候了,我们找个地方吃饭吧,正好把晓珍也带上。”
秦俊鸟说:“梨子姐,我还得回厂子里,饭就不吃了,以后有机会再吃吧。”
吴晓珍也说:“梨子姐,你跟秦大哥一起吃饭,我就不去了,我还得回舞厅去领这个月的工资呢。”
大甜梨一看两个人都不去吃饭,有些失望地说:“既然你们都有事儿,这顿饭就下次再吃吧。”
秦俊鸟和吴晓珍告别了大甜梨,一起从录像厅里走了出来。
吴晓珍说:“秦大哥,我已经从舞厅的宿舍里搬出来了,我在离这里不远的地方租了一个房子,你去我家里坐一坐吧。”
秦俊鸟笑着说:“不了,晓珍,我还有事情,以后我再去看你。”
吴晓珍说:“我听黑翠说了,你就要回村里了,以后我们很可能就见不着面了,今天无论如何你都要到我的家里去坐坐。”
秦俊鸟说:“晓珍,我就算是回村子里了,以后还会来县城的,等我到县城来了,一定去看你。”
吴晓珍忽然一把抱住秦俊鸟,把脸贴在他的身上,恳求着说:“秦大哥,你就去我的家里坐一会儿吧,就一会儿,还不行吗?”
秦俊鸟急忙向左右看了看,脸色一变,说:“晓珍,快松手,这大街上全都是人,让别人看到了多不好啊,还以为咱俩有啥关系呢。”
吴晓珍把手抱得更紧了,她说:“秦大哥,你今天要是不去我家里坐一会儿,我就不放你走。别人爱咋看咋看,我不怕。”
秦俊鸟一脸的无奈,他知道如果他不答应吴晓珍的话,吴晓珍是不会放开他的。他们两个在录像厅门口搂搂抱抱的,影响不好不说,秦俊鸟就怕被大甜梨给看见,如果让大甜梨看见了,那自己就算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秦俊鸟点头说:“好吧,晓珍,我答应你,我去家里坐一会儿,你可以放开我了吧。”
吴晓珍一听秦俊鸟答应了,把手放开,高兴地说:“太好了,秦大哥。”去分享
第103章 现在就想
? 秦俊鸟跟着吴晓珍去了她住的地方,吴晓珍住的地方离录像厅不太远,走过三条街就到了。
吴晓珍租的房子是在一个大杂院里,这种地方房租便宜,不过一个院子里租住着十几户人家,而且这些住户大部分都是外地人,所以环境相对来说要差一些。
吴晓珍住的房子在院子的一个角落里,房子比较老旧,门窗的油漆都剥落了,只能凑合着住人。
吴晓珍掏出钥匙,把门锁打开,秦俊鸟跟着吴晓珍进了屋子。屋子不大,不过收拾的非常干净,几样简单的家具也摆放的非常整齐。
吴晓珍给秦俊鸟搬了一把椅子,笑着说:“秦大哥,你先坐一下,我给你倒水去。”
秦俊鸟坐下来说:“晓珍,你不用忙了,我坐一会儿就走。”
吴晓珍说:“秦大哥,你既然来了,就别着急走啊,咱俩好好说说话。你上次在派出所帮了我,我今天得好好谢谢你。”
秦俊鸟说:“晓珍,我不能在你家里坐太长的时间,我还得回厂里。再说派出所的事情都已经过去了,你不用老挂在嘴上。”
吴晓珍说:“秦大哥,你不会是在心里觉得我真是三陪小姐吧?”
秦俊鸟说:“像你这么好的姑娘咋能是三陪小姐呢,我当然不会那么想了。”
吴晓珍开心地说:“你能这么想就好,我虽然和黑翠在舞厅那种地方上班,不过我可是正经人,我是不会为了钱出卖我自己的。”
秦俊鸟说:“晓珍,你不在舞厅干了,那黑翠还在舞厅干吗?”
吴晓珍说:“我不干了,她当然也不干了,不过现在舞厅缺人手,她得在舞厅干到月底,等老板找到人了她才能走nAd1(”
秦俊鸟好奇地问:“那为啥老板让你先走了?”
吴晓珍皱了一下眉头,说:“还不是因为我进派出所的事情吗,老板说我一天到晚就给他惹事儿,把舞厅的生意都给搅了。其实就算我不辞职他也会赶我走的,与其让他赶我走,还不如我主动走。”
秦俊鸟说:“那你没跟舞厅的老板解释吗,这件事情错不在你,责任都在那个邹大彪的身上。”
吴晓珍说:“我说了,可老板根本听不进去,在她眼里我就是一根搅屎棍子,我说啥,他都不会信的。”
秦俊鸟说:“你真打算在梨子姐的录像厅里上班吗?”
吴晓珍说:“当然了,不上班的话,我吃啥喝啥呀,我又没有男人养着,生活上没个依靠,什么都得靠自己的双手。”
秦俊鸟说:“梨子姐是个好人,你有啥困难就跟她说,她会帮你的。”
吴晓珍忽然说:“秦大哥,你跟梨子姐是啥关系啊?”
秦俊鸟说:“我和她都是一个村子的,乡里乡亲的,也算是有些亲戚关系吧。”
吴晓珍盯着秦俊鸟的脸,说:“我看你俩的关系不一般,他看的你眼神跟看别人不一样。”
秦俊鸟急忙说:“晓珍,这话可不能乱说,我跟她可没有那种关系。”
吴晓珍抿嘴一笑,说:“我说你俩有那种关系了吗?我看你咋有些心虚啊?”
秦俊鸟避开吴晓珍的目光,说:“我又没做啥亏心事儿,我为啥要心虚啊。”
吴晓珍说:“就算你做了啥亏心事儿,跟我也没关系,秦大哥,你跟我说说你喜欢啥样的女人,是黑翠那样的?还是梨子姐那样的?”
秦俊鸟有些难住了,他想了一下,说:“晓珍,其实我在村里已经有媳妇了,我喜欢我媳妇那样的女人nAd2(”
吴晓珍说:“我知道你有媳妇,黑翠都跟我说了,不过你说你喜欢你媳妇那样的女人,这话我可就不信了,你要是真喜欢你媳妇的话,你还会跟黑翠在一起吗。我可不是那么好骗的。”
秦俊鸟一下子说不出来话了,心想这个田黑翠的嘴比棉裤腰还松,咋啥话都跟别人说。
秦俊鸟有些紧张地问:“黑翠还跟你说啥了?”
吴晓珍得意地一笑说:“她啥都跟我说了,就连你俩睡了几次觉都跟我说了。”
秦俊鸟顿时闹了个大红脸,他急忙把头低了下去,他真恨不得马上找个地缝钻进去,看来自己在吴晓珍的面前什么**都没有了,他和田黑翠干的那些事情吴晓珍应该全都知道了。
吴晓珍接着又说:“秦大哥,你可不要埋怨黑翠,我跟黑翠是无话不谈的好姐妹,她有啥话都跟我说,我有啥话也都跟她说,我和她之间没啥秘密。”
秦俊鸟有些坐不下去了,他感觉自己在吴晓珍的面前就像没穿衣服一样,心里非常别扭,浑身上下都不舒服,屁股底下就跟有根针在扎他一样。
秦俊鸟站起身来,不自然地笑了一下,说:“晓珍,时间差不多了,我该走了。”
吴晓珍一看秦俊鸟要走,急忙拦住他说:“秦大哥,你别走,我还有话没跟你说呢。”
秦俊鸟说:“晓珍,你有啥话快些说,我再不走,天就黑了。”
吴晓珍咬了咬牙,鼓足勇气说:“秦大哥,你觉得我咋样?”
秦俊鸟有些没听懂她的意思,愣了一下,问:“晓珍,你说的话我咋有些听不明白呢,啥咋样?”
吴晓珍直视着秦俊鸟的眼睛,挺起高高的胸脯,说:“秦大哥,你觉得我长得好看吗?”
秦俊鸟迟疑了一下,说:“你长得挺好看的nAd3(”
吴晓珍说:“那你觉得是黑翠好看还是我好看?”
秦俊鸟还真没有拿两个人做过比较,不过要是论起模样来,吴晓珍还比黑翠要耐看一些,尤其是吴晓珍的那张瘦削的瓜子脸,白里透着红,就跟那新鲜的桃子一样,让人看着就想咬两口。
秦俊鸟虽然在心里已经有了答案,但是他嘴上又不好说谁好看,只好说:“我看你俩都挺好看的。”
吴晓珍有些不满意秦俊鸟的回答,她又问:“秦大哥,你能告诉我你喜欢黑翠啥地方吗?”
秦俊鸟说:“这可不好说,我跟黑翠也是稀里糊涂才走到一起的,这个问题我还没想过。”
吴晓珍说:“你不会是就为了给黑翠做那种事儿才跟她在一起的吧?”
秦俊鸟说:“当然不是了,你咋能这么想呢。”
吴晓珍说:“我对男人多少还是了解一些的,我在老家的时候跟一个同村的男人相好过,他就是为了跟我做那种事儿才跟我在一起的,每次跟我见面的时候,他都往死的折腾我,等他痛快完了,把裤子一提就走了。后来他对我的身子没兴趣了,就跟别的女人结婚了,我都恨透他了。”
秦俊鸟说:“晓珍,别的男人是为了啥我不知道,我跟黑翠在一起可不是为了得到她的身子,你要是不信的话,可以去问黑翠。”
吴晓珍点头说:“我相信你说的话,因为黑翠跟我说过,是她先勾引的你。”
吴晓珍这时走到秦俊鸟的身边,伸手把自己的外衣脱了,她的上身只穿着一件白色带蓝花的背心,她那两个丰满浑圆的**高高地把背心顶了起来,那两点如豆粒大的凸起清晰可见,看得秦俊鸟心怦怦直跳。
秦俊鸟急忙把目光从吴晓珍的胸前移开,说:“晓珍,你这是干啥?”
吴晓珍笑了一下,说:“你说我这是干啥,我当然是在勾引你了,黑翠可以勾引你,我也可以勾引你。”
秦俊鸟说:“晓珍,我跟黑翠不能说是谁先勾引的谁,你也应该知道这种事情一个巴掌是拍不响的,要你情我愿才行。”
吴晓珍说:“我这个巴掌已经伸出来了,就看你这个巴掌愿不愿意拍过来了,你好好看看,我的身子不比黑翠的差,她能给你的,我同样也能给你。”
秦俊鸟说:“晓珍,你跟黑翠是朋友,你这么做不太合适。”
吴晓珍说:“你的意思是说我在抢她的相好的,在背地里拆她的台,是吧?”
秦俊鸟说:“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
吴晓珍忽然打断秦俊鸟的话,说:“你啥都不要说了,黑翠明知道你有媳妇还要跟你在一起,她这么做难道就合适吗?反正你已经做了对不起你媳妇的事情了,也就不用在乎再多做一次了。”
秦俊鸟有些为难地说:“晓珍,这绝对不行,你是黑翠的朋友,兔子不吃窝边草,我不能做这种猪狗不如的事情。”
吴晓珍一伸手把背心撩到了肩头,原本藏在背心里的两个雪白的**就跳了出来,微微地颤悠了几下,骄傲地挺立在秦俊鸟的眼前。
秦俊鸟看着那两个圆滚滚的东西,下身的东西忽然动了几下,他急忙把脸转了过去,说:“晓珍,你咋能这样呢,快把衣服穿好。”
吴晓珍把秦俊鸟的脸又硬扳了过来,让他看着自己的胸脯说:“秦大哥,你是不是嫌弃我已经有过男人了,身子不干净,是被人嚼过的馍。”
秦俊鸟闭着眼睛,一脸无奈地说:“晓珍,是你想多了,我对你从来就没有啥过分的想法。”
吴晓珍说:“你为啥没有非分的想法,黑翠是女人,我也是女人,你能对黑翠有那种想法,为啥对我就不能有那种想法。”
秦俊鸟说:“我都说过了,你跟黑翠不一样,你不能跟她比。”
吴晓珍这时把背心脱了下来,光着上身,撅着嘴说:“我为啥不能跟她比,我非要跟她比一比不可,你现在就想,看着我的身子想,你想咋样就咋样,你跟黑翠咋做的,就跟我咋做。”
吴晓珍说完就伸手要来抱秦俊鸟,秦俊鸟连忙躲开吴晓珍的手,快步走到了门口。
吴晓珍扑了个空,眼神幽怨地看着秦俊鸟,有些不高兴地说:“秦大哥,你为啥要躲着我啊,我的身上又没有传染病。”
秦俊鸟苦笑了一下,说:“晓珍,我不是要躲着你,我真有事儿,我先走了,以后有机会咱们再见吧。”
秦俊鸟一推门就跑出了吴晓珍的房间,吴晓珍急忙追了出去,可是刚追出门口,她忽然发现自己还光着上身,她转身又跑回了屋子里,把背心重新穿好,又把外衣套上。
等到吴晓珍再次追出来的时候,秦俊鸟已经走出了院子,吴晓珍看着秦俊鸟的背影,一跺脚,气呼呼地说:“你跑得了初一,跑不了十五,早晚我会把你抓到手里的。”去分享
第104章 发发汗就好了
? 还有两天秦俊鸟就要回村里了,晚上下班的时候他一个人出了厂子,来到田黑翠的宿舍来看她。
秦俊鸟想在临走之前把田黑翠安抚好,他非常了解田黑翠的脾气,要是不把她的心气弄顺了,她可是啥事儿都能干得出来的,到时候她一时冲动跑到村里一闹,把自己和她的事情全都抖落出来,那自己在别人面前可就抬不起头了。
秦俊鸟来到田黑翠的宿舍门前时,只见宿舍的门关着,屋子里也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儿动静。
秦俊鸟抬手在门上轻轻地敲了几下,很快屋子里就传来了田黑翠的声音:“谁啊?”
秦俊鸟一听田黑翠的声音有些有气无力的,心中有些好奇,心想黑翠这是咋了,听声音咋跟那林黛玉似的,病怏怏的。
秦俊鸟抬高声音说:“是我,黑翠,快开门。”
田黑翠声音有些嘶哑地说:“俊鸟,你等一下,我马上就给你开门。”
田黑翠的嘴上说很快就给秦俊鸟开门,可是磨蹭了能有好几分钟才把门打开。
门开了之后,秦俊鸟看到田黑翠摇摇晃晃地站在门口,看样子马上就要倒了一样,她的脸色煞白,嘴唇干裂,一看就是满脸病容。
秦俊鸟急忙伸手搀扶住田黑翠,关心地问:“黑翠,你这是咋了,病了吗?咋这副模样。”
田黑翠咳嗽了几声,虚弱地说:“没啥,前天睡觉着凉感冒了。”
秦俊鸟说:“严重不严重,要不我带你去医院看看吧。”
田黑翠摇头说:“不用了,你能来看我,我这病就好了一半了。”
秦俊鸟笑着说:“听你这么说,我比那些医院里的医生还厉害nAd1(”
田黑翠勉强笑了一下,说:“你就是我最好的药,只要你在我身边,我啥病都不怕。”
秦俊鸟扶着田黑翠走到床前坐下,他向四处看了看,屋子里没有别的人,只有他和田黑翠两个人。
秦俊鸟说:“黑翠,两天以后我就得回村里了,我今天来看你,就是想告诉你这个消息。”
田黑翠听后,脸色微微一变,两只手牢牢地抓秦俊鸟的胳膊,一脸不舍地说:“俊鸟,你咋说走就走啊,咱俩在一起的热乎劲儿还没过去呢,你再留下来陪我几天吧。”
秦俊鸟说:“我也想留下来多陪你几天,可是村里的酒厂马上就要建完了,我得带着人回去准备生产的事情,耽误不得的。”
田黑翠把身子紧紧地靠在秦俊鸟的身上,把脑袋贴在他的肩头,自言自语地说:“俊鸟,你走了,我咋办呀?”
秦俊鸟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宽慰她说:“黑翠,你先在县城里住一些日子,等酒厂开工以后走上正轨了,我就想办法把你弄到厂里去,你耐心地等一阵子。”
田黑翠点头说:“我听你的,不过你可要抓紧啊,别让我等到头发都白了。”
秦俊鸟笑着说:“要是让你等到头发都白了,我早就把自己都给赔进去了。”
田黑翠这时把手放到秦俊鸟的裤裆处轻轻地摸了摸,咬着嘴唇说:“俊鸟,趁着现在宿舍里就咱俩人,你好好地疼疼我吧。”
秦俊鸟抓住田黑翠的手,把她的手拿开,说:“黑翠,你都病成这样了,我看就算了吧,你好好地养病,等病好了,咱俩再痛痛快快地乐呵一回。”
田黑翠不答应说:“你就要回村里去了,你这一走,咱俩又得有些日子不能见面了,眼前这么好的机会咋能错过呢nAd2(再说了,我这病也不算啥,就是小小的感冒,一会儿咱俩好好地耍弄一番,我发发汗就好了。”
秦俊鸟有些担忧地说:“要是咱俩这一折腾,你的病更重了可咋办啊?我看还是别弄了。”
田黑翠有些急了,说:“俊鸟,你都不怕,你怕啥呀,身子是我的,我让你弄你就弄,弄出事儿了,我自己负责,保证不怪你。”
秦俊鸟没有办法,只好说:“那我轻一些,你要是觉得不舒服了,我就停下来。”
田黑翠笑着说:“你真是个榆木脑袋,做种事情咋会不舒服吗,没有做啥事情比做这种事情更舒服的了。”
秦俊鸟走到门口把门从里面关好,等转回身来田黑翠已经把外衣脱了,上身只穿着一个黑色的胸罩。
秦俊鸟看着她那两个半露在外边的**,咽了几口唾沫,下身的东西也不安分起来。
田黑翠这时把裤子也脱了,身上只穿着胸罩和裤衩坐在床上。
秦俊鸟走到田黑翠的身边坐下,把手伸进田黑翠的胸罩里,在她的**上揉捏了起来。一开始田黑翠还没有什么反应,随着秦俊鸟动作的加大,她的身体渐渐扭动了起来。
秦俊鸟把手从田黑翠的胸罩里抽了出来,然后把手伸到她的背后把胸罩的卡扣解开,把她的胸罩拿了下来。田黑翠那两个雪白丰满的**顿时毫无保留地暴露在秦俊鸟的眼前,秦俊鸟迫不及待地把嘴凑了过去,在田黑翠的胸脯上舔了起来。
田黑翠的脑袋不停地向左右摆动着,煞白的脸色也渐渐红润了起来,她喘息着说:“俊鸟,我受不了了,弄下边吧。”
秦俊鸟“嗯”了一声,动作麻利地把自己的衣服全都脱光了,然后伸手把田黑翠的裤衩扯掉,将田黑翠的两条大白腿扛在肩膀上,用手扶着下身的东西对准田黑翠的两腿间,向后一撅屁股,缓缓地顶进了田黑翠的身体nAd3(
就在秦俊鸟进入田黑翠身体的那一刻,田黑翠的身子就如触电一般颤抖了几下,嘴里发出一阵好像很痛苦又好像很快乐的哼唧声。秦俊鸟的双手紧紧地抓住田黑翠的两条腿,身子卖力气地动了起来。
两个人在床上疯狂地纠缠在了一起,直到两个人都有些筋疲力尽了才分开。
秦俊鸟和田黑翠都出了一身的透汗,两个人就好像刚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全身湿漉漉的,口水和汗水都混合在了一起。
秦俊鸟怕田黑翠的病情加重,完事之后,他赶忙找了一件衣服给她披上,说:“黑翠,你刚出了一身汗,快把衣服披好。”
田黑翠伸手轻轻抚摸着秦俊鸟的胸膛,把身子贴在秦俊鸟的身上,一脸满足地说:“俊鸟,你放心,我的身子没那么娇贵,刚才出了一身汗,我感觉现在身上舒服多了,我这病很快就会好的。”
秦俊鸟笑了笑,伸出右手在田黑翠那圆滚滚白光光的屁股上掐了一下,说:“没想到做这种事情还能治病,我还是第一次听说有这种稀奇的事情。”
田黑翠也笑了一下,说:“以后你要是得了病,我也用这种办法给你治,保证让你药到病除。”
秦俊鸟和田黑翠躺在床上说笑了一会儿,他看田黑翠似乎比他刚来的时候精神多了,也就放心了,他坐起身子说:“黑翠,我该回去了,回去太晚了就进不去宿舍了。”
田黑翠也坐起来,在秦俊鸟的脸上亲了一口,说:“俊鸟,我真舍不得你走,一想起咱俩就要分开了,我这心里就难受。”
秦俊鸟说:“黑翠,你先忍一忍,用不了多长时间咱俩就会见面的。”
田黑翠说:“俊鸟,要是我实在太想你了,我就去村里看你,到时候你可别生我的气啊。”
秦俊鸟说:“刚才不是说的好好的吗,你咋又反悔了呢。这段时间你就别去了,酒厂刚刚起步,我可能要忙上一阵子,根本抽不出时间来照顾你。”
田黑翠说:“我不用你照顾,到时候说不一定我还能帮你呢。”
秦俊鸟想了想,说:“你还是不去的好,我怕你到时候又缠着我不放,要跟我做那事儿,我怕万一让秋月知道了,那可就坏了。”
田黑翠哼了一声,说:“她知道就知道吗,纸包不住火,这事儿她早晚得知道,你瞒是瞒不住的。”
秦俊鸟说:“可我现在还不想让她知道,这酒厂的事情就够我忙的了,我不想再为家里的事情分心。”
田黑翠点头说:“那好吧,我听你的,这段日子我就不去找你了,你把心思全都用到酒厂上吧,到时候你要是挣了大钱,我也跟着你沾光。”
秦俊鸟高兴地说:“那你好好地等着我,等我挣了钱给你买好衣服穿,让你吃香的喝辣的,再也不用看别人的脸色,也不用上班了,你就负责在家里花钱。”
秦俊鸟这句话把田黑翠说的心花怒放,她笑着说:“俊鸟,你对我可真好,有你这句话,我就是马上死了都值了。”
秦俊鸟这时拿起自己的衣服穿了起来,田黑翠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地看着秦俊鸟穿衣服,等秦俊鸟把衣服穿好后,她说:“俊鸟,我不在你身边的这些日子你可要想着我,每晚睡觉前都要想想我,想我跟你在一起做那事儿时是啥样的,这样你就不会想别的女人了。”
秦俊鸟敷衍她说:“我知道,我一定会想你的。”
秦俊鸟又跟田黑翠东拉西扯了几句,才推门走出了田黑翠的宿舍。
等到秦俊鸟回到厂里时,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秦俊鸟先去食堂吃了饭,之后就回宿舍睡了,跟田黑翠折腾了那么长时间,他早就累了。去分享
第105章 索性做到底
? 明天就要回村里了,秦俊鸟在中午吃饭的时候给锤子交待了几句,让他下午带着村子里的人在车间里多走一走,看看还有啥东西没有学到的,赶紧趁这个时候补上。
秦俊鸟吃晚饭后,一个人去了石凤凰家。就要回村了,秦俊鸟想跟石凤凰和廖小珠告个别,再者就是跟廖小珠说说找房子的事情,虽然房子还没有找到,不过很快就应该有眉目了。
秦俊鸟来到石凤凰家时,石凤凰和廖小珠正在别墅前的绿地上打羽毛球。
石凤凰和廖小珠一开始并没有察觉秦俊鸟的到来,秦俊鸟远远地站在一旁看着,两个人打球的水平都很一般,没啥可看性,完全就是在消遣时间。倒是两个人的穿着都很惹眼,她们的上身都穿着样式一样的白色短袖紧身运动衣,下身是蓝色的运动短裤,两条白花花的长腿露在外边,晃人眼球。尤其是两个人的**随着挥拍的动作上下颤悠着,看得秦俊鸟心里痒痒的,就跟有毛毛虫在他的心头乱爬一样。
两个人打了一会儿,有些累了,就走到绿地边上的长椅上坐下来休息,秦俊鸟这时向两个人走了过去,拍了几下巴掌,笑呵呵地说:“打的不错。”
石凤凰一看是秦俊鸟,笑着说:“俊鸟,你啥时候来的?”
秦俊鸟说:“我早就来了。”
廖小珠说:“你早就来了,咋不跟我打招呼啊?”
秦俊鸟笑着说:“我看你们打得正在兴头上,就没好意思打断你们。”
廖小珠晃了晃手中的羽毛球拍,说:“这打羽毛球我和凤凰姐也是刚刚学会的,正好今天天气好,我们两个想练习一下,锻炼一下身体。”
石凤凰说:“俊鸟,你来有啥事儿吗?”
秦俊鸟说:“没啥事儿,我明天就要回村里了,所以过来跟你和小珠说一声nAd1(”
廖小珠说:“你明天就回村里了,那我找房子的事情可咋办啊?”
秦俊鸟说:“小珠,这个你不用担心,你想找房子的事情,我已经跟梨子姐说过了,她会帮你找的。”
廖小珠一拍自己的脑门,恍然说:“对啊,我咋就没想到去找梨子姐,让她帮忙找房子呢。”
秦俊鸟笑了一下,说:“你没有想到,我帮你想到了,还不是一样吗。”
石凤凰站起身来,说:“俊鸟,到屋里坐吧,外边不是说话的地方。”
秦俊鸟跟着石凤凰和廖小珠进了别墅,三个人来到客厅里,石凤凰还像以前那几次秦俊鸟来的时候一样,给他拿了许多水果和好吃的东西。
秦俊鸟说:“凤凰姐,这些东西还是留着你和小珠吃吧,把这些东西给我吃有些糟蹋了。”
石凤凰笑着说:“这些东西不管是谁吃,只要吃到肚子里了就不糟蹋。”
廖小珠也说:“凤凰姐说的没错,你吃咋就糟蹋了,难道你不是人啊。”
秦俊鸟挠了挠脑袋,脸上露出憨厚的表情说:“我一个大男人,吃这种东西有些不太合适吧。”
廖小珠说:“有啥不合适的,谁规定这些东西男人就不能吃了。”
石凤凰这时站起身来说:“俊鸟,你先和小珠说话,我去做饭。”
秦俊鸟急忙说:“梨子姐,你不用麻烦了,我已经吃过饭了。”
石凤凰看了廖小珠一眼,说:“你吃过饭了,我和小珠还没有吃饭呢,等我把饭做好了,你再陪我们吃点儿,你能吃多少就吃多少,要是实在吃不下去了,喝口汤也成nAd2(”
廖小珠也站起身来,说:“凤凰姐,我帮你做吧。”
石凤凰说:“不用了,你要是我帮的话,把俊鸟一个人扔在客厅里多不好啊,你就陪着俊鸟说说话吧,饭我来做就好了。”
秦俊鸟说:“凤凰姐,就让小珠帮你吧,跟我你就不用客气了,我又不是外人。”
石凤凰说:“没事儿,做饭我一个人就成,用不着两个人。”
廖小珠留下来陪着秦俊鸟,石凤凰先去房间里换了衣服,然后一个人去厨房做饭了。
廖小珠跟秦俊鸟随便聊了几句,问了一下家里的情况,她离开家里也有些日子了,这段时间她一直都没有回去,所以对家里的事情比较关心。秦俊鸟把家里的事情都跟她说了,她那个赌鬼爸爸廖金宝出去躲了一阵子,后来得知秦俊鸟替他还了赌债,也就回到了村子里,不过他还像以前一样,几乎天天都在外边赌钱,一个月在家里根本呆不上几天。
知道廖金宝的情况后,廖小珠也就放心了,她说:“俊鸟,去我房里坐坐吧,我有话要对你说。”
秦俊鸟笑了一下,说:“小珠,你有啥事情就在这里说,你的房间我还是不去了吧。”
廖小珠向厨房的方向看了一眼,压低声音说:“我要说的话,只能让你一个人听,我不想让第三个人听到。”
廖小珠说的第三个人当然就是石凤凰了,秦俊鸟看了看廖小珠,不知道她心里打的是啥主意。不过秦俊鸟还挺好奇的,他想听听廖小珠到底想要跟他说些啥。
秦俊鸟点头说:“那好吧,就去你房里说。”
秦俊鸟跟着廖小珠上了二楼,廖小珠的房间就在二楼紧挨着楼梯的客房nAd3(
廖小珠推门进了房间,秦俊鸟也走了进去。廖小珠把房门关好,笑眯眯地看着秦俊鸟说:“俊鸟,我不在村里的这些日子,你过得好吗?”
秦俊鸟说:“我过得还凑合吧,跟你在家时没啥两样。”
廖小珠又说:“你跟秋月嫂子咋样了,她还不让你碰她吗?”
廖小珠不提苏秋月还好,她这一提,秦俊鸟还真有些想苏秋月了,这么长时间没见到她,他这心里还真有些空落落的。
秦俊鸟点头说:“我和她还跟以前一样。”
廖小珠说:“俊鸟,既然秋月嫂子不让你碰她,你也就别在一棵树上吊死了,这世上女人有的是,你可别傻了,到时候秋月嫂子一旦跟你离了婚,你落得个鸡飞蛋打,到时候后悔都晚了。”
秦俊鸟说:“小珠,我自己的事情我心里头有数,我知道自己该做啥,不该做啥。”
廖小珠眉毛一扬,说:“我看你不知道,你就是个大傻瓜。”
秦俊鸟不想再跟廖小珠说他和苏秋月的事情,他说:“小珠,我们还是说些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