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山村如此多娇-第34部分

天要是敢不还钱的话,咱们就找个地方说理去。”
秦俊鸟这时完全都听明白了,这个麻铁杆是在放高利贷,不过就算放高利贷也没有这么高的利息,一句话说穿了,他就是想讹葛玉香的钱。
葛玉香有些怕了,她带着哭腔说:“麻铁杆,还讲不讲理,你咋能这么干呢,当初借钱的时候你也没说有利息,你现在来要三千块钱的利息,你这不是讹人吗。”
麻铁杆冷笑了一声,说:“葛玉香,这红口白牙的,你说话可得有依据啊,我啥时候讹人了,我当初借钱给你是看你可怜,你不领情也就罢了,如今你还反咬一口,做人可不能这么黑心啊。”
秦俊鸟有些看不下去了,这个麻铁杆摆明了是想欺负葛玉香,他心里打的是什么主意,秦俊鸟一清二楚,他就是想占葛玉香的便宜。
秦俊鸟趁着麻铁杆一个不注意,一把将他手里的欠条抢了过来,然后团成一团塞进嘴里给吃了。
秦俊鸟把欠条咽下去后,冷冷地说:“现在她不欠你的钱了,你要是没别的事情,就赶紧离开这里。”
麻铁杆一看秦俊鸟把欠条给吃了,有些气急败坏地说:“秦俊鸟,你干啥,你敢吃我的欠条,你快把它给吐出来。”
秦俊鸟说:“谁说我吃你的欠条了,我警告你,别在这里胡闹,快点儿给我滚蛋,不然我还像上次一样,让你尝尝挨打的滋味。”
麻铁杆指了指自己脸上的伤疤,说:“秦俊鸟,前几天老子在你的酒厂外边被人打了一顿,这事儿是你找人干的吧。”
秦俊鸟点头说:“没错,上次在树林里我已经是手下留情了,我早知道你这么坏,就让他们把你打成肉饼了,让你永远都干不了坏事儿。”去分享
第124章 不讲情面
? 麻铁杆愤恨地说:“秦俊鸟,你差点儿没把老子给打死,这次你又来跟我作对,我看你是成心跟老子过不去,别把老子惹急了,到时候我让你在棋盘乡呆不下去。”
秦俊鸟说:“麻铁杆,你作孽太多,就不怕将来生个儿子没屁眼吗。”
麻铁杆说:“秦俊鸟,你敢咒我,我看你是找打。”
秦俊鸟冷笑着向麻铁杆走过去,说:“正好我这两天手痒痒,想找人打一架,咱俩今天就好好地较量一下,你还是个男人的话就别跑。”
麻铁杆一看秦俊鸟摆出架势要跟他动手,吓得脸色一变,说:“秦俊鸟,你给我等着,今天的事情我跟你没完,早晚有一天,我要跟你算这笔账的。”
麻铁杆说完一转身神色狼狈地跑了,他上次在树林里被秦俊鸟他们给打怕了,虽然秦俊鸟只是一个人,不过他一想起那次挨打的情景就心有余悸,根本不敢跟秦俊鸟交手。
葛玉香一看秦俊鸟把麻铁杆给吓跑了,感激地说:“俊鸟大兄弟,多亏有你在了,要不然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打发麻铁杆这个无赖,给你添麻烦了。”
秦俊鸟笑着说:“没关系,这事既然让我遇上了我就不能不管。”
葛玉香说:“俊鸟,大兄弟,你留下来吃顿饭吧,我这就去买菜。”
秦俊鸟说:“眼看着就要天黑了,我还得回厂里去,这饭我就不吃了。你自己要小心,我怕麻铁杆还会来你家闹事。”
葛玉香说:“你不用担心我,这个麻铁杆不敢把我怎么样,大不了我豁出去这条命不要跟他拼了。”
秦俊鸟说:“这个麻铁杆仗着他爸是乡长,在乡里横行霸道惯了,啥坏事都能干得出来,你千万不能大意,要时时防着他nAd1(”
葛玉香点头说:“我知道,我家东西院子都有邻居,他要是再敢来使坏的话,我就喊人来,谅他也不敢把我怎么样。”
秦俊鸟又叮嘱了葛玉香几句才离开她家,葛玉香把秦俊鸟送到了大门口,目送着他走远,直到看不到他的身影了才进了院子。
秦俊鸟回到家里时,苏秋月已经在他之前回到家里了。
秦俊鸟问了一下苏秋月的招工情况,苏秋月一共招来了三个女人,比秦俊鸟有收获,不过两个人招来的人加起来也只有四个人,距离十个人的目标还差了六个。两个人商量了一下,明天再去别的村子看看,凑够十个女工应该没有问题。
到了第二天,秦俊鸟早早起来,他打算吃完饭后就去附近的几个村子去招女工。
秦俊鸟洗漱完了之后,苏秋月也把饭做好端了上来,两个人拿起筷子刚想吃饭,
这时候屋外传来了杜红喜的声音:“俊鸟,在家吗?”
秦俊鸟皱了一下眉头,心想这两个女人真是阴魂不散,刚把她们送走没两天,她们又找上门来了。
苏秋月一听是杜红喜来了,急忙放下筷子,走出屋子,杜红喜和姚核桃并肩站在门口,姚核桃的手里还提着一个竹篮子,竹篮子装满了鸡蛋和鸭蛋。
苏秋月笑着说:“大嫂,二嫂,你俩咋来了。”
杜红喜也笑着说:“我和核桃来看看你和俊鸟,这酒厂开始生产了,你和俊鸟一定都忙坏了吧。”
苏秋月说:“俊鸟要忙一些,我不算忙,这酒厂的事情我不太懂,也帮不了他,只能干些杂七杂八的事情。”
姚核桃这时把竹篮子送到苏秋月的面前,讨好地说:“秋月,这些咸鸡蛋和咸鸭蛋是我和大嫂给你和俊鸟腌的,你俩支撑着这么大一个酒厂,身子要紧,多吃些鸡蛋和鸭蛋补一补nAd2(”
苏秋月急忙把竹篮子推回给姚核桃,说:“大嫂,二嫂,咱都是一家人,你俩咋这么客气啊,这鸡蛋和鸭蛋我不能要,你们积攒这么多鸡蛋和鸭蛋也不容易,还是留着自己吃吧。”
杜红喜说:“秋月,这鸡蛋和鸭蛋,你一定要收下,你要是不收下的话,那就是看不起我和核桃,嫌我送的东西不好。”
姚核桃也说:“是啊,秋月,你就收下吧,这是我和大嫂的一点儿心意,你要是不收的话,我和大嫂的脸往哪搁呀。”
苏秋月推辞不过两个人,只要勉强收下鸡蛋和鸭蛋,并把两个人让进了屋子里。
秦俊鸟看到杜红喜和姚核桃走进来,板着脸说:“你俩咋又来了。”
杜红喜笑了一下,说:“我和核桃找你有事儿要说。”
秦俊鸟目光冷冷地看着两个人,说:“你有啥事儿就说吧,我听着呢。”
“这……”杜红喜犹豫了一下,看了苏秋月一眼。
苏秋月知道有她在场杜红喜不方便说出口,她很有眼色地说:“大嫂,二嫂,你们有啥话就跟俊鸟说吧,我出去一下。”
苏秋月转身出了屋子。等苏秋月走远了,秦俊鸟没好气地说:“你俩有话快说,别吞吞吐吐的。”
杜红喜有些不高兴地说:“俊鸟,你咋这个态度吗,我和核桃好歹也是你的嫂子,你就不能对我们客气一些吗。”
秦俊鸟板起脸说:“你们要是不想说的话就算了,我还有事儿,先走了。”
秦俊鸟说完,起身下炕要走nAd3(姚核桃一看秦俊鸟要走,急忙伸手拉住他的胳膊,说:“俊鸟,你不能走。”
秦俊鸟低头看了一眼姚核桃拉着他胳膊的手,有些恼火地说:“你快把手放开,拉拉扯扯的像什么样子。”
姚核桃说:“那你得答应我不走,要不然我是不会放开你的。”
秦俊鸟一脸无奈地说:“好,我答应你,我不走,你可以放开我了吧。”
姚核桃放开了秦俊鸟的胳膊。秦俊鸟又走到炕边坐下,阴沉着脸说:“你俩有啥话就说吧。”
杜红喜这时开口说:“俊鸟,我和核桃听说秋月昨天去我们村招女工去了,我和核桃也想到酒厂来上班,你看能不能给我们两个也报上名。”
秦俊鸟说:“你俩这不是得寸进尺吗,我都同意让俊山和俊河来厂里上班了,这次你俩又要来,你们把酒厂当成啥了,当成你们家的招待所了吗。”
杜红喜一脸委屈地说:“俊鸟,你咋能这么说话呢,我们俩就是想到酒厂里来上班,我们又没提啥过分的要求,你也知道家里为了盖新房欠了一屁股的债,我们就是想多挣几个钱,把家里的债早些还上,为了这,我和核桃才厚着脸皮又来找你的。”
姚核桃插话说:“俊鸟,只要你答应让我们到酒厂来上班,我和大嫂肯定好好干,不会给你丢脸的。”
秦俊鸟说:“别的事情我都可以答应,但是这事儿不行,你们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杜红喜装出一副要哭的样子,说:“俊鸟,你的心咋就这么狠呢,我和核桃是有难处了才来求你的,你倒好,翻脸就不认人,也太让人寒心了。”
秦俊鸟心里清楚,杜红喜和姚核桃这两个女人都不是啥省油的灯,要是让她们到厂里来上班,再加上秦俊山和秦俊河两个人,那厂子可就热闹了,这四个人不把酒厂搅得天翻地覆才怪呢。
秦俊鸟说:“不是我心狠,你们也该替我想一想,我先把我的两个哥哥弄到厂子里来,然后又把我的两个嫂子弄到厂子里来,这别人会咋想,酒厂又不是我一个人的,这种事情我不能干。”
杜红喜说:“别人咋想是别人的事情,这个酒厂你是厂子,只要你点头了,别人就是不同意也没用。”
秦俊鸟说:“你们不用再说了,这事儿我是不会答应的,你们回家去吧。”
杜红喜气呼呼地说:“俊鸟,你这么做也太伤人的心了,我和核桃哪里对不住你了,你这么对我们两个。”
姚核桃也说:“俊鸟,这人心都是肉长的,我和大嫂都快把嘴皮子磨破了,你咋一点儿情面都不讲呢。”
杜红喜和姚核桃都是伶牙利嘴,如果跟她们讲道理的话,秦俊鸟肯定说不过她们。
秦俊鸟不想再跟她们浪费口舌,他说:“我厂子里还有事情,我先走了,你们要是没吃饭的话,就留下来跟秋月一起吃吧。”
秦俊鸟说完快步走出了屋子,连头也不回一下。
姚核桃有些急了,在秦俊鸟的身后叫他说:“俊鸟,你干啥去啊,我们的话还没说完呢,你不能扔下我们两个人就这么走了。”
无论姚核桃说什么,秦俊鸟都装作听不见,他很快就走远了。
姚核桃要去追秦俊鸟,杜红喜拉住她,说:“核桃,别追了,就是追上了,他也不会让我们两个人来上班的。”
姚核桃一脸失望地说:“那咋办啊,咱俩费了半天的劲,到头来还是一场空。”
杜红喜表情复杂地笑了一下,说:“这个事情,咱俩以后再想办法,我就不信他秦俊鸟是铁石心肠,实在不行,咱俩就把咱妈搬出来,咱俩的话他可以不当一回事儿,咱妈的话他就不敢不当一回事儿了。”
姚核桃说:“大嫂,还是你有办法,我听你的。”
杜红喜和姚核桃出了秦俊鸟家,快步向栗子沟村走去。两个人走到西梁河边时,毒热的日头已经升到了头顶,两个人出了一身的热汗,衣服都黏在了身上。
杜红喜看了一眼清澈见底的西梁河水,用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说:“核桃,你热不热?”
姚核桃点头说:“热,我都快要热死了。”
杜红喜说:“我也热,正好这周围没人,咱俩去河里洗个澡吧。”
姚核桃向四周看了几眼,有些担忧地说:“嫂子,这附近光秃秃的,咱俩在河里洗澡,被人看到了可咋办啊。”
杜红喜向远处的一个山坡看了一眼,说:“咱俩去山后边洗吧,有山遮挡,没人能看见。”
姚核桃向山坡后望了一眼,说:“好吧,就去山后边洗。”
杜红喜和姚核桃走到山坡后,西梁河正好在山坡下拐了一个弯,流经山坡后的河段河水较浅,刚刚没过人的裤腰,正是洗澡的好地方。
杜红喜和姚核桃很快就把衣服脱光了,两个人光着身子下到河里。
姚核桃看着杜红喜胸前的那两个雪白的**,羡慕地说:“嫂子,你的这两个东西可真大,跟我们那天看的录像里的那个外国女人的差不多大,看着就让人眼馋。”
杜红喜得意地说:“咋样,核桃,那天的录像好看吧,你看看人家,同样是一件事儿,人家能弄出那么多花样出来,咱要是跟人家比啊,这辈子都白活了。”
姚核桃点头说:“好看,我算是开了眼界了,我以前以为自己就挺会弄炕上那种事儿了,可是看过录像里的那些男女玩的那些绝活儿之后,我就觉得自己就像一个啥都不懂的小学生一样。”
杜红喜说:“你回家之后就没跟你家俊河实践一下,学着录像里的男女好好地享受一下。”去分享
第125章 裤子破了
? 姚核桃摇摇头,说:“我倒是想了,可是俊河这几天不知道是咋了,总是打不起精神来,跟我弄那种事儿的时候也是勉强应付,每次都是草草了事。”
杜红喜说:“你没问一问他为啥这样吗。”
姚核桃点头说:“我问过了,可是他不说。”
杜红喜说:“核桃,那你可要小心了,俊河该不会是到外边找啥野女人了吧。他在外边跟别的女人痛快够了,回到家里当然没有力气满足你了。”
姚核桃笑着说:“不会的,俊河是啥人我还不知道吗,借他个胆子他也不敢去外边胡闹。”
杜红喜说:“核桃,这种事情你可不能太大意了,男人都是属狗的,就喜欢在外边去找野食吃,看到个母的就想骑上去。你别看他们当着你的面挺老实的,背地里啥见不得人的事情都能干得出来。”
姚核桃说:“他愿意找野女人就让他找去好了,正好不用来烦我,我也能清净些。”
杜红喜抿嘴笑着说:“核桃,俊河晚上不碰你,你能忍得住吗?你那里不难受啊。”
姚核桃说:“这种事情有啥忍不住的,再说了我就是难受,你也不能帮我解决一下。”
杜红喜把手放到姚核桃的**上轻轻地抚弄起来,说:“我咋不能帮你解决,你没看那录像里边女人和女人也能弄那种事儿吗,而且人家两个女人没有男人不也照样弄得挺快活的吗。”
姚核桃被杜红喜这么一摸,心里觉得有些别扭,她急忙把杜红喜的手从她的身上拿开,说:“跟女人弄有啥意思,我可没那兴趣,这遍地都是男人,我要是真想了,随便去找一个男人不就行了,那弄起来多畅快啊。”
杜红喜叹了口气,说:“可惜那个秦俊鸟就是不开窍,要不然咱俩难受的时候,正好可以去找他痛快一下nAd1(”
姚核桃说:“是啊,这个俊鸟,不知道他心里是咋想的,咱俩白送给他都不要,我看他就是没把咱俩当人看。”
杜红喜说:“核桃,这种事情急不得,得慢慢来,俊鸟这块肥肉,咱俩早晚能吃到嘴里,他是跑不掉的。”
这个时候有两个人走上了山坡,姚核桃眼尖,看到有人来了,她急忙说:“大嫂,山坡上来人了,咱俩穿衣服回家吧。”
杜红喜抬头向山坡上望了一眼,点头说:“好吧,这两个人啥时候来不好,偏在这个时候来,咱俩可不能让他们白白占便宜,趁着他们还没走近,咱俩快些穿衣服。”
杜红喜和姚核桃上了河岸,然后钻到离河岸不太远的一片树丛里穿起衣服,两个人穿好衣服后,径直回了家。
秦俊鸟从家里出来之后,先在厂子里随便转了转,然后骑上自行车向村外走去,他打算再到附近的几个村子去走走,把剩下的那六个女工招够了。
秦俊鸟骑着自行车刚出了村子,忽然看到夏丽云迎面走来过来。
秦俊鸟急忙刹住车闸,把自行车停了下来,他还纳闷为啥早晨起来后一直没有看到夏丽云,原来她早就出了村子,看样子她是特意到这里来等他的。
秦俊鸟笑着说:“小夏,你咋跑到这里来了,村外不太安全,你还是回酒厂去吧。”
夏丽云说:“我听秋月说你要去外村招女工,我想跟你一起去。”
秦俊鸟犹豫了一下,说:“小夏,这不太好吧,我是去办正经事儿去了,又不是闲逛去了,你还是不要去了。”
夏丽云有些不高兴地说:“你为啥不让我跟你一起去,你嫌我给你丢人了是吧nAd2(”
秦俊鸟说:“小夏,我咋会嫌你给我丢人呢,我这走村串户的,带着你实在是不方便。你在家里等着我,等我回来了,我带你去山里好好的玩一玩。”
夏丽云撅着嘴说:“你少拿这些话来哄我,我看你就是嫌我了,你嫌我比不上你的媳妇,如今你回到你媳妇身边了,看我就不顺眼了。”
秦俊鸟一脸无奈地说:“小夏,我真没有嫌你,这酒厂的女工不太好招,我要跑好几个村子,我们这里都是山路,骑自行车走起来颠簸的要命,我是心疼你,才不让你跟着我去的。”
夏丽云一听秦俊鸟这么说,脸上露出了笑容,她说:“我不跟你去也行,那你得陪我说说话,这几天有秋月和七巧姐在旁边看着,我都没怎么跟你好好地说过话。”
秦俊鸟向不远处的树林看了一眼,点头说:“好吧,有啥话咱们到那边的树林里去说吧。”
夏丽云跟着秦俊鸟进了树林,秦俊鸟把自行车停好,两个人找了一块石头并肩坐了下来。
夏丽云伸手紧紧地搂着秦俊鸟的腰,然后把脑袋靠在他的肩头,笑着说:“俊鸟,过几天我就要回县城了,我真不想走,我一刻都不想离开你,我真想永远跟你在一起。”
秦俊鸟想了一下,说:“小夏,咱俩这样继续下去也不是个事儿,你就没有为自己的今后打算一下吗。”
夏丽云的脸色一变,眼睛死死地盯着秦俊鸟,颤声说:“俊鸟,你说这话是啥意思,你是不是想甩了我。”
秦俊鸟急忙说:“小夏,你咋能怎么想呢,我不是那个意思,你这么年轻,又这么漂亮,还有文化。可我啥都给不了你,一想到这里,我就觉得有些愧对你。”
夏丽云开心地一笑,说:“啥愧对不愧对的,当初是我心甘情愿跟你的,你心里不用有啥负担,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只要有你在我身边,我就知足了nAd3(”
秦俊鸟说:“小夏,等我将来挣到钱了,一定好好地补偿你,我让你过最好的日子。”
夏丽云说:“我跟你在一起又不是为了钱,我要是真喜欢钱的话,我就不会跟你这只笨鸟好了。不过有你这句话,我还是挺感动的,这说明你心里还是有我的。”
秦俊鸟说:“我知道你不是那种人,可是如果不为你做点儿啥的话,我这心里实在过意不去。”
夏丽云把嘴凑到秦俊鸟的嘴边,说:“俊鸟,你要是真想为我做啥的话,那就亲我一口吧。”
秦俊鸟虽然心里有些不太情愿,可是他又不能拒绝夏丽云的要求,他向四处看了看,在确认树林外不会有人偷看后,飞快地在夏丽云的嘴上亲了一下。
夏丽云说:“俊鸟,你这几天没少跟秋月弄那种事儿吧。”
秦俊鸟有些难为情地说:“我这今天一直忙着厂子里的事情,哪有心情跟她弄那种事儿啊。”
夏丽云撇了撇嘴,说:“我才不信你的鬼话呢,男人是啥东西我还不清楚,男人饭可以不吃觉可以不睡,可是这被窝里的事情从不耽误,男人就算是再累,要不把那里边的东西放干净了,是不会消停的。”
秦俊鸟说:“小夏,你就胡思乱想了,咱们还是算点儿别的事情吧。”
夏丽云说:“俊鸟,每天晚上我一躺在炕上,想着你和秋月在被窝里快活着,我这心里头就烦得很,就想出去杀人。”
秦俊鸟吓得身子一颤,说:“小夏,这可使不得,杀人可是要偿命的,你可不能干那种傻事。”
夏丽云笑着说:“看把你吓的,我知道,我不会杀人的,我还没活够呢。”
秦俊鸟松了一口气,放心地说:“这就好,你刚才可真把我给吓着了。”
夏丽云把自己那两个丰满的**贴在秦俊鸟的身上,说:“俊鸟,我这两个东西这几天有些发胀,你帮我揉揉。”
秦俊鸟看了夏丽云的那两个**一眼,有些为难地说:“在这里不方便,万一让人看到了咋办,你先忍一忍,等我晚上回来了,咱俩找个没人能看到的地方,我再给你揉。”
夏丽云说:“我让你现在就给我揉,我等不及了。”
秦俊鸟说:“小夏,别闹了,你乖乖的听话,到了晚上,我保证给你好好揉一揉,现在可不行。”
夏丽云有些生气地说:“我知道我的东西没有你媳妇的大,你喜欢摸你媳妇的,不喜欢摸我的,你们男人就喜欢摸大的。”
秦俊鸟苦笑着说:“小夏,你咋能这么想呢。我啥时候嫌过你的东西小了,你的可不小。再说这个东西是大还是小又能咋了,摸起来的手感还不是一样的吗。”
夏丽云说:“我不管,你要是现在不给我揉,你就是嫌我的东西小,你说啥都没用。”
秦俊鸟一看夏丽云胡搅蛮缠起来,知道自己要是不给她揉几下的话,她是不会放过自己的。
秦俊鸟硬着头皮点头说:“好吧,我给你揉。”
夏丽云笑着把外衣脱了,又把胸罩解开,她那两个雪白的**就袒露在了秦俊鸟的眼前,秦俊鸟的心跳顿时快了起来。
夏丽云抓住秦俊鸟的手,把他的手按在她右边的那个**上,引导着他轻轻地揉了起来。
夏丽云闭着双眼,一脸享受的表情,身子微微地颤抖着,就跟被电击了一样。
秦俊鸟的呼吸很快就变得急促起来,而且变被动为主动,一双手在夏丽云的两个**上随心所欲地摆弄着。
夏丽云咬着嘴唇,红着脸说:“俊鸟,你把我心里的火给拱起来了,我想要你,你给我吧。”
秦俊鸟急忙停下手来,说:“小夏,这里可不成,这大天白日的,咋好弄这种事情呢。”
夏丽云睁开双眼,用一双火热的目光看着他,喘着气说:“我不管,我想要你,我现在就想要你。”
秦俊鸟劝夏丽云说:“小夏,这里是野外,咱俩又不是牲口,这多害臊啊。”
夏丽云白了他一眼说:“人在做这种事情的时候跟牲口有啥分别,你别磨蹭了,快点把裤子脱了吧。”
夏丽云伸手来脱秦俊鸟的裤子,秦俊鸟急忙抓住她手不让脱,两个人互不相让,你来我往地撕扯了起来。只听“嗤”的一声脆响,秦俊鸟的裤子在离裤裆不远的地方被夏丽云不小心撕开了一个大口子,连里面的裤衩都露了出来。
秦俊鸟一看夏丽云把自己的裤子弄破了,埋怨说:“小夏,你看看你,也不知道个轻重,我这裤子破了,你让我咋去外村招女工啊。我要是这样进村去,人家还不把我当成流氓打出来啊。”
夏丽云满不在乎地说:“这裤子破了就破了,有啥可大惊小怪的,你回家换一条不就完了。”
秦俊鸟说:“那你把手放开,我这就回家去换裤子。”
夏丽云死死地抓着秦俊鸟的手,摇头说:“我不放,换裤子的事情先不急,咱俩先把事情办了再说。”
秦俊鸟拉下脸说:“小夏,你要是再这样我可要生气了。”
夏丽云只好放开秦俊鸟,说:“那好,你回去换裤子吧,不过咱们可说好了,今晚咱俩出去找个没人的地方好好地痛快一下,你可不能说话不算话。”
秦俊鸟的脸色缓和下来说:“我说过的话就一定算数。”去分享
第126章 我不是她男人
? 秦俊鸟先让夏丽云回到了酒厂,他没有跟夏丽云一起回去,他怕被苏秋月和丁七巧看到了起疑心,他在树林又等了半个多小时才推起自行车回家去。
秦俊鸟为了不让别人看到他裤子的开口,他把上衣脱下来围在腰间,正好将裤子的开口处遮挡住了。
秦俊鸟走进酒厂的时候,锤子正带着几个工人将装在麻袋里的高粱往车间里扛,他们见秦俊鸟把衣服围在腰上,上身穿着背心,觉得他的样子有些别扭,不过大家忙着干活,所以谁都没往心里去。
秦俊鸟跟锤子打了一声招呼,有些心虚地从他的身边经过,他一路上小心翼翼的,生怕被锤子他们看到他裤子的开口。
秦俊鸟进了自己家的屋子后,一颗悬着的心才放下来,幸好这个时候苏秋月不在家里,要是她在家的话,秦俊鸟还真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解释。
秦俊鸟把破裤子脱掉,换上了一条好裤子,然后骑着车子出了酒厂。
秦俊鸟这一天跑下来,一共跑了三个村子,总共招到了两名女工。苏秋月一共招到了五名女工,加上一开始招到的那四名女工,一共是十一个人,这样算下来还多了一个人。
秦俊鸟跟丁七巧商量了一下,决定把这十一名女工全都留下来,酒厂现在已经开始正式生产了,人手虽然不太紧张,不过随着酒厂产量的提高,人手肯定会有不够的时候,现在多招几个人,也算是防患于未然。
晚上快要下班的时候,秦俊鸟在厂子的车间里转了一下,他看到绝大多数工人都在认真生产,几乎没有人敢偷J耍滑。秦俊山和秦俊河这两天的表现还算不错,他们两个人在看到秦俊鸟的时候都很不自然地冲着他笑了一下,秦俊鸟跟他们没啥话可说,只好也冲着他们笑了一下,算作回应。
有件事情让秦俊鸟比较头疼,那就是葛玉香来到酒厂里上班之后,酒厂的男工人们就对刘镯子失去了热情,他们转而把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葛玉香的身上nAd1(
葛玉香的到来就好似一点水掉进了沸腾的油锅里,那些男工人们顿时就炸了锅。他们看着葛玉香胸前那两个跟小山一样高的**,都使劲地咽口水,很多人都说见过女人胸前那两个东西大的,不过没见过葛玉香这么大的。
秦俊鸟怕那些男工人们色胆包天,没事儿去马蚤扰葛玉香,就到包装车间去看了一下葛玉香。葛玉香正在包装车间干活,她一看秦俊鸟来了,笑着说:“秦厂长,你来了。”
秦俊鸟也笑了笑,说:“你还是叫我俊鸟吧,叫厂长太见外了。”
葛玉香说:“这不太好吧,我现在酒厂里上班,理所应该叫你厂长。”
秦俊鸟说:“你年岁比我大,私下里我还得叫你一声姐,所以你叫我俊鸟没啥不好的。”
葛玉香点头说:“那好,我就不跟你客气了,以后我就叫你俊鸟了。”
秦俊鸟说:“咋样,这酒厂的活你干起来还顺手吧。”
葛玉香高兴地说:“顺手,比我给人家放猪可强多了。给人放猪的时候,弄一身猪屎味儿不说,还挣不了几个钱。”
秦俊鸟说:“你干着顺手就好,以后要是有啥困难就来找我,只要我能帮得上你的我一定帮。”
葛玉香感动的都快哭了出来,她含着眼泪说:“俊鸟,你对我这么好,我都不知道该咋报答你了。”
秦俊鸟说:“啥报答不报答的,咱们都是乡里乡亲的,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
葛玉香这个时候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脸上露出一种痛苦的表情,好像很难受的样子。
秦俊鸟见她脸色煞白,有些不太正常,问:“你咋了,脸色这么差,是不是病了nAd2(”
葛玉香勉强笑了一下,说:“我没啥,我的身体好着呢,啥病都没得。”
秦俊鸟还是有些不放心地说:“你要是身体有啥不舒服的话,就不用硬挺着,早些回家休息,身体要紧。”
葛玉香说:“我的身子没那么娇贵,咱山里人别的没有,就是有一副好身板。”
秦俊鸟又跟葛玉香闲聊了几句,这时候到了下班的时间,秦俊鸟和葛玉香一起出了包装车间。
秦俊鸟为了不让别人误会,他故意走到葛玉香的身后,跟她拉开了一段距离。
走出车间没多远,葛玉香的身子忽然剧烈地摇晃了起来,眼看着她就要跌倒,秦俊鸟见状急忙走上前去扶她。
这时葛玉香的身子一软,脑袋向后一仰,整个人倒在了秦俊鸟的怀里。
秦俊鸟的双手正好抱在她的胸前,她那两个富有弹性的**正好被秦俊鸟住握在手里,他只觉得手上有种触电般的感觉,一颗心马上跳到了嗓子眼,他急忙把手放开。
秦俊鸟看了一下倒在他怀里的葛玉香,只见她双目紧闭,脸色腊黄,昏迷不醒。
秦俊鸟用力摇晃了葛玉香几下,心急地说:“葛玉香,你醒醒,你这是咋了?你快醒醒啊。”
葛玉香仍然双目紧闭,无论秦俊鸟怎么叫她,她都没有任何的反应。
秦俊鸟一看情况不妙,急忙抱起葛玉香向孟庆生家跑去。
到了孟庆生家的门口,孟庆生正出门要去挑水,他一看秦俊鸟的怀里抱着一个他不认识的女人吓了一跳,好奇地说:“俊鸟,你这是咋了,你抱的女人是谁啊?”
秦俊鸟气喘吁吁地说:“庆生哥,她是我们酒厂的工人,她刚才忽然就昏倒了,得赶快把她送到乡里的医院去nAd3(”
孟庆生急忙扔下手里的扁担和水桶,说:“俊鸟,你等一下,我这就去发动拖拉机。”
孟庆生急忙把拖拉机发动起来,拉着秦俊鸟和葛玉香直奔乡里的医院。
到了乡里的医院后,葛玉香很快就被送进了急诊室。
秦俊鸟和孟庆生等在急诊室外边,很快一个医生从急诊室里走了出来。
医生问了一句:“谁是病人的家属?”
秦俊鸟急忙走上前去,说:“大夫,我是病人的家属。”
医生说:“病人是因为营养不良,再加上劳累过度才昏倒的,你得给她加强营养,多给她做一些好吃的东西。”
秦俊鸟暗自松了一口气,原来葛玉香是因为营养不良才昏倒的,秦俊鸟还是她得了啥不治之症了呢。
秦俊鸟有些担心地说:“医生,她不会有啥别的问题吧?”
医生说:“不会的,她就是身体太虚了,没啥大问题。你只要注意给她补充一下营养,用不了几天她就会好起来的。”
秦俊鸟说:“那她啥时候能出院啊?”
医生说:“我们再观察一下,明天下午她就可以出院了。”
葛玉香既然没啥大问题,秦俊鸟就让孟庆生先回了村里,自己一个人留下来照顾葛玉香,并让他把自己在院子照顾葛玉香的事情告诉苏秋月和丁七巧一声,他从酒厂里走的时候太着急了,没有来得及跟她们打招呼,免得她们为他担心。
到了夜里九点多的时候,葛玉香醒过了过来,这时她已经被转到了普通病房。
葛玉香睁开眼睛后,看到秦俊鸟坐在她的身边,有气无力地说:“俊鸟,我这是咋了,我咋觉得浑身没劲,脑子昏昏沉沉的。”
秦俊鸟说:“这里是医院,你在酒厂里昏倒了。”
葛玉香皱着眉头,说:“我好好的,咋会昏倒呢。”
秦俊鸟说:“大夫说你是营养不良,身子太虚弱了,所以才会昏倒的。”
葛玉香挣扎着想起来,说:“我不能住院,住院得花好多钱的,我家里拿不出来住院的钱。”
秦俊鸟急忙拦住葛玉香,说:“钱的事情你不用担心,你是在厂子里昏倒的,你住院的钱由厂子来出,不用你拿一分钱。”
葛玉香说:“我住院咋能让厂子出钱呢,我这心里实在过意不去。”
秦俊鸟笑着说:“你安心地把身体养好就行了,其他的事情你都不用担心,厂里会负责的。”
秦俊鸟陪着葛玉香在病房里过来一夜。到了第二天早上,秦俊鸟到乡里的集市上买了一只乌鸡,然后拿到一个小饭馆里,他给了饭馆一些钱,让饭馆把乌鸡收拾干净,用砂锅炖了一锅鸡汤。
秦俊鸟把鸡汤端到病房里,给葛玉香到了一碗,说:“这鸡汤可香了,你快趁热喝了吧。”
葛玉香有些过意不去地说:“俊鸟,这鸡汤还是你自己喝吧,你在医院里陪了我一晚上,我给你添了那么多麻烦,我咋还能好意思喝你的鸡汤呢。”
秦俊鸟说:“你身子太虚弱了,得好好地补一补,这乌鸡汤最滋补身体了,你要是想快些好起来的话,就把这乌鸡汤喝了,你要是真病倒了,你男人咋办,谁来管他。”
葛玉香一听秦俊鸟这么说,只好接过鸡汤喝了。葛玉香喝完后,秦俊鸟又给她倒了一碗。
这个时候,一个年轻的女护士走进来要给葛玉香量体温,她见秦俊鸟正在给葛玉香倒鸡汤,笑着对葛玉香说:“大姐,你可真有福气,你男人对你可真好啊,我真羡慕你。”
女护士一看秦俊鸟和葛玉香挺亲近的样子,也没问明白,就把两个人当成了夫妻。
葛玉香的脸一红,嘴动了一下,刚想跟女护士解释自己和秦俊鸟的关系。
秦俊鸟抢在葛玉香之前说:“我不是她的男人,我是她的弟弟。”
女护士面带歉意地说:“不好意思,大兄弟,我把你当成这位大姐的男人了,你别往心里去啊。”
秦俊鸟笑笑说:“没关系,谁都有看走眼的时候,我不会在意的。”
女护士看了看葛玉香,又看了看秦俊鸟,有些不解地对秦俊鸟说:“奇怪,你说你是她的弟弟,我看你俩咋长得一点儿也不像呢。”
秦俊鸟想了想,笑着说:“我是她的表弟,所以我们俩长得不太像。”
葛玉香也笑了一下,没有说话,葛玉香的这个笑容只有秦俊鸟能看的懂。
女护士听秦俊鸟这么说,也没有多问,她给葛玉香量完了体温就出了病房。
葛玉香说:“俊鸟,你对我的恩情我永远都不会忘了的,以后我就是做碰马也要报答你。”
秦俊鸟说:“啥报答不报答的,你不用把这事放在心上,要是换了别人我也会这么做的,谁都有遇到难处的时候。”
葛玉香说:“我虽然穷,可我是个有良心的人,知恩图报的道理我还是懂的。”
秦俊鸟笑了一下,说:“你现在最重要的是把身体养好了,别的事情你就不要多想了。”
葛玉香点头说:“我知道,我的身体好着呢,用不了多长时间我就会好的,到时候就能回厂里上班了。”
葛玉香喝完鸡汤后,又在医院里躺了一个上午,她的身体已经渐渐恢复了一些,脸色也好看了许多。
在经过医生同意后,秦俊鸟给葛玉香办了出院手续,然后把她送回了家里。去分享
第127章 真空的
? 到了葛玉香家之后,秦俊鸟让她在家里休息两天再去酒厂上班,秦俊鸟又给她留了一些钱,葛玉香一开始推辞不要,秦俊鸟无奈只好把钱硬给她塞到了手里。
秦俊鸟离开葛玉香家回到酒厂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秦俊鸟刚走到自己家的门口,夏丽云就从丁七巧家推门走了出来。
秦俊鸟一看到夏丽云,才忽然想起来昨晚跟她已经约好了,不过自己着急要把昏倒的葛玉香送到乡里的医院去,所以把他和夏丽云约定好的事情给忘在了脑后。
自己失约在先,秦俊鸟自知理亏,他有些心虚地低下头去,不敢去看夏丽云。
夏丽云眼睛发红地看着秦俊鸟,气呼呼地说:“俊鸟,你咋才回来啊,昨晚你去啥地方了?”
秦俊鸟陪着笑脸说:“小夏,昨晚厂子里有个工人昏倒了,我把她送到了乡里的医院,又在医院里陪护了她一个晚上。”
夏丽云有些酸溜溜地说:“那个工人是个女工人吧。”
秦俊鸟点头说:“她是包装车间的女工人,刚来酒厂上班没多久。”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