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山村如此多娇-第49部分


秦俊鸟说:“我十分钟后就到,你去叫人吧。”
锤子说:“那好,我去了。”
秦俊鸟来到车间的门口,这时工人们都已经聚集在车间的门口了,大家七嘴八舌地猜测秦俊鸟把大家叫到一起是为了啥事情,有的说是抓到了偷酒的小偷,有的说是要给大家涨工钱了,说啥的都有,不过谁都没有说对。
锤子看到秦俊鸟来了,说:“俊鸟,你有啥事情赶快告诉大家吧,大家都等不及了。”
秦俊鸟把接到大订单的事情跟工人们说了,工人们听后都很高兴,个个摩拳擦掌,干劲儿十足。
锤子咧着大嘴说:“俊鸟,这回咱们酒厂可有希望了,接了这么大一笔订单,你小子可要变成财主了。”
秦俊鸟笑着说:“财主可不敢说,我和七巧为了开这个酒厂从银行贷了很多钱,等酒厂挣了钱以后,首先得把银行的贷款还上。”
锤子说:“银行的那点儿贷款算啥啊,这酒厂就是一个大大的聚宝盆,将来挣的钱肯定会越来越多,到时候说不定你小子口袋里的钞票都装不下了。”
在一旁的一个工人说:“是啊,俊鸟,你小子现在可是时来运转了,将来你要是发了大财,可别忘了我们这些人啊,你有肉吃,给我们这些人分一口汤喝就行了。”
秦俊鸟说:“只要大家好好干,到时候我是绝对不会亏待大家的,我有肉吃,大家也跟着吃肉nAd3(”
锤子说:“俊鸟是啥样人,大家的心里都很清楚,只要俊鸟能挣到钱,咱们这些人肯定都跟着沾光,大家伙只要把自己的活干好,到时候就等着俊鸟给咱们分钱吧。”
工人们越说越兴奋,就好像打了鸡血一样,看秦俊鸟的眼神,就像是在看花花绿绿的钞票。
秦俊鸟说:“我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大家,就是想给大家鼓鼓劲,大家回到车间以后抓紧时间生产,尽快把这笔订单赶出来,等货款到手了,我给大家发奖金。”
锤子说:“俊鸟,这生产的事情你就不用担心了,我们这些人别的没有,就是有把子力气,我们保证准时把这笔订单生产出来。”
秦俊鸟笑着说:“那好,大家就别在这里站着了,回车间去干活吧。”
工人们一边谈论着订单的事情一边向车间走去,秦俊鸟看了一下时间,已经快要到中午了,他觉得肚子有些饿了,就径直去了食堂。
吃过了中午饭,秦俊鸟出了酒厂,向丁七巧住的地方走去。
一个上午丁七巧都没有露面,秦俊鸟有些担心她,想她咋样了。
秦俊鸟走到丁七巧住的地方的大门口,大门关着,秦俊鸟抬手用力地敲了几下大门,大声说:“七巧姐,你在屋里吗?”
丁七巧这时正坐在院子里给孩子喂奶,听到秦俊鸟的声音,她急忙把衣襟拉上,说:“俊鸟,我在院子里,你进来吧。”
秦俊鸟推开大门,走进了院子里。
丁七巧给秦俊鸟拿了一个小板凳,笑着说:“俊鸟,你快坐啊。”
秦俊鸟走到小板凳前坐下,说:“七巧姐,你今天没来酒厂,我过来看看你,你家里还好吧。”
丁七巧说:“我家里一切都好,就是这几天孩子拉肚子,又哭又闹的,所以我就没去酒厂,留在家里照顾孩子。”
秦俊鸟说:“孩子拉肚子可不是小事儿,你带孩子去医院检查过了没有。”
丁七巧说:“昨天晚上我带他去过了,大夫给打了针,还给开了药,现在好多了。”
秦俊鸟说:“这样就好,孩子要是还不见好的话,就送到县里的医院去,孩子的事情可马虎不得啊。”
丁七巧看了一眼怀里的孩子,说:“孩子已经好多了,不会有啥危险了。”
秦俊鸟说:“七巧姐,我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你听了以后一定会非常高兴的。”
丁七巧说:“你有啥好消息要告诉我啊?”
秦俊鸟说:“七巧姐,我这次去县城接了一笔大订单,这笔订单的数目可不小,而且这笔订单交货以后,还会有后续的订单的。”
丁七巧非常高兴地说:“这的确是个好消息,咱们的酒厂终于可以正常运转了。俊鸟,你这次可是功劳不小啊。”
秦俊鸟笑了一下,说:“七巧姐,你就别夸我了,这次多亏了有姜厂长帮忙,要不是他从中牵线,我也接不到这么大的一笔订单,要说功劳也是姜厂长的功劳。”
丁七巧说:“姜厂长虽然帮了忙,可这笔订单毕竟是你拿下来的,你就别谦虚了。”
秦俊鸟说:“七巧姐,跟我签订单的客户是一个南方来的老板,他叫黄树标,他可是一个财神爷,我们酒厂有了这个大客户,以后生产出来的酒就不愁卖了。”
丁七巧点头说:“是啊,有了这个南方大客户,酒厂的发展会越来越好的。”
秦俊鸟说:“厂子里生产的事情我已经让陆雪霏安排好了,从今天开始全厂全力以赴来赶黄老板这笔订单。”
丁七巧说:“俊鸟,这质量上你还多把关,不能太大意,要是质量上出了问题,影响了我们酒厂的声誉,那酒厂的损失可就大了。”
秦俊鸟说:“质量上我会盯紧的,保证咱们酒厂出去的每一瓶酒都货真价实,绝不弄虚作假。”
丁七巧说:“这几天我可能都要留在家里照看孩子,等孩子的病彻底好了才能去酒厂,酒厂的事情就交给你了。”去分享
第179章 阴险用心
? 秦俊鸟说:“有我在,你就安心地在家里把孩子的病养好了,厂里的事情是小事儿,孩子的事情才是大事儿。”
丁七巧叹了口气,说:“我有这个孩子拖累着,厂里的事情只能指望你了,我这心里实在是过意不去。”
秦俊鸟说:“七巧姐,谁都要生儿育女的,咱们开酒厂挣钱为了啥,不就是为了孩子吗,要是没有孩子,咱们还有啥盼头啊。”
丁七巧感激地说:“俊鸟,你能这么想,我都不知道该说啥好了。”
秦俊鸟说:“七巧姐,厂里的事情我会处理好的,你啥都不用担心。”
这个时候丁七巧怀里的孩子忽然大声哭了起来,丁七巧哄着孩子,不过孩子还是哭个不停。
秦俊鸟知道孩子是饿了,他继续留在这里,丁七巧不好意思给孩子喂奶,虽然她那两个给孩子喂奶的东西秦俊鸟已经见过不止一次了。可是要她在秦俊鸟的面前袒胸露|乳|的给孩子喂奶,她还是有些害羞。
秦俊鸟不是傻子,他当然了解丁七巧的心里是咋想的,他不想让丁七巧为难。
秦俊鸟站起身来,说:“七巧姐,厂里还有事情,我该回去了。”
丁七巧说:“你咋刚来就要走啊,还是再坐一会儿吧。”
秦俊鸟说:“你这里没啥事儿,我就放心了,你好好地在家里照顾孩子,我走了。”
丁七巧点点头,说:“那好吧,厂子的事情要紧,我就不留你了。”
秦俊鸟离开了丁七巧住的地方,他回到酒厂后,忽然想起了秦俊河的事情,他昨天晚上跟孟水莲说好了,让秦俊河今天来酒厂上班,可是他刚才去车间的时候并没有看到秦俊河,看样子他今天没有来酒厂上班nAd1(
秦俊鸟知道秦俊河的脾气,他这个人没啥能耐,整天还嚷嚷着要干大事儿,装出一副雄心勃勃的样子,不过那都是嘴上叫得响,实际上根本啥事情都干不成。在某些方面他甚至还不如秦俊山,秦俊山虽然好吃懒做,不过还有自知之明,而秦俊河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像他这种眼高手低不能脚踏实地的人,到头来肯定一事无成。
秦俊河没有来酒厂上班,秦俊鸟必须得弄清楚原因,不然的话他跟孟水莲没法交待。
秦俊鸟把秦俊山找到了办公室,他想问问秦俊河到底是为啥没有来上班。
秦俊山走进办公室后,笑着说:“俊鸟,你找我来有啥事儿啊?”
秦俊鸟说:“大哥,俊河今天咋没来酒厂上班啊?你知道因为啥原因吗?”
秦俊山说:“俊河他昨天根本就没回家,咱妈让我去外村找他,可我找遍了好几个村子,都没有找到他,谁知道他跑到啥地方跟人家鬼混去了。”
秦俊鸟说:“他今天早上也没有回家吗?”
秦俊山说:“我没来酒厂的时候他还没有回来,他现在回家没有我就不知道了。”
秦俊鸟说:“俊河这么长时间不回家,咱妈咋说?”
秦俊山苦笑了一下,说:“咱妈能咋说,连俊河的人影都没找到,她气得骂了俊河整整一个晚上,害得我昨晚都没有睡好。”
秦俊鸟说:“大哥,你真的不知道俊河在啥地方吗?”
秦俊山说:“俊鸟,我真不知道,他以前常去打麻将的那几个地方我都去找过了,不过他没在那些地方。”
秦俊鸟说:“你再好好想一想,他还能去别的啥地方?”
秦俊山皱着眉头想了想,说:“我实在想不出来了,俊河和我不一样,他在乡里认识的人多,朋友也多,他到底去了啥地方,除了他自己,没人知道nAd2(”
秦俊鸟说:“这个俊河,正经事儿不干,一天到晚就是知道跟人家胡混,早晚有他倒霉的那一天。”
秦俊山说:“俊鸟,俊河他就是这样,不过他最怕他的媳妇核桃了,不出今天晚上他就会回家的。”
秦俊鸟说:“我就是担心咱妈,咱妈要是再被他给气病了,可咋办啊?”
秦俊山说:“我回家再劝劝咱妈,俊河是啥样的人,咱妈心里有数,她生气归生气,不过她很快就会消气的。”
秦俊鸟说:“这个俊河,咱妈没事儿最好,他要是真把咱妈气出个好歹来,看我咋样收拾他。”
秦俊山说:“俊鸟,你也别生气了,俊河他就是个好坏不分的混账东西,等他在外边吃了亏,混不下去了,他就老实了。”
秦俊鸟说:“好了,你回车间吧,等你回家的时候看看他回来没有,要是他回来了,让他尽快来酒厂上班。”
秦俊山出了秦俊鸟的办公室,秦俊鸟走到门口把门关好,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想着仓库里的酒被偷的事情,他在心里隐隐有种感觉,他觉得这件事情很可能跟秦俊河有关系,他了解秦俊河的脾气,你能干出这种卑鄙的事情来。
蒋新龙开的棋盘乡大酒店。秦俊河和麻铁杆正在一个雅间里喝酒,两个人边喝酒边聊天,聊得热火朝天的。
麻铁杆跟秦俊河碰了一下酒杯,笑着说:“俊河,你这次出气了吧。”
秦俊河点头说:“这回算是出了一口气,不过仓库里有那么多酒,咱们偷出来的这几箱酒不过是九牛一毛,根本伤不了秦俊鸟的筋骨nAd3(”
麻铁杆喝了一口酒,砸吧砸吧嘴,说:“俊河,那仓库有那么多酒,咱们就是累死也偷不完的。”
秦俊河说:“这次便宜俊鸟那小子了,算是给他一点儿教训,看他以后还敢不敢对我大呼小叫的。”
麻铁杆夹了一口菜放进嘴里,说:“俊河,其实你要是想出气,还有别的办法,就是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干。”
秦俊河好奇地问:“铁杆,你有啥好办法?说出来让我听听。”
麻铁杆说:“那我就直说了,你可以在秦俊鸟的仓库里放上一把火,把他那些酒全都烧了,这样他秦俊鸟可就赔光了老本,看他以后还在你的面前神气个啥。”
秦俊河说:“铁杆,这种馊主意你都能想得出来,俊鸟他再不好也是我兄弟,我要是把他的酒全都给烧了,那可就是把他给害了。”
麻铁杆说:“你把秦俊鸟当兄弟,他秦俊鸟把你当哥哥了吗,要是他真把你当兄弟的话,他就不会跟你说那些难听的话,也不会把你赶出酒厂了,你还是好好想想吧。”
秦俊河一脸忧虑地说:“放火可是犯法的事情,我可不想坐牢。”
麻铁杆看了秦俊河一眼,笑了笑,说:“俊河,让我咋说你好呢,你是一个聪明人,放火这种事情是犯法的事情,可只要你干的神不知鬼不觉,不被人发现,谁也不能把你咋样。”
秦俊河摇摇头,说:“我看还是算了,我可不干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我是恨俊鸟那小子,不过我还没有恨到那个地步。我这次偷酒也就是为了出心里的这口气,现在这口气我已经出了,我不想再把事情闹大了。”
麻铁杆叹了口气,说:“既然你不同意就算了,这事儿就当我没有说过,便宜秦俊鸟那小子了,让他再得意几天。”
秦俊河拿起酒杯说:“我们还是别说那个俊鸟了,一提起他的名字,我就来气,咱们还是想想咋样处理弄来的这些酒,这些酒不能总放在咱们手里,要是被别人知道了,咱俩谁都没啥好果子吃。”
麻铁杆满不在乎地说:“你这个人就是这样,前怕狼后怕虎的,在这棋盘乡,没人敢动老子一根手指头,那些派出所的人就是知道这事儿是咱们俩干的也不敢咋样。”
秦俊河苦笑了一下,说:“多一事儿不如少一事儿,你有你爸麻乡长在背后撑腰,可我没有,我还想好好过几天太平日子呢。”
麻铁杆打个一个酒嗝,说:“俊河,你放心,只要有我在,就没人敢把你咋样,那些派出所的人要是找到了你的头上,你就说这事儿是我让你干的,让他们来找我,我替你扛着。”
秦俊河松了一口气,说:“铁杆,你说的这些话是真的吗?你可别哄我玩啊?”
麻铁杆说:“我说的当然是真话了,你不用害怕,那些派出所的人也就吓吓那些村里人,在我的面前他们连大气都不敢喘。”
秦俊河羡慕地说:“铁杆,还是你威风,有个当乡长的爸,在乡里你就是太子爷,没人敢惹你。不像我,我爸死的早,从小到大,我没少让人欺负。”
麻铁杆说:“现在咱们是哥们了,以后有人再敢欺负你,你就跟我说,看我不打断他的狗腿。”
秦俊河高兴地说:“铁杆,你可真够义气,你这个朋友我没交错。”
麻铁杆说:“俊河,一会儿我带你去乐呵一下,让你开开眼界咋样。”
秦俊河看了一下时间,说:“时候不早了,我一个晚上都没有回家,我媳妇肯定等急了,我得回家去看一看。”
麻铁杆笑着说:“俊河,你的胆子咋这么小啊,连媳妇都怕。”
秦俊河说:“不是我胆子小,我都一晚上没睡觉了,我这眼皮直打架,我得回家睡觉去了。”去分享
第180章 兄弟之别
? 麻铁杆说:“俊河,这大白天的,你回家睡觉能睡着吗?我看你还是别回去了,那个家有啥好的。”
秦俊河说:“铁杆,我跟你不一样,你没结婚,没有媳妇管着。我不行,我这一晚上没回去,回到家里我媳妇非得跟我闹翻了不可。”
麻铁杆说:“这些女人都是活人惯的,我就不信她还敢反了天了,她要是跟你闹的话,你不会大嘴巴抽她啊,他狠狠地打她几回,她就老实了。”
秦俊河笑了一下,一脸难色地说:“咋说也是自己的媳妇,你让我咋忍心下手啊,要是把我媳妇打伤了,还得花钱治病,这么做太不值得了。”
麻铁杆说:“看你这个没出息的样儿,连自己的媳妇都管不住,我都替你脸红。”
秦俊河说:“那是你没娶媳妇,你要是娶了媳妇就知道了,这女人是用来哄的,不是用来打的。”
麻铁杆说:“我就是娶了媳妇,也不会像你这样,到时候我想咋样就咋样,她要是敢管我的事情,看我不打的她满地找牙。”
秦俊河说:“你家有钱有势,想找啥样的女人都能找到。可我们家小门小户的,娶个媳妇太不容易了。我媳妇要是跑了,那我这下半辈子就得打光棍了。”
麻铁杆说:“这天底下的女人多得的是,旧的不去新的不来,你又不缺胳膊不少腿的,就算跟她离婚了,你还可以再娶一个年轻漂亮的媳妇吗。”
秦俊河说:“这女人遍地都是,可是谁愿意跟我这个穷光蛋啊。”
麻铁杆说:“俊河,这我可就要说你几句了,那个傻头傻脑的秦俊鸟都能开酒厂当老板,你脑子这么灵通,现在混得还不如那个秦俊鸟,看着人家大把地挣钱,你就不眼馋啊。”
秦俊河一脸沮丧地说:“眼馋有啥用,你是不知道,这年月挣钱有多不容易啊nAd1(俊鸟那小子是运气好,认识那个叫丁七巧的女人,要是没有那个丁七巧帮忙,俊鸟他还不是跟我一样,天天扛着锄头修理地球。”
麻铁杆说:“俊河,就算你现在比不过秦俊鸟那小子也不用泄气,不是还有我吗,以后你就跟着我干,我保证让你吃香的喝辣的,有花不完的钞票。”
秦俊河的眼睛一亮,激动地说:“铁杆,那以后我就跟着你混了,你让我干啥我就干啥,我绝对不说半个不字。”
麻铁杆拍了拍秦俊河的肩膀,笑着说:“俊河,一会儿我带你去快活一下,你愿不愿意跟我去啊。”
秦俊河好奇地说:“快活一下?咋快活啊?”
麻铁杆说:“我听说赵大牙的旅店里来了几个外地的漂亮女人,我带你去尝尝鲜咋样,那些女人一个比一个水灵,一个比一个勾人,只要给她们钱,她们啥都愿意跟你干。”
秦俊河愣了一下,说:“你是说去找那些女人睡觉啊?”
麻铁杆笑嘻嘻地说:“咱们男人找女人当然是为了弄那种事儿了,难道还是去跟她们谈情说爱啊。”
秦俊河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说:“铁杆,我还是不去了,我是有媳妇的人,咋能在外边找野女人呢,我不能做对不起我媳妇的事情。”
麻铁杆说:“俊河,昨晚偷酒的时候我看你的胆子挺大的,现在一下子咋变得这么胆小怕事了。”
秦俊河说:“不是我胆小怕事儿,是我不能做对不起我媳妇的事情。”
麻铁杆说:“这天底下的男人哪有几个不偷吃的,你跟别的女人睡觉,只要不让你媳妇知道就成了,等你回家的时候,随便编几句谎话也就应付过去了。”
秦俊河说:“那些都是千人骑万人跨的女人,她们的身上不干净,要是被她们传染上啥病了咋办,我劝你还是别去了nAd2(”
麻铁杆说:“那些女人虽然不干净,不过比村里的女人干净,你也不看看村里的那些女人有多脏,她们一年都洗不了几次澡,下身那里更干净不到哪里去,尤其是身上那股怪味儿让人闻了就想吐,更别说碰她们了。这些外地来的女人都洗得干干净净的,身上还带着香味,跟她们在一起弄那种事儿,别提有多舒坦了。”
秦俊河说:“你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不过我媳妇可是非常干净的女人,她每次跟我弄那种事儿之前,都把自己洗得干干净净的,还逼着我也洗干净。”
麻铁杆说:“你跟媳妇都结婚那么长时间了,天天对着她那张脸,你就不嫌腻歪啊,这找女人就跟吃饭一样,你不能总吃一道菜,有时也得换换口味。”
秦俊河说:“这天底下没有不透风的墙,要是让我媳妇知道我在外边跟别的女人乱搞,她还不得跟我拼命啊。我还是咬咬牙,忍一忍好了。”
麻铁杆说:“算了,你不愿意去,我自己去,错过这么好的机会,你以后会后悔的。”
秦俊河和麻铁杆吃完了饭,麻铁杆去了旅店找女人,秦俊河一个人回了家。
秦俊河回到家里时,天色已经黑了下来,他走到门口拉了一下门,门没有拉开。
秦俊河轻轻地拍打了几下门板,笑着说:“核桃,快把门打开,我回来了。”
姚核桃正在厨房里做饭,门是她故意在里面锁上的。
姚核桃在家里等了秦俊河一个晚上,可是一直不见秦俊河回来,所以姚核桃非常生气。
刚才秦俊河走到大门口的时候,姚核桃在屋里看到他回来了,她就把房门锁上了,想出出心里的这口气nAd3(
姚核桃走到门口,没好气地说:“死鬼,你还知道回来啊,你咋不死在外边啊。”
秦俊河笑着说:“我要是死了,你可就成了寡妇了,没有我在你身边,你一个人过日子也没啥意思不是。”
姚核桃说:“你要是死了,我高兴还来不及呢,到时候我肯定放鞭炮庆祝三天。”
秦俊河说:“核桃,你知道你说的都是气话,你快把门打开吧。”
姚核桃说:“我不开,你有能耐就一直在外边睡,家里没有了你,我正好可以清净一下,省得你缠着我,弄得人家连觉都睡不好。”
秦俊河说:“核桃,你要是再不把门打开,我可要踢门了,到时候把门踢坏了,还得花钱修,多不划算啊。”
姚核桃这时走到门前,把门锁打开,连看也不看秦俊河一眼,转身进了屋子。
秦俊河推门走了进来,他一看姚核桃进了屋子,也跟在她的身后进了屋子。
姚核桃进屋后,一屁股坐到炕上,拉下脸来,冷冷地说:“我当初真是瞎了眼了,嫁给你这个没用的东西,一天到晚就知道赌钱,啥正经事儿都不干。”
秦俊河陪着笑脸说:“核桃,我知道错了,我昨晚手气不好,输了钱,我想赢回来,所以就多玩了几把,还好我把输的钱赢回来了。”
秦俊河说完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一叠百元面额的钞票放在炕上,然后一脸讨好地看着姚核桃。
姚核桃的眼睛一亮,紧忙拿起那些钞票踹到了衣服口袋里,脸色缓和下来说:“没用的东西,你除了知道打麻将,还知道啥。”
秦俊河笑嘻嘻地说:“我还知道跟你睡觉,跟你在炕上弄那种事儿。”
姚核桃被秦俊河给气乐了,抬手在他的胳膊上打了一下,抿嘴说:“看你那点儿出息,你就知道炕上那点儿事儿,天天晚上弄,你就不嫌烦啊。”
秦俊河说:“核桃,你不生我的气了吧。”
姚核桃说:“想让我不生你的气也行,你得告诉我,你昨晚到底干啥去了。”
秦俊河说:“我不是说了吗,我去打麻将去了。”
姚核桃说:“你骗鬼去吧,我可不是傻子,你一撅屁股,我就知道拉啥样的屎。”
秦俊河说:“看把你能耐的,你又不是我肚子里的蛔虫,你咋能知道我拉啥样的屎,再说了你就是知道我拉啥样的屎又能咋样。”
姚核桃板起脸来说:“俊河,你跟我说句实话,你是不是到外边找野女人鬼混去了。”
秦俊河说:“核桃,你咋能这样想呢,我这个人虽然身上毛病不少,可是在这种事情上我可从来没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情。”
姚核桃半信半疑地说:“我可得把丑话说在前头,要是让我知道你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咱俩这日子就算过到头了。”
秦俊河正色说:“红喜,我这辈子除了你这一个女人,是不会碰别的女人的,我要是碰了别的女人,就让我生疮流脓,生个儿子没屁眼。”
姚核桃瞪了秦俊河一眼,说:“你胡说啥呢,你这张嘴咋没个把门的呢,可不能拿咱的儿子说事儿。”
秦俊河连连点头说:“核桃,我听你的,我以后绝对不拿咱的儿子说事儿了。”
姚核桃说:“虽然咱们现在还没有儿子,那你也不能说这种不吉利的话,将来要咱们要是真生了儿子,儿子身上如果有啥毛病的话,就赖你。”
秦俊河说:“红喜,看到你我这心里就痒痒,咱们抓紧时间生个孩子吧,咱们俩结婚的时间也不短了,你这肚子里咋还没有个动静啊。”去分享
第181章 越大越喜欢
? 姚核桃撅着嘴说:“我也想生孩子,可这生孩子又不是我一个人的事情,要是你那个东西不争气的话,别说是生孩子了,就是连个蛋我也生不出来啊。”
秦俊河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裤裆,笑着说:“核桃,我这东西咋会不争气呢,它有多厉害,你又不是不知道。”
姚核桃伸手在秦俊河的裤裆那里摸了一下,抿嘴说:“你这东西一到了晚上就把我折腾得要死,可要想生出孩子来,光靠你这东西是没用的。”
秦俊河说:“男人生孩子不靠这东西还能靠啥,你说话也不过过脑子,咋还没睡觉就说上梦话了呢。”
姚核桃说:“我听别人说过,男人能不能生孩子,跟你那里弄出来的东西有关系。”
秦俊河皱着眉头说:“我和你几乎天天晚上都弄那种事儿,我这里都弄出来那么多东西了,按理说你应该早就怀上了,可是你这肚子咋还没大啊。”
姚核桃说:“我咋知道,是不是你那里弄出的东西不行啊?”
秦俊河说:“我又不是太监,我这里弄出的东西咋能不行呢。”
姚核桃说:“要不我们哪天去大医院检查一下,看看你的身子到底有啥病没有。”
秦俊河说:“我这身子好好的,壮得就跟头牛一样,咋可能有病呢,你就别瞎想了。”
姚核桃说:“你的身子要是没毛病的话,可咋生不出个孩子来呢。”
秦俊河苦着脸说:“这事儿真是怪了,你说咱俩都年轻力壮的,要是放在别人身上想生十个孩子都没啥问题,咱俩为啥半个也生不出来。”
姚核桃说:“反正咱俩还年轻,生孩子这种事情再等上两年也没啥,到不定到时候就能生出来了nAd1(”
秦俊河说:“核桃,我倒是无所谓,就是我妈老在我耳边唠叨生孩子的事情,我这耳朵都快要听出茧子来了。不管咋样,我们也得生出一个来,要不然我们别想消停。”
姚核桃气呼呼地说:“你妈想要孩子,让她自己去生去,生不生孩子是咱俩的事情,她跟着瞎掺和啥。”
秦俊河说:“核桃,你咋能这么说呢,咱妈也是为咱俩好,这两口子在一起过日子,哪有不生孩子的。”
姚核桃瞪了秦俊河一眼,说:“你妈说的话你句句都听,我说的话你也一句也没听过,你既然这么听你妈的话,那你还跟我过啥,你跟你妈过日子去好了。”
秦俊河说:“核桃,你跟我结婚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我是啥样的人你还不知道吗,我啥时候听过我妈的话,我还不是都听你的吗。”
姚核桃说:“那好,你要是真听我的,那以后你就不许再说生孩子的事情。”
秦俊河点头说:“好,我听你的,我以后不说生孩子的事情了。”
姚核桃说:“这就对了,我是你媳妇,跟你过一辈子的人是我,又不是你那个多管闲事的老妈。”
秦俊河伸手在姚核桃的脸蛋上摸了几下,说:“这几天都把我给憋坏了,核桃,你就让我痛快痛快吧,我实在受不了了。”
姚核桃说:“不行,我今天身子不方便,还是等明天吧。”
秦俊河眼睛盯着姚核桃的两个**,舔了舔嘴唇,说:“核桃,我等不及了,我现在就想要你。”
姚核桃向门外看了一眼,一脸顾虑地说:“这个时候大哥大嫂他们还没有睡觉呢,要是让他们听到动静了,多不好意思啊nAd2(”
秦俊河笑着说:“我们都小点儿声,不让他们听见就成了。”
姚核桃没有再说话,秦俊河知道她这是同意了。
秦俊河高兴地把姚核桃抱上了炕,把手放在姚核桃的两个**上揉了起来,姚核桃抓住秦俊河的手,说:“俊河,你先把手拿开,我还没吃饭呢,这事儿等吃完饭了再说。”
秦俊河说:“等弄完了再吃饭吧,我现在全身就跟火烧一样难受,我等不了了。”
姚核桃说:“你每次都这样,想弄的时候就心急火燎的,一分钟都等不了。”
秦俊河说:“核桃,这种事儿就是一会儿的事儿,不耽误你吃饭,等咱俩舒坦完了,你想吃啥好吃的东西,我给你买去。”
姚核桃说:“你天天都想弄这种事情,咋就没够呢。”
秦俊河说:“这种事情咋会有够吗,这男人的东西只要还能用,这种事情就不会耽误的。”
秦俊河又把手放在姚核桃的两个**上揉捏了几下,他觉得隔着衣服没有手感,就把姚核桃的外衣脱掉了。
姚核桃的里面穿着一个白色的胸罩,秦俊河看着姚核桃那两个半露在外的雪白**,眯缝着眼睛说:“核桃,你这两个东西可真大啊,我每次看到这两个东西,真想把它们一口全都吞下去。”
姚核桃伸手在秦俊河的屁股上打了一下,咯咯笑着说:“死鬼,这种不正经的话你也能说得出来,你就不脸红啊。”
秦俊河把手伸进姚核桃的胸罩里,用力地捏了一下,说:“我跟自己的媳妇亲热合理合法,有啥可脸红的。”
姚核桃微微皱了一下眉头,说:“你轻一点儿,都把我捏疼了nAd3(”
秦俊河嘿嘿一笑,说:“核桃,那天我在大力家看了一本书,那书上说的全是教男人和女人咋弄那种事儿,那上边还有插图呢,可好看了,我在那上边学会了不少以前不知道的新招,一会儿我教教你咋样。”
姚核桃说:“那种书你也看,真不要脸,我才不跟你学呢。”
秦俊河说:“那种书咋了,这天底下的男人和女人在一起有哪个不弄那种事儿的,你们女人就是脸皮薄,那书上都说了,这种事儿就跟吃饭一样,是人活着最基本的需求,没啥可害臊的。”
姚核桃说:“我看你别的本事没有,就知道在这种事情上花心思,说起这些事情来一套一套的,比那些学校里的老师还能讲大道理。”
秦俊河说:“核桃,我都饿了这么多天了,你就让我饱饱地吃一次吧。”
姚核桃一脸不情愿地说:“那你快点儿,我饿了,你弄完了,我好吃饭。”
秦俊河迫不及待地把姚核桃的胸罩的卡扣解开,把胸罩拿掉扔到一边,姚核桃那两个雪白丰满的**颤悠悠地暴露在秦俊河的眼前,秦俊河的呼吸一下子变得急促起来。
姚核桃急忙用手挡住两个**,满脸通红,害羞地说:“我这两个东西都被你给摸大了,你还是摸别的地方吧,别摸这两个东西了。”
秦俊河眼睛盯着姚核桃的两个圆滚滚肉嘟嘟的东西,喘着粗气说:“摸大了才好呢,你胸前的这两个东西越大我越喜欢。”
秦俊河把姚核桃挡在胸前的手拿下来,一低头把嘴凑到一个**上吃了起来……
姚核桃的身子这时已经软的跟一样,任由秦俊河在她的身上抚摸耍弄着。
秦俊河在姚核桃的身上抚弄了一会儿,不过他觉得不太过瘾,就伸手把姚核桃的裤子脱掉,把她的裤衩拉到膝盖上,然后急不可耐地在姚核桃的身上猛烈地抽动了起来。
姚核桃一开始没啥反应,不过很快她就有感觉了,身子不停地扭动着,双腿也夹得紧紧的,嘴里哼哼唧唧地叫着。
秦俊河听着姚核桃的叫声,弄得更起劲了,而姚核桃的叫声也一声高过一声。
就在这两个都很投入的时候,屋外忽然传来了孟水莲的叫声:“核桃,你在家里没有?”
姚核桃一听孟水莲来了,急忙把秦俊河从她的身上推下去,从炕上坐起来,神色慌张看着秦俊河说:“俊河,快把衣服穿上,你妈来了。”
秦俊河一脸不高兴地说:“她啥时候来不好,偏偏在时候来,人家正在兴头上呢,全让她给搅和了。”
姚核桃拿起自己衣服裤子穿了起来,一边穿一边说:“俊河,你咋还不穿衣服啊,你想光着屁股见你妈啊。”
秦俊河不情愿地拿起自己的衣服慢腾腾地穿了起来。两个人的衣服还没穿好,孟水莲在外边已经有些等不及了,她推了几下门,门已经被秦俊河在里边锁上了,孟水莲没有推开门,她恼火地说:“俊河,你快把门打开,我有话跟你说。你要是再不开门的话,我可要踢门了。”
姚核桃连忙说:“妈,你别踢门,我这就来给你开门,马上就来。”
姚核桃一边扣着衣服扣子一边走到门口去开门,孟水莲气哼哼地站在门外,手里还拿着一根烧火棍子。
孟水莲没好气地说:“核桃,俊河在屋里没有。”
姚核桃陪着笑脸说:“在,他刚从外边回来。”
孟水莲阴沉着脸走了进来,手里紧紧地攥着那根烧火棍子。
秦俊河正在屋里系裤带,看到孟水莲走进来了,很不自然地笑了一下,说:“妈,你来了,快坐。”
孟水莲没有坐下,劈头盖脸就问:“俊河,我问你,你昨晚干啥去了?”
秦俊河说:“昨晚我去朋友家打麻将去了。”
孟水莲强忍着怒火说:“俊河,你啥时候能懂事啊?放着正经事儿你不干,跑去跟人家打麻将,你这么做是想把我气死啊。”去分享
第182章 去了一块心病
? 秦俊河把裤带系好,有些不耐烦地说:“妈,我的事情你能不能不管啊,我现在已经成家了,我不是三岁小孩了,我知道自己该干啥不该干啥。”
孟水莲瞪起眼说:“你现在翅膀硬了,敢跟我顶嘴了是不是,到啥时候我都是你妈。只要我活着一天,你就别想胡来,除非我死了。”
秦俊河说:“妈,你说啥呢,我啥时候胡来了。再说了我又不是鸟,咋会有翅膀呢。”
孟水莲说:“你少跟我遂皮子,我在跟你说正经事儿呢,没跟你说笑话。”
秦俊河说:“妈,我的事情你就不要管了,我现在这日子不是过得好好的吗。”
孟水莲说:“我不管你,你还不无法无天了。”
秦俊河说:“妈,你来找我到底是为了啥事儿啊?我以前出去打麻将,也没见你管过我啊,这次咋发这么大的火啊?”
孟水莲说:“我来找你为了啥事儿,你心里明白,少跟我装糊涂。”
秦俊河想了一下,说:“你是为了我不去酒厂上班的事情来的吧。”
孟水莲说:“你知道就好,你为啥不去俊鸟的酒厂上班了,放着钱不挣,你瞎折腾个啥?”
秦俊河走到炕边坐下,看了孟水莲一眼,说:“我不愿意在酒厂干了,我在那里干的憋气。”
孟水莲说:“你在酒厂的事情俊山都跟我说了,俊鸟是有不对的地方,他不该说那些没轻没重的话,可你就有理吗?人家都在干活,就你们两个人偷懒,就算俊鸟骂你们几句也是应该的。”
秦俊河说:“妈,反正我是不去酒厂干了,我跟俊鸟以后进水不犯河水,他当然他的老板,我过我自己的日子,咱俩各活各的,反正他不待见我,我也不待见他,眼不见心不烦nAd1(”
孟水莲气得脸色煞白,手指着秦俊河的鼻子,身子颤抖着说:“你这个混账东西,你想气死我啊,你要是敢不去酒厂上班,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秦俊河说:“妈,你就别骂我了,你一见到我的面就骂我,我到底是不是你亲生的儿子啊,你对我咋跟后妈一样,连个好脸色都没有。”
孟水莲说:“你要是走正路的话,我会骂你吗,你看看人家俊鸟,人家比你还小几岁呢,现在都开酒厂挣大钱了,你再看看你自己,整天在外边跟那些不三不四的人瞎混,你混出啥名堂来了。”
秦俊河说:“妈,你是不是老糊涂了,我咋会不走正路了,我一没偷二没抢,家里有吃有喝的,你老不能睁着眼睛说瞎话吧。”
孟水莲被秦俊河气得直翻白眼,她咬牙切齿地说:“你敢说我说瞎话,看我不打死你这个没大没小的东西。”
秦俊河慌忙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