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山村如此多娇-第6部分

的厉害。
秦俊鸟正在无聊的时候,院子外忽然传来了大甜梨的声音:“俊鸟在家吗?”
秦俊鸟说:“在家了。”
大甜梨手里拎着一个布包,笑呵呵地走了进来。
大甜梨向四处张望了几眼,说:“俊鸟,我听说你娶媳妇了,媳妇在哪儿呢,让看一看。”
秦俊鸟说:“梨子姐,你来的不巧,她跟大珠和小珠去了银杏家。”
大甜梨说:“我听说她长的可好看了,没想到你小子傻人有傻福,能娶到这么好的媳妇。”
秦俊鸟笑了笑,说:“啥福不福的,咱庄户人讨媳妇就是为了过日子,好看有啥用,又不能当饭吃nAd3(”
大甜梨说:“听你这话,你好像还不知足啊。”
秦俊鸟岔开话茬说:“梨子姐,你咋回来了,你男人舍得让你回来啊?”
大甜梨说:“他有啥舍不得的,他巴不得我回来,他好去外边找别的野女人。”
秦俊鸟愣了一下,说:“咋了,你男人在外边有女人了。”
大甜梨说:“算了,今天我高兴,不说这些扫兴的事情,凤凰又让我给你带东西来了,给你。”
大甜梨把布包交给秦俊鸟,秦俊鸟说:“以后你回去告诉凤凰姐一声,让她不要给我带东西了,让她老给我花钱,我心里不安。”
大甜梨说:“凤凰给你买的,你就放心地收下好了,你凤凰姐呀在城里找了个有钱的男人,花这点儿小钱对她来说不算什么。”
秦俊鸟说:“我一个乡下的农民,她给我买这些城里人的东西,实在是白花钱了。”
大甜梨说:“提到钱了,我想问你个事儿,不知道你愿不愿意?”
秦俊鸟说:“啥事儿,梨子姐你就直说。”
大甜梨说:“我最近在县城里开了一个录像厅,现在人手不够,我想让你去帮我几天,不过我不会让你白帮我的。”
秦俊鸟说:“我一个山里的农民,连录像厅都没进去过,让我咋帮你啊。”
大甜梨说:“我就问你一句,你到底愿不愿意帮我。”
秦俊鸟想了想,点头说:“中,看在凤凰的情分上我帮你。”
大甜梨笑着说:“那就这么说定了,你今天收拾一下,明天就跟我进城。”
第二天,秦俊鸟把家里的事情跟苏秋月交待了一下,让苏秋月一个在家秦俊鸟不放心,以又让廖家姐妹晚上来给她做伴。
安排好家里的事情后,秦俊鸟才有些不舍地跟着大甜梨坐车去了县城。
县城是个花花世界,秦俊鸟虽然以前来过几次,可那都是为别的事情来的,只是走马观花地看了那么几眼,这次他终于可以好好地逛一逛县城了。
大甜梨带着秦俊鸟几乎是把县城走了个遍,大街上那些打扮时髦长得水灵的城里姑娘都快要秦俊鸟的眼睛给看花了,而且他发现县城里的姑娘就是跟村里的姑娘不一样,她站在大街上就敢跟男人亲嘴,这要是放在村里还不羞死了。
在走到一个发廊的门口时,两个涂脂抹粉的女人硬是把他往里面拉说要给他洗洗头,要不是大甜梨拦着他就跟着那两个女人进去了,后来大甜梨告诉他这些女人都是卖屁股的不干净。
逛了一天的县城,秦俊鸟有些走累了,肚子也饿了,大甜梨把他带到了县城里最好的一家饭店吃饭。
两个人找了个地方坐下来,大甜梨说:“俊鸟,你喜欢吃啥尽管”
秦俊鸟也不客气,说:“人都说天上龙肉地上的驴肉,我想吃驴肉。”
大甜梨说:“驴肉有啥好吃的,这家饭店有比驴肉更好的东西。”
秦俊鸟说:“比驴肉还好的东西是啥?”
大甜梨说:“当然是生猛海鲜了。”
大甜梨点了一桌子的海鲜,有螃蟹,有大虾,还有秦俊鸟根本就叫不出名字来的鲍鱼。秦俊鸟从小山里长得,要说野味也吃过不少,可是这海鲜几乎就没吃过,看着桌子上他能叫出名和不能叫出名的海鲜都看傻了。
大甜梨笑着说:“俊鸟,你愣住干啥呀,赶紧吃啊。”
秦俊鸟说:“梨子姐,你要了这么多东西,一定花了不少钱吧?”
大甜梨说:“你管花多少钱呢,又不是让你掏钱,你吃就是了。”
秦俊鸟拿起筷子,看着满桌子的海鲜,都不知道先吃哪个好了。
大甜梨给他夹了一个大个的螃蟹,说:“你先尝尝这个。”
秦俊鸟看着螃蟹,咽了咽口水,说:“梨子姐,那我就不客气了。”
大甜梨说:“这些东西我都是给你点的,你最好把它们都吃了。”
秦俊鸟说:“放心吧,这些好东西我是不会糟蹋的。”
大甜梨说:“你就敞开肚皮吃吧,要是不够的话,我再给你”
秦俊鸟说:“这些就够了,这么多东西要是还不够吃的话,那我就成了饭桶了。”去分享
第20章 还有更好看的
? 这还是秦俊鸟这辈子第一次在这么好的饭店里吃饭,以前他常听别人说城里好,还一直不太相信,如今看着满桌子的海鲜他终于相信了,城里人和乡下人的生活真是天上一个地下一个。
满桌子的海鲜几乎都是被秦俊鸟一个人吃光的,大甜梨根本没有吃多少,看样子是在城里经常吃有些吃腻了。
吃完饭后,大甜梨笑着说:“一会儿我带你到我的录像厅,让你见识一下。”
秦俊鸟打了个饱嗝说:“中,我以前只听人说过录像厅,说那里面放的录像可好看了,可我一次都没进去过,这一次我一定要好好地看看录像厅究竟是啥样。”
大甜梨开的录像厅就在县城最大最热闹的一条街上,离他们吃饭的饭店不算太远,秦俊鸟和大甜梨边走边聊,很快两个人就到了大甜梨开的录像厅。
录像厅的门脸不大,房子也很老旧,看样子应该是七十年代盖的,而且录像厅也没有挂招牌,只是在门玻璃上用红色的油漆写了“录像厅”三个字。
秦俊鸟跟着大甜梨走进了录像厅。进了录像厅以后先是一个小屋,小屋的门口放着一张旧书桌,书桌上放着一叠零钱,一个老人正坐在木桌前看报纸。
老人见大甜梨进来冲她点了点头,大甜梨则冲老人笑了笑。
小屋里的里面就是看录像的地方了,小屋与里面看录像的屋子只是用一个厚厚的棉门帘隔开,不时有打斗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
大甜梨掀开门帘走了进去,秦俊鸟也跟着走了进去。里面是一个非常大的屋子,屋子里摆放着一排排的木椅子,屋子里黑灯瞎火的,最前面靠墙的地方放着一个铁架子,铁架子上放着一台彩色电视,电视里正播放着一个古装的武打片。看录像的人不算太多,只有十几个年轻人,这些人有男有女,正看得入神。
秦俊鸟也被电视播出的画面给吸引住了,以前他只是去村长家看过几回黑白电视,看彩色的电视还是第一次nAd1(
大甜梨见秦俊鸟看的入迷,笑着说:“你要是喜欢看,天天都可以看,而且到了晚上还有更好看的。”
秦俊鸟说:“你让我来帮你,可我啥都不会,我能在这里干啥呀?”
大甜梨说:“你在这里啥都能干,不会你可以学呀。”
大甜梨带着秦俊鸟把录像厅的里里外外都走了个遍,让他熟悉了一下录像厅的环境。
天色很快就黑了下来。那个在门口卖票的老头到了五点钟就回家了,大甜梨让秦俊鸟接替老头在门口卖票,秦俊鸟别的不会干,收钱卖票还是能干的。
一到了晚上,来录像厅的人就多了起来,而且有很多都是建筑工地的民工,这些人背井离乡出来打工,吃完晚饭后到录像厅来看会儿录像消磨一下时间。
到了夜里的十点,大甜梨对秦俊鸟说:“俊鸟,你去把门锁上,放夜场的时间到了。”
“中。”秦俊鸟走过去把门从里面锁上,但是他却并不知道什么是夜场。
门关好后,秦俊鸟忽然听到从放录像的屋子里传来了女人的哼哼声。
听到这种声音,秦俊鸟好奇地走进去,只见电视上正播放着两个外国人正光着身子搂在一起做那种事儿的画面,看到这种场面,秦俊鸟的脸一下子就红了,心也“砰”“砰”地跳了起来,他现在终于知道大甜梨所说的夜场究竟是什么意思了。秦俊鸟没想到还有这种录像带,他坐下看了一会儿,觉得下身的东西有些憋得难受,就去厕所撒了一泡尿。
从厕所里出来时,秦俊鸟正好看到大甜梨从休息室里走出来,大甜梨笑着问:“夜场的录像好看吗?”
秦俊鸟有些尴尬地看着大甜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nAd2(
大甜梨说:“你都是有媳妇的人了,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秦俊鸟说:“梨子姐,这种事情都是悄悄地弄,咋好在电视上放出来啊。”
大甜梨说:“我也不愿意放这种东西,可是为了挣钱,我也只能这么干。”
秦俊鸟说:“梨子姐,要不换一个录像片看吧。”
大甜梨笑着说:“我倒是想换,可是里面的那些客人不会答应的,他们这些人出来打工的男人很多人媳妇都不在身边,有的都很长间没闻过女人味儿了,想女人都快要想疯了,你要是不让他们看的话,他们还不得跟你拼命啊。”
秦俊鸟虽然觉得大甜梨放这种录像不好,可是他知道里面的那些男人长时间不能碰女人的苦处,就像他一样,苏秋月天天都在他的眼前晃悠,可是他却只能干瞪眼看着。
秦俊鸟说:“梨子姐,我睡觉在啥地方睡啊?”
大甜梨说:“这里这么大的地方,你想睡啥地方都行。如果你嫌这里太吵的话,也可以到我家里去睡。”
秦俊鸟说:“我还是在这里睡吧。”
大甜梨说:“那好,你就睡休息室吧,一会儿我回家去睡。还有这个录像带快要放完了,一会儿你要记着换一下录像带。”
秦俊鸟有些为难地看着大甜梨,说:“梨子姐,我不会换录像带。”
大甜梨说:“一会儿我教你,换录像带非常容易。”
这时,里面看录像的客人有人喊了一声:“老板,给我开一瓶汽水nAd3(”
大甜梨大声说:“好了,马上就给你送过去。”
大甜梨走到休息室旁的小仓库,从里面拿出了一瓶汽水,秦俊鸟接过汽水说:“我来送吧。”
大甜梨说:“中,你去送。你饿了吧,我去给你煮面条。”
秦俊鸟还真有些饿了,中午虽然吃了不少的海鲜,不过现在已经是夜里了,经过了这么长的时间,吃进肚子里的东西早就消化的差不多了。
秦俊鸟把汽水给客人送去后来到了休息室。
休息室是一个只有七八平米的小屋子,里面放着一张单人床,地上堆放着很多录像带,几乎都没有下脚的地方。
秦俊鸟进了休息室以后,看到床头上挂着几件大甜梨的衣服,床上的被子也没有叠。
秦俊鸟走到床前,把被子整理了一下,忽然一个红色的东西从被子下面露了出来,秦俊鸟拿起来看了看,不禁愣了一下,他拿在手里的竟然是一个红色的三角裤头。
这个时候大甜梨端着一碗面条走了进来,看到秦俊鸟的手里拿着裤头,她笑着说:“你拿着我的裤头干什么,你不会是想媳妇了吧。”
秦俊鸟急忙把裤头放到床上,不敢去看大甜梨,红着脸说:“梨子姐,这些都是你的衣服吧。”
大甜梨点头说:“是我的,一会儿我收拾一下。”
秦俊鸟从大甜梨的手里接过面条,坐到床边吃了起来。
大甜梨问:“面条好吃吗?”
秦俊鸟说:“好吃。”
大甜梨又问:“有你媳妇做的好吃吗?”
秦俊鸟笑笑说:“有。”
大甜梨说走到门口把休息室的门关上,走到秦俊鸟的身边坐下,说:“我这里还有更好吃的东西,不知道你愿意吃不?”
秦俊鸟看了大甜梨一眼,问:“梨子姐,你还有啥更好吃的东西?”
大甜梨笑着说:“你说我还有啥更好吃的东西,女人的身上还能有啥东西男人能爱吃的。”
秦俊鸟不是三岁小孩,大甜梨的话他当然能明白,他说:“梨子姐,你是在跟我说笑话呢吧?”
大甜梨说:“你看我像是在跟你说笑话吗?”
秦俊鸟说:“梨子姐,你是有男人的人,我也是有媳妇的人。”
大甜梨说:“我是有男人,可是我那个男人现在跟我只是有个名分,他现在说不上是谁的男人呢,我现在恨不得一刀把他给剁了。”
秦俊鸟说:“梨子姐,你可不能干傻事儿啊。”
大甜梨说:“你放心,我不会的,虽然我恨死那个王八蛋了,但是我还年轻,我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为那种男人把我自己送进大牢里不值得。”
秦俊鸟放心地说:“梨子姐,你能这样想就好。”
大甜梨说:“俊鸟,乡里人都说你媳妇是破鞋,她到底是不是破鞋啊?她跟你做那种事情的时候野不野啊?”
秦俊鸟被大甜梨问得面红耳赤的,低下头说:“这种事情我咋好说啊。”
大甜梨撇撇嘴说:“这种事情咋不好说,我是过来人,啥东西我没见过,你有啥就说啥。”
秦俊鸟说:“梨子姐,我只能告诉你秋月她是好女人,她不是破鞋。”
大甜梨说:“俊鸟,除了苏秋月你还碰过别的女人吗?”
秦俊鸟摇了摇头说:“没有。”
大甜梨说:“一个男人这一辈子就碰过一个女人,你不觉得亏得慌吗?”
秦俊鸟说:“我不觉得,我只知道我不能做对不起秋月的事情。”
大甜梨把身子向秦俊鸟的身上靠了靠,几乎都快要贴到秦俊鸟的身上了,她说:“你现在就是做了对不起苏秋月的事情,她也不会知道的。”
秦俊鸟忽然站起来,说:“梨子姐,就算她不会知道,我也不会做的。”
大甜梨笑着说:“如果我现在就把衣服脱光了,你敢说你能管住你裤裆里的那个东西吗?”
秦俊鸟说:“梨子姐,你既然想让我给看录像厅,你就好好的,你要是再这样,我就回村了。”
大甜梨一看秦俊鸟说的挺坚决,站起来伸了个懒腰说:“好了,时间也不早了,我也该回家去睡个好觉了。”
大甜梨教了秦俊鸟几遍怎么换录像带,直到把他教会了才回家去睡觉。去分享
第21章 酒后
? 秦俊鸟在录像厅里干了几天,很快录像厅里的事情他就全都学会了。
这一天录像厅停电了,大甜梨就把录像厅关了,拉着秦俊鸟去了她家,说要给他做几个好菜,好好地犒劳一下他。
其实秦俊鸟并不想去大甜梨家。大甜梨现在是一个人住,两个人孤男寡女的在一起,万一弄出点事情来,到时候想后悔都来不及了。可是在大甜梨的生拉硬拽之下,秦俊鸟想不去都不行。
大甜梨的家就在录像厅后面的一个居民小区里,小区的楼房几乎都是八十年代除建的老旧楼房。
大甜梨的房子在三楼,屋子里打扫的很干净,一进屋子一股淡淡的香气扑面而来。
大甜梨把秦俊鸟让进客厅,笑着说:“俊鸟,到了我家里,你千万不要客气,就当在你家里一样,冰箱里有水果你想吃啥自己去拿,我去换件衣服。”
秦俊鸟点点头说:“梨子姐,你去吧,到了你家里我不会客气的。”
大甜梨转身走进了卧室去换衣服。
秦俊鸟在客厅里向四处看了看,虽然大甜梨的房子不算太大,但是布置得很精心。
秦俊鸟走到沙发前一屁股坐下,这一坐下不要紧,秦俊鸟只觉得自己的屁股好像陷进了棉花堆里一样,吓得他一下子跳了起来。
大甜梨这时从屋子里走了出来,看到秦俊鸟跳了起来,她笑着问:“俊鸟,你这是咋了,像屁股坐到钉子了一样。”
秦俊鸟回头看了一眼沙发,苦着脸说:“梨子姐,这是啥椅子啊,咋人一坐下去屁股就往下陷,怪吓人的。”
大甜梨“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说:“这不是啥椅子,这是沙发,是好东西,人坐上去软软的多舒服啊nAd1(”
秦俊鸟用手挠了挠脑袋,说:“沙发?这东西我坐不惯,还不如坐村里的板凳舒服。”
大甜梨走过去,双手搭在秦俊鸟的肩膀上,将他的身子按下去,说:“我一开始坐的时候也不咋习惯,不过坐时间长了就好了,你再坐一会儿就习惯了。”
秦俊鸟只好又坐了下去,不过他还是觉得屁股底下没着没落的,屁股就跟不是自己的一样。
大甜梨问:“俊鸟,你喜欢吃啥?我给你做。”
秦俊鸟说:“我吃啥都行。”
大甜梨抿嘴笑着说:“你说吃啥都行,那我让你吃,你敢吃吗?”
秦俊鸟急忙把头低下头,不敢去看大甜梨的眼睛,说:“吃人我可不敢。”
大甜梨皱着眉头说:“谁让你吃人了,真是个铁疙瘩脑袋,不开窍。”
秦俊鸟当然不是不开窍,他是故意装傻。
秦俊鸟笑着说:“只要不让我吃人,让我吃啥都行。”
大甜梨瞪了他一眼,没再说话,走进厨房里去做菜。
很快菜就做好了,四个菜一个汤,两荤两素,大甜梨将菜端到桌子上后又去厨房的橱柜里拿了一瓶茅台酒。
秦俊鸟一看大甜梨拿茅台酒,说:“梨子姐,还喝酒啊?我的酒量不行,还是算了吧。”
大甜梨说:“这是你第一次来我家里吃饭,这酒一定要喝,你要是不喝的话就是看不起我。”
两个人面对面地坐好后,大甜梨把茅台酒打开,给秦俊鸟倒了一杯,又给自己倒了一杯,然后举起酒杯说:“来,俊鸟,陪我把这杯酒喝了nAd2(”
秦俊鸟端起酒杯说:“梨子姐,你让我喝这茅台酒有些可惜这这么好的酒了。”
大甜梨说:“什么可惜不可惜的,只要是喝到肚子里了就不可惜。”
大甜梨说完就把一杯酒给喝干了,秦俊鸟只好硬着头皮把自己的那杯酒也喝干了。
虽然秦俊鸟不想喝酒,可是架不住大甜梨的频频劝酒,很快秦俊鸟就喝得有些头晕眼花的。
大甜梨的酒量要比秦俊鸟好得多,虽然她喝得比秦俊鸟多,可是一点儿醉意都没有。
大甜梨还要给秦俊鸟倒酒,秦俊鸟摆摆手说:“梨子姐,我不行了,再喝的话我就要醉倒了。”
大甜梨说:“这才喝了多少酒你就喝不下去了。”
秦俊鸟说:“梨子姐,我真不能喝了,再喝我就得吐出来了。”
大甜梨还没有喝尽兴,不过她看秦俊鸟的样子是真喝不下去了,不像是说假话。
大甜梨夹起一块猪头肉送到秦俊鸟的嘴边,说:“既然你喝不下去酒了,那就吃菜。”
秦俊鸟张开嘴刚想吃大甜梨夹给他的猪头肉,大甜梨手里的筷子忽然掉脱手在了地上,猪头肉也跟着掉在了地上。
秦俊鸟蹲下身要去捡筷子,大甜梨拦住他说:“你吃菜,我来捡。”
大甜梨蹲下身去钻到饭桌下面,筷子正好掉在秦俊鸟的脚边,大甜梨没有去捡筷子,目光落在了秦俊鸟的双腿上。
秦俊鸟拿起筷子刚要去夹菜,大甜梨忽然伸出双手在秦俊鸟的双腿上摸了起来,秦俊鸟被大甜梨摸的心里一激灵,双腿本能地夹紧了nAd3(
秦俊鸟说:“梨子姐,你这是干啥?我们不能这样。”
大甜梨在桌子底下喘息着说:“俊鸟,现在就我们两个人,就算我们两个人睡了,也没人会知道的。”
秦俊鸟说:“梨子姐,我们两个人要是睡了,那我们可就连畜生都不如了。”
大甜梨说:“我管不了那么多了。”
秦俊鸟想去把大甜梨的手从他腿上拿开,谁知大甜梨猛地从桌子下面钻出来,双腿一分坐在了秦俊鸟的大腿上。大甜梨的双手紧紧地搂住了秦俊鸟的脖子,呼吸急促地说:“俊鸟,你要还是个男人的话今天就要了我,我的身子你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
秦俊鸟想把大甜梨从他的身上推开,可是他的双手一不小心就推到了大甜梨高耸的**上,大甜梨轻轻地哼了一声,眯缝着眼睛,咬着嘴唇说:“俊鸟,别停下来,继续摸……”
秦俊鸟看着大甜梨的**,狠狠地咽了几口唾沫,双手没有缩回来,而是隔着衣服轻轻地在大甜梨的**上揉了起来。
大甜梨的身子微微地抖动起来,把身子紧紧地贴在秦俊鸟的身上,嘴里不时发出几声呻吟声。
秦俊鸟被刺激得全身上下一阵颤栗,下身的东西直挺挺地立了起来。
大甜梨也感到到了秦俊鸟下身的明显变化,她把嘴凑到秦俊鸟耳边,吹着气说:“俊鸟,我们到屋里去,我习惯在床上。”
秦俊鸟点点头,双手紧紧地抱住大甜梨的腰,然后慢慢地站起身来向大甜梨的房间走去。
进了大甜梨的房间,秦俊鸟把她放到床上,将身子压在大甜梨的身上,一双手开始在大甜梨的身上摸起来,从她的脸蛋摸到**,又从**摸到她的屁股,大甜梨闭着双眼,脸上露出一种很享受很的表情。
秦俊鸟隔着衣服摸了一遍觉得不太过瘾,又把手伸到大甜梨的衣服里摸了起来,大甜梨的皮肤很光滑,一对**更是滑腻柔软,让人摸了就不想把手拿开。
大甜梨被秦俊鸟摸得有些受不了了,她睁开眼睛看着秦俊鸟说:“俊鸟,别摸了,快弄吧,我难受。”
秦俊鸟看着大甜梨一脸渴求的样子,觉得身上的血热得都快要沸腾了。
大甜梨的双腿绞在了一起,身子不停地扭动着,脸上泛着红潮,双手在秦俊鸟身上抚摸着。
秦俊鸟把自己的外衣脱了,又把衬衣也脱了,光着上身去脱大甜梨的外衣,之后又把大甜梨的内衣也脱了。大甜梨的一对雪白的**毫无遮掩地呈现在秦俊鸟的面前,虽然这已经不是秦俊鸟第一次看到大甜梨的身子了,可是当那一对浑圆丰满的肉球露出来的那一刹那,秦俊鸟只觉得脑袋里“轰”的一声,肚脐眼下面就像是被什么堵住了一样难受。
大甜梨把脸扭到一边,似乎有些害羞的样子,秦俊鸟没有想到大甜梨这种女人也会害羞。
秦俊鸟双腿一叉骑到大甜梨的腰上,双手握住两个**的下缘,慢慢地向**的上缘摸去,又用两个手指头夹住尖端的凸起用力地拉了拉,大甜梨的身体随着秦俊鸟手上的动作左右摆动着,嘴里发出一种好像很难受的叫声。
秦俊鸟低下头去张开嘴,在大甜梨的脸蛋上亲了几下,大甜梨身上有种很好闻的香气钻进了他的鼻孔里,秦俊鸟把鼻子放在大甜梨的**上用力地嗅了嗅,说:“真香,真好闻。”
大甜梨伸手在秦俊鸟的肚皮上拍了一下,笑着说:“你闻啥,跟个狗一样,还不快点儿弄,磨蹭个啥。”
秦俊鸟“嘿”“嘿”笑了几声,伸手刚要去脱大甜梨的裤子,忽然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秦俊鸟急忙从大甜梨的身上下来,拿起自己的衣服手忙脚乱地穿了起来。大甜梨也拿起自己的衣服往身上套,嘴里嘟囔着说:“什么时候敲门不好,偏在这个时候敲门,真倒霉。”
两个人都穿好衣服后,大甜梨走出房间去开门。门开了之后,石凤凰从外面走了进来,笑着说:“梨子,你干啥呢,我敲了那么长时间的门你咋才开。”
大甜梨说:“你说我干啥呢,我跟野男人快活呢。”
石凤凰在大甜梨的屁股上用力地拍了一下,眉开眼笑地说:“你这张嘴什么时候能正经点儿,净说些疯话。”去分享
第22章 回家问你媳妇
? 秦俊鸟从房间里走出来说:“梨子姐,是谁来了?”
秦俊鸟说完这句话正好看到了走进来的石凤凰,石凤凰同时也看到了秦俊鸟,两个人看着对方都是一愣。
秦俊鸟有些激动地说:“凤凰姐。”
石凤凰非常意外地问:“俊鸟,你咋在梨子的家里?”
秦俊鸟说:“我来帮梨子姐看录像厅,今天录像厅停电了,梨子姐让我到她家里来吃饭。”
石凤凰看了一眼大甜梨,眼神有些奇怪,她说:“梨子,过几天就让俊鸟回去吧,他家里有媳妇,你让他来看录像厅,他媳妇咋办?”
大甜梨说:“我就是让他来帮几天忙,等过几天我找到人了,我就让他回家。”
石凤凰说:“不用过几天,明天就让他回家吧,他家里就他媳妇一个人在家,如果他媳妇出了什么事情,你可负不了这个责任。”
大甜梨想了想,点头说:“好吧,我明天就让他回去。”
石凤凰又对秦俊鸟说:“俊鸟,你好不容易来城里一趟,一会儿我带你去买几件衣服,再给你媳妇买点东西给她带回去。”
秦俊鸟有些过意不去地说:“凤凰,不用买了,你以前让梨子姐给我带的那些衣服我还没有穿完呢。”
石凤凰笑着说:“跟我你还客气什么,谁让我是你姐呢。”
秦俊鸟没有再推辞,看着石凤凰他又想起了当初自己摸她时的情景,心里不免泛起一阵涟漪。
秦俊鸟发现石凤凰比在村里时漂亮了,皮肤也比那时白净了,就连打扮都跟村里人不一样了,现在看起来跟城里人没什么分别nAd1(
大甜梨笑着说:“凤凰,你吃饭了没有,要是没吃的话,正好在我家吃。”
石凤凰说:“不了,我已经吃过饭了,你们吃完没有?”
大甜梨说:“我们吃完了。”
石凤凰笑着说:“既然你们吃完饭了,我们现在就去商场买东西吧。”
大甜梨说:“那好,你等着我,我去换衣服。”
秦俊鸟跟着石凤凰和大甜梨一起来到了县城里最大的百货商场,一进百货商场秦俊鸟就觉得眼花缭乱的,货柜里摆的很多稀奇古怪的商品都是他没有见过的东西,让秦俊鸟大开了眼界。
石凤凰走到一处买男装的地方给秦俊鸟买了几件合身的衣服,又给他买了两双皮鞋。
给秦俊鸟买完东西后,石凤凰说:“俊鸟,你媳妇喜欢啥东西呀?”
秦俊鸟挠了挠脑袋,憨笑着说:“我也不知道她喜欢啥东西?”
大甜梨笑着逗他说:“你这个丈夫是怎么当的,连自己的媳妇喜欢啥东西都不知道,你要再这么粗心大意的话,你媳妇呀就得被别的男人拐跑了。”
秦俊鸟说:“她一个乡下女人,谁能看上她。”
大甜梨说:“乡下女人怎么了,我和你凤凰姐哪个不是乡下女人,我们现在不是在城里活得挺滋润的吗。”
秦俊鸟知道自己说不过大甜梨,大甜梨牙尖嘴利,城里的男人都说不过,何况自己笨嘴笨舌的。
秦俊鸟说:“我不知道她喜欢啥东西,我看就不用给她买了。”
石凤凰说:“那可不行,就算亏待了你,也不能亏待了弟妹nAd2(”
大甜梨想了想,笑着说:“我知道买什么了。”
石凤凰问:“买啥?”
大甜梨把嘴凑到石凤凰的耳边小声嘀咕了几句,石凤凰听后连连点头,微笑着说:“就听你的。”
秦俊鸟看着两个人交头接耳的样子,弄得挺神秘,不知道两个人要给苏秋月买啥好东西。
大甜梨指了指不远处的一个柜台,说:“那个地方就是卖内衣的。”
石凤凰和大甜梨向卖女士内衣的售货柜台走去,秦俊鸟跟在两个人的后面走了过去。
看着柜台里花花绿绿的女人胸罩,秦俊鸟有些不好意思地把头扭到一边去,他这一扭头不要紧,正好看到旁边的一个年轻姑娘正拿着一个黑色的胸罩在自己的胸脯上比量着。
秦俊鸟的脸顿时就红了,他急忙把头低了下去,不敢再看,心里暗想这城里的姑娘可真大方,当着男人的面就一点儿也不知道害臊。
石凤凰在内衣柜台前仔细看了看,让售货员拿了几个样式的胸罩仔细地挑了挑,看中了几个样式做工都比较不错的胸罩。
石凤凰笑着问:“俊鸟,你知道你媳妇的胸围是多大的吗?”
“胸围?”这还是秦俊鸟第一次听到这个词,他看着石凤凰,一脸茫然地摇了摇头。
大甜梨白了他一眼,说:“笨蛋,你咋连胸围是啥都不知道呢,就是你媳妇的胸脯有多大?”
秦俊鸟有些羞涩地低下头,小声说:“我媳妇的胸脯有多大,我咋知道,我又没有量过nAd3(”
大甜梨被气得一瞪眼刚想说话,石凤凰急忙拉了她一下,说:“你没量过也没啥,你看看我们这里谁的身量跟你媳妇的差不多。”
秦俊鸟硬着头皮在大甜梨和石凤凰的胸脯上扫了一眼,在心里跟苏秋月的胸脯做了一个比较,他发现石凤凰的身条无论是高矮还是胖瘦都跟苏秋月的差不多,就是两个人的**都差不多一样大。
秦俊鸟说:“凤凰姐,我媳妇的身量应该跟你的差不多。”
石凤凰说:“我知道了。”
石凤凰把自己的号码告诉了售货员,让她把自己看好的几个样式的胸罩一样拿一个用塑料袋装好。
买完胸罩后,石凤凰和大甜梨又去了一个专卖女人卫生用品的商店,买了许多方块状的塑料包,秦俊鸟看着塑料包上印着“卫生巾”三个字,他好奇地问:“凤凰姐,这卫生巾是个啥东西啊?”
石凤凰和大甜梨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忽然大笑了起来,秦俊鸟看着两个人笑得前仰后合的样子,有些摸不着头脑,一脸困惑地问:“你们笑啥?我说错啥了吗?”
石凤凰捂着肚子,强忍住笑声说:“我们没笑啥,你也没说错。”
大甜梨好不容易直起腰,笑着说:“这卫生巾是啥东西,你还是回家问你媳妇吧。”
秦俊鸟看着两个人笑得有些蹊跷,知道这卫生巾不会有啥好用处,就没有再刨根问底。
给秦俊鸟和苏秋月买完东西后,石凤凰说:“俊鸟,你今晚就去我家里住吧,明天我送你去车站。”
秦俊鸟虽然很想石凤凰的家是什么样,她现在过得好不好,可是一想到大甜梨说过她已经找了一个有钱的男人,他的心里就有些不舒服。
秦俊鸟说:“凤凰姐,我还是不去了,到你家里又得给你添麻烦,我在录像厅里凑合一晚就行了。”
石凤凰说:“不麻烦,我家里就我一个人住,你正好去认一认家门。”
大甜梨说:“我今天有空,我也去,凤凰你欢迎我去吗?”
石凤凰说:“别人不欢迎,你我还能不欢迎吗。”
大甜梨看了一眼秦俊鸟,话里有话地说:“那可难说,我去了万一坏了你的好事呢。”
石凤凰在大甜梨的胳膊上使劲地捏了一把,笑着说:“我让你胡咧咧,你能坏我啥好事儿,没个正经的。”
两个人嘻嘻哈哈地说笑了一会儿,然后出了商店去了石凤凰的家。
石凤凰的家在县城郊区的一个别墅区,在这里住的人几乎都是县城里的有钱人,石凤凰住的别墅就在一个人工湖边。
进了别墅后,石凤凰把秦俊鸟和大甜梨让进了宽敞的客厅,给他们拿了许多水果,有些水果秦俊鸟都没有见过。
石凤凰说:“俊鸟,吃水果,这些水果你爱吃啥就吃,吃完了冰箱里还有呢。”
大甜梨笑着接过话茬说:“是啊,你凤凰姐现在可不一样了,她现在是飞上枝头变凤凰,在她家里啊,你别说是想吃水果,你想吃啥都能吃到。”
石凤凰瞪了她一眼,说:“这么多水果还堵不上你的嘴,你少说两句,没人能把你当哑巴。”
大甜梨说:“我的嘴可大,你就想用些不值钱的水果就堵住我的嘴没那么容易。”
石凤凰说:“我知道想堵上你嘴没那么容易,说吧,你想吃啥?”
大甜梨笑着说:“我想吃你,你愿意让我吃吗。”
石凤凰瞟了秦俊鸟一眼,说:“俊鸟在这儿呢,你咋啥话都说,你就不脸红吗?”
大甜梨说:“脸红?我有啥可脸红的,俊鸟又不是别人。”
大甜梨说完看了秦俊鸟一眼,她话里的意思只有秦俊鸟知道什么意思。想起在大甜梨家里时两个人做的那些事情,秦俊鸟有些尴尬地低下了头。
石凤凰说:“我昨天卖了些燕窝,听他们说这东西对女人好,一会儿我把它熬粥喝。”
大甜梨说:“我还不容易来一次,你别想用燕窝就把我打发了。”
石凤凰说:“东西都在厨房里,你想吃什么自己去做。”
大甜梨说:“我去做,你来帮我。”
石凤凰说:“俊鸟你在客厅里坐一会儿,我和梨子去做饭。”
秦俊鸟点头说:“你们去吧,不用管我。”
石凤凰跟大甜梨一起去了厨房,把秦俊鸟一个人留在了客厅里。秦俊鸟在客厅里坐了一会儿,觉得没有什么意思,就向厨房走去,想去帮帮石凤凰和大甜梨。去分享
第23章 女人私话
? 秦俊鸟走到厨房的门口,刚想走进去,忽然听到大甜梨说:“凤凰,跟我说说那个宋百万对你怎么样?”
石凤凰看了大甜梨一眼,说:“还能怎么样,就那样呗。”
秦俊鸟停了下来没有走进去,他想听听两个人都在说些什么。
大甜梨笑着说:“虽然这个宋百万年纪大了些,可他人不错,而且又这么有钱,这年月哪个女人不想找个又有钱又人又好的男人。”
石凤凰说:“是啊,我应该知足了。”
大甜梨说:“他有多长时间没来了?”
石凤凰说:“大概有两个多月了。”
大甜梨说:“他这么长时间没来,是不是有别的女人了。”
石凤凰说:“他不可能有别的女人的。”
大甜梨问:“为什么?”
石凤凰犹豫了一下,低声说:“因为他那方面有病,根本就不能跟女人做那种事情,所以他根本不会去找别的女人。”
大甜梨愣了一下,说:“你是说他是个废物,那东西不行。”
石凤凰点点头说:“从住进这个房子开始,他就没碰过我,一开始我还以为他不太喜欢我,后来我才知道他有病,虽然去很多医院看过,可一直都没有治好。”
大甜梨说:“宋百万既然有病,还找你干什么?”
石凤凰说:“男人都爱面子,虽然他有病,可是他不想让别人知道,有我在他的身边,别人都会以为他是正常的男人。”
大甜梨笑着说:“那你这些天的过的日子不是跟守活寡一样吗nAd1(”
石凤凰说:“我已经习惯了,他不来更好,我一个人要吃有吃,要喝有喝的,日子过得轻松自在。”
大甜梨叹了一口气说:“凤凰,你的命可真苦,好不容易跟那个武四海离了婚,这又找了一个没用的男人,早知道这样当初我就不把宋百万介绍给你了。”
石凤凰说:“宋百万虽然那方面不行,不过他对我还算不错,让我住好房子,给我钱花,比武四海对我要好得多。”
大甜梨说:“那个宋百万不行,那你晚上睡不着的时候咋办呀?你就不想男人吗?”
石凤凰笑着说:“你以为我像你一样没出息,身边没了男人就跟丢了魂儿一样。”
大甜梨走到石凤凰的身后,伸手在石凤凰浑圆丰满的屁股上摸了几下,拦腰抱住她说:“我身边没了男人还有女人,你要是喜欢的话,今天晚上我跟你睡,保证把你伺候舒服了。”
石凤凰抬手在她的屁股上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