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山村如此多娇-第60部分

你看我咋收拾齐腊月这个贱货。”
顾连举走过去扶着汪本全去了客厅,没过多久别墅外就响起了警笛声。去分享
第221章 苦命的姐姐
? 两辆警车很快就赶到了,几个刑警从警车上下来,把别墅周围的地方都控制了起来。
几个刑警在汪本全住的房间勘察了一下现场,并且给汪本全做了笔录,还询问了一些关于齐腊月的情况,然后用警车把他送去医院治伤了。
汪本全虽然没有伤到要害地方,不过他伤的也不轻,由于失血过多,他都快要休克了。
别墅里的每一个人都被刑警叫去问了话,秦俊鸟也在其中,秦俊鸟没有多说关于齐腊月的事情,刑警问啥他就回答啥,刑警问完话,做完笔录就走了。
行凶伤人的是齐腊月,齐腊月现在跑了,刑警们不能在顾连举的别墅里耽搁太长时间,犯罪嫌疑人确定了之后,下一步就是部署如何抓捕齐腊月了。
秦俊鸟本来是打算跟汪本全他们几个拉拉关系的,可是被齐腊月这么一闹,这生意也就谈不成了,他再继续留在顾连举家里也就没啥意思了。
秦俊鸟说:“顾老板,时间已经很晚了,我该回去了。”
顾连举说:“秦老板,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情,我也就不好再留你了,你走路的时候要小心一些。”
秦俊鸟说:“顾老板,我会小心的。”
顾连举说:“要不我给你找辆车吧,外边天这么黑,你一个人回家不太安全。”
秦俊鸟摆了摆手,笑着说:“顾老板,不用了,公安局的人刚走,我不会有啥危险的。”
秦俊鸟出了顾连举家之后,沿着来时的路,他很快走出了顾连举家所在的别墅区。
秦俊鸟刚走出别墅区,还没有走出去多远,就看见前面的一棵松树后面人影一闪,一个人从松树后面走了出来nAd1(
秦俊鸟吃了一惊,急忙向后退了几步,他还以为又遇到打劫的了呢。
就在这时,那个从松树后走出来的人说了一句话:“你不用害怕,是我。”
听到这个人的声音后,秦俊鸟悬着的一颗心才放了下来,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齐腊月。
齐腊月快步走到秦俊鸟的面前,把他拉到不远处一盏昏暗的路灯下。
秦俊鸟向左右看了看,有些担忧地说:“腊月,你咋没有走啊?你的胆子也太大了,公安局的人刚走,你就不怕被公安局的人抓住啊。”
齐腊月满不在乎地说:“我为啥要走?我这点儿事情就是被抓进去了,我也有办法出来,我就说那个姓汪的想要欺负我,我是为了反抗他,为了不被他欺负,才失手把他给捅伤的。”
秦俊鸟苦笑了一下,说:“公安局的人可不是那么好骗的,人家天天都跟犯人打交道,你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人家一听就知道。”
齐腊月说:“我知道公安局的人没那么好骗,不过我知道那个汪本全是不会一直追究下去的,过几天他就会去公安局销案的。”
秦俊鸟有些不解地说:“你咋知道汪本全不会追究下去,你都把汪本全伤成那个样子,他差一点儿就断子绝孙了。”
齐腊月说:“如果汪本全该死抓住我不放,那我就把他以前干过的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情都给他张扬出去,我看他还有啥脸活在这个世上。”
秦俊鸟愣了一下,打量着齐腊月说:“听你话里的意思,汪本全好像是有啥把柄在你的手里。”
齐腊月气愤地说:“汪本全他根本就不是人,他就是一个畜生,是他害了我姐,要不是他干的那些丧良心的事情,我姐也就不会出事儿,我要替我姐讨回公道nAd2(”
秦俊鸟越听越糊涂了,他皱着眉头问:“你姐姐她到底咋了?她跟汪本全也认识吗?”
齐腊月恨恨地说:“他跟我姐何止是认识,我姐这一辈子就是让姓汪的那个畜生给毁了,我恨不得把那个姓汪的给千刀万剐了。”
秦俊鸟一头雾水地看着齐腊月,说:“腊月,这到底是咋回事儿啊?咋又把你姐给牵扯进来了?”
齐腊月说:“我做的这一切其实都是为了给我姐报仇,是那个汪本全害死了我姐,我要让他一命抵一命。”
齐腊月把事情的原委全都告诉给了秦俊鸟。原来这个汪老板看起来斯斯文文的,实际上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的大色狼,就喜欢玩弄女人,一看到年轻漂亮的女人就心痒痒,这一点儿倒是跟顾连举有些臭味相投。
齐腊月的姐姐叫齐正月,齐正月比齐腊月大两岁,人长得比齐腊月还要漂亮。
齐腊月的家在农村,她父母一直都体弱多病,没啥劳动能力,所以家里的生活基本上都是靠齐正月一个人支撑着,家里的日子过得非常苦。
后来齐腊月考上了省城的中专,为了供齐腊月上学,齐正月在县城的一个夜总会里当了服务员,在夜总会里当服务员虽然工资不高,不过经常会有一些出手阔绰的客人给一些小费,齐正月把这些小费积攒起来,再加上工资的钱,一个月的收入不仅要保障农村家里父母的生活,还要供妹妹齐腊月上学,日子虽然紧巴了一些,不过咬咬牙还是能挺过去。
齐正月知道夜总会这种地方不是啥好地方,她是背着她父母来夜总会上班的,农村人的思想都很封建,要是让她父母知道的话,就算她没干啥见不得人的事情,他们也不会让她在这里干下去的。
为了不让别人知道齐正月的真实身份,她就用了一个化名吴兰,反正夜总会这种地方人员流动性大,对服务员的要求也没有别的正规企业那么严格,像齐正月这么漂亮的服务员夜总会的老板当然是举双手欢迎了,她这张漂亮脸蛋可以给夜总会多招揽一些客人nAd3(来夜总会这种地方玩的男人,当然都喜欢看年轻漂亮的姑娘了,没有谁会愿意看丑八怪的。所以老板连齐正月的身份都没有核实,就给她安排了一个比较不错的岗位。
汪本全是在两年前认识齐正月的,他当时是跟几个一起合伙做生意的朋友来夜总会消遣,齐正月当时正好给汪本全所在的包厢送酒,汪本全一眼就看上了花容月貌的齐正月。
齐正月是正经女孩,不是那种为了钱啥不要脸的事情都干的下贱女人,汪本全虽然在齐正月的身上花了很多心思,不过一开始齐正月并不为所动,对汪本全不冷不热的,汪本全给齐正月送过几次贵重的首饰,不过齐正月都没有收下。
虽然被齐正月拒绝了,不过汪本全并没有灰心丧气,他的身边有不少女人,所以他对女人非常了解,他知道女人喜欢啥东西,咋样才能打动女人。
为了能够得到齐正月,汪本全干脆连生意都不做了,他在县城的宾馆开了一个房间,天天晚上都来齐正月上班的夜总会来玩,而且点名让齐正月专门给他服务,当然给他服务只是给他端端茶倒到酒,不是那种服务。
这样一来,齐正月跟汪本全接触的时间长了,她对汪本全就产生了好感。
要说这个汪本全也算是一表人才,虽然年纪比齐正月大了很多,不过他非常会讨齐正月的欢心,对齐正月百般献殷勤,出手也大方,不是给她买名牌衣服,就是给她送外国的化妆品,再加上他整天跟齐正月说一些甜言蜜语。齐正月毕竟太年轻了,社会阅历非常少,很快她的芳心就被汪本全给俘获了。
后来汪本找了一个机会把齐正月给灌醉了,然后把齐正月给睡了,齐正月醒来之后大哭了一场,可是事情已经这样了,她只好跟汪本全同居了。
不过汪本全并不是真心的喜欢齐正月,他追求齐正月,在她的身上花了那么多钱,其实就是图个新鲜,等那股子新鲜劲儿过去了,汪本全对齐正月也就渐渐冷淡了。
直到齐正月发现自己怀了汪本全的孩子,并且把自己怀孕的事情告诉了汪本全,谁知道汪本全只是态度很冷漠地给了齐正月一笔钱,让她把孩子打掉,这时齐正月才发现自己被汪本全骗了,而且从这以后汪本全就再也没有来找过齐正月。
齐正月不敢把自己怀孕的事情告诉父母,只好让齐腊月陪着她去小诊所打胎,结果因为小诊所的大夫操作失误,齐正月打完胎后开始大流血,最后死在了手术台上。
齐正月和汪本全的之间的事情是齐正月临死之前告诉齐腊月的,齐腊月听完后就在心里发誓一定要给她姐报仇。
齐腊月给齐正月料理完后事后就退学了,她一直想找机会接近汪本全,不过自从齐正月怀孕以后,他就很少来县城了。
齐腊月虽然通过各种关系打听汪本全,可是汪本全的生意做的很大,在全国各地跑来跑去的,齐腊月根本摸不准他的行踪。
不过皇天不负有心人,齐腊月终于得到了汪本全来县城的消息,不过当时他的身边人太多,齐腊月根本没有机会下手,不过齐腊月也算有收获,那就是汪本全看到她以后就对她动心了,对她一直念念不忘,而他这一次来县城其实也是冲着齐腊月来的。
齐腊月今天晚上来就是为了杀掉汪本全,不过她那一刀捅偏了,只是把汪本全的大腿捅伤了,根本没有伤到要害。去分享
第222章 好心好报
? 秦俊鸟听完后,在心里暗暗把汪本全的祖宗十八代骂了个遍,心道这个汪本全也太不是东西了,把人家姑娘的肚子给搞大了,就一脚把人家给踢开了,真是禽兽不如,像他这样的混账东西,活该他被齐腊月捅了一刀。
秦俊鸟说:“腊月,你以后打算咋办啊,现在公安局的人正在满世界抓你呢?”
齐腊月说:“你放心,我有地方去,公安局的人一时半会还抓不到我。”
秦俊鸟说:“我劝你还是要多加小心,这种事情可不是闹着玩的。”
齐腊月说:“在没有给我姐报仇之前,我是不会被公安局的人抓到的。”
秦俊鸟说:“你要是实在没有地方去的话,可以到我家去躲一躲,我们那里是山里,公安局的人是不会找到那里的。”
齐腊月感激地说:“刚才你已经帮过我一次了,我不想连累你,这是我和汪本全之间的事情,我不想把你也牵扯进来。”
秦俊鸟点点头说:“那好吧,既然你已经拿定主意了,我也就不多说啥了。”
齐腊月说:“我会永远记住你的,将来有机会的话,我会报答你的。”
秦俊鸟摆了摆手,笑着说:“报答就算了,我也没帮你啥,你不用记在心上。”
齐腊月说:“我不跟你多说了,我该走了,咱们以后还会再见的。”
秦俊鸟只是微微点了一下头,没有说话。
齐腊月一转身走进了路旁的一片黑森森的树林里,秦俊鸟不知道自己跟齐腊月还能不能再见,不过他还是有些替齐腊月担心,她一个柔柔弱弱的姑娘要想杀了汪本全谈何容易,更何况她这次已经失手了,下次再想接近汪本全就更难了,汪本全一定会小心提防的nAd1(
秦俊鸟回到旅馆时已经是半夜十二点多了,在路过陆雪霏的房间时,秦俊鸟趴在陆雪霏的房门上听了听,房间里一点儿动静也没有,想必是陆雪霏和乔楠已经睡着了,秦俊鸟没有惊动她们,直接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第二天早晨起来,秦俊鸟本来打算吃完饭后去医院看一看汪本全,就在这时有人敲响了房门。
秦俊鸟把房门打开,看到陆雪霏站在门外,陆雪霏冲着他甜甜地一笑,说:“俊鸟,你今天有啥事情没有?”
秦俊鸟说:“我今天没啥事情,一会儿吃完饭我想去街上买点儿东西,过两天我打算回村里去,来县城这么多天了,我们也该回去了。”
秦俊鸟本来打算说要去医院的,后来一想还是算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陆雪霏高兴地说:“太好了,一会儿我们一起去,正好我也想买东西。”
秦俊鸟向陆雪霏的身后看了一下,说:“乔楠还在你的房间里吗?”
陆雪霏说:“昨晚同学聚会完了之后,她就直接回家去了。”
秦俊鸟说:“你等我一下,我去洗漱一下。”
陆雪霏点头说:“那好,我等着你。”
秦俊鸟和陆雪霏在街上逛了一个上午,两个人都买了不少的东西。
在走到一个路口时,秦俊鸟忽然觉得尿急,他把东西交给陆雪霏,说:“雪霏,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去上个厕所。”
陆雪霏说:“你快去快回,我在这里等你。”
秦俊鸟向路口对面的一个居民小区走去,这个居民小区不算太大,房子都是比较老旧的筒子楼,在小区的门口有一个不太大的公共厕所,秦俊鸟进了厕所,解开裤带舒舒服服地尿了一大泡尿nAd2(
秦俊鸟尿完后,哼着小曲从厕所里走了出来,这个时候一个熟悉的身影迎面走了过来。
让秦俊鸟想不到的是这个人竟然是齐腊月,她还是昨天晚上在顾连举家里的一身打扮,就是脸色有些不太好看,看样子是昨晚没有睡好觉,显得有些憔悴。
秦俊鸟本来以为自己和齐腊月不会再见面了,可是只过了短短的一个晚上,他跟齐腊月就又见面了。
齐腊月也认出了秦俊鸟,她笑着说:“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就又见面了,看来咱们两个人还是挺有缘分的。”
秦俊鸟向左右看了几眼,压低声音说:“腊月,你咋还敢留在县城里啊?你就不怕公安局的人来抓你啊?”
齐腊月说:“我已经买好车票了,明天晚上就到外地去避避风头,等风声过了,我还会回来的。”
秦俊鸟说:“腊月,我劝你还是找个隐蔽的地方住下来,最好不要在外边抛头露面。”
齐腊月笑了笑,一脸轻松地说:“没人知道我住在这个地方,公安局的人不会找到这里的。”
秦俊鸟说:“你可不能太大意了,公安局的人神通广大,万一要是找到这里来了,到时候你就是后悔也晚了。”
齐腊月说:“俊鸟,你到我住的地方去坐一会儿吧。”
秦俊鸟迟疑了一下,说:“我就不去了,那边还有人在等着我。”
齐腊月说:“你都到了我家的门口了,咋能不到我家里边去坐一坐呢。”
秦俊鸟有些为难地说:“腊月,我是跟朋友一起出来的,我不能耽搁太长时间,要是让她等时间长了,她会着急的nAd3(”
齐腊月牢牢地抓住秦俊鸟的胳膊,不管秦俊鸟说啥她都不松手。
齐腊月说:“俊鸟,你要是怕你的朋友着急的话,那就把他也叫过来,正好我可以跟他认识一下。”
秦俊鸟当然不会把陆雪霏叫过来,齐腊月现在有案子在身,秦俊鸟不能让陆雪霏也牵涉进来。
秦俊鸟有些难为情地说:“腊月,你快把手放开,咱俩在这拉拉扯扯的,让别人看到了不好。”
齐腊月抿嘴一笑,说:“咱俩又没干啥见不得人的事情,就算别人看到了也没啥,你不用担心。”
秦俊鸟说:“腊月,咱们这样不好,会被别人误会的。”
齐腊月满不在乎地说:“谁愿意误会就让他误会去好了,反正我不怕。”
秦俊鸟害怕自己跟齐腊月在这里你拉我扯的太惹眼了,万一把公安局的人招来可就麻烦了,他说:“那我就去你家里坐一坐,不过我不能在你家里待太长的时间,我坐几分钟就走。”
齐腊月一听秦俊鸟答应了,拉起秦俊鸟就向她家走去。
齐腊月的家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筒子楼的环境差,房间都不太大,而且走廊里的光线也不好,秦俊鸟跟在齐腊月的身后,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就跟走迷宫一样。
进了房间后,齐腊月把电灯拉亮,然后把房门从里面锁上了。
秦俊鸟向四处看了看,屋子里虽然没有啥像样的家具,不过打扫得非常干净,被褥叠得也很整齐。
齐腊月笑着说:“俊鸟,我这里也没啥好东西招待你,我给你倒杯水吧。”
秦俊鸟说:“不用了,我不渴。”
齐腊月说:“俊鸟,咱们虽然认识的时间不长,不过我看得出来你是个好男人,你跟顾老板和汪本全他们不一样。”
秦俊鸟说:“腊月,我没有你说的那么好,你就别夸我了。”
齐腊月目不转睛地盯着秦俊鸟的脸,说:“我说的都是心里话,昨晚你能帮我,我感激你一辈子。”
秦俊鸟说:“算了,这些事情都过去了,咱们就不说了。”
齐腊月说:“你帮了,我没啥可谢你的,你要是不嫌弃的话,我就把我的身子给你。”
秦俊鸟急忙摆摆手,说:“腊月,这可万万使不得。”
齐腊月这时开始伸手去解上衣的衣扣,很快就把外衣脱掉了,露出了里面贴身的背心。
齐腊月挺了挺她那傲人的胸脯,眼神有些迷离看着秦俊鸟,说:“俊鸟,你放心,我的身子是干净的,我从来没有让男人碰过我。”
秦俊鸟慌忙把头转过去,说:“腊月,你这是干啥,你快把衣服穿上。”
齐腊月走到秦俊鸟的近前,咬着嘴唇说:“俊鸟,你好好看看我,你胆子咋这么小呢,我又没有脱光衣服,你咋连看都不敢看我了呢。”
秦俊鸟知道他要是再继续留在齐腊月的房里的话,她肯定会把衣服脱光的,秦俊鸟说:“腊月,外边还有人等着我,我该走了。”
秦俊鸟说完就要走,这时齐腊月忽然拦腰抱住了他,齐腊月胸前那两个丰满绵软的**正好顶在了他的胸口上,秦俊鸟顿时举得浑身一阵难耐的燥热,心跳急剧加速。
齐腊月把嘴凑到秦俊鸟的嘴边,娇声说:“俊鸟,我今天就把自己交给你了,你想对我咋样都成。”
从齐腊月嘴里呼出的热气正好吹在了秦俊鸟的脸上,秦俊鸟觉得脸上有些麻麻痒痒的感觉,就跟有小虫子在乱爬一样,他的心里也跟有小虫子在乱爬一样。
秦俊鸟把脑袋向一边移动了一下,尽量避开齐腊月火辣辣的目光。
秦俊鸟说:“腊月,你咋能说这种话呢,我是有媳妇的人,你快放开我,让我走吧。”
齐腊月抱得跟紧了,她说:“我不让你走,今天你必须得要了我的身子,不然的话我是不会让你走的。”
秦俊鸟说:“腊月,你别这样,这种事情可不能胡闹。”去分享
第223章 认死理
? 齐腊月神色黯然地说:“俊鸟,你是不是觉得我是一个不要脸的女人,所以在心里瞧不起我。”
秦俊鸟说:“腊月,我没有瞧不起你的意思,是你想多了。”
齐腊月笑了笑,说:“你既然不是那个意思,那你就留下来别走了。”
秦俊鸟说:“腊月,你快把衣服穿好吧,我真不能留下来。”
齐腊月有些不太高兴地说:“你这个人是咋了,我现在把自己都送到你的嘴边了,你倒正经起来了,你咋这么死心眼呢。”
秦俊鸟说:“腊月,有些东西我可以碰,有些东西无论如何我都不能碰,你还是别逼我了,不管咋样,我都不能跟你干那种事情。”
秦俊鸟的话刚说完,齐腊月的一双手就在秦俊鸟的身上摸了起来,一开始齐腊月似乎有些胆怯,手上的动作还有所保留,不敢太露骨,但是很快她就没有了任何顾忌,手上的动作也带有挑逗性。
秦俊鸟被齐腊月摸得有些受不了了,他是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齐腊月的这种刺激无异于是在火上浇油,秦俊鸟尽量控制着自己,生怕自己会抵挡不住齐腊月的诱惑。
齐腊月喘息着说:“我的身上又没有啥脏东西,你有啥不能碰的。”
秦俊鸟的心“砰”“砰”跳的厉害,差点儿就失去了理智,他急忙抓住齐腊月的手,说:“腊月,你快停手,我跟你认识还不到两天,你这样做不合适。”
齐腊月说:“这种事情没啥不合适的,只要你情我愿,别人谁也管不着。”
秦俊鸟说:“腊月,你可不能有这种想法,女人和男人不一样,你可不能一时冲动干傻事儿,这会害了你的。”
齐腊月忽然把嘴压在秦俊鸟的嘴上,不顾一切地亲了起来,秦俊鸟的嘴被齐腊月的嘴堵得严严实实的,再也说不出话来nAd1(
齐腊月的舌头滑滑的软软的,就跟一条蛇一样在秦俊鸟嘴唇间游动着,弄得秦俊鸟情迷意乱的,心理的最后一层防线马上就要崩溃了。
就在这个时候,齐腊月家的房门忽然被人重重地敲响了。
齐腊月急忙放开秦俊鸟,神色有些慌张地看着房门,显得有些手足无措。
秦俊鸟吓得脸色一变,压低声音说:“腊月,是谁啊?会不会是公安局的人找来了。”
齐腊月做了一个嘘声的动作,小声地说:“别说话。”
秦俊鸟会意地点点头,把嘴闭上,不再出声。
齐腊月走到床边,伸手把床单掀起来,示意秦俊鸟躲到床下去。
秦俊鸟迟疑了一下,他不想躲到床底下,如果真是公安局的人找来了,他就是躲到床底下也会被揪出来的。
齐腊月见秦俊鸟有些不太愿意,有些急了,她跺了一下脚,狠狠地瞪了秦俊鸟一眼。
秦俊鸟没有办法,只好弯下腰,身子趴在地上,刚想往床下钻。
这时门外的人见屋子里没人应声,大声地说:“屋子里有人吗?我是收电费的。”
秦俊鸟和齐腊月一听说来人是收电费的,两个人提到嗓子眼的心才算放了下来,他们一开始还以为是公安局的人找来了。
秦俊鸟这时站起身来,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向门口走去。
齐腊月走到门口把门打开,门外站着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男人的胳膊上挎着一个黑色手提包,手里拿着一把零钱,看样子是男人收上来的电费nAd2(
齐腊月没有跟男人多说话,从口袋掏出一张五十元面额的钞票递给了男人,男人把电费收据给了齐腊月,又给她找了零钱。
秦俊鸟趁着这个机会出了齐腊月家,有收电费的男人在门口,齐腊月不好把秦俊鸟硬拉回来,只能眼看着他走出家门。
等齐腊月把收电费的男人打发走了,秦俊鸟已经走出了筒子楼,齐腊月一路小跑追了出来,很快就追上了秦俊鸟。
齐腊月拦住秦俊鸟,气喘吁吁地说:“俊鸟,你不能就这么走了。”
秦俊鸟说:“腊月,你快回去吧,我得走了,你还是小心一些的好,最好走得远一点儿,这样公安局的人就不容易找到你了。”
齐腊月眼中含泪,情绪有些激动地说:“我不明白我到底哪里不好?你为啥看不上我?难道我就那么不招人喜欢吗?”
秦俊鸟说:“腊月,你是一个好姑娘,我根本不值得你为我这样做,你还是把我给忘了吧。”
齐腊月用手背擦了一下眼角的泪水,说:“你现在不要我,早晚有一天我会让你心甘情愿地要我的。”
秦俊鸟叹了一口气,说:“腊月,你还是不要在我的身上费心思了,咱俩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齐腊月说:“这个世上没啥事情是不可能的,等我替我姐报了仇,我一定会来找你的,我就不信你是铁石心肠。”
无论秦俊鸟说啥,齐腊月就是不肯改变主意,秦俊鸟知道他再说啥也是白费口舌,齐腊月是那种认死理的人。
齐腊月虽然不愿意让秦俊鸟走,可是她又不好跟秦俊鸟死缠烂打,虽然她对秦俊鸟是一片痴心,不过她不是那种不要脸的下贱女人,她知道男女之间的事情不能勉强,得两厢情愿才行nAd3(
秦俊鸟说:“腊月,你好好保重,我得走了。”
齐腊月有些依依不舍地说:“你走吧,我看着你走,咱们这次分开,下次再见面还不知道猴年马月呢。”
秦俊鸟离开了齐腊月所住的小区,沿着原路去找陆雪霏。
陆雪霏正在路口向四处张望着,一脸焦急的表情。
让陆雪霏等着了这么长时间,秦俊鸟的心里有些过意不去,他快步走到陆雪霏的面前,笑着说:“雪霏,让你等着了这么长时间,你一定着急了吧。”
陆雪霏有些抱怨地说:“俊鸟,你干啥去了,害得我等了你那么长时间,也不见你回来。”
秦俊鸟解释说:“雪霏,我在路上到了一个熟人,跟她说了几句话,所以回来晚了。”
陆雪霏说:“你要是再不回来的话,我都要去派出所报案了,我还以为你出啥意外了呢。”
秦俊鸟说:“我一个大男人能出啥意外,我这不是完好无损地回来了吗。”
陆雪霏说:“我饿了,咱们找个地方吃点儿东西吧。”
秦俊鸟说:“好啊,正好我也饿了。”
秦俊鸟和陆雪霏找了一家小饭馆,要了两个家常菜,一边闲聊一边吃了起来。
两个人没吃几口,就看到一个头发胡子花白的老人迈着大步走了进来,一看到这个老人,秦俊鸟急忙放下手里的筷子,站起身来向老人走了过去。
这个老人就是就是在市场卖旧货的那个老人,他给秦俊鸟讲了不少生意经,是一个见多识广的老人,秦俊鸟在心里非常敬重他。
秦俊鸟笑着说:“老人家,没想到我们又见面了,您老还记得我吗?”
老人打量了秦俊鸟几眼,高兴地说:“我当然记得,我还没有老糊涂。”
秦俊鸟说:“老人家,你是来吃饭的吧?”
老人点点头,说:“我正好路过这家小饭馆,想到这里来吃点儿东西,可没想到你也在这里吃饭,真是巧了。”
秦俊鸟说:“老人家,你要是不嫌弃的话,就跟我一起吃吧。”
老人摆摆手,说:“这可不成,我咋能吃你的东西的。”
秦俊鸟说:“老人家,跟我你就不要客气了,咱们难道能在这里碰上,我请你吃顿饭也是应该的。”
老人说:“年轻人,我看还是算了,我们不过就是见过一面,我又没有帮过你啥忙,我实在不好意思吃你的东西。”
秦俊鸟说:“老人家,你说这话就是见外了,咱们还能再见面说明咱们两个人有缘分,您老上次给我讲了那么多做生意的事情,我可是跟您老学到了不少东西,我请您老人家吃顿饭也是应该的。”
老人见秦俊鸟这么热情,也就不好再推辞了,他点头说:“那好吧,我今天就倚老卖老了,吃一回白食。”
秦俊鸟一听老人答应了,非常高兴地说:“老人家,您这可不是吃白食,我能请您老吃顿饭,那是我的荣幸。”
秦俊鸟把老人扶到桌边坐下,老人看了陆雪霏一眼,笑着说:“年轻人,她是媳妇吧,你媳妇长得可俊俏,你小子可真有福气啊?”
秦俊鸟有些不好意地笑了一下,说:“老人家,她不是我媳妇。”
老人有些过意不去地说:“你看我这张嘴,我也不问清楚,就信口胡说。”
陆雪霏的脸上没有一丝害羞的表情,她笑呵呵地说:“没关系,老人家,你已经不是第一个说我们两个像夫妻的人了。”
老人哈哈一笑,说:“你这个小姑娘还挺大方的,我老头子就喜欢你这样性格的姑娘,一点儿也不扭扭捏捏的。”
秦俊鸟这时插话说:“老人家,你喜欢吃啥东西?”
老人说:“我年纪大了,牙口不好,吃不了那些山珍海味,就给我要一碗面条吧。”
秦俊鸟说:“老人家,这面条有啥好吃的,您老还是点儿好东西吃吧。”
老人说:“面条就挺好,我就喜欢吃面条,别的东西我吃不惯。”去分享
第224章 居无定所
? 秦俊鸟想了想,点头说:“那好吧,不过光吃面条也太没有营养了,我再给你老人家点几个菜,您老就着面条吃,您看咋样?”
老人拍了拍自己的肚子,笑着说:“我的肚子就能装下一碗面条,你要是再点菜的话,还不得撑死我老头子啊。”
秦俊鸟也笑了一下,说:“您老人家能吃多少就吃多少,吃不了就剩下,您别忘了还有我们两个人呢。”
老人说:“也好,你少点几个菜就成了,要是点太多了,吃不了也是浪费。”
秦俊鸟说:“我好不容易有机会请您老人家吃顿饭,咋说也得吃点儿像样的的东西,您老就不用操心了,剩下的事情我来安排,保证让您老吃的满意。”
老人说:“我知道你是一片好心,不过我的饭量有限,恐怕要辜负你的一番美意了。”
秦俊鸟说:“有我们两个人在,绝对不会让菜饭剩下的,您老不用太勉强,您要是吃不了的话,我们两个人一定把剩下的饭菜全都吃光了。”
老人说:“你们这些年轻人啊,就是喜欢搞这些名堂,像我这个年纪的人,活一天就少一天了,吃啥好东西其实都是白费。”
秦俊鸟说:“您老人家可不能这么说,我看您老的面相就知道您老肯定长寿,再活个三十年四十年的,一点儿问题也没有。”
老人哈哈大笑起来,说:“我要是真活到那么大的年纪,那还不成了老妖精了。”
陆雪霏接话说:“老人家,现在医学这么发达,人就算是活到一百岁也不稀奇。”
老人用赞许的眼光看着陆雪霏,微笑着说:“还是你这个小姑娘说话顺耳,我就爱听你说话,句句都能说到我的心坎上。”
陆雪霏笑了笑,说:“我也爱跟您老人家说话,您老一看就是一个有学问的人nAd1(”
老人说:“我就是一个穷老头,没啥学问,小姑娘你可别把我捧得那么高。”
陆雪霏说:“您老跟我就别谦虚了,虽然我的社会经验不多,不过我看得出来,您老可不是一般的老人。”
老人岔开话题说:“这吃人家的嘴短,那人家的手短,我要是吃了这顿饭,以后这人情我可就还不清了。”
秦俊鸟说:“老人家,你不用有啥精神负担,我没有别的用意,您老就放心地吃吧。”
老人说:“好吧,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秦俊鸟说:“老人家,您喝酒吗?”
老人摆摆手,说:“酒就不喝了,我有胃病,喝不了酒。”
秦俊鸟点了几个适合老年人吃的菜,老人有胃病不喝酒,所以秦俊鸟没有要酒。
这家饭馆虽然比较小,不过厨师做菜的味道还是不错的,比起那些大饭店一点儿也不差。
老人毕竟年纪大了,所以饭量不大,他只吃了半碗面条,秦俊鸟点的这些菜他每道菜都象征性地吃了几口,也算是给秦俊鸟面子了。
老人这时放下筷子,冲着秦俊鸟笑了一下,说:“我吃饱了,剩下的菜就交给你们两个年轻人了。”
秦俊鸟说:“这些菜我看您老都没吃几口,您老再吃一点儿吧。”
老人摆摆手,说:“我吃这些就已经撑得够呛了,要是再吃的话,就得把我的肚皮给撑破了。”
秦俊鸟听老人这么说,就不再勉强老人,他说:“老人家,一会儿我找个清静的地方,咱们两个人好好地聊几句,这几天没见您老,我还挺想您的nAd2(”
老人说:“你想我一个糟老头子干啥,我都是要入土的人了,没啥值得你想的。”
秦俊鸟说:“虽然我跟您老认识的时间不长,咱们只是在旧货市场见过一面,不过我对您老可是打从心眼里敬佩,您老给讲的那些做生意的事情,我这一辈子都受用不尽。”
老人说:“其实这做生意就跟做人是一个道理,要想把生意做好,就得先学会做人。”
这时几个民工模样的男人说说笑笑地走了进来,小饭馆里本来地方就不大,几个民工都是庄家人出身,说话粗声大气的,而且还说的还都是一些关于女人的荤话。
其中一个黑脸的中年男人笑嘻嘻地拍了一下坐在他身边的瘦高个男人,说:“大壮,听说昨晚你跟姓刘的那个四川女人出去快活了,咋样,她的小嘴儿是不是比那四川的辣椒还辣啊?”
瘦高个男人嘿嘿笑了几声,眯缝着眼睛说:“奶奶的,姓刘的那个女人可真够味儿,她那身子白的就跟用漂白@粉漂白过一样,用手一摸,那感觉就跟摸到了棉花一样,尤其是她那两个雪白的大肉馒头……”
这些民工吵吵闹闹的,说话一点儿避讳也没有,听得旁边桌上的两个小姑娘脸都红了,陆雪霏还好一些,不过也有些听不下去了。
秦俊鸟故意咳嗽了几声,暗示几个人不要太过分了,可是几个人还是不知道收敛,反而变本加厉。
几个民工越说越来劲儿,你一言我一语,扯着嗓子喊,声音大的差点儿没把小饭馆的屋顶给掀开。
秦俊鸟一脸厌恶地看了几个民工一眼,皱了一下眉头,说:“老人家,咱们还是找个人少的地方吧,这里太吵了nAd3(”
老人说:“这家饭馆的后面有一个废品收购站,我跟收购站的老板是熟人,咱们去那里坐一会儿吧,那里人少。”
秦俊鸟点头说:“好啊,咱们就去那里吧。”
秦俊鸟结了帐,跟陆雪霏和老人一起出了小饭馆,来到了小饭馆后面的收购站。
废品收购站在饭馆后面的一条僻静的小巷子里,收购站的老板是一个腿脚不太灵便的五十多岁男人,男人跟老人见面之后说了几句话就去忙自己的事情了,老人带着秦俊鸟和陆雪霏走进了收购站东北角的一间屋子里。
屋子不算太大,里面堆放着一些废铜废铁,墙角处还放着一个煤气罐,煤气罐旁边还放着饭锅和米袋子,看情形这个屋子是收购站的厨房。
老人在屋子里找了三把样式各不相同的旧椅子,看这三把椅子的老旧程度应该是收废品收上来的,好在三把椅子还算结实,坐人没啥大问题。
三个人先后坐了下来,屋子里有股子东西发霉的味道,呛得陆雪霏咳嗽了几声。
秦俊鸟这时说:“老人家,我跟你认识这么长时间,还不知道你老叫啥名字呢?”
老人说:“我叫章懋之,你要是不问的话,我都快要想不起来我的名字了。”
秦俊鸟接着说:“老人家,你家里还有啥人啊?”
章懋之叹了一口气,有些伤感地说:“家里没啥人了,就剩下我孤老头子一个人了。”
秦俊鸟见章懋之一脸悲伤的样子,就知道他是个有故事的人,在他的背后一定有一些他不愿提及的隐情,不过秦俊鸟没有刨根问底儿地问下去,他不想揭他的伤疤,让他陷入痛苦的回忆之中。
秦俊鸟话锋一转,说:“我看您老人家的年纪能当我的爷爷了,以后我就叫您老章爷爷吧,这样显得亲近一些。”
章懋之高兴地点点头,说:“你想叫啥就叫啥,我这个人没那么多规矩,你就是叫我老章都成。”
秦俊鸟笑了一下,说:“章爷爷,你现在住在啥地方啊?”
章懋之苦笑着说:“既然你问了,我也不瞒你,我没有住的地方,我走到哪里就住到哪里,过着四海为家的日子。”
秦俊鸟说:“章爷爷,您老要是没地方住的话,我可以帮您在县城找个住的地方。”
章懋之说:“我看还是算了,我一个人漂泊惯了,你让我总是住在一个地方,我还真有些不习惯了。”
秦俊鸟说:“章爷爷,您老的年纪也不小了,总不能过过这种居无定所的日子啊,你这身子骨你受得了这份苦吗?”
章懋之说:“我觉得这种日子挺好的,一点儿也不苦,走到哪里就睡到哪里吃到哪里,无拘无束的,比那神仙还自在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