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山村如此多娇-第70部分

河拆桥卸磨杀驴的事情我干不出来。”
蒋新龙说:“秦老板,这可是打着灯笼都难找的好事儿,我提醒你一句,过了这个村可就没有这个店了,想跟我合作的人多着呢,我看你就是顾虑太多了,男人要想干大事业,就得横下一条心来,不能瞻前顾后的。”
秦俊鸟摆了摆手,态度很坚决地说:“蒋老板,你不用劝我了,钱这东西挣多了就多花,挣少了就少花,以前我没钱的时候,日子过得虽然紧巴一些,可是咬咬牙也就挺过来了,如今我挣了一些钱,虽然不算太多,不过吃穿是不愁了,能过上现在这种日子,我已经很知足了。”
蒋新龙说:“秦老板,我真是弄不懂你,你跟钱又没有仇,放着大把的钞票你不挣,你这心里究竟是咋想的?”
秦俊鸟目不转睛地盯着蒋新龙的眼睛,说:“蒋新龙,我想问你一句,希望你能跟我说实话,你想跟我合作开酒厂到底是为了啥?”
蒋新龙被秦俊鸟看得眼神有些慌乱,他急忙避开秦俊鸟的目光,说:“我来找你合作开酒厂当然是为了挣钱了,你这样问可就不对了,我可是好心好意,听你话里的意思咋跟我要害你似的。”
秦俊鸟说:“棋盘乡有这么多人,你为啥偏偏要来找我合作,咱们无亲无故的,你不觉得这点儿太让人想不通了吗?”
蒋新龙说:“我来找你合作,当然是看上了你们酒厂的实力,这棋盘乡酿酒的小作坊倒是不少,可上规模的酒厂也就你们这么一家,我不来找你合作,难道还能去找那些小作坊合作吗nAd1(”
秦俊鸟冷笑了几声,说:“蒋新龙,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子,你说这些话骗不了我,我看咱们还是打开天窗说亮话的好,你找来我究竟是为了啥目的?”
蒋新龙这时板起脸说:“秦老板,既然你不想跟我合作那就算了,刚才的那些话就当我没有说过,我这一片好心全都被你当成了驴肝肺,以后有你后悔的时候。”
秦俊鸟冷哼一声,说:“这没啥可后悔的,我跟你可不一样,你的脑子就想着钱,一点儿人情味儿都没有,我是不会为了钱干那些不是人的事情的,你来找我是找错人了。”
蒋新龙没好气地说:“那咱们走着瞧,你不跟我合作,你这家酒厂早晚有一天会被挤垮的。”
秦俊鸟笑了笑,不以为然地说:“酒厂要是垮了,也只能怪我没本事儿,不过要想挤垮我的酒厂可没那么容易。”
蒋新龙狠狠地瞪了秦俊鸟几眼,冷笑着说:“我看你就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以后有你哭的时候,我今天给过你机会了,是你不识抬举,那就别怪我以后不讲情面了。”
秦俊鸟说:“我这个人从来都不喜欢哭,就喜欢笑,到时候哭的人肯定不会是我的。”
蒋新龙冷冷地说:“那好,看咱们谁能笑到最后,既然你把话说到这个地步,那咱们也就没有再谈下去的必要了。”
秦俊鸟说:“我还别的事情,就不送你了。”
秦俊鸟已经下了逐客令了,蒋新龙也就不好再厚着脸皮不走了,他一甩胳膊,气哼哼地出了秦俊鸟的办公室nAd2(
蒋新龙是带着笑脸来的,结果却怒气冲冲地走了。因为苏秋月的缘故,所以秦俊鸟对蒋新龙一直怀有敌意,而且他知道蒋新龙对他也肯定不会有啥好感,他今天来秦俊鸟绝对不只是为了合作开酒厂这么简单。
蒋新龙这个人在商场上打滚多年,比狐狸还狡猾,他突然跑来说要跟秦俊鸟一起挣大钱,这让秦俊鸟不得不产生怀疑。以蒋新龙的实力,他根本就不需要跟秦俊鸟合作,他自己完全可以开一个比秦俊鸟的酒厂规模还大的酒厂,而他假惺惺地来找秦俊鸟,还花言巧语地要拉秦俊鸟入伙,这实在有点儿太反常了,这其中不是有圈套就是有陷阱。酒厂有今天这种局面不容易,秦俊鸟不得不谨慎小心一些。
这一天酒厂里一切都很正常。
晚上到了快下班的时候,秦俊鸟把办公楼的大门锁好,然后出了酒厂向栗子沟村的方向走去。
今天秦俊鸟要去栗子沟村接孟水莲,所以他特意绕了一个远道,打算从村东口的小木桥过西梁河,过了西梁河不远就是孟水莲住的老屋了。
在走到村口的时候,秦俊鸟忽然看到冯寡妇迎面走了过来,他急忙转身向一棵高大的杨树后走去,他想躲开冯寡妇。
自从那晚和冯寡妇有了那种事情后,秦俊鸟就再也不喝酒了,而且能不跟冯寡妇见面就不跟她见面。
虽然武四海已经被抓进去了,麻铁杆也不敢把他和冯寡妇的事情张扬出去,可秦俊鸟的心里总觉得有些不踏实,尽管村里人根本不会把他和冯寡妇扯到一起去,不过寡妇门前是非多,为了避嫌,他尽量不跟冯寡妇往一起凑合。
冯寡妇急忙叫住秦俊鸟说:“俊鸟,你站住,我又不是吃人的豺狼,你咋看到我就想躲呢。”
秦俊鸟知道自己没法躲了,只好硬着头皮冲着冯寡妇笑了一下,有些心虚地说:“婶子,我没有躲你,我就是想到树后边去解个手,是你误会了nAd3(”
冯寡妇瞪了秦俊鸟一眼,咬着嘴唇说:“你少说这些话哄我,我可不是那么好骗的。”
秦俊鸟急忙岔开话题说:“婶子,你这是要干啥去啊,我听七巧姐说你今天跟她雪霏一起去乡里的集市买东西,你咋没跟七巧姐她们在一起啊,她们去啥地方了?”
冯寡妇说:“我们这不是刚从乡里回来吗,七巧和雪霏回家去了,估计这会儿已经到家了。”
秦俊鸟看了看冯寡妇的双手,只见她两手空空的,他好奇地说:“婶子,你不是去乡里买东西了吗,你这手里咋啥东西也没有啊?”
冯寡妇笑着说:“我买的东西都让我送回家了。”
秦俊鸟问:“婶子,你这是要干啥去啊?”
冯寡妇说:“我要去食杂店跟食杂店的老板说点儿事情。”
秦俊鸟说:“婶子,既然你有事情,那我就不耽误你的时间了。”
秦俊鸟说完抬脚要走,冯寡妇这时叫住他说:“俊鸟,你先别走,我想跟你说个事情。”
秦俊鸟说:“婶子,你有啥事情就说吧。”
冯寡妇说:“俊鸟,是这样的,村口食杂店的老板想把食杂店转手外兑出去,我想把食杂店接手过来,我去食杂店就是要跟食杂店的老板说这个事情的,可是食杂店的老板开口就要三万块钱,我跟他软磨硬泡才讲到两万多块钱,我手里现在只有一万多块钱,还差一万,所以我想跟你借一万块钱,等我有钱了马上就还你。”
秦俊鸟说:“婶子,这是好事儿啊,不就是一万块钱吗,明天晚上你来我家里来拿钱,这钱你先用着,啥还不还的。”
冯寡妇说:“那可不成,亲兄弟还得明算账呢,你能借给我钱就是帮了我很大的忙了,等这食杂店开起来了,我手头宽裕了,一定把钱还给你。”
秦俊鸟说:“婶子,钱的事情好说,等我以后去买东西的时候,你给我价钱便宜一些就成了。”
冯寡妇话里有话地说:“那是当然了,就咱俩这关系,你就是去食杂店白吃白拿,我都愿意。”
秦俊鸟干笑了几声,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不太自然,他知道冯寡妇说的关系指的就是那晚两个人睡在一起的事情,虽然秦俊鸟很想把这件事情给彻底忘了,就当完全没有发生过,可是每当他看到冯寡妇就会不经意地想起这件事情,这让他感到很懊恼。
秦俊鸟说:“婶子,我咋会去你那里白吃白拿呢,你那些货又不是白来的,我总不能让你赔本啊。”
冯寡妇说:“俊鸟,等食杂店开业了,你可一定要过去啊,到时候给我捧捧场。”
秦俊鸟说:“婶子,你放心,我到时候一定去,不过我可不白去,你可得把好酒好菜准备好了。”
冯寡妇说:“我一定把酒菜给你准备好了,到时候保证让你满意。”
秦俊鸟说:“婶子,我就不跟你多说了,我还要去栗子沟办事儿,有啥话等咱们明天你去拿钱的时候再说。”
冯寡妇说:“那好,你快去吧。”去分享
第261章 冯寡妇开店
? 秦俊鸟过了西梁河,来到了栗子沟村,向孟水莲的住的屋子走去。
秦俊鸟走进孟水莲的屋子里时,孟水莲正在叠衣服,杜红喜和姚核桃也在旁边帮忙,两个人见秦俊鸟来了,脸上都露出了巴结的笑容。
秦俊鸟虽然在心里很讨厌她们两个人,可是当着孟水莲的面他又不能表现出来,毕竟她们是他的嫂子,不看僧面还得看佛面。
秦俊鸟硬着头皮跟两个人打了招呼,两个人都兴高采烈的样子,又是给秦俊鸟端茶又是给秦俊鸟倒水的,热情的有些过分,她们越是这样,秦俊鸟就越反感。
孟水莲用一块蓝布把叠好的衣服包起来,笑着说:“俊鸟,你来了,快到炕上坐。”
秦俊鸟说:“妈,您老人家的东西收拾好了没有,眼看着天就黑了,咱们还是别耽搁了。”
孟水莲把蓝布包系好,挎在胳膊上说:“俊鸟,我都已经收拾好了,咱们走吧。”
秦俊鸟看了一眼孟水莲挎在胳膊上的蓝布包,说:“妈,你咋就拿这点儿东西啊?”
孟水莲说:“我到你那里又不是长住,拿了几件换洗的衣服就成了,我要是用啥东西的话,你家离我的老屋这么近,我现回来拿就好了,反正也用不了多长时间。”
秦俊鸟点头说:“这样也好,你要是缺啥东西就跟我说一声,到时候我给您老回来拿。”
杜红喜这时接话说:“俊鸟,有我和核桃在,让能你来回跑腿呢,妈要是要用啥东西的话,你让人捎个信儿过来,到时候我和核桃给咱妈送过去。”
姚核桃也说:“是啊,俊鸟,你一天忙到晚多累啊,妈要是想要用啥东西,你就让人给我和大嫂带个话过来,我和大嫂给妈送去就好了,不用你跑来跑去的nAd1(”
孟水莲说:“俊鸟,你大嫂和二嫂说的没错,你把心思都放在酒厂上就好了,这些小事儿不用你操心,我有手有脚的,咋能啥事情都靠你呢。”
秦俊鸟说:“妈,你把包给我吧,我帮您老拿着。”
孟水莲说:“俊鸟,不用了,这包里就几件衣服,一点儿也不重,我自己能拿动,咱们快走吧。”
秦俊鸟搀扶着孟水莲的胳膊,说:“那好,咱们走。”
秦俊鸟和孟水莲出了屋子,向龙王庙村的方向走去。
到了第二天的晚上,秦俊鸟让丁七巧帮忙做了一桌子非常丰盛的菜饭,孟水莲第一次来秦俊鸟的新房住,秦俊鸟当然得好好地孝敬一下她了。
秦俊鸟让刘镯子到乡里给食堂买菜的时候顺便买了一些大虾和螃蟹,要说这大虾和螃蟹在城里也不是啥新鲜玩意儿,可是在龙王庙村这种环境闭塞经济落后的小山村那就算是稀奇的好东西了,村里吃过海鲜的人没有几个,能吃得起海鲜的人就更少了。秦俊鸟以前虽然吃过海鲜,不过这海鲜该咋做才好吃他就不知道了,还好有丁七巧在,丁七巧从小在县城长大,知道螃蟹和大虾该咋样做吃起来味道才好。
丁七巧把大虾和螃蟹分别放到两个锅里,然后在锅里放上作料,把灶台下的火点着煮了起来。
很快香喷喷的螃蟹和大虾就出锅了,丁七巧的做法其实很简单,保持了螃蟹和大虾的原汁原味,这样吃起来味道才鲜美。
秦俊鸟和陆雪霏、丁七巧、孟水莲几个人围着桌子坐好,秦俊鸟给孟水莲夹了一个大虾放到饭碗里,说:“妈,你吃这个大虾,这大虾是早晨从乡里买来的,可新鲜了。”
孟水莲看着满桌子的菜和碗里冒着热气的大虾,有些心疼地说:“俊鸟,你咋做了这么多菜啊,这得花多少钱啊,咱们这几个咋能吃了这么多菜啊nAd2(”
秦俊鸟宽慰孟水莲说:“妈,你就别管钱的事情了,吃一顿两顿好吃的东西,花不了几个钱,不会把我吃穷的。”
孟水莲说:“俊鸟,妈知道你现在有钱了,可妈还得跟你唠叨几句,这钱不能乱花,你把钱都攒起来,将来要是遇到啥难事儿了,正好可以用在刀刃上。”
秦俊鸟说:“妈,我听您的,我把钱都攒起来,保证以后不乱花一分钱了。”
孟水莲说:“俊鸟,你现在也是有媳妇的人了,干啥事情都不能由着自己的性子来,得想得长远一些才行。”
秦俊鸟说:“妈,这大虾和螃蟹可是很有营养的东西,您老多吃一些,保证能让您老延年益寿,身子骨比我还硬朗。”
孟水莲眉开眼笑地说:“俊鸟,你就别说这些好听的话哄我高兴了,你妈我可不想延年益寿,人的寿命都是天定的,吃几个大虾起不了啥作用。”
秦俊鸟又给孟水莲夹了一个螃蟹,说:“妈,您老快吃吧,这吃山珍海味总比吃那窝头咸菜要好,要不然人家城里人咋都吃山珍海味,不吃这窝头咸菜呢。”
孟水莲在丁七巧和陆雪霏的脸上扫了一眼,说:“俊鸟,你别只顾着让我吃啊,让这两个闺女也吃,咱们一起吃,你们这些年轻人多吃一些,我这个老太婆少吃一些没啥关系。”
孟水莲以前虽然很少吃海鲜,不过她年纪大了,牙口不太好,所以对吃海鲜没啥太大兴趣,只是吃了一个螃蟹和几个大虾,剩下的大虾和螃蟹都让秦俊鸟他们三个人给吃了。
几个人吃完了饭,丁七巧和陆雪霏忙着收拾碗筷,秦俊鸟和孟水莲进到屋子里。秦俊鸟和孟水莲也有一段日子没有见面了,娘俩当然要好好地说说话了。
到了晚上七点多,孟水莲有些困了,早早就躺下睡了nAd3(
秦俊鸟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打开刚买了不久的进口彩电看起了电视剧。
就在这时房门被人敲响了,门外传来了冯寡妇的声音:“俊鸟,你在家里吗?”
秦俊鸟一听是冯寡妇来了,走到门口说:“婶子,门没锁,你进来吧。”
冯寡妇推门走了进来,笑着说:“俊鸟,昨天我跟你说好的事情,你没忘吧?”
秦俊鸟说:“婶子,你说的事情我一直放在心上,咋会忘了呢。”
冯寡妇说:“你没忘就好。”
秦俊鸟说:“婶子,你跟我进来吧。”
冯寡妇跟在秦俊鸟的身后进了屋子。
秦俊鸟把冯寡妇带到了他的房间,然后从床头柜里拿出一沓百元钞票交给冯寡妇,说:“婶子,这是一万块钱,你收好,要是不够的话,你再过来拿。”
冯寡妇从秦俊鸟的手里接过那一万块钱收好,高兴地说:“够了,够了,我这手里还有一些钱,再加上你借我这一万块钱,足够把村口的食杂店给盘下来了。”
秦俊鸟说:“婶子,你这食杂店啥时候开业啊?”
冯寡妇说:“等我回去把食杂店收拾一下,然后再去乡里上一些货,过几天就能开业了。”
秦俊鸟说:“婶子,你要是还有啥需要我帮忙的就说一声,我一定随叫随到。”
冯寡妇说:“俊鸟,你能借钱给我就已经帮了我很大的忙了,我咋好再麻烦你呢,你现在是大忙人,我这点儿鸡毛蒜皮的事情我自己就能解决了。”
秦俊鸟笑了一下,说:“婶子,你跟我就别见外了。”
冯寡妇说:“俊鸟,我也就不跟你客气了,时候不早了,我得回家去了,等食杂店开业的那天,你可一定要来啊,别忘了把雪霏也带来。”
秦俊鸟说:“婶子,到时候我和雪霏一定去,雪霏就在楼上,要不要我把她叫下来跟你说说话啊。”
冯寡妇说:“不用了,让她歇着吧,我得走了。”
冯寡妇乐呵呵地拿着钱走了。
没过几天冯寡妇的食杂店就开业了,冯寡妇让村里的老木匠给做食杂店重新做了一个招牌,又请村里的小学的语文老师用毛笔在招牌上写了五个字:月季食杂店。
食杂店开业的时候,村里的很多人都来了,不过大部分都是村里的女人和孩子,不管咋说冯寡妇也是一个寡妇,村里的男人怕别人说闲话,所以都不敢跟冯寡妇走的太近了。
秦俊鸟和陆雪霏是下午的时候来的,这个时候食杂店里的人都已经散了。
冯寡妇的食杂店就在村子的村口路边,食杂店的房子是前后两间,前边一间卖货后边一间住人,虽然不算宽敞,不过冯寡妇一个人住也足够了。
秦俊鸟和陆雪霏刚走进食杂店,冯寡妇就给陆雪霏抓了一把水果糖,笑着说:“雪霏,快吃糖。”
陆雪霏从冯寡妇的手里接过水果糖,剥掉了糖纸,把糖球放进了嘴里,说:“婶子,这糖可真甜啊,吃一口都能甜到心里头。”
冯寡妇伸手轻轻地捏了一下陆雪霏白皙的脸蛋,笑着说:“你这个小馋猫啊,啥时候都改不了这个馋嘴的毛病。”
陆雪霏说:“婶子,你现在开了食杂店,以后我可不会少来的,到时候你可别嫌我烦啊。”
冯寡妇说:“我咋会嫌你烦呢,以后你想吃啥就跟婶子说,婶子保证让你吃个够。”
陆雪霏笑盈盈地说:“婶子,我身上可没有多少钱,你要是让我吃可就是白吃。”去分享
第262章 不知悔改
? 冯寡妇摸了摸陆雪霏的头顶,抿嘴说:“雪霏,你想咋样吃就咋样吃,只要不把肚皮撑破了就成,婶子我跟谁要钱也不会跟你要钱的。”
陆雪霏说:“婶子,有你这句话,那我可就不客气了。”
冯寡妇说:“婶子从来都没把你当外人,你到了婶子这里就跟到了自己的家里一样,你想吃啥东西随便你吃。”
陆雪霏伸手搂住冯寡妇腰,把脸贴在冯寡妇的脸上,亲昵地说:“婶子,你对我可真好,比我的亲婶子对我还要好。”
冯寡妇在陆雪霏的屁股上轻轻地拍了一下,笑呵呵地说:“雪霏,今天是食杂店开业的第一天,我准备了一桌酒菜,一会儿你和俊鸟都留下来,咱们三个人好好地喝上几杯。”
陆雪霏说:“好啊,不过婶子我可不白喝你的酒,你这里要是有啥活计需要我干的,就跟我说一声。”
冯寡妇说:“那好,你要是闲着没事儿,就帮我择菜洗菜吧。”
陆雪霏挽起衣袖,说:“婶子,那我去厨房干活了。”
陆雪霏说完向厨房走去,厨房就在冯寡妇住的屋子的旁边,原本厨房和冯寡妇住的屋子是一间房,冯寡妇为了日常生活方便一些,就找人砌了一堵墙,隔出了一个小厨房。
秦俊鸟一看陆雪霏走进厨房帮冯寡妇择菜洗菜去了,不好意思闲着,说:“婶子,你这里还有啥活计要我干的吗?”
冯寡妇笑着说:“我这里没啥活计了,就算有活计也不用你伸手,你现在是大厂长了,我咋好劳烦你呢,要是把你给累坏了,我的罪过可就大了。”
秦俊鸟笑着说:“婶子,你就别跟我说笑话了,我可不是啥大厂长,我还是以前的我,那厂长的称号都是厂里的人瞎叫的,你可千万别当真nAd1(”
冯寡妇说:“我咋能不当真呢,你现在跟以前可不一样了,我可不能再拿以前的眼光看你了。”
秦俊鸟低头在自己的身上看了几眼,说:“我跟以前没啥不一样的,我不还是我吗,又不比以前多只眼睛多张嘴。”
冯寡妇说:“你还是你不假,不过你现在可是有钱人了,这男人只要一有钱,身价马上就上来了。”
秦俊鸟说:“婶子,我可不是啥有钱人,我那点儿钱根本不算啥。”
冯寡妇说:“俊鸟,跟我你就别谦虚了,要说你跟那些城里的有钱人比是不算啥有钱人,可是在咱们棋盘乡就不一样了,现在在棋盘乡谁不知道你秦俊鸟的名字啊,不管咋说你也是个名人了。”
秦俊鸟说:“婶子,你就别拿我寻开心了,我可不是啥名人,我也不想做啥名人。”
冯寡妇说:“俊鸟,这可就由不得你了,这年月男人有钱就是天大的本事儿,你开酒厂的事情不仅棋盘乡的人都知道,而且还传到外乡去了,昨天我去乡里的批发部上货的时候,还有外乡的人跟我打听你的事情呢。”
秦俊鸟说:“婶子,别人不知道你还不知道吗,我能开这个酒厂还不都是全靠了七巧姐吗,要不是有七巧姐在,我哪有这个本事啊。”
冯寡妇说:“俊鸟,你可不能小看你自己啊,要说开这个酒厂七巧是出了不少力,不过要不是有你在,七巧她一个女人想把这个酒厂支撑起来也难。”
秦俊鸟说:“婶子,我没有小看我自己,我说的都是实话。”
冯寡妇这时看了一下手表,微笑着说:“俊鸟,我不跟你说了,你要是想吃啥东西就自己去货架上拿,我得做饭去了。”
秦俊鸟说:“婶子,让你受累了nAd2(”
冯寡妇说:“啥累不累的,不过就是炒几个菜,你在这里稍等一会儿,菜饭一会儿就好。”
冯寡妇说完转身也走进了厨房,很快厨房里就传来了炒菜的声音。
秦俊鸟走到食杂店门口的长条木椅前坐下来,抬头向货架上看了几眼,只见货架上摆放的各色货物,有香烟有白酒,有肥皂洗衣粉,还有油盐酱醋,冯寡妇的食杂店虽然不算大,不过货物的种类倒是很齐全。
就在这个时候,从食杂店的门外传来了一阵男女的激烈争吵声。
食杂店的门开着,秦俊鸟好奇向食杂店的门外看去,只见燕五柳正在和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向村外的树林走去,两个人边走边争吵着,互不相让。
秦俊鸟一看到这个男人,心里不免替燕五柳担心起来,这个男人就是臭名远扬的赵德旺,在棋盘乡女人们要是看到了赵德旺这个丧门星都绕着走,谁都不愿意招惹他。
秦俊鸟不知道燕五柳为啥会跟赵德旺这个强J犯搅和到一起去了,不过这个赵德旺可是啥坏事儿都能干得出来,燕五柳跟他在一起弄不好会吃亏的。
秦俊鸟起身出了食杂店,悄悄地跟在两个人的身后,想看看两个人究竟是为啥争吵。
燕五柳和赵德旺边走边吵,而且越吵越厉害,根本没有注意到跟在身后的秦俊鸟。
只听赵德旺语气强硬地说:“燕五柳,你男人把我给打伤了,这笔账我今天一定要跟你算清楚。”
燕五柳生气地说:“我男人打你,那是你这个老王八活该,谁让你那天在西梁河的河边偷看我洗澡。”
赵德旺冷笑了几声,说:“燕五柳,谁说我偷看你洗澡了,你不要诬陷好人好不好,是你不要脸,大白天的就把衣服脱了在西梁河里洗澡,我正好在那里路过,就顺便看了几眼,这件事情说起来都是你不对,要不是你把衣服脱了,我能看吗nAd3(”
燕五柳指着赵德旺的鼻子,愤怒地说:“赵德旺,你不是人,你这个挨千刀的强J犯,我男人打你都是轻的,他就该一刀把你这个猪狗不如的畜生给骟了。”
赵德旺说:“燕五柳,就你男人那个熊样,你问问他,他敢跟我动刀子吗,到时候恐怕他连刀都拿不稳吧,像他那种男人我见得多了,装相吓唬人还成,动真格的时候就怂了。”
燕五柳怒视着赵德旺说:“赵德旺,你到底想咋样?”
赵德旺说:“其实我也不想咋样,你男人把我打伤了,我得让你们赔偿我的医药费和精神损失费,我不能让你男人就这么白打了。”
燕五柳破口大骂:“赵德旺,你就是一个无赖,你别想让我赔你一分钱,你要是把给我逼急了,我就到派出所去告你,把你干的那些丑事儿都给你捅出去。”
赵德旺说:“你想去告我,得拿出真凭实据来警察才会相信,你有证据吗?你男人把我打伤了,我可是有证据的。”
赵德旺这时从上衣兜里掏出几张有字迹的纸,在燕五柳的面前晃了几下,一脸得意地说:“这是县医院给我开的医疗证明,这就是我被打的证据,我只要拿着几张纸片就能把你男人送到局子里去,不信你就试试。”
燕五柳说:“赵德旺,我可不是傻瓜,你以为你拿了这几张破纸片就能把我给吓住吗?你也太小看我了。”
赵德旺说:“我可没有吓你,不信咱们现在就去派出所,你看警察是相信你说的话,还是相信我说的话,警察办案都是讲证据的。”
燕五柳见赵德旺说的理直气壮的,口气不像刚才那么强硬了,她强忍着怒火说:“赵德旺,你别太欺负人了,狗急了还跳墙呢,更何况人了?”
赵德旺说:“我想你也不愿意把这件事情闹大吧,反正我是没啥,我的名声本来就不好,可你男人要是真被送到监狱里关上个一年半载的,到时候我看你咋办?”
燕五柳有些害怕了,口气软下来说:“赵德旺,我劝你还是别把事情做得太绝了,你要是把我男人逼到绝路了,对你也没啥好处。”
赵德旺一看燕五柳有些害怕了,笑了笑,说:“正是因为我不想把事情闹得太僵了,所以我才会把你找到这里来商量该咋样解决这件事情。”
燕五柳说:“你要跟我商量事情,把我带到这种地方来干啥呀,我看我们还是去我家里吧,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赵德旺说:“像这种事情咋能在村子里说呢,我可是为了你着想啊,如果这种事情让村里人知道了,你的脸往哪里放啊?我们还是前面的树林去说吧。”
燕五柳觉得赵德旺说的有些道理,只好跟着他走进了村口的小树林里。
秦俊鸟跟在两个人的身后也走进了小树林里,然后躲到一棵杨树后面,偷偷地听着两个人说话。
燕五柳走到一棵小树前停下来,眼睛盯着赵德旺说:“赵德旺,你刚才说你知道我男人去啥地方了,你到底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你要是敢说假话骗我的话,我可不饶你。”
赵德旺笑嘻嘻地说:“你男人不赔我钱,还跟我嘴硬,所以我就给他找了个好地方,让他好好地反省一下自己的做的错事儿。”
燕五柳说:“赵德旺,你要是敢把我男人咋样的话,我就跟你拼命,大不了咱们来个鱼死网破。”
赵德旺说:“你放心,虽然你男人打了我,不过我跟他没啥深仇大恨,我不会把他咋样的。”
燕五柳说:“赵德旺,你到底把我男人弄到啥地方去了?”去分享
第263章 兽性发作
? 赵德旺走到燕五柳的面前,眯缝着眼睛看着她高耸丰满的胸脯,说:“五柳,你男人都是那么大的人了,你不用为他担心,我给他找的地方有吃有喝的,他过的快活着呢,过几天他就会回来的,你就耐心等上几天好了。”
燕五柳表情厌恶地瞪着赵德旺,说:“赵德旺,你别拿这些鬼话糊弄我,我赶快告诉我男人现在在啥地方,我可没工夫跟你磨牙。”
赵德旺嬉皮笑脸地说:“你要是真想知道你男人在啥地方的话,我可以告诉你,不过你得让我亲几口,我一看到你这张勾人的小脸蛋,就眼馋得要命。”
燕五柳非常恼火地说:“赵德旺,你这个流氓,你嘴巴放干净点儿,你要是再敢说这些不三不四的话,我可要跟你翻脸了。”
赵德旺说:“五柳,你别这样吗,我不过是跟你说几句笑话而已,你咋还当真了呢。”
燕五柳没好气地说:“赵德旺,你别叫我‘五柳’,我听着恶心。”
赵德旺死皮赖脸地说:“五柳,你别生气吗,我就是想跟你好好说说话,叫你‘五柳’这样听起来不是显得亲切吗?”
燕五柳双手叉腰,冷冷地说:“赵德旺,你跟你啥关系都没有,你少跟我套近乎,你也不看看自己是啥东西,‘五柳’也你叫的吗。”
赵德旺嘿嘿一笑,说:“五柳,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不管咋说我也看过你的身子了,你咋能说我跟你啥关系都没有呢,我想这个世上除了你男人看过你身子,也就是我看过你的身子了吧,要是说起来,我跟你的关系仅次于你跟你男人的关系。”
燕五柳愤怒地说:“赵德旺,你这个流氓,把你的臭嘴给我老实闭上,你要是再敢胡说八道,看我不把你的嘴给撕烂了。”
赵德旺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不怀好意地说:“五柳,你的身子可真好看啊,又白又嫩的,真是让人大饱眼福啊,看得我直流口水nAd1(”
燕五柳被气得脸色铁青,她把银牙咬的咯咯作响,火冒三丈地说:“赵德旺,你要是再敢提起你偷看我洗澡的事情,我就把你的眼珠子挖出来当泡踩,把你的舌头割下来喂狗。”
赵德旺说:“五柳,现在也没有别人在旁边,我说说怕啥,我看都看过了,我说说也没啥大不了的,你不要生气吗,气大会伤身的。”
燕五柳说:“赵德旺,你不要脸我还要脸呢,我看你把我找来就没安啥好心,我走了,要是三天之内我还看不到我男人回来的话,我就跟你拼了。”
燕五柳说完转身地向树林外走去。
赵德旺一看燕五柳要走,急忙伸手拉住燕五柳的一条胳膊,说:“五柳,你别走啊,你男人把我打伤了,这事情还没解决好呢,你咋能走呢。”
燕五柳挣扎了几下,想把赵德旺的手甩掉,不过赵德旺的手抓的死死的,燕五柳费了好大的力气,也没能把胳膊从赵德旺的手里挣脱出来。
燕五柳气喘吁吁地说:“赵德旺,你爱咋样就咋样吧,这事情我不管了,你去找我男人吧,是他动手打的你,你有啥能耐就冲着他使好了。”
赵德旺色迷迷地看着燕五柳的脸蛋,说:“五柳,其实这件事情很好解决,只要你让我好好地痛快一下,我和你男人的事情就一笔勾销,你看咋样?”
燕五柳顿时勃然大怒,厉声说:“赵德旺,你到底是不是人,这种不要脸的话你也能说出口,你跟你说明白了你想都别想,你是不会让你碰我一根手指头的。”
赵德旺说:“五柳,只要你跟了我,我保证让你过上比现在好上一百倍一千倍的日子,你那个男人他有啥好的,要钱没钱要权没权的。”
燕五柳冷哼一声,说:“赵德旺,你别做白日梦了,我就是跟狗睡跟猪睡,也不会跟你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nAd2(”
赵德旺的目光落在了燕五柳的胸脯上,他咽了几口唾沫,说:“五柳,我就喜欢你胸前这两个大东西,看着我就心痒痒,我好久都没摸过女人的这两个东西了,今天你就让我好好地摸摸吧。”
燕五柳急忙用手护住自己的胸脯,说:“赵德旺,你这个披着人皮的畜生,你给我滚,我不想再看到你,也不想再跟你说话。”
赵德旺喘着粗气说:“五柳,我受不了了,你一看到你就跟你弄那种事情,你就答应我吧,我保证把你弄得舒舒服服的。”
燕五柳冲着赵德旺的脸狠狠地啐了一口,说:“赵德旺,我就是死也不会让你碰我的,你这个断子绝孙的强J犯,你不得好死。”
赵德旺冷笑了几声,恼怒地说:“燕五柳,你他妈的别不知道好歹,老子能看得上你是你的福气,你今天落到老子的手里就由不得你了。”
赵德旺说完就把燕五柳的两只手给控制住了,然后把嘴巴凑过来要亲燕五柳的脸。燕五柳当然不会让他亲了,她拼命地反抗着,双腿又蹬又踹的,脑袋也不停地向左右晃动,嘴里不停地叫嚷着:“赵德旺,你快放开我,你要是再不放手的话,我可要喊人了。”
赵德旺阴笑着说:“你想喊就喊好了,这里是村外,没人会来的。”
燕五柳趁着赵德旺说话的时候精神没有集中在她的身上,猛地抬脚向赵德旺的裤裆狠狠踢去,这一脚要是踢到赵德旺的话,赵德旺的下半辈子就得当太监了。
不过赵德旺的反应还是比较快的,他一看燕五柳的脚踢来了,急忙松开燕五柳,用双手护住裤裆,燕五柳的这一脚正好踢到了赵德旺的手上,赵德旺痛的一咧嘴,身子向后仰了一下,差点儿没坐在地上。
燕五柳见这一脚踢在了赵德旺的手上,赵德旺的身子有些立足未稳,她又一挥手要去扇赵德旺的耳光nAd3(
赵德旺的身子虽然在摇晃着,不过他手疾,一把就抓住了燕五柳的手,吹胡子瞪眼地说:“燕五柳,你别给脸不要脸,你以为你是啥东西,你又不是黄花闺女,老子没嫌弃你生过孩子就不错了,你还跟老子装啥贞洁烈女。”
燕五柳说:“赵德旺,我可不是好惹的,快把你的脏手放开,今天我就是跟你同归于尽,也不会让你得逞的。”
赵德旺恶狠狠地说:“妈的,燕五柳,我看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铁了心要跟老子叫板到底,我今天就让你知道知道老子的厉害,你就是愿意也得愿意,不愿意也得愿意,老子睡定你了,你别想跑出我的手掌心。”
赵德旺说完就开始疯狂地撕扯着燕五柳的衣服,燕五柳也不示弱,跟赵德旺扭打在一起。可燕五柳毕竟是女人,力气不如赵德旺,她跟赵德旺厮打了一会儿,很快就有些力不从心了,渐渐地就让赵德旺占了上风。
赵德旺见燕五柳体力不支了,更来了精神,趁着燕五柳一个不注意,就把燕五柳的衣襟给撕开了,燕五柳的衣服里边只穿了一个白色带着蓝色碎花的背心,她那两个丰满的**高高地把背心顶了起来,浑圆高耸的轮廓清晰可见。
赵德旺看着燕五柳那两个被包裹在背心里的**,就跟打了鸡血一样,硬生生地把燕五柳按在了一棵柳树上,然后把脸压在燕五柳的胸脯上又磨又蹭的。
燕五柳扭动着身子想反抗,可是双手都被赵德旺牢牢地控制住了,根本就反抗不了。
赵德旺觉得有些不过瘾,把头缩了回来,伸手把燕五柳的背心给拉了上去,燕五柳那两个雪白诱人的**就如两只小兔子一般跳了出来。
赵德旺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燕五柳那两个炫白的东西,眼中闪动着兽欲的光芒,伸手就向燕五柳白花花的胸脯摸了过来。
燕五柳这时有些绝望地大声地哭喊起来:“来人啊,救命啊,有人耍流氓了。”
秦俊鸟这个时候不能再看下去了,眼看着燕五柳就要被赵德旺给糟蹋了,他当然不能袖手旁观了。
秦俊鸟从地上捡起一根鸭蛋粗的木棍,飞快地冲到了赵德旺的身后。
赵德旺这个时候满脑子想的都是那些肮脏的事情,根本没觉察出身后有人来了。
就在赵德旺的手刚要碰到燕五柳的身子的时候,秦俊鸟已经到了赵德旺身后的一米远处了,他高高地举起手中的木棍,对着赵德旺的后背就砸了下去。
赵德旺这时感觉到身后有一阵冷风袭来,他知道事情不妙,可想躲已经来不及了。
只听“砰”的一声,赵德旺的身子就跟折断的枯草一样歪倒在了一边,他的嘴里随即就发出了一声刺耳的惨叫声。因为用力过猛,秦俊鸟手里的木棍顿时就断成了两截。
赵德旺的身子在地上不停地翻滚着,秦俊鸟一脚踏在了赵德旺的肚子上,赵德旺的身子立刻就不动弹了,不过四肢就跟得了羊癫疯一样抽搐着。
秦俊鸟冲着赵德旺的脸吐了一口痰,愤然说:“赵德旺,你这个禽兽都不如的东西,你信不信我今天打死你。”
赵德旺吓得面色如土,他痛苦地呻吟了几声,心虚地说:“秦俊鸟,你想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