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山村如此多娇-第78部分

我知道了,我不会让她乱动的。”
秦俊鸟去办好了住院的手续,把苏秋月转到了普通病房里。
秦俊鸟让三胜子先开着拖拉机回到了村子里,他一个人留在医院里照顾苏秋月。
苏秋月的病床旁边有一张空床,秦俊鸟没有脱衣服,就在空床上睡了一个晚上nAd2(
到了第二天天亮的时候,秦俊鸟起来去水房洗了一把脸,然后去医院的食堂给苏秋月买了新出锅的香喷喷的包子和刚煮好的米粥。
秦俊鸟端着热乎乎的包子和米粥回到了病房里,这时他看到苏秋月双手捂着肚子,眉头紧皱,一张小脸憋得通红,好像很难受的样子。
秦俊鸟慌忙把包子和米粥放到了床头的柜子上,心焦地说:“秋月,你这是咋了,你是不是哪里难受啊,你快跟我说,我这就去找大夫。”
苏秋月咬着牙,摆摆手说:“俊鸟,我没啥,我挺好的。”
秦俊鸟急得抓耳挠腮的,说:“秋月,你都这个样子了,咋还说自己没啥呢,你到底是咋了,你有啥不舒服的就说出来,跟我你还有啥不能说的。”
苏秋月看到秦俊鸟心急火燎的样子,鼓起勇气,红着脸说:“俊鸟,我想上厕所。”
秦俊鸟有些哭笑不得地说:“秋月,你想上厕所咋不早点儿跟我说呢,我还以为你咋了呢,把我吓得要死。”
苏秋月一脸羞涩地看着秦俊鸟,小声地说:“这种事情,你让我咋好意思说啊。”
秦俊鸟笑着说:“秋月,你现在是病人,这有啥不好意思的,人有三急,谁活着还不得拉屎撒尿。”
苏秋月说:“你是男人,我是女人,这男女有别,我实在是有些说不出口。”
秦俊鸟说:“都这个时候,你还讲究那么多干啥呀,你总不能憋着不上厕所吧,那还不得憋出病来啊。”
苏秋月说:“俊鸟,你去给我找个女护士来帮忙吧。”
秦俊鸟从病床下拿出来一个便盆,说:“不用麻烦人家护士了,这里有便盆,你要是想上厕所的话,就在床上解决吧nAd3(”
苏秋月有些难为情地说:“俊鸟,要不你扶着我去厕所吧,我不习惯用便盆这种东西。”
秦俊鸟说:“大夫说了,你这腿刚打上石膏,这几天不能随便乱动的,你还是克服一下吧。”
苏秋月把头摇的像拨浪鼓一样,说:“我咋能在床上解决这种事情呢,这可不成,这还羞死人了啊。”
秦俊鸟说:“这住院的病人,有很多都是用便盆解决的,没啥可害羞的。”
苏秋月的脸红的就跟猴屁股一样,说:“俊鸟,有你在这里,我实在是……”
苏秋月说到这里就有些说不下去了,让她当着秦俊鸟的面用便盆方便,她确实有些难为情。
秦俊鸟说:“我看这样吧,我到病房外边去,这样你就没啥好难为情的了。”
苏秋月想了一下,硬着头皮说:“好吧,也就只能这样了。”
秦俊鸟把便盆放到了床上,说:“要不要我帮你一下啊,你会用便盆吗?”
苏秋月说:“不用了,我会用。”
秦俊鸟只好走出了病房,然后把病房的门关好了。
过了十几分钟,病房里传出了苏秋月的声音:“俊鸟,我好了,你进来吧。”
秦俊鸟推门走进了病房里,只见苏秋月好好地躺在病床上,却不知道便盆被她放到了啥地方。
秦俊鸟说:“秋月,你把面盆放到啥地方了,我去把便盆倒了。”
苏秋月说:“咋能让你帮我倒便盆这种东西呢,这可不成。”
秦俊鸟说:“秋月,你跟我咋这么见外呢,我帮你倒便盆没啥大不了的,以后我要是生病住院了,你再帮我倒就好了。”
苏秋月说:“俊鸟,真不用了,便盆太脏了。”
秦俊鸟用鼻子嗅了嗅,很快就嗅到了便盆的味道,味道是从床下散发出来的。
秦俊鸟把便盆从床下拿出来,说:“这便盆不能在病房里放着,必须要马上倒了,要不这味道多难闻啊。”
秦俊鸟拿着便盆去了厕所,在厕所里把便盆冲洗干净了,才拿着便盆回到了病房里。
秦俊鸟走到床边坐下,说:“秋月,你饿了吧,这有包子和米粥,你趁热吃一口吧。”
苏秋月摇摇头,说:“我吃不下,还是你自己吃吧。”
秦俊鸟说:“这人是铁饭是钢,你要是不吃饭的话,你的腿啥时候才能好起来啊。”
苏秋月看了一眼包子和米粥,说:“俊鸟,我真吃不下,还是等一会儿再吃吧。”
秦俊鸟说:“也好,这包子和米粥就放在这里,等你饿的时候再吃。”
苏秋月说:“俊鸟,你要是饿了,你先吃吧。”
秦俊鸟说:“那好,我还真有些饿了,我先吃了。”
秦俊鸟拿起包子大口地吃了起来,很快包子就被他吃掉了一半,米粥也被他喝掉了一大半。
秦俊鸟吃饱后,打了几个很响的饱嗝,说:“秋月,你不想吃东西,我去给你买一些水果吃吧。”
苏秋月说:“俊鸟,不用了,你去帮我打一盆水来,我想把脸和手洗一洗。”
秦俊鸟这时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说:“你看我这脑子,我咋把这件事情给忘了,你还没有洗脸呢,我这就给你打水去。”
秦俊鸟去水房打了一盆热水来,然后把毛巾在水盆里洗了一下,把毛巾从水盆里捞出来拧干了。
秦俊鸟说:“秋月,你手脚不方便,我来帮你擦脸吧。”
秦俊鸟说完拿着毛巾向苏秋月的脸上擦去,就在毛巾要碰到苏秋月的脸颊的时候,苏秋月急忙把毛巾抢下来,说:“俊鸟,不用了,我自己来擦吧,我的腿有伤,可手没有伤。”
秦俊鸟说:“好吧,你自己擦吧。”
秦俊鸟的手在收回来的时候,一不小心碰到了苏秋月那高耸丰满的**上。秦俊鸟觉得手上有种软绵绵肉嘟嘟的感觉,浑身有种触电的奇异感觉,一颗心加速跳了起来。
苏秋月也闹了一个大红脸,她知道秦俊鸟不是故意想占她的便宜,所以并没有生气发火。去分享
第292章 精心照顾
? 秦俊鸟急忙把手背到身后,有些忐忑不安地看着苏秋月,他以为苏秋月会发怒,甚至会大骂他一顿,可是苏秋月的反应却出奇的平静。
这让秦俊鸟多多少少有一些意外,他的心里有那么一点点的窃喜,这说明苏秋月对他的态度在悄悄地转变了。
苏秋月用手巾把脸擦了一遍,又把脖子擦了一下,然后把手巾交给了秦俊鸟。
秦俊鸟把手巾放到水盆里重新洗了一下,洗完后把毛巾拧干搭在了床头上。
秦俊鸟这时端起水盆,嘱咐苏秋月说:“秋月,我去把水倒了,你好好地躺着,不要乱动。”
苏秋月微微笑了一下,点头说:“你去倒水吧,我又不是啥事情都不懂的小孩,我不会乱动的。”
秦俊鸟痴痴地看着苏秋月迷人的笑脸,心中有种甜丝丝的感觉。他真希望苏秋月能天天都这样在床上躺着,要是那样的话,他就可以天天在她的身边照顾她了,也能天天看到她冲着自己笑了。
苏秋月看到秦俊鸟看自己的眼神有些不对,一副痴痴迷迷的样子,她好奇地问:“俊鸟,你在想啥呢?”
秦俊鸟这时才缓过神来,急忙掩饰说:“我啥也没看,我去水房了。”
秦俊鸟端起水盆快步出了病房,去水房里把水盆里的水倒了。
苏秋月在医院里躺了一个上午,秦俊鸟一直在她的身边精心地照顾她,不过苏秋月总是愁容满面的,显然是在为自己不能下地自由行动而感到苦恼。
秦俊鸟看到苏秋月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宽慰她说:“秋月,你别发愁,你腿上的伤很快就会好的,到时候你就能下地了。”
苏秋月唉声叹气地说:“俊鸟,我这腿也不知道啥时候才能好利索,倒霉的事情咋都让我给摊上了呢,你看我现在这个样子,啥事情都干不了,跟废人有啥区别nAd1(”
秦俊鸟说:“秋月,你就安心地在这里把腿伤养好,其他的事情你都不用操心,人活一辈子,有个好身体才是最重要的。”
苏秋月说:“我现在只能躺在床上,想随便动一下都不行,连生活都不能自理,吃饭洗脸还得让你来帮忙,我真想让腿快点儿好起来。”
秦俊鸟说:“秋月,你先忍耐上几天,这腿伤不是说好就能好的,你要有些耐心。”
苏秋月说:“俗话说的好,伤筋动骨一百天,我这腿要想真正好起来,得花上一些日子,一想到这里,我心里就烦得慌。”
秦俊鸟想了想,说:“秋月,你要是觉得躺在床上太没意思了,我一会儿出去给你买个小录音机,带耳机的那种,你心烦的时候就听一听歌,这样也好打发一下时间。”
苏秋月轻轻地摇摇头,说:“俊鸟,你别花冤枉钱了,我不想听歌。”
秦俊鸟说:“你要是不想听歌,我去给你买几本书咋样?你想看啥书跟我说说,我下午去书店给你买回来。”
苏秋月苦笑着说:“我看还是算了,我现在哪里还有心情看书啊。”
秦俊鸟说:“秋月,你这样可不成,你腿上的伤又不严重,你得想开一些,这样你的伤才能好得更快一些。”
苏秋月说:“那好吧,我听你的,反正我躺在床上也没啥事情可干,看看书也挺不错的。”
秦俊鸟笑着说:“一会儿我就出去给你买书去,你想看啥书,是小说还是杂志?”
苏秋月说:“我看啥书都成,你看着买就好了nAd2(”
中午的时候,秦俊鸟去食堂给苏秋月买了排骨和红烧肉,苏秋月现在腿上有伤,需要补充一些营养,秦俊鸟本来打算给苏秋月买猪蹄和大骨头的,都说吃啥补啥,可是食堂里不卖猪蹄和大骨头。
秦俊鸟把早晨剩下的包子和米粥热了一下,和苏秋月一起吃了午饭。
苏秋月早晨没有吃饭,午饭吃的也不多,在食堂买的排骨和红烧肉大半都进了秦俊鸟的肚子,把他撑得够呛。
吃完饭后,秦俊鸟去乡里的街上转了转,乡里只有一条街,秦俊鸟在街上找了好半天,也没有找到一家书店。
后来秦俊鸟一路打听,终于在离乡中学的门口不远处找到了一家很小的书店,这家书店小到连个招牌都没有。
秦俊鸟推门走进书店里,书店的门口坐着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男人的手里捧着一本武侠小说,正看得津津有味的。
秦俊鸟说:“老板,我想买几本书。”
书店老板放下手里的武侠小说,抬头打量了秦俊鸟几眼,说:“你想买啥样的书啊?”
秦俊鸟向书架上看了几眼,说:“老板,你这里都有啥样的书啊?”
书店老板说:“你别看我的书店不太大,我这里的书可多了,你想要啥样的书都有。”
秦俊鸟说:“我想要几本好看的书,你给我推荐几本咋样。”
书店老板顿时笑了笑,眼睛一亮,说:“你来我这里是找对地方了,我这书店里好看的书多着呢,你想要国内的还是国外的。”
秦俊鸟说:“要国内的吧,国外的书看不懂。”
书店老板说:“你跟我过来吧nAd3(”
秦俊鸟跟着书店老板走到了一个书架的后面,书架的后面有一个很大的柜子,柜子的门是锁着的,老板掏出钥匙把柜子的门打开,柜子里面装的满满全都是书。
书店老板向柜子里指了指,说:“上边的书是带插图的,下边的书是不带插图的,你想要看啥样的,自己随便挑。”
秦俊鸟随意从柜子里抽出了一本书,只见书的封面上印着一个光着身子的女人,而且女人还摆着一个很撩人的姿势。
秦俊鸟随便翻了几页,书里边都是一些让人看了脸红的露骨描写,这种书一看就是违禁的黄铯书刊。
秦俊鸟把书又放了回去,看了书店老板一眼,说:“老板,我想要的不是这种书。”
书店老板皱了一下眉头,说:“你不是想要好看的书吗,我们书店里好看的书都在这里了,这种书现在可是很紧俏的。”
秦俊鸟有些无奈地说:“老板,我说的好看的书,不是指的这种书,你误会了。”
书店老板说:“那你想要啥样的书啊?”
秦俊鸟说:“是这样的,我媳妇她现在正在住院,我想给她买几本书打发一下时间,我媳妇她咋能看这种书呢。”
书店老板说:“我明白了,你咋不早说呢,我还以为是你想要这种书呢。”
秦俊鸟说:“老板,你这里有适合我媳妇看的书吗?”
书店老板向最外边的一个书架指了一下,说:“那上边有小说,有故事会,还有期刊杂志,那都是女学生爱看的书,我想你媳妇也应该能爱看。”
秦俊鸟走到书架前,在书架上随便挑了几本书,都是一些杂志期刊之类的书,秦俊鸟认识的字不多,挑的几本书都是封面好看,至于内容有没有意思就不知道了。
秦俊鸟把这几本书买回去后,苏秋月在闹心的时候就拿起来看一看,也算是派上了用场。
苏秋月在医院里住了一个星期,秦俊鸟一直都在她身边无微不至地照顾她,把酒厂的事情全都交给陆雪霏来处理,他连一次酒厂都没有回去过。
这天下午,秦俊鸟正坐在苏秋月的床边给她削苹果,这时他闻到苏秋月的身上散发出一股有些刺鼻的味道。
秦俊鸟说:“秋月,你身上的衣服都有味儿了,我知道你是个爱干净的人,你把身上的衣服脱下来,一会儿我给你洗了。”
苏秋月有些不好意思地说:“不用麻烦你了,我这衣服还能穿。”
秦俊鸟说:“你这衣服不能再穿了,不信你自己闻一闻。”
苏秋月低头在自己的衣服上闻了一下,她微微皱了一下眉头,说:“我这衣服是不能再穿了,可是我现在只有这一套衣服,没有换洗的衣服,要不你给雪霏打个电话,让她给我送几件换洗的衣服来。”
秦俊鸟说:“我看不用了,一会儿我出去给你买几件衣服,市场上啥样的衣服都有,方便得很。”
苏秋月说:“那好吧,不过你给买一件就好,别买太多,我家里的衣服多着呢。”
秦俊鸟说:“我知道,我不会多买的。”
秦俊鸟把苹果削好了,就出了病房去给苏秋月买衣服去了。
秦俊鸟不仅给苏秋月买了衣服裤子,还给她买了衬衣衬裤,以及贴身穿的内衣裤。
秦俊鸟拿着买好的衣服裤子回到了病房里,把衣服裤子放到床头的柜子上,说:“秋月,这是衣服裤子,还有衬衣衬裤,你把身上的衣服都换下来吧,一会儿我拿水房给你洗了。”
苏秋月点点头,没有说话,俊俏的脸蛋红的跟个熟透的苹果一样。
秦俊鸟知道苏秋月为啥脸红,有秦俊鸟在旁边,她咋好意思当着秦俊鸟的面换衣服呢,秦俊鸟转身出了病房,等苏秋月换好衣服后,他才回到了病房里。
苏秋月这个时候已经把换下来的衣服全都放在了洗脸盆里,秦俊鸟端起洗脸盆去了水房。去分享
第293章 出去透透气
? 秦俊鸟端着洗脸盆到了水房里,把苏秋月脱下来的衣服用水泡上,秦俊鸟以前没有结婚自己一个人过日子的时候,衣服裤子都是自己洗,所以洗衣服这种事情对于他来说根本不在话下。
在有些男人看来给女人洗衣服是一种很丢人的事情,不过秦俊鸟并不在乎,相反他倒是觉得能给苏秋月洗衣服是一种很幸福的事情。
秦俊鸟在洗脸盆里翻了几下,混杂在衣服中的一条白色的带子引起了他的注意,秦俊鸟拉了一下白色的带子,从衣服中拉出了一个白色的胸罩,这个白色的胸罩当然也是苏秋月换下来的。
秦俊鸟把白色的胸罩拿起来,用手摸了摸,脑子里想着胸罩穿在苏秋月身上的样子,忍不住咽了几口唾沫,把胸罩放到鼻子底下闻了闻,胸罩在苏秋月的身上穿的时间长了,所以味道不是很好。
就在这个时候,有人走进了水房里,秦俊鸟急忙又把胸罩塞到了衣服下边,低头洗起衣服来。
秦俊鸟把苏秋月脱下来的衣服都洗干净了,然后把衣服搭在水房外走廊里的暖气片上晾了起来。
秦俊鸟拿着洗脸盆回到了病房里,把洗脸盆放到了苏秋月的床下。
苏秋月这时微笑着说:“俊鸟,你坐下来,我有几句话想要跟你说。”
秦俊鸟走到床边坐下来,说:“秋月,你有啥话要跟我说你就说吧,我听着呢。”
苏秋月说:“俊鸟,这些天你为我做了这么多事情,我打心眼里感激你,有你在我的身边照顾我,我这心里踏实多了。”
秦俊鸟挠了挠脑袋,脸上露出憨厚的表情说:“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你现在只要好好地躺在床上,把腿上的伤养好就好了。”
苏秋月柔声说:“俊鸟,我知道你的心思,我不是木头人,你对我的好我都记在心里了nAd1(”
秦俊鸟笑了一下,说:“秋月,你知道就好,你能这么说,我以前做的所有事情都是值得的。”
苏秋月说:“俊鸟,你知道我当初跟你结婚是迫于无奈,我跟你之间根本没有真正的感情,女人和男人在一起要两厢情愿才行,强扭的瓜不甜,我希望你能明白这个道理。”
秦俊鸟点头说:“秋月,我知道,以前都是我不好,我不该做伤害你的事情,我那个时候是一时冲动,我现在心里非常后悔。”
苏秋月说:“其实你没做啥伤害我的事情,我是你的媳妇,你想要跟我生儿育女也是很正常的,只是我们两个人的关系有些特殊,跟别的夫妻不太一样,所以我们不可能像真正的夫妻那样生活,我说的意思你能懂吗?”
秦俊鸟面带愧色地说:“秋月,我懂你的意思,现在想起来我过去做的那些事情真是太混蛋了,希望你不要怨恨我。”
苏秋月说:“我咋会怨恨你呢,其实说起来是我亏欠你的,我当初跟你结婚,只是为自己着想,根本没有想过你的感受,以后我会补偿你的。”
秦俊鸟说:“秋月,你可不能这样说,当初跟你结婚也是我愿意的,又不是你逼我的,你没啥亏欠我的。”
苏秋月说:“俊鸟,我不想耽误你,如果你心里有啥喜欢的女人了,你就告诉我,到时候我会离开的。”
秦俊鸟说:“秋月,你以后不要再说这种话了,我的心里是不会有别的女人的,我的心里只有你一个女人,不管你的心里有没有我,我都不会改变的。”
苏秋月叹了一口气,说:“俊鸟,你让我咋说好呢,我现在不能给你任何的承诺,感情这种事情只能顺其自然,不能勉强,那样的话对你对我都不公平。”
秦俊鸟说:“秋月,你啥也不用说了,只要你能留在我的身边,我天天都能看到你,这样就足够了nAd2(”
苏秋月说:“俊鸟,既然你这样说,我也就不说啥了。”
秦俊鸟说:“秋月,我就怕你以后再也不理我了,要是那样的话,我还不如一头撞死呢。”
苏秋月说:“俊鸟,我不会不理你的,只要咱们还有夫妻的名分,我就不会那样做的。”
秦俊鸟说:“秋月,有你这句话,我也就放心了,我就怕你有一天会离开这个家。”
苏秋月说:“我在这个家里住的好好的,我咋会离开这个家呢。”
秦俊鸟说:“秋月,我现在就担心那个高怀民,他忽然跑来棋盘乡当副乡长,以后酒厂的麻烦肯定不会少的。”
苏秋月说:“高怀民当他的副乡长,你开你的酒厂,只要你不干违法乱纪的事情,他抓不到把柄,不会拿酒厂咋样的。”
秦俊鸟一脸忧虑地说:“事情恐怕不会像你想象的那么简单,他现在是副乡长,如果他想找酒厂的麻烦,很容易就能找到借口的。”
苏秋月说:“我了解高怀民,他不是那种不择手段的人,你不用太担心他。”
秦俊鸟说:“俗话说知人知面不知心,就怕他明面上说一套,背地里又做一套。”
苏秋月说:“如果高怀民敢在背后使坏,我是不会答应的。”
秦俊鸟说:“秋月,他这次来棋盘乡就是冲着你来的,你可要有个心理准备啊。”
苏秋月说:“俊鸟,你放心,不管高怀民他的心里打的是啥主意,我都不会跟他咋样的,虽然他帮过我,不过我恩情是恩情,感情是感情,这恩情和感情我还是能分清的nAd3(”
秦俊鸟说:“要是那个高怀民一直缠着你咋办?”
苏秋月说:“就算他缠着我,我也不会给他好脸色看的。”
秦俊鸟说:“就怕你禁不住他的软磨硬泡和花言巧语,到时候会心软,女人的心一软,就会犯糊涂的。”
苏秋月说:“我不会心软的,咱们在一起生活这么长时间了,我是啥样的人,你还不清楚吗?”
秦俊鸟说:“我当然清楚,既然你都把话说到这个地步了,我也就没啥好担忧的了。”
苏秋月的腿一天一天地好了起来,虽然走起路来还是有些一瘸一拐的,不过在秦俊鸟的帮助下,她已经能自己去上厕所了。
这天上午,秦俊鸟把病房的窗户打开了,病房里消毒水的味道太浓了,他想给病房换换空气。
窗外艳阳高照,秋风送爽,清新的空气从窗户透进来,让人的心情顿时变得舒畅起来。
苏秋月向窗外看了一眼,说:“俊鸟,今天外边天气不错,你扶着我去外边走一走把,我想去外边透一透气,在病房里住时间长了,我心里憋得慌。”
秦俊鸟说:“外边天气凉了,我看你还是别出去了,要是着凉感冒了咋办啊。”
苏秋月笑着说:“我不会着凉的,我的身子没那么娇贵,我又不是纸糊的。”
秦俊鸟说:“好吧,现在天气转凉了,你可要多穿几件衣服。”
苏秋月点头说:“我听你的,多穿衣服还不行吗。”
苏秋月在里边多穿了一件秋衣,秦俊鸟又给她披上了一件厚实的外衣,这才搀扶着苏秋月出了病房,两个人来到了户外。
苏秋月呼吸着新鲜有些微凉的空气,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惬意。
苏秋月满脸喜悦地说:“我好长时间都没有到外边来了,这外边的空气可真好啊,我都不想再回到病房去了,一闻到病房里那股消毒水的味道我就头疼。”
秦俊鸟说:“这外边的空气虽然好,可是你不能待得太久了。”
苏秋月说:“我知道,我出来就是想呼吸一下新鲜的空气,一会儿就会回去的。”
秦俊鸟说:“秋月,你别嫌我嗦,我也是为了你好,你这腿还没有好利索,要是再得上了感冒,到时候遭罪的可是你。”
苏秋月抿嘴一笑,说:“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我身上穿了这么多衣服不会感冒的。”
秦俊鸟说前方看了看,只见前方不远处有一个长条木椅,说:“秋月,咱们去那边坐一会儿吧。”
苏秋月说:“好吧,就去椅子上坐一会儿吧,正好我现在有些累了。”
秦俊鸟扶着苏秋月走到长条木椅前,秦俊鸟看到长条木椅上落着一层灰尘,说:“秋月,你等一下,我把椅子擦一下,擦干净了,你再坐。”
苏秋月说:“你去吧。”
秦俊鸟松开苏秋月的胳膊,走过去擦椅子。
苏秋月一个人站在那里,她的腿还没有痊愈,所以显得有些吃力。
就在这个时候迎面吹来了一阵风,把苏秋月披在身上的衣服吹掉了,衣服从她的肩头滑落下来。
苏秋月急忙伸手抓住衣服,这时她的身子摇晃了一下,由于她的一条腿不太敢着力,所以整个身子顿时失去了平衡,身子一歪,眼看着就要跌倒。
秦俊鸟这时把椅子擦干净了,他回头要去扶着苏秋月坐下,却看到她要跌倒了,秦俊鸟慌忙伸手要去抓她的胳膊,不过这个时候已经太晚了,秦俊鸟顺势向前扑到椅子上,苏秋月的身子正好向椅子的方向倒下来,秦俊鸟这时伸手推了苏秋月一把,这样才使苏秋月的身子没有撞到椅子上。去分享
第294章 谁有毛病
? 可是秦俊鸟没有想到自己在情急之下,一没留神双手正好推到了苏秋月的两个**上,触手是一种绵软的感觉,非常有弹性。
秦俊鸟的脑袋里顿时“嗡”的一声响,他急忙把手拿开,有些战战兢兢地看着苏秋月,生怕苏秋月会冲他发火。
虽然秦俊鸟不是故意想摸苏秋月的,可这种事情是很难说清楚的。
还好苏秋月并没有发火,她的一张俏脸涨得通红,把头低了下去,双手不停地摆弄着她披着的那件外衣的衣角。
这有些出乎秦俊鸟的意料,苏秋月虽然顶着一个破鞋的名声,可她平时对秦俊鸟就像防贼一样的防着,穿衣服很少穿那种暴露的衣服,很多时候都把自己裹得跟个粽子一样。
秦俊鸟有些尴尬地说:“秋月,你没伤到啥地方吧?”
苏秋月一脸娇羞地说:“我挺好的,没伤到啥地方。”
秦俊鸟的眼神有些躲闪,不敢正眼去看苏秋月,他说:“秋月,你小心一些,你的腿还没有好利索,要是再弄伤了可咋办啊?”
苏秋月说:“我以后会小心的。”
秦俊鸟陪着苏秋月在椅子上坐了一会儿,两个人都没有说几句话,因为刚才秦俊鸟不小心摸到苏秋月的胸脯的缘故,两个人都觉得有些别扭,显得有些无所适从。
就在这个时候,秦俊鸟看到孟水莲走进了医院的大门,她的胳膊上还挎着一个篮子,篮子还上盖着一块花布。
秦俊鸟急忙站起身来,向孟水莲走了过去,说:“妈,您咋来了?”
孟水莲向苏秋月看了一眼,说:“我昨天晚上去你家里闲坐,想要找你和秋月唠唠家常,可是你和秋月都不在家里,是雪霏告诉我说秋月的腿摔伤了,正在乡里的医院住院,你一个人在医院里照顾她,所以我就起早赶过来了nAd1(”
秦俊鸟说:“妈,从村里到乡里这么远,山路又不好走,你咋能一个人来呢,万一路上出点儿啥事情,那我和秋月的罪过可就大了。”
孟水莲笑了笑,说:“虽然我年纪大了,这把老骨头有些不太中用了,不过从村里到乡里的这条山路我年轻的时候不知道走过多少遍了,我现在就是闭着眼睛走都不会出啥事情的。”
秦俊鸟说:“妈,秋月的腿伤恢复的挺好的,而且过几天就要出院了,您其实不用专门跑到医院来看她的。”
孟水莲说:“你妈我还没有老糊涂,秋月是我的儿媳妇,她的腿摔伤了,我这个做婆婆的咋能不过来看看呢。”
秦俊鸟说:“等秋月出院了,你去家里看她不也是一样的事情吗。”
孟水莲说:“你说的倒轻松,那咋能一样呢,我来看过秋月了,我也就安心了,我要是不过来看看的话,我的心就会一直揪着。”
秦俊鸟和孟水莲这时走到了苏秋月的面前,苏秋月欠了欠身,想要站起来。
孟水莲急忙按住苏秋月的肩膀,说:“秋月,你好好地坐着吧,你的腿上有伤,不能乱动。”
苏秋月坐着不动了,微笑着说:“妈,你快坐。”
孟水莲看了看苏秋月腿上打的石膏,关心地问:“秋月,你的腿咋样了,现在还疼不疼?”
苏秋月说:“我的腿现在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大夫说再过些日子就可以出院了。”
孟水莲把胳膊上挎的篮子放到了长椅上,把花布拿掉,从里面端出一个砂锅,说:“秋月,我在家杀了一只鸡,给你炖了一锅鸡汤,你是病人,身子骨弱,一会儿把鸡汤喝了,好好地补补身子nAd2(”
苏秋月看着孟水莲手里的鸡汤,感动地说:“妈,你来看看我就好了,这么远的路,你带鸡汤干啥啊,要是把您老累坏了可咋办啊?”
孟水莲说:“妈给你送锅鸡汤累不坏的,你不用担心我,我现在只要好好地把腿伤养好了,妈就是天天给你送鸡汤都不觉得累。”
苏秋月说:“那可不成,要是真把您老人家给累倒了,那我这一辈都不会心安的。”
这时一阵凉风吹过,把树叶吹得沙沙作响,孟水莲穿的衣服比较单薄,她不禁打了个寒战。
苏秋月见状说:“妈,咱们进病房里去说话吧,这外边风大容易着凉。”
孟水莲把砂锅重新放到篮子里,又把花布盖好,说:“好,咱们去病房里说话。”
秦俊鸟扶着苏秋月,跟着孟水莲一起回到了病房里。
孟水莲跟苏秋月打开了话匣子,两个人说的都是一些家长里短鸡毛蒜皮的琐事,苏秋月完全是一副兴高采烈手舞足蹈的样子,从结婚到现在秦俊鸟从来没见过苏秋月这么高兴的样子。不过这也不奇怪,苏秋月住院的这段日子里,病房里就她和秦俊鸟两个人,而她和秦俊鸟平时很少说话,她每天躺在病床上就跟坐牢一样难受,一直希望找个人好好地陪她说说话,现在孟水莲来了,她当然要把憋在肚子里的话全都说出来了。
中午孟水莲跟秦俊鸟和苏秋月一起吃了午饭,她眼看着苏秋月把一砂锅鸡汤喝掉了一大半,这才算满意。
吃完了晚饭,孟水莲要赶在天黑之前回到村子里去,所以她必须得早点儿走,秦俊鸟送她出了病房,两个人刚走出医院的大门,孟水莲就把秦俊鸟拉到一个没人的地方,问:“俊鸟,你媳妇还没有怀上孩子吗?”
秦俊鸟说:“还没有nAd3(”
孟水莲说:“俊鸟,正好秋月在医院里住院,哪天你带她去妇科检查一下,看看她是不是有啥毛病啊?你们都结婚这么长时间了,她那肚子咋还听不见个响声呢。”
秦俊鸟说:“妈,秋月的肚子又不是锣鼓,咋会有响声呢,您老就别操心了,这孩子该怀上的时候自然会怀上的,您别总把这件事情挂在嘴边上,我这耳朵都能听出茧子来了。”
孟水莲板起脸说:“俊鸟,你别跟我打马虎眼,你妈我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你和秋月都结婚这么长时间了,按照正常的情况,秋月这个时候都快要生了,可你看看她的肚子,平坦的就跟那飞机场一样,我看她到现在不生孩子,这里边肯定有啥问题。”
秦俊鸟有些不耐烦地说:“妈,这里边啥问题都没有,您老就别疑神疑鬼的了,您还是快点儿回家去吧。”
孟水莲说:“不用你赶我,我会回去的,可是我现在要把事情说明白了,秋月现在怀不上孩子,要么是她的身子有毛病,要么就是你的身子有毛病,我看不仅她的身子要检查,你的身子也要检查,你们两个都得好好地查查一下,看看到底是谁的毛病。”
秦俊鸟说:“妈,我和秋月都很正常,我们的身子都没啥毛病,您老就别胡思乱想了。”
孟水莲说:“这就奇怪了,你和秋月都正常,那为啥就生不出孩子来呢,你觉得这道理能说的通吗,你别想在我的面前蒙混过关,这生孩子的事情你无论如何都要给我一个说法。”
秦俊鸟叹了口气,有些无奈地说:“妈,我听您的还不成吗,明天我就和秋月好好地检查一下,看看到底是我们两个人谁的毛病。”
孟水莲满意地点点头,说:“那好,这件事情你可要抓紧了,等秋月出院回家了,你可得把检查的结果如实地告诉我。”
秦俊鸟说:“我知道了,你放心,等结果出来了,我一定会告诉您的。”
孟水莲说:“那我走了,你回去陪着秋月吧。”
秦俊鸟在路边找了一辆三轮摩托车,让摩托车把孟水莲送回了村里。
又过了十几天,苏秋月的腿已经好得差不多了,走起路来不用秦俊鸟再搀扶了,大夫给苏秋月仔细地检查了一下,说她随时都可以出院了。
秦俊鸟给苏秋月办了出院手续,大夫又给苏秋月开了一些药,让她拿回家吃,秦俊鸟拿着大夫给开的药和苏秋月一起回到了村里。
秦俊鸟和苏秋月回到村里时已经下午了,两个人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去了酒厂。
苏秋月住院的这些天,秦俊鸟一直都在医院里照顾她,把酒厂的事情都丢给了陆雪霏,让陆雪霏一个人支撑着酒厂,这的确有些难为她。
秦俊鸟和苏秋月刚走进办公楼里,正好迎面看到陆雪霏走了过来。
陆雪霏看到秦俊鸟和苏秋月来了,快步走到苏秋月的面前,拉起苏秋月的手,把她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说:“秋月,你回来了,你的腿伤咋样了?”
苏秋月笑着说:“我的腿上的伤已经好了,我现在想跑想跳都随便。”
陆雪霏说:“你住院的这些天,家里就我一个人,我都要闷死了,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苏秋月说:“我也想早点儿回来,可是我的腿直到现在才好利索,住院的这些天我天天都躺在医院里,啥事情也干不了,我都快要烦死了。”
陆雪霏高兴说:“现在好了,你出院了,腿也好了,又有人陪我了。”
苏秋月说:“是啊,住院的这些天我天天都在想你,现在终于见到了你了。”去分享
第295章 探口风
? 秦俊鸟这时插话说:“雪霏,我不在酒厂的这些天,厂里没出啥事情吧?”
陆雪霏说:“厂里倒是没出啥事情,不过我听人说麻家村新建了一家酒厂,而且这个酒厂的规模比咱们的酒厂还要大。”
秦俊鸟问:“雪霏,这件事情你是听谁说的?”
陆雪霏说:“我听锤子说的,他说那家新建的酒厂比咱们的酒厂大得多,将来要是投产的话,日产量是咱们酒厂的两倍以上。”
陆雪霏说的事情,秦俊鸟其实早就知道了,那个酒厂就是蒋新龙和赵德旺合伙开的,蒋新龙当初提议要跟秦俊鸟一起开这个酒厂,但是被秦俊鸟拒绝了。
秦俊鸟之所以不同意和蒋新龙开这个酒厂,是因为他觉得蒋新龙这个太不可靠了。蒋新龙是个地道的商人,在他的眼里挣钱才是最重要的,为了挣钱他可以出卖任何人,更何况他跟蒋新龙还曾经为了苏秋月动过手,也算是冤家对头了。秦俊鸟的脑子还没有进水,蒋新龙主动找上门来要跟他合作,肯定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秦俊鸟当然不会上他的当了,他还没有笨到陷阱就在眼前还往里跳的地步。
秦俊鸟说:“新开的酒厂大也好小也好,跟咱们都没有啥关系,咱们只要把酒厂经营好就行了。”
陆雪霏脸上带着忧虑说:“俊鸟,这个酒厂要是建好了,将来肯定会成为咱们酒厂强有力的竞争对手的,你可要有个心理准备啊。”
苏秋月说:“雪霏,你知道那个酒厂是谁开的吗?”
陆雪霏说:“听说开酒厂的人叫啥蒋新龙,好像也是棋盘乡的人。”
苏秋月愣了一下,有些意外地说:“是蒋新龙,他咋开上酒厂了。”
陆雪霏说:“咋了?秋月,你认识那个叫蒋新龙的人吗?”
苏秋月看了秦俊鸟一眼,淡淡地说:“认识,当然认识了nAd1(”
陆雪霏好奇地问:“秋月,你跟这个蒋新龙是咋认识的?我听人说这个蒋新龙可不简单,他在乡里开了一个大酒店,是一个非常有商业头脑的人。”
秦俊鸟咳嗽了一声,岔开话题说:“雪霏,咱们还是别说这个蒋新龙了,他开他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