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山村如此多娇-第81部分

我厂里还有事情,我先走了。”
牛红旗回头看了秦俊鸟一眼,说:“俊鸟老弟,你再坐一会儿吧。”
秦俊鸟说:“牛主任,我就不坐了,你忙你的,哪天我再过来看你。”
牛红旗巴不得秦俊鸟能快些走,他笑了一下,说:“俊鸟老弟,既然你厂里还有事情,那我就不留你了。”
秦俊鸟说:“牛主任,那咱们以后见。”
秦俊鸟出了牛红旗的办公室,在走到杨春草的身边时,秦俊鸟闻到了一股刺鼻的香气,这香气是从杨春草的身上散发出来,秦俊鸟被呛着咳嗽了几声,不得不用手捂住了鼻子。
杨春草也看了秦俊鸟一眼,她不是龙王庙村的人,所以她并不认识秦俊鸟。
秦俊鸟出了信用社,觉得肚子有些饿了,想找个地方吃饭,他向四处看了几眼,只见蒋新龙和赵德旺正站在信用社对面的一家服装店的门口,两个人有说有笑的,而且两个人在说话的时候眼睛一直都在向信用社的门口观望着。
秦俊鸟急忙躲到了一辆停在路边的汽车后边,然后探出半边脑袋来向蒋新龙和赵德旺那边偷偷看去,两个人似乎并没有注意到秦俊鸟,看样子他们是在等啥人nAd1(
就在这个时候,秦俊鸟看到牛红旗和杨春草从信用社里走了出来,两个人一开始还是一本正经的样子,等两个过了马路走到了信用社的对面,杨春草就把手挎在了牛红旗的胳膊上,同时把脸也贴在了他的胳膊上,两个人亲昵的样子,就跟那正在谈恋爱的情人一样。看到这种情景,就是傻子也知道牛红旗和杨春草是啥关系了。
蒋新龙和赵德旺这时向牛红旗和杨春草走了过来,两个人的脸上都带着巴结的笑容,他们分别跟牛红旗握了握手,一副讨好的模样。几个人交谈了几句,就一起向蒋新龙开的大酒店走去。
秦俊鸟因为离得太远,所以没有听清几个人到底说了些啥。
秦俊鸟打算跟过去看个究竟,不过他怕被蒋新龙发现了,就没有跟着过去。
秦俊鸟的心里有些深深的忧虑,蒋新龙本来就很有实力,如今又抱上了牛红旗的粗腿,更是如虎添翼了。
蒋新龙拉拢巴结牛红旗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想从他那里获得资金上的支持,有个牛红旗这个信用社的主任做靠山,他就可以在棋盘乡呼风唤雨了。
秦俊鸟想到这里,连吃饭的心情都没有了,蒋新龙跟他有解不开的仇疙瘩,蒋新龙的实力越壮大,将来对他的酒厂的威胁就越大。
秦俊鸟在路边心不在焉地走着,这时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从他的身后传了过来:“俊鸟!”
秦俊鸟觉得这个声音非常耳熟,他好奇地转回身去,只见廖银杏正笑盈盈地站在一家饭馆的门口看着他。
廖银杏穿着一件红色的大衣,乌黑的长发披在肩头,脚上穿着一双红色的高跟鞋,白皙的脸蛋上没有化妆,却比化了妆还好看,引得不少过路的男人向她投去火热的目光nAd2(
秦俊鸟急忙快步走过去,笑着说:“银杏,你咋回乡里来了?”
廖银杏抿嘴说:“我爸病了,我回乡里来看看他。”
秦俊鸟说:“金禄叔病的咋样?严重不严重啊?”
廖银杏说:“不严重,住了几天院,打了几瓶吊瓶就好了,现在已经出院了。”
秦俊鸟说:“要不我去买些东西,到金禄的批发部去看一看金禄叔。”
廖银杏说:“你不用去了,我爸他回村里了,批发部里没人。”
秦俊鸟说:“是这样啊,那等我回到村里了再去你家看金禄叔。”
廖银杏娇嗔着说:“俊鸟,咱们都好几个月都没有见面了,你也不想着我,我看你一点儿良心都没有。”
秦俊鸟笑了笑,说:“银杏,我这不是一直都没有抽出时间来吗,其实我早就想去县城看你了。”
廖银杏眼睛直直地盯着秦俊鸟看,说:“俊鸟,你说的是真心话吗?”
秦俊鸟说:“我说的当然是真心话了,你帮了我不少忙,我一直都记在心里呢,我不是那种不知好歹的人。”
廖银杏说:“你既然这么说了,那我就你给一个机会,让你请我吃顿饭咋样?”
秦俊鸟点头说:“好啊,你想吃啥东西就说吧。”
廖银杏想了想,说:“咱们去吃涮羊肉吧,我早就想吃涮羊肉了,可是一直没有工夫去吃。”
秦俊鸟说:“好,就听你的,咱们去吃涮羊肉nAd3(”
秦俊鸟和廖银杏找了一家饭馆,棋盘乡虽然不大,饭馆也不多,不过想吃涮羊肉也不是啥难事儿。
两个人来的这家饭馆的特色就是火锅,现在天气渐渐变凉了,正是吃火锅的好时候。
服务员把铜火锅端了上来,在铜火锅下边加了木炭,很快就把铜火锅烧得热气腾腾的。
秦俊鸟点了一盘牛肉、两盘羊肉、一盘五花三层的猪肉,又点了几样青菜,点完这些东西后,他看了廖银杏一眼,笑着说:“银杏,你想吃啥东西也一吧。”
廖银杏对服务员说:“服务员,给我上一瓶红葡萄酒,要价格贵一点儿的,不要太便宜的。”
秦俊鸟一听说廖银杏要喝酒,急忙说:“银杏,我看这酒就算了,我点了这么多肉,咱们还是吃肉好了。”
自从上次和冯寡妇出了那种事情后,秦俊鸟就有些害怕喝酒,平时几乎很少喝酒。
廖银杏说:“俊鸟,这吃涮羊肉咋能不喝酒呢,只吃肉的话会觉得油腻的,喝酒正好可以解油腻。”
秦俊鸟说:“银杏,这葡萄酒价钱贵不说,喝起来还有一股酸溜溜的味道,还没有那酸梅汤好喝,花这个钱不值得。”
廖银杏微微皱了一下眉头,说:“俊鸟,你要是心疼钱的话,这酒钱我来付,不用你付。”
秦俊鸟干笑了几声,说:“银杏,我咋会心疼这几个钱呢,说好了这顿饭是我来请,我咋能让你付酒钱呢,你要是想喝就喝吧,我没意见。”
廖银杏说:“这就对了吗,要是只吃肉不喝酒,我可吃不下去。”
秦俊鸟和廖银杏一边吃着热乎乎的火锅一边聊着生意上的事情,很快廖银杏的额头上就沁出了汗珠,一张白皙的脸蛋也变得红扑扑的,让她看起来更加娇媚可人。
廖银杏这时把大衣脱掉,然后把大衣搭在了椅子的靠背上。
廖银杏里边穿的是一件紧身的毛衫,毛衫裹贴在她曲线分明的身子上,使她的两个傲人的**愈发显得滚圆丰满。
秦俊鸟看着廖银杏那挺拔的胸脯,心里头有些乱糟糟的,就跟有成千上万只蚂蚁在里边爬一样。
廖银杏这时给秦俊鸟倒了一杯葡萄酒,笑呵呵地说:“俊鸟,咱们好长时间没见面了,咱们喝一杯咋样。”
秦俊鸟慌忙把目光从廖银杏的胸脯上收回来,表情很不自然地笑了一下,说:“银杏,还是你自己喝吧,我喝不惯这葡萄酒的味道。”
廖银杏有些扫兴地说:“你要是不喝的话,我自己喝。”
廖银杏说完给自己倒了慢慢一杯葡萄酒,然后端起酒杯一仰头把酒杯里的葡萄酒喝光了,接着她又倒了满满的一杯,也是一口喝光了,接下来她又倒了第三杯。
秦俊鸟看到廖银杏这么不要命的喝酒,急忙伸手把酒杯从廖银杏的手里抢下来,说:“银杏,你这是干啥,这酒又不是啥好东西,你喝这多酒干啥,这要是喝醉了遭罪的可是你自己。”
廖银杏眼神有些幽怨地看着秦俊鸟,说:“就算遭罪我也愿意,你别拦着我。”
秦俊鸟叹了口气,说:“银杏,你咋能跟自己过不去呢,你就听我一句劝,少喝些酒,这酒喝多了对你没啥好处,我这都是为了你好。”
廖银杏苦笑着说:“俊鸟,你要是真为了我好,那就陪我好好地喝几杯。”
秦俊鸟有些为难地说:“银杏,你这是干啥啊?你是不是遇到啥难处了,你跟我说说,看看我能不能帮上你啥。”
廖银杏摆摆手,说:“我啥难处都没有,今天遇到你我高兴,我就想多喝几杯。”
秦俊鸟说:“银杏,我今天遇到你,我也挺高兴,可这高兴归高兴,你没必要喝这么多酒。”
廖银杏含着眼泪,有些难过地说:“俊鸟,我要结婚了,我这心里难受,你就让我喝吧。”
秦俊鸟愣了一下,说:“银杏,你说的是真的吗?你要跟谁结婚啊?”去分享
第304章 宝贵的东西
? 廖银杏的脸上闪过一丝痛苦的表情,幽幽地说:“跟一个我不喜欢的人,婚期就定在年底,男方把彩礼钱都给了。”
秦俊鸟听到廖银杏要结婚的消息,一开始有些惊讶,不过廖银杏早就到了出嫁的年纪,村里跟她差不多大的女人很多都当妈了,有的甚至都生了第二胎了。
秦俊鸟有些不解地问:“银杏,既然你说不喜欢那个人,为啥还要跟他结婚呢?”
廖银杏轻轻地叹息一声,有些无奈地说:“我爸和我妈一直都催着我结婚,我爸这次得病也是因为我的婚事,我不想让我爸我妈再为我的婚事着急上火了,所以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找一个男人把我自己给嫁出去。”
秦俊鸟说:“银杏,结婚是人生的大事,你可千万不能当成儿戏,你了解那个你要嫁的男人吗?这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你要是一时冲动嫁错了人,到时候会害了你自己的。”
廖银杏勉强笑了一下,说:“我跟他认识还不到一个月,在一起没说过几句话,不过我爸和我妈都挺喜欢他的,他们都说他是一个能靠得住的男人,既然两位老人都看好他了,我也就没话可说了。”
秦俊鸟看了廖银杏一眼,脸上带着忧虑说:“银杏,你跟那个男人认识的时间这么短就答应嫁给他,是不是有些太草率了,我劝你还是要慎重一些好,看人不能只看表面,要是两位老人看走眼了咋办。”
廖银杏说:“那个男人是个大学毕业生,比我大一岁,长得还算不错,他的父母都是县城里的老师,全家都算是知识分子。”
秦俊鸟把从廖银杏手里抢过来的酒杯放到桌子上,微微点了一下头,说:“银杏,听你这么说那个男人的条件还是挺不错的,你的年纪也不小了,能找到这样一个各方面都合适的男人也不容易,你可要把握住机会啊,千万不能错过了。”
廖银杏淡淡地一笑,说:“他的条件虽然好,可是我一点儿也不喜欢他,我从第一眼看到他开始就不喜欢他nAd1(”
秦俊鸟说:“银杏,我看你跟他还是挺般配的,感情这个东西不是一下子就会有的,等你们相处时间长了,彼此都了解对方了,慢慢就会生产感情的。”
廖银杏这时看着秦俊鸟的眼睛问:“俊鸟,你听到我要结婚的事情,心里是咋感觉?”
秦俊鸟笑着说:“当然是为你高兴了,你能找到一个好归宿,嫁给一个大学生,这是大喜事啊。”
廖银杏的俏脸上泛起一抹淡淡的忧伤,她轻声说:“俊鸟,其实我一直都没有忘了你,你一直都藏在我的心里,我也不知道我是咋了,为啥就对你动了真情。”
秦俊鸟劝廖银杏说:“银杏,你还是把我忘了吧,咱们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我现在有家有业,过得挺好的,你也应该跟我一样,有自己的家庭,过自己幸福的小日子。”
廖银杏的眼神变得火热起来,她大声说:“这世界上没啥不可能的事情,只要你跟你媳妇离婚了,我马上就嫁给你,我说话算话。”
秦俊鸟犹豫了一下,说:“可我是不会跟秋月离婚的,我的心里只有秋月,没有别的女人,而且也装不下别的女人了。”
廖银杏的眼中闪动着泪光,她吸了一下鼻子,说:“俊鸟,你为啥要这么对我,难道我还比不上那个苏秋月吗?她的身上到底有啥魔力,能让你对她死心塌地的。”
秦俊鸟浅浅地喝了一口葡萄酒,说:“银杏,秋月的身上啥魔力都没有,她跟你更没法相比,你人长得好看,脑子好使,又能做生意,天底下没有几个女人能比得上你的。”
廖银杏冷笑了几声,说:“你没必要把我说的这么好,我是啥样子我自己心里清楚,在你心里我始终比不上那个苏秋月。”
秦俊鸟说:“银杏,感情这种东西是不能比的,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把两个人放在一起做比较是没用的nAd2(”
廖银杏这时拿起酒杯又要喝酒,秦俊鸟急忙抓住她的手,说:“银杏,你刚才已经喝了不少了,不能再喝下去了。”
廖银杏看着秦俊鸟抓着她的手,说:“俊鸟,我的手摸起来有啥感觉?你是喜欢摸我的手还是喜欢摸你媳妇的手?”
秦俊鸟急忙把手松开,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银杏,我刚才是一时着急,不是故意的,你别怪我。”
廖银杏说:“我是不会怪你的,我只怪我自己,连自己喜欢的男人的心都抓不住,我活着还有啥意思,还不如一头撞死呢。”
秦俊鸟苦口婆心地说:“银杏,你咋能这样想呢,像我这种人根本就配不上你,你不该把心思放在我的身上,你这是在作践自己,你应该清醒一些,不能再执迷不悟下去了。”
廖银杏流着眼泪说:“在我眼里别的男人就是再好也不如你好,我快要被你给折磨疯了,你为啥就不能接受我呢。”
秦俊鸟说:“银杏,你这又是何苦呢,我不值得你这样。”
廖银杏拿起一张餐巾纸擦了擦眼泪,抽泣着说:“我知道我这是在做梦,可我真想让这个梦一直做下去,永远都不要醒。”
秦俊鸟说:“银杏,你现在应该把心思都放在那个大学生的身上,你们认识的时间有些太短了,不过我觉得你应该跟他相处一段时间再决定结婚不结婚,这样对你有好处,你只有对他有了深入的了解,才能知道自己该不该嫁给他。”
廖银杏不以为然地说:“我对他一点儿兴趣也没有,也不想了解他,反正我爸我妈非逼着我结婚,我跟谁结婚还不都一样,只要我爸和我妈满意就好了。”
秦俊鸟说:“银杏,你不能有这种想法,这毕竟是你结婚,是你要跟那个男人过一辈子的,这鞋子合不合适只要你自己知道,他们的意见也只是一个参考nAd3(”
廖银杏说:“算了,咱们还是不要说那个男人了,我不想说那个男人。”
秦俊鸟点头说:“也好,你想说啥事情咱们就说啥事情,只要你不喝酒就成。”
廖银杏秀眉微蹙,打了一个酒嗝,说:“俊鸟,既然你不让我喝酒,那你跟我去我爸的批发部坐一坐吧,咱们俩好好地说说话,我心里憋得慌。”
秦俊鸟有些不太愿意地说:“银杏,我还是不去了,批发部没别人,咱们两个孤男寡女的在一起影响不好。”
廖银杏有些不太高兴地说:“这有啥不好,咱们就是去说说话,又不是干啥见不得人的事情,你有啥好担心的。”
秦俊鸟有些左右为难,他本不想去,可是又怕不去的话,会伤廖银杏的自尊心的。秦俊鸟没有办法,只好答应说:“那好吧,不过我还要赶回村里去,我不能耽搁太长时间。”
廖银杏笑着说:“那咱们快些吃,等吃完了咱们就去我爸的批发部。”
秦俊鸟和廖银杏吃完刷羊肉后,秦俊鸟掏钱结了帐,然后两个人来到了廖金禄在乡里开的烟酒批发部。
两个人刚进到批发部里,廖银杏回手就把批发部的门关上了。
秦俊鸟走到椅子前刚要坐下,这时廖银杏忽然从身后拦腰抱住了他。
秦俊鸟急忙转回头看着廖银杏,说:“银杏,你这是干啥,快放开我。”
廖银杏的双手紧紧地搂在秦俊鸟的腰上,把脸贴在他后背上,柔声说:“俊鸟,你就这么讨厌我吗?连让我抱一下都不愿意。”
秦俊鸟说:“银杏,我不是那个意思,你这样抱着我,咱们也没法好好说话啊,你还是把手放开吧。”
廖银杏喘息着说:“俊鸟,我想把身子给你,今天你就要了我吧。”
秦俊鸟这时急忙抓住廖银杏的手,说:“银杏,这可使不得,刚才的话我就当你没有说过,你以后也不要说这种话了。”
廖银杏说:“俊鸟,我只想把我的第一次给你,我这辈子就对你这一个男人动过心,我不想我把的第一次给别的男人。”
秦俊鸟说:“银杏,我可不能要你这么宝贵的东西,你还是把第一次留给你的男人吧。”
廖银杏说:“俊鸟,你现在要是不要的话,以后可就没有机会了,你可要想好了。”
秦俊鸟说:“银杏,你心里应该清楚我是啥样的人,你别这样,咱们好好地说说话,等说完话了我就回村里去。”
廖银杏说:“俊鸟,现在这里就咱们两个人,你有啥好怕的,这是我自愿的,你咋就不能主动一些呢。”
秦俊鸟想把廖银杏的手从他的腰间拿开,可是廖银杏的手抱得死死的,他喘着粗气说:“银杏,你都是要结婚的人了,你可不能有这种想法,这对你没啥好处,我这也是为你着想,你不能干这种傻事。”
廖银杏用她那两个富有弹性的**在秦俊鸟的背后来回磨蹭着,秦俊鸟被她弄得心砰砰直跳,小腹下边憋得非常难受,就跟快要爆炸了一样。去分享
第305章 苦心?
? 廖银杏说:“俊鸟,我觉得你才傻呢,有很多男人都在打我的主意,使出各种手段拼命地讨好我,可我从来都没正眼瞧过他们,我的心思全都在你的身上,可你却跟个榆木疙瘩一样,一点儿反应都没有。”
秦俊鸟晃动着身子,皱着眉头说:“银杏,你这是弄啥,你快停下来。”
秦俊鸟是个正常的男人,面对廖银杏的挑逗,他早就有了反应了,可是在他的心里一直有个声音在告诫他,绝对不能做对不起苏秋月的事情,他以前已经做了很多对不起苏秋月的事情,不能一错再错了。
廖银杏的双手开始在秦俊鸟的身上摸索起来,秦俊鸟被她弄得苦不堪言,可是又不好跟她动怒,只能咬着牙硬扛着。
廖银杏说:“俊鸟,你摸摸我的身子,我保证你摸过之后不会后悔的,我的身子一直都在给你留着,你想咋样摸就咋样摸。”
秦俊鸟有些无可奈何地说:“银杏,我实在不知道自己的身上有啥长处,能让你对我这样着迷,你不该对我这样一个人动真情的。”
廖银杏说:“我也不知道你身上有啥地方吸引我的,我要是知道了,也就不会喜欢你了,正是因为我不知道,所以我到现在都无法自拔。”
秦俊鸟说:“银杏,你不能越陷越深,这个时候你的脑袋要保持清醒,把自己的心给管住了,不能再想一些不切实际的事情。”
廖银杏说:“俊鸟,我已经陷得太深了,只有你能救我了,你看你愿意不愿意了。”
秦俊鸟趁着廖银杏跟他说话注意力分散的时候,一把将廖银杏推开,快步走到批发部的门口,推开门跑了出去。
秦俊鸟从批发部里出来后,到街上拦了一辆三轮摩托车,他飞快地登上摩托车,对司机说:“司机,去龙王庙村,你快一些,我有急事nAd1(”
司机说:“好嘞,你坐稳了。”
司机说完脚下一踩油门,摩托车向龙王庙村的方向疾驰而去。
廖银杏随后就从批发部里追了出来,可是这个时候秦俊鸟已经坐着摩托车走远了。
廖银杏狠狠地跺了一下脚,看着秦俊鸟远去的身影,有些恼火地说:“秦俊鸟,你不是男人,我看你就是一个胆小的废物。”
秦俊鸟当然不是废物,刚才他都快要把持不住自己,差一点儿就把廖银杏给拿下了。像廖银杏这样的女人,哪个男人见了都会动心的,秦俊鸟也不例外,可是在他的心里一直都装着苏秋月,一想到苏秋月,他的那些私心杂念就全都没有了。
秦俊鸟坐着摩托车回到了村里,这个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
秦俊鸟没有去酒厂,让摩托车直接把他送到了家门口。
秦俊鸟走进院门时,忽然听到从屋子里传出一阵男女的争吵声,秦俊鸟仔细地听了听,听声音像是廖小珠和廖金宝,看来这对父女又在为廖大珠的事情较劲,秦俊鸟心里暗自好笑,这父女两个人前世就是一对冤家,到了今世仍然还是对头。
秦俊鸟走进了家门,只见廖大珠、廖小珠、廖金宝三个人正站在客厅里为啥事情争执不下。
三个人的脸色都非常难看,廖大珠的眼圈红红的,眼角还有泪水,看样子是刚刚哭过。廖金宝一副怒冲冲的样子,眼睛狠狠地瞪着廖大珠和廖小珠。廖小珠挺着胸脯,扬起脸看着廖金宝,没有一点儿害怕的意思。
廖金宝看到秦俊鸟走了进来,急忙把他拉过来,强忍着怒气说:“俊鸟,你回来的正好,你来给我评评理,这两个死丫头都要把我给气死了。”
秦俊鸟本来不想趟浑水,可是正好赶上了又躲不过去,他笑了笑,说:“金宝叔,我刚从外边回来,你们在说啥事情我都不知道,你咋让我给你评理啊nAd2(”
廖金宝说:“俊鸟,事情是这样的,我在东湖村给大珠说了一门亲事,男方今天三十岁,他的媳妇去年得病死了,身边带着一个七岁的男孩,我把大珠的情况跟男方说了,人家男方不嫌大珠怀着孕,同意给一万块钱的彩礼钱,过几天就把大珠娶过门,让大珠到男方家把孩子生下来,这是两全其美的事情,可是我的嘴皮子都要磨破了,不管我说啥,大珠就是不同意。”
秦俊鸟也有些为难了,按理说廖金宝想给廖大珠找个婆家没啥不对的,她现在怀着秦家厚的孩子,可是秦家厚现在却不知道躲到啥地方去了,要是廖大珠就这么把孩子生下来,那就是未婚生子,这种事情肯定会被村里人看不起的,就连廖金宝都得跟着受连累,女儿出了这样的丑事,他这个当爸的就等着被人戳脊梁骨吧,廖金宝这么做不仅是为了自己着想,实际上也是在廖大珠着想。
没等秦俊鸟说话,廖小珠接过话茬说:“要嫁你嫁,反正我姐是不会嫁的,除了秦家厚,我姐是不会嫁给别人的。”
廖金宝火冒三丈地说:“小珠,你这个不知道好歹的畜生,你把嘴给我闭上,这里还轮不到你说话,我是你们的老子,婚姻大事我能做主。”
廖小珠当然不会老老实实地把嘴闭上,她针锋相对地说:“你也不看看现在是啥年月,现在是九十年代了,结婚恋爱都是自由的,你还搞旧社会父母包办婚姻那一套,那可是犯法的。”
廖金宝被小珠气得浑身不停地颤抖着,他用手指着廖小珠,怒不可遏地说:“小畜生,我看你是翅膀硬了,敢跟你老子叫板了,我今天没工夫跟你讲这些歪理,看我以后咋样收拾你。”
廖小珠冲着廖金宝翻了翻白眼,撇了撇嘴说:“你讲的才是歪理,我看你是理屈词穷了,因为理根本就不在你那一边。”
廖金宝不再搭理廖小珠,他把目光投向廖大珠,冷冷地说:“大珠,我最后再问你一句,你到底同意不同意,你要是同意的话,啥事情都没有,你要是不同意的话,我就跟你断绝父女关系,以后我就没有你这个女儿nAd3(”
廖大珠面露难色,带着哭腔说:“爸,你就别逼我了,你让我嫁给那个男人,还不如让我死了呢。”
廖金宝一脸无奈地说:“我没有逼你,现在是你在逼我,你现在把肚子弄大了,你让我咋办,我总不能眼看着你生个野种出来吧。”
秦俊鸟这时说:“金宝叔,既然大珠不愿意,我看你就别为难她了,离大珠生孩子还有一个月,咱们再想想别的办法。”
廖金宝说:“俊鸟,我这可都是为了大珠好,她现在这个样子,村里人说啥话的都有,我现在都不好意出门,她就快要生了,这结婚的事情不能再拖下去了。”
秦俊鸟说:“金宝叔,我知道你的难处,可结婚这种事情是不能勉强的,得男女双方都愿意才行。”
廖金宝说:“可我都答应人家男方了,我总不能说话不算,出尔反尔吧。”
秦俊鸟说:“金宝叔,你还没有收男方的彩礼钱吧?”
廖金宝说:“彩礼钱我还没有收,男方说要等到结婚的当天才给彩礼钱。”
秦俊鸟想了一下,说:“金宝叔,要不这样吧,哪天你把那个男人带来让大珠看看,要是大珠看上他了,这件事情也就圆满了,要是大珠没看上那个男人也没啥,金宝叔你对男方也有个交代不是。”
廖金宝点头说:“看来也只能这样了,我只能豁出我这张老脸,再去跟男方说说,让他过来让大珠看一看。”
廖小珠有些听不下去了,她张嘴刚要说话,秦俊鸟急忙冲她挤了挤眼,示意不要说话,廖小珠知道秦俊鸟的意思,只好把话咽了回去。
秦俊鸟说:“金宝叔,那你老就再跑一趟吧。”
廖金宝看了廖大珠一眼,没好气地说:“我真是上辈子欠你的,为了你的事情,我都要把这张老脸给丢光了,你也不小了,咋就连个好歹都不知道呢。”
廖金宝说完背着双手,一边叹着气一边走出了秦俊鸟家。
廖小珠看到廖金宝走出了院子,走到秦俊鸟的面前,埋怨说:“俊鸟,你咋能让我爸把那个男人给带来呢,我爸是啥样的人你又不是不知道,你这样不是害了我姐吗。”
秦俊鸟说:“小珠,你不用担心,就算金宝叔把那个男人带来也没啥大不了的,只要大珠不点头,金宝叔就干瞪眼没办法,他总不能把大珠绑到那个男人的家里吧。”
廖小珠说:“俊鸟,你还是不了解我爸,我爸为了钱啥事情都能干得出来,我看这件事情没你想的那么简单。”
廖大珠说:“小珠,俊鸟这也是没有办法,才让我爸把那个男人带来的,咱爸的脾气你也不是不知道,要不是俊鸟想出这个办法来,咱爸真能把我绑到那个男人的家里。”
廖小珠说:“姐,咱爸要是把那个男人带来了,不管咱爸说啥,你都要把话说死了,更不能给那个男人好脸色看。”
廖大珠点头说:“小珠,你放心吧,我心里有数。”去分享
第306章 裙带关系
? 到了第二天,秦俊鸟和苏秋月一起回了娘家。
秦俊鸟不能两手空空的就去登苏家的门,他到冯寡妇的食杂店称了五斤新鲜的猪肉,又买了两盒蛋糕和一些水果,还拿了几瓶厂里生产的丁家老酒,苏显奎是他的老丈人,自从他和苏秋月结婚之后,也没去过苏家几次,如今他的腰包鼓了,出手自然不能太寒酸了。
秦俊鸟和苏秋月拿着东西走进了院子里,苏显奎和苏秋林这个时候正在马棚前给马铡草料。
苏显奎和苏秋林看到秦俊鸟和苏秋月来了,马上放下了手里的活计,秦俊鸟现在好赖也算是个老板了,两个人当然不敢怠慢他了。
苏显奎笑着说:“秋月,俊鸟,你们来了,快到屋里坐。”
苏秋月也笑笑,说:“爸,你和我哥忙着呢。”
苏显奎向苏秋月和秦俊鸟走过来,一边拍着手上的灰尘一边说:“是啊,明天我和你哥要起早赶集去,所以给马准备一些草料。”
秦俊鸟说:“爸,我和秋月来看看您和咱妈,给您二老买了些东西,虽然不是啥好东西,不过这是我和秋月的一点儿心意。”
苏显奎看了一眼秦俊鸟和苏秋月手里的拿的东西,喜上眉梢,美滋滋地说:“俊鸟,你们回来看看就成了,咋买这么多东西呢,你挣钱也不容易,以后可不能这样花钱了。”
秦俊鸟说:“爸,我和秋月孝买些东西敬您和咱妈是应该的,再说了买这些东西也花不了几个钱。”
苏显奎说:“俊鸟,咱们到屋里去坐吧。”
秦俊鸟点头说:“好,那咱们到屋里去坐。”
苏秋月向屋子里张望了几眼,说:“爸,我妈她在家里吗?”
苏显奎这时冲着屋子里喊了一声:“秋月她妈,你快出来,秋月和俊鸟来了nAd1(”
苏秋月她妈正在屋里边干活,听说苏秋月回来了,她急忙停下来,从屋子里走出来,高兴地说:“秋月,你可好长时间没有回来了,快到屋里去,咱们俩好好地说说话。”
苏秋月快步走到她妈的面前,拉起她的手说:“妈,你还好吧?”
苏秋月她妈笑呵呵地说:“我好着呢,家里一切都好,你不用担心。”
几个人进到堂屋里,苏秋月和秦俊鸟把买的东西全都放到了堂屋的方木桌上,然后坐下来跟苏显奎和苏秋月她妈一起说话。
苏秋林也跟在几个人的身后进了堂屋,不过他没有说话,只是在旁边听着几个人闲聊。
苏显奎这时说:“俊鸟,难得你和秋月能来看看我和你妈,一会儿让你妈炒几个菜,咱们两个人好好地喝上几杯。”
秦俊鸟说:“爸,正好我还给您老带来了几瓶酒厂生产的丁家老酒,到时候您老尝尝这酒的味道好不好。”
苏显奎说:“好啊,既然是你的酒厂生产的酒,那我一定要尝尝。”
苏秋月她妈这时站起身来,笑着说:“秋月她爸,你在这里陪俊鸟他们说话,我去厨房做饭了。”
苏显奎说:“你去吧,一会儿多炒几个菜,家里不是还有一条活的鲶鱼吗,把鱼杀了炖上。”
苏秋月她妈说:“我知道了,我这就去把鱼杀了。”
苏秋月走到她妈的身边,挽起衣袖说:“妈,我去帮你做饭。”
苏秋月她妈说:“秋月,你好不容易回家来,咋能让你一进屋就干活呢,你还是歇着吧,做饭我一个人就够了nAd2(”
苏秋月说:“妈,我又不是啥外人,我没出嫁的时候还不是天天都帮你做饭吗,现在我结婚了,在你身边的时间少了,更要帮你多干一些活了。”
苏秋月她妈说:“那好吧,有你帮忙,我也能省些力气。”
苏秋月和她妈一起厨房做饭去了,堂屋里剩下了秦俊鸟和苏显奎父子三个人。
苏秋林眉开眼笑地说::“俊鸟,我可听人说了,你现在干的不赖,你那个酒厂在咱们乡里可是首屈一指的,你将来要是发了大财,可别忘了我这个哥哥啊。”
秦俊鸟说:“秋林哥,我咋会忘了你呢,我今天来就是为了你来的。”
苏秋林愣了一下,一脸困惑地说:“为了我来的?”
秦俊鸟点了一下头,说:“秋林哥,我今天来是想跟你商量个事情,就是不知道秋林哥你答应不答应。”
苏秋林说:“俊鸟,咱们都是亲戚,你有啥事情就说吧,不用拐弯抹角的。”
秦俊鸟说:“秋月哥,你既然都这样说了,那我就直说了,我想让秋林哥你去酒厂里帮我,我当厂长,你当副厂长,你觉得咋样?”
苏秋林看了苏显奎一眼,有些受宠若惊地说:“俊鸟,我对酒厂的事情一窍不通,你想让我去当副厂长,这不是赶鸭子上架吗,我可干不来。”
秦俊鸟说:“秋林哥,这个你不用担心,你不懂厂里的事情,可以慢慢学吗,等你干上一段时间,熟悉了厂里的事情,也就能得心应手了。”
苏秋林有些犹豫地说:“俊鸟,我就怕我去了之后会给你添麻烦,我以前也没当过啥领导干部,如今一下子就到你的厂里当副厂,我怕我适应不了nAd3(”
苏显奎听到秦俊鸟想让苏秋林去酒厂当副厂长,乐得嘴都合不上了,他急忙插话说:“秋林,这是好事情啊,俊鸟的酒厂现在干的这么红火,得有几个亲近的人帮着俊鸟把厂子守好了,这酒厂的副厂长当然要用自己家人了,你是秋月的哥哥,干这个副厂长再合适不过了,我看你就去帮帮俊鸟吧。”
苏秋林想了一下,点头说:“那好,爸都说话了,我也就不说啥了,这个副厂长我干了。”
苏显奎说:“这就对了吗,俊鸟是你妹夫,你帮俊鸟,就是在帮秋月,俊鸟的酒厂干好了,咱们也跟着沾光。”
秦俊鸟高兴地说:“秋林,你答应就好,我看你明天就到厂里来上班吧,现在酒厂人手不够,我都快要忙不过来了。”
苏秋林兴高采烈地说:“那好,明天我就去酒厂上班。”
其实秦俊鸟比苏秋林还高兴,因为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一半,他把苏秋林弄到酒厂里当副厂长是为了苏秋月,只要把苏秋林哄高兴了,到时候他在苏秋月的耳边多说几句秦俊鸟的好话,苏秋月的态度自然就会转变的。
很快苏秋月和她妈就把饭菜做好了,两个人把炒好的菜端上了饭桌,几个人围着饭桌吃起饭来。
苏显奎给秦俊鸟夹了一块鲶鱼肉放到饭碗里,说:“俊鸟,这鲶鱼可是好东西,吃了补身子,你一定要多吃一些。”
秦俊鸟说:“爸,您别只顾着给我夹菜,您老也吃啊。”
苏显奎笑着说:“我都一大把年纪了,吃啥东西都是白费,这好东西还是留给你们年轻人吃吧,你们吃了好有力气去挣钱。”
秦俊鸟说:“爸,看您说的,您才多大年纪啊,就说自己老了,我看您老挺年轻的。”
苏显奎哈哈一笑,说:“俊鸟,你就别哄我高兴了,我是啥情况我自己知道,我这身子骨是一年不如一年了,人不服老可不行。”
苏秋月她妈说:“你爸说的是啊,我和你爸都是土埋半截的人了,这鸡鸭鱼肉就是吃进了我们的肚子里也是糟蹋了。”
苏显奎看着苏秋月她妈说:“老婆子,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秋林明天就去俊鸟的厂里当副厂长了,咱家以后的日子可有盼头了。”
苏秋月她妈非常高兴地说:“这可是喜事啊,秋林一天起早贪黑跟你去赶集也挣不了几个钱,这下好了,他去俊鸟的酒厂当了副厂长,不用像以前那么辛苦了。”
苏显奎说:“是啊,秋林去俊鸟的酒厂当副厂长,咱们的脸上也有光,以后村里人也得高看咱们。”
苏秋月她妈说:“秋林,你去了俊鸟的厂里可要好好干,一定要干出名堂来,可不能像我和你爸一样,窝窝囊囊地过一辈子。”
苏秋林说:“妈,我知道了,我到了俊鸟的厂里,肯定会好好干的。”
苏秋月她妈对苏秋月说:“秋月啊,这下你可有福气了,我都听村里的人说了,俊鸟的酒厂现在可兴隆着呢,你有好日子过,妈真替你高兴。”
苏秋月不以为然地说:“妈,俊鸟的酒厂现在是有了些起色,可没有外人说的那么离谱,您老别听风就是雨的。”
苏秋月她妈说:“秋月,你妈我可不糊涂,别人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我能听得出来。”
苏显奎说:“老婆子,你别胡说八道了,快吃饭吧,这种事情你就别跟着掺和了。”
苏秋月她妈有些不高兴地说:“就许你说,我说就是胡说,不管啥时候道理都在你那边,我不说了还不行吗。”
秦俊鸟这时把酒瓶的瓶盖打开,给苏显奎倒了一杯酒,说:“爸,咱们还是喝酒吧。”
苏显奎说:“好,咱们喝酒,我要好好尝尝你的酒厂酿出来的酒到底是个啥味道。”
秦俊鸟跟苏显奎和苏秋林喝起酒来,虽然秦俊鸟平时很少喝酒,不过为了讨好两个人,他也只能硬着头皮喝了。去分享
第307章 不能胜任
? 三个人很快就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