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山村如此多娇-第86部分

力地推了秦俊鸟一把,把秦俊鸟推了一个趔趄,险些跌了一个跟头。
秦俊鸟瞪着黑脸警察,皱着眉头说:“今天你们不跟我说清楚了,我是不会进去的。”
黑脸警察抬腿就在秦俊鸟的屁股上踢了一脚,骂了一句:“他妈的,到了这里就由不得你了,快点儿给我进去,不然我踢死你。”
秦俊鸟痛得一咧嘴,说:“你是警察,咋能打人呢,你这是知法犯法。”
黑脸警察说:“你最好把嘴给我闭上,免得皮肉受苦,在这里老子想打你就打你,想踢你就踢你,你能把我咋样。”
另一个警察这时也从车上下来,他帮着黑脸警察把秦俊鸟押进了屋子里。
进到了屋子里,秦俊鸟的心一下子就凉了半截,他看到麻铁杆和他的姐夫吕建平正坐在屋子里,秦俊鸟此刻感觉自己就像是一只掉进了陷阱里的兔子。
麻铁杆看到秦俊鸟被押了进来,脸上闪过一丝阴毒的笑意。
屋子的正中央有一个铁椅子,两个警察把秦俊鸟按到了铁椅子上,然后把他的双手反铐在了铁椅子上。
秦俊鸟向四处看了看,只见屋子的窗户都钉上了厚厚的木板,一丝光亮都透不进来,他在这里就是被人打死了,外边都不会有人知道的。
两个警察把秦俊鸟的双手拷好,就走到一边坐了下来。
秦俊鸟这时已经全都明白了,这些事情都是吕建平和麻铁杆安排的,这两个警察只不过是两个人的帮凶nAd2(
就在这时吕建平站了起来,他走到秦俊鸟的面前,得意地说:“秦俊鸟,你还认识我吧?”
秦俊鸟说:“当然认识了。”
吕建平伸手在秦俊鸟的脸上拍了几下,撇着嘴说:“小子,上次你拿谭局长来压我,我不敢动你,这次我看你拿谁来压我。”
秦俊鸟说:“吕建平,你找人把我骗来到底想干啥?”
吕建平说:“我可没有找人骗你,有人举报你生产假酒,我把你找来是想调查一下情况,我这可是在执行公务。”
秦俊鸟说:“既然你要调查情况,那为啥要把我拷起来。”
吕建平嘿嘿笑了几声,说:“你说我为啥要把你铐起来,我怕你不说实话,所以得对你采取一些特殊措施。”
秦俊鸟当然知道他所说的“特殊措施”是啥意思,秦俊鸟扬起脸,眼睛死死地盯着吕建平,说:“吕建平,你要是敢动我一根头发,我不会放过你的。”
吕建平说:“秦俊鸟,你现在就是那砧板上的肉,我想咋收切你就咋样切你,你身上我想动哪里就动哪里,到了这里可就是我说了算了。”
麻铁杆这时走了过来,他皮笑肉不笑地说:“秦俊鸟,你跟你媳妇苏秋月过得还好吧,就你这副德性能娶到苏秋月,真是艳福不浅啊。”
秦俊鸟没好气地说:“我和我媳妇过得好不好跟你没关系。”
麻铁杆说:“秦俊鸟,你咋能说跟我没关系呢,苏秋月可是我看上的女人,告诉你一个小秘密,其实苏秋月根本就不是啥破鞋,那是我造的谣,要不是你小子横插一杠子,苏秋月早就是我的媳妇了。”
秦俊鸟恨恨地说:“没想到是你在背后捣鬼败坏秋月的名声,麻铁杆你这个狗东西,这种下三滥的事情你也能干得出来,你就不怕遭报应啊nAd3(”
麻铁杆说:“只要能得到苏秋月,我啥事情都能干得出来。我真后悔当初没把苏秋月给睡了,到头来却便宜了你这个癞蛤蟆,不过我现在还有机会。”
秦俊鸟说:“麻铁杆,你这个畜生,你要是敢碰秋月一下,我就弄死你。”
麻铁杆说:“秦俊鸟,我以前一直都忍着你,现在我不用再忍了,咱们两个人之间的恩恩怨怨,也该有个了断了。”
秦俊鸟说:“麻铁杆,今天我落在你手里算我倒霉,你想咋了断尽管来吧,我要是皱一下眉头的话,我就不姓秦。”
麻铁杆说:“其实我也不想把你咋样,如果你还想活着从这里走出去的话,那就把苏秋月送给我,只要我得到了苏秋月,咱俩之间的事情就一笔勾销了。”
秦俊鸟愤怒地说:“做你的白日梦去吧,秋月是我媳妇,为了秋月我啥都可以不要,你就死了那条心吧。”去分享
第328章 人不人鬼不鬼
? 麻铁杆挥手扇了秦俊鸟一个耳光,把秦俊鸟的嘴唇给打破了,鲜血顺着他的嘴角流了下来。
麻铁杆气焰很嚣张地说:“秦俊鸟,你别不识好歹,我现在想弄死你,就跟捏死一条臭虫一样容易。”
秦俊鸟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的鲜血,说:“麻铁杆,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你就别想打秋月的主意,我不会让你得逞的。”
麻铁杆咬牙切齿地说:“妈的,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今天我就让尝尝老子的厉害。”
秦俊鸟笑了笑,满不在乎地说:“我就是见了棺材也不落泪,你有啥招数就使出来好了,我受着。”
麻铁杆说:“我让你嘴硬,我倒要看看你是嘴硬还是你的骨头硬,今天我让你尝尝电棍的厉害。”
麻铁杆说完走到屋子西北的墙角,墙角处放着一张桌子,桌子上放着一根黑色的电棍。
麻铁杆拿起电棍走到秦俊鸟的面前,一脸狞笑地说:“秦俊鸟,你还没被电棍电过吧,我今天就让你感受一下被电棍电是啥滋味。”
麻铁杆按了一下电棍的按钮,只见电棍的一头上闪耀蓝色的电火花,同时发出劈劈啪啪的响声,看着就让心惊肉跳的。
秦俊鸟看着电棍上的电火花,身子不由自主地颤抖了几下,心已经揪成了一个疙瘩。
秦俊鸟虽然没有被电棍电过,可是他被家里漏电的电线电过,那滋味可不是人受的。
麻铁杆说:“咋样,害怕了吧,你现在求我还来得及。”
秦俊鸟冷笑了几声,说:“麻铁杆,我就是死也不会求你的,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是个啥东西,要不是有你那个当乡长的老子给你撑腰,你连个屁都不是nAd1(”
麻铁杆恼火地说:“妈的,看来不让你吃点儿苦头,你是不能老实。”
麻铁杆猛地一下子把电棍顶在了秦俊鸟的肚子上,秦俊鸟的身子顿时就跟筛糠一样抖动起来。
秦俊鸟此时的感觉就跟有无数条虫子在他的体内啃噬他的骨肉一样,五脏六腑一阵剧烈的震颤,他痛苦地叫了几声,眼前忽然一黑,就昏死过去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秦俊鸟从昏迷中苏醒了过来,他慢慢地睁开眼睛,看到麻铁杆正坐在他面前不远处抽烟。他又向四处看了看,屋子里没有其他人,那两个警察和吕建平都不见了踪影。
麻铁杆这时也看到秦俊鸟醒了过来,他把烟扔在地上,然后站起身来用力地踩了几下,说:“咋样,这电棍的滋味很好受吧,要不要我再给你来几下啊。”
秦俊鸟有气无力地说:“麻铁杆,你少拿电棍来吓唬我,这电棍是啥滋味我也尝过了,没啥大不了的,我倒想看看你还有啥花样。”
麻铁杆说:“妈的,你都这个半死不活的样子了,还敢跟我叫板,我他妈电死你。”
麻铁杆按了一下电棍的按钮,电棍劈劈啪啪地闪耀着电火花,秦俊鸟想起电棍电在身上的那种痛苦难当的感觉,身子顿时一阵颤栗。
就在这个时候,吕建平推门走了进来,他看到麻铁杆的手里拿着电棍,急忙把他手里的电棍抢了下来,说:“铁杆,快停手,你要是再弄下去,他就没命了。”
麻铁杆说:“姐夫,你别拦着我,今天我一定要弄死他,不然我心里憋的这口气出不去。”
吕建平说:“铁杆,你就算是再恨他也不能这样,要是闹出人命来可就遭了,到时候就是咱爸也保不住你。”
麻铁杆一跺脚,有些不情愿地说:“姐夫,以前我没少吃他的苦头,现在他落到了我的手里,你咋说也得让我好好解解气啊nAd2(”
吕建平说:“铁杆,你要是想解气,可以打他,可以用皮带抽他,不过千万不能再用电棍了,这个东西弄不好会把人电死的。”
麻铁杆说:“姐夫,你的胆子咋这么小呢,以前我也经常用这东西电别人,也没见你拦过我,这次你咋怕东怕西的。”
吕建平把麻铁杆拉到一边,压低声音说:“铁杆,不是我胆子小,这个秦俊鸟可不是一般人,他认识县里的谭局长,要是真弄出啥事情来,咱们可吃不了兜着走。”
麻铁杆说:“姐夫,那个谭局长是县里工商局的干部,他还能管得了乡里的事情吗,在这棋盘乡还不是咱爸说了算啊。”
吕建平说:“铁杆,你懂啥,在官场上那可是官大一级压死人,就是咱爸也得听县里领导的,你就听我的吧,别把事情闹大了。”
麻铁杆说:“姐夫,那你打算咋样处理这个秦俊鸟啊,你总不能把他一辈子都关在这里吧。”
吕建平说:“这就不用你操心了,我都已经安排好了,就给他弄个生产销售假酒的罪名,到时候再把他送进监狱里关上几年,看他还得意个啥。”
麻铁杆说:“姐夫,把他关几年也太便宜他了,应该判他个无期,让他坐一辈子大牢。”
吕建平说:“铁杆,你不是想娶那个苏秋月吗,秦俊鸟要是被判了刑,你可要抓紧机会把那个苏秋月弄到手,可不能再像以前那样了,煮熟的鸭子都飞了。”
麻铁杆说:“我知道了,姐夫,这次我要是不把苏秋月搞到手,我就白活这么多年了。”
吕建平说:“那好,你先在这里看着他,我出去给你买些吃的东西回来nAd3(”
吕建平说完走了出去,屋子里又剩下了秦俊鸟和麻铁杆两个人。
麻铁杆走到秦俊鸟的面前,也不多说,对他就是一顿拳打脚踢,把他打得遍体鳞伤的,鼻子和嘴血流不止。
接下来的几天里,只要秦俊鸟敢跟麻铁杆顶嘴,麻铁杆对秦俊鸟就是一顿拳脚,把秦俊鸟打得皮开肉绽的,身上几乎没有一块好地方。
秦俊鸟不知道自己在这个不见天日的屋子里到底呆了几天,他每天都遭受着麻铁杆的毒打,被折磨得人不人鬼不鬼的,要不是他身子强壮,估计早就被麻铁杆给打死了。
秦俊鸟咬牙坚持着,他知道他会从这里出去的,吕建平和麻铁杆还没胆量要他的命。去分享
第229章 不辞而别
? 这一天吕建平又来了,他一进屋子就对麻铁杆说:“铁杆,你把秦俊鸟放了吧,现在就放。”
麻铁杆愣了一下,睁大眼睛看着吕建平,好像不认识他一样,说:“姐夫,咋能把他放了呢,你不是说要把他送到监狱里让他蹲监狱的吗。”
吕建平说:“昨天高怀民高副乡长找过我了,他让我把秦俊鸟放了,他说秦俊鸟是乡里的民营企业家,如果他有个三长两短的话,他就把事情捅到县里去,你应该知道那个高怀民大有来头,平时就是咱爸都得让他三分,咱们要是得罪了他,以后别想有好日子过。”
麻铁杆有些不甘心地说:“姐夫,咱们不能就这么放了秦俊鸟,要是把他放了的话,以后咱们同样没有好日子过,这可是放虎归山啊。”
吕建平说:“铁杆,高怀民向我保证过了,只要咱们放了秦俊鸟,以后秦俊鸟绝对不会找咱们的麻烦的。”
麻铁杆将信将疑地说:“姐夫,那个高怀民说的话能信吗,他才来棋盘乡几天啊,一个小小的副乡长有啥了不起的,他咋说也是咱爸的下级,我就不信他能掀起多大的浪来。”
吕建平说:“铁杆,你听我的话奔没错,这件事情不能再闹下去了,你都把秦俊鸟这小子打成这个样子了,心里的气也应该出了,我们不能把事情做的太绝了,得给自己留条后路。”
麻铁杆咬着牙说:“姐夫,就是把秦俊鸟这小子抽筋剥皮大卸八块也难解我心头之恨,这次就先放过这小子,以后有机会我再收拾他。”
吕建平说:“铁杆,你走吧,这里的事情就交给我了,这几天你找个地方躲一躲,最好少露面。”
麻铁杆有些不太情愿地说:“那好,姐夫,我先走了。”
麻铁杆走之前恶狠狠地瞪了秦俊鸟几眼,恨不得能把一口把秦俊鸟吞到肚子里nAd1(
麻铁杆和吕建平说的话秦俊鸟都听到了,他知道他马上就要从这个屋子里出去了,这种人不人鬼不鬼的日子过到头了。
让秦俊鸟有些困惑的是高怀民咋会为他说话呢,他跟高怀民虽说没啥深仇大恨,不过他和高怀民之间有着很深的矛盾,他知道高怀民一直在打苏秋月的主意,所以对高怀民一直都怀有敌意,而高怀民也一直视他为眼中钉肉中刺。高怀民到棋盘乡来当乡长也是冲着他来的,这次他落到吕建平和麻铁杆的手里,正是高怀民落井下石的好机会,他完全可以跟吕建平和麻铁杆勾结在一起,给他强加一个罪名,然后把他送到监狱里关上几年,这样高怀民就好对苏秋月下手了。可是高怀民并没有跟吕建平和麻铁杆同流合污,还让吕建平把他放了,这就让秦俊鸟有些想不通了。
吕建平把秦俊鸟的手铐打开,这个时候秦俊鸟的双腿就跟灌了铅一样,想站都站不起来,更别说走路了,他的身子骨已经虚弱到了极
吕建平很不自然地笑了一下,说:“俊鸟兄弟,让你受苦了,以前的事情都是一场误会,现在你可以回去了,接你的人马上就到了。”
秦俊鸟此时虽然恨不得把吕建平给撕碎了,不过他连站起身的力气都没有了,更别说跟吕建平动手了。吕建平的心还算没有坏透,他比麻铁杆强一些,这几天都是他给秦俊鸟送水送饭的,要没有他,秦俊鸟早就饿死了。
秦俊鸟没有说话,只是用冷厉的目光看着吕建平,吕建平被他看得浑身一哆嗦,慌忙避开了他的眼神。
就在这个时候,苏秋林和二猛子走了进来,两个人看到秦俊鸟被打得伤痕累累的样子都吓了一跳,要不是秦俊鸟勉强冲着两个人笑了笑,两个人差点儿就没认出来他。
两个人走到秦俊鸟的身边把他搀扶起来,然后架着他的胳膊,慢慢地把秦俊鸟搀扶出了屋子。
临走前,秦俊鸟回过头来,用尽全身力气,意味深长地对吕建平说了一句:“我不会忘了这里的nAd2(”
吕建平听后脸色变得很难看,眼中闪过一丝深深的恐惧。
苏秋林和二猛子想把秦俊鸟送到乡里的医院去,可是秦俊鸟坚决不同意,他执意要回家去,两个人没办法,只好雇了一辆车送他回家去。
在回家的这一路上秦俊鸟没有说一句话,苏秋林和二猛子也没有问他这几天到底是咋过的,他们知道秦俊鸟现在伤势很重,想让他好好休养一下。
回到家后,二猛子帮着苏秋林把秦俊鸟架到了屋里,然后把他扶到床上躺下。
秦俊鸟满身都是伤口,有的伤口都已经流脓了,二猛子怕秦俊鸟得破伤风,急忙跑出去给他找大夫了。
秦俊鸟回到家里后一直都没有看到苏秋月,他的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他被警察带走了这么多天,一直音信全无,如今他回来了,按照常理苏秋月肯定会问长问短的,可是她连面都没露。
秦俊鸟用微弱的声音问:“秋林哥,秋月咋不在家里啊?”
苏秋林犹豫了一下,有些为难地说:“俊鸟,这件事情我不知道该咋样跟你说才好。”
秦俊鸟看到苏秋林的表情有些不对,知道肯定出了啥事情,说:“有啥不好说的,你就实话实说好了。”
苏秋林叹了口气,说:“俊鸟,你被警察带走的这几天,一直都没有个音信,把秋月给急坏了,她怕你出啥事情,前天一个人去乡里打听你的消息,可是她从乡里回来后我就发现她的情绪有些不对,我问她打听到你的情况没有,可她啥也不说,谁知道昨天她的人就不见了,只留下了一封信给你。”
秦俊鸟的身子顿时一颤,脑袋里“嗡”的一声响,他颤巍巍地伸出右手,表情痛苦地说:“信在哪里?快给我看看nAd3(”
苏秋林从衣服兜里掏出一个信封交到秦俊鸟的手里,说:“这就是秋月给你的信,昨晚我把村里村外都找遍了,可就是不见秋月的影子,这个秋月也太不像话了,咋能扔下这个家不管,一个人就这么走了呢。”去分享
第330章 留下一封信
? 秦俊鸟把信封里的信纸抽出来,然后把信纸展开,只见信纸上边写着一行清秀端正的字:俊鸟,我走了,你不用找我,你就是找也找不到的,是我对不住你,你恨我骂我吧,我是个坏女人。
落款是苏秋月的名字,秦俊鸟对苏秋月的字迹很熟悉,信上的字的确是苏秋月写的。
秦俊鸟看着信上寥寥的几个字,心里就像被刀割一样疼,双手不停地颤抖着。
苏秋月就这么走了,只留下了这几十个冰冷冷的文字,秦俊鸟最害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秦俊鸟实在想不通苏秋月为啥要走,虽然他以前对苏秋月做过一些过分的事情,但也只是那一次,而且还没有得手,后来他再也没有动过苏秋月,对她一直都是规规矩矩的。
苏秋林看着秦俊鸟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叹息着说:“俊鸟,我这个妹妹不知道是中了啥邪了,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非要离家出走,我看她是鬼迷心窍了,要是让我找到她,你看我不骂死她。”
秦俊鸟的眼中噙着泪水,信纸上的字迹渐渐变得模糊起来,他把信纸盖在脸上,说:“秋林哥,我累了,我想睡一会儿。”
苏秋林说:“那好,我就不影响你休息了,我出去了,我就住在隔壁的房间里,你要是有啥事情的话,就招呼我一声。”
秦俊鸟点头说:“有事情我会招呼你的。”
苏秋林走出了房间,轻轻地把门关好。
屋子中只剩下了秦俊鸟一个人,秦俊鸟把信纸从脸上拿下来,泪水一下子就从他的眼睛里流了出来,把旁边的枕巾都给打湿了。
苏秋月走了,好像把秦俊鸟的心也带走了,他的心里有种空落落的感觉,他忽然觉得活着一点儿意思也没有,当初还不如死在麻铁杆的手里,这样也就一了百了,现在也就不会这么痛苦了nAd1(
虽然秦俊鸟的身边有很多女人,可是他真正喜欢的人是苏秋月,现在苏秋月离开他了,秦俊鸟觉得自己就跟行尸走肉一样。
秦俊鸟用衣袖把眼泪擦了擦,眼睛直勾勾地望着天花板,心中万念俱灰。
没过多久,二猛子带着一个大夫来了,这个大夫是他从林场村请来的,大夫姓汤,家里世代行医,尤其擅长治疗外伤,在棋盘乡非常有名气。
汤大夫给秦俊鸟检查了一下身上的伤势,秦俊鸟的伤情虽然很重,被麻铁杆打得皮开肉绽的,不过都是外伤,筋骨都没有受到损害,所以治疗起来要相对容易一些。
汤大夫给秦俊鸟的身上的伤口处敷上了一层黑色的黏糊糊的药膏,药膏散发着一股刺鼻的臭味,把秦俊鸟熏得一阵恶心,都快要吐了出来。
汤大夫给秦俊鸟敷完药膏,又给他开了一个药方,说:“这个药膏的味道是有些难闻,不过这个药膏可是治外伤的特效药,用不了几天你身上的伤口就会愈合的,这个药方你收好,按照这个药方去中药房抓药,一日吃三次,这样你也能好的快一些。”
秦俊鸟没有多说话,他身上的药味太难闻了,他要是张嘴的话,弄不好就得吐出来,他只是勉强冲着汤大夫笑了笑。
二猛子替秦俊鸟从汤大夫的手里接过药方,冲着他鞠了一躬,一脸感激地说:“谢谢你了,汤大夫,你可真是神医啊。”
汤大夫摆了摆手,笑呵呵地说:“治病救人是我的本分,你就不用说这些客套话了。”
二猛子说:“汤大夫,俊鸟哥身上的伤好了以后,会留下伤疤吗?”
汤大夫说:“不会的,过几天我再来给他换一次药,保证不会让他留下一个伤疤的,你就放心好了nAd2(”
二猛子把汤大夫送走了,然后去乡里的药房给秦俊鸟抓药去了。
汤大夫果然没有说假话,没过几天秦俊鸟身上的伤口就愈合了。汤大夫来给他换药的时候还嘱咐过他,伤口愈合的时候可能会有些痒,不过他千万不能用手去抓,要是把伤口抓破了,肯定会留下疤痕的。
这些天秦俊鸟身上的伤口虽然奇痒难当,但他还是忍住了没有去抓,等到伤口上的血痂脱落,竟然真的没有留下一点儿伤疤。
秦俊鸟在家养伤的这几天几乎很少出门,他连自己的媳妇都看不住,村里人肯定笑话他的,他可不想成为别人的笑料。
等到伤口好了,秦俊鸟在家里有些坐不住了,他被吕建平和麻铁杆骗到那个不见天日的屋子里折磨了十几天,再加上他在家里养了一个多月的伤,他已经快有两个月没有去酒厂了,酒厂自从被吕建平带人查封以后,就一直没有再生产。
酒厂被查封的这些天,二猛子一直带着人守在厂里,厂里的生产设备都能正常运转。
秦俊鸟让二猛子带人把厂里的封条都撕掉,又让锤子去村里把工人都找回来,开始恢复生产。
酒厂虽然只是停工了不到两个月,可是这次停工对酒厂的打击可不小,很多老客户因为酒厂无法正常供货,都把销售的重点放在了其他的白酒品牌上,为此酒厂流失了不少的客户。
秦俊鸟天天都忙着给各地的客户打电话,他要扭转因为酒厂停工而带来的不利局面。
这天上午,秦俊鸟在办公室里给县城的客户打了几个电话,他刚刚撂下电话,苏秋林就走进了他的办公室。
苏秋林眉头紧锁,说:“俊鸟,厂里库存的高粱只能支撑不到一个星期了,要是我们还买不到高粱的话,酒厂还得停工nAd3(”
秦俊鸟说:“我知道了,我会想办法的。”
苏秋林说:“俊鸟,现在可是到了火烧眉毛的时候了,你可得尽快想出办法来啊。”
秦俊鸟说:“秋林哥,你不用担心,酒厂不会停工的。”
其实秦俊鸟在家里养病的时候一直都想办法对付蒋新龙,既然蒋新龙用抬高高粱收购价的办法来对付他,那他也可以用同样的办法来对付蒋新龙,这就叫做以牙还牙。
不过眼下最要紧的还是赶快买到高粱,酒厂要是再停产的话,那损失可就大了。去分享
第331章 没媳妇的人
? 苏秋林出去忙自己的事情了,厂里现在刚刚恢复生产,事情千头万绪的,就跟打了结的乱麻一样。苏秋月走了,陆雪霏也不在,秦俊鸟这几天又怏怏不乐的,根本没心思管厂里的事情,厂里所有的事情都落在了苏秋林一个人的身上,把他弄得焦头烂额的。
苏秋月的不辞而别对秦俊鸟打击不小,这些天来他一直都很消沉,秦俊鸟觉得以前的自己太傻了,把心思都花在了一个根本不喜欢自己的女人身上,到头来还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啥也没有得到。
苏秋月既然已经撇下了这个家,扔下他一个人走了,那他也就没有必要再留恋她了,好女人遍地都是,他何必在一棵树上吊死,以后他想咋样快活就咋样快活,他想咋样享受就咋样享受。
太阳快要落山的时候,秦俊鸟没精打采地回到了家里,他到厨房里随便炒了两个菜,一个人喝起闷酒来。家里现在空荡荡的,只有他一个人,一回到家里他就会想起苏秋月,心就跟被撕裂了一样疼,他想把自己给灌醉了,这样他就不会想苏秋月了,也不会觉得痛苦了。
秦俊鸟很快就喝掉了半瓶白酒,辛辣的酒水流进胃里有种火烧火燎的感觉,不过秦俊鸟的心里倒是痛快多了,身子轻飘飘的,就跟要飞起来了一样。
就在这个时候有人敲门,秦俊鸟放下酒杯,走到门口把门打开,一个纤细的身影在门外的阴影里,秦俊鸟睁大眼睛看了看,由于天黑,所以根本没看清楚来人的模样。
秦俊鸟揉了揉眼睛,借着月光向来人的脸上看去,这时来人慢步从阴影里走了出来。
敲门的人是廖银杏,她的手里还拎着一个塑料袋,塑料袋里装着一些香蕉苹果之类的水果。
秦俊鸟打了一个酒嗝,有些意外地说:“银杏,你咋来了?”
廖银杏闻到秦俊鸟满嘴都是酒气,被熏得皱起了眉头,她一只手捏着鼻子,另一只手在秦俊鸟的面前扇了扇,瓮声瓮气地说:“俊鸟,你咋喝这么多酒啊?”
秦俊鸟勉强挤出一丝笑意,说:“我没喝多少酒,就是喝了几小杯,天气冷,我喝酒暖暖身子nAd1(”
廖银杏走了进来,从头到脚把秦俊鸟打量了一遍,关切地问:“俊鸟,你还好吧?”
秦俊鸟说:“你看我这不是挺好的吗。”
廖银杏走到客厅的沙发前坐下,把水果放到茶几上,一脸同情地说:“俊鸟,你的事情我都听说了,酒厂被吕建平给查封了,你也被抓去关了十几天,秋月也撇下这个家走了,这倒霉的事情咋都让你给摊上了呢。”
听到“秋月”这两个字,秦俊鸟的心就跟被人用刀子狠狠地捅了几下一样,他苦笑着说:“人这辈子谁都会遇到一些倒霉的事情,这没啥大不了的,日子该过还是得过,饭该吃还是得吃。”
廖银杏抿嘴一笑,说:“俊鸟,你能这样想就好,我就怕你想不开,钻了牛角尖。”
秦俊鸟说:“我早就想开了,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很多事情都不是我能做得了主的,一切都随他去好了。”
廖银杏叹了口气,说:“俊鸟,人活着就是这样,很多事情都不会让你称心如意的,可不管咋样,这个世上就没有过不去的坎,你要振作一些,遇到啥困难,咬咬牙也就过去了。”
秦俊鸟说:“银杏,我没那么脆弱,眼前这点儿事情还难不倒我。”
廖银杏这时向四处看了看,只见客厅里的东西摆放的乱七八糟的,一大堆垃圾堆放在墙角,散发着一股难闻的味道。家里就剩下秦俊鸟一个人,他也懒得收拾屋子,家里边乱得就跟那猪窝一样。
廖银杏站起身来,双眉微蹙说:“俊鸟,你这屋子也太乱了,我帮你收拾一下,真不知道你这些天是咋过的日子nAd2(”
廖银杏把客厅里的东西重新摆放好,又把墙角的垃圾打扫干净,用塑料袋装好扔到了屋外。
廖银杏从屋外进来的时候,看到秦俊鸟卧室的门口放着几件脏衣服,她把几件脏衣服捡起来,说:“俊鸟,这里咋这么多没洗的衣服啊,我帮你把衣服都洗了。”
秦俊鸟急忙走过去,有些不好意思地说:“不用了,银杏,这衣服我自己能洗,就不麻烦你了。”
廖银杏笑了一下,用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望着秦俊鸟,说:“俊鸟,你跟我还客气啥呀,我不过就是帮你洗几件衣服,又不是帮你洗澡,一点儿也不麻烦。”
秦俊鸟的脸微微有些发烫,说:“你刚才帮我收拾屋子,我就已经很过意不去了,咋还能让你帮我洗衣服呢。”
廖银杏说:“你家里现在不是没有女人吗,正好今天我来了,顺手就帮你洗了。”
就在这时一件红艳艳的东西从衣服中掉落到了地上,秦俊鸟认识掉落的东西,那是他昨晚换下来的裤衩。
秦俊鸟的脸顿时一红,他慌忙弯腰要去捡自己的内裤。
廖银杏看到有东西掉了,也蹲下身子要去捡那件红艳艳的东西,两个人的手几乎是同时碰到了那件红艳艳的脏裤衩。
两个人一没留神,脑袋差点儿就撞到了一起。
两个人面对着面,你看着我我看着你,谁都没有说话,眼中闪动着火辣辣的光芒。
两个人的呼吸渐渐变得粗重起来,心跳也开始加速,两个人彼此都读懂了对方的心思。
廖银杏忽然伸手搂住秦俊鸟的脖子,喘息着说:“俊鸟,你媳妇走了,现在你是没有媳妇的人了,你现在跟我干啥事情都不用前怕狼后怕虎的了nAd3(”
秦俊鸟说:“我虽然没了媳妇,可你是快要结婚的人了。”
廖银杏说:“我现在不想结婚了,如今你没了媳妇,我要做你的媳妇。”
秦俊鸟说:“金禄叔和婶子是不会同意咱俩的事情的。”
廖银杏说:“他们想不同意也不行,咱俩现在就把生米煮成熟饭,到时候我看他们有啥话说。”
廖银杏说完,就把嘴贴到了秦俊鸟的嘴上,秦俊鸟没有拒绝,他迎合着廖银杏,两个人忘情地亲吻着。去分享
第332章 出招
? 秦俊鸟和廖银杏搂抱着对方在地上翻滚了一阵,这才很不舍地把嘴巴分开。
两个人都累得气喘吁吁的,额头上沁出了细密的汗珠,脸色通红,就好像刚干完繁重的体力活一样。
秦俊鸟一把抱起廖银杏,然后用脚踢开了卧室的房门,把廖银杏抱进了卧室里。
两个人在床上就如两条交配的蛇一样绞缠在了一起,互相之间很快就把对方的外衣很衬衣都脱掉了。
秦俊鸟的目光落到了廖银杏那两个被胸罩包裹着的挺拔浑圆的**上,廖银杏的腰很细,上身骨肉匀称,没有多余的赘肉,所以使她的胸脯看起来更加的丰满。
秦俊鸟伸手把廖银杏的胸罩轻轻地向上一推,她胸前的那两个雪白的**就如兔子一般跳了出来,颤颤悠悠的,看得秦俊鸟目眩神迷的。
秦俊鸟的喉咙里发出几声“咕噜”“咕噜”的响声,动作有些粗鲁地把廖银杏压在了身下。
秦俊鸟的双手在那两个雪白滑腻的东西不停地揉搓着,廖银杏的双臂勾住了秦俊鸟的脖子,然后轻轻地闭上了眼睛,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牙齿紧紧地咬着嘴唇,眉宇间泛起一股动人的春情。
秦俊鸟尽情地享用着廖银杏充满G情和活力的身子,不知疲倦地在她的身上索取着。
廖银杏白嫩绵软的身子在秦俊鸟的身下不停地摇摆着,直到两个人都达到了快乐的巅峰。
到了第二天早晨,秦俊鸟从疲惫中醒了过来,廖银杏早就已经走了,枕畔只有廖银杏留下的淡淡香气。秦俊鸟对这种香气并不陌生,廖银杏的头发上和身上都是这种香气,昨晚他就是闻着这种香气睡着的。
秦俊鸟一骨碌身从床上坐起来,把被子扔到一边,穿上裤衩,走到卫生间去洗脸刷牙去了nAd1(
当秦俊鸟走进卫生间时,看到卫生间里挂着几件洗干净的衣服,还有他那条红艳艳的裤衩。他知道这是廖银杏给她洗的,昨晚廖银杏是跟他一起睡的,她肯定是早起给他洗的这些衣服。想到这里,秦俊鸟的心里顿时泛起一股暖流,又想起昨晚他和廖银杏在床上快活时的光景,廖银杏在床上野着呢,根本就不像一个没结婚的姑娘,到最后秦俊鸟都快要有些招架不住了。
洗漱完了,秦俊鸟到厨房里下了一碗面条,就着昨晚喝酒时没吃了的剩菜把面条吃了,然后一个人去了酒厂。
现在摆在秦俊鸟面前最棘手的还是高粱的问题,高粱是酒厂酿酒的原料,没了高粱,酒厂就像是那断奶的婴儿,根本活不下去。
秦俊鸟决定再去一次申庄乡,棋盘乡附近的几个乡的高粱都已经被蒋新龙给收购了,现在只有申庄乡的人还有没出手的高粱,秦俊鸟决定在申庄乡打开突破口。
秦俊鸟把苏秋林叫到了他的办公室里,说:“秋林哥,你明天再去一趟申庄乡,找一下魏大叔,让他帮忙在乡里散布一个消息。”
苏秋林问:“俊鸟,你想让魏大叔散布啥消息啊?”
秦俊鸟说:“你就让魏大叔告诉申庄乡的人,说咱们酒厂收购高粱的价格比蒋新龙的酒厂高五分钱。”
苏秋林愣了一下,他以为自己听错了,睁大眼睛说:“俊鸟,你刚才说啥?我没听错吧。”
秦俊鸟又重复了一遍刚才说的话:“我说咱们酒厂收购高粱的价格比蒋新龙的酒厂高五分钱。”
苏秋林皱了一下眉头,说:“俊鸟,你脑子没发烧吧,那蒋新龙把高粱的价格抬得那么高,他就是想让咱们出比他还高的价格收购高粱,这样他就能把咱们的酒厂挤垮了,你这样做,不是正他的下怀吗。”
秦俊鸟说:“秋林哥,这个不用你说我也知道,我让你这么做自有我的道理,你就按照我说的去做吧nAd2(”
苏秋林一脸困惑地说:“俊鸟,你这心里到底在打啥主意啊?你就给我交个底呗。”
秦俊鸟笑了笑,说:“现在还不能说,我要是说了,这个办法就怕不灵了。”
苏秋林说:“既然你不愿意说,那我也就不问了,你让我干啥我就干啥。”
秦俊鸟说:“秋林哥,等魏大叔把咱们收购高粱的价格散布出去之后,你先别着急收购高粱,你看看蒋新龙他们那边有啥反应,到时候快些回来告诉我。”
苏秋林点头说:“我知道了,他们那边一有个风吹草动的,我立即会回来告诉你。”
苏秋林说完就出了办公室,去申庄乡找魏大江了。
秦俊鸟这时拿起电话,拨通了石凤凰家的电话。
电话“嘟”“嘟”响了几声之后,电话那边就传来了石凤凰那熟悉的声音:“喂?谁啊?”
秦俊鸟说:“凤凰姐,是我,俊鸟啊。”
石凤凰一听是秦俊鸟,高兴地说:“俊鸟,你过得还好吧?”
秦俊鸟说:“姐,我好着呢。”
石凤凰说:“那秋月还好吧?”
秦俊鸟的心如针扎一般地痛了一下,他稍微顿了一下,说:“秋月她也挺好的。”
石凤凰说:“俊鸟,你给我打电话是不是有啥事情啊?”
秦俊鸟说:“凤凰姐,我想让你帮我一个忙,就是不知道你愿意不愿意帮nAd3(”
石凤凰笑着说:“你想让我帮你啥忙就直说好了,跟姐你还客气啥。”
秦俊鸟说:“我想让你在县城里帮我买五万斤高粱,你看有啥困难没有?”
石凤凰说:“一会儿我就去粮食市场,要是买到了我给你打电话。”
秦俊鸟说:“那好,凤凰姐,我等你的电话。”
石凤凰说:“俊鸟,你一下子买这么多高粱干啥啊?”
秦俊鸟说:“酒厂现在没有高粱了,眼看着就要停工了。”
石凤凰说:“是这样啊,那我尽快去买,保证不会让你的酒厂停工的。”
秦俊鸟说:“凤凰姐,这件事情你就多费心,感谢的话我就不说了。”
石凤凰说:“你就等姐的好消息吧。”
秦俊鸟说:“凤凰姐,等事成之后,我请你好好地吃上一顿,你想吃啥就吃啥。”
石凤凰说:“俊鸟,姐可不是馋嘴的女人,你有这份心意就够了。”去分享
第333章 反击
? 秦俊鸟挂断了电话,把身子靠在椅子的靠背上,闭上眼睛,脑子里想着对付蒋新龙的办法。
酒厂是他和丁七巧的心血所在,如果酒厂倒闭关门了,将来他就没脸再去见丁七巧了,所以就是拼掉了这条命,他也要把酒厂给薄。
蒋新龙想要把他逼上绝路,把酒厂挤垮,这是蒋新龙在痴心妄想。
蒋新龙的办法只能起到一时的作用,仔细一想实际上蒋新龙的办法破绽很多,他在高粱上做文章,想把原料进货的路子给堵死,可是这条路根本就堵不死。
秦俊鸟决定陪蒋新龙好好地玩一玩,不把蒋新龙这块绊脚石搬开,以后酒厂的麻烦会更多。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