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山村如此多娇-第98部分

过了,要说你是老虎我可不信,要是你是斗败的公鸡还差不多。”
秦俊鸟走过去把石凤凰抱在怀里,在她的脸蛋上亲了一口,笑嘻嘻地说:“我咋能是斗败的公鸡呢,昨晚我的表现可是非常勇猛的,到了后来你的叫声一声高过一声,都快要把我的耳朵给震聋了。”
石凤凰伸手在秦俊鸟的胳膊上打了一下,有些羞涩地说:“你要是再胡说,姐可要生气了。”
秦俊鸟在石凤凰的胸脯上摸了几下,说:“凤凰姐,你别生气,我不说了nAd2(”
石凤凰说:“俊鸟,你去洗脸刷牙吧,咱们这就吃饭。”
秦俊鸟点了一下头,松开抱着石凤凰的手,走进卫生间里洗脸刷牙去了。
等秦俊鸟洗漱完了,从卫生间里出来时,石凤凰已经把饭菜摆到饭桌上了。
秦俊鸟走到饭桌前看了几眼,石凤凰做了四个菜一个汤,四个菜有荤有素,都是秦俊鸟爱吃的菜。
秦俊鸟拉过一把椅子坐了下来,说:“凤凰姐,你做这么多菜,咱们两个人根本吃不了。”
石凤凰说:“吃不了也不怕,我可以留着下顿吃。”
秦俊鸟说:“凤凰姐,你买这些菜肯定花了不少钱吧?”
石凤凰说:“这些菜都是梨子上次来的时候买的,我一个人也吃不了这么多菜,正好你来了,要不然我还真不知道该咋样处理这些菜呢。”
秦俊鸟将信将疑地说:“这些菜真是梨子姐买的吗?”
石凤凰说:“这些菜当然是梨子买的了,姐啥时候跟你说过假话啊。”
秦俊鸟拿起筷子说:“那我不客气了。”
石凤凰这时给秦俊鸟倒了一碗排骨汤,说:“俊鸟,你尝尝这排骨汤的味道咋样?”
秦俊鸟端起碗喝了一口排骨汤,咂咂嘴说:“凤凰姐,这排骨汤可真好喝,我从来没喝过这么好喝的排骨汤。”
石凤凰笑着说:“你要是喜欢喝,就多喝几碗,我炖了一大锅呢,保证让你喝个够nAd3(”
秦俊鸟说:“我的肚子可没有大,要是把一锅排骨汤都喝下去,那还不得把我的肚子给撑破啊。”
石凤凰说:“你能喝多少就喝多少,姐又没逼着你把这些汤都喝光了。”
秦俊鸟说:“凤凰姐,你别光看着我喝啊,你也喝一碗吧。”
石凤凰说:“你快趁热喝吧,不用管我了。”
吃完饭后,秦俊鸟放下筷子,拍了拍肚子,打了个饱嗝,说:“凤凰姐,我吃饱了。”
石凤凰说:“俊鸟,我做的饭菜还合你的胃口的吧?”
秦俊鸟说:“你做的这几个菜都是我平时爱吃的,我都吃撑着了。”
石凤凰高兴说:“你爱吃就好。”
秦俊鸟站起身来,说:“凤凰姐,我该走了,我还要去见一个朋友,就不在你这里耽搁了。”
石凤凰有些依依不舍地说:“俊鸟,你这一走,啥时候还能再来啊?”
秦俊鸟想了一下,说:“就快要过年了,等到了年底,我再过来看你。”
石凤凰点点头,说:“那好吧,你有正经的事情要去办,我就不留你了。”
第396章 衣锦回村

秦俊鸟离开了石凤凰家,又回到了陈金娜的别墅。
秦俊鸟走进客厅时看到陈金娜正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茶杯喝水,看样子她也是刚从外边回来不久。
秦俊鸟发现陈金娜的脸色有些苍白,眼圈微微发黑,一脸的疲态,显然是昨晚没有睡好觉。
陈金娜把手里的茶杯放到茶几上,说:“俊鸟,昨天晚上你跑到啥地方去了?我刚才去卧室里看了一下,床上的被褥根本没有动过,我走的时候是啥样现在还是啥样,你这一晚上在啥地方过的夜啊?”
秦俊鸟说:“昨晚我出去看了一个朋友,在她那里住了一个晚上。”
陈金娜说:“没想到你在县城里还认识别的朋友,我还以为你在县城里只认识我一个人呢。”
秦俊鸟笑了一下,说:“我在县城里认识的朋友多着呐,咋会只认识你一个人呢。”
陈金娜说:“看样子你以前经常来县城,要不然咋会在县城有很多朋友呢。”
秦俊鸟说:“其实我也不是经常来,就是酒厂的一些客户在县城,我隔三差五会过来跟他们吃吃饭喝喝酒,你也是做生意的,应该知道这做生意客户就是财神爷,是不能得罪的。”
陈金娜说:“是啊,这客户的确得罪不起,他们就是衣食父母,要是惹他们不高兴了,那就是把吃饭的饭碗给砸了。”
秦俊鸟说:“金娜,你的生意谈的咋样?谈成了没有?”
陈金娜说:“谈的差不多了,过几天就可以签合同了。”
秦俊鸟说:“看来你又要大赚一笔了。”
陈金娜高兴地说:“这笔生意做完之后,我就是啥都不干了,也够我坐在家里吃上二十年的nAd1(”
秦俊鸟说:“金娜,我来县城有几天了,我也该走了,我想今天就回村里去。”
陈金娜有些不舍地说:“俊鸟,你咋这么着急要走啊?在我这里多住几天吧,咱们两个人好不容易能在一起,你就舍得扔下我一个人这么走了啊。”
秦俊鸟说:“金娜,我那个酒厂虽然不算太大,可也有百十口人呢,我这个做厂长的不能扔下厂里的摊子不管。”
陈金娜说:“那好吧,我不是那种不讲道理的人,既然你放不下酒厂的事情,我也就不勉强你了。”
秦俊鸟说:“等过几天酒厂没啥事情了,我一定过来看你,到时候你想咋样就咋样。”
陈金娜说:“这可是你说的,你可要说话算话啊。”
秦俊鸟说:“我对灯发誓,说话一定算数。”
陈金娜给她公司里的司机打了一个电话,让司机开着她给秦俊鸟买的小轿车把秦俊鸟送回了村里。
当秦俊鸟坐着崭新的小轿车回到村里后,整个村子的人一下子就轰动了。
虽说小轿车不是啥稀罕东西,可村里还没有人能买的起小轿车,秦俊鸟是村里第一个有小轿车的人,为了在村里人的面前炫耀一下,秦俊鸟特意让司机在村子里绕了一圈。这着实让秦俊鸟在村里人的面前风光了一回,秦俊鸟有小轿车的消息不出一个小时就传遍了全村人。
村里人看到后都说秦俊鸟现在是尾巴都翘到天上去了,小洋楼住着,小汽车坐着,大把的钞票赚着,能耐大了,这村里地方小,都放不下他了。
村里很多人都嫉妒秦俊鸟,看着他的小轿车眼红,说啥风凉话的都有nAd2(
秦俊鸟让司机把小轿车开到他家的院子里,他穿着陈金娜给他买的西装和皮鞋从小轿车上得意洋洋地走了下来。
廖小珠正在院子里晾衣服,她看到秦俊鸟西装革履的样子,差点儿没敢认他。
廖小珠目瞪口呆地看着秦俊鸟,皱着眉头说:“俊鸟,你咋变成这副模样了?刚开始我都没认出来是你。”
秦俊鸟眉开眼笑地说:“咋样,我的变化很大吧,是不是把你给吓一跳啊。”
廖小珠走到秦俊鸟的面前,说:“我觉得还是以前那个俊鸟好,你现在穿成这个样子,弄得油头粉面的,我看着还真不太习惯。”
秦俊鸟说:“现在城里人都这样穿,你也不是在县城里待过吗,咋还能看着不习惯呢,你应该早看习惯了。”
廖小珠上下打量了秦俊鸟几眼,说:“俊鸟,你从哪里弄来的这身衣服?”
秦俊鸟说:“当然是买的了,这身衣服花了我好几千块钱呢,你觉得我穿上这身衣服咋样,是不是比过去耐看了。”
廖小珠说:“你穿上这身衣服是挺耐看的,可你是个村里人,为啥要把自己打扮成城里人的模样,你是不是觉得当村里人很丢脸啊。”
秦俊鸟说:“我咋会觉得当村里人丢脸呢,其实我穿上这身衣服后浑身上下都不舒服,就跟有虫子在身上乱爬一样。”
廖小珠笑了笑,说:“俊鸟,我看你还是把这身衣服脱下来吧,你就是穿上了龙袍也不像皇上,这身好衣服穿在你的身上都糟蹋了。”
秦俊鸟用手轻轻地摸了一下小轿车,说:“小珠,那你看看这辆小轿车咋样?”
廖小珠看了小轿车几眼,说:“这辆小轿车可真不错,这车是谁的啊?”
秦俊鸟说:“这车当是我的了nAd3(”
廖小珠愣了一下,一脸意外地看着秦俊鸟,说:“你说这车是你的,我没听错吧。”
秦俊鸟笑了一下,一脸得意地说:“你没听错,这辆小轿车的确是我的。”
廖小珠说:“这车也是你买的?”
秦俊鸟说:“是别人送给我的,我本来不想要的,可是人家非要给我,我没办法,只好收下了。”
廖小珠摇摇头,撇了撇嘴,说:“我不信,这小轿车又不是自行车,别人说送你一辆就送你一辆,这小轿车可贵着呢,你就别编瞎话骗人了,我可没那么傻。”
秦俊鸟说:“我骗你干啥,这辆小轿车就是别人送给我的,以后你要是想到啥地方去,到时候我就开车送你去。”
廖小珠还是不相信秦俊鸟说的话,她向车里看了看,说:“我看这辆车是你朋友的吧,你以前可是很老实的,现在咋也学的满嘴谎话了。”
第397章 一口香
? 第397章一口香
秦俊鸟说:“我说的句句都是真话,你要是不信的话,可以问司机,让他说这辆车到底是不是我的。”
廖小珠说:“问他有啥用,他还不是跟你一个鼻孔出气吗。”
司机这时开门从车上下来,说:“秦老板,你到家了,我也该回去了。”
秦俊鸟说:“司机兄弟,这一路上辛苦你了,你在我这里吃完饭再走吧。”
司机说:“秦老板,我就不吃饭了,我现在走正好还能赶上去县里的长途客车,要是耽搁了,我今天就回不去县城了。”
秦俊鸟说:“那好吧,我去送送你。”
司机说:“秦老板,不用了,我认识路。”
司机转身出了院子,很快就走远了。
廖小珠看着司机渐渐远去的背影,这时才相信小轿车确实是秦俊鸟的。
廖小珠说:“这么说来这车真是你的。”
秦俊鸟说:“买车时的证件都在车里,你要是还不信的话,我拿给你看。”
廖小珠说:“你不用拿,我信了。”
秦俊鸟说:“小珠,要不开车带你出去兜兜风咋样?”
廖小珠说:“你会开车吗?”
秦俊鸟挺起胸脯,说:“当然会了,你可别门缝里瞧人把人看扁了。”
廖小珠笑了笑,说:“要说你会赶马车骑自行车我信,要说你会开小轿车,打死我,我也不信nAd1(”
秦俊鸟说:“今天我就开给你看看,让你也知道我的本事。”
就在这个时候,廖大珠抱着孩子从屋子里走了出来,她看到秦俊鸟正在跟廖小珠说话,笑着说:“俊鸟,听说你去县城了,你啥时候回来的啊?”
秦俊鸟说:“我刚回来。”
廖大珠看了一眼小轿车,说:“俊鸟,这小轿车是谁的啊?”
秦俊鸟说:“是我的。”
廖大珠羡慕地说:“俊鸟,你现在可真牛气啊,都开上小轿车了。”
秦俊鸟笑了一下,说:“大珠,啥牛气不牛气的,你就别夸我了,这车不是我买的,是别人送我的,我可没有钱买这么贵的东西。”
廖大珠说:“你说这小轿车是别人送你的,那就更了不得了,你现在可不是一般人了,都有人给你送小轿车了,这说明你有本事,你也不想想人家咋不送我一辆小轿车呢。”
秦俊鸟说:“大珠,你就别笑话我了,别人就是送了我一辆小轿车,我又没干啥惊天动地的事情。”
廖大珠说:“俊鸟,我可没有笑话你的意思,要是在城里这有辆小轿车不算啥稀奇的事情,在咱们村里那可就是惊天动地的事情了。”
秦俊鸟说:“我就算开上坦克了,我还不是我吗,我又没长出三头六臂来,你说的这么邪乎,就好像我上天入地了一样。”
廖大珠说:“你说的没错,你还是你,可你干的事情跟以前不一样了,以前你种地的时候村里没有几个人能瞧得起你,可是如今村里人谁不高看你一眼,用句时髦的话说,你现在也是个大款了。”
廖小珠说:“姐,你就别夸俊鸟了,你要是再夸下去的话,估计俊鸟连自己姓啥都忘了nAd2(”
廖大珠笑了笑,说:“我不说了还不成吗,我去给孩子买奶粉去了,不跟你们两个人费唾沫了。”
廖小珠说完抱着孩子出了院子,快步向村里走去。
秦俊鸟心里想着酒厂的事情,跟廖小珠随便闲扯了几句就进了屋子,他把身上的西装脱了,换上了一件平时穿的衣服,然后去了酒厂。
秦俊鸟来到酒厂,走进办公楼,来到了他的办公室的门前,秦俊鸟刚想推门进办公室,就在这时苏秋林从隔壁的办公室里走了出来。
苏秋林急忙走过来,说:“俊鸟,你可算回来了,正好我有事情找你。”
秦俊鸟的脸色一变,说:“秋林哥,是不是酒厂出啥事情了?”
苏秋林说:“酒厂没出啥事情,我有个事情要跟你说说,是蒋新龙他们酒厂的事情。”
秦俊鸟把办公室的门推开,说:“咱们到我的办公室里说吧。”
苏秋林跟在秦俊鸟的身后走进了办公室里。
秦俊鸟走到办公桌前坐下,说:“秋林哥,你跟我说说蒋新龙他们酒厂出啥事情了?”
苏秋林说:“俊鸟,就在你走的那天,蒋新龙的酒厂推出了一款新酒,酒名叫一口香,乡里的市场上现在卖的全都是蒋新龙他们酒厂的一口香,而且卖的非常不错,听说过几天蒋新龙还要把一口香卖到县城去。”
秦俊鸟不以为然地说:“蒋新龙他们酒厂推出新产品是很正常的事情,这没啥好大惊小怪的,他们酒厂都生产这么长时间了,要是还不推出新产品的话,那可就要把本钱赔光了nAd3(”
苏秋林说:“俊鸟,我看蒋新龙那小子这次就是冲着咱们酒厂来的,你得有个心理准备才是。”
秦俊鸟说:“就算蒋新龙是冲着咱们酒厂来的,咱们也没啥好害怕的,他想打垮咱们酒厂可没那么容易,咱们又不是没跟他较量过,他在咱们这里占不到啥便宜。”
苏秋林说:“俊鸟,蒋新龙这小子的鬼点子可真不少,听说他还在省里的电视台上做了广告,这次他可是下了血本了,看这架势他是要跟咱们死拼到底了。”
秦俊鸟说:“他卖他的一口香,咱们卖咱们的丁家老酒,要想赚到真金白银,还得看谁的产品受市场欢迎,广告做的再好,要是拿不出过硬的产品,也是白费。”
苏秋林说:“俊鸟,我可找人打听过了,喝过这一口香的人都说那酒的味道不错,不比咱们酒厂的酒差,而且价格也跟咱们的酒厂的酒差不多,好像比咱们酒厂的丁家老酒还便宜几毛钱。”
秦俊鸟说:“秋林哥,这件事情我心里有数,明天你去想办法弄一瓶一口香来,我想尝尝这一口香的味道。”
苏秋林说:“我知道了,我明天就去一趟乡里,给你弄一瓶一品香回来。”
秦俊鸟说:“一会儿你把雪霏和志光叫到会议室去,咱们开个会,研究一下酒厂的销售问题。”
苏秋林说:“我这就去叫他们。”
第398章 想办法退婚

秦俊鸟和陆雪霏他们三个人在一起开了一个会,会议的内容只有一个,就是如何拓宽酒厂的销售渠道,现在摆在酒厂面前的首要问题就是销售,如果销售的问题不解决好,会影响到酒厂今后的发展,更何况现在还多了蒋新龙这个劲敌。
眼看着要到年底了,就快到烟酒市场的旺季了,秦俊鸟原本打算向全县的烟酒批发部推销酒厂的丁家老酒,不过他和许志光在县里的各个乡镇跑了好几天结果都不太理想,现在蒋新龙突然推出了新品牌一口香,价格还比他们酒厂的丁家老酒还便宜几毛钱,况且现在蒋新龙已经抢在秦俊鸟他们酒厂之前进入了乡里的市场,如果这个时候秦俊鸟也跟着大举进入乡里的市场,与一口香相比根本没有价格优势,要是真跟蒋新龙竞争起来,秦俊鸟知道他们酒厂肯定会吃亏的,所以秦俊鸟决定放弃原来的想法,反正乡里市场的出货量也没有多大,就算全都让给蒋新龙,蒋新龙也赚不到多少钱。
秦俊鸟记得唐瞎子活着的时候经常跟他说一句话,退一步海阔天空,有的时候为了走的更好,必须得退几步,做生意不是玩过家家,不能意气用事。
秦俊鸟想跟陆雪霏他们三个人研究一下,看看能不能想出别的办法,既然这条路走不通,只能换一条路走了,可是四个人商量了半天,结果也没能想出一个好办法来。
秦俊鸟不想为难陆雪霏他们三个人,毕竟三个人不是神机妙算的诸葛亮,不可能眨眼就能想出一条扭转乾坤的妙计来。
到了中午吃饭的时候,秦俊鸟宣布散会,陆雪霏他们三个人愁眉不展地走出了会议室,在去食堂的路上,三个人都是唉声叹气的,与他们相比,秦俊鸟倒是还能沉得住气,因为他的手里还有最后一张王牌,那就是付老板。
吃完中午饭后,秦俊鸟一个人在办公室里想着付老板跟他说过的话,付老板说过会找几个朋友帮他,也不知道付老板说话算不算话,不过看付老板的样子不像是那种出尔反尔的人。
秦俊鸟也没有啥更好的办法,现在他只能把宝押在付老板的身上了nAd1(
到了晚上,秦俊鸟一个人出了酒厂,他想到冯寡妇的食杂店去买几个下酒菜,晚上回家跟许志光好好喝几杯。
秦俊鸟刚走到村口,就看到廖银杏从一棵树叶都已经落光的杨树后走了出来。
秦俊鸟愣了一下,说:“银杏,你咋回来了?”
廖银杏走到秦俊鸟的面前,一脸严肃地说:“俊鸟,我这次回来是专门来找你的。”
秦俊鸟有些不解地问:“银杏,你找我有啥事情啊?”
廖银杏向左右看了看,说:“这里说话不方便,咱们还是去我家里说吧。”
秦俊鸟皱了一下眉头,脸上泛起一层忧虑,说:“去你家里?”
廖银杏知道秦俊鸟的意思,她说:“你放心吧,我爸和我妈都不在家里,他们都在批发部呢,我家里现在一个人都没有。”
秦俊鸟跟着廖银杏来到了她家,两个人进到了廖银杏的房间里。
秦俊鸟走到炕边坐下,说:“银杏,你到底有啥事情啊?”
廖银杏说:“俊鸟,你还是记得上次我跟你说我要结婚的事情吗?”
秦俊鸟点了一下头,看着廖银杏说:“当然记得了,你咋忽然说起这事儿了。”
廖银杏说:“眼看就要到年底了,我爸和我妈正张罗着要给我办婚事儿呢,我今天回来找你,是想让你帮我想个办法,你知道我根本就不想跟那个大学生结婚。”
秦俊鸟神情有些紧张地说:“这咋办啊?你让我想办法,我也没啥好办法,你爸都已经答应了这门婚事,这可是板上钉钉的事情nAd2(”
廖银杏说:“不管咋说,我是不会嫁给那个大学生的,我根本就不喜欢他,我咋能跟一个我不喜欢的人结婚呢。”
秦俊鸟说:“可这婚期都定下来了,你爸也收了男方的彩礼,你这个时候要是反悔了,可咋向人家男方交代啊。”
廖银杏说:“这个婚我本来就不想结,是我爸和我妈非要逼着我结的,现在我已经是你的人了,我就更不能跟他结婚了,反正我要退婚。”
秦俊鸟想了一下,说:“银杏,你要是真退婚了,你就不怕把你爸再气病了啊。”
廖银杏说:“当然怕了,可是我不能因为怕把我爸气病了,就跟那个大学生结婚吧,我可不想跟一个我不喜欢的人过日子,那还不如一刀杀了我呢。”
秦俊鸟叹了口气,说:“这件事情还真有些麻烦,要是别人还好说些,可你爸的那个脾气你也知道,他可是个说一不二的人,你想退婚,他那关可不好过啊。”
廖银杏说:“要不这样吧,我就跟我爸实话实说,我就说我现在已经是你的人了,不能跟那个大学生结婚了,我要跟你结婚,看我爸还能说啥。”
秦俊鸟急忙说:“银杏,你可千万不能这么说,你要是这么说了,那你爸还不得一刀把我给骟了啊,我以后还咋在这个村子里住下去啊。”
廖银杏说:“那你让我咋办,退婚不行,跟我爸实话实话也不行,这是把我往绝路上逼啊。”
秦俊鸟低头沉思了一会儿,说:“这件事情也不是没有解决的办法,你要是想退婚的话也成,不过退婚这句话不能从你的嘴里说出来,要是从男方的嘴里说出来,那就好办多了。”
廖银杏的眼睛一亮,高兴地说:“这个办法不错,要是那个大学生提出来退婚的话,那我爸就无话可说了nAd3(”
秦俊鸟说:“可是咋样才能让那个大学生主动提出来退婚呢,这可是个难办的事情。”
廖银杏说:“这就不用你操心了,我有办法让那个大学生退婚,他同意跟我结婚,不过就是觉得我的脸蛋好看,对付这种男人我的办法多的是。”
秦俊鸟有些担忧地说:“银杏,你可不能胡来,到时候闹出啥乱子出来。”
廖银杏说:“你不用担心,我不会胡来的。”
第399章 连输四局
? 第399章连输四局
秦俊鸟好奇地说:“银杏,你到底有啥办法啊,跟我说说咋样。”
廖银杏说:“现在我还没有想好,等我想好了再告诉你。”
秦俊鸟说:“银杏,不管你用啥办法,你可千万不能把我们的事情说出去,咱们的事情绝对不能让外人知道了。”
廖银杏撇了撇嘴,说:“咋了,你该不会是害怕了吧?”
秦俊鸟说:“我不是害怕,你也知道这种事情是不能摆到台面上的,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廖银杏说:“我还没有那么傻,我不会把这种事情随便告诉别人的,我虽然跟你睡过了,可我也是个要脸的人,我不是那种没羞没臊的女人。”
秦俊鸟说:“这样就好,我就怕你一时冲动,把咱俩的事情张扬出去了,那样的话咱俩可就没办法收场了。”
廖银杏这时走到秦俊鸟的身边左边,把软绵绵的身子紧紧地贴在秦俊鸟的身上,笑着说:“俊鸟,正好我家里没有别人,就在咱们两个人,你就留在这里别走了,咱们两个人也能在一起好好地说说话。”
秦俊鸟说:“这可不成,一会儿我得回家去。”
廖银杏撅起嘴,有些不高兴地说:“你那个家有啥好的,你回去还不是一个人睡冷被窝吗,我这里有现成的热被窝等着你,你反倒装起正经人了,真是不识抬举。”
秦俊鸟苦笑了一下,说:“银杏,我还没吃饭呢,我得回家吃饭去,我现在就是上了炕也没有力气啊,你想要马儿跑,也得让马儿吃草啊。”
廖银杏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她站起身来,说:“正好我也没吃饭呢,我这就做饭去,一会儿咱们两个人好好地喝几杯nAd1(”
秦俊鸟说:“好啊,你多做几个菜,我的肚子早就已经饿的咕咕直叫了。”
廖银杏到厨房里忙活了一个多小时,端上来六个热气腾腾香气扑鼻的炒菜。
秦俊鸟走到饭桌前坐下,低头闻了闻,说:“银杏,你这菜炒的可真香啊,没想到你还有这样的手艺。”
廖银杏说:“你要是觉得我做的菜香,那你就把这些菜全都吃了。”
秦俊鸟说:“你放心好了,有我在这里,这几个菜剩不下多少的。”
廖银杏这时拿上来一瓶酒,她把酒瓶打开,给秦俊鸟倒了一杯酒,然后给自己也倒了一杯酒。
廖银杏说:“俊鸟,咱们就这么喝酒也没啥意思,咱们两个人玩个花样咋样?”
秦俊鸟笑着说:“你想玩啥花样啊?说出来听听。”
廖银杏说:“咱们两个人划拳咋样,谁要是输了,不仅要罚喝一杯酒,还要脱一件衣服,你敢不敢跟我玩。”
秦俊鸟眯缝着眼睛看着廖银杏高耸的胸脯,说:“好啊,这个主意好,我跟你玩。”
廖银杏轻咬着嘴唇说:“你要是输了,可不能耍赖皮。”
秦俊鸟说:“不就是脱衣服喝酒吗,这又不是啥难事儿,我不会耍赖皮的。”
秦俊鸟和廖银杏开始吆五喝六地划起拳来,第一局廖银杏赢了,秦俊鸟按照定好的规矩,先喝了一杯酒,然后把外衣脱掉了。
到了第二局,秦俊鸟赢了廖银杏,廖银杏喝了一杯酒,把外衣脱了。
到了第三局,廖银杏又输了,她只好把毛衣也脱掉了,身上只穿着贴身的衬衣nAd2(
到了第四局,廖银杏又输了,不知道是秦俊鸟的运气太好了,还是廖银杏的运气太坏了,廖银杏居然连输了三把。廖银杏这次把贴身的衬衣也脱了,露出了里边的白色胸罩,这可是她身上的最后的一件衣服了。
秦俊鸟看着廖银杏那两个被胸罩紧紧包裹着的两个雪白的半球,得意地说:“银杏,你要是再输的话,可就要光着身子了。”
廖银杏满不在乎地说:“光着就光着,反正这屋子里就咱们两个人,我就是脱光了别人也看不到。”
秦俊鸟和廖银杏又开始划拳,结果这一局还是廖银杏输了。
廖银杏有些气恼地说:“我今天咋这么倒霉呢,一连输了四局,真是点背到家了。”
秦俊鸟有些过意不去地说:“银杏,我看你还是不要脱了,你快把脱掉的衣服都穿上吧,小心着凉了。”
廖银杏说:“咱们既然都定好了规矩,那我就要受规矩,愿赌觉得服输。”
廖银杏说完伸手把胸口的卡扣解开,然后把胸罩脱了下来,她那两个浑圆的**就像两只淘气的小兔子一样跳了出来,白花花的在秦俊鸟的眼前晃荡着。
秦俊鸟看着那两个肉嘟嘟的东西,浑身上下的血流开始加速,脸上就如同被火烤一样难受。
廖银杏看到秦俊鸟有了反应,伸手在自己的两个**上摸了几下,**尖端的两个如红樱桃一般大小的突起顿时膨大坚硬起来,就连突起周围的小疙瘩都看得清清楚楚的,秦俊鸟的呼吸一下子就变得急促起来,身子微微地抖动了几下。
廖银杏吃吃地笑着说:“俊鸟,我都把衣服脱光了,你还能忍得住啊?”
秦俊鸟把目光从廖银杏的胸前移开,说:“我还没吃饱呢,等我把肚子吃饱了,再好好收拾你nAd3(”
廖银杏抿嘴说:“都到了这个时候了,你还有心情吃饭,你到底是不是个男人啊?”
秦俊鸟说:“我是不是男人你还不知道吗?”
廖银杏这时一把将秦俊鸟的身子推倒在炕上,把身子压在秦俊鸟的身上,喘息着说:“你还是先把我吃了吧,我保证让你吃饱了。”
秦俊鸟这时伸手抱住廖银杏的身子,两个人的身子绞缠在了一起。
一番暴风骤雨过后,两个人都是气喘吁吁的。
秦俊鸟坐起身来,用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说:“银杏,我该回去了。”
廖银杏说:“都这么晚了,你还回去干啥,就在我这里睡下好了。”
秦俊鸟说:“银杏,我不能在你这里睡,趁着天黑没人看见,我得走了。”
廖银杏说:“好吧,你要是走就走吧,我不强留你。”
秦俊鸟穿好了衣服,狼吞虎咽地把桌上的菜吃掉了一大半,然后摸着黑出了廖银杏家。
第400章 夜有所梦

秦俊鸟回到家里时,已经是半夜十一点多了,陆雪霏和许志光都已经睡着了。
秦俊鸟轻手轻脚地走进自己的房间,把衣服裤子脱掉,然后躺在床上拉过被子把身子盖上。
秦俊鸟闭上眼睛后没多久就不知不觉地睡着了,在熟睡中秦俊鸟做了一个梦,他梦到苏秋月回来了。
梦中苏秋月回来的时候也是晚上,当时家里只有他一个人,他正准备上床睡觉,这时门一开,苏秋月一脸风尘地从外边走了进来。
看到苏秋月走进来,秦俊鸟的心就像被一只手给揪住了一样难受,看着苏秋月那张熟悉的脸庞,所有的委屈和羞辱一下子全都涌了上来。
苏秋月不敢跟秦俊鸟对视,她低着头,就跟犯了错误的小学生一样,她用一种怯弱的声音说:“俊鸟,我回来了。”
秦俊鸟怒视着苏秋月,没好气地说:“你都不要这个家了,你还回来干啥?”
苏秋月这时抬起头来,一脸过意不去地说:“俊鸟,我是你媳妇,我当然得回这个家了。”
秦俊鸟说:“你有能耐离开这个家,就永远别回这个家。”
苏秋月说:“俊鸟,我知道不该离开这个家,都是我不好,我给你赔不是了,看在咱们夫妻一场的情分上,你就别记恨我了。”
秦俊鸟说:“你说的轻巧,当初你一声不吭就走了,扔下了我一个人,你知道村里人是咋样笑话我的吗,我在村里根本就抬不起头来。”
苏秋月说:“我知道,以前都是我不对,我不该那样对你,现在我都想通了,我这次回来就是要跟你好好过日子的。”
秦俊鸟说:“你现在想跟我好好过日子已经晚了,这个家不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你把这个家当成啥了nAd1(”
苏秋月恳求着说:“俊鸟,我知道我让你受到了伤害,只要你能原谅我,你让我做啥都成。”
秦俊鸟气哼哼地说:“我是不会原谅你的,你还是走吧。”
苏秋月这时走到秦俊鸟的面前,娇声说:“俊鸟,你好好看看我,你不是一直都很喜欢我的吗,我现在回来了,你咋还要赶我走呢。”
秦俊鸟说:“我以前是喜欢你,不过现在不喜欢了。”
苏秋月笑着说:“我知道你说的是假话,其实你一直都是喜欢我的。”
秦俊鸟说:“你别自作多情了,我就是喜欢猫喜欢狗,也不会再喜欢你了。”
苏秋月这时一把抱住秦俊鸟,说:“俊鸟,你不是一直都想让我做你名符其实的媳妇吗,我这次回来就是要跟你做真正的夫妻的。”
秦俊鸟感受到苏秋月胸前那两个柔软的肉团正顶在他的胸膛上,他的心一下子就软了下来,苏秋月的每一句话都说到了他的心坎上,他的确是想跟苏秋月做真正的夫妻,现在机会来了,他梦寐以求的事情就要变成现实了,他当然不能错过了。
秦俊鸟伸手抱紧苏秋月,两个人互相抚摸着,慢慢地倒在了床上,两个人在床上不停地翻滚着,谁知一不小心两个人滚落到了地上。
秦俊鸟痛得“哎呦”一声醒了过来,这时他才发现自己正躺在床边的地板上,回想起他和苏秋月说过的那些话做过的事情,他才知道自己只是做了一个梦。
秦俊鸟从地板上爬起来,用手揉了揉有些痛的后脑勺,然后看了一眼窗外的天色,外边天边火红的太阳已经升起来了nAd2(
秦俊鸟看了一下时间,这个时候已经早晨六点半了。
秦俊鸟急忙把衣服穿好,拿起毛巾和牙具出了房间去洗漱。
陆雪霏和许志光这时都已经起床了,陆雪霏正在对着镜子梳头,许志光正在厨房里忙着做早饭。
许志光把饭做好后,三个人吃了早饭,然后一起来到了酒厂。
下午的时候,秦俊鸟正坐在办公室里想着昨天晚上他做的那个梦,就在这时苏秋林推门走了进来,他的手里还拎着一瓶酒。
苏秋林把酒放到秦俊鸟的办公桌上,说:“俊鸟,这就是蒋新龙的酒厂生产的一口香,你给你弄了一瓶。”
秦俊鸟看了一眼酒瓶上贴的商标,说:“秋林哥,这酒你从哪里弄来的?”
苏秋林说:“我在乡里的商店买的,现在乡里几乎每家商店都有卖这种酒的。”
秦俊鸟拿起一口香的酒瓶看了看,然后又把把瓶盖打开闻了闻,一口香的酒香浓烈,跟丁家老酒的味道不太一样。
苏秋林说:“俊鸟,这酒咋样?不会又是兑水的假酒吧。”
秦俊鸟说:“这酒闻起来还不错,应该没有兑水,就是不知道口感咋样。”
苏秋林说:“那还不简单吗,你喝一口不就知道口感好不好了吗。”
秦俊鸟浅浅地喝了一口一口香,细细地品尝了一下,说:“这酒还算不错,口感虽然赶不上咱们酒厂的丁家老酒,不过度数比咱们酒厂丁家老酒度数要高。”
苏秋林说:“这么说这酒跟咱们酒厂的丁家老酒相差不算太多。”
秦俊鸟说:“咱们酒厂的丁家老酒只是比一口香强了那么一点点儿,如果不是内行的话,根本喝不出来这两种酒谁好谁坏nAd3(”
苏秋林咬牙切齿地骂了一句:“妈的,蒋新龙这个狗东西,他咋处处跟咱们作对呢,真是小鬼缠身阴魂不散,咱们酒厂才刚刚缓过来,他就弄出个一口香来抢市场。”
秦俊鸟说:“看来这次蒋新龙是想跟咱们较量到底了。”
苏秋林说:“俊鸟,那咱们咋办啊?总不能让这一口香抢了咱们的市场吧。”
秦俊鸟说:“秋林哥,你不用担心,这个一口香抢不了咱们的市场。”
苏秋林说:“听你这么说,你是有办法对付蒋新龙了。”
秦俊鸟说:“秋林哥,咱们做生意是为了赚钱,不是为了跟蒋新龙那种人赌气,无论到了啥时候,咱们都不能忘了自己的本分。”
苏秋林说:“咱们开酒厂是为了赚钱,不过你要是不把蒋新龙那小子给打趴下了,咱们酒厂就别想顺顺当当地开下去,蒋新龙那个混蛋非得给你添乱不可。”
第401章 绝对一流
? 第401章绝对一流
秦俊鸟说:“只要咱们把酒厂的事情做好,蒋新龙他就是再咋样折腾也不能把我们咋样,就让他一个人瞎折腾去好了,看他能弄出啥花样来。”
苏秋林恨恨地说:“俊鸟,蒋新龙那个畜生可是一肚子坏水,打爹骂娘、挖绝户坟、踹寡妇门,没有这小子不干的坏事儿,将来他就是生孩子也没屁眼。”
秦俊鸟说:“秋林哥,咱们现在还是把心思都花在酒厂的销售上,只要蒋新龙不做的太过分,咱们就没有必要跟他面对面硬碰硬,对付蒋新龙这种人,必须得有耐心。”
苏秋林说:“好吧,我听你的,咱们就慢慢跟蒋新龙那小子玩,看咱们谁能耗过谁。”
秦俊鸟说:“秋林哥,这瓶一口香是你买的,你就拿回去喝了吧,这酒虽说酒劲儿大了一些,不过口感还不赖。”
苏秋林把头摇的像拨浪鼓一样,脸上露出厌恶的表情说:“我可不喝这啥狗屁的一口香,我怕喝了之后拉肚子。”
秦俊鸟笑了一下,说:“既然你不愿意喝,就拿给锤子他们喝,锤子他们就喜欢喝这种酒。”
苏秋林急忙拿起酒瓶,把酒瓶夹在腋下,说:“这酒给他们喝可惜了,我还是留着给我老丈人喝吧。”
秦俊鸟说:“你就不怕你的老丈人喝了以后也拉肚子啊。”
苏秋林说:“这肥水不流外人田,我花钱买的酒当然要给自家人喝了,我刚才说的那都是气话,这是酒又不是泻药,人喝了咋能会拉肚子呢。”
秦俊鸟说:“好吧,不过这买酒的钱可不能让你花,你是在为厂里办事,这买酒的钱应该厂里来出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