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耽美 三日缠绵-第10部分

他。因此,在这个小院里面,只住了他一个人。
  “什麽事?”一进房间,林天龙便被柳易尘拉著坐了下来,不明所以的搔搔头。
  “有没有发现什麽不对的地方?”柳易尘啜著茶水,悠哉的问道。
  “不对?什麽不对?”林天龙一头雾水。
  柳易尘白了他一眼,“那个如月啊,你是不是光看著人家长得漂亮啊。”一股浓浓的酸味冒了出来。
  “如月怎麽了?”林天龙一直琢磨著自己是不是无意中做了什麽,为什麽柳易尘会用那种眼光看他,因此除了一开始的介绍外,根本就没看过她一眼。
  “她的手啊。”柳易尘看林天龙还是一脸的不解,干脆的说道。“你他的手,手指圆润修长,皮肤光滑……”
  “原来你一直在看人家的手啊。”林天龙恶狠狠的盯著柳易尘,刚刚还没反应过来,照柳易尘这麽形容,他分明是一直在盯著人家的手在看,这一点让他十分不满。
  “我……”柳易尘语塞,他不明白,怎麽突然之间,就变成自己一直盯著人家的手看了……虽然他的确看了好一会。
  “哼,反正我的手又粗又厚,上面还有不少的老茧,自然没有女人的手好看了。”林天龙怪腔怪调的说道。眼神斜睨著柳易尘,似乎如果对方点头,就立刻扑上来咬他两口。
  “你……”柳易尘失笑,原本的话题明明不是这样的,怎麽变成这种结果。干脆的一把搂住林天龙,狠狠的吻到他喘不过起来,这才放开他,柔声说道:“你误会了,我是说,那个如月的手似乎太白嫩了,照猴子的说法,他们姐弟两人应该是贫苦出身,你觉得,贫苦人家的儿女会有那样一双手吗?”
(10鲜币)三日缠绵-54(暧昧的洗澡时间…)
  林天龙不是笨蛋,经柳易尘一点,自然立刻明白过来,轻轻推开搂住他的手,一脸严肃的说道:“你觉得,他们是J细?”
  “我不知道。”柳易尘摇摇头,他现在无法确定。“不管怎麽说,他们是两个多月前来的,这时间也太巧合了点吧。”
  “你觉得他们来的目的是?那份名单?”林天龙面沈如水。
  柳易尘沈吟一下,摇头。“如果是为了那份名单,没理由到这里来找你啊。现在外面的风声可是你已经逃到云南那边去了。”
  “什麽?”林天龙目瞪口呆。他什麽时候跑去云南了。
  看到他的表情,柳易尘忍不住失笑,“难道你以为咱们俩个躲在平安县衙就没事了吗?要不是刘大人收到我的信之後,派人伪装成你和我,咱们早就被发现了。”
  林天龙大汗,他还真没想到,那个刘大人还有这麽一招。
  “所以,如果那个组织想要抓你,应该会出现在云南才对啊。”柳易尘不懂,为什麽那些人会在这里出现。
  **
  “姐,你觉得那个刚回来的老大怎麽样?”一个面貌和如月有几分相似的青年,一边揉捏著手里的药丸,一边不经意的问道。
  “一个莽夫,不足为惧。”如月冷冷的说道。“倒是他那个夫人好像有些麻烦。”
  “什麽麻烦?”青年扭过头,眼中闪过一丝阴狠。
  “我看不出她的深浅。”如月的表情很严肃。
  “嘁。”青年不屑的撇嘴。“功夫高又怎麽样?再高的功夫我就不相信她能抗的住姐你的噬魂。”
  “那倒是……”如月的脸上有了一丝放松的神情。
  “行了,姐,既然老天给了咱们这次机会,咱们可千万不能错过了,没想到那家夥真的会回来这里呢,这可是咱们立功的大好机会,只要弄回了那份名单,咱们以後再组织里的地位就有保证了。”青年狭长的眼中闪烁了几丝兴奋。
  “呵呵,如果真的弄到那份名单,就再也不用窝在那个老不死的下面了。”如月的表情在一瞬间变的狠毒。
  “姐,你说那家夥会把名单放在哪?”青年继续问道。
  “谁知道……”如月撇撇嘴。“说不定他根本就不认识字。早就扔掉了。”
  “啊!不会吧。”青年大吃一惊,他们潜伏在这里就是为了拿回那份名单。如果真的被扔掉了,那就麻烦了。
  叹了一口气,如月也有点头痛,刚听到那个林天龙回来的消息的时候,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原本以为最没有希望的地方就是这里了,毕竟,谁在被官府追捕的时候还会回自己的老窝,可是没想到这个林天龙胆子还真肥,居然真的回来了。
  但是再跟他见了面之後,如月只觉得自己一个头两个大,那家夥一看就是那种典型的莽夫,没有什麽心计,但是也极有可能大字不识,那麽那份名单最大的下场就有可能是被扔掉了。
  不管怎麽说,即使被扔掉也比落入官府的手里强。如月这样想著,却又忍不住埋怨十三组的组长,也就是那个被杀的县官。好不容易发展出来那麽多的“种子”,却没有及时的上报,估计是想一次多报几个,希望能得到上面的嘉奖吧,没想到,名单还没报上去,自己的命却没了。
  该死的!如月恨恨的想著,失去了名单,就无法联络这些“种子”,幸好那个组长被杀之前刚刚领了一批长生粉回去,但是,这两个多月下来,估计那些“种子”也快要发芽了,要是不能及时的提供给他们长生粉,这些“种子”,可就都要暴露了。
  一想到那个老不死的接著这个机会把自己指使到这个鸟不生蛋的地方,如月便恨的牙痒痒的。总有一天……她一定会要那老家夥好看。
  看到如月脸上的表情变幻莫测,青年识趣的没有说话,看著手中逐渐成形的药丸,心里一阵气闷,在这个要什麽没什麽的破地方,他真是待够了,这里的女人简直就是陈善可乏,没有一个能入眼的。可偏偏碍於他们“贫民”的身份,无法去花街柳巷寻欢,真是受够了。
  用力一捏,把即将成型的药丸捏成碎片,青年看了看还在沈思中的姐姐,决定晚上偷偷下山去找点乐子。
 
  林天龙的小院中有一个天然的温泉,并不是很大,但是洗澡很方便,於是林天龙干脆在温泉周围搭了一个小棚子,作为自己泡澡的地方。
  “天龙……”两条白皙的手臂缠住了林天龙的胸膛。
  “干……干嘛……”林天龙抖了抖,胸前的水珠掉了下来,滴进水里,泛起几圈涟漪。
  “不干嘛……”柳易尘狭长的凤眸眨了眨,嘴角挂著一丝笑意,从身後搂住林天龙,用两根手指夹住了他胸前的红果。
  林天龙额角爆起三根青筋,忍不住想要破口大骂,没干嘛你的手指在干嘛。
  “滚开,老子澡还没洗完呢。”回手一个肘击,虽然被柳易尘轻松的挡住,好歹也离开了他的怀抱,往远处游了一点,林天龙甩了个白眼给他,继续擦洗。
  柳易尘舔了舔嘴角,不急不躁的跟了上去,这个天然的温泉并不大,大约七尺来长,五尺来宽,装下两个大男人虽然不成什麽问题,但是想要拉开太大的距离也基本上是不可能的。巴巴的又蹭了上去,双手环抱住林天龙粗壮的腰部,轻轻掐了两下,结实,有力,手感真好。
  “死开……”林天龙躲避无门,只好又瞪了他一眼,只要他的动作不太过分,也就随他了。从岸边的小篮子里拿出柳易尘的那块黄|色胰子,在头发上擦了擦。淋上一些水,很快便起了很多的泡泡。
  柳易尘摩挲著手下略有些粗糙的皮肤,已经半勃的分身在林天龙的臀瓣之间默默擦擦。滑溜溜的Gui头时不时就在|岤口磨蹭两下,经过这麽一番刺激,粗长的肉茎彻底的膨胀起来。
  (10鲜币)三日缠绵-55(愉悦的OX)
  “嗯……”柳易尘带著浓浓的鼻息呻吟了一下,Rou棒在两片臀瓣之间,摩擦的更起劲了。
  “你这发情的混蛋,我还在洗澡,你……你就不能等等吗?”林天龙骂道,一头的泡沫让他睁不开眼睛。
  看到睁不开眼睛的林天龙,柳易尘眼睛一亮,脸上露出一个略显邪恶的微笑。抓起岸边的腰带……
  “我操……柳易尘你他妈的绑我干嘛。”双手被柳易尘按在头顶,随後又被自己的腰带绑住,回过神来的林天龙立刻破口大骂。
  伸手拉著林天龙靠在岸边,柳易尘把他压倒在草地上。初秋的草地虽然还带著几分绿意,但绝大部分的草已经开始发干,发黄。
  後背被略干的草地划过,并不疼痛,却有些痒痒的感觉,被柳易尘按在地上,基本上,林天龙已经明白了他的意图。
  “混蛋!让我先把头上的东西弄掉。”林天龙脸红的挣扎著要起来,却被对方完全的压制住。
  “你……唔……”话还没说完,嘴巴已经被人堵住了,炙热的舌头带著浓烈的欲望不住的在口腔翻搅。
  赤裸的身体,紧密的贴在一起,中间几乎没有一丝缝隙,原本就被撩拨的有些兴奋,此刻林天龙下身的肉茎也已经完全的葧起。两根柔嫩的分身被一只白皙的手掌握在一起,上下套弄著。
  “嗯……”从鼻翼里溢出一声呻吟,林天龙完全的兴奋起来,肌肤上泛起一层细小的疙瘩,胸前的||乳|粒非常有精神的挺立起来,硬邦邦的,诱人采摘。
  舌尖沿著脖颈的脉络细细的舔舐,感受著脉搏的震动,一跳一跳,仿佛两人的心跳已经重合在了一起。濡湿的舌尖继续下滑,在结实的胸膛上游走。
  灵巧的舌卷住硬硬的小肉粒,双唇一夹,用力的吸吮起来。
  “嗯啊……”双眼无法睁开,双手又被绑住,林天龙全部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皮肤上。
  湿湿的,软软的东西,划过自己的胸前,随後又含住了自己的||乳|粒,随之而来的大力吸吮让林天龙耐不住呻吟一声。从来不知道自己的胸部很敏感,敏感到被人一吸居然有那麽强烈的快感。
  软软的舌似乎放弃继续调戏那颗可怜的朱果,沿著腹部肌肉的线条缓慢的舔舐。濡湿的感觉的在自己的小腹上画著圈,原本只有一点痒痒的感觉,在视觉被剥夺後被无限制的放大。小腹微微的颤抖,林天龙几乎可以感觉到自己的分身滛靡的分泌出大量的液体,滴落在小腹上方。
  “嗯……你这混蛋,要做就快做啊。老子等不及了。”不住的扭动著身躯,腹部那种痒痒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後|岤似乎流出了不少的液体,每一次的收缩都有一种粘腻的感觉。
  “天龙别急啊,昨天,你可是让我难受了很久呢。”柳易尘扬眉一笑,可惜林天龙看不到此刻他的笑容,不然绝对是有多远跑多远。
  “啊……什麽昨天……你快……啊……”根本不清楚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林天龙只感觉自己的下身似乎要燃烧起来了,难耐的缩进後|岤,想要伸手抚慰自己的欲望,却又完全做不到。正当他难受的要死的时候,一个温暖湿润的地方忽然包裹住他的分身。
  “柳……”林天龙惊呼,他的头一个反应是柳易尘主动让自己干,但随即反应过来那完全是不可能的是,随後一个软软的物体在自己Gui头上摩擦的感觉让特确认了自己的想法。
  虽然并不是真正的占有柳易尘,但是想著那张粉红色的双唇吞吐著自己性器的情形,林天龙忍不住更加的兴奋。
  “哦哦……爽死了……”林天龙开始大声呻吟起来,双腿分的更开,方便柳易尘含的更深一点。
  口中含著一根粗大的Rou棒,柳易尘脸上并没有什麽屈辱的表情,尽可能的吞的更深一下,林天龙卵蛋旁的耻毛让他的鼻子有些发痒。
  “哈啊……後面……快弄我後面。”林天龙的下半身原本还泡在水里,此刻汹涌的快感刺激的他的後|岤更加的敏感,干脆的翘起双腿,把身体向上蹭了蹭,屁股抬高,把滛靡的洞口暴露在柳易尘眼前。
  三根细长的手指很快便如他所愿的插进了柔软的密|岤,不知是不是前戏过於爽快,柳易尘根本没有扩张什麽,紧致的密|岤已经贪婪的吞咽了三根手指。
  “噢……好爽,好舒服……”林天龙滛声低吼,屁股不住的扭动著。
  柳易尘一手扶住他的荫茎,方便自己替他舔弄,另一只手快速的在密|岤里抽锸,柔韧的手指十分灵巧,不时换个方向,戳弄著密|岤。
  “啊……那边……”林天龙被前後的快感刺激的舒爽无比,嘴角微张,一缕透明的丝线滴落在草地上。
  猛的收紧了後|岤,滛靡的肠壁突然夹住在里面穿梭的手指。
  “嗯?”手指无法动弹,柳易尘不解的抬起头。
  头上的泡沫已经被风干了,林天龙睁著一双通红的眼睛,眼中雾气弥漫,明明是瞪人的神情,却看的柳易尘心里仿佛有小猫在抓一样,痒的受不了。
  “混蛋!”林天龙咬紧了下唇,厚实的唇瓣上留下几个明显的牙印。
  “快点……”
  “什麽?”没有听清对方的话,柳易尘不自觉的扬眉。
  “我说你他妈的快点进来,用你的大Rou棒狠狠的干老子。干到老子爽为止!”林天龙用双腿夹住柳易尘的腰,向前一勾,恶狠狠的吼道。
  听到林天龙的话,柳易尘的眼睛突然一亮,眼中闪烁的狂热让林天龙有点头皮发麻。
  “宝贝儿……放心,我保证用我的大Rou棒把你干的欲仙欲死。让你爽到极点。”柳易尘邪邪的笑著,眯起的眼睛看起来十分危险。
  双手扣住林天龙的大腿轻轻一掰,被手指抽锸的十分柔软的密|岤立刻暴露在眼前。
  (10鲜币)三日缠绵-56(追踪)
  握住自己的荫茎,对准洞口轻轻一顶。哧溜一声,柳易尘粗大的肉茎毫无困难的捅了进去。
  “嗯……天龙的小嘴可真棒,含的我紧紧的。”柳易尘闭著眼体味著林天龙紧致的後|岤带来的快感。
  “嗯啊……好大……快点……”被柳易尘之前的行为勾引的性起的林天龙,忙不迭的催促著他。
  “好,我这就来喂饱天龙这张贪婪的小嘴。”柳易尘伸出舌头,鲜红的舌尖沿著嘴唇滑了一圈,表情十分的饥渴。
  “啊啊……再快……顶那里……噢,好爽。”肛口被撞击的发麻,柔嫩的肠壁被快速抽锸的Rou棒摩擦的发烫,体内的敏感点被一次又一次的顶弄,潮水般的快感彻底淹没了他。
  “唔……天龙的这个小洞真是太滛荡,紧紧的吸住我不放。”柳易尘紧闭著眼睛,嘴里喃喃的说著一些让人羞耻的话语,腰部摆动的力度越来越快,啪啪肉体撞击的声音清晰可闻。
  “噢噢噢……不行了……爽死了……要泄了……”绑住双手的腰带不知什麽时候已经松脱了,林天龙用手握住自己的肉茎大力的套弄著。
  “嗯……好爽啊……天龙……我也要泄了……泄给你了,把你这个小洞全部填满……”柳易尘咬紧牙关,额角上的一层细密的汗珠,白皙的脸庞此刻一片晕红。
  “哈啊……”林天龙高叫一声,手上的动作一停,硕大的Gui头抖了抖,猛然喷出大量白色的液体。这些粘腻的液体喷出很远,脸上也沾上几滴。
  看到林天龙脸上沾染著白液,看向自己的眼神一片迷蒙,柳易尘呼吸一窒,一声长吟,达到了高嘲。
  “唔……呼……呼……爽死了。”软绵绵的趴在林天龙天上,不在意两人之间粘腻的体液糊成一片。柳易尘满足的大口喘著气。
  “嗯……好……好爽……”林天龙只感觉眼前发亮,脑中一片空白,除了刚才的快感,一切都不存在了。
  “天龙你真是太棒了。”柳易尘眉开眼笑的在对方的唇上舔了舔,从心里升起一股浓浓的满足。
  “嗯……”林天龙还迷迷糊糊的,根本不知道他说了什麽。
  休息了好一会,两个人才回过神来,相视而笑。林天龙倒是没觉得有什麽羞耻的,这种事两个人开心就好嘛。
  再一次在温泉里洗掉全身的粘腻,柳易尘体贴的替林天龙清理了後|岤,随後两人穿好衣服,回卧房休息。
  十分疲倦的林天龙爬上床後,很快就沈沈睡去,柳易尘十分爱怜的在他鼻子尖上轻啄两下,也带著满足的笑容闭上眼睛。
  刚刚躺下没一会,柳易尘突然睁开眼,寒芒一闪,抓起一件衣服,一个翻身,从窗子里跳了出去。青色的长袍在月夜下十分的隐蔽,柳易尘翻上房顶,紧追著一个黑影,朝著山下奔去。
  如非穿著一身黑衣,鬼魅般的在树林里穿梭,对自己轻功的自信,让他完全没发觉身後还跟著一个人影。其实这也不能怪他,在组织里,他们姐弟俩靠的就是毒药和轻功这两项才能混到今天的地位,因此,他相信,一般人绝对没办法发现他的踪迹。
  跟在他身後的柳易尘也是非常的惊讶,他的轻功师承自困龙老人,质量自是不俗,但前面这个黑影的速度却让他不敢小觎,自己使出了九分力才能保证不把他跟丢。一个轻功这麽好的人,为什麽会潜藏在林天龙的寨子里呢?
  两条黑影一前一後飞进了一座小镇,柳易尘小心翼翼的跟著前面的黑影,然後哭笑不得的看著黑影大大方方的在一个角落里脱掉了夜行衣,换上一身黄|色长衫,走进一家青楼。
  虽然只是一家很小的妓院,但此刻里面依然灯火通明,不少的客人还搂著姑娘在彻夜狂欢。脱掉了夜行衣的如非露出了那张俊俏的脸庞,自然是很讨姑娘的欢心,不少还没有客人的姑娘已经围了过来。
  如非立刻从善如流的左拥右抱,非常熟练的在一群脂粉当中享乐起来。
  柳易尘可怜兮兮的蹲在房檐上面,听了一晚上的活春宫,没办法,为了防止这个年轻人是到这里来和别人碰头,所以柳易尘的眼睛几乎完全没有离开过他。一整个晚上,他只能默默的听著如非和几个姑娘们的调笑温存,以及观看他夜御三女的狂野战绩。
  “他妈的……”恨恨的骂了两声,在房檐上蹲了一晚上的柳易尘捶了捶酸麻的双腿,眼看天就要亮了,那个青年才满足的从第三名姑娘身上爬起来,慢条斯理的穿好衣服,离开了妓院。
  恶狠狠的盯著前面疾驰的黑影,柳易尘简直要吐血了,本以为是那个组织的J细出来通报情况,没想到等了一晚上,只不过是一个饥渴的小子去逛妓院。虽然他的轻功著实不错,值得怀疑,但是浪费了一晚上和林天龙温存的时间,而且还没有任何的收获,这个事实还是让柳易尘非常的不爽。
  眼看著黑影跳进了如月的院子,柳易尘的眼睛眯了眯,对方的身份已经是昭然若揭了,就算对方不是那个组织的人,就凭这种功夫,也不应该走投无路,潜伏在这里,他们的身份绝对不简单……
  确定了黑影的身份後,柳易尘几个起纵回到了林天龙的小院,依旧从窗户翻了进去,脱掉了外袍,正想钻进被窝,却看见林天龙偶然翻身,伸手在本应睡著柳易尘的地方摸了摸,没摸到,眉头不自觉的蹙了起来。
  迅速的脱掉衣服钻了进去,轻轻的把刚刚那只失落的手放在自己身上,依旧在梦中的林天龙似乎感觉到了身旁的人,那只大手在他腰上掐了桥,确认他就在自己身边後,簇紧的眉头便打开了,脸上一副满意的神情。
  柳易尘忍不住裂开了嘴,笑的像一只狐狸一样。
(10鲜币)三日缠绵-57(对他好一点)
  林天龙这种自发的寻找他的习惯让他非常满足,当习惯变成自然,他相信林天龙以後根本没有离开他的机会了。
  **
  清早,经过一次舒爽的欢爱和充足的睡眠的林天龙早早的爬了起来,看看身旁还在沈睡的柳易尘略有些惊讶。
  平日里总是比他早起的人,怎麽今天睡的这麽熟?昨天他并没做很多次啊?一想昨天的情形,林天龙莫名的有些不好意思,脸上有点发热。眼光偷偷的瞄了瞄柳易尘。
  晶莹白皙的皮肤几乎吹弹可破,长长的睫毛在眼眶下面撒下一圈青色的阴影,粉红色的双唇轻轻的抿在一起,不知道是做了什麽美梦,嘴角微微勾起一抹弧度。
  心里溢满的了温馨的感觉,林天龙轻手轻脚的从他身上爬了过去,刚翻到一半,本应沈睡著的人却突然伸出手,扣住他的後脑压了下来,狠狠的吻住了他。
  满足的从林天龙的嘴里汲取了足够的味道,柳易尘这才松开了手,对著对方泛起红晕的脸笑了笑,翻个身又睡著了。
  大口喘气平稳著自己的呼吸,林天龙有些不可思议的看著又陷入沈睡的柳易尘,犹豫著伸出手在他眼前晃了晃,一点反应都没有,忍不住有些黑线……
  这家夥刚才分明就没有睡醒……
  林天龙简直不敢相信,他居然在半梦半醒之间也不忘记占自己的便宜……
  “混蛋……”喃喃的骂了一句,林天龙愤愤的转身离开,走了没几步,停了一下,又转了回来,绷著一张严肃的脸,一边压被角一边磨叨:“白痴,早上天气这麽凉,也不知道盖好被……”
  掖好了被角,满意的笑了,随後又觉得有点尴尬,只好自己安慰自己说,疼老婆是老公的职责,然後眼角眉梢都带著笑意的走出房去……
  “老大,老大。”大头从前院的小门里走了进来。
  “小点声。”林天龙瞪了他一眼,有些担心他的大嗓门会吵醒柳易尘。
  “啊?”大头愣了一下,随即注意到林天龙的神情,忍不住偷偷乐了,嘿嘿,老大还蛮会疼媳妇的嘛。
  “什麽事?”看到大头笑的贱贱的表情,林天龙有些不自在,干咳两声问道。
  “哦,是这样,前天咱们已经把粮食买回来了,不过昨天检查仓库的时候,发现盐和各种调料都不多了,所以我正要下山去买点,顺便过来问问,老大有没有需要带上来的东西。”
  “我离开这三个月里,咱们做“买卖”了吗?”林天龙沈吟一下,问道。
  “没有。”大头摇摇头。林天龙当初留书出走,害的寨子里乱了半个月,大家做事都提不起精神,更别提出去打劫了。
  “那今年过冬的钱够吗?”林天龙有些担忧。寨子里的汉子大部分都是拖家带口的在山上生活,困龙山是个很贫瘠的山坳,动物也很少,土地更是无法耕种,迫於无奈,他们才会偶尔打劫一次,为的就是能够平安的熬过冬天。
  “应该是够了。”大头琢磨了一下,算了算仓库里的东西和账房里的钱。
  “那就好。”林天龙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那老大你还要买什麽东西吗?”大头继续问道。
  “不用了,我不缺什麽。”林天龙摇摇头。
  “那……嫂子呢?不用给嫂子买点什麽吗?”大头悄悄瞟了一眼房间的方向,提示般的说道。
  “唔……”林天龙一时语塞,说起来,他还真不知道柳易尘需要点什麽,除了上次那个银钗,他好像从来没替他买过什麽东西。
  看到林天龙的表情,大头鄙视的撇撇嘴:“老大……不是我说你,疼媳妇不是嘴上说说就行的,嫂子那麽漂亮,你要不对她好点,我们都看不过去。你看我那黄脸婆,跟了我四年了,无论是她的生辰,还是什麽七夕,新年,我都会给他买点东西,不用太贵重,但是你得让她知道,你心里有她。说实话,嫂子这麽漂亮,还肯跟你来咱们山寨,我们都有点惊讶。如果你要对她不好,我们都瞧不起你。”
  林天龙不好意思的搔搔脸,被大头一说,他才发现,他好像一直在享受著柳易尘的照顾,经常给自己买好吃的东西,睡觉的时候会把被窝捂热换给自己,就连欢爱的时候,也都很照顾自己的感受……
  现在想起来,忍不住有些汗颜,自己好像真的没做过什麽讨好他的事……
  “呃……那你说……应该送点什麽呢?”林天龙没什麽经验,只好咨询一下看起来“似乎”经验丰富的大头。
  “嘁,女人嘛,无非最喜欢那些胭脂花粉,首饰之类的,我这麽多年的经验告诉我,送这些东西准没错。”大头笃定的说道。
  林天龙悄悄流了一滴冷汗……
  胭脂?花粉?
  首饰也就算了,胭脂花粉什麽的还是免了吧,柳易尘是扮女人,又不是真的是女人,怎麽可能喜欢那种鬼东西。
  “呃……你嫂子不喜欢那些胭脂花粉之类的。”林天龙讪讪的说道。
  “也对……”大头琢磨了一下,点头说道。“嫂子的功夫真不是盖得,侠女的确不会特别喜欢那些胭脂什麽的。那她平时有什麽喜好吗?”
  林天龙默默的摇了摇头。
  大头立刻一脸的鄙视。那种鄙视明明白白的写在脸上,让林天龙都觉得不好意思再看下去。
  “我说老大……我真纳闷了,这嫂子究竟是怎麽看上你的……你怎麽就连大嫂喜欢什麽都不知道啊……”大头很无语。虽然他知道自己的老大一向都是走狂野路线的,可也不能连自己的媳妇都不关心吧。
  “呃……”林天龙继续汗颜,虽然从某种角度来说,他知道柳易尘很喜欢自己,但是,总不能让他诚实的告诉大头,你嫂子很喜欢捅你大哥的屁股吧……
  “真是服了你了。”大头无力的摇头。“不管怎麽说,反正你只要平日里仔细观察,肯定就能找到嫂子喜欢的东西的。到时候你再准备吧。”
  (10鲜币)三日缠绵-58
  “恩,好。”默默点了点头。林天龙决定,等今天柳易尘醒来,他就要开始自己观察他的喜好,做一个体贴的丈夫。
  “行了,那老大我走了。”大头挥挥手就要离开。
  “啊,对了。”林天龙连忙叫住了他。“你买个手炉吧。”这两天天气逐渐变凉,看著柳易尘那纤细的身体,倒真让人担心他会著凉。
  “好!。”大头咧嘴笑了笑,转身离开了小院。
  看著大头离开,林天龙回头看了看自己的房间,眼中泛起几抹柔情,刚刚大头的话让他这三个月的回忆开始不住的涌动,柳易尘对他的好一点一滴的浮现出来,那股浓浓的柔情蜜意让他粗犷的脸庞柔和起来。微微勾起嘴角,林天龙决定,要去打听一下柳易尘的生辰,给他准备一份礼物。
  
  “姐,这林天龙都回来两天了,怎麽都没出他的院子?”如非看向如月的目光中有著一丝不解。按理说这林天龙回来了山寨,应该很快就开始处理事务,怎麽会连续两天连院门都不出呢。
  “不知道。”如月冷冷的看著紧闭的小院大门,眼中神色深沈。
  林天龙的小院和山寨的後院之间还有些距离,而且他的小院除了大头他们外,一般都没人会去。
  这两天,除了吃饭时间外,林天龙基本上没怎麽出院子,这也让存心想要接近他偷取名单的如月恨的牙痒痒。
  “该死的……我除了远远的看过他一眼,根本没机会接近他。”如非咬了咬牙,看著小院的目光满是怨恨。一般寨子里的人都会在大食堂吃饭,只有少数几个人会在小院用餐,除了大头,螃蟹,猴子他们,只有他姐姐因为照顾小圆的缘故,才能进入小院,可如非在山寨里可没有如月的待遇,除了每天按照惯例来帮帮如月,他一点接近小院的机会都没有。
  如月心不在焉的调制著手上的药剂,她不知道这林天龙究竟打的什麽主意,为什麽压根就不走出小院,这让她有些无所适从。
  原本当初接下这个任务的时候,她并没有抱太大的希望,毕竟谁都知道,一个要逃亡的人,轻易根本就不会会老家,怕给自己的家人添麻烦。没想到林天龙真的回来了,却让如月有一种无法下手的感觉……
  前几天下午,得到林天龙要回山寨的消息时,她心里充满了狂喜,在她看来,凭她的姿色,勾引一个穷乡僻壤的山贼那完全就不费吹灰之力,虽然知道林天龙是带著夫人一起回来的,但是她根本就不担心,想也知道 ,一个那麽粗鲁的山贼娶的老婆能好到哪去,根本不会是她的对手。没想到,柳易尘那绝色的容貌犹豫一盆冷水,把她浇了个彻底……
  虽然不想承认,可不得不说,只凭样貌来说,那个柳易尘比自己出色了不是一星半点。但是在她看来,自己也不是没有机会的,想来男人都好色,这林天龙一个莽夫就更不会例外,只要自己能接他,也不是完全不可能,可让人气愤的是,整整两天,林天龙几乎就没出过那个小院。
  不出小院=没有接近的机会=没法弄到名单=无法脱离老不死的控制。
  越想越憋气,那种机会近在咫尺,却无法接近的感觉让如月心头一阵火起,当啷一声,手中的药剂被她摔的粉碎。
  “姐……”如非被吓了一大跳,怔怔的看著如月。
  “没事……”如月的脸上寒霜笼罩,勉强压下心头的怒火说道。
  “姐,不如我潜进院去看看?”知道姐姐是为了名单的事烦心,如非立即自告奋勇。
  “不行。”如月沈声呵道。“现在咱们还在暗处,没有暴露,万一你被那女人抓住了,咱们就彻底没希望了。”
  “那……”如非犹豫了一下,说道:“那咱们要不要报告组长,说林天龙回来了,让他们派人过来帮咱们……”
  如月扭过头狠狠的瞪了如非一眼,吓得他立刻闭嘴。
  “蠢货,如果那个老不死的知道林天龙回来了,这个功劳咱们肯定抢不到了。”
  如非讪讪的闭上了嘴。
  “还有……”如月的语气又凌厉了起来。“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最近在琢磨什麽。在这段时间,你要是再敢半夜出去嫖妓,我就打断你的腿。”
  “知……知道了”如非连忙低下头,生怕如月看出来自己昨天刚出去过。
  看到如非低头不敢说话的样子,如月微微叹了口气,自己这个弟弟,其他都还好,唯独这好色的毛病是无论如何都改不了,要不是因为他无意中调戏了那个老不死的孙女,他们俩也不会被压制的这麽凄惨。
  “行了,你回去吧。”如月把刚刚捏出的药丸收好,把如非打发回去了,毕竟现在她住的地方有不少的女眷,虽然如非是来帮她做药,可一个大男人待的时间太长也不好。
  “那我回去了,姐。”如非把手上的工具收好,跟如月打了个招呼,朝著山寨另一边的院子走去。
  “柳……”林天龙看著正在看书的柳易尘张了张嘴,下半截话没有说出来。平日里,混蛋,喂之类的喊习惯了,突然喊他名字还真有不习惯。
  “嗯?”微微侧过脸,看到林天龙犹豫的样子,柳易尘眼珠一转,笑著说:“天龙,你叫我夫君我不介意的。
  “放屁!老子才是丈夫。”林天龙跳脚。怒视柳易尘。
  柳易尘也不著急,抿起唇,饶有兴致的看著他继续说道:“那你也可以叫我的名字。”
  “咳咳……柳易尘。”林天龙叫出了第一声,还是很不习惯。
  “不用叫全部,你看,我不是也只叫你的名而已。”柳易尘循循善诱,不断的诱导。
  “易尘……”喃喃张开嘴,吐出两个字,林天龙感觉自己的脸上有些发烫。明明只不过是叫了两个名字,但是却,莫名其妙产生了一种亲密的感觉。
  听到易尘两个字,柳易尘的脸上立刻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立刻应答道:“什麽事?”
  (10鲜币)三日缠绵-59
  “呃……你的生辰是什麽时候?”林天龙经过昨天大头的提醒,反思了一下,自己似乎真的应该给柳易尘买点礼物。
  “我的生辰?”柳易尘有一丝不解。“怎麽,天龙怎麽忽然对我的生辰感兴趣了?”
  “没什麽……就是……就是想知道,你不说就算了。”林天龙眉眼中露出几分尴尬。
  “我说。”柳易尘放下手中的书,凑了过来,笑眯眯的。“天龙关心起我的事了,我怎麽能不说呢。”
  “老子才不关心你,你爱说不说。”温热的身体贴在自己旁边,林天龙不自觉的後退一步,原本刚刚从椅子上站起来,这一步的距离又逼得他坐了下去。
  “离……离老子远点,老子现在不想上床。”林天龙有些底气不足,不知道为什麽,每当柳易尘离他非常近的时候,他似乎就很容易陷入欲望当中,浑身发软,这也就直接导致了,经常是柳易尘一挑逗,他就无法抗拒的被压倒,然後吃个彻底。
  有了那麽多次的血泪史,他已经学会了,当他想要保持清醒,就必须要保证柳易尘跟自己之间要有一定的距离。
  林天龙这麽迟钝的家夥都感觉到了,柳易尘怎麽可能感觉不到,但是与林天龙不同的是,他只是欲望勃发,但却不会浑身发软,这也就保证了他在上面的位置不会动摇,因此,他可是很乐於在无人的角落里,好好调戏一下林天龙。
  不过此刻,看到林天龙一脸不爽的样子,柳易尘也只好摸摸鼻子,老老实实的退回自己的椅子上,不再靠近。
  “我的生辰是十月初三。”柳易尘一脸好奇,他很想知道天龙问他的名字是想要干嘛。
  “十月初三?”林天龙算了一下,随後大吃一惊,“那不就是十天之後。这麽快?”
  “嗯,没错,天龙有事?”柳易尘点头。不明白林天龙这麽惊讶是为什麽。
  “呃,没事。”随意的挥了挥手,林天龙开始琢磨,应该送他什麽东西才能代表自己的心意呢?
  既然天龙不想说,柳易尘自然也不会追问,耸了耸肩膀,视线又转移到手中的书上。
  “你……有什麽想要的东西吗?”思来想去也想不出什麽合适的东西,最终林天龙决定,还是直接问柳易尘比较方便。
  “想要的东西?”用疑惑的目光看著林天龙,看到对方认真的神情,柳易尘也开始思索。
  想了一小会,忽然展颜一笑:“我最想要的东西近在眼前。”
  “什麽东西?”一时反应不过来,林天龙反射性的问道。
  柳易尘没回答,只是笑吟吟的看著他。
  林天龙莫名其妙,左看右看也没看出周围有什麽贵重的东西。
  “到底是什麽啊?”林天龙不满了,这家夥就不能有话直说吗,自己屋子里如果有他想要的东西,直说不就完了,自己完全可以送给他啊。
  柳易尘站了起来,走到林天龙面前,直直的看向他的双眼,唇带笑意:“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啊。”
  林天龙一下子愣住了,从对面那双漆黑的眸子中,可以清晰的看到自己的身影,柳易尘眼中,唯一的身影。
  林天龙的脸──慢慢的红了。
  “你……我……老子……”林天龙有点语无伦次了。
  正在柳易尘想要再进一步,吻上他的双唇时,院外忽然传来了螃蟹大嗓门的吼声:
  “老大!──”
  “来了。”慌里慌张的推开了柳易尘,林天龙急匆匆的从窗户里跳了出去,速度快的连柳易尘都反应不及。
  眼看著到嘴的美食又跑掉了,柳易尘遗憾的咂了咂嘴,算了,来日方长,毕竟两人也不能总是腻在床上不做其他的事情。
  “啊,老大,你怎麽了?脸怎麽这麽红。”螃蟹的声音从院门外边传来。
  “我没事。”林天龙的声音似乎有点底气不足。
  “不会是病了吧,要不要找如月给你看一下。”
  “罗嗦,说了老子没事了。闭嘴。”这声音怎麽听怎麽像是欲盖弥彰。
  “真的,要是病了……啊……好疼。老大你干嘛打我。”螃蟹的声音带著一丝委屈。
  “说了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