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重生霉女大翻身-第18部分

他老妈投去了鄙视的目光。
看到老妈难过得红了眼圈,他忍不住对罗莉怒吼:“我爸妈生了四个小孩,又不是我的错!更何况我姐是痴呆儿,我其实不算是超生的!”
“但你家还是超生了两个小孩,对不对?”罗莉轻飘飘地说着,眼中满是对他的轻蔑和厌恶,“自己犯下的错误就要自己承担,不要妄图别人来帮你们收拾烂摊子。就像我一样,我以前也犯过一个弥天大错,可是,当时没有任何人来同情我,也没有任何人来帮我。既然我现在都能笑对人生了,你们典当金戒指和金项链又算得了什么?”
闻言,他特别震惊,本想问她究竟犯过什么弥天大错,可是她看也不看他一眼,就转身走向一旁的高档轿车,径直坐进车里,扬长而去。
他楞在当场,完全不明白她对他的态度为什么又变得如此恶劣了?就好像8年前第一次见到他时,她对他那种显而易见的排斥和痛恨……
想到这里,林逸辰的眼神更加黯淡了,因为他情不自禁地想起3年前,罗莉过10岁生日的那天
她拿着刀叉,犹犹豫豫地看向他,说:“你做的这个巧克力圣诞屋真的好漂亮,我舍不得吃……”
还有,她撅着小红唇,委委屈屈地问:“你不喜欢和我接吻吗?”
后来,当他弹着吉他为她唱《蝴蝶飞呀》时,她笑着鼓掌:“太好听了!像你这样的嗓音条件,如果不去当歌手,那就太可惜了!”
……
莉莉,你到底为什么对我忽冷忽热?这到底是为什么?!
林逸辰越想越心乱如麻,一路走一路叹气,惹得身旁的凌云不停地安慰他。
终于,在凌云的百般安慰下,林逸辰彻底想通了,他暗一咬牙,决定放弃罗莉,一心一意地好好对待王娟。
不过,他还是按捺不住心底的好奇,艰涩地开口问凌云:“你真的喜欢罗莉吗?可是你喜欢胡丽晶都喜欢整整9年了,为什么现在突然变卦了?”
凌云扬起嘴角,眼中透着深不见底的温柔:“你以前还喜欢曹老师呢,后来不也变卦了?莉莉多年来都无微不至地照顾我,我直到前几天才发现这一点,所以……”
“无微不至地照顾你?”林逸辰吃了一惊,“比如说呢?”
“比如说……”凌云春风满面,口若悬河地向林逸辰说起罗莉对自己的各种好来。
大约一刻钟后,凌云笑着总结道:“所以说,如果你是我,你也肯定会喜欢莉莉!”
车水马龙的街道上,林逸辰站在公共汽车的站台边,惊诧而难以置信地盯着凌云,眼中渐渐升起毫不掩饰的羡慕之色:“凌云,你简直比我幸福一万倍……”
林逸辰话音未落,凌云就用下巴努努缓慢进站的公共汽车:“车来了,你快上去。”
“好,我走了,谢了。”林逸辰笑着对凌云道别,接着随人流上了车。
林逸辰离开后没过两分钟,胡丽晶就急匆匆地从不远处的人行道上走过来,手里还拎着两个食品袋,每个袋子里都用一次性的饭盒装着冰粉。
“凌云!”胡丽晶站在站台边的公园门口,笑眯眯地喊着他。
凌云走过去,笑着调侃道:“怎么,你终于想通了?不打算跟我继续冷战了?”
胡丽晶不好意思地低下头,红着脸说:“对不起,两个月前,我……我太伤心了,所以才对你说了重话。这是我为你亲手做的冰粉,你尝尝。”
说着,她就把食品袋递给他,这时,她才发现林逸辰没和凌云在一起,于是后知后觉地问:“逸辰呢,他已经回家了吗?我知道他和你一起打球,所以特地做了两份冰粉给你们带来的。本来我想早点出门来看你们打球,可是没办法,我要学舞蹈,因此就来晚了。”
“嗯,逸辰已经回家了。”凌云接过食品袋,笑着说,“谢谢你,能吃到校花亲手做的冰粉,是我的福气。”
胡丽晶的小脸更红了,她娇羞地提议:“我们到那边的公园里去吧,你找张椅子坐着吃。”
凌云想了想,笑道:“还是算了,马上就到吃晚饭的时间了,你去我家吃晚饭吧,我有样东西想送给你。”
“好啊,那我们走吧!”胡丽晶的心里甜滋滋的,果然还是凌云对自己最好啊,自己以前为什么会傻乎乎地追逐了安然那么久呢?
当凌云和胡丽晶一起回到罗莉家时,罗莉正窝在客厅里的沙发上看电视,看的是当时风靡一时的动画片《哆啦a梦》。
好吧,一个心理年龄已经30多岁的女人看动画片的确很雷人,可是哆啦a梦和赵凌云一样,也是罗莉心目中的梦中情人哇,捧脸……
“莉莉,我回来了,”凌云一边换拖鞋一边说,“丽晶来了,爸妈呢?”
“爸妈去L古镇玩了,大概三天后才回来。”罗莉恋恋不舍地从电视屏幕上收回视线,转头对胡丽晶笑,“晚饭想吃什么?我请客, 我们出去吃。”
胡丽晶回报罗莉千娇百媚的一笑,大大方方地说:“今晚我亲自做饭给你和凌云吃吧,也让你们尝尝我的手艺。”
“……”看到胡丽晶胸有成竹的模样,罗莉森森地被打击了,NND,为毛她周围的女人都有一手好厨艺啊?就只有她不会做饭,有木有!摔!
好吧,小小声地补充一句,其实她还是会做以下几样菜滴:炒土豆丝、炒空心菜、熬鲫鱼汤、煮煎蛋面,还有就是会做糖醋黄瓜,没了……内牛满面……
“哦?丽晶你会做饭了?”凌云大感意外,忍不住回忆起多年前的往事,“记得小学时我们去春游,你连肉都不会切啊,还是我帮你切的。”
胡丽晶娇嗔地瞪凌云一眼:“拜托,那时我才12岁,现在我都20岁了!你们想吃什么?尽管点,我马上下楼去买菜。”
“哇,丽晶,没想到你就是传说中那‘进得厅堂、下得厨房’的优质女人啊!”罗莉顿时羡慕嫉妒恨,毫不客气地点了几个想吃的菜。
胡丽晶抿嘴一笑,默记下菜名,然后偷偷地瞥了凌云一眼,见他也是笑容满面,心中立刻一阵欢喜。
紧接着,胡丽晶就和凌云一同下楼买菜去了,罗莉童鞋则继续留在客厅里看《哆啦a梦》。
看着看着,正当她笑得前仰后合时,门铃突然响了。
她以为凌云和胡丽晶回来了,于是迅速蹬蹬蹬地跑过去,想也没想地拉开门。
谁料,一只约一人高的天蓝色哆啦a梦玩偶,竟突兀地出现在她的眼前,哆啦a梦的旁边站着一个陌生的中年男人。
“叔叔,你找谁?”罗莉疑惑地问。
就在这时,冷枭翔贼笑着从哆啦a梦的身后窜出来,很骄傲地说:“莉莉,我这招不错吧?”
“呃?”罗莉完全没回过神来。
“老板,麻烦你了,你可以走了。”冷枭翔大大咧咧地从中年男人的手里抱过哆啦a梦,随后得意洋洋地进了门。
“枭翔,你这是什么意思啊?”罗莉还是一头雾水。
“让我来解释给你听,”凌云哈哈大笑,紧跟着走进客厅,“刚才我和丽晶去商场里买调料时,恰好碰到枭翔在买哆啦a梦,结果他买了之后又不好意思扛回来送给你,哈哈哈……”
说到这里,凌云把手中装满菜肉的食品袋放到茶几上,整个人已经笑得直不起身来。
胡丽晶也笑得花枝乱颤,接着凌云的话道:“我和凌云一直悄悄地跟踪枭翔,结果就发现他多花了二十块钱,请商场外面的礼品店里的老板帮他把这只哆啦a梦扛回来,笑死人了……哈哈哈……”
“……”罗莉哭笑不得。
“笑什么笑?”冷枭翔涨红了脸,争辩道,“莉莉喜欢哆啦a梦很正常,但我一个大男人,抱着这么个毛绒玩具走在大街上,像什么话?”
“哈哈哈……”凌云和胡丽晶又是一阵狂笑,连罗莉也跟着大笑起来。
“莉莉,”冷枭翔懊恼无比,“你怎么一点儿也不能体会我的良苦用心呢?算了,我洗菜去了。”
说完,他就抓起桌上的几个食品袋,在众人的哄笑声中,讪讪地逃向厨房。
虽说胡丽晶自告奋勇地要下厨,但为了节省时间,冷枭翔还是在一旁帮她洗菜、切菜。
至于凌云和罗莉,则像大爷似的,变主为客,呆在客厅里一边看电视,一边津津有味地吃着胡丽晶亲手做的冰粉。
那啥,反正大家都那么熟了嘛,谁做饭还不是一样?
总的来说,胡丽晶的厨艺的确很好,这顿饭让大家吃得很美满。特别是凌云,一直对胡丽晶赞不绝口,夸她进步大。
晚饭后,冷枭翔就霸道地拖着罗莉出去散步了,还美其名曰“要为凌云制造单独和胡丽晶在一起的机会”。
8过,要是冷童鞋知道凌云现在喜欢的女生是罗莉了,不知道他该是如何的惊讶?
当冷枭翔和罗莉离开后,偌大的客厅内,就只剩下胡丽晶和凌云了。但见胡丽晶咬着下嘴唇,羞涩地问:“凌云,你刚才不是说,有东西要送给我吗?是什么呀?”
“你看了就知道了。”凌云微微一笑,走向卧室。
为……为什么要去卧室啊?胡丽晶的一颗心犹如小鹿乱撞,她红着脸,跟着凌云进了卧室。
只见凌云走到书柜前,拉开书柜的门,从里面取出一个精致的水晶瓶,然后笑着递给狐狸精。
狐狸精接过水晶瓶,诧异地盯着满满一瓶似曾相识的五彩幸运星:“这是……”
凌云歪头,看着她笑:“这是你以前折来送给安然的幸运星,总共一千颗。那天在公园里,你离开之后,我就把这些幸运星捡起来了。因为你折了那么久,我知道你扔了之后又会后悔,所以……”
“凌云!”胡丽晶的眼泪瞬间夺眶而出,她猛地扑到凌云的怀里,紧紧抱住他,“还是你对我最好,还是你最了解我,我真的后悔了,早知道我就不该……”
说到这里,她的话戛然而止,早知道她就不该脱光了衣服去诱惑安然啊,简直就是自取其辱!
凌云轻笑起来,柔声道:“既然已经做了就不要后悔,宁可错了,不要错过。”
顿了顿,他又补充道:“你相信我,那天我真的没有在安然面前胡说过什么,更没有指使他摔碎你的瓶子。”
“别说了,我全都相信你。”胡丽晶泪眼迷蒙地仰起头,用食指轻点凌云的嘴唇,“就算你说地球是方的,我也相信。”
凌云哑然失笑,抬手擦掉胡丽晶的眼泪:“别哭了,我向你保证,以后不管你再和谁约会,我也绝对不会再来马蚤扰你了。因为前几天我突然发现,我居然喜欢上莉莉了。”
狐狸精的小脸刷地变得惨白:“你……你说什么?”
凌云有点不好意思地说:“丽晶姐,我也变成‘恋童癖’了,连我自己都没有想到,我居然会喜欢比我小七岁的莉莉。”
生平第一次听到凌云叫自己“姐”,胡丽晶不禁双腿一软,抱着他的双臂也轻微颤抖起来:“你是说……你……不喜欢我了?”
“你不是一直希望我能把你当成姐姐吗?”凌云拉开胡丽晶的手,又走到床头柜前,从纸筒中抽出一张纸巾,“我以前一直做不到这点,但现在可以做到了。”
“……”明明是温暖的春天,胡丽晶却感到一阵直抵心扉的彻骨寒冷,就好像掉进万年不化的冰窖,从头冷到脚。
凌云用纸巾替胡丽晶擦干脸上的泪痕:“虽然安然不喜欢你,但是天涯何处无芳草,你何必单恋一枝花?追求你的男生那么多,其中也有很多优秀的,你还是想开点吧,找一个最适合你、最喜欢你的男生做男朋友,总比一味地单恋安然更好。”
“可是……可是我觉得你是最适合我的……”胡丽晶说着,忍不住又呜呜地哭起来,“你以前不是那么喜欢我吗,为什么现在变心了?为什么连你也不要我了?呜呜呜……”
凌云一楞,心底泛起隐约的刺痛,就好像被无数细细的银针扎进心脏。
就在此时,楼下不知道谁家的窗口里,渐渐飘来了一首时下非常流行的歌《宝贝对不起》:
“怕你多情,怕你多情,怕我不忍心。
雨下不停,雨下不停,心情也不定。
一千朵玫瑰给你,要你好好爱自己。
一万万句对不起,离开你是不得以。
宝贝对不起,不是不疼你,
真的不愿意,又让你哭泣;
宝贝对不起,不是不爱你,
我也不愿意,又让你伤心。
……”
“凌云,你不要……不要离开我好不好?”胡丽晶一把抱住凌云,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你做我男朋友好不好?你……呜呜呜……不要丢下我……”
凌云低头注视着胡丽晶,眉头紧皱,过了好一会儿,他才低声说:“丽晶,我不会离开你的,但是我只能当你的干弟弟或者当你的好朋友,不能当你的男朋友,因为……”
“因为什么?”胡丽晶大哭着摇晃凌云。
凌云的声音轻得就像一声叹息:“因为我已经吻过莉莉了,我打算一辈子都对她负责。”
胡丽晶不敢相信地瞪着凌云:“你和莉莉在交往了?”
凌云摇摇头:“我和她没有交往,她现在年龄太小,我打算过几年再请她当我女朋友。”
“没有交往?没有交往你就吻过她了?”胡丽晶声音颤抖地问着,全身都软了,好像随时都要倒下。就连上次安然在画室里丢下赤身捰体的她、去追罗莉时,她也没有这样撕心裂肺地痛过。
“嗯,”凌云白皙的脸颊上浮起一抹红晕,“其实她还是个小孩子,按理说我不应该吻她的,但是当时我没忍住。”
但是当时我没忍住……
凌云的这句话,就像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彻底压垮了胡丽晶的最后一丝希望。
凌云喜欢了自己整整9年,可是他从没对自己动手动脚过。以前自己不喜欢他,也根本没往这方面想,但现在细细一想,他居然因为没忍住而吻了罗莉,却从来没有因为没忍住而吻过自己……
思及此,胡丽晶不禁失魂落魄地跌坐到地上,悲痛欲绝地嚎嚎大哭起来。
与此同时,《宝贝对不起》这首歌仿佛应景般,清清楚楚地从楼下随风传来,磁性的少年歌声反反复复地唱着:
“让我相信,让我相信,你会好好的。
不必约定,不必约定,也不会忘记。
一千颗真心给你,你不要沉默不语。
一万万句我爱你,我一定会来看你。
宝贝对不起,不是不疼你,
真的不愿意,又让你哭泣;
宝贝对不起,不是不爱你,
我也不愿意,又让你伤心。
……”
听到《宝贝对不起》的歌词,凌云尴尬不已,连忙蹲下身扶起胡丽晶,把她扶到床上坐着,又不停地安慰她。
然而,不管他怎么安慰她,她还是哭个不停。
到最后,他无比心酸,也跟着她一起掉下了眼泪——毕竟,她是他深爱了9年的女孩,可就在今天,他们俩却彻底错过了……
当凌云和胡丽晶一同在屋内落泪时,罗莉和冷枭翔,并肩在风景秀丽的开放式公园里散步。
走着走着,冷枭翔的大哥大手机却突然响了。
“枭翔……”
“妈,有事吗?”
“马上回冷氏别墅来,我们和你小姨在别墅里等你!你小姨没死,她还活着!”
“……”冷枭翔拿着手机的手,无法自制地剧烈颤抖起来。黑色的砖头手机从他手中缓缓滑落,“咚”的一声掉落在地上。
“枭翔,你怎么了?”见冷枭翔失魂落魄的样子,罗莉赶紧蹲下身,从地上捡起手机,又将手机塞到他手里。
“莉莉,我有急事要马上走!”他颤着声音说完这句话,然后便转身狂奔。
跑了几步,他好像又想起了什么,于是飞快地折回来。
当她还没来得及回过神时,他就迅速俯身,在她的额头上落下一个蜻蜓点水般的吻:“你自己先回家,乖,明天我给你打电话!”
“啊?”她不知所措地看着他,而下一秒,他已经心急火燎地转身,以百米冲刺的奔跑速度奔向公园的大门!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是坏事还是好事?枭翔为什么那么着急?
罗莉站在茫茫的夜色中,在昏黄的路灯光下望着冷枭翔渐渐远去的背影,脑袋里冒出了一个硕大的问号。
冷氏别墅的客厅高贵华美,古老的烛台式水晶吊灯,暖融融的壁炉,落地玻璃窗边挂着天鹅绒帷幕。
暖金色的灯光柔柔地洒落下来,令奢华的白玉地砖反射出柔和的光。
冷枭翔好像一阵旋风般,心急如焚地冲进门,一边喘着粗气,一边问站在客厅里等候他的周局长:“妈!我小姨在哪儿?!”
“别吵!”周局长赶紧用手捂住冷枭翔的嘴,然后一把将他拽进了客厅旁边的卧室,又迅速关上房门。
“枭翔,你千万不要再大声嚷嚷!别让佣人听见了!”周局长严肃地低声叮嘱冷枭翔,“因为你小姨还活着的这件事,不能让其他任何人知道!你懂吗?”
闻言,冷枭翔的脸上顿时露出天崩地裂般的震惊神情,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僵硬地点点头。
周局长见他点了头,这才慢慢地松开捂在他嘴上的手。
“走吧,你小姨就在前面呢!”周局长轻叹一口气,她的眼睛红肿得吓人,可以看出刚才一定哭了很久。
当冷枭翔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终于走到卧室中央时
,他看到床边坐着一个三十五、六岁的陌生女人。
她长得很美,象牙色的肌肤,俏丽的瓜子脸,卷曲的亚麻色长发,秀气的红唇。此刻,她正睁着漆黑明亮的大眼睛,表情悲伤地看着他。
“小……小姨?”看到女人那似曾相识的纤柔的身材,冷枭翔试探着叫出口。
“是我,枭翔。”周玉琼情不自禁地哭了起来,“因为两年前我在漂流中出了意外,原来的容貌已经全毁了,所以我就做了整容手术……”
听到周玉琼那再熟悉不过的声音,冷枭翔三两步冲上前,一把将她搂进怀里,情不自禁地喜极而泣:“小姨!真没想到你还活着,太好了!太好了!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就这样,冷枭翔和周玉琼抱头痛哭了好一会儿,两人的情绪才总算逐渐稳定下来。
此时,只见冷枭翔用手擦掉自己脸上的泪水,转过头问周局长:“妈,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姨父不是说,小姨已经在两年前的漂流中不幸遇难了吗?为什么……”
“别再叫李想那个畜生叫‘姨父’!他不配!”不远处的冷锋一边愤愤然地说着,一边从窗户边走了过来。
听到冷锋的声音,冷枭翔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
原来除了他、他妈妈和他小姨外,他爸爸和另一个陌生的短发女人也在这间卧室里!只是,由于爸爸和短发女人刚才一直站在窗户前,所以他竟然现在才看到他们俩!
周局长的笑容有些苦涩,她指着那个短发女人向冷枭翔作介绍:“枭翔,快叫‘兰姐’,两年前,多亏她救了你小姨的性命。”
冷枭翔一愣,随后万分感激地看着张兰:“兰姐,谢谢你救了我小姨!”
“不客气。”张兰微微一笑。
“兰姐,请问你能不能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冷枭翔迫不及待地追问。
“还是让我来说吧!”周玉琼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声音再次哽咽了。
原来,事情的来龙去脉是这样的:
冷枭翔的外公外婆都是S省著名的企业家,而他外公十几年前就去世了,他外婆谢小英也在七年前去世了。
谢小英临终前,将巨额的遗产平均分成了两份,留给了她的两个女儿——周局长周萍和周玉琼。
其中,周玉琼分到的财产如下:六家公司的股权、不动产、存款、债券和基金。
此外,谢小英还留下一份遗嘱
如果这两个女儿今后有子女,那么当她们去世后,所有的遗产就由其子女继承;如果没有子女,那么当她们结婚满五周年后,假如她们比各自的老公先离开人世,那这笔遗产的三分之二就归她们的老公,剩下的三分之一则捐给中国政府。
于是,周玉琼就拥有了一笔巨额财产,而由于她没有生育能力,所以一直拖到三十一岁,她才总算与她名下的一家房地产公司里的设计师李想结了婚。
结婚后,李想便提出了一个让她震惊的要求:希望她能把她那六家公司的股权,全都转让给他一部分!这样的话,他也算是公司的股东,说话也更有分量;管理起公司里的员工来,也比较容易。
周玉琼先是吃了一惊,接着就把她妈妈谢小英去世时留下来的遗嘱给李想看。
李想看完遗嘱后,神情很不自然,但他也对此表示理解,从那以后再没提起过关于公司的股权的事。
“我原本以为……”说到这里,周玉琼不禁泣不成声,“关于遗产的事李想不会再过问了,可是……两年前,也就是我们结婚五周年的那天,却发生了一件让我一辈子也无法忘记的恐怖的事……”
此刻,冷枭翔的脸色越来越阴沉,他愤怒地握紧了拳头,身体克制不住地颤抖起来。
因为,他已经隐约猜到周玉琼接下来要说什么了:
想必是他那个禽兽不如的姨父李想,为了抢夺外婆谢小英的遗产,所以就假借漂流之名,企图谋杀他的小姨周玉琼!却又谋杀未遂!
因为,一个月前,周玉琼因意外事故下落不明刚好满两年,而她被法院宣告死亡的消息也被李想登在了当地的各大报纸上!
也就是说,现在李想已经合理合法地继承了周玉琼的全部财产,以及谢小英那笔巨额遗产的三分之二!
果然,周玉琼绝望而无助地抽泣着,继续说道:“那天,是我们结婚五周年的纪念日。李想提出要和我一起去Y河漂流冒险,以此来庆祝我们的结婚纪念日。最初的时候我还很开心,但是……后来我们坐着橡皮艇,顺着湍急的河水往前冲,我在前面,而他在我身后控制着船。当遇到险滩的时候,我兴奋地在船上放声大叫,却突然感觉自己的后脑勺好像被什么东西重重地撞击了一下,然后我的身体就失去了平衡,一下子掉进了河里!我不熟悉水性,所以吓得魂飞魄散,大声呼救,希望李想能够救我。可是,他却在橡皮艇里冷冰冰地看着我,一脸无动于衷的样子,任由我被急速的水冲走。后来,幸好小兰碰巧从河边路过,并且出于好心而救了我……”
“他妈的!李想真是禽兽不如!老子现在就去杀了他!”冷枭翔暴跳如雷地从床边猛地跳起来,不顾一切地想往卧室外面冲!
“枭翔!别激动!你冷静点!”冷锋一个箭步挡在了冷枭翔的身前,心急如焚地劝说道,“你杀了李想,你自己也要判死刑!亏你还是法律系的,你怎么能这么莽撞呢?!”
“是呀,枭翔,你千万不要激动,不要去做傻事啊!”见冷枭翔居然扬言要去杀人,周局长急得一下子哭了出来,也赶紧挡在了他的前面,“其实我和你爸爸一年前就和你小姨联系上了,不过我们一直没告诉你,因为觉得你还小,怕你接受不了这个打击!但现在你已经二十岁了,是成年人了,所以我们才告诉了你这件事!因为我、你爸爸还有你小姨,我们都相信你能理智对待这件事的!还有,你想过没有,如果你杀了李想,被判故意杀人罪,那妈妈爸爸该怎么办,要白发人送黑发人吗?你本身就是学法律的,千万不能知法犯法呀……”
周局长越哭越厉害,已经变成了一个梨花带雨的泪人儿。
此刻,面对亲妹妹的惨遭横祸,面对自己儿子冷枭翔的口不择言,她平日里的自信从容早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你妈妈说得对,枭翔,你不能冲动!”张兰三两步走过来,严肃地说,“你爸妈把这件事告诉你,就是想让你帮忙想办法!不是让你来越帮越忙的!”
“枭翔,你千万不能去杀李想啊,为了那个混蛋,真的不值得哪……”周玉琼跌跌撞撞地跑到冷枭翔面前,泪眼模糊地望着他,“小姨知道你是个好孩子,小姨也知道你心疼小姨,可是……你是学法律的呀,小姨希望你能用法律手段来解决这个问题,好吗?”
经众人这么一劝,刚才被愤怒冲昏了头脑的冷枭翔,总算慢慢冷静下来。
他略一思考,便急忙说道:“小姨,我们可以去调查一下,看看Y河的两畔是否有摄像头?如果能够设法调出监控录像……”
“我们已经调查过了,那条河流的附近没有任何监控录像。”冷锋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脸上的表情愧疚而无奈,“这件案子十分棘手,我已经跟律师事务所里最著名的周律师商讨了一年,却依然理不出一点儿头绪。因为,案发现场没有留下任何证据,而你小姨也没有任何人证,所以如果我们想要将李想告上法庭上的话,这场官司一定会输。”
“唯一的办法,就是希望李想能够良心发现,主动到公安局去自首!”周局长目光痛楚地看着冷枭翔,“但是,那个变态狂又怎么可能去自首?”
“最麻烦的是,你小姨被李想谋杀未遂的这件事,还不能让其他人知道!以免走漏风声,打草惊蛇!”冷锋叹了口气,接过了周局长的话,“所以目前我就只告诉了周律师,而没有告诉冷家和周家的亲戚朋友。”
“枭翔,今天我之所以让你来见小姨,是因为……”周局长沉痛地说着,“是因为,已经一年了,但我、你爸、你小姨、兰姐和周律师都没想出解决的办法,所以我们希望学法律的你,能够想出好的办法来……”
冷枭翔不由自主地握紧了拳头,咬牙切齿地说:“妈、爸、小姨、兰姐,你们放心,我一定会好好想办法,一定会将凶手李想绳之以法!绝不让他逍遥法外!”
听到冷枭翔这样说,周局长总算大松一口气:“这才是妈妈的乖孩子,像杀人这种傻话,以后可不许你再提!”
冷枭翔点点头,又转过身,郑重其事地向张兰跪下了:“兰姐,多谢你!多谢你救了我小姨!”
“哎呀!这孩子!快起来……”张兰笑着扶起了冷枭翔,又开玩笑说,“现在还没过年呢,你就算跪了,兰姐也没红包给你哦!”
此言一出,众人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但笑声中却明显包含着一丝沉重和悲痛:究竟要怎样做呢,怎样做才能将意图谋杀周玉琼的凶手李想绳之以法?!
得知自己的小姨周玉琼没死之后,当天晚上,冷枭翔就失眠了 。他在床上翻来覆去,脑袋都快想破了,可就是想不出一个解决问题的好办法。
终于,凌晨两点时,他忍不住了。在征得他爸妈的同意后,他立刻赶往罗莉家,打算把这件事告诉罗莉,让她帮忙想办法。
深夜,罗氏别墅里。
宽敞奢丽的卧室,皎洁的月光透过轻纱落地窗帘,从窗户里如水般倾泻进来,令整个房间就好像美妙的梦境一样不真实,交错着凌乱的光影。
此时,罗莉坐在床边,关切地问身旁的冷枭翔:“枭翔,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为什么大半夜的来找我?”
“莉莉、凌云,有件事我想请你们帮忙……”冷枭翔无奈地叹气,柔和的月光照在他的脸上,令他的神情看起来既悲伤又脆弱,沮丧得就像被抢走了玩具的孩子。
“什么事?”凌云好奇地问。
冷枭翔有些犹豫:“这件事很重要,你们千万不能告诉其他人。”
“放心好了,我一定会替你保密。”罗莉认真地回答。
紧着着,凌云也声称绝不会把冷枭翔的秘密说出去。
得到罗莉和凌云的保证后,冷枭翔这才放心了,把他小姨的事从头到尾地告诉了他们俩。
末了,冷枭翔很期待地看着罗莉:“莉莉,你是天才,你比我聪明多了,能帮我想想办法吗?”
“好,我尽力。但这事儿真的太棘手了,安然知道吗?”罗莉叹了一口长气,“多一个人知道,就更容易想出解决办法。”
“我还没来得及告诉安然,明天再找机会告诉他。”
“枭翔,你也不要太担心了,所谓‘车到山前必有路’,我们以后白天再来想这件事吧!现在你先睡觉,好不好?如果晚上你休息不好,那白天就更想不出办法了。”罗莉放柔了声音,耐心地劝慰着冷枭翔。
冷枭翔心烦意乱地应了一声,又在房间里来回踱了好几圈,这才像小时候一样,跟罗莉和凌云睡在了同一张床上,而罗莉睡在中间。
夜更深了,冷枭翔和凌云都逐渐睡着了。
然而,他们俩不知道的是,罗莉一直躺在床上冥思苦想,那双幽深妩媚的桃花眼里,明明灭灭地闪烁着复杂的暗光……
清晨明媚的阳光,透过粉红色的落地轻纱窗帘,淡淡地照射在罗莉半梦半醒的漆黑眼睛里,犹如点点碎金在闪闪发亮。
“莉莉,你醒了?”在粉色的轻薄纱帐间,冷枭翔微笑的脸突然在罗莉眼前放大。
“唔,几点了?”罗莉迷迷糊糊地问。
冷枭翔笑了笑:“都下午两点了,看你睡得香,我和凌云就都没叫醒你,反正今天是周日。”
罗莉娇憨地打了个呵欠,然后揉揉眼睛,下意识地往卧室门望去。
见卧室门被锁得严严实实,她这才放心了,于是神秘兮兮地看着冷枭翔笑:“我已经想到能让李想束手就擒的办法了。”
冷枭翔顿时露出天崩地裂般的震惊神情:“真的?什么办法?”
罗莉微微一笑,随后从床上坐起身来,凑到冷枭翔的耳边轻声低语了几句。
一阵熟悉的少女气息拂过,罗莉发丝间那淡淡的花香瞬间沁入冷枭翔的心脾,而他也随即神思恍惚——莉莉身上好香,香得让他忍不住想入非非……
“枭翔,我不能保证这个方法有用,”罗莉神情凝重地看着冷枭翔,“但假如你们确实想不到更好的办法的话,不妨用我这个办法放手一搏。”
冷枭翔望着罗莉, 眼里突然扬起一场迷蒙的大雾:“你说得对,那我就放手一搏,谢谢你。”
罗莉嫣然一笑:“不用谢,你回去跟你爸妈和小姨商量商量,至于是否采用,那就看他们怎么想了。”
“好,我就知道,你肯定会帮我,肯定能想出办法。”冷枭翔低低地说着,伸手将罗莉搂进怀里,“莉莉,我欠你太多人情了,这辈子也还不完……”
“别那么见外,”罗莉哑然失笑,“你是我干哥哥啊,你的小姨就是我的小姨,我当然要帮忙了。”
冷枭翔的身子微微一颤,紧接着,他咬牙切齿地在她耳边一字一句地说:“我不是你干哥哥,我是你老公。”
她哭笑不得:“枭翔,我……”
“我们是指腹为婚的!”他迅速打断她的话,一低头,狠狠亲下去封住她的嘴唇,封住他不想听的话。她喜欢的是安然,他知道,但他绝不可能放弃她!
寂静的卧室里,灿烂的阳光笼罩了房间。
小萝莉苦逼地挣扎着,却仍是被冷枭翔这只大尾巴狼霸道地压倒在床上,不容分说地一阵狼吻……
湛蓝的天空,明净得犹如用泉水洗过一般清澈。
冷氏别墅三楼的大型阳台里,数根白玉石罗马圆柱支撑着豪华的穹顶。秋千式的座位上缭绕着嫩绿的藤叶和明艳的花朵,别致典雅。
原木方桌边,罗莉和冷枭翔坐在同一架秋千上,周局长和冷锋则坐在他们俩对面的那架秋千上。
这时,只见周局长端起方桌上的清茶,轻抿一口,然后郑重地问:“罗莉,关于枭翔的小姨一事,你不是说已经想到解决办法了吗?究竟是什么办法?”
罗莉犹豫了一下,下意识地望向了阳台的楼梯口。
“别担心,你尽管说吧,”冷锋看出了罗莉的顾虑,“通往阳台的门我已经锁了,佣人们不可能突然闯进来。”
罗莉点点头,这才微笑着说:“首先,小姨必须要再去整一次容,而且要整容成跟她以前的长相完全不同的模样,要让所有的熟人都认不出她是周玉琼;其次……然后……最后……”
小型喷泉在空气中喷洒着淡雅的法国香水的味道,喷泉里,高雅悦耳的钢琴声随风飘来。
罗莉口若悬河的轻柔话语声,混合着动听的钢琴声,却好像晴天霹雳般,令冷锋和周局长不约而同地脸色大变。
“其实,归根结底,我们运用的就是一种心理战术。”罗莉凝重的目光,缓缓地先后扫过众人的脸,“只要击破犯罪嫌疑人李想的心理防线,就能促使他交代供述,从而突破全案。”
“莉莉,你不愧是天才少女!”冷锋无法置信地注视着罗莉,眼中顿时多了几分敬佩和赞赏之意,“太不可思议了,连这么绝的办法居然都被你想出来了!干爸真是对你佩服得五体投地!”
罗莉低下头,不禁微微红了脸:“干爸,你先别夸我,还不知道这个办法到底管不管用呢!”她才不是什么天才少女呢,要是按心理年龄来算,她早就是御姐了,捂脸!
“妈,我觉得莉莉的办法可行,”冷枭翔笑着问周局长,“你觉得呢?”
周局长凝思片刻,随即嫣然一笑,动人的眼波犹如阳光下的潋滟湖水,波光粼粼:“我也认为值得一试,如果这个办法行不通,我们再想其他的办法。”
冷锋朗笑出声:“只要玉琼演技好,沉得住气,那就应该没问题。莉莉,干爸多谢你了,你帮了我们家的大忙哪!”
“干爸,你先别谢我啦,希望我真的能帮到你们才好。”罗莉忐忑不安地用手绞着衣角。
冷枭翔轻笑道:“爸、妈,我觉得莉莉的计谋很快就可以实施了。因为两年前小姨就已经做了整容手术,上次我见到她时,都完全认不出她了!现在她只需要再去做一个小小的整容手术,使她的容貌与她曾经的容貌相差得更远,那就可以了!”
“行,那就按照罗莉的提议来办。”周局长带笑的眼睛里散发出醉人的光彩,就好像美丽的昙花惊艳地绽放开来,“我马上给玉琼打电话,告诉她这个计谋。”
当周玉琼从周局长口中得知了罗莉的计谋之后,她顿时大喜过望,立刻有条不紊地实施起该计谋来。
光阴似箭,眨眼间,一年就过去了,而罗莉也满14岁、读大二了。
在这期间,胡丽晶为挽回凌云的心,锲而不舍地做了种种努力,可惜毫无成效。因为凌云已经和安然、冷枭翔一样,死心塌地地爱上了罗莉。
至于林逸辰,他和王娟的感情越来越好,在她的帮助下,他终于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