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重生霉女大翻身-第23部分

,可是她的工作却泡汤了,所以绝不能让林逸辰也失去好工作。为了他们俩将来的幸福,她一定要忍耐,总会等到苦尽甘来的一天!
思及此,狐狸精微微扬起唇角,心满意足地笑了,笑得像个孩子。终于,终于有个男人愿意不计前嫌地接受她了,她觉得好幸福……
可是,凌云曾经特地为她捡起来的那一千颗幸运星,却在她跳河的过程中遗落在河里了,好可惜……
不过,或许这就是所谓的“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吧!虽然她失去了凌云,但意外地收获了林逸辰,这或许也算是上天对她的厚爱吧!
当林逸辰把想自杀的狐狸精从河里救起来后,他们俩就变成了地下情侣,而她也开始正视现实,不再颓废,不仅到学校领了毕业证,还开始积极地找工作。
至于林逸辰,在王志勇的帮助下成为了一名交警;而罗莉、安然、冷枭翔和凌云则同时考上了B大学的法律系研究生,开始读研一。
研一下期的时候,罗莉满17岁了,她那部剽窃小说《盛夏的香樟树》也终于完工。
当她把剧本送给前世导演该片的那个刘导演过目之后,刘导演果然对该片表现出极大的兴趣,并顺利说服明珠娱乐公司以及制片人,来为该片投资。
此外,为了利用“天才少女”的名气更好地宣传该片,刘导演竟热情邀请罗莉出演片中的女一号。
为此,罗莉不禁受宠若惊,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刘导演的请求。但与此同时,她也向刘导演提出一个要求,希望他能从她的朋友中挑选一个来胜任男一号或男二号。
当然了,她这么说的目的,主要就是为了给凌云制造一夜成名的机会,希望他能像她前世一样,凭借《盛夏的香樟树》成为著名的影视歌三栖明星。
经过一番深思熟虑后,刘导演同意让罗莉的朋友前来试镜,并郑重提出:假如罗莉的朋友的外形、演技等方方面面都过关,那么就让他们胜任男主角;反之,假如他们自身条件不过关的话,那么刘导演也心有余而力不足了,为了该片的票房,就只能让其他男演员来胜任男主角。
这一天,天气晴朗,阳光灿烂。
由于《盛夏的香樟树》是由罗莉亲自“编写”的小说,而罗莉本人又被选定为该剧的女一号,所以凌云、安然和冷枭翔都打算前去试镜,碰碰运气,看看能否成为男一号,与罗莉演对手戏。
最主要的是,假如能成为男一号,那么就能与罗莉有好几次激|情吻戏,咳咳……
明珠娱乐公司坐落在市中心,豪华气派的高楼直耸云霄。无数块晶莹剔透的海蓝色玻璃镶嵌在高楼的表层,在阳光的照射下,反射出耀眼的光芒。
走进大楼,乘坐电梯来到第10层,罗莉囧囧有神地发现:试镜厅外面居然人山人海,热闹非凡,上百个帅哥美女排成一溜儿长队,耐心地等待着试镜。
罗莉的出现顿时引起了一阵不小的马蚤动,几十个试镜者都兴奋地奔向她,向她索要签名,请求与她合影留念。
试镜非常残酷,很多试镜者刚进去一、两分钟,然后就垂头丧气地出来了。有的女孩子眼睛还红红的,显然是没通过试镜,明星梦破裂了。
见状,罗莉的心里也直打鼓,不确定从未有过任何演艺经历的凌云,这次能否通过试镜。
不管怎样,反正我已经尽力了,剩下的就看凌云自己了。罗莉在心里不停地自我安慰着,这才稍微好受了一点。
很快地,试镜助理过来叫完号后,又笑着走到罗莉的身边,对她低声耳语了几句。
罗莉点点头,带着凌云、安然和冷枭翔一起走进了试镜厅。
宽阔的试镜厅里,正对门的墙边放置着两张黑色长沙发,房间正中有一排原木长桌,桌后坐着的五名面试官。
这个试镜厅也太简陋了吧?罗莉默默地汗了下,然后笑着向包括刘导演在内的五名面试官打了招呼,又向他们分别介绍了凌云、安然和冷枭翔。
刘导演冲罗莉略一点头,笑道:“他们三人谁先来?”
安然、凌云和冷枭翔面面相觑了片刻,还是安然打算一马当先:“我先来吧!”
刘导演上下打量着安然:“你想饰演哪个角色?”
“姜炎。”安然毫不犹豫地说,因为姜炎是剧中的男一号。
“好,你过来,”刘导演冲安然招了招手,又把一份文件递给他,“这是你试镜的内容,你到那边的沙发上去坐一会儿,准备一下,十分钟后试镜。”
安然向刘导演道了谢,接过剧本,然后坐到黑色长沙发上,认真地看起来,而罗莉也凑上前,想知道里面是什么情节。
原来,剧本里写着这样一段情节:霸道的姜炎因为看到女一号周瑶瑶向男二号颜熙表白,所以大吃飞醋,企图强犦周瑶瑶,结果却在她的眼泪和哀求中,半途终止了强犦行为。
安然蹙眉看着手里的文件,不知不觉就急出了一身的冷汗。
虽然他早就将《盛夏的香樟树》的剧本从头到尾地看了好几遍了,但是要他在众目睽睽之下上演强犦女一号的这段戏,实在是……太有难度了!不得不说,刘导演是在故意刁难他,所以才挑了这样一段超级难演的戏份!
这时,刘导演看向凌云和冷枭翔,嘴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你们俩也过来拿剧本吧!”
闻言,凌云和冷枭翔同时走上去,接过了两名面试官手里的文件。
“我今天刚好接到一个新剧本,”刘导演用食指指节懒洋洋地敲了敲桌面,不紧不慢地说,“感觉你们俩的气质和外形很适合演里面的主角,所以你们不必演《盛夏的香樟树》里的主角戏份了,试着演一段新剧本里的情节吧!假如你们能演好新剧本,那么也肯定能演好《盛夏的香樟树》里的任何一个角色。”
啊?这样也行?罗莉惊讶地瞪大双眼,心里对刘导演口中的“新剧本”万分好奇,那到底是一部怎样的神作呢?
“你们也去那边的沙发上坐着吧,”刘导演一挑眉,似笑非笑地看着凌云和冷枭翔,脸上明显是一副看好戏的表情,“等安然演完之后,就轮到你们上场。”
凌云和冷枭翔应了一声,接着也坐到沙发上看起剧本来。
十分钟后,轮到安然和罗莉试镜了。
可是,由于这段的戏份难度太高,而安然又担心让罗莉走光,所以一直很紧张,言行上始终放不开。
最后,刘导演不得不遗憾地宣布:安然没有通过试镜,理由是饰演男一号霸气不足,没有将秦炎桀骜不驯的气质淋漓尽致地发挥出来。
接下来,就是凌云和冷枭翔的试镜了。
罗莉不知道他们俩究竟要演什么情节,于是只好忐忑不安地看着试镜现场
试镜是在浴室里进行的,淡金色的昏暗灯光下,凌云穿着白衬衣,站在盥洗台前洗脸。
哗哗的流水声响起,冷枭翔悄无声息地出现在凌云的身后:“你在干嘛?”
凌云一惊,慌乱地从盥洗台前微微抬起头来:“啊……我……在洗脸。”
“我有话跟你说。”冷枭翔的语气冷冰冰的。
“恩……”凌云含糊答应着,却没有转头。
“转过来。”冷枭翔愈发不爽,“有什么要洗的,也等跟我把话说完了再洗。”
凌云还是不肯转过脸来,用力地往脸上泼着水,胡乱洗着面颊:“等一下……”
冷枭翔已然不耐烦,抓住凌云的肩膀,硬把他的身体扳转向自己。
凌云满脸水珠的样子非常狼狈,躲闪似地低着头,似乎不敢与冷枭翔的目光对视。
冷枭翔一把捏住凌云的下巴,逼他抬高脸,迟疑了一下,用左手拇指婆娑着他发红的眼角,声音不自觉放柔了许多:“你怎么了?”
“没有……眼睛里进了点东西,所以……洗一洗……”
凌云微微垂下头,让他看起来更显得可怜。
冷枭翔叹了口气:“你哭了?”
“没有……”凌云局促地别开脸,“你刚才说有事要找我?”
“你哭什么?”冷枭翔紧逼不舍,“因为我跟别的人女人亲热,所以你生气?”
……
当凌云和冷枭翔的戏份演到这里时,一直在旁边观看的罗莉,终于如梦初醒,心里顿时有10086只草泥马疯狂咆哮而过。
卧槽槽槽槽槽!啊啊啊,这个变态的刘导演居然让她亲爱的小云云和小冷子演一对男同性恋!男同性恋啊!摔!现在真的是纯洁的1999年么?是么是么?刘导演你果断地去死吧,PIA飞你,不解释!
然而,就在罗莉暴跳如雷的时候,刘导演却双眼发光地死盯着凌云和冷枭翔,好像看到了什么稀世珍宝般,眼睛一眨也不眨……
“我没有,”凌云继续说着台词,慌忙用袖子擦了一把脸上的水迹,镇定了一下,“怎么会生气,那没什么奇怪的,很正常……”
“没什么奇怪的?”冷枭翔的额头青筋跳起,“你倒很大方明理嘛,那你来告诉我,怎么个正常法?”
凌云张了张嘴,垂下眼睛,为难地苦笑着:“这个……你本来就只喜欢女人啊……”
冷枭翔怒极反笑:“好,一点没错,我是只喜欢女人。你真聪明。那你呢?说要跟你交往之类,也都是耍着你玩的,你知道吧?”
凌云身体一僵,脸色变得煞白,勉强附和:“是,少爷的玩笑话,怎么能当真。这点道理,我还是懂的。”
冷枭翔气得喉咙发堵,一时说不出话来。
凌云也没再开口,只是低头看着地板,怔怔地发呆。过了一会,才往前机械地走了两步,偏着头侧着身子,想从冷枭翔身边挤过去。
冷枭翔一抬手就扣住他的胳膊,又深呼吸两下:“去哪里?”
“哦……”凌云反应略微迟钝,“我去……睡觉。”
“你看着我。”
凌云一声不吭,固执地偏着头。
冷枭翔抓着他,硬要逼他转过脸来,他拼命地挣扎,但力气敌不过,终于还是被迫和冷枭翔面对面,互相正视着。
凌云紧闭着嘴唇,表情竭力维持冷淡,眼睛却完全红了,狼狈地泛起了湿润的泪花……
看到这样的画面,所有的面试官全都眼冒绿光、神情激动,显然是彻底地被凌云和冷枭翔的精湛演技带入戏了。
就连腐女罗莉,此时也情不自禁地激动起来,小脸涨得通红,心里挥舞着彩球,化身拉拉队拼命替冷小攻呐喊助威:“快,快把小受扑倒!”
凌云满眼的泪水瞬间就把冷枭翔
浸软了,方才的怒气一下子散得干干净净,慌忙松开手改成紧抱住他,心疼地问:“怎么了,你别哭啊……” “请你放手。”凌云声音嘶哑,表情羞耻不堪,更加强硬地推拒着,想从冷枭翔怀里挣脱出来。
“我不放。”冷枭翔死皮赖脸抱着他。
“够了吧,少爷。拜托你……别再耍我了……”
“我没有!我没有玩弄你,我是认真的啊!”冷枭翔委屈地说着,用力扳正他的脸,“我说那么多遍喜欢你,你都不信,那你要怎么才信?”
话音一落,冷枭翔就凑过脸去,想把凌云的嘴唇含住。
凌云吃了一惊,忙把头吃力地向后仰,拼命拉开距离:“干什么?”
“我想吻你。”冷枭翔不依不饶地捧住他的脸,又逼近过去。
“别开玩笑……”凌云奋力挣扎着,声音凄苦,“请你放手!这一点也不有趣,你……”
当冷枭翔的嘴唇强硬地覆盖上去的时候,凌云睁大了眼睛,惊觉地本能朝后退。
冷枭翔不管凌云怎么抗拒,都毫不放松地缠住他一直往后退缩的舌尖,逼得他退无可退,后背也抵到门上去了,却还是逃不开。
侵略深入到口腔内部,冷枭翔情不自禁变得火热而且野蛮,索性不顾凌云的挣扎,用力按住他的后脑勺,好让自己能吻得更深一些。
……
看到这样足以以假乱真的演技,安然不禁感慨万千,心里顿时对凌云和冷枭翔佩服得五体投地。
太不容易了,男人和男人KISS,重口味啊!不管怎样,自己是万万演不出这样逼真的效果的,因为一看到男人的嘴唇就生理性地恶心了。
就这样,冷枭翔压紧凌云,制住他微弱的反抗,强压着他反复翻搅吮吸,完全是要把他的氧气都掠夺得干干净净的吻法。
纠缠了好一会儿,冷枭翔才喘着气摸着凌云汗湿的额头,缓缓退出他的口腔。嘴唇胶着了一会儿,又不舍地改成含住他下唇,边轻微喘息边摩擦舔舐着:“明白了吗?……如果不是太喜欢你……我怎么会去吻一个男人。”
凌云满脸通红地急喘着,脸逃难似地偏向一边,根本不敢看冷枭翔。
冷枭翔用手扯开凌云的衬衣衣襟,手指急切地在他温热的肌肤上摸索。
刚一碰到胸前的突起,凌云就遭到重击一样猛地弹起来,弓起背拼命抵抗:“不行,不要这样……”
冷枭翔哪管他,把他抵在门上,使他背贴着浴室的门动弹不得,拇指开始按压、搓弄着他前胸那两点小小的突起。
当冷枭翔用牙齿轻微咬住凌云的突起时,凌云战栗着发出类似于哀求的声音:“住手……拜托……”
冷枭翔一只手就制止了他的抵抗,另一只手自然而然不受控制地解开他皮带,用力拉开。
“不要——别、别……”凌云悲鸣似的,一下子弯起腰往后缩,拼命想躲开冷枭翔的手。
“乖。”冷枭翔克制地喘息着,继续把手掌探入凌云的裤内,由后往前摸索,“我不会弄痛你的……让我摸一下……”
我的妈呀!枭翔、凌云,乃们该不会真的是同性恋吧?
看到冷枭翔居然想强要凌云,罗莉顿时内牛如尿崩。不要啊,你们俩肿么可以搞基呢?要知道,我的初夜是给了凌云的啊啊啊啊!
就在罗莉捶胸跌足时,五名面试官已经完全沉迷在凌云和冷枭翔的表演中,看得满面春风,心潮澎湃!
“不行,不行……拜托你……真的不行……”凌云喉咙里发出来的声音变得微弱又模糊。
“怎么了?”冷枭翔的失望不是一般的大,“……你不愿意吗?”
凌云脸上露出难堪的表情,死命拉着被解开的衬衣前襟,竭力把自己裸露出来的地方遮住:
“我……我是男人……”
至此,冷枭翔这才放开凌云,又笑着退了两步,回身望向了刘导演;而凌云整了整衣衫,当着所有人的面,系好被冷枭翔解开的皮带,随后不好意思地抬起头来,脸颊红红地看着几名面试官。
“……”
眼前的画面就好像进入电影,却突兀地被人按下了暂停键!
面试官们瞠目结舌地看着凌云和冷枭翔,好半天才终于回过神,缓慢地清醒过来——原来,是表演结束了。
可是,怎么能在这么关键的时候结束呢?要知道,每个人都盼着看肉戏啊,都盼着冷小攻能将云小受扑倒,然后疯狂地XXOO一百次……
面试官们的心里就好像被猫爪子挠过一样,痒得要命,可是他们也知道,凌云和冷枭翔不会再继续表演了。
于是乎,这种令人深陷其中又欲罢不能、最后意犹未尽的情绪,变成了面试官们对凌云和冷枭翔的又爱又恨。
他们俩倒好,自顾自地完成了表演,却独独把他们遗留在剧本里的那个情节,让他们情不自禁地要浮想联翩……
“啪啪啪……”
不知道过了多久,刘导演稀稀落落的掌声响起,声音慵懒而戏谑:“恭喜你们,双双试镜成功。”
就这样,由于炉火纯青的演技,所以凌云和冷枭翔同时过关。
经过一番商议后,冷枭翔将在《盛夏的香樟树》里饰演霸道傲娇的男一号秦炎,而凌云将饰演温柔忧郁的男二号颜熙。
此外,由于凌云和冷枭翔将新剧本里的那对男同性恋恋人演得惟妙惟肖,所以刘导演竭力邀请他们俩接下那部剧本。
不过,考虑到那部剧本的题材过于敏感,因此凌云并不想接拍;然而,让所有人都大跌眼镜的是,冷枭翔倒是对接拍新剧本表现出极大的兴趣。
当罗莉忍不住询问冷枭翔原因时,他很干脆地回答:“谁叫凌云经常以你的男朋友自居?所以我打算摧毁他在你心目中的形象。”
罗莉风中凌乱了,小冷子,乃摧毁的不仅仅是凌云的形象好吧?还有乃自己的光辉形象啊,内牛……
最后,经过刘导演的极力劝说,再加上冷枭翔的跃跃欲试,凌云终是勉强同意了接拍新剧本,出演里面的小受角色。
见状,罗莉默默地擦了擦汗。卧槽,小云云你还没红呢,就这么耍大牌了啊?居然能让刘导演千邀万请地拜托你演戏,你实在忒让人嫉妒了!
3
当《盛夏的香樟树》中的所有角色都确定后,该剧开始了热热闹闹的拍摄。
在轻松愉快的拍摄中,一年很快就过去了,而罗莉也读研二了。
在2000年的夏天,《盛夏的香樟树》上映了,上映后,在整个亚洲迅速卷起火热的狂潮。饰演男一号的冷枭翔和饰演男二号的凌云,同时一夜成名,红得发紫;至于饰演女一号的罗莉,更是红得家喻户晓,无人不知。
于是,明珠娱乐公司乘热打铁,打算成立一个以凌云和冷枭翔为首的四人男子演唱组合——梦飞翔乐队。
至于其余的两名乐队成员,则以举办针对男性的大众歌手选秀赛的形式,在全国范围内掀起一场轰轰烈烈的全民造星活动。
该活动以一种不分唱法,不论外形,不问地域以及参与性超强的“海选”为主要特征,只要喜爱唱歌就可以报名参加。
同时,该活动还将在S省的娱乐频道强势推出,是一档“大型无门槛音乐选秀活动”。
经过歌手选秀赛的层层筛选后,2001年的夏天,当19岁的罗莉研三毕业、正式成为一名影视歌三栖明星时,梦飞翔乐队的那两名新成员,也在人们的翘首以盼中脱颖而出,他们是:安然和林逸辰!
好吧,虽然安然没能通过《盛夏的香樟树》的试镜,但他长相俊美、唱功也挺好;最重要的是,他的后台特别硬,他的外公是中央的某个要员,再加上冷枭翔、罗莉和凌云的极力推荐,因此安然能进入梦飞翔乐队,倒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可是可是……林逸辰又是怎么回事儿??
他虽然长得帅吧,但是唱功一般,而且什么背景都没有,那么他究竟是怎么从海选一路闯进总决赛,又彪悍地打败了那么多有后台的竞争对手的?
对此,罗莉百思不得其解,可也不好直接去问林逸辰,于是只好强压住自己的好奇心,努力不再去想这件事。
然而,至于为什么能幸运地成为梦飞翔乐队的成员之一,其中的原因只有林逸辰自己最清楚。
第一,凌云是他的好友,他曾向明珠娱乐公司推荐过他;第二……
也许是机缘巧合,一年多以前,林逸辰在酒吧兼职弹钢琴时,碰到了一个钱包和手机被偷的中年女人。
那个女人点了好几种昂贵的酒,可是到头来又付不出酒钱,所以就向服务员借手机,想打电话找人送钱来。
可谁料,服务员的态度特别恶劣,百般挖苦女人,气得她和服务员吵了起来。
最后,林逸辰看不过去了,就用这个月自己弹钢琴所赚的兼职钱,帮女人付了一千多块钱,还给她五十元让她打车回家。
结果,无巧不成书,这个女人居然是明珠娱乐公司的董事长张凤兰。由于她的老公不仅出轨还打算抚养小三的孩子,所以她心里郁闷,这才独自到酒吧买醉。
哪知,她的运气特别不好,一不小心钱包和手机就被偷了,酿成了她无法付账的尴尬局面。当时,林逸辰体贴地替她付了帐,无疑于雪中送炭,让她顿时对他心生好感。
事后,张凤兰仍是对林逸辰念念不忘,由于心存对自己老公的报复之心,所以她居然扬言要包养林逸辰五年,让他好好考虑。
林逸辰万万没有料到,他无意中的一次好心之举,居然会改变了他的终生命运。
前思后想,他终是抵挡不住荣华富贵和功名利禄的巨大诱惑,再加上张凤兰虽然年近50岁,但好在长得漂亮,又保养得不错,也算是徐娘半老风韵犹存……因此,林逸辰最终同意了被张凤兰包养,成为了她的地下情人。
于是,张凤兰不仅往林逸辰的银行存折上汇了一笔天价的巨款,还处心积虑地包装他,费尽心机地让他混进了梦飞翔乐队。
当然了,林逸辰被张凤兰包养的这件事,只有他们俩自己知道,其他人一概不知,就连林逸辰的女朋友胡丽晶也被蒙在鼓里。
此外,林逸辰一脚踏两船,未免有些心虚,于是就琢磨着想跟狐狸精分手,以免张凤兰得知真相后大发雷霆。
可是,由于狐狸精对林逸辰一直很好,而他又担心跟她分手后,她会再次自杀,所以,他不得不把分手的事一拖再拖,这一拖就拖了整整两年。
在这两年中,狐狸精曾经要求公开她和林逸辰的情侣关系,却被他以担心影响歌唱生涯为由而拒绝了。
为此,狐狸精虽然很伤心,但也不得不接受了这个残酷的现实。在她看来,林逸辰成为著名歌星后,竟然还没有跟她提出分手,也算是对得起她了。
更何况,为了讨她的欢心,他还不让她去上班,每个月都给她一笔生活费,甚至很大方地买了一套别墅让她住在里面,上演了一幕让她异常感动的“金屋藏娇”的童话。
此时,凌云和冷枭翔主演的那部男同性恋影片《无法抗拒》已经上映,好评如潮,而他们俩更是成为了炙手可热的亚洲男明星。
至于罗莉,她已经满21岁了,可仍然徘徊于凌云、安然和冷枭翔之间,而这三个男人还是死心塌地地爱着她,一直没有交女朋友。
这一天下午,罗莉拍完一个洗发水的广告后,就疲惫地回到家里,躺在床上开始闭目养神,认真地思考究竟该选谁做男朋友。
因为,安然、凌云和冷枭翔都28岁了,要是她再不尽快做出决定,搞不好他们三个会由于等得不耐烦而同时抛弃她,内牛满面……
然而,就在罗莉苦苦思考应该找谁做她的男朋友时,在M市的一个偏僻山头上的小屋里,五年来一直被公安部通缉的两名变态剥皮狂,正坐在桌子边看电视。
“雀斑,快看,是罗莉!”熊建桥兴奋地拽了拽陈莲的胳膊,然后指着电视屏幕上洗面奶广告中的罗莉,“原来王娟说的都是真的,罗莉的皮肤真的很好,又细腻又光滑,嫩得简直可以捏出水来!”
陈莲定睛一看,却见画面中的罗莉身穿红白相间的网球裙,在灿烂的阳光中,与另一个美女一起打网球,累得香汗淋漓。
镜头切换,英俊男人冷枭翔手拿一支天蓝色的洗面奶,走向刚打完网球、正在水池边洗脸的罗莉,体贴地把洗面奶递给她。
罗莉笑盈盈地用洗面奶清洁脸部,然后掬起一捧清澈晶莹的清水扑打向粉嫩的小脸。镜头拉近,使用了洗面奶之后,她白嫩的肌肤细腻如美瓷,吹弹可破,完美得没有任何瑕疵……
“太适合做人皮马甲了!”陈莲猛地一拍自己的大腿,当机立断地叫道,“不管用什么办法,一定要剥了她的皮!”
就这样,可怜的罗莉浑然不知,由于王娟临死前的陷害和一个洗面奶的广告,她竟然就被两个变态剥皮狂认定为下一个剥皮的目标……
晚上九点,在D市著名的大剧场里。
影视歌三栖明星罗莉的个人演唱会即将开始,上万个座位呈梯形排列,密密麻麻地坐满了热情而兴奋的歌迷。
激烈的快节奏音乐震耳欲聋,歌迷们手持五彩的荧光棒,疯狂地尖叫着,高呼着罗莉的名字。
五彩缤纷的焰火直冲天际,舞台上缓缓地裂开一道口子。身着一袭洁白公主裙的罗莉,被升降梯送上地面,巧笑倩兮地出现在焰火之中。
她的长发染成了栗色的大波浪,整个人打扮成洋娃娃的甜美造型。头上戴着一顶欧式风格的蕾丝边帽子,齐眉的浓密刘海下,黑葡萄般的剔透大眼睛眨啊眨,长长的眼睫毛也扑闪扑闪。樱桃般的小嘴上,两片柔润的嘴唇闪烁着晶莹的粉光,看得人直想咬一口。
“罗莉!罗莉!罗莉!”
“莉莉,你是我永远的梦中情人!”
“我爱你——”
“莉莉我们永远支持你!”
……
现场顿时炸开了锅,掌声、叫好声和口哨声不绝于耳。
当上万名歌迷都在为罗莉的出场疯狂欢呼时,在观众席上,坐在第一排的特邀嘉宾凌云,目不转睛地盯着舞台上的罗莉,嘴角勾起了一抹宠溺的笑意。
莉莉,你怎么可以这么可爱?看起来就像洋娃娃一样,害得我好想……
凌云轻轻地舔了舔自己的上嘴唇,越来越心痒难耐,恨不得现在就冲到舞台上去,把漂亮可爱的小萝莉推倒在身下,然后激烈地跟她XXOO一百次……
热血沸腾地YY了罗莉好一会儿后,凌云侧头看了看旁边那两个空着的嘉宾座位,又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不禁有些疑惑:为什么枭翔和安然还没来?
思及此,凌云开始担心起来,于是就给安然打了个电话。
“安然吗?你和枭翔怎么搞的,为什么还没到?”
“别提了,堵车了,堵得要死!”手机那头传来安然郁闷不已的声音,“我们临时买了两辆电瓶车,正骑电瓶车赶向这里!唉,太倒霉了,为了不让别人认出来,我们俩现在不仅戴着帽子,还戴着假发、口罩和墨镜,整个人基本上裹成木乃伊了,而且还不敢走大路,只能走偏僻的河边小路……”
凌云哭笑不得:“你们动作快点,不然莉莉该发飙了。”
“知道了知道了,马上就来。”
……
挂掉电话后,凌云悠哉乐哉地坐在座位上,和身旁的林逸辰一起,继续津津有味地欣赏着罗莉的歌舞表演。
罗莉被几十个伴舞的俊男美女围在中间,笑容满面地唱着她新专辑上面的一首主打歌《勇敢向前》,歌声甜美而动听:“我的骄傲无可救药,我的天赋与生俱来,我的任性是我的个性,我的美丽无可替代……骄傲的公主,勇敢向前……”
就在这时,意外突然发生!
毫无预兆的,随着几声“噼里啪啦”的电流轻响,整个剧场的璀璨灯光居然一起熄灭,周围顿时陷入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
怎么回事?!上万名歌迷同时马蚤动起来,观众席上传来了质问声和叫骂声。
嘉宾席间,凌云吃了一惊,赶紧伸手到裤兜里摸索手机,想借助手机的灯光来照明。
“啊——!”
一声惊恐的少女尖叫声,突兀地划破天空。
是罗莉的尖叫声!
凌云心里猛然一紧,整个身体条件反射地弹跳起来,不顾一切地冲向舞台,大喊道:“莉莉,你在哪里?你没事吧?莉莉,莉莉……”
见凌云如此紧张,林逸辰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他一边在衣兜中找手机,一边跟着凌云跑向了舞台。
现在是2003年的春天,手机上并没有推出手电功能,因此在这一片漆黑中,手机的灯光就显得十分微弱。凌云和林逸辰一路跌跌撞撞,好不容易才来到了舞台上。
“莉莉!你在哪儿?你怎么了?莉莉……”凌云拼命呼喊着罗莉的名字,在几十个伴舞者中寻找着罗莉。
剧场里已经变得噪杂而混乱,凌云焦急的呼喊声,就好像一滴小水珠般,瞬间蒸发在喧嚣的人声鼎沸中。
大剧场的外面,夜幕已经降临,昏黄的路灯光幽幽地照射着停车场。
因堵车而姗姗来迟的冷枭翔和安然,在寄存了电瓶车之后,匆匆忙忙地赶向剧场。
他们俩此时还是全副武装,戴着帽子、假发、墨镜和大口罩,整个人包裹得像木乃伊一样,让人很难看出本来容貌。
正因为如此,所以刚才借着夜色的掩盖,他们俩才能侥幸没被路上的行人认出来,否则以他们俩的明星身份,断然会引起一阵巨大的马蚤动!
当路过汽车的停车位时,在密密麻麻的上百辆汽车之间,冷枭翔无意中看到了一个有点怪异的年轻男人。
男人穿着紫白相间的条纹T恤,凌乱的金黄|色头发显得极有个性。他推着一个安着滑轮的大木箱快速地向前走着,一边走,一边不时地四处张望,似乎是做了什么亏心事,怕被周围的人发现。
“安然,你看那边,那个男的看起来好猥琐。”冷枭翔拽了拽安然的胳膊,嘻嘻哈哈地指向不远处的男人,“你说这么晚了,他既没穿保安服,又没去看莉莉的演唱会,那他为什么推个箱子出现在剧场的停车场里?”
冷枭翔本是随便说说,而安然也是条件反射地看向男人,可谁料不看不打紧,一看安然就大吃一惊,立刻俯身到冷枭翔耳边,刻意压低声音道:“那个男人……我觉得好像是通缉令里的通缉犯——变态剥皮狂熊建桥,就是剥了王娟的皮的那个熊建桥!”
闻言,冷枭翔吓了一大跳:“你确定你没看错?”
“应该没看错吧,我们到前面去,离他远点,再用手机在网上搜一下熊建桥的照片,然后就知道他到底是不是熊建桥了。”
就这样,安然和冷枭翔故作镇定地继续往前走了一段路,然后掏出手机,装出发短信的模样,在网上迅速查找起熊建桥的照片来。
“真的是他!”从手机上看到熊建桥的照片后,冷枭翔只觉得头皮一阵发麻,“安然,我们现在怎么办?”
“看那个箱子那么大,搞不好里面装着一个女孩子,我们绝不能坐视不管,否则明天很可能又会多一件人皮马甲。现在我们分别发短信给几个朋友,让他们报警,然后我们跟在熊建桥的后面,顺藤摸瓜,找出另一个剥皮狂陈莲。”
“有道理,就按你说的办,只是……这样一来,莉莉的演唱会我们就没法参加了……”
“人命关天,演唱会什么时候都可以看,别废话,赶紧发短信。莉莉要是知道我们俩帮助警方抓获了剥皮狂,一定会非常高兴的;再说了,要是真能抓获剥皮狂,肯定能大大提升我们梦飞翔乐队的人气,以后我们的粉丝会更多。”
“好,听你的。”
就在冷枭翔和安然窃窃私语时,熊建桥已经走到一辆宝蓝色汽车的旁边,打开了汽车的后备箱,又小心翼翼地将大木箱放了进去。
紧接着,他拉开车门,坐到驾驶座上,发动车子,将车子驶出了大剧场。
“快!跟着他!”安然焦急地说。
“可是用什么跟?用电瓶车吗?太苦逼了!”冷枭翔第一次有种想哭的冲动,“刚才来剧院的路上,我们绕了那么多小路,估计电瓶快要没电了;而且这里是一环路,打车也不好打,等我们打到出租车,估计剥皮狂早就跑远了……”
安然的嘴角抽搐了几下:“笨蛋!马上找一下莉莉的汽车,我有她的车钥匙!”
“你怎么会有她的车钥匙?为什么她没给我一把?”冷太子森森地吃醋了。
安然抓狂了,怒喝道:“你什么时候变得跟女人一样婆妈了? 赶快找车子!别让熊建桥跑了!”
“哦……”冷枭翔委委屈屈地应了一声,然后和安然一起,在停车场里地毯式地搜索起来。
很快地,他们俩就找到罗莉的汽车并坐了进去,然后,安然心急火燎地一踩油门,追向了熊建桥远去的方向。
与此同时,在漆黑的大剧场里面,经过一番艰难的寻找后,凌云终于看到了头戴白帽、身穿白裙的罗莉。于是,他立刻紧张地将她拥到怀里:“莉莉,别怕,有我在……”
“呜呜呜……”罗莉把脸埋到凌云的怀里,呜呜咽咽地哭起来。
“没事,没事,可能只是电路出问题了。”凌云柔声安慰着罗莉,伸手轻轻抚摸着她的头发。
谁料,不摸还好,这一摸,他的身体就骤然一僵:
不对!这不是莉莉的头发!莉莉的头发柔滑纤细,可是这个女人的头发比较粗糙,摸起来硬邦邦的,手感一点儿也不好!
此外,这个女人身上的香水味道浓得刺鼻,用的根本就不是莉莉多年来一直使用的那款清新淡雅的香水!
这么说来,她不是莉莉了?那她究竟是谁?
然而,尽管极度震惊,凌云还是不动声色地继续抚摸着怀里女人的头发,脑子迅速地运转起来:
刚才熄灯前,他并没有看到和莉莉穿同一款衣服的伴舞者,更何况伴舞者都是没戴帽子的。可此时此刻,跟罗莉穿着同样服饰的女人却诡异地出现在舞台上了,而且当自己把她错认为罗莉时,她并没有澄清,反而顺势在自己怀里哭起来了,这说明了什么?
难道这个女人是自己的歌迷,她恰好穿着跟莉莉一样的衣服,现在只是想混水摸鱼跟自己亲热?不,绝对不是这样简单!不然刚才莉莉就不会尖叫了!
他太了解莉莉了,虽然她的胆子很小,但仅仅是突然停电,也不至于让她吓得发出像刚才那样凄厉的惨叫,更不至于把她吓哭……
那么,究竟是怎么回事呢?难道是……狸猫换太子?!
思及此,凌云硬生生地打了个寒颤,他一边冷静地安慰着怀里的女人,一边用双手很自然地轻轻握住了她的双腕。
正当她还在抽泣时,他却猛然发力,狠狠地将她的双手反扭到她身后,同时冷冰冰地说:“你不是罗莉,说,你是谁?”
话音一落,舞台的布景灯就幽幽地亮了起来。
纵然灯光昏暗迷离,但在这样的近距离下,凌云还是清楚地看到:眼前的女人果然不是罗莉!
她穿着跟罗莉一模一样的服饰,甚至连头型也一模一样。她的年纪在30岁左右,脸颊瘦削,细长的杏核眼,眼中没有半点泪花,眼神异常凌厉。很显然,刚才她是在装哭!
“她是剥皮狂陈莲!就是她害死小娟的!”一旁的林逸辰脸色大变,同时不假思索地快速抡起拳头,一拳狠狠地击向了陈莲的脸部!
换作其他人,也许不会事隔六年,还能在第一时间就认出剥皮狂陈莲;可是林逸辰不一样,自从王娟惨死并被做成|人皮马甲后,他就恨透了陈莲和熊建桥,而他们俩的长相,也早就被他深深地刻在脑海里,从未模糊过。
也由此,尽管此时陈莲化了妆,但眼尖的林逸辰还是一眼就看出她是陈莲,是那个残杀王娟的变态凶手!
这时,挨了林逸辰好几拳后,陈莲惨叫一声,嘴角已经淌出鲜血。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