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发情-第2部分

“嗨。”
  门打开,露出胡氏公子那张蛊惑人的英俊笑脸,伸手随便揉了一下她头发,自在地走进去。
  “爸爸!”小武闻风跑出来,奔到他爸爸跟前,抱住他老爸长得讨人厌的腿。
  “爸,桂枝姑妈来了喔。”然后,门后跟着显露的,是她老爸诚实贤良可靠的四方脸。规矩的穿著,中等本分的身材,平实的表情。
  “啊!”平实的脸上闪过一丝慌张,又无奈。“又带了哪位女士的照片来了是不是?”
  夏莉安给一眼“你知道就好”的表情。
  “你不是跟朋友去打球吗?怎么会跟他在一起?”不特定第三人称代名词,但听也知道她指的是谁。
  “喔,刚好在楼下碰到尚斌,就一起上来。”
  “小心哦,姑妈才在嘀咕,抱怨你被你学弟带坏了。”
  哪像女儿对父亲该有的敬畏、尊崇的态度?这个夏家“民主自由”的风气就是太过泛滥。
  “贤良。”说曹操曹操到。桂枝姑妈的动作,不比小武慢了多少,同样俐落有效率。
  “姐。”夏贤良像小兵遇到官,有点缩头缩脑。
  “我好不容易来一趟,你就不在家。你是不是故意躲我?”
  故意躲她,就不会这么早巴巴跑回来自投罗网了。夏莉安有点可怜她老爸。桂枝姑妈一个月起码过来“出巡”四、五次,身为桂枝姑妈唯一弟弟的她老爸,在劫难逃,躲都躲不了。尤其她妈过世后,桂枝姑妈“心疼”他们“孤女寡父”的,来得更勤,一直努力要替他们父女俩找一个“好对象”、“好新妈妈”。
  “我怎么会。我不知道姐要过来,要不然,我就不跟朋友去打球了。”
  “是啊,姑妈。”恐怕要是知道了,跑得更快。父女俩并排站在桂枝姑妈身前,像做错事的小学生站在老师面前那样,等着挨训。
  夏莉安偷觑她老爸一眼,她老爸也看她一眼,嘴角露出丝苦笑,又不敢笑。
  “怎么啦?怎么还不进来,站在门口做什么?”胡尚斌过来招呼。
  不管他是有意无意,从他一脸似乎什么都不了的无辜表情看不出端倪。夏家父女却松了一口气,多亏他的搭救,顺势逃离桂枝姑妈的势力笼罩。
  “就来了。”夏贤良给胡尚斌投去感激的一眼。
  桂枝姑妈却没打算罢休,跟回到客厅。拿出几张用精美纸质框裱的艺术照,还有生活照片说:
  “我带了一些照片过来,你看看。”
  “小武,”胡尚斌说:“爸爸给你买了一套新游戏,你去看看喜不喜欢。”
  “真的?太棒了!”小武欢呼一声。跑过去拆开胡尚斌带来的游戏软体,马上就玩起来,没空理大人的事。
  桂枝姑妈瞪瞪胡尚斌,继续她的“大业”。
  “哪,贤良,你看看照片。”硬把照片塞给夏贤良,强迫推销。“这个林小姐个性很不错,模样也清秀,虽然三十岁了,但一点都不显老,看起来还不到三十岁。她比较害羞,所以一直没交男朋友,洁身自爱,很可靠的一个女性——”
  “姐——”夏贤良草草扫了那些照片一眼,推回给他姐姐。“我说过了,我暂时没那个打算。”
  “你每次都这么说!你到底要固执到几时?美莉都过去那么多年了,你年纪也不小了,还不为将来打算一下。小莉是要嫁人的,到时她出嫁了,剩下你一个时你怎么办?难不成你要当那种孤僻奇怪的老头!”
  “姑妈,我又不一定非得结婚不可。”夏莉安不以为然。
  桂枝姑妈瞪眼。“你也要跟你爸一样了?”
  啊,真是呆,她没事干么蹚这浑水!赶紧闭了嘴。
  她识相闭嘴,桂枝姑妈重新又把矛头转向她老爸。
  “林太太跟我说了,说是看到你跟一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人走在一起。”有意无意瞥瞥一旁的胡尚斌。“我不是说那有什么不好,你有这个意思再找个对象那是最好的,可我介绍给你的正经清秀的对象,你连跟人家见面一下也不肯。贤良,你到底在想什么?”顿一下,又瞥瞥胡尚斌。“可不要受了什么坏影响才好。”
  胡尚斌一脸从容泰然,倒是夏贤良有些不好意思,连忙解释:“姐,那是我公司同事,我们刚好碰到,因为同方向一起走了一段路,顺便聊天罢了。”
  “就那样?”
  夏贤良无奈。“不然,还能怎么样?”
  “桂枝姐,”胡尚斌仍一脸从容,泰然自若。“像学长这样负责可靠的优秀好男人,很多女人抢着要,不过,你放心,学长可是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一点都不胡来。”
  桂枝姑妈狠狠瞪他一眼,毫不客气,挑白说:“你少贫嘴,尚斌。我可是警告你,你自己在一堆女人里瞎混也就算了,贤良跟你不一样,没事少带着贤良在那边瞎混。”
  唉,罪名可真大。
  胡家公子颇是无奈地微微苦笑。
  “我哪敢。”酷旨都下来了,他跟天借胆啊。
  “姐!”倒是夏贤良对胡尚斌觉得不好意思。“你怎么这么说。好好的,何必扯到尚斌身上。”
  “你没听过,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你成天跟尚斌混在一起,还不受了他影响!”
  “姐!”
  “没关系,学长。”反正他是名誉扫地了,不妨大方点,罪名全盘照收。阻止夏贤良替自己辩白,以免他们引起争吵。
  “姑妈,爸又不是小孩子。”桂枝姑妈这样说,好像她老爸多“智障”似,幼儿生程度,一骗就跟着人家走了。
  桂枝姑妈瞪她一眼,嫌她多嘴。
  好吧,不干她的事,她什么都不管。
  “贤良,”桂枝姑妈又对弟弟进攻。“你也该好好考虑自己的将来,林小姐很不错,我保证你一定会喜欢。哪,看看我带来的这些照片。我看改天约个时间跟对方见个面吧。”
  简直赶鸭子上架,柴薪备全。
  夏贤良苦笑不已,对其他两人投去一眼。夏莉安对老爸爱莫能助;胡尚斌耸耸肩,伸手比比脖子,由左至右横画了一刀,笑说:
  “没办法,学长,你就从容就义吧。”
  桂枝姑妈抓牢夏贤良,滔滔不绝,说个不停;小武则专心玩他的游戏,无暇理会大人在说什么。胡尚斌将夏莉安拉到一旁,高大的身子笼罩她,挡去背后的视线。
  “干么?”怎么感觉一点偷偷摸摸的。
  “哪。”胡尚斌递给她一只信封。
  “这什么?”
  “补偿费。”声音带笑,不正经。
  见她瞪眼,收住笑,露出一点认真。说:“小武的伙食费。学长不肯收,我只好交给你。”
  “小鬼头!呃,我是说小武吃不了多少的。”信封不薄,起码有两三万。
  “话不是这么说。小武待在这里,给学长跟你添了不少麻烦。吃喝住穿不说,你要照顾他、看管他,耗掉不少时间,都没时间交男朋友了。我挺过意不去的,这就算是一点补偿吧。”
  “谁说我没男朋友了?”说得她行情多差,滞销似。
  “哦?你有男朋友了?”眉一挑,眼梢带笑,语调上扬,戏谑的成份多于认真的询问。
  “这不必向你报告!”讨厌的家伙!他钱多,不拿白不拿,呆子才跟他客气,她也不客气。“对了,小武的衣服就那几件,你收拾一下,带一些过来吧。”
  “过几天吧。这两天我会很忙,没空整理那些。”
  “嘿,你是他的老爸耶。”跟女人约会就有时间。这男人!
  “我是真的忙。”口气十分无辜。“要不然,你跑一趟,帮小武收拾几件衣服带过来。”
  “为什么我要做这种事?儿子可是你的,胡公子。”
  “我知道。但我真的忙,麻烦你了,小夏。”
  连这种事都要包,拿他两三万块真是太客气了。
  “我会付你车马费的。一客大餐怎么样?”
  “我干么要陪你吃饭!”她可不是那样算的。她干么浪费时间跟他一起吃饭,怕不胃痛才怪。
  没办法,偏见一旦形成,不管对方做什么都觉得不顺眼,百般挑剔,难以心平气和。
  “咳!”胡氏公子失笑岔气,干咳一声。“小夏,你也算得太清楚了吧。”可是很多人抢着请他吃饭,他的时间可是很宝贵的。小鬼头太不了解他的价值了。
  “我可——”
  “爸爸!”小武跑过来,打断两个人在角落的“私语”。“你过来跟我一起玩游戏嘛。快点!”拉着胡尚斌往厅中走。“小夏,你也来。”另一手又拉住夏莉安。
  “那是小孩子玩的,我没兴趣。”他老爸有义务陪儿子玩,她可没那个闲功夫。
  “那我跟爸爸一起玩。”小武仍兴致勃勃。拉着他老爸,走两步又停下来。“对了,小夏,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吃饭?我肚子有点饿了。”
  “嗨嗨,我马上就去准备。”简直跟老妈子一样。
  “小武,”胡家男主人教育儿子。“小夏那么辛苦,照顾你,又做饭给你吃,你给人家添了那么多麻烦,要多帮忙小夏才是。”
  “喔。小夏,我来帮你。爸爸,你也一起来。”这回拖着夏莉安跟他老爸到厨房。
  “算了,你越帮越忙。”夏莉安丝毫不担心会打击小武幼小的心灵,嫌弃地推开小武。“你还是跟你老爸去玩游戏,省得碍手碍脚。”
  把他们父子俩牵连在一起——同样地碍手碍脚。
  “小武,咱们好像被小夏讨厌嫌弃了,还是别去打扰小夏好了。”胡尚斌居然微笑,还有心情跟儿子开玩笑。
  小武哪分得清。扁扁嘴,委屈说:“小夏,你讨厌我吗?”
  夏莉安心肠软了一下。“没有。”瞪胡尚斌一眼。“你不是想跟你爸一起玩游戏吗?你们去玩,下次再帮忙就可以了。”
  “嗯!”小武抬起脸,高兴点头。“爸爸,小夏没有讨厌我啦。小夏喜欢我,对不对?小夏。”
  “嗯。”能忍心伤害打击幼小的心灵吗?夏莉安只能半昧着良心点头。
  说是“半昧着”良心,实在,小鬼头也不真是那么讨人厌,可有时她又烦不过。她又不是那种喜欢小孩的“贤妻良母”型好不好!对一个明媚的、二十三岁的娇丽“美少女”来说,照顾小孩实在太烦人了。
  呃,当然,“明媚”、“娇丽”、“美少女”,都是她自己封的。但总而言之,没人喜欢跟一个小鬼头扯在一起,当然,那种“贤妻良母”型的除外。
  更重要的,小鬼头毫无“利用”的价值。
  瞧,有些女人要进攻男人,都会从他身边的弱点下手,先收他周旁老小的心,再透过这些对他很重要的一家老小,侵略男人的心池。
  她对胡氏花花公子没兴趣,当然没必要讨好小鬼头,小鬼头当然享受不到“重要角色”的好处。
  “拖油瓶”都是这样的。要不价值千金,要不一文不值。难为她老爸了,她从来没有被这种尴尬的经验干扰。
  不由得看向她老爸。可怜她老爸,还在桂枝姑妈的密集轰炸中,疲于应付,脱身不得。
  “姑妈,”没办法了,她只好牺牲自己,“舍身取义”。“我要准备晚饭了,你能不能帮我一下?我不知道怎么处理鱼跟排骨。”
  “这个你也不知道!”桂枝姑妈厚实的肩头一抬,两眼发出精光,敏捷地走过来。
  夏贤良松口气,对女儿投去感激的一眼。
  救了菩萨就顾不了庙。夏莉安忍着桂枝姑妈唠叨碎念,跟着桂枝姑妈走向厨房,一边不忘回头对她老爸比个“欠我一次”的手势。
  夏贤良双手合十,朝女儿一拜。
  胡尚斌不禁哈哈笑。夏贤良只是看看他,摇摇头,一脸“你碰上了就知道”的无可奈何。
  “学长,”胡尚斌拍拍夏贤良肩膀。“我看你干脆还是投降算了。桂枝姐这次可是卯足劲,你不投降,只是自讨苦吃。”
  “你别光说这些风凉话,我的麻烦还不够吗?”
  “桂枝姐也是好意,替你着想。”
  “尚斌,你什么时候跟我姐『合纵连横』在一块了?”夏贤良不由得好气。
  “好吧,我不说,成了吧。”胡尚斌收住笑。“不过,学长,你真的不考虑考虑?”
  “我现在根本没这打算。再说,这种事要靠缘分,强求不来。”
  什么时代了,还在说什么缘分!
  “学长,你太古板了。现在已经不是坐着等缘分掉下来的时代,缘分是要靠创造,说穿了,还不是多交多行动。你也许该考虑一下桂枝姐的提议。”
  “怎么连你也!”夏贤良摇摇头。“饶了我吧。”
  “别这么消极,学长。”胡尚斌又拍拍他。“女人不会吃了你的,你也该好好享受一下。”
  夏贤良不由得又苦笑,摆摆手,似是说算了。
  “倒是你,你跟茱茵的事打算怎么办?有什么办法可以挽回?”
  “都离婚了还要挽回什么。”感情薄了,各自殊途。
  “再跟她好好谈谈,她也许会回心转意。”
  “我现在走不开。再说,都到这地步了,我也无所谓了。倒是小武的事,真不好意思,麻烦学长了。”
  “小武的事你别担心。小武尽管待在我这里,我会照顾他。”
  “谢谢你,学长。”
  “不必跟我客气。”
  男人嘛,肝胆相照,这点忙不算什么。
  “今天留下来喝一杯吧?”
  “只喝一杯。我开车呢。”
  “一杯怎么会过瘾?要不,留下来住一夜。”
  “小夏会把我骂惨。你忘了,她最讨厌学长你喝醉酒。还是节制一点吧。”
  “莉安都二十三岁了,大人了,越管越多。”夏贤良边说边摇摇头。“她这年纪都该交男朋友结婚了,她却只会管她老爸。”
  “小夏没有男朋友吗?”
  “我也不知道。美静也没有跟我说过,应该是没有吧。”女儿的事,作父亲的多半最后知道。夏贤良不禁又摇头,看看学弟,半开玩笑说:“你跟莉安年纪差不多,我看你要是跟茱茵的事真没法挽回了,就把莉安娶回家去吧。”
  “你别开玩笑了,学长。再说,我比小夏足足大了九岁。”
  “有大那么多啊?”夏贤良微微一愕,有些意外。
  他当然不是不知道胡尚斌的年纪,只是这个“知道”跟脑中某些认知却没有连合起来,认知与感觉之间出现了误差。
  “就是那么多。再说,我跟学长算是同辈,要是跟小夏,岂不是乱了辈分。”
  “哈哈,莉安会把你当长辈才怪。”夏贤良哈哈笑。
  “她的确对我很不客气,一点都不知敬老尊贤。”
  “我的女儿嘛,她母亲早逝,被我宠坏了,脾气不好,你多包涵。”
  “小夏十分懂事的。”
  “难为她了。我一直没有再婚,工作又忙,家里的事全都是她在打点。我作父亲的,只希望女儿有个好归宿。莉安要是能跟你在一起,我也放心。”
  “学长,你别又开我玩笑。”胡尚斌轻描淡写一笑,转开话题说:“你该考虑一下再婚的事,学长。桂枝姐这次介绍的对象,照片上看来挺不错的,你或许可以考虑跟对方见个面。”
  “你真的这么认为?”
  “嗯。人生还很长,学长,给自己一个机会吧。”
  爱情不只是十几二十少年男女的权利。情之所钟,石头都可以相思呢!
  只需要多一点点勇气、一点点觉悟与奋不顾身。
  所以,飞蛾扑火,成了传说;所以,“死生契阔,与子成说”。
  所以,千千万万个陈腐的故事中,每种爱情,依旧那么独特。
  身与心,肉体与灵魂,都在以情爱为名目的纠葛缠绵回绕中。一个偶然、一次回眸,也都成就一番邂逅。
  所以,多少故事,继续传说。
  嗯,真是言情呢。胡尚斌不禁笑起来。
  这等文人的浪漫对他这个学律法税务的,不免浪费。
  “就算你觉得给不给自己机会无所谓,你总不希望继续受桂枝姐疲劳轰炸吧?学长。投降吧,你是斗不过桂枝姐的。”
  光提到那名字,夏贤良就打颤。有点无可奈何。看样子,不投降是不行。
  第三章
  “欢迎光临!”
  柜台后面穿着便利商店制服的雄性生物,露出阳光般的笑脸,满口白牙及短袖下一双肌肉结实的臂膀,灿亮的眼睛会勾魂,浓黑的睫毛随着黑白分明的水瞳一扇一合地眨呀眨地,分明一个现代花样般的美男。
  夏莉安一下子昏了头,露骨地盯着柜台后的花样美男。
  “怎么了?”小武不耐烦,催促她一声。见她目光发直,朝柜台方向扫一眼,啐一声说:“切,又发情了。”
  “你在胡说什么!”夏莉安“啪”地拍一下他的头。
  “你不要打我的头,会打笨的!”小武抗议。
  “就凭你那个比常温还低的智商?拜托哦!”
  “你还不是一样!看到男人就没魂了。J
  小鬼头讨骂,但为了在美男面前保持形象,夏莉安忍住,极力显示轻盈的体态,学模特儿走台步那般,一扭一扭地走到柜台旁的冷藏柜前面。
  “又是便当。”小武嘀咕。
  有得吃就不错了,这小鬼头还敢挑。
  “欢迎光临!”她站在花样美男面前,花样美男立刻对她“深情”地一笑——至少,在她感受是如此。
  一个、二个、三个特价便当。花样美男动作优雅地打入价钱。然后抬头冲她一笑,收过她递上的钱。
  “收您两佰。”一边朗声说着,手指微碰到一下。
  啊啊啊!碰到了!碰到了!
  夏莉安抚抚指头,目光迷蒙起来。
  “找您五十三元。”花样美男又咧嘴露出白牙。“谢谢光临。”
  花样般的男子,柔嫩洁白的脸蛋、修长高挑的身形,真是百看不厌呀!
  “快走了啦!”小武杀风景地一直在催魂。
  夏莉安恋恋不舍地看了花样美男一眼又一眼,才不情不愿地被小武推着离开。
  “没想到他们会雇用到这么漂亮的男生!”真是养眼!造福人类社会啊!
  这美男一定是新来的。之前那两个,长得实在可以摆在庙里用来收惊。
  “还有哪个男生你会觉得不好啊?”跟饿虎扑羊似。“阿猫阿狗你都说有个性。拜托你,丢不丢脸啊!”
  小鬼头,人小鬼大又老气横秋。听听,那是小学四年生该说的话吗?
  所以她说嘛,这个小鬼头只是个麻烦,跟他老爸一样讨人嫌。
  “爸,吃饭喽。”屋子里静悄悄。
  “爸!”到她老爸房前,用力敲门。“爸,吃饭喽。”
  过几秒,门才打开,夏贤良慢吞吞出来。
  “又把工作带回来了?”真是,难得一天提早下班回来,还不忘把工作跟着带回来。
  但——但,感谢她老爸辛勤工作,她才可以理直气壮,心安理得地失业,待在家里当千金——斜眼瞄到讨嫌的小鬼头——好吧,算不上“千金”,不过,至少是“百金小姐”,再不济,“十金小姐”总成吧!
  “欸.”夏贤良应一声。到餐桌一看,桌上摆了三个冷便当。“晚餐吃这个?”
  “我没想到你会提早回来嘛。我把便当热一下。”
  夏贤良也无所谓,反正女儿煮什么,他就吃什么。
  他埋头就吃,也不多挑剔。夏莉安说:“这样够吗?爸。要不,我再去买个便当。还有饮料——鲜果汁好吗?”
  “不用了。这样就够——”
  “我马上回来!”根本没在听她老爸说的,自说自话,急急忙忙又赶出去。
  “莉安,不用了。”
  “我马上回来。”夏莉安隔着门喊一声。
  起码过了十分钟她才回来,满脸健康的红润,精神亢奋,活力十足。
  夏贤良早已吃完便当,钻回房间里。
  “爸。”夏莉安喊一声,没回答。耸个肩,将便当放进冰箱。
  小武斜眼瞅她。“饮料呢?”
  “啊,我忘了。”
  “我就知道。”
  “小鬼!你又知道什么?”
  “你根本就是跑去看男生对不对?”小武嘟嘟嘴。
  夏莉安脸一燥,跟着叉腰说:“怎样?不行吗?”
  “我就知道!你跟托洛一样!”
  “闭嘴!小鬼头。”又把她跟狗做比较!可恶的小鬼头!
  但也只能虚张声势凶凶小鬼头,又无法反驳。这阵子看到男生,不管生熟,老是有一股冲动——呃,应该说是按捺不住,啊不,是好奇,多出了一点兴趣才对。
  这正常的嘛,对不对?
  “窈窕君子,淑女好逑”嘛!好看的男生,谁不想多看一眼?
  更何况这两天,她已经恢复“正常”,不会把阿猫阿狗都看成英俊潇洒的美男子,更不会把一、两个礼拜没洗澡的汗臭味当成是男人味。花样般的美男,便更具养眼价值喽。
  “你只会凶我。我们老师说,女生要知道羞耻,不可以跟男生随便乱来。”
  这是什么老师!教小孩可以这样教的吗?用词不知轻重又不堪,把一个概念全套在所有概念上,而且词语的形容抽象却又带强烈的谴责性,以小学生对老师地位、形象的权威性的接受度,只会照单全收,到头来,小女生可能连跟小男生说个话,被同学一起哄时,都觉得“羞耻”了。
  “小鬼头,你知道什么是『乱来』吗?”
  “知道啊,跟女生拉手亲嘴就是乱来。”小武很得意地宣示他的聪明了解。
  晕倒!夏莉安双手抆腰,凶悍说:“知道个头!那你不时拉我的手背、扯我的衣服,不就乱来了?”
  “那不一样……”小武倒没想到,有点错乱气虚。
  “有什么不一样?难道我不是女生吗?”
  “可是……”
  “可是个头!”十足泼辣的蛮女,丝毫没有二十三岁的淑女该有的温柔与轻声细语。“你给我听好,小鬼头,男生爱女生、女生爱男生是天经地义的——啊,这个词你不懂,反正就像你小便睡觉那样,都是光明正大,必要的。”
  这是什么比喻!小便也可以“光明正大”?
  “光明正大你懂吧?什么『羞耻』!切!”嗤了一声。
  “可是我们老师说——”
  “你们老师说的是狗屁!”忍不住骂了一句粗话。
  打以前,她就讨厌这种用结论式、以一概全的谴责加警告性的灌输孩子特定观念的教导方式,完全忽略理解、引导的重要,结果小孩子只知其然,不知所以然,对许多事产生奇怪的误解。
  “你乱说,我们老师什么都知道!”小武生气着。
  “你们老师!你们老师!你们老师放的屁都是香的吗?”不尊又不敬,自己也没想到要反省这等不良的态度。
  “我不要跟你说了!”小武气呼呼。
  小鬼头不来烦她,那是最好。夏莉安可一点都没有反省的意思,吃一个便当不够,又把冰箱里的便当用微波炉热了,好胃口地吃起来。而且,越吃越顺口。
  大概孩子人小气也短,小武生气归生气,并没有持续太久。看完卡通,洗完澡不久,他就抱着枕头,忘了那回事似,跑到夏莉安的房间。
  “小夏。”可怜兮兮地嘟着小嘴站在门边。
  “小鬼头,”夏莉安回头,凶巴巴地。“你怎么这样突然跑进来,也不先敲门。要是我正好没穿衣服怎么办?岂不都被你看光了!那多亏啊!”
  “人家有敲门嘛,你都没听到。”小武委屈地辩解,小嘴更嘟,觉得更委屈,好像看到个张牙舞爪的母夜叉。
  “干么?”母夜叉从鼻孔哼出口气。
  “人家睡不着。”
  “你睡不着关我什么事?”
  “人家想妈妈嘛!”委屈的小武受到母夜叉冰冷没心肠的对待,小脸扭曲,几乎快哭出来。
  “你想妈妈找我有什么用?”没心没肺,丝毫没有二十三岁美少女该有的慈悲柔软的心肠。
  “我可不可以跟你睡?”小武睁着已经蓄满水的大眼,委屈又可怜兮兮地仰头请求。
  “不行,你是男生,我是女生,男女授受不亲。”
  “可是人家——”小武小小的脸垮下来,泪也掉下来。
  “小鬼头,你是男生耶,怎么可以随便就哭。”
  小武抬头反驳。“你自己说可以的。男生也可以哭!”
  “我什么时候说了?”
  “那一天跟爸爸还有静姨见面时,你忘了?”
  啊,是有那么一回事……夏莉安有点灰头土脸。
  “好嘛,好嘛,我是说过了。”真没劲,居被小鬼头抓到把柄。“算了,你不要再哭了,哭得丑死了。过来吧,要睡就睡。”
  “真的?”小武破涕而笑,高兴地跑上夏莉安的大床。
  “不过,我可警告你,你可别吃我豆腐,否则我可不客气。”
  “我才不喜欢吃老豆腐。”小武轻快地在床上滚了两下。
  “小鬼!”
  小武没理她的抗议,抱着自己的枕头趴在她床上,仍有点小小委屈跟不满。
  “你好坏哦,小夏,就喜欢欺负我。”
  “我什么时候欺负你了?”夏莉安哇哇叫,很不服气,跟一个小学四年级生一般见识。
  小武却没跟她“一般见识”,乖乖地没回嘴,挨过去,小手抱着她。
  “干么?小鬼头。”夏莉安嫌弃地推推他。“热死了,你不要赖着我,别想吃我豆腐。”
  “我都是这样抱着我妈妈的。”
  “我又不是你妈!”热得要命,这小鬼头还把她当抱枕,简直阴谋要热死她。
  小武一脸失望,放开手,抱着枕头,又露出可怜、委屈外加难过的表情。
  “我知道,我妈妈再也不会回来了。”
  “你又知道了?”夏莉安耸个肩。
  真是没心肠,事不关己,一点都不可怜小武一下。
  “我当然知道。妈妈跟爸爸离婚了,妈妈去澳洲找外公外婆,然后妈妈就会再结婚,生很多很多的小孩,不会再回来看我了。”
  “就算是那样,你还有你爸爸。”这时候“好心肠”的心地善良的女孩应该怎么回答?——不,不会的,你妈妈一定会回来?
  真是抱歉,她夏莉安没有那种白痴式的心肠。
  “爸爸会再娶新妈妈,生很多弟弟妹妹,一定不会再喜欢我了。”想象着可能发生的情况,小武小脸居然还当真露出“黯淡”、“忧虑”的表情。
  “拜托,你忧患意识别那么强行不行?”
  “小夏,”小武忽然瞅住她,仰着小睑,充满期待希望。“你当我妈妈好不好?这样我就不必担心被新妈妈欺负了。”
  “拜托!”简直要她翻白眼。小鬼头昏了头了。“你爸爸上了年纪的老男人一个,要我这如花似玉,正值人生四月天,玫瑰般美女跟他?”
  而且,还是现成的后妈!
  切,她又不是脑袋“秀逗”,神经短路了。
  “小夏……”
  “快点睡觉了,少烦我。”
  翻身背对着小武,很快便无忧无愁睡着了,还打起呼来,吵得小武伸手捂住耳朵。
  一夜好觉——只有夏莉安啦。小武挂着两只熊猫眼,夏贤良看了担心说:
  “怎么了?小武,昨天没睡好吗7 ”
  “还不都是小夏害的,打呼打个不停,吵死了。”
  夏莉安脸皮挂不住,微恼红脸,威胁说:“少噜嗦,小鬼头。快吃饭了。”
  她这个辛劳的煮饭婆,一早起来就忙着张罗他们的早饭,牛奶、水果、烤好的吐司、煎蛋香肠——无一不热腾腾等在那里,这小鬼头不感激不说,居然还敢说她的不是!
  “对了,今天我会晚点回来,你们不必等我,自己先吃晚饭。”夏贤良吩咐。
  “又是工作?”会计师这行想来比她这个“煮饭婆”要忙碌一点,但她老爸与人合伙,也聘用了一些人,原以为会优闲一点,没想到也是不得闲。
  她转头催促小武。“小鬼头,快点吃,你上学要迟到了。”
  “我今天不要去学校。”小武头也不抬。
  “小鬼头——”
  夏贤良比个手势阻止女儿大声嚷嚷,和蔼问小武,“怎么了?小武,今天怎么不去学校?”
  “我身体不舒服。我不要去学校,夏伯伯。”
  “哪里不舒服了?”
  “就是不舒服。夏伯伯,拜托你帮我跟老师请假一天。”
  夏贤良伸手覆在小武额头上,也不像发烧的样子。再看到小武两只熊猫眼,快睁不开似,精神又差,想了想说:
  “好吧,你就在家休息。”转而吩咐夏莉安说:“小武看起来精神很不好,大概是没睡好的关系。等会打个电话到学校,帮小武请假一天,让他在家里休息,好好睡一觉。如果醒来后,小武还是觉得不舒服,打电话通知我。”
  “好。那要不要通知他爸?”
  “暂时先不用。有事的话,我会通知尚斌。晚上我会看情况,尽量早点赶回来。”
  家里头有个小鬼头果然是很麻烦。夏莉安不由得睨睨小武。小武双肩下垂,胸膛整个往前凹下去,无精打采,好像很累的样子。
  “小鬼头,你回房间再睡个觉,我会打电话帮你请假。”
  “那你要陪我,等我睡着。”
  “我为什么要——”正想发作,碰到小武两只熊猫眼发出的可怜兮兮的目光,肠子一个不小心打结,说:“是,是,小的陪你就是。”
  小武欢呼一声,拉住夏莉安的手臂便不再放,怕她又改变主意,反悔不认帐。
  睁开眼时,太阳已经晒到床尾,夏贤良翻身起来,扭扭脖子,甩甩头。看看时间,已经快十点了。
  居然睡过头了!
  他摇摇头,走到客厅,一边打着哈欠。
  “小武?”客厅里只有小武在,鼓着腮帮,跟谁呕气似。“只有你一个人吗?莉安呢?不是说要回你爸那里去收拾一些东西过来,都快十点了,怎么还在家里?”
  还说咧!
  “还不都是因为小夏!”小武嘟嘴气呼呼。
  “莉安呢?”
  “跑去看男生了!”
  看男生?夏贤良愕愣一下。
  “啊?爸。”说曹操,曹操就开门赶进来了,手里提了一瓶鲜奶。
  “又买鲜奶了?冰箱里还有两瓶都还没喝。”
  “啊?”夏莉安被逮着什么似,鬼祟地眨眨眼。“反正都要喝的嘛。对不对啊,小武?”
  小武偏拆她的台。“你又跑去看男生了对不对?每次都这样,你丢不丢脸啊!”
  自从附近那家便利商店来了个花样美男,夏莉安一天去四、五次,这回买报纸、那回买面包,下回看看没什么要买的,就随便买瓶鲜奶。
  “闭嘴,小鬼头。”这么拆她台,夏莉安怎么不恼。
  “好了,你们两个别闹了。莉安,你不是要带小武回他家一趟?现在已经快十点了,你们还是早点过去。”
  “知道了。”
  顺手把鲜奶递给她老爸,对小武吆喝:“小鬼,走吧。”
  两人出了门,电话响起来,夏贤良顺手接起电话。
  “喂?啊,找莉安是吗?她刚出门!你等等,我看看!”
  搁了话筒追出去,但夏莉安跟小武早已走到楼下。
  “喂?不好意思,莉安已经出门了。请问你是哪位?有什么事?我可以帮你转达给莉安。”
  对方连说了两声“不用了”,畏畏缩缩,便挂断电话。夏贤良没多在意。搁下电话,很快又响了。
  “贤良?”
  “姐。”他不禁对空气摆了个苦脸。
  “我跟你说,我都安排好了,今天晚上六点在『蓬莱阁』餐厅跟林小姐碰面,你要准时过来,别迟到了。”
  “姐!你怎么可以自作主张,我又没同意!”
  “你也没反对啊。没反对就是赞成了。”
  “姐!”简直强词夺理。“不行的,我很忙,走不开。而且,我也没有——”
  “假日有什么好忙的!”桂枝姑妈果断地打断弟弟的话。“就这么说定。六点哦,在『蓬莱阁』餐厅,别迟到了。”
  说完要说的,便啪地挂断电话,完全不给“挣扎”的余地。
  “姐?喂?姐!”
  夏贤良气急败坏,赶紧打电话过去,电话一直响,就是没人接,而且狡猾地连答录机也不开,让他连留话表示拒绝的机会都给封杀。
  简直赶鸭子上架。
  这种事,有一就有二,一旦开例,便很难杜绝。
  置之不理,不是他的行事风格,但就这么就范,他也不肯。
  “对不起啊,莉安,你就帮爸担待一回吧。”夏贤良喃喃,又摇了摇头。
  “哇……”夏莉安站在挑高的客厅中,仰头望望垂吊的艺术灯具,无法不像白痴一样张着嘴巴讶叹一下。
  虽然不是第一次来,可忍不住就会有这样的反应。
  要是说她家的公寓算不错了,但胡家的比起来,简直是“豪宅”。不只如此,她还知道胡氏公子在郊区还有一幢别墅——比起她老爸,这个男人真是会赚钱多了。
  “好了,到你房间吧。看有什么东西你想带走的,都拿了算了。快点收拾,早点走人。”给小武下命令。
  “我看到爸爸的鞋子。爸爸在家——爸爸!”小武却完全不在状况内,一溜烟跑到主卧室。
  房门半掩——换句话说,也就是半敞。
  “小武!”夏莉安气急败坏追在小武的屁股后。
  入眼只见一张大床,光着上身跟臂膀的男人侧脸躺在上头。
  “爸爸!”小武欢呼一声,跳上床。
  “哦,小武。”男人睁了睁眼,又闭上。也不知是惺忪未醒,或处变不惊。
  “爸爸!”小武很高兴,挤着他老爸。
  “小武,你别闹,让爸爸睡觉。”胡家男主人仍闭着眼。忽然动一下,冲击似,睁开眼,目光往床边一扫,露出一个“果然”的懒懒的笑。“早啊,小夏。”
  “不早了。”夏莉安皱皱眉,避开他赤裸的上身。
  “怎么?害羞了?”他却要逗她。“我下面也没穿哦,你要不要顺便欣赏一下?我牺牲一回,免费出血大招待,算你免费,不收取任何费用。”
  轻浮不正经,挨了夏莉安一个白眼。
  “太阳都晒到屁股了,你还睡!”以为这样说说,她就会信他,就会害羞吗?哼!
  心中一恼,猛不防一把扯掉盖在他腰下的薄被。
  “起床了——啊!”电光石火间,清清楚楚地映入她的眼。狼狈地飞快转身过去。
  胡家男主人也没料到她真的莽撞,那刹那脸上闪过一丝狼狈。但一下子就过去了,很快又恢复,浮出揶揄的神态。
  “我早说了。”还好小武什么都没看到。
  “讨厌!”他居然还笑得出来。
  扭身想要出去,发现床脚下有个发亮的东西,忍不住捡了起来。
  落单的钻石耳环。
  “这个……”才开口,他的手机响起来。
  手机塞在他外衣口袋里,远远丢在房角落的沙发上。
  他没理会。跟着,房间里电话响起来,响两声,便自动切换到留言。
  “亲爱的,是我。”一个娇滴滴嗲嗲的女人声音。“你怎么不接电话?是不是还在睡呀?可怜的宝贝,累坏了吧,昨天晚上辛苦你了……”暧昧的咯咯娇笑,几分挑逗。“亲爱的,你送我的那副钻石耳环,我发现少了一只,是不是掉在你那里?麻烦你帮我找找看。谢喽,拜拜!”
  夏莉安只觉得握着那只耳环的手在发热,脑袋也充满血,不禁握紧了紧拳头,用力将那只耳环丢向还半躺在床上的胡尚斌。
  “小武,快点把衣服收拾好,回去了。”扭身走出去。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